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一種epistemological/認識的後設分析] Re: 薛香川對莫拉克颱風的看法:「父親節耶~~父親節耶~~拜託~~~ 」

薛香川對莫拉克颱風的看法:「父親節耶~~父親節耶~~拜託~~~ 」/ TVBS Call In 2009.08.17

分類標籤: 災難



以下為 PTT 網友 EQQD 打的逐字稿。


濤:我們接下來這個打電話進來的是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先生 薛先生你好

薛:喂? 是 我叫薛香川 妳好 剛剛我聽到 陳鳳馨在說 我 薛香川

8/9當天還跟朋友吃飯 然後還問什麼什麼 我必須非常嚴正的提出說明

我8/8當天 自己開車到行政院辦公 我六點才回家 8/9當天 我們搭當天第一班

當天第一班的高鐵南下到高雄 差一點到達不了高雄 8/9當天我們住在高雄

所以絕對沒有說當天根本這個..陳鳳馨講的話 她必須道歉


濤:剛剛不是陳鳳馨講的 剛剛其實不是陳鳳馨小姐講的 薛秘書長 剛剛不是陳鳳馨

剛剛是總統府國策顧問講的話(林:對) (一陣低語) (薛:可是我看是鳳馨講的 )

(薛:NONO 開始是陳鳳馨講的 我看到了A_A ) (眾人:你回去看重播)


林:薛秘書長 你在八月九號晚上是不是在福華飯店用餐?

薛:沒有 8/9我們在高雄 8/9我搭當天的第一班高鐵 南下到屏東 8月的那一天晚上

我們就在高雄 8/10回到台北


林:那是不是八月十號晚上在福華飯店用餐? 有沒有哪天晚上在福華飯店?

薛:八八節那天 我剛說過啦 八八節那天早上我自己開車到行政院辦公 到五六點才回家

八八節那天跟我太太還有朋友一起 她們這些小孩跟我們吃

父親節 等於是父親節的聚餐

八月九號當天一早就搭當天第一班喔 =ˇ= 當天的第一班唷A_A


林:所以是八號晚上是不是?

薛: 八月八號 我剛剛講了 我在福華是為什麼 我跟朋友一起 因為那一天是父親節

八月八號當天 自己開車去行政院辦公 我六點才回家


濤:這自己開不開車不是重點


林:所以是八月八號 那我可能是朋友記錯了 抱歉

薛: 不是嗎 而且是父親節ㄟ!! 是父親節ㄟ!!!!

對不對? 我們吃完馬上走ㄟ!! 拜託~~~


(:我們水災改八月九好比較好 他比較沒有困擾)

她必須道歉 因為這個..父親節你去外面吃個飯 還過分嗎??????


濤:所以薛秘書長 現在面臨一個關鍵上的問題 八月八號這是

這南部地區有一千七百毫米已經在大雨磅礡的時候

薛:八月八號當天 我一早自己開車去行政院辦公唷!!! [1;37;41m我們不是像你門這樣講

用這樣冷酷的字眼來形容我們 我們只要你把事實講對 我們可以接受的

那這樣是不好的 極端的不好 [m


林:八月八號 那如果是八月八號 比較還可以了解 八月八號當天北市是八月七號放假

八月八號當天顯然風雨是南部應該很大了喔 我是不知道薛秘書長 妳難道不知道

八月八號南部已經下雨 已經一千公厘了嗎?

薛: 我們了解 但是 你知道那邊的資訊嗎?????????????

那邊的災害你知道嗎?
我們對不對


林:我們當然不知道 但是你行政院秘書長你不知道喔?

你是說你不知道是不是?

薛:火旺,火旺(按:就是節目中的所提的「國策顧問」林火旺教授) 你那天你知道一些詳細的數據嗎?

知道災情非常不好 所以你想一下 我們第二天馬上搭最早的車喔!!!!!!!!!!!!!

最早的高鐵喔!!!!!!!!!! 最早的高鐵幾點? 八點多
為什麼呢?? 因為呢

前面的交通都亂了...前面的交通都亂了...(濤:這應該牽涉到社會大眾自己來判斷)

高鐵還延誤喔!!!!!!!!!!!


林:很抱歉喔 8/7中央政府的防災中心都開設了 怎麼都不知道呢?

中央政府跟災害有關的防災中心都開設了埃 所以公務員都不准放假了埃

妳們七號放颱風假 她們都..

薛:我們有副院長在當場ㄟ!!!!

(一陣混亂!!)

濤:這樣就牽涉到 民眾願不願意相信這說法了

掛電話


--

原論壇文章:http://mepopedia.com/forum/read.php?243,1244



Edited 3 time(s). Last edit at 08/18/2009 03:49AM by HP.
(編輯記錄)

Re: 薛香川對莫拉克颱風的看法:「父親節耶~~父親節耶~~拜託~~~ 」/ TVBS Call In 2009.08.17

分類標籤: 災難
針對此篇訊息,有讀者來信回應,回應如下:
----------------------------------------------


看到HP貼上的薛香川電訪逐字稿呈現在美寶論壇的型式
直覺不妥當

政論性的節目有其挑動廣大群眾的物質及使命,
能避免則避免!

美寶經驗的價值當中
無建設性的謾罵,應是除外的
不知轉貼傳媒情緒性煽動字句的對白意義何在?

討論救災
防止下次災害發生的科學論證,比較符合美寶經驗值!

Re: 薛香川對莫拉克颱風的看法:「父親節耶~~父親節耶~~拜託~~~ 」/ TVBS Call In 2009.08.17

分類標籤: 災難
以下是我對這則回應的回應:

大抵來說,我同意這位讀者的想法。
我想 HP 應該是對於政府的災難應變與管理的荒腔走板太過訝異,
不知道個人要怎麼反應像薛香川這樣子的事情,
而把 ptt 上面的文章轉錄過來,
希望大家可以討論一下、釐清一下,要怎麼應對這樣的情事。

由於我長期在關心整個世界思潮怎麼從傳統現代化,接著怎麼從現代後現代化,
然後又一直不捨看到台灣怎麼經過被殖民、
然後囫圇吞棗地想要藉由移植美國從現代進入後現代思想階段的一些成果的殘渣來擺脫被殖民、剝削的悲傷與恐懼,
把整個社會弄到無釐頭地反傳統、反道德、反是非、反深度思考,
沒有深度體驗像法國大革命那樣全面地基於普世價值起而對抗錯誤的威權,以及之後面對制度破壞後的殘酷與懊悔,
直接要在資本主義的豐衣足食的泡沫中假借別人的革命精神來允許自己的懦弱、懶散與不負責任,
我們失去了運用規則的能力,也失去了自主判斷的自由,
在一種根深蒂固的虛無主義態度上,我們變得自私自利、唯利是圖,對許多價值漠不關心,
繞著一些不知所以然的細碎規則像走迷宮一樣,卻自以為自己很自由,
後現代的災難應變,就是這樣歇斯底里,
以不知所以然的隨意措施應對外在變化,當外在變化太大而措施無效時,
就只能些歇斯底里以對,
這下子全一股腦地隨著風災爆發,看了真的很難過。


只是希望說,能把一些聲音說出來,
當我們看到外在變化如此劇烈,以至於歇斯底里這樣的策略在應對的對內(個體的受苦)、對外(集體與環境的受苦)的失效,
我們能有些機會去反省這樣的思想基礎是不是那麼恰當。
相較之下,
我還是傾向建議採取一種美學的態度來看待我們現在的世界,
美學是規範與自由的矛盾統一(而這種矛盾統一在我們的生命底層中是天生的、不用外求的)
藉以顛覆規則而創造自由、自主的條件,也藉由自由給予規則更高層次的價值。
這也是我們創設 mepopedia 這個平台的初衷。

順道一提:


順道一提:
其實這位讀者直覺地在第一行就說明了,她認為這則 message 不妥的地方在於「形式」(form -- I guess she does not mean "type")。
形式,涉及到了的不是一個認識動作的內容(如葉子是「綠色」,他是「男人」等等)也不是分類(葉子「是」綠色的,他「是」男人),
而是這個認識對象「如何」對認識者產生意義。

這個形式,有幾個層面,
首先,就是我們的認知能力的先天條件形式:例如,事物得發生在「時間」與「空間」的形式,得具有「客觀性」但同時也得有「主觀性」,得是「統一而非零散的」等等。

除了最基本的形式之外(或許可以稱這些為認知/意識形式與語言形式),還有美學形式。
美學形式與認知/語言形式的差別就在於「indeterminable」v.s.「determined」。

Determined 的僵固性來自於「先天條件」(如事物得發生在時間空間內,具有客觀性與主觀性)、「自然條件」(如地球上的事物有重量、植物會開花等)或者「社會共識」(他與她是合法夫妻,或他是中華民國總統)。藉由僵固性,使「知識」和「語言指涉」有規則性,以及可應用性。

美學形式也有先天的層面與後天的層面,
先天的層面大抵來說與我們的自由聯想能力有關,也就是我們可以對同一個物品可以有各式各樣的解讀的可能性的能力,
後天的層面則是關涉到一個客觀事物能「怎麼樣」被察覺以至於「可以」激發我們的「不帶利害心」的「愉悅感」,
由於面對「自然」,我們總是由未知走向已知,因為沒有誰來告訴你怎麼看、或者告訴你自然的目的在哪裡,所以我們很自然地可以因為一個自然對象而在心裡升起一種自由的愉悅感,
基於一種分享的衝動,我們用各種方法「引導」我們的朋友去看同樣的感動,
雖然我們不很清楚知道那個感動其實是屬於「人內部的」,而非「外在客觀物的」,
但是在我們的引導方法裡面,除了對於外在對象的「指涉」之外,我們已經埋進去了「我們如何看到那份感動」的「主觀後天形式」。

誠如展覽廳與畫框對於賞畫者有暗示與導引作用一樣,
一個中性的對象,如「薛香川的談論與逐字稿」,被放置在多條「推文」的觀點的框架裡面,
便暗示、引導了後來「賞析」這個對象的人的「反省」方向,
我想,是就著這點,表姊認為不符合美寶精神。

另外,「指鹿為馬」這樣的情事,是硬把語言/認知形式視若無睹,
而故意用「偽美學」的形式來「操作」(偽美學,是因為通常該形式不會是 indeterminable,而是裝作 indeterminate,且都與利害相關),
--例如,不道德的輿論操作、任性、精神妄想等等。
而我們能這麼操作,一方面是因為我們的語言/認知形式中還包含了「社會共識」層面。只要眾口便可爍金。
另一方面,是人口太多,又缺乏一個清楚的介面讓大家看清楚「什麼是共識,什麼不是共識」。
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弄不清楚我們自己的能力的系統界域:哪些是自然的(所以不需要共識支持,雖具實體、物理性,但是只限於對我們的認知與經驗有效)、哪些是社會的(只能由共識支持,但不具「實體性」)。
世間的紛亂,很多是經由這裡而起(而由昧於良心的惡性所驅動)。



Edited 2 time(s). Last edit at 08/19/2009 01:25PM by gustav.
(編輯記錄)

Re: [一種epistemological/認識的後設分析] Re: 薛香川對莫拉克颱風的看法:「父親節耶~~父親節耶~~拜託~~~ 」

分類標籤: 災難
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會試著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