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Change History

Message: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January 07, 2015 10:23P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xpa1/t31.0-8/147182296591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o.jpg width=863>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2:19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width=863>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2:16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width=863>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2:06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width=863>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的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1:57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width=863>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的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1:55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width=863>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的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1:55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width=863>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的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1:53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width=650>
863>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的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1:53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width=4650>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的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1:52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width=450>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的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December 07, 2013 01:52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img scrsrc=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471822_10152022771222978_2147316128_n.jpg>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的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

Original Message

作者: gustav
Date: December 07, 2013 01:51AM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隨求堂胎內環遊記


京都音羽山清水寺境內的隨求堂供奉大隨求菩薩,隨求堂以「環遊胎內」(胎內めぐり)體驗活動而著名,該堂地底下有一暗室,象徵大隨求菩薩之胎內,而其中無光,全然伸手不見五指,你可以入內繞行胎內一圈,全憑著手觸摸著一串巨大佛珠在黑暗中繞行,繞行到底會見到在微光中轉動的隨求石,石上刻有種子梵字,見者可以祈願,菩薩將隨所祈求滿其所願。

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得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在胎內繞行之時,全然無光,視覺沒有作用,若沒有以手觸數著佛珠一顆一顆前行,還真的是令人不知所措。這讓我想到康德「純粹理性批判」的結論,其實並不真的是獨尊理性,他對理性的獨鍾,其實是個不得已的必然結局。深刻地在那哥白尼式的倒轉之中,證悟了理性有其侷限,而人之界域也隨而被侷限了,而壓迫出這個侷限來的,正是那頓入空性之前部份人會必須面臨的無來由的、無始無終的龐大恐懼,正是在這樣的情景中,他不得不緊依著理性,一步一步走在這孤絕的黑暗中。這不禁令我莞爾,若光憑表面印象而將他推向一種所謂單純日神型態的理性信仰者,豈不是一個極為粗心的理解?若不曾親灸絕對的黑暗,誰會懂得珍惜光明的寶貴;反觀鎮日將非理性掛在嘴邊的人,真正嘗過非理性的滋味的,恐怕寥寥無幾吧。

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的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也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而山折哲雄觀察到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這段時間裡,日本佛學研究圈子裡的一大酬對,也就是在木村泰賢所謂叔本華架構下的生命與意志為觀照地觀照「無明」與「緣起」,以及宇井伯壽與和辻哲郎以所謂康德架構下的「邏輯」觀點對木村的攻擊與超克,好像這三方也都沒有太多細緻的閒情。的確,木村也自以為是順從叔本華的思維方式去理解佛陀提起「無明」這個議題的本懷,而透過「緣起」各支之間的聯繫,引發一種對「生命發動的進展狀態」的明白。同時,宇井伯壽、和辻哲郎同樣也承認是從其所以為的康德的先驗邏輯觀點,將各支之間的關係看作是一種邏輯分析。這兩方,至少對康德的理解,沒有那遊走在胎內的閒情而流於粗心。而山折的評述,既然康德系統對於叔本華系統的壓倒性勝利已成一種哲學史實,木村的潰敗好像也有某種類似的合理性可被理解,以及他對木村所懷夢想的同情與唏噓,也沒能發現康德在日神表象之下,怎麼可能沒有酒神的精神作用著呢?

而解消無明的佛陀,之所以不用面臨恐懼,或許是因為不僅邏輯關係的緣起各支被揚棄,也不僅生命發動的進展也被揚棄,而是根本沒有揚棄的需要。而恐懼的啟發(若硬要說有啟發的話),怕是在這三點之間,還有幾多絲毫的牽絆而做不到徹底究竟,乾淨俐落吧。就像,走在隨求菩薩胎內,手中摸著的佛珠、心中紛雜的欲求、失去了視覺作用的空間世界、還有停也停不了的時間,亂成一團,而不能讓佛珠歸佛珠、黑暗歸黑暗,而讓心永遠於這兩者無關。


註:
山折哲雄。《近代日本人的宗教意識》,鄭家瑜譯。台北:立續,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