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如果人生多三分该如何

如果人生多三分该如何

分類標籤: 人生
天使哭了。不,她只是流掉體裏不屬於自己的多餘分。你知道嗎。
紀念那些絢爛黯然無聲無息的考研歲月。
——題記
Little spring ballad像虛弱的塵埃,奄奄一息,但還是想努力活出自己的頹廢之美。

如果早早知道故事的結局。
如果早早知道一切的付出都會惶惶然地結出慌張的苦果。
如果早早知道我們最終躲不過人生命中註定的三分。
是不是從一開始我們就可以放下一切。
是不是從一開始我們就可以放肆缺席。
是不是從一開始我們就可以沉浸在早淒冷的迎花叢中作最孤寂的一枚然後心甘願地死掉。

如果可以有多餘的三分,或許此刻我的微笑不會如此蒼白。如果可以有多餘的三分,或許此刻我可以嘗試做一只危險的美夢。如果可以有多餘的三分,或許此刻我已經書寫不出此刻這般濃烈的卑微了。

人生沒有多餘的三分。人生沒有多餘的三分。人生沒有多餘的三分。可是我就恰好欠缺這微弱的三分。帝啊,你可否借於我啊。我是一只善良的孩子。從前是。現在是。以後也將一如既往。我會還你的啊。哪怕付出我前世今生所有的驕傲與煎熬。
Our tour of Huashan

此刻的我像一只受傷的豹子蜷縮在圖書館的一張黑綠相間的皮質沙發。黑得徹底。綠得清醒。都是很純粹的顏。內心驚悚,卻很無力。想要馳騁,但是心卻早已無與馳騁相關的任何信念與幻想。從沙發凹凸緊致的印痕可以看出這張沙發曾經承載過很多很多有火呼吸的個體。有摩擦的息。有腐朽的味道。有被陌生個體擦肩而過的輕輕劃痕。我知道,時光已然流過,這些就是最危險並且真實的證明。雖然醜陋幹澀但依舊烈真切。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訴我們,活著本應如此。

天空又變了寂寥的黑。我知道一個清醒又模糊的子又被我粗糙地敷衍過去了。我彷徨但依舊抖擻。我告訴自己這就是活著的卑微存證。雖然感覺厭惡可是依舊會敷衍著去接受。

天使哭了。不。她只是流掉體裏不屬於自己的多餘分。體裏分太多了,有時候總是不好的事。所以我們要烈地流掉她們。流光她們。哪怕從此再也沒有任何與有關的訊息。

我們的悲哀宛如這早半黃半綠的草兒。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屬於什麼調。總之此刻就是這樣一副糟糕的樣子。在微弱的細雨中,零星地探,微微地搖曳,可是卻很難伸展地流淌。仿佛流淌是從來與她不著邊際的事。看不到。看不到流淌。因此也就看不到悲傷。

今天考研學校分數線出來了。我報考了川大。很慶倖我的總分剛好達到。但不幸的是我的英語單科恰好差了三分。是的。就是這三分足以讓我被自己的沉默淹死。沒有這三分就意味著我去年的所有努力都是一潭死。沒有這三分就意味著我去年的所有努力都可以被一筆抹去。沒有這三分就意味著我去年的所有努力都可以像一江*緩緩向東流去。I give up you and thoroughly

這一路走來,我已經沒有力去計數曾經的倉皇付出了。疲倦與疲憊已經不能為我駕馭。我知道我依舊怯懦雖然一直故作堅強。流過的眼淚就像晴朗天際下的繁星的眼睛,眨巴眨巴,可是終有一刻她會累掉,她會閉眼,然後再也不會為我睜開。

今天西安又下雨了。微微的細雨,輕輕地撒下來,像無數失去家園的孩子跌跌撞撞地回到親的懷抱一般。下午兩點左右走出宿舍吃掉一天中的第一頓飯。對於食物的概念,內心已經沒有任何感覺,對我來說那些只是人生需要完的粘稠步驟而已。我不排斥,只是內心已經很難喜歡。
Turn around, is a lifetime

一個人。走在早的雨裏。聽雨的聲音。感受雨的息。校園裏只有星星點點的影在雨中地遊。我知道已經沒有幾個人願意這樣走進雨的內心了。因為我們的內心已經自我感覺很豐滿了。不過我想說這種感覺很美好。以前總是感覺天是不存在的,因為冬天的淒寒總會霸佔地蔓延進的地帶,所以從前總在埋怨季節,冬不像冬,不像。走在雨裏,涼涼的風優雅地吹來,我們會發現這種風掠過皮膚時,我們的骨骼都會一塊一塊地願意重新舒展一遍。我們的液會流得更加舒緩而鬆弛。空中有輕微的泥土的芬芳,我知道我們的天一定會永遠地藍下去,即使明天還有可能有暫時的霾。無論如何,我們終會走進屬於我們的藍天下地。

站在圖書館前的學緣橋,俯瞰橋下湖綠湖綠的*在陣陣風細雨中靜靜地流淌,突然想哭,因為看到流淌,聞到呼吸,感受到生命存在的卑微意義。我想到我們終究會一直流淌下去地。生命也必將一直流淌下去。無論曾經發生過多少幸福喜悅悲傷難過的瞬間。無論曾經我們存在與否。無論曾經我們多麼地咬牙切齒與憤世嫉俗。無論曾經我們是否擁有、擁有多少以及擁有的有沒有價值。其實都已經不重要了。此刻站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被化作飄渺的雲煙了。是的。一切都很綿密且悲哀。我們最終活不過永恆本,宛如這一灘活活的湖。

已經發生過的故事,總是需要時間來呼吸。宛如已經撕開的傷疤,總是需要時間來痊癒。我們從來認為發生在自己的故事自己肯定是故事裏的最佳女主角。其實不然,我們連最卑微的配角都不能算。因為故事本只是故事。我們本只能是我們自己。所以表面是我們在創造故事,其實是我們自作主張攪蠻纏地把單純的故事拉到我們的邊,霸道地占為己有而已。我們真的很可憐。對不對。

我拼命地低下,不是告訴你我很悲傷,只是不想讓你知道其實我只是有點難過。

有時候,有時候,我會相信一切有盡。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時候,寧願選擇留戀不放手,等到風景都看透,我再陪你一起看細長流。
再溢美的歌詞,人生中總會有一刻是讓我們流著淚唱完她地。The year of homecoming

我只相信一切的付出終都會抵達安寧的盡,宛如一望無際的大海。
我只相信一切的付出終都會結出善良的果實,宛如木棉花開的天。
我只相信明年的迎花一定會繁茂過今年,不論夏或秋冬如何輪回。

我們終將善良地走過人生中這些暗有間歇掙扎望的爆裂時光。只要我們相信璀璨,相信明媚,那麼一切定當到渠,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