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西藏生死書》第九章:精神之路

《西藏生死書》第九章:精神之路

分類標籤: 藏傳佛教
在 其 他 的 時 代 和 其 他 的 文 明 裡, 只 有 少 數 人 才 能 踏 上 這 種 精 神 轉 化 之 路; 但 在 今 天, 如 果 我 們 想 保 存 這 個 世 界, 避 免 它 受 到 內 外 危 險 的 威 脅, 大 多 數 人 類 就 必 須 尋 找 智 慧 之 路。 在 當 前 充 滿 暴 力 和 分 崩 離 析 的 時 代 裡, 精 神 的 遠 景 不 再 是 精 英 分 子 的 奢 侈 品, 而 是 關 系 到 我 們 的 生 存。 -- 《西藏生死書》第九章:精神之路




《西藏生死書》第九章 精神之路

在 蘇 菲 教 大 師 路 米 (Rumi ) 的 《 桌 上 談 話》 (Table Talk ) 一 書 中, 有 這 麼 一 段 猛 烈 而 直 截 了 當 的 話﹕

大 師 說, 在 這 個 世 界 上 有 一 件 事 是 絕 對 不 能 忘 記 的。 如 果 你 忘 記 其 他 事 情, 只 有 那 件 事 沒 有 忘 記, 你 就 不 用 擔 心; 反 之, 如 果 你 記 得、 參 與 並 完 成 其 他 事 情, 卻 忘 記 那 件 事, 那 你 就 等 於 什 麼 也 沒 有 做。 這 就 好 象 國 王 派 遣 你 到 一 個 國 家 去 完 成 一 件 特 殊 的 工 作。 你 去 了, 也 做 了 一 百 件 其 他 的 事, 但 如 果 沒 有 完 成 你 的 任 務, 你 就 是 什 麼 事 都 沒 有 做。 每 個 人 來 到 世 間 都 有 一 件 特 定 的 事 要 完 成, 那 就 是 他 的 目 的。 如 果 他 沒 有 做 那 件 事, 就 等 於 什 麼 事 都 沒 有 做。

人 類 的 所 有 精 神 導 師 都 告 訴 我 們 同 一 件 事﹕ 活 在 地 球 上 的 目 的, 就 是 與 我 們 基 本 的、 覺 悟 的 自 性 結 合。 「 國 王 」 派 遣 我 們 來 到 這 個 陌 生 的、 黑 暗 的 國 度, 其 任 務 就 是 證 悟 和 體 現 我 們 的 真 實 存 有。 完 成 任 務 的 方 法 只 有 一 個, 那 就 是 踏 上 精 神 之 旅, 以 我 們 的 一 切 熱 誠、 智 慧、 勇 氣 和 決 心 來 轉 化 自 己。 誠 如 《 卡 達 奧 義 書》(Katha Upanishad ) 中 「 死 神 」 對 納 奇 柯 達 斯(Nachiketas ) 所 說 的 話﹕

有 智 慧 之 路, 也 有 愚 痴 之 路。 它 們 離 得 遠 遠 的, 目 的 地 也 不 同 … … 愚 人 深 陷 於 愚 痴 之 中, 自 以 為 聰 明 和 學 識 淵 博, 就 像 盲 人 被 盲 人 引 領 著, 漫 無 目 的 地 走 來 走 去。 那 個 超 越 生 命 以 外 的 世 界, 不 會 對 幼 稚、 漫 不 經 心 或 迷 戀 財 富 的 人 發 光。

尋 找 精 神 之 路

在 其 他 的 時 代 和 其 他 的 文 明 裡, 只 有 少 數 人 才 能 踏 上 這 種 精 神 轉 化 之 路; 但 在 今 天, 如 果 我 們 想 保 存 這 個 世 界, 避 免 它 受 到 內 外 危 險 的 威 脅, 大 多 數 人 類 就 必 須 尋 找 智 慧 之 路。 在 當 前 充 滿 暴 力 和 分 崩 離 析 的 時 代 裡, 精 神 的 遠 景 不 再 是 精 英 分 子 的 奢 侈 品, 而 是 關 系 到 我 們 的 生 存。

遵 循 智 慧 之 路, 沒 有 比 目 前 更 為 迫 切 和 更 為 困 難。 我 們 的 社 會, 幾 乎 完 全 傾 力 在 頌 揚 自 我, 對 於 成 功 和 權 力 抱 著 種 種 令 人 傷 心 的 幻 想; 此 外, 還 頌 揚 那 些 正 在 毀 滅 地 球 的 貪 婪 和 愚 痴 力 量。 在 人 類 歷 史 上, 就 以 目 前 最 難 聽 到 不 阿 諛 的 真 理 聲 音, 一 旦 聽 到 要 遵 循 它, 更 是 難 上 加 難﹕ 因 為 周 遭 的 世 界 都 不 支 持 我 們 的 選 擇, 我 們 所 生 存 的 社 會, 似 乎 也 都 在 否 定 具 有 神 聖 或 永 恆 意 義 的 每 一 個 觀 念。 因 此, 在 目 前 危 機 重 重, 未 來 亦 不 知 何 去 何 從 之 際, 身 為 人 類 的 我 們, 發 現 自 己 最 為 迷 惑, 掉 進 自 己 所 創 造 的 夢 魘 之 中。

不 過 在 這 種 悲 劇 情 況 下, 還 有 一 個 重 要 的 希 望 來 源, 那 就 是 一 切 偉 大 的 神 秘 傳 統, 它 們 的 精 神 教 法 仍 然 存 在。 不 幸 的 是, 傳 承 這 些 教 法 的 具 格 大 師 非 常 少, 尋 求 真 理 的 人 也 幾 乎 毫 無 揀 擇。 西 方 已 經 變 成 精 神 騙 子 的 天 堂。 對 於 科 學 家, 你 可 以 驗 證 誰 是 真 內 行, 誰 不 是, 因 為 其 他 的 科 學 家 可 以 查 核 他 們 的 背 景 和 檢 驗 他 們 的 發 現。 但 在 西 方, 因 為 缺 乏 對 智 慧 文 化 的 一 套 豐 富 完 整 的 準 則, 因 此, 所 謂 「 上 師 」 的 真 實 性 幾 乎 無 法 建 立。 任 何 人 似 乎 都 可 以 自 我 炫 耀 為 上 師, 吸 引 徒 眾。

但 在 西 藏 就 不 是 這 樣, 選 擇 一 種 特 殊 的 法 門 或 老 師 來 遵 循 會 安 全 得 多。 初 次 接 觸 西 藏 佛 教 的 人, 常 常 不 懂 為 什 麼 如 此 重 視 師 師 相 傳 的 不 斷 傳 承。 傳 承 是 重 要 的 保 障﹕ 它 維 持 教 法 的 真 實 性 和 純 淨。 人 們 從 誰 是 他 的 上 師 來 了 解 這 位 上 師。 這 不 是 保 存 某 種 陳 舊、 儀 式 化 知 識 的 問 題, 而 是 以 心 傳 心 的 問 題, 把 一 種 重 要 而 活 生 生 的 智 慧, 及 其 善 巧 而 有 力 的 修 行 方 式 傳 承 下 來。

辨 別 真 正 的 上 師, 是 一 件 非 常 精 細 而 需 要 特 別 小 心 的 事; 我 們 這 個 沉 迷 娛 樂、 追 求 簡 單 答 案 和 速 成 效 果 的 年 代 裡, 那 種 比 較 沉 靜 和 沒 有 戲 劇 效 果 的 修 行 功 夫, 很 可 能 引 不 起 注 意。

而 我 們 認 為 神 聖 應 該 是 虔 誠 的、 乏 味 的、 溫 和 的 這 種 觀 念, 可 能 又 會 讓 我 們 看 不 到 覺 悟 心 的 朝 氣 蓬 勃 和 生 動 有 趣。

誠 如 貝 珠 仁 波 切 所 寫 的﹕ 「 身 藏 不 露 的 偉 大 人 物, 他 們 非 比 尋 常 的 品 質, 可 能 會 讓 我 們 這 種 凡 夫 看 不 出 來, 盡 管 我 們 盡 了 最 大 的 努 力 來 檢 驗 他 們。 另 一 方 面, 即 使 是 平 凡 的 江 湖 郎 中, 也 擅 長 裝 扮 成 聖 人 來 欺 騙 別 人。 」 如 果 貝 珠 仁 波 切 能 夠 在 上 個 世 紀 的 西 藏 寫 出 這 段 話, 那 麼 在 當 前 混 亂 的 精 神 超 級 市 場 中, 這 句 話 更 顯 得 逼 真 啊!

這 麼 說 來, 在 今 天 這 個 極 度 不 可 信 賴 的 時 代 裡, 我 們 又 該 如 何 發 現 精 神 之 路 上 所 迫 切 需 要 的 信 任 呢? 我 們 能 夠 利 用 什 麼 標 準 來 衡 量 一 位 上 師 是 否 為 真 上 師 呢?

我 清 楚 地 記 得, 有 一 次 我 跟 一 位 上 師 在 一 起 時, 他 問 學 生 是 什 麼 原 因 吸 引 他 們 來 跟 他 學 習? 為 什 麼 他 們 相 信 他 呢? 一 位 女 士 說﹕ 「 我 了 解 到 你 真 正 要 的, 是 教 我 們 認 識 和 運 用 佛 法, 而 且 我 也 了 解 到 你 是 如 何 善 巧 地 教 導 我 們。 」 一 位 五 十 多 歲 的 男 士 說﹕ 「 感 動 我 的, 不 是 你 的 知 識, 而 是 你 確 實 有 一 顆 利 他 和 善 良 的 心。 」

一 位 年 近 四 十 的 女 士 承 認﹕ 「 我 嘗 試 過 要 把 你 變 成 我 的 母 親、 我 的 父 親、 我 的 治 療 師、 我 的 丈 夫、 我 的 愛 人; 你 安 靜 地 經 歷 這 一 切 戲 劇 化 的 投 射, 卻 從 來 都 不 曾 放 棄 過 我。 」
一 位 二 十 多 歲 的 工 程 師 說﹕ 「 我 在 你 身 上 所 發 現 的 你 確 實 謙 卑 得 很, 你 真 的 希 望 我 們 都 很 好, 你 不 僅 是 老 師, 更 不 曾 忘 記 做 你 的 偉 大 上 師 的 學 生。 」 一 位 年 輕 的 的 律 師 說﹕
「 對 你 而 言, 教 法 是 最 重 要 的 東 西。 有 時 候, 我 甚 至 認 為 你 的 理 想 是 把 自 己 變 消 失, 而 只 是 想 盡 辦 法 無 私 地 把 教 法 流 傳 下 去。 」

另 一 位 學 生 害 羞 地 說﹕ 「 起 先, 我 害 怕 把 我 的 心 開 放 給 你。 我 已 經 受 到 這 麼 多 傷 害 了。

但 當 我 開 始 這 麼 做 的 時 候, 我 注 意 到 我 本 身 確 實 有 所 改 變, 慢 慢 的, 我 越 來 越 感 激 你, 因 為 我 體 會 到 你 是 在 多 麼 盡 力 地 幫 助 我。 然 後 我 發 現 自 己 對 你 的 信 任 竟 然 這 麼 深, 比 我 曾 經 想 象 過 的 還 要 深。 」

最 後, 有 一 位 四 十 多 歲 的 電 腦 操 作 師 說﹕ 「 對 我 來 說, 你 是 一 面 如 此 美 妙 的 鏡 子, 為 我 顯 示 兩 件 事﹕ 相 對 層 面 的 我 和 絕 對 層 面 的 我。 我 可 以 看 著 你, 然 後 清 楚 地 看 到 我 的 一 切 相 對 混 亂-- 不 是 因 為 你 是 誰, 而 是 因 為 你 反 映 回 來 給 我 的 是 什 麼。 但 我 也 可 以 看 著 你, 然 後 看 到 反 映 在 你 身 上 的 心 性, 一 切 事 物 都 時 時 刻 刻 從 心 性 生 起。 」

這 些 回 答 告 訴 我 們, 真 正 的 老 師 是 仁 慈 的、 慈 悲 的、 不 厭 倦 地 想 把 他 們 從 上 師 那 兒 得 到 的 智 慧 分 享 給 學 生, 不 為 自 己 的 利 益 設 想, 只 為 教 法 的 宏 揚 光 大 而 努 力, 永 遠 保 持 謙 卑。 一 位 確 實 具 備 這 一 切 品 德 的 人,經 過 長 期 觀 察, 你 會 對 他 產 生 信 賴。 你 將 發 現 這 種 信 賴 會 變 成 你 生 命 的 基 礎 地, 支 持 你 通 過 一 切 生 死 難 關。

在 佛 教 裡, 我 們 以 這 位 老 師 是 否 根 據 佛 陀 的 教 法 指 導 學 生, 來 斷 定 他 是 不 是 一 位 真 上 師。 我 們 要 再 次 強 調 的 是﹕ 最 重 要 的 是 教 法 的 真 理, 而 不 是 老 師 這 個 人。 這 是 佛 陀 提 醒
我 們 要 「 四 依 」 的 原 因﹕
依 法 不 依 人﹕
依 義 不 依 語;
依 了 義 不 依 不 了 義;
依 智 不 依 識。

所 以, 我 們 應 該 記 住, 真 正 的 老 師 是 真 理 的 發 言 人, 是 真 理 的 慈 悲 的 「 智 慧 展 示 」。 事 實 上, 一 切 諸 佛、 上 師 和 先 知 都 是 這 個 真 理 的 化 身, 以 無 數 善 巧、 慈 悲 的 形 象 示 現, 引 導 我 們 透 過 他 們 的 教 法 回 歸 我 們 的 真 性。 因 此, 一 開 始 的 時 候, 比 尋 找 老 師 還 重 要 的 是 尋 找 和 遵 行 教 法 的 真 理, 因 為 當 你 與 教 法 的 真 理 接 觸 時, 你 就 會 發 現 你 和 上 師 接 觸 了。







        

        


                        
        


                
        

                
                

                
                

                
                


1. 西 藏 生 死 書


索 甲 仁 波 切 著


        序


        自 序


        第 一 篇 生


第 一 章 在 死 亡 的 鏡 子 中


第 二 章 無 常


第 三 章 反 省 與 改 變


第 四 章 心 性


第 五 章 把 心 帶 回 家


第 六 章 演 化、業 與 輪 回


第 七 章 中 陰 與 其 他 實 相


第 八 章 這 一 世﹕ 自 然 中 陰


第 九 章 精 神 之 路


第 十 章 心 要


第 二 篇 臨 終                 


第 十 一 章 對 臨 終 關 懷 者 的 叮 嚀


第 十 二 章 慈 悲﹕ 如 意 寶 珠


第 十 三 章 給 臨 終 者 的 精 神 幫 助


第 十 四 章 臨 終 修 習


第 十 五 章 死 亡 的 過 程


第 三 篇 死 亡 與 重 生


第 十 六 章 基 礎 地


第 十 七 章 內 在 的 光 芒


第 十 八 章 受 生 中 陰


第 十 九 章 亡 者 超 薦


第 二 十 章 瀕 死 經 驗﹕上 天 堂 的 階 梯?


                第 四 篇 結 論


第 二 十 一 章 共 通 的 歷 程


第 二 十 二 章 和 平 的 僕 人





Edited 1 time(s). Last edit at 06/18/2011 02:34PM by 那些子.
(編輯記錄)

MEPOERs said:
adaptor: 說得真好!「我 們 的 社 會, 幾 乎 完 全 傾 力 在 頌 揚 自 我, 對 於 成 功 和 權 力 抱 著 種 種 令 人 傷 心 的 幻 想; 此 外, 還 頌 揚 那 些 正 在 毀 滅 地 球 的 貪 婪 和 愚 痴 力 量。 在 人 類 歷 史 上, 就 以 目 前 最 難 聽 到 不 阿 諛 的 真 理 聲 音, 一 旦 聽 到 要 遵 循 它, 更 是 難 上 加 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