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不悔夢歸處,只恨太匆匆

不悔夢歸處,只恨太匆匆

分類標籤: 人生
多少次閉上眼睛腦海裏回蕩的都是你微笑的面容,像是浮雲一般淺淺深深的飄遊,縱使幾年時光流逝卻依然走不出我的回憶。 記憶裏那是普通的夏末,蒼藍色的天壁被白雲覆蓋的厚厚一層,像是包裹著一份給予年華的禮物,槐花淺淺的香氣被微風吹散,教室裏頭頂知呀作響的古老風扇,傳送下微弱的氣流,即使是這樣的夏末,陽光卻依舊高高的掛在天空,投下一陣一陣的熱浪。

你坐在我身邊,脫下深藍色的長袖校服上衣,裏面是純白色的T恤,你揮扇著手臂,對我抱怨著天氣燥熱。
那是你第一次與我交流的畫面,我記得那日陽光正好,你的微笑正好。
你是我高中時代第一個同桌,尖銳的臉龐永遠掛著稚氣未脫的笑容。
之後的日子我們始終保持著乾淨的友誼,你趴在桌子上淺淺睡覺,我攤開筆記本認真聽課,偶爾會頑皮地用筆敲你的頭,然後擺著蒙娜麗莎般的微笑。

就這樣在一個普通的夏末季節,陽光投下的熱度,臉上還未褪去的細微潮紅,我端著一袋子從超市裏買來的雞尾酒,回到空無一人的教室,一個人悶頭喝著。
因為就在這前一天的晚上,我和我相處近八個月的男朋友分手,是那種被拋棄在黑暗深淵裏孤獨的感受,一切色彩都像是被墨水浸泡一般,壯烈的黑色,一個人跌跌撞撞在黑暗裏伸出雙手尋找方向,然而黑暗早已吞噬了所有觸覺。

一瓶一瓶從咽喉剩下的酒精,幾乎是要麻痹所有神經,在我昏迷的前一瞬間,我看到穿著純白T衫的你走進教室,依舊是如同天使羽翼的潔白,那一刻我幾乎用盡我所有的力量擠出一個微笑對你說你來了,然後昏在地上,失去知覺,模糊的瞬間我聽到酒瓶從課桌上跌下,咣當一聲,四分五裂。
我並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從桌子上慢慢直起身子,右手臂上長長的傷口,不斷湧出鮮紅的血液。

我看到了坐在身邊冷著一張臉的你,尖銳的臉龐第一次失去笑容的你,表情冷淡的如同冬日,凍結的冰柱,我下意識收回手臂你眉頭皺成一團。你說,別動。
醫用75%酒精的味道充斥在鼻尖,不知道你從哪里拿來的鑷子,夾住一顆棉花在酒精裏點了幾下,然後附在我的傷口上。
傷口像是被一排細小的針刺痛一般,我忍著痛可手臂還是在顫動著。
你抬起頭,額前帥氣的劉海遮住一半眼睛,你問,我痛嗎?
我含著淚,點點頭。
你輕笑,左手輕輕附在我的右手上,你說,把手給我。

我抬起手臂,張開五指,你的手指緊緊與我相扣,掌心湧入的是你手心的熱度,像是傳到心臟溫暖了整個心房。
我看到你臉上的潮紅,不是夏季熱氣烘烤的那般,而是羞澀的紅潤。
你低頭擦拭著我的傷口柔軟的聲音像是樂曲輕盈的音符敲在我的心上,你說,你就是傻發生了什麼事非要這樣虐待自己,喝了整整十瓶酒,昏倒時跌碎的酒瓶劃破流了大量的血。

我望著慢慢凝結成塊的血液,我說我本就是傻。
你說,以後再也不許這麼傻了多讓人心疼。
我依舊含著淚水,點點頭。
窗外陽光正好,槐樹花被風拂起,簌簌舞落,染上一層金光。
你輕放開我的手,放下被血液染紅的棉花快,你說好了,你的臉上重新明朗著笑容。

你幫我把三張椅子擺成床那麼樣,說躺了上去,你要我睡會兒,你從後排的櫃子裏取出一件長衣披在我身上,你拾起地上裝好在袋子裏破碎的酒瓶,你說一定要出去扔了,否則被老師發現了你就完了。
我望著你在陽光下的背影,槐花簌簌落滿在你的肩頭,載滿著滿滿的美好。
多年後的今天我在夢裏,夢回你17歲穿著白色襯衣的模樣,槐花漫天,你站在樹下如同少年時的微笑,你說,把手給我。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
蓋網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