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佛教哲學導論期中報告 哲學四 S04190031陳奕辰

週四, 十一月 15. 2018

題目:關於生死即涅槃及二諦的認識
哲學四S04190031 陳奕辰

一、寫作動機

首先為什麼要拿這個當題目呢?最簡單的原因就是,講到佛教,佛教便是一個去引導人去成為佛的一個宗教,這也就使的這個宗教為什麼哲學的部分會比其他宗教還要多,因為在佛教中的所謂那些佛,都是由人而來的,他們與基督教或是其他那些主流的宗教不太相同,其他的宗教大多都是在講,他們所信奉的那個神的超越性與人是完全無法比的,人類也就是永遠無法達到那個高度,因此其他宗教所講的東西,在某些層面來說,是與人類有距離的,而且還是得透過那個神,高於我們的那個部分去幫助我們,這也就與佛教有很大的不同了,這也就是為什麼這個宗教,所講述的東西會與哲學有關係,因為他切切實實的與人產生連結,而且這個連結是很強烈的,那麼可以感受的到關於這個宗教所衍生出的佛學,他所講述的東西肯定也會有關於整個對於人生的觀念,以及要如何去達到他所說的那種佛的狀態,那麼就可以去看看他的人生觀念,生死之間與涅槃這個狀態,然而還有二諦這個很重要的工具,便可以對整個佛教的脈絡有些頭緒,而透過講述兩這之間的關係,我在讀的時候有些想法就是關於二諦與佛學所述內容的一些看法,這也就是我這次要去試著解讀佛學的方法。


二、期中報告內容

既然要講述關於生死即涅槃以及二諦之間的認識,那麼我們就得從這兩個東西分別是什麼講起,然而講述清楚之後再藉由我的認知了解去說明他們之間的關係,這是我這個報告的一個思路,那麼就先從生死即涅槃開始,生死即涅槃以文字拆解的方式來看,首先要去看看佛教中對於生死的看法以及觀念,畢竟佛教系統其實與我們平常所受到的教育看法是有點落差的,那麼就先來看看佛教中的生死觀念,生代表著人的存在而死代表著人類生命的逝去,那麼對於佛教來說,人的生是怎麼樣的呢?對於佛教來說生是十二因緣之一,然而十二因緣的起是無明,為十二因緣之首,其實就是整個結構的開頭,而也就是煩惱,而生就是在這樣一個煩惱的狀況下有的,這個生代表著在輪迴中產生了一個生命實體而同時與十二因緣中的老死都被視為是一種苦,這個觀點其實在我們看起來是很不一樣的,畢竟在傳統中國的思想中,若誰家裡有小寶寶出生,這對於人們來說是一件可喜之事,那麼又怎麼會視作為一種苦呢?這也就能去體會為什麼佛教說生死即涅槃卻是有其理的原因,想想看生死這兩個東西壓根子不同的一件事,不過卻被說成是同一件事,以字面上看來就如同A與~A是B這樣的東西,這樣也可以推倒A為~A部過這樣就已經違反了邏輯,不過如果知道十二因緣,那麼就會知道其實生與老死這兩個東西都是被視為一種苦,那麼就要講述涅槃是什麼了,首先在原本的佛教中涅槃的意思就是不存在於輪迴之中,代表脫離了十二因緣,而且涅槃,是不生、不長的非緣生法,不是因為緣以及合而產生的,是無條件的存在,並且其只有涅槃而已,並沒有什麼進入之類的概念,他不是一個境界,而是一個原本就有的,在涅槃中沒有你,你中也無涅槃,也只有得智者可以去知道涅槃。這樣看的出來涅槃是要超脫出因緣的,那麼這樣看起來又是一大問題,因為生、死是因緣的,那麼又怎麼是一個超脫出因緣的呢?這也就是一大要探討的問題所在,等等講到二諦時我想在試著去解答看看。

接下來是解釋什麼是二諦,首先二諦顧名思義,為兩種諦,諦在中文中可以被拆為言與帝兩字,則也就代表著一部份他的存在與訴說,聲音是有關聯的,不過又論梵宇原文中諦代表著真理與實在是兩個面向的,正常來說真理是存在於語言的層次,然而實在則是指事物的存在。兩種諦又分為世俗諦與勝義諦,這兩種諦被大眾理解為是兩種不同立場成立的兩種真理,但是根據龍樹所講述的二諦其實他的意義是一種真理的兩面,其講述的東西以及要達到的境界是一樣的,這也能說是那些得智者向其他人物訴說自己所證悟的內容,在這要解釋一下為什麼要向他人說證悟的內容呢,原因是首先大乘佛教主要是除了度自己也度他人,這意思也就是要去向他人去傳授,不然也不會被稱為大乘。接下來根本智與勝義是無法分離的,根本智同時勝義、勝義同時根本智,而勝義之所以會被說是勝義的,是因為勝義本身是真實的,又因為勝義這是無言說且無分別智的需要透過語言來傳授,這其實本身也是感覺矛盾的,無言說又要用言說來達到,因此無分別的這種勝義需要其他的東西去傳達意義,所以就有所謂世俗諦的存在,首先世俗諦因為我們的世界是世俗的,不過又是因為聖義諦而來的,所以才可以稱為世俗『諦』,諦的規則是這樣的,如果有個真理要被稱為某某諦那麼肯定是要根據勝義而來,這樣才可以被稱作是諦,因此我是這樣理解關於世俗諦的存在是依據勝義諦而來的,而世俗諦所要達到的就是勝義諦所說的。接下來就是剛剛有提到的矛盾問題,如何用言說去表達非言說者?首先,
諸佛依二諦 為眾生說法 這表示那些得智者是經過二諦而來跟其他人傳授,再來就是若不依俗諦 不得第一義 不得第一義 則不得涅槃,要依照著世俗諦所講述的部分,才有可能獲得到第一義的內容,那麼如果沒有第一義的話,就沒有辦法涅槃,那麼什麼是第一義呢,因為世俗諦也被稱為第一義諦,也就是說在這裡第一義的部分是世俗諦中代表的真理部分。經過這兩句話便可以發現,二諦不僅僅是一個真理的體現,而是兩個部分都是真理。

生死即涅槃與二諦之間的關係,就像一開始所說的部份,生死及涅槃所給予的訊息其實是很讓人匪夷所思的,這就也是為什麼要拿二諦來說,因為其實二諦就是佛學的工具,這個二諦所講述的東西便也就是架構起這個哲學思想內容的基底,生死即涅槃首先會讓人有疑問的部分,是A等於~A的衝突,這在佛教中卻是有原生的一套系統,這套系統便是透過二諦這個工具去解開其中的意義,因為你只要依照世俗諦,則就可以獲得第一義,接下來即可以得到涅槃,然而看的出來涅槃在佛學中的重要性,將涅槃看作是一個脫離輪迴的,那這也是佛教要追尋的,而生死及涅槃與二諦之間的關係我想看作為二諦是解決這一類邏輯上看似有問題時,需要取作解釋其中邏輯的關係時,要去使用的工具。

三、參考資料
《大乘佛教思想》,上田義文 著,陳一標 譯。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民國91年5月出版。

第二組報告-大乘佛教思想特質之二諦

週四, 十月 11. 2018

二諦已被大眾理解為兩種不同立場成立的兩種真理,且被分為世俗諦與聖義諦,我個人的解讀上我會覺得依照上田義文的這本大乘佛教中,二諦是用來達到色即是空、生死及涅槃的工具,回歸文本上,龍樹所說大乘佛教的二諦是意指一個里場乃至一個真理的兩面,是得智者向他人說自己證悟的內容,再來就是根本智與聖義是無法分離的,根本智同時聖義、聖義同時根本智,而聖義之所以被稱為聖義,則是因為其自體是真實,則所謂的那些無言說、無分別的聖義需要透過語言去教導或是所為傳播則需要別的東西來幫忙,就是那個因為其所屬世界是世俗,但又同時是根據聖義諦而來的,故稱作為世俗諦,而其中的規則就是如果要被稱謂諦,那麼其一定是得表現聖義的,不然除外的真理就不在二諦之中,因而可以了解到:世俗諦的存在是依循聖義諦而來的,由此推斷其是俗諦講的就是一個去達到無言說、無分別的那種狀態。

然而其中便就有一些問題產生:「如何用言說來表達超越言說者?」這個問題上,鳩摩羅什:「諸佛依二諦,為眾生說法」故大乘佛教的言說,為超越言說者(聖義)所貫穿,不過其矛盾的地方在於究竟言說要如何去達到這個超越言說的狀態,因為在這裡言說(世俗諦)他所傳授出的就是一個在描繪整個(聖義)的狀態,就如同今天你知曉了全人類都不知道的型態,問題是你要靠現有的語言去描述,在這樣說好了,如果在森林中,遇到了一隻怪物,這隻怪物頭是馬身體是人的身體好了,這樣你大可以想像出這是個怎麼樣的一隻怪物,可是這些都還是可以描述的的,問題是聖義的部分他所要表達的東西,都已經超越了語言的層面,無法用已知的語言形容,只能透過指涉拼湊去接近,而鳩羅摩什同時也說:「諸法不可得,滅一切戲論,無人亦無處,佛亦無所說」,最終要達到聖義諦,仍舊是得靠超越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