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林利軍對話霍華德·馬克斯:有些經濟體會經曆嚴重的債務重組

林利軍對話霍華德·馬克斯:有些經濟體會經曆嚴重的債務重組

分類標籤: 商業智慧
[轉載:新浪新聞]

全球頂級投資人、橡樹資本創始人霍華德·馬克斯攜新書《週期》在上海舉辦他的中國首場公開大秀“問道·週期”,這場活動由聰明投資者主辦,澎湃新聞網獨家全程直播。

正心穀創新資本創始人林利軍在現場與霍華德·馬克斯進行了深度對話。

林利軍在發言時回憶,自己1990年進大學,中國股市才剛剛開始。“從1990年到現在,經曆了中國股市多少個週期嗎?8個牛市,8個熊市。正好是8對8。”

他舉例說:“在過去的30多年時間里,大家想想我們經曆了多少個經濟週期?實際上只有兩個大的週期,亞洲金融危機在中間是有一個大週期。我們經曆了多少個房地產週期?幾乎只有一個。”因此,判斷週期是非常難的,各個週期是串在一起的。週期是很容易說,但非常難做。

在對話中,林利軍提到,自己作為一級市場股權投資者,投資了不少技術型的公司,關心週期受到了信息化時代的哪些影響。

馬克斯對此表示,今天的世界和20年前1999年的世界已經幾乎沒有多少相似度了。“我很羨慕你有能力投資於科技股,世界的快速改變帶來了機會,讓你能有很高的收益,但是也增加了你損失的風險。”

所以,馬克斯建議,首先要看到大的趨勢,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大趨勢。與此同時,還要理解,在這些趨勢之下,現行公司的真正價值是多少。

“即使對於科技股來說,這兩點同樣也是投資成功的基本要素。不能因為認為科技股好就把錢砸上去,我們還是要比時長,比別人要有更好的判斷。”馬克斯總結道。

在談到對未來危機的展望時,馬克斯認為展望世界,沒有看到像次貸危機這麼大的問題,也沒有看到投資工具像過去CMO(Colleralized Mortgage Obligation 抵押擔保債券)、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 擔保債務權證)風險那麼大,也沒有看到銀行加很大的杠杆,所以他覺得美國不會有這樣的崩盤。

但對於新興市場而言,馬克斯沒有那麼樂觀,他認為有些經濟體會經曆非常嚴重的債務重組

附:林利軍與霍華德·馬克斯對話實錄

林利軍:我是一級市場股權投資者,投資了不少技術型的公司。現在由於全球化,地球是平的,在美國發生的事件,並不僅僅影響美國。根據你50年的投資經驗,你認為週期受到了信息化時代的哪些影響?

霍華德·馬克斯:回到40年前的1979年,如果那個時候你已經出生了,而且已經工作,你會感覺大背景是固定的,世界沒有變化,是一個常量,就像舞台的背景。舞台上的活動都是在背景不變的情況下發生的,基本面沒有改變。

在我小時候,漫畫書每年的售價都是10美分,沒有通縮,也沒有通脹,沒有巨大的變化,大部分的勞動都是機械化的人的手工勞動,幾十年都不變,雖然有小的變化,但沒有那麼快。

可是我們快進到眼前,一切都在變化。今天的世界和20年前1999年的世界已經幾乎沒有多少相似度了。

今天,沒有人認為我們的背景是常量。你可以安全地、明智地賺錢,但一定要考慮世界的變化。

我很羨慕你有能力投資於科技股,世界的快速改變帶來了機會,讓你能有很高的收益,但是也增加了你損失的風險

回到1999年,美國科技股泡沫崩潰。當時有人說,英特網會改變世界,如果你能找到一個英特網或者電子商務的股票,你就應該不管價格多高都要買進。可事實上發生了什麼呢?英特網改變了世界,但98%的公司都失敗了。

你可以通過找到好的趨勢線來指導自己的投資,通過理解變化、把握變化來指導投資,但是你要提高你的正確率,至少你的正確率要比別人高。

比如說你買了一隻科技股,然後它被證明失敗了;或者假如你買了一隻成功的技術股,但是由於受到追捧,價格過高。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所以我們首先要看到大的趨勢,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大趨勢。與此同時,還要理解,在這些趨勢之下,現行公司的真正價值是多少。

即使對於科技股來說,這兩點同樣也是投資成功的基本要素。不能因為認為科技股好就把錢砸上去,我們還是要比時長,比別人要有更好的判斷。

林利軍:50年,你“賭”對了5次,這非常智慧。我猜你是在頂點或者穀底的時候去投資的,我覺得金融危機非常關鍵。過去幾年我們看到了幾次主要的危機,2008年的次貸危機、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等等,那展望未來,下一場危機將發生在哪裡?發生在什麼時點?

霍華德·馬克斯:首先,儘管像你以及今天在座的其他人一樣,我也看到了危機,但是並不等於,危機就有規律性。

比如在20世紀90年代末,你看到有東南亞危機、互聯網危機、全球金融危機,這時候會有一種幻覺,讓你感覺一切的背後都會有泡沫,泡沫最後都會崩盤

但是以後未必是這樣,我們可以有各種各樣的熊市和牛市,熊市雖然令人沮喪,但並不一定是災難性的。

所以我今天要提醒大家警惕,我們未必會重演經曆過的危機,但也不是說它們一定不會再重來。

在我剛才的演講里,我講的不是起起落落,我講的是,極端的價格和極端的調整才叫做危機和崩盤。

今天很多人問我一個問題,我們是否處在泡沫中?接下來是否會崩盤?是否會經曆2008年的情況?

2008年金融危機的發生有三個因素,大部分崩盤都有這三個因素。一個是次貸危機,那是沒有任何實質性東西的;第二,華爾街那些聰明的人,創造了一些杠杆的結構性工具來投資;而銀行的聰明人,放了32倍的杠杆,而且買來的是風險最高類別的杠杆的結構性工具。

但今天展望世界,我沒有看到像次貸危機這麼大的問題,也沒有看到投資工具像過去CMO(Colleralized Mortgage Obligation 抵押擔保債券)、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 擔保債務權證)風險那麼大,也沒有看到銀行把杠杆放到32倍,所以我覺得美國不會有這樣的崩盤。

林利軍:那你覺得新興市場會崩盤嗎?

霍華德·馬克斯:15年前,我們公司主要是做固定收益投資,15年前或者更早的時候,大部分新興市場都還是主要做股票融資,他們覺得風險太高而不願意借貸,所以主要是做股權。

可是在過去15年中,新興市場有能力借貸了,現在他們的杠杆比過去高很多,尤其是很多新興市場借了大量的美元

我們知道這有一個問題,你欠美元但是不能印美元,有些國家獲取美元的能力又非常弱,所以今天對大部分新興市場來說,主要的難度就在於,如果你杠杆太高,還用美元借債,假如以後你的貨幣彙率相對美元貶值,償債能力會受到影響。我想,以後有些經濟體會經曆非常嚴重的債務重組

林利軍:在你的第一本書里講了20件投資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第二本書里,你只講週期。如果要出版第三本書,你要寫什麼?

霍華德·馬克斯:在投資里最主要考慮的是風險,風險來自於週期,週期來自於人性。我們要研究人的行為。

很多人以為,投資意味著要瞭解經濟學、會計學和金融學,但是我要告訴大家,要想好好做投資,還要瞭解人的行為,只有這樣才能做一個更稱職的投資人。所以也許我寫第三本書的話,我會研究人的行為,行為投資學。

林利軍:你在書里有講到政府的政策製定在經濟中的作用,在中國有不少政策的週期,我想美國應該也有加強監管、放鬆監管等,可是在你的書里,卻沒有過多地講監管週期、政策製定的週期?

霍華德·馬克斯:一本書不可能把所有東西都覆蓋到。剛才我講了,我從1990年開始,給客戶分享了30年投資備忘錄,這些備忘錄都在網站上供大家免費參閱,我鼓勵大家有機會都去看一下我的投資備忘錄。在大概10年前,2009年初,我寫了一次關於監管週期性的備忘錄。

監管也有週期性,尤其在市場出現了不好的事件時,往往是因為人們走極端,然後政府決定通過自己出手,出台一些規則,把這些不好的行為從市場上剔除出去,讓市場變得更安全,讓市場的表現穩定下來,不再有極端的波動。

人們沒有這些不好的極端波動體驗後,會覺得更安全,一切可以相信這個市場了,那麼企業的高管在去監管的情況下,就又會有了不好的行為,這個週期就又回來了。

監管週期是存在的,但是在今天,監管的週期更長。1920年代,美國出現了大蕭條,當時主要因為證券市場的監管不夠,出現了市場崩盤。1930、1940年代,美國出台了一些重要的證券監管法令。

後來一段時間美國的工業化開展得很好,經濟增長也非常成功,到了1980年代左右,人們開始崇拜資本主義經濟學家,戴卓爾夫人、里根總統被視為資本主義的標誌性人物。

然後就取消了一些三四十年代的監管政策,當時覺得這樣市場可以表現更好,賺更多錢,所以就有了一些過激的行為。

1930年代通過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規定不能把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結合在一起,這使得長期以來美國的金融系統很安全。但是後來這兩者的結合導致了金融危機。

我們確實會看到有這樣的監管週期,但也是一個比較緩慢的週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