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Change History

Message: 順天應人,才能鼎革咸亨 -- 淺談體制內的改革與體制外的革命

Changed By: Chun-Ying WANG 汪純瑩
Change Date: August 08, 2013 11:58PM

順天應人,才能鼎革咸亨 -- 淺談體制內的改革與體制外的革命
改革,有體制內的改革,也有體制外的改革。

假如我們一致確定一個體制沒有改革的需要了,完全可以揚棄它,在可以一致理性的情況下,應該要穩靜地共議,在合意條件下將一個體制揚棄。

假如我們一致確定一個體制沒有改革的需要了,完全可以揚棄它,但卻在一個無法一致理性、且體制的宰制力龐大而不對等時,我們應該要「離開」體制,或者用力地衝破它。革命!

但,假如情況是複雜的。假如我們一致確定一個體制還有改革的需要,我們一致確定「還需要」這個體制,我們就應該尊重體制,在體制內進行改革;同時,必須保障人人皆有不受體制內角色限制的發言權,可以自由倡議。若此倡議的發言權被限制時,限制方(包含體制本身、體制的強制力執行者、或者發言社群中的多數)應該被約束、被譴責、被衝撞。除此之外,非體制的衝撞,都是不合理的。

為何改革要在體制內?那是因為,「<b>一旦一個體制能夠被挑戰,總是因為它已經疲弱不堪,並不是因為反對勢力的偉大</b>」!如果我們明確地不要這個體制,那順天承運,揭竿起義,完全沒有問題。但是,假如我們沒有辦法確定,把這個體制破壞掉,是否真的合於大眾的公益,我們豈能躁然而動呢?

此外,這個「一致確定」的共識,總是極為不容易達成,因為體制內、外的角色,各自有各自的利益與盤算。最怕就是,有心人士(不論是否隸屬於這個體制)趁隙,就著大家利益的矛盾處與方向的歧異處,興風作浪、阻擋「一致確定」的目標浮現,並趁亂收割己欲的私利。那麼,不明不白的改革,決定不會是「理想」的改革,而悲劇收場的機率,應該逼近100%。

試想,我們己所從出的長輩再怎麼樣的威權、霸道,假如長輩並非罪大惡極、慘絕人寰,有誰會在長輩虛弱疲累的晚年時,用盡力氣去鬥垮他、逼他走上絕路呢?

再試想,若我們的房子壞了,需要修繕,我們會不分青紅皂白地把整個屋子亂打一通嗎?對於支撐一棟房子的幾根主要棟樑,你敢像對待零件或者窗框、門板一樣不加思索就打掉嗎?你或許有別的住處可住,這個房子壞了對你來說或許不值得珍惜,但是同一屋簷下的其他人,就非得一起承擔這個共業不可嗎?

既要實踐理想,就得勇敢面對現實。真正順天應人,才能鼎革咸亨。


延伸資訊:
康德論啟蒙 Beantwortung der Frage: Was ist Aufklärung? <a href=http://de.wikipedia.org/wiki/Beantwortung_der_Frage:_Was_ist_Aufkl%C3%A4rung%3F>(wikipedia)</a> (德文)
《易經》:鼎卦、革卦、咸卦
All rights reserved © gustav


延伸資訊:
康德論啟蒙 Beantwortung der Frage: Was ist Aufklärung? <a href=http://de.wikipedia.org/wiki/Beantwortung_der_Frage:_Was_ist_Aufkl%C3%A4rung%3F>(wikipedia)</a> (德文)
《易經》:鼎卦、革卦、咸卦

Original Message

作者: gustav
Date: August 08, 2013 11:52PM

順天應人,才能鼎革咸亨 -- 淺談體制內的改革與體制外的革命
改革,有體制內的改革,也有體制外的改革。

假如我們一致確定一個體制沒有改革的需要了,完全可以揚棄它,在可以一致理性的情況下,應該要穩靜地共議,在合意條件下將一個體制揚棄。

假如我們一致確定一個體制沒有改革的需要了,完全可以揚棄它,但卻在一個無法一致理性、且體制的宰制力龐大而不對等時,我們應該要「離開」體制,或者用力地衝破它。革命!

但,假如情況是複雜的。假如我們一致確定一個體制還有改革的需要,我們一致確定「還需要」這個體制,我們就應該尊重體制,在體制內進行改革;同時,必須保障人人皆有不受體制內角色限制的發言權,可以自由倡議。若此倡議的發言權被限制時,限制方(包含體制本身、體制的強制力執行者、或者發言社群中的多數)應該被約束、被譴責、被衝撞。除此之外,非體制的衝撞,都是不合理的。

為何改革要在體制內?那是因為,「一旦一個體制能夠被挑戰,總是因為它已經疲弱不堪,並不是因為反對勢力的偉大」!如果我們明確地不要這個體制,那順天承運,揭竿起義,完全沒有問題。但是,假如我們沒有辦法確定,把這個體制破壞掉,是否真的合於大眾的公益,我們豈能躁然而動呢?

此外,這個「一致確定」的共識,總是極為不容易達成,因為體制內、外的角色,各自有各自的利益與盤算。最怕就是,有心人士(不論是否隸屬於這個體制)趁隙,就著大家利益的矛盾處與方向的歧異處,興風作浪、阻擋「一致確定」的目標浮現,並趁亂收割己欲的私利。那麼,不明不白的改革,決定不會是「理想」的改革,而悲劇收場的機率,應該逼近100%。

試想,我們己所從出的長輩再怎麼樣的威權、霸道,假如長輩並非罪大惡極、慘絕人寰,有誰會在長輩虛弱疲累的晚年時,用盡力氣去鬥垮他、逼他走上絕路呢?

再試想,若我們的房子壞了,需要修繕,我們會不分青紅皂白地把整個屋子亂打一通嗎?對於支撐一棟房子的幾根主要棟樑,你敢像對待零件或者窗框、門板一樣不加思索就打掉嗎?你或許有別的住處可住,這個房子壞了對你來說或許不值得珍惜,但是同一屋簷下的其他人,就非得一起承擔這個共業不可嗎?

既要實踐理想,就得勇敢面對現實。真正順天應人,才能鼎革咸亨。


延伸資訊:
康德論啟蒙 Beantwortung der Frage: Was ist Aufklärung? (wikipedia) (德文)
《易經》:鼎卦、革卦、咸卦All rights reserved © gustav


延伸資訊:
康德論啟蒙 Beantwortung der Frage: Was ist Aufklärung? (wikipedia) (德文)
《易經》:鼎卦、革卦、咸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