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我想和娘手牽手

我想和娘手牽手

分類標籤: 人生
今天,農曆10月26日,小雪天氣。是娘的73歲生日。

FIC
剛才和娘視頻,娘心疼地問我:“你的眼袋咋恁深?臉咋恁黃?”我苦笑了:“娘啊娘,您的女兒都多大了?”娘的手極力地想通過手機螢幕觸摸我的臉:“噢,我總想著你還是個孩子呢!”那一刻,我的心猛然一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FIC
娘原本就個子不高,近年,在弟弟妹妹的精心調理下,又胖了許多。娘皮膚黝黑,面容卻皺紋不多,娘的視力不好,但透出的光溫潤而慈祥。娘的頭髮亦未全白,有些許黑髮倔強地生長。
FIC
娘的一生是辛勞的一生。在她36歲那年,父親突然離開了人世。一個女人的天塌了!我不知道娘一個人家帶5個孩子是怎樣熬過來的。只記得那時從十裏外的張樓中學回家,看到娘累得直不起腰蜷縮著身子躺在地板上的情景,那時自己也手足無措,只會偷偷哭泣。娘對我的哭泣非常不滿,她問我為什麼一回來就哭,我含糊其辭,不敢說出我的擔憂。娘理解了我的意思,她對我一半訓斥一半安慰:“哭啥?苦日子總會過去!你只管讀你的書!”
FIC
娘的話使我獲得了一種安全感和對於未來的希望。一直到現在,憶起母親這句話,心中仍然充滿了感動和力量。所有的不幸和苦難山一樣壓向娘時,娘不但沒倒,還草一樣從夾縫中鑽出,給孩子一片綠蔭。
FIC
為了減輕家裏負擔,懂事的姐姐早早輟了學,我也到了遠在幾百里外的駐馬店的一所部隊醫院工作。因為不夠機靈,娘生怕我有什麼閃失,每次回南陽老家看望娘,娘總會把我送到南陽車站,然後看著我坐上通往駐馬店的汽車後方才離開。記得一個雨天,娘深一腳淺一腳把我送到張樓車站,突然一個趔趄,娘摔倒了,頭髮上、臉上、衣服上全是泥。我勸娘回去,娘堅決地說,你從小到大都迷迷糊糊的,我不放心,萬一被人販子拐走了呢?就這樣,娘堅持著和我一起上了車,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這個滿身是泥的母親帶著她的女兒凜然地驕傲地前行。
FIC
小時候,因為愚鈍,也常常招人嘲笑,對此,我很難過,也很自卑。娘總寬慰我說:“別聽人瞎說,我生的孩子我知道,誰說你傻?那是你心眼兒實。”一直到現在,雖然朋友們還會開玩笑叫我“暈姐”,想起娘的話,我便坦然接受,甚至為自己的“不聰明”而對別人滿懷歉疚。
FIC
偶爾,娘會來駐馬店小住,家裏的地板和廚房被娘親裏裏外外清理個遍,衣服被疊得整整齊齊,娘從不怪我 “邋遢”,總是絮絮叨叨地說我太忙了。娘在,家就在。回家找娘,滿屋飄著肉香,我在背後輕輕抱抱娘……那些日子成了我人生中最快樂、最幸福的時光。
FIC
也許是繼承了娘能吃苦、不服輸的性格,弟弟和妹妹相繼去深圳打拼,把自己的小事業經營得風生水起,並且對娘孝愛有加。他們總說,這是媽的功勞呢。想想他們說得也不無道理,因為娘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不熬苦中苦,難熬人上人。”
FIC
善良的娘也常給弟弟妹妹們帶來了一些“麻煩”,不斷有老家的親戚鄰居千里迢迢找上門來,娘就命令弟弟妹妹幫忙為他們找工作,沒找到工作之前就一直吃住在家裏。印象中妹妹的家裏總是熱鬧異常,每到晚上,沙發上、地鋪上都躺著人。“都是老家的親人,你們一定得幫幫他們!”娘說。於她,這是人最樸實、本真的話;於我們,鄉情和親情無疑是一個太過深刻的道理。現在,能夠知恩圖報,能夠大肚容人,都得益於娘的教誨。
FIC
值得欣慰的是,其貌不揚的兩個弟弟都娶了美麗賢淑的妻子,她們總經常換著花樣給娘做些吃的,偶爾怕娘無聊也會賠上幾圈麻將。剛才看到姐姐發過來的視頻,苦盡甘來的老娘被兒孫們“老娘老娘、奶奶、姥姥”地叫著和簇擁著,吃著蛋糕,享受著老有所依的踏實和天倫之樂的美好。只見娘滿臉洋溢著喜氣,菊瓣似的笑容在她飽經滄桑的臉上燦爛綻放!

娘!女兒想您!不僅僅是在現在。直到我老成了娘的模樣,直到娘發白如雪我牙齒鬆動,我還想和娘一起牽著手,一起嘮著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