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無悔的老去才是最好的愛

無悔的老去才是最好的愛

分類標籤: 人生
瑜伽課結束後,小美老師問我:“和你在一起的那個文佳,怎麼幾個月都沒見人影了?”

“別提了,文佳可能近一段時間都來不了了,FIC她爸腦溢血癱瘓臥床了,她下了班要去照顧。兒子的接送、學習和輔導,整個都託付給了老公。”我還真有點替文佳悲傷。

前幾天,在街上,我和文佳偶遇了。她手裏拎著兩個大塑膠袋,行色匆匆的樣子,臉上兩個大黑眼圈,人很疲憊,看到我直說:“這幾個月忙死了,下了班就趕過來,FIC我爸吃喝拉撒全都在床上了,我和我姐還是輪班,都是上班之前,眯一下眼,再接著去工作崗位上去戰鬥。現在只有我們的侄子,始終不離我爸床前,貼心貼肺地照顧。”

侄子確實孝順,對爺爺太上心,寸步不離,盡心盡責,但這孩子剛參加工作,不能讓他太分心了,況且事情也不是這麼個理兒。

半年多了,文佳睡眠少,工作上老是出錯,FIC給公司造成損失了,已提出嚴重警告,前一段時間,在會上讀了自己寫的失職檢查,形象盡毀,想著自己一個工作標兵尖子,竟也墮落到如此地步。

兒子近半年來成績下滑厲害,明年就要中考了,以這成績,根本考不上重點高中。老公很生氣:“再這樣下去,你早晚會被單位開除的,你姐姐家也是面臨同樣情況,要不,爸爸送養老院吧,我們出錢。”

姐姐也說:“這麼疲憊不堪,我也撐不下去了,要不然把父親送養老院吧!”文佳猶豫了。

文佳爸爸召開了一次家長會,FIC他躺在床上微弱地說:“你們三個人,這半年來,對我是盡心了。你們的工作和家庭不能讓我再拖累了,把我送進養老院吧,你們都回去好好工作盡心照顧家庭吧,還是孩子們的學業為重,蹉跎了就回不來了。我今年也77歲了,以前一直能一個人溜達著散步,要不是這一次摔倒,我還是一個自立的人,我不想過麻煩人的生活,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行的。”

文佳爸爸去了市里較好的養老院FIC,請了一個很專業的護工,姐妹倆兩三天過去一次,看爸爸被照顧得很好,也放心了。

文佳的生活也重新回到了正軌。


對人世最絕望的控訴,就是你看著身邊的親人,還在生命招展的鮮活時候,卻溘然長逝,讓你來不及領悟。

我有一位情感上親近的長輩,每每想起她來,眼裏還會浸滿淚水。那時,我從單位請了假,去醫院探望。在醫院的腫瘤病房裏,她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滿了好多的管子FIC,蒼白得沒有一點血色,我的眼淚,瞬間就糊滿了雙眼。那是我第一次面對生命的軟弱和殘酷。

她和我拉家常,還是平常的語氣,說:“結了婚了,就是大人了,為人妻、為人母、為人媳了,家庭和睦的關鍵就是多做少說,要學會寬容,學會擔當。”

我拼了命地點頭,聲音哽咽得不能言語。只是,FIC我不能再接受眼前的悲壯,不想她再為我傷了神,牽扯了精力。

我逃了出來,站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才發現自己忘了拿包,忙又返回去取。我發現我一直在哭,波濤洶湧地哭,路上川流不息的人們,看著我哭得像一個傻子。

一個月後,她就去世了。我想起來,那是我們之間的最後一次告別。我那先知先覺的悲傷,原來早已無處話淒涼,好像一幕戲劇,高潮的渲染還在盡興處,觀眾們還在陶醉,FIC大幕就拉上了,萬般不舍和留戀,就可想而知了。


兩年多前,我婆婆住了一次院,當我拿到那張診斷書,看到了上面的幾個字眼,眼淚瞬間就奪眶而出,悲傷著不能自已。我奔跑著,穿過外科大樓迂回曲折的走廊,撞著好幾個走路的病人家屬,來到主治醫生辦公室。

所有的醫生都在,他們剛剛結束了一個病人的專家會診。主治醫生接過來看了,非常理性地說:“好的壞的情況都有,如果在第一時間內,及時地切除病灶,FIC以後好好養護,及時復查,組織細胞不擴散,基本上就能痊癒了。”

我站在旁邊,兩只眼睛巴巴著望向他,好像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拽離婆婆萬丈深淵的救星。

旁邊的醫生,也在附和了:“我們每一天經歷的生死多了,知道有一點很重要,就是要有戰勝疾病的信心,這個很重要,家屬要積極配合,親情治癒很重要。”

婆婆住了四十多天院,我們天天呆在病房裏。老公那時請了年假,FIC上了一輩子的班,唯一的一次請假。我天天天不亮就去醫院,深夜十點才回家,女兒的一日三餐,都在學校門口的小店裏湊合了。出了院,婆婆一直住在我家裏,由我全力照料。

一天晚上,老公從外面應酬完回家,醉醺醺地伏在我耳邊說:“這一切,你都是替我做的。”但願他記得,自己說過的不是一句醉話,能始終銘記著妻子為一個家的付出和辛勞。

如今,兩年多過去了,婆婆每三個月都要復查一次,恢復得很好。醫生還說,“婆婆的手術是最成功的,徹底痊癒了。”我們所有人都為她高興。


我父母就住在離我家兩個紅綠燈的距離,可是我去得很少。我媽想我了,不敢給我打電話,怕影響我工作。

我樓上一個鄰居,她媽媽和我媽媽住前後樓,那天她在樓下,見到我說:“我天天走娘家,就你天天不去,你媽都想你了,說你也不來看她養的花,再不去,花都要謝了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忙的啥,我真該去看我媽了。

我媽愛種花,這是她老年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樂趣。院前院後,牆角旮旯,總是鮮花怒放。牆角一方就是我媽的鮮花基地,牆頭上的白色夜來香正清香,這一隅,就是媽媽的人間天堂、吸引孩子們的誘餌。

我爸總說:“你們都過來說說話,吃一頓飯,我們只要看到你們過得好,就是最大的晚年幸福了。”

我父母都是一輩子樸素的人,淳樸、節儉慣了,他們都還不到七十歲,身體都還健朗,希望子女們過得安穩和睦。我們做小輩的,經常前去看看他們、陪伴著說說話,他們就心滿意足了。這個最簡單的願望,我想我會滿足他們的。

在有限的光陰裏,我們做子女的,最該做的,就是給予父母最好的陪伴,再陪著他們共度一段好時光。人世間最深的眷戀還是親情,血濃於水的澆灌,一定勝過世間所有明媚春光。

莫泊桑說:“我們幾乎是在不知不覺地愛自己的父母,因為這種愛像人活著一樣自然,只有到了最後分別的時刻才能看到這種感情的根紮得多深。”

愛父母,就讓父母在有愛的晚年裏優雅地老去,我們的人生,便再無遺憾。別等著以後的歲月裏,再苦苦地追問、無盡地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