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Change History

Message: 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 ... 《六韜.文韜.明傳》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April 22, 2016 03:58PM

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 ... 《六韜.文韜.明傳》
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六韜.文韜.明傳》。

面對應有所作為的善事卻怠惰不為,時機到來卻還任由自己猶豫不決而錯失良機,知道所處環境不公不義卻還裝作泰然自若,這三點,就是先聖之道無法再傳給子孫的原因。

為何會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呢?這都是因為我們故意將「spontaneity」與「instinct」混淆,而假裝很相信後者,卻對前者完全沒有信心。「instinct本能」,是我們對外來刺激最直接的、不假思索的反應,「spontaneity」是自發自主的意志。因為我們只願相信「可見的」,所以我們假裝「本能」最為可靠,而假裝本能所意欲的才是真正我們應該追求與掌握的。而我們完全不相信「自發」性,是因為我們基本上不相信人與人之間能有完全一致的共為何會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呢?這都是因為我們故意將「spontaneity」與「instinct」混淆,而假裝很相信後者,卻對前者完全沒有信心。「instinct本能」,是我們對外來刺激最直接的、不假思索的反應,「spontaneity自發性」是自發自主的意志。因為我們只願相信「可見的」,所以我們假裝「本能」最為可靠,而假裝本能所意欲的才是真正我們應該追求與掌握的。而我們完全不相信「自發」性,是因為我們基本上不相信人與人之間能有完全一致的共通性與共同的意願。

----
《六韜.文韜.明傳》

文王曰:“先聖之道,其所止,其所起,可得聞乎?”
太公曰:“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柔而靜,恭而敬,強而弱,忍而剛,此四者道之所起也。故義勝欲則昌,欲勝義則亡;敬勝怠則吉,怠勝敬則滅。”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June 10, 2013 10:05AM

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 ... 《六韜.文韜.明傳》
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六韜.文韜.明傳》。

面對應有所作為的善事卻怠惰不為,時機到來卻還任由自己猶豫不決而錯失良機,知道所處環境不公不義卻還裝作泰然自若,這三點,就是先聖之道無法再傳給子孫的原因。

為何會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呢?這都是因為我們故意將「spontaneity」與「instinct」混淆,而假裝很相信後者,卻對前者完全沒有信心。「instinct本能」,是我們對外來刺激最直接的、不假思索的反應,「spontaneity」是自發自主的意志。因為我們只願相信「可見的」,所以我們假裝「本能」最為可靠,而假裝本能所意欲的才是真正我們應該追求與掌握的。而我們完全不相信「自發」性,是因為我們基本上不相信人與人之間能有完全一致的共為何會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呢?這都是因為我們故意將「spontaneity」與「instinct」太公曰:“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柔而靜,恭而敬,強而弱,忍而剛,此四者道之所起也。故義勝③欲則昌,欲勝義則亡;敬勝怠④則吉,怠勝敬則滅。”

註釋
①寢疾:臥病。
②發:文王次子,名發。 文王死後,繼位為君,滅亡商朝,建立周朝,史稱武王。
③勝:超過,壓倒。
④敬:不怠惰。 怠:懈怠。
混淆,而假裝很相信後者,卻對前者完全沒有信心。「instinct本能」,是我們對外來刺激最直接的、不假思索的反應,「spontaneity自發性」是自發自主的意志。因為我們只願相信「可見的」,所以我們假裝「本能」最為可靠,而假裝本能所意欲的才是真正我們應該追求與掌握的。而我們完全不相信「自發」性,是因為我們基本上不相信人與人之間能有完全一致的共通性與共同的意願。

----
《六韜.文韜.明傳》

文王曰:“先聖之道,其所止,其所起,可得聞乎?”
太公曰:“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柔而靜,恭而敬,強而弱,忍而剛,此四者道之所起也。故義勝欲則昌,欲勝義則亡;敬勝怠則吉,怠勝敬則滅。”

Original Message

作者: gustav
Date: June 10, 2013 09:37AM

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 ... 《六韜.文韜.明傳》
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六韜.文韜.明傳》。

面對應有所作為的善事卻怠惰不為,時機到來卻還任由自己猶豫不決而錯失良機,知道所處環境不公不義卻還裝作泰然自若,這三點,就是先聖之道無法再傳給子孫的原因。

為何會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呢?這都是因為我們故意將「spontaneity」與「instinct」混淆,而假裝很相信後者,卻對前者完全沒有信心。「instinct本能」,是我們對外來刺激最直接的、不假思索的反應,「spontaneity」是自發自主的意志。因為我們只願相信「可見的」,所以我們假裝「本能」最為可靠,而假裝本能所意欲的才是真正我們應該追求與掌握的。而我們完全不相信「自發」性,是因為我們基本上不相信人與人之間能有完全一致的共為何會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呢?這都是因為我們故意將「spontaneity」與「instinct」太公曰:“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柔而靜,恭而敬,強而弱,忍而剛,此四者道之所起也。故義勝③欲則昌,欲勝義則亡;敬勝怠④則吉,怠勝敬則滅。”

註釋
①寢疾:臥病。
②發:文王次子,名發。 文王死後,繼位為君,滅亡商朝,建立周朝,史稱武王。
③勝:超過,壓倒。
④敬:不怠惰。 怠:懈怠。混淆,而假裝很相信後者,卻對前者完全沒有信心。「instinct本能」,是我們對外來刺激最直接的、不假思索的反應,「spontaneity自發性」是自發自主的意志。因為我們只願相信「可見的」,所以我們假裝「本能」最為可靠,而假裝本能所意欲的才是真正我們應該追求與掌握的。而我們完全不相信「自發」性,是因為我們基本上不相信人與人之間能有完全一致的共通性與共同的意願。

----
《六韜.文韜.明傳》

文王曰:“先聖之道,其所止,其所起,可得聞乎?”
太公曰:“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柔而靜,恭而敬,強而弱,忍而剛,此四者道之所起也。故義勝欲則昌,欲勝義則亡;敬勝怠則吉,怠勝敬則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