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素描

週一, 四月 4. 2011

      曾經,我的內心悲觀晦暗,那是溫暖的陽光無法觸及,一個被歡樂所遺忘的地方。我被囚禁在潮濕黑暗的心靈桎梏中,身邊荊棘圍繞,與世隔絕。我以為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對別人燦爛輝煌的成就總是又嫉又羨,他們綻放出來的光彩刺痛我的雙眼,我不解,為什麼他們能夠擁有幸福,我卻沒有? 老天爺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我在怨天尤人的情緒中渾渾噩噩地走了近十年的人生,直到遇見一個人,她在我心中種下了名為「希望」的種子,教我用「夢想」的肥料澆灌,光明逐漸在我心中萌芽,它斬斷荊棘、驅逐絕望、帶來光和熱,它讓我不再著眼於自己的不幸,使我看見了整個世界,我才發覺,跟許多人比起來,我的痛苦竟如此渺小,不由得慚愧了起來。

      她就是德蕾莎修女,一位將一生奉獻給上帝與窮人的聖人。

       雖然我從未見過她,但是,當我從李家同教授的《讓高牆倒下吧》認識德蕾莎修女時,她勇敢堅強的生命精神深深撼動了我。

       德蕾莎修女原本居住於加爾各答的修道院中,在高牆的保護下過著無憂無慮的舒適生活,真實世界的貧窮、不幸因為高牆的阻隔,形成了兩個世界,在高牆中,痛苦彷彿不存在世上。然而德蕾莎修女走出了高牆,她執意為最窮的人服務,不顧他人的指指點點,堅定的信仰成為支持她的力量,她知道自己無法對受苦難的人們視而不見。

        德蕾莎修女的故事帶給我極大的震撼,我無法想像一個人犧牲擁有的一切,只為了奉獻,在她無私的大愛面前,我羞愧得無地自容。我們享受豐衣足食的生活,卻遺忘這世上,貧窮依然存在,疾病依舊肆虐,我們只是揮揮手,將這些「掃興」的念頭拋諸九霄雲外,卻改變不了事實,我們用手裡的麵包催眠自己,在經濟如此繁榮的今天,哪有人挨餓受凍?然而我們正與從來沒吃過麵包的人們共存於同一個地球上!

        我終於體認到,自己是過著多麼幸福的生活,以及自己過去是多麼愚昧,我到底缺少什麼?平日伶牙俐齒的自己竟一時語塞,我什麼也不缺!我決定告別不知足的自己,以為人們奉獻為目標迎向未來。

        奇妙的是,當我決定付出的當下,我久違的快樂竟然回來了。

 



超旺的生日

週五, 十一月 19. 2010

今天是我生日!

這個禮拜以來,

好運氣飆到最高點,好事接二連三地來,

情緒一直處於很high的狀態!!

星期一(11/15)是畢業旅行第一天,

當天早上班導就告訴我"美寶莊園"徵文拿了銀獎,

真的超開心的~!!

也很不敢相信,因為本來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所以很感謝評審的肯定!!

未來也會持續努力創作的~

星期二(11/16)媽媽來電,

那時我在餐廳的廁所裡,

得知之前參加的"3Q達人"徵選,

MQ拿了第一名,高興到不行~

因為那一篇我花了兩天的時間不斷刪改,

實在是絞盡腦汁才交出的心血,

也很感謝評審的賞識!!

第三天玩得很快樂,然後就回來了,

雖然禮拜四沒什麼特別,

但禮拜五是很重要的special day!

因為11月19是

本人15歲生日暨舒伯特182周年忌日!!

(真不吉利啊...)

聽說郭x銘先生的兒子也是今天出生

今天果然是個好日子^ ^



[銀獎作品]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週日, 九月 26. 2010

      在人潮擁擠的美術館中,我瞥見一幅畫,畫中有一棵高大的柏樹,立於一條人煙稀少的鄉村小路上,夜空中繁星閃爍,柔和的月光充滿了整個畫面,卻有一個極怪異的現象,那就是太陽和月亮同時高掛在天空上!為什麼會有如此不合理的現象呢?畫中那充滿魔力的漩渦告訴我,這是梵谷的大作,我彷彿看見梵谷站著三七步,將畫筆插進口袋裡,酷酷地對我說:「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不禁芫爾一笑。

      是的,在藝術那無垠無涯,沒有任何束縛的想像力中,人的確是可以隨心所欲,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沒辦法「我高興就好」的,因為這個世界並不屬於某一個人,而是所有人共同擁有的,所以在做任何事前,都必須深思熟慮,以不侵犯別人的自由為前提,才能夠在備受限制的小圈圈裡「任意胡來」。

      我是個爸媽叫我往東,我就偏要往西的叛逆小孩,很多事情都是在我尚未三思就後行的,「反正我高興就好,有什麼關係?」我總是這麼告訴自己。

      我就在自我的世界裡,鑄下了無法挽回的大錯。

      那年,我小學二年級,每年校慶學校都會舉辦一場園遊會,我在朋友的慫恿下,一起去高年級辦的鬼屋玩。那天我在鬼屋裡玩瘋了,像匹桀駑不馴的野馬,完全不聽從學長姐的指示,還反過來嚇他們,忽然,有一隻手抓住我的腳踝,我想也沒想便用力地跺腳,沒想到卻聽見一聲淒厲的慘叫......。

      那是躲在桌子底下,負責抓住別人腳踝來嚇人的學長。他萬萬沒想到我會跺腳,我也萬萬沒想到,那一跺腳居然會傷到他的眼睛。

      我被一個學姊拉出教室,在她機關槍式的責罵聲中,呆呆地看著那位捂住左眼,表情痛苦的學長。「看什麼看?萬一他瞎掉了怎麼辦!你賠得起嗎?」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那也是我從來沒想過的問題。

      後來我們在一位學長的勸解下,離開了那間教室,但學姊猙獰的面孔,和學長痛苦的神情,成為一朵烏雲,在我的心頭上揮之不去,我一直不瞭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明明只是因為好玩而已......。

      從那天起,我不再任性,也不再無理取鬧了,我徹底瞭解人為什麼不能「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因為這樣可能會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

      我怔怔地盯著梵谷的那幅畫,卻在想著,不知道那位學長的眼睛怎麼樣了,我有沒有機會跟他說聲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