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飛翔的精靈

飛翔的精靈

分類標籤: 人生
雪,越下越急。窗戶木格的角落裏,堆起了積雪。冬日的天空灰濛濛的一片。
忽然,一只小鳥撲騰著飛進院子,跌跌撞撞地落在雪裏,嘴巴朝下栽倒在地上。接著又掙扎著站起來,搖搖擺擺地走來走去,不時低頭在地上啄一下。
孩趴在窗臺上,鼻子頂著玻璃,望著這只小鳥,心裏想著:晚上能不能避開家裏人悄悄溜出去呢?院子裏的那張長椅葉落滿了雪,應該把它倒扣過來呢......
媽在裏面喊了她一聲,男孩慢騰騰的穿過走廊向廚房走去。
走進暖洋洋的門廳,在餐桌旁坐下等著早飯。像往常一樣,媽媽又在做簡短的飯前感恩祈禱。男孩心不在焉得用手指甲在舊桌子上劃來劃去。祈禱一結束,他就拿起勺子,伸進熱騰騰的雞湯麵條盆裏。
把餅乾掰開,泡進湯裏,勉強抬起眼皮望望對面坐著的妹妹。妹妹的目光一直在跟隨著他的臉轉。
完麵湯,又一口氣喝幹她的牛奶:“我可以走了嗎?”
媽抬起頭,迷惑不解:“上哪兒?”
孩不耐煩的盯著媽媽,覺得他早應該知道:“我想到池塘那邊試試我的新冰鞋。”
媽瞥瞥身旁的妹妹,溫和地說:“稍等幾分鐘,帶上她。”
一把推開椅子,高聲叫道:“我一個人去,不帶她!”
“求求你,本傑,你從來不給她一次機會,你也知道,他喜歡滑冰。照你的想法,因為他是個啞巴,就可以不理睬她,但這回還是讓她跟你去吧。”
一撮灰白的頭髮垂下來,掛在媽媽蒼白的臉上,他疲倦的揮揮手:“妹妹的冰鞋在門廳的壁櫥裏。”男孩憤憤的逼視著媽媽和妹妹,聲嘶力竭的喊道:“我就是不帶她!”
完,他沖到壁櫥前,抓起自己的大衣、連指手套和帽子,把門“砰”的在身後甩上,跑進車庫,摘下冰鞋搭在肩上,跑進院子。長椅仍然靜靜地躺在那裏。男孩走上前,把它們掀了個底朝天,微笑著朝田野跑去。
男孩在蓋滿雪的馬食槽上坐下,穿上冰鞋,把換下的鞋系在一起,搭在肩上,朝池塘邊走去。他立在池塘邊,興奮得發抖。
忽然,有一只手扯了扯男孩的大衣,他一驚,低下頭,發現了妹妹。他把妹妹按著坐下,盤算了一下,想把妹妹送回去,可又想到,如果這樣,會招來更多的麻煩。想到這裏,男孩給妹妹穿上冰鞋,她狠心用力拉扯鞋帶,抬起眼想看看妹妹臉上有沒有怕疼的表情。但是沒有……一絲變化也沒有,儘管鞋帶已經深深的勒進了他的肉裏,可他還是靜靜的坐著,注視著哥哥,兩只眼睛一聲不響的看到她心底的最深處。
“媽媽為什麼不生一個可愛的孩子,卻生了個你。”男孩瞧著妹妹,好像他是一件累贅討厭的物品,他甚至因為自己這樣恨妹妹而惱恨起自己來。有時,他發現自己甚至記不住妹妹的名字;也許,是他有意忘掉了。他給妹妹系好鞋帶,起身走開。
一陣不大的風刮來,吹透男孩的燈芯絨長褲,他溜到池塘中間,開始滑行,裸露的腳踝在寒風裏有種舒服的刺痛。他能感到鋒利的刀刃“噝噝”擦過雪被下的冰面。寒氣逼人,冷風吹在她的臉頰和耳朵上,凍得生疼。
孩倒退著滑行,看到妹妹從後面跟了上來,他盯著妹妹以優美的姿勢朝他滑來,他也知道,自己永遠滑不了這麼漂亮。
妹妹的手指動作不很協調,但他卻滑得比誰都好。也許正是她的矮小和清瘦讓他感到厭惡,這個臉色蒼白、灰不溜秋的倒楣東西。
男孩看著妹妹輕巧的滑過池塘,像一瓣削下來的冰片。他打了個彎,朝前滑去。在停下來擦鼻涕時,他覺得有人在扯她的大衣襟,他一把甩開妹妹的手,朝另一個方向滑去。
他抬起頭,四下尋找他的身影,沒有!他劃到池塘中間,四下張望,發現妹妹在池塘的另一頭,超出了安全區!雖然沒有標誌,但他知道,那兒冰薄如紙。
一瞬間,男孩呆住了。可又一轉念,一旦出事,很容易解釋,他只要對媽媽說當時他不知道妹妹在那兒滑冰……從此,媽媽蒼老和疲倦的神情就會從佈滿皺紋的臉上消去……從此,妹妹臥室裏就再也不會傳出一遍又一遍耐心和氣的勸說;再不會有妹妹拒絕自個兒學著系鞋帶時,媽媽臉上出現的那種無可奈何的神情;也再不會見到媽媽的眼淚……
男孩目不轉睛,看著妹妹越滑越遠。忽然,一只小鳥闖進了她的視線,那是一只笨拙的雪鹀。此刻,他顯得更加纖弱,卻飛得那麼漂亮,他慢慢掠過池塘。男孩正要仔細瞧瞧,他卻消失了,但刹那間他還是看清了,他就是早晨在院裏見到的那只小精靈!
男孩的兩腿開始加速蹬踩,冰刀發狂的鑿在冰面上。妹妹不見了!男孩十分焦急,雙腿像著了火,他揮舞雙臂,竭力想加快速度,總覺得不夠快。淚水從他的眼眶裏湧出來。妹妹不見了!他竟然眼睜睜的看著它滑到薄薄的冰面上。
接著,他聽到冰層的巨大斷裂聲,並且感受到了冰面的震顫。
男孩拼命滑到塌陷的冰窟邊緣,小心得爬在冰上,一把抓住了妹妹大衣的後襟,冰涼的水立刻凍僵了她的手指,他緊緊攥住,用盡全身力氣往上拉。妹妹的頭出現了,但大衣卻從他手裏滑了出去,妹妹又向下沉去。絕望中,他把兩只胳膊都伸進水裏,瘋了似的連摸帶抓,終於又把大衣抓在了手裏,這回,把妹妹拽出了冰面。
仿佛過了很長時間,他盯著妹妹發青的臉,默默祈告他的眼睛能很快睜開。妹妹終於慢慢睜開了眼睛。他的心一陣絞痛。妹妹渾身發抖,男孩迅速地脫下他濕透了的衣服,把她瘦小的身體緊緊裹在自己的大衣裏。他用凍僵的手脫下自己的滑冰短襪,套在妹妹的腳上。刺骨的寒氣立刻順著他的腳心爬了上來。
凍僵的雙手怎麼也解不開鞋帶,他把它們胡亂套上,抱起妹妹,朝岸上跑去。懷裏的妹妹,身體僵硬。他注意到妹妹的嘴唇被劃破了,在流血,就從口袋裏掏出紙巾,為他擦幹血跡。她低下頭,想從妹妹的眼睛裏找出什麼表情,但仍然什麼也沒有……
沒有痛苦,沒有責備,什麼也沒有……只有眼淚。可從前,她未曾看見妹妹哭過一次,儘管有的時候,媽媽在妹妹的面前傷心得死去活來,他依然是無動於衷的呆坐著。可現在,她眼眶裏湧出了淚水,淚珠從臉上流了下來。男孩終於想起了她的名字——謝麗爾!
他掙扎著往哥哥溫暖的身上擠,男孩用盡力氣把她緊緊摟抱在懷裏,他注視著妹妹,輕輕呼喚著他的名字。終於,他發現妹妹的眼裏流露出一絲柔情,他認出了自己的哥哥!
男孩加快了腳步,朝家裏走去。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