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組報告-大乘佛教思想特質之二諦

週四, 十月 11. 2018

二諦已被大眾理解為兩種不同立場成立的兩種真理,且被分為世俗諦與聖義諦,我個人的解讀上我會覺得依照上田義文的這本大乘佛教中,二諦是用來達到色即是空、生死及涅槃的工具,回歸文本上,龍樹所說大乘佛教的二諦是意指一個里場乃至一個真理的兩面,是得智者向他人說自己證悟的內容,再來就是根本智與聖義是無法分離的,根本智同時聖義、聖義同時根本智,而聖義之所以被稱為聖義,則是因為其自體是真實,則所謂的那些無言說、無分別的聖義需要透過語言去教導或是所為傳播則需要別的東西來幫忙,就是那個因為其所屬世界是世俗,但又同時是根據聖義諦而來的,故稱作為世俗諦,而其中的規則就是如果要被稱謂諦,那麼其一定是得表現聖義的,不然除外的真理就不在二諦之中,因而可以了解到:世俗諦的存在是依循聖義諦而來的,由此推斷其是俗諦講的就是一個去達到無言說、無分別的那種狀態。

然而其中便就有一些問題產生:「如何用言說來表達超越言說者?」這個問題上,鳩摩羅什:「諸佛依二諦,為眾生說法」故大乘佛教的言說,為超越言說者(聖義)所貫穿,不過其矛盾的地方在於究竟言說要如何去達到這個超越言說的狀態,因為在這裡言說(世俗諦)他所傳授出的就是一個在描繪整個(聖義)的狀態,就如同今天你知曉了全人類都不知道的型態,問題是你要靠現有的語言去描述,在這樣說好了,如果在森林中,遇到了一隻怪物,這隻怪物頭是馬身體是人的身體好了,這樣你大可以想像出這是個怎麼樣的一隻怪物,可是這些都還是可以描述的的,問題是聖義的部分他所要表達的東西,都已經超越了語言的層面,無法用已知的語言形容,只能透過指涉拼湊去接近,而鳩羅摩什同時也說:「諸法不可得,滅一切戲論,無人亦無處,佛亦無所說」,最終要達到聖義諦,仍舊是得靠超越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