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Change History

Message: 《這一路走來的我-從臺南的泥土談起》李安與龍應台對談文字實錄(下) 2009/10/08

Changed By: HP
Change Date: October 20, 2009 05:06PM

《這一路走來的我-從臺南的泥土談起》李安與龍應台對談文字實錄(下) 2009/10/08
本文轉錄自 TVBS 網站:
http://www.tvbs.com.tw/news/news_list.asp?no=blue20091010170653 (但目前頁面似已消失)


<b>詢問李安是否開拍《大江大海》</b>

龍應台:「李安,我想我們讓你直接地面對台北跟台灣的影迷,這邊有一個書面的,然後才問到下一個,這個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剛剛慶祝了六十週年國慶,他們推出了電影『建國大業』,2年後,輪到中華民國1百週年的國慶,如果請台上2位主講人合作,譬如說李安拍大江大海,會創造出什麼樣的電影?可以在中華民國1百年來放?」


李安:「這個問題不是你自己寫的吧?」龍應台:「不是,我發誓,我發誓不是我自己寫的,也許我們這個結束了之後再去談。這邊還有一個,你會將大江大河拍成電影嗎?」


李安:「大江大海啦!誰先講?誰先講?」龍應台:「我不講,你講啊!」李安:「我前幾天在香港,有一位記者,好像是媒體問我,我覺得挺好玩的,他說你的電影明天上演,10月1日上演,跟『建國大業』打對台,你有什麼感想?我說我這個胡士托,也是建國大業啊,我說我是建立一個烏托邦的大業,而且『建國大業』,說實在,我真的沒有什麼感覺。」


龍應台:「或是你也沒有看嘛,對不對?你看了嗎?『建國大業』那個電影?」李安:「還沒有看,還沒有看。」龍應台:「我也沒有看。」

<b>歷史的真實:「黨國、主流」與「民間、個人」</b>

李安:「我這麼簡單的講好了,我今天吃飯跟你講,我不曉得這個話應不應該講,我有時候心裡面在想說,這個世界如果有一天,沒有國家有多好,可能是一個,也不是說要沒有秩序啊,沒有組織、沒有結構,沒有公益事情,沒有公共事情這種事情,我本身對這種事情,是有一些愛恨情節在裡面吧!


我覺得其實你做得就是很好,因為不管是黨還是國,他寫的東西,我都是會有一些存疑,我覺得他都是比較偏,尤其是主流的一個媒體,反而是妳這種民間寫的東西,把一些事實的真相呈現給我們,然後我們自己可以做決定,該怎麼樣,或者我們得到一個資訊,其他就是行禮如儀啦,就是行禮如儀嘛,就有這麼一回事就好了,我就老實跟大家講,我也不講虛話。」


龍應台:「我在香港的時候,被問過的問題,我也是被問到,大江大海對『建國大業』的問題,後來有一個人問的是說,兩岸其實是國民黨寫一半歷史,共產黨寫另外一半歷史,所以有一個人問說,真正的完整的中國近代史,是不是要把國民黨的一半,跟共產黨的一半合起來,才算是完整的歷史?我當時的回答是說,那也不過是一半假的歷史,跟另外一半假的歷史合起來而已。


因為那是國跟國在寫,或者是黨跟黨在寫,到最後可能還是個別的民間的,還是從個人出發的可能,合起來才是比較接近,所謂的真實吧!」


李安:「民間的沒有秩序的、沒有組織的東西,我覺得是很重要,它不只是補充的材料,而且可能是真相的來源,所以兩個黨各一半,我也不同意,它可能只有1/4,加起來是一半,那民進黨也在寫歷史,所以你們也小心一點,黨寫的歷史,你們反而都看看喔,這是有一部分是這麼回事,其他你要從民間裡面補充就是了。」

<b>南台府城古雅傳統</b>

龍應台:「基本上,台上這兩個主講人,對於國這種東西,還有黨這種東西,有高度的懷疑吧,連著兩個書面的是從場外,看不到我們的讀者,應該說是影迷所傳來的,這一個是台南一中畢業的,現在是台大的學生,他問的是說…。」


李安:「這才是台南一中的好榜樣。」龍應台:「他說今天兩位都是十分有分量的文化人,而都曾經在台南的土地生活過,說我們兩個都是很有分量的文化人,然後都在台南的土地成長過,所以他要問的是說,然後我們今天,成功大學的校長和教務長都在這裡,李安剛剛在說,我在讀成功大學,我是台南女中畢業的,然後來上成功大學,所以我在成功大學讀大一的時候,你應該是高二。」李安:「對,我常常去去打球,成功校區打球,我們不是爬牆,就是在那邊打了一個洞鑽進去,成功校區打球。」


龍應台:「所以那個時候可能見過的;他問的這個台南的孩子,問的是說,那麼你們就問李安好了,不要問我了,就說有沒有你一部分的性格、學知、價值跟啟發等等的造就,是跟台南的培育所提供的,台南的培育所出來的?你要不要說,這是父親的壓抑呢?」


李安:「其實我主要的成長是在台南,從10歲一直等於說到我出國,都是基本上的,除了那幾年在藝專唸書,都是在台南的,我覺得台南是真的是一個文化的古城,我不敢說是代表全台灣,真的是,他人的那種古雅的氣質,台南人真的是非常好的、非常善良,這真的是府城的一個傳統。


然後我又在台南一中這種環境長大,住那個宿舍啦,學生都是圍繞在那個裡面,所以它對我的薰陶跟滋養是是非常直接,而且不只是建設性,而且它塑造了我的個性,跟我對世界的眼光,這是在台南養成的,而且比較保守一點的個性,這是在台南養成的,還有我的紀律、道德標準、行為準則,基本上是台南給我的。」


龍應台:「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應該是說,在我的寫作裡頭,不是說台南,而是說南台灣的成長經驗,我在高雄縣在鄉下漁村,跟台南市,很長很長的時間,應該是說我在南台灣成長的,農村跟漁村成長的經驗,幾乎是貫穿了我所有的作品裡頭,最核心、最核心的關懷,都來自南台灣的泥土,漁村跟農村,所以它有決定性的影響。


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其實覺得台南的資源很薄弱,而且是很落後、很保守、很偏僻、很封閉的地方,但是你走過大江大海之後,回頭一看,反而是那個地方的泥土跟那個環境,真正地滋潤了你,你回過頭回去看。李安,今天是真的是,這麼多年以來,大家很心愛的李安,第一次跟大家做一個,這樣的一個談話,真的有史以來第一次,我相信對你很特別。


而且我記得,在我大概是8、9個月之前,跟你打電話說,希望你來做這樣的一個推廣的時候,是希望說,不是永遠是在為某一個新片,然後出來,就是一個宣傳活動,而是真正的李安坐在這裡,跟大家、跟台灣的同胞們見面,後來李安從這一次,他說好,他可以來了,他有時間了,如果這個片子拍完之後。


我記得,印象很深刻的是,他在電話上跟我說,像這樣的談話,今天這樣的一個內容,跟這樣的一種感覺的談話,他只能夠在台灣做,在別的地方很難,會不一樣,所以相當特別,我想要說在今天,我們分手之前,你有沒有最後一句話,兩句話,想要跟大家說的。」


李安:「我不曉得講什麼,總覺得說,回到台灣,用這種口氣講話,就是有一種親切感,其實你不要講說跟觀眾見面,對我來講,是很補的一件事情,所以很感謝大家來聽,給我的那種關懷,一直對我的情感投射也好,或者對我電影的興趣,還有我電影的成長經驗,都是非常感謝。


我常常跟世界各地的演員合作,他們離開國家,到好萊塢成功,成功國家的人,不管澳洲、英國或是哪裡,都對他們有一種很奇怪的那種忌妒感,就是他們常常會受到或是墨西哥啊,就是就給他們很嚴厲的一種這種訊息,他們如果覺得回國,其實是一種很大的壓力,好像不應該在好萊塢出名一樣。

可是我總覺得台灣的人好像特別的善良、特別的親切,我沒有感到很重的這種東西,而且不光是說鼓勵,我一部片子一部片子,這樣回來,我覺得大家好像很很關心我,在外面學到了什麼東西,表現了什麼東西,假如我今天拍了一個美國片,他們會很有幸說,我一個台灣人學到這些東西,那拍了這樣一個論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這個對我是很大的一種親切感,很大的鼓勵。


我甚至覺得說,奇怪,怎麼這個片子,好像台灣人比美國人看得懂,很奇怪的一個現象,所以我跟大家交流,雖然我沒有辦法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可是偶爾有一個這樣的接觸,我覺得對我來講,是相當健康的。


我在這邊謝謝大家,謝謝妳邀請,我希望沒有講的太嚴肅,還有我覺得對這一半的觀眾,好像有點對不起,今天晚上,你們椅子搬得這個樣子。」


龍應台:「我想,場外還有4百多個朋友在外頭,雖然你看不見我們,但是很明顯地知道說,李安跟我其實都沒有忘記你們在外面,今天呢,甚至是李安的第一次,我想要說,這個小孩,他從屏東潮州出生,到台東、到花蓮、到台南、到台北,到最後走上好萊塢,然後回到這裡來,還是一個有思想的,而且最特殊的是今天,我想大家跟我有一樣的感覺,還是一個最真誠的李安,我們謝謝他,謝謝大家。」
<b>很補的一件事情</b>

李安:「我不曉得講什麼,總覺得說,回到台灣,用這種口氣講話,就是有一種親切感,其實你不要講說跟觀眾見面,對我來講,是很補的一件事情,所以很感謝大家來聽,給我的那種關懷,一直對我的情感投射也好,或者對我電影的興趣,還有我電影的成長經驗,都是非常感謝。


我常常跟世界各地的演員合作,他們離開國家,到好萊塢成功,成功國家的人,不管澳洲、英國或是哪裡,都對他們有一種很奇怪的那種忌妒感,就是他們常常會受到或是墨西哥啊,就是就給他們很嚴厲的一種這種訊息,他們如果覺得回國,其實是一種很大的壓力,好像不應該在好萊塢出名一樣。

可是我總覺得台灣的人好像特別的善良、特別的親切,我沒有感到很重的這種東西,而且不光是說鼓勵,我一部片子一部片子,這樣回來,我覺得大家好像很很關心我,在外面學到了什麼東西,表現了什麼東西,假如我今天拍了一個美國片,他們會很有幸說,我一個台灣人學到這些東西,那拍了這樣一個論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這個對我是很大的一種親切感,很大的鼓勵。


我甚至覺得說,奇怪,怎麼這個片子,好像台灣人比美國人看得懂,很奇怪的一個現象,所以我跟大家交流,雖然我沒有辦法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可是偶爾有一個這樣的接觸,我覺得對我來講,是相當健康的。


我在這邊謝謝大家,謝謝妳邀請,我希望沒有講的太嚴肅,還有我覺得對這一半的觀眾,好像有點對不起,今天晚上,你們椅子搬得這個樣子。」


龍應台:「我想,場外還有4百多個朋友在外頭,雖然你看不見我們,但是很明顯地知道說,李安跟我其實都沒有忘記你們在外面,今天呢,甚至是李安的第一次,我想要說,這個小孩,他從屏東潮州出生,到台東、到花蓮、到台南、到台北,到最後走上好萊塢,然後回到這裡來,還是一個有思想的,而且最特殊的是今天,我想大家跟我有一樣的感覺,還是一個最真誠的李安,我們謝謝他,謝謝大家。」
Changed By: HP
Change Date: October 20, 2009 04:40PM

《這一路走來的我-從臺南的泥土談起》李安與龍應台對談文字實錄(下) 2009/10/08
本文轉錄自 TVBS 網站:
http://www.tvbs.com.tw/news/news_list.asp?no=blue20091010170653 (但目前頁面似已消失)


<b>詢問李安是否開拍《大江大海》</b>

龍應台:「李安,我想我們讓你直接地面對台北跟台灣的影迷,這邊有一個書面的,然後才問到下一個,這個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剛剛慶祝了六十週年國慶,他們推出了電影『建國大業』,2年後,輪到中華民國1百週年的國慶,如果請台上2位主講人合作,譬如說李安拍大江大海,會創造出什麼樣的電影?可以在中華民國1百年來放?」


李安:「這個問題不是你自己寫的吧?」龍應台:「不是,我發誓,我發誓不是我自己寫的,也許我們這個結束了之後再去談。這邊還有一個,你會將大江大河拍成電影嗎?」


李安:「大江大海啦!誰先講?誰先講?」龍應台:「我不講,你講啊!」李安:「我前幾天在香港,有一位記者,好像是媒體問我,我覺得挺好玩的,他說你的電影明天上演,10月1日上演,跟『建國大業』打對台,你有什麼感想?我說我這個胡士托,也是建國大業啊,我說我是建立一個烏托邦的大業,而且『建國大業』,說實在,我真的沒有什麼感覺。」


龍應台:「或是你也沒有看嘛,對不對?你看了嗎?『建國大業』那個電影?」李安:「還沒有看,還沒有看。」龍應台:「我也沒有看。」

<b>歷史的真實:「黨國、主流」與「民間、個人」</b>

李安:「我這麼簡單的講好了,我今天吃飯跟你講,我不曉得這個話應不應該講,我有時候心裡面在想說,這個世界如果有一天,沒有國家有多好,可能是一個,也不是說要沒有秩序啊,沒有組織、沒有結構,沒有公益事情,沒有公共事情這種事情,我本身對這種事情,是有一些愛恨情節在裡面吧!


我覺得其實你做得就是很好,因為不管是黨還是國,他寫的東西,我都是會有一些存疑,我覺得他都是比較偏,尤其是主流的一個媒體,反而是妳這種民間寫的東西,把一些事實的真相呈現給我們,然後我們自己可以做決定,該怎麼樣,或者我們得到一個資訊,其他就是行禮如儀啦,就是行禮如儀嘛,就有這麼一回事就好了,我就老實跟大家講,我也不講虛話。」


龍應台:「我在香港的時候,被問過的問題,我也是被問到,大江大海對『建國大業』的問題,後來有一個人問的是說,兩岸其實是國民黨寫一半歷史,共產黨寫另外一半歷史,所以有一個人問說,真正的完整的中國近代史,是不是要把國民黨的一半,跟共產黨的一半合起來,才算是完整的歷史?我當時的回答是說,那也不過是一半假的歷史,跟另外一半假的歷史合起來而已。


因為那是國跟國在寫,或者是黨跟黨在寫,到最後可能還是個別的民間的,還是從個人出發的可能,合起來才是比較接近,所謂的真實吧!」


李安:「民間的沒有秩序的、沒有組織的東西,我覺得是很重要,它不只是補充的材料,而且可能是真相的來源,所以兩個黨各一半,我也不同意,它可能只有1/4,加起來是一半,那民進黨也在寫歷史,所以你們也小心一點,黨寫的歷史,你們反而都看看喔,這是有一部分是這麼回事,其他你要從民間裡面補充就是了。」


◎南台灣泥土滋養 貫穿李安電影核心

<b>南台府城古雅傳統</b>

龍應台:「基本上,台上這兩個主講人,對於國這種東西,還有黨這種東西,有高度的懷疑吧,連著兩個書面的是從場外,看不到我們的讀者,應該說是影迷所傳來的,這一個是台南一中畢業的,現在是台大的學生,他問的是說…。」


李安:「這才是台南一中的好榜樣。」龍應台:「他說今天兩位都是十分有分量的文化人,而都曾經在台南的土地生活過,說我們兩個都是很有分量的文化人,然後都在台南的土地成長過,所以他要問的是說,然後我們今天,成功大學的校長和教務長都在這裡,李安剛剛在說,我在讀成功大學,我是台南女中畢業的,然後來上成功大學,所以我在成功大學讀大一的時候,你應該是高二。」李安:「對,我常常去去打球,成功校區打球,我們不是爬牆,就是在那邊打了一個洞鑽進去,成功校區打球。」


龍應台:「所以那個時候可能見過的;他問的這個台南的孩子,問的是說,那麼你們就問李安好了,不要問我了,就說有沒有你一部分的性格、學知、價值跟啟發等等的造就,是跟台南的培育所提供的,台南的培育所出來的?你要不要說,這是父親的壓抑呢?」


李安:「其實我主要的成長是在台南,從10歲一直等於說到我出國,都是基本上的,除了那幾年在藝專唸書,都是在台南的,我覺得台南是真的是一個文化的古城,我不敢說是代表全台灣,真的是,他人的那種古雅的氣質,台南人真的是非常好的、非常善良,這真的是府城的一個傳統。


然後我又在台南一中這種環境長大,住那個宿舍啦,學生都是圍繞在那個裡面,所以它對我的薰陶跟滋養是是非常直接,而且不只是建設性,而且它塑造了我的個性,跟我對世界的眼光,這是在台南養成的,而且比較保守一點的個性,這是在台南養成的,還有我的紀律、道德標準、行為準則,基本上是台南給我的。」


龍應台:「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應該是說,在我的寫作裡頭,不是說台南,而是說南台灣的成長經驗,我在高雄縣在鄉下漁村,跟台南市,很長很長的時間,應該是說我在南台灣成長的,農村跟漁村成長的經驗,幾乎是貫穿了我所有的作品裡頭,最核心、最核心的關懷,都來自南台灣的泥土,漁村跟農村,所以它有決定性的影響。


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其實覺得台南的資源很薄弱,而且是很落後、很保守、很偏僻、很封閉的地方,但是你走過大江大海之後,回頭一看,反而是那個地方的泥土跟那個環境,真正地滋潤了你,你回過頭回去看。李安,今天是真的是,這麼多年以來,大家很心愛的李安,第一次跟大家做一個,這樣的一個談話,真的有史以來第一次,我相信對你很特別。


而且我記得,在我大概是8、9個月之前,跟你打電話說,希望你來做這樣的一個推廣的時候,是希望說,不是永遠是在為某一個新片,然後出來,就是一個宣傳活動,而是真正的李安坐在這裡,跟大家、跟台灣的同胞們見面,後來李安從這一次,他說好,他可以來了,他有時間了,如果這個片子拍完之後。


我記得,印象很深刻的是,他在電話上跟我說,像這樣的談話,今天這樣的一個內容,跟這樣的一種感覺的談話,他只能夠在台灣做,在別的地方很難,會不一樣,所以相當特別,我想要說在今天,我們分手之前,你有沒有最後一句話,兩句話,想要跟大家說的。」


李安:「我不曉得講什麼,總覺得說,回到台灣,用這種口氣講話,就是有一種親切感,其實你不要講說跟觀眾見面,對我來講,是很補的一件事情,所以很感謝大家來聽,給我的那種關懷,一直對我的情感投射也好,或者對我電影的興趣,還有我電影的成長經驗,都是非常感謝。


我常常跟世界各地的演員合作,他們離開國家,到好萊塢成功,成功國家的人,不管澳洲、英國或是哪裡,都對他們有一種很奇怪的那種忌妒感,就是他們常常會受到或是墨西哥啊,就是就給他們很嚴厲的一種這種訊息,他們如果覺得回國,其實是一種很大的壓力,好像不應該在好萊塢出名一樣。

可是我總覺得台灣的人好像特別的善良、特別的親切,我沒有感到很重的這種東西,而且不光是說鼓勵,我一部片子一部片子,這樣回來,我覺得大家好像很很關心我,在外面學到了什麼東西,表現了什麼東西,假如我今天拍了一個美國片,他們會很有幸說,我一個台灣人學到這些東西,那拍了這樣一個論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這個對我是很大的一種親切感,很大的鼓勵。


我甚至覺得說,奇怪,怎麼這個片子,好像台灣人比美國人看得懂,很奇怪的一個現象,所以我跟大家交流,雖然我沒有辦法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可是偶爾有一個這樣的接觸,我覺得對我來講,是相當健康的。


我在這邊謝謝大家,謝謝妳邀請,我希望沒有講的太嚴肅,還有我覺得對這一半的觀眾,好像有點對不起,今天晚上,你們椅子搬得這個樣子。」


龍應台:「我想,場外還有4百多個朋友在外頭,雖然你看不見我們,但是很明顯地知道說,李安跟我其實都沒有忘記你們在外面,今天呢,甚至是李安的第一次,我想要說,這個小孩,他從屏東潮州出生,到台東、到花蓮、到台南、到台北,到最後走上好萊塢,然後回到這裡來,還是一個有思想的,而且最特殊的是今天,我想大家跟我有一樣的感覺,還是一個最真誠的李安,我們謝謝他,謝謝大家。」<b>很補的一件事情</b>

李安:「我不曉得講什麼,總覺得說,回到台灣,用這種口氣講話,就是有一種親切感,其實你不要講說跟觀眾見面,對我來講,是很補的一件事情,所以很感謝大家來聽,給我的那種關懷,一直對我的情感投射也好,或者對我電影的興趣,還有我電影的成長經驗,都是非常感謝。


我常常跟世界各地的演員合作,他們離開國家,到好萊塢成功,成功國家的人,不管澳洲、英國或是哪裡,都對他們有一種很奇怪的那種忌妒感,就是他們常常會受到或是墨西哥啊,就是就給他們很嚴厲的一種這種訊息,他們如果覺得回國,其實是一種很大的壓力,好像不應該在好萊塢出名一樣。

可是我總覺得台灣的人好像特別的善良、特別的親切,我沒有感到很重的這種東西,而且不光是說鼓勵,我一部片子一部片子,這樣回來,我覺得大家好像很很關心我,在外面學到了什麼東西,表現了什麼東西,假如我今天拍了一個美國片,他們會很有幸說,我一個台灣人學到這些東西,那拍了這樣一個論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這個對我是很大的一種親切感,很大的鼓勵。


我甚至覺得說,奇怪,怎麼這個片子,好像台灣人比美國人看得懂,很奇怪的一個現象,所以我跟大家交流,雖然我沒有辦法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可是偶爾有一個這樣的接觸,我覺得對我來講,是相當健康的。


我在這邊謝謝大家,謝謝妳邀請,我希望沒有講的太嚴肅,還有我覺得對這一半的觀眾,好像有點對不起,今天晚上,你們椅子搬得這個樣子。」


龍應台:「我想,場外還有4百多個朋友在外頭,雖然你看不見我們,但是很明顯地知道說,李安跟我其實都沒有忘記你們在外面,今天呢,甚至是李安的第一次,我想要說,這個小孩,他從屏東潮州出生,到台東、到花蓮、到台南、到台北,到最後走上好萊塢,然後回到這裡來,還是一個有思想的,而且最特殊的是今天,我想大家跟我有一樣的感覺,還是一個最真誠的李安,我們謝謝他,謝謝大家。」

Original Message

作者: HP
Date: October 20, 2009 04:32PM

《這一路走來的我-從臺南的泥土談起》李安與龍應台對談文字實錄(下) 2009/10/08
本文轉錄自 TVBS 網站:
http://www.tvbs.com.tw/news/news_list.asp?no=blue20091010170653 (但目前頁面似已消失)


詢問李安是否開拍《大江大海》

龍應台:「李安,我想我們讓你直接地面對台北跟台灣的影迷,這邊有一個書面的,然後才問到下一個,這個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剛剛慶祝了六十週年國慶,他們推出了電影『建國大業』,2年後,輪到中華民國1百週年的國慶,如果請台上2位主講人合作,譬如說李安拍大江大海,會創造出什麼樣的電影?可以在中華民國1百年來放?」


李安:「這個問題不是你自己寫的吧?」龍應台:「不是,我發誓,我發誓不是我自己寫的,也許我們這個結束了之後再去談。這邊還有一個,你會將大江大河拍成電影嗎?」


李安:「大江大海啦!誰先講?誰先講?」龍應台:「我不講,你講啊!」李安:「我前幾天在香港,有一位記者,好像是媒體問我,我覺得挺好玩的,他說你的電影明天上演,10月1日上演,跟『建國大業』打對台,你有什麼感想?我說我這個胡士托,也是建國大業啊,我說我是建立一個烏托邦的大業,而且『建國大業』,說實在,我真的沒有什麼感覺。」


龍應台:「或是你也沒有看嘛,對不對?你看了嗎?『建國大業』那個電影?」李安:「還沒有看,還沒有看。」龍應台:「我也沒有看。」

歷史的真實:「黨國、主流」與「民間、個人」

李安:「我這麼簡單的講好了,我今天吃飯跟你講,我不曉得這個話應不應該講,我有時候心裡面在想說,這個世界如果有一天,沒有國家有多好,可能是一個,也不是說要沒有秩序啊,沒有組織、沒有結構,沒有公益事情,沒有公共事情這種事情,我本身對這種事情,是有一些愛恨情節在裡面吧!


我覺得其實你做得就是很好,因為不管是黨還是國,他寫的東西,我都是會有一些存疑,我覺得他都是比較偏,尤其是主流的一個媒體,反而是妳這種民間寫的東西,把一些事實的真相呈現給我們,然後我們自己可以做決定,該怎麼樣,或者我們得到一個資訊,其他就是行禮如儀啦,就是行禮如儀嘛,就有這麼一回事就好了,我就老實跟大家講,我也不講虛話。」


龍應台:「我在香港的時候,被問過的問題,我也是被問到,大江大海對『建國大業』的問題,後來有一個人問的是說,兩岸其實是國民黨寫一半歷史,共產黨寫另外一半歷史,所以有一個人問說,真正的完整的中國近代史,是不是要把國民黨的一半,跟共產黨的一半合起來,才算是完整的歷史?我當時的回答是說,那也不過是一半假的歷史,跟另外一半假的歷史合起來而已。


因為那是國跟國在寫,或者是黨跟黨在寫,到最後可能還是個別的民間的,還是從個人出發的可能,合起來才是比較接近,所謂的真實吧!」


李安:「民間的沒有秩序的、沒有組織的東西,我覺得是很重要,它不只是補充的材料,而且可能是真相的來源,所以兩個黨各一半,我也不同意,它可能只有1/4,加起來是一半,那民進黨也在寫歷史,所以你們也小心一點,黨寫的歷史,你們反而都看看喔,這是有一部分是這麼回事,其他你要從民間裡面補充就是了。」


◎南台灣泥土滋養 貫穿李安電影核心

南台府城古雅傳統

龍應台:「基本上,台上這兩個主講人,對於國這種東西,還有黨這種東西,有高度的懷疑吧,連著兩個書面的是從場外,看不到我們的讀者,應該說是影迷所傳來的,這一個是台南一中畢業的,現在是台大的學生,他問的是說…。」


李安:「這才是台南一中的好榜樣。」龍應台:「他說今天兩位都是十分有分量的文化人,而都曾經在台南的土地生活過,說我們兩個都是很有分量的文化人,然後都在台南的土地成長過,所以他要問的是說,然後我們今天,成功大學的校長和教務長都在這裡,李安剛剛在說,我在讀成功大學,我是台南女中畢業的,然後來上成功大學,所以我在成功大學讀大一的時候,你應該是高二。」李安:「對,我常常去去打球,成功校區打球,我們不是爬牆,就是在那邊打了一個洞鑽進去,成功校區打球。」


龍應台:「所以那個時候可能見過的;他問的這個台南的孩子,問的是說,那麼你們就問李安好了,不要問我了,就說有沒有你一部分的性格、學知、價值跟啟發等等的造就,是跟台南的培育所提供的,台南的培育所出來的?你要不要說,這是父親的壓抑呢?」


李安:「其實我主要的成長是在台南,從10歲一直等於說到我出國,都是基本上的,除了那幾年在藝專唸書,都是在台南的,我覺得台南是真的是一個文化的古城,我不敢說是代表全台灣,真的是,他人的那種古雅的氣質,台南人真的是非常好的、非常善良,這真的是府城的一個傳統。


然後我又在台南一中這種環境長大,住那個宿舍啦,學生都是圍繞在那個裡面,所以它對我的薰陶跟滋養是是非常直接,而且不只是建設性,而且它塑造了我的個性,跟我對世界的眼光,這是在台南養成的,而且比較保守一點的個性,這是在台南養成的,還有我的紀律、道德標準、行為準則,基本上是台南給我的。」


龍應台:「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應該是說,在我的寫作裡頭,不是說台南,而是說南台灣的成長經驗,我在高雄縣在鄉下漁村,跟台南市,很長很長的時間,應該是說我在南台灣成長的,農村跟漁村成長的經驗,幾乎是貫穿了我所有的作品裡頭,最核心、最核心的關懷,都來自南台灣的泥土,漁村跟農村,所以它有決定性的影響。


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其實覺得台南的資源很薄弱,而且是很落後、很保守、很偏僻、很封閉的地方,但是你走過大江大海之後,回頭一看,反而是那個地方的泥土跟那個環境,真正地滋潤了你,你回過頭回去看。李安,今天是真的是,這麼多年以來,大家很心愛的李安,第一次跟大家做一個,這樣的一個談話,真的有史以來第一次,我相信對你很特別。


而且我記得,在我大概是8、9個月之前,跟你打電話說,希望你來做這樣的一個推廣的時候,是希望說,不是永遠是在為某一個新片,然後出來,就是一個宣傳活動,而是真正的李安坐在這裡,跟大家、跟台灣的同胞們見面,後來李安從這一次,他說好,他可以來了,他有時間了,如果這個片子拍完之後。


我記得,印象很深刻的是,他在電話上跟我說,像這樣的談話,今天這樣的一個內容,跟這樣的一種感覺的談話,他只能夠在台灣做,在別的地方很難,會不一樣,所以相當特別,我想要說在今天,我們分手之前,你有沒有最後一句話,兩句話,想要跟大家說的。」


李安:「我不曉得講什麼,總覺得說,回到台灣,用這種口氣講話,就是有一種親切感,其實你不要講說跟觀眾見面,對我來講,是很補的一件事情,所以很感謝大家來聽,給我的那種關懷,一直對我的情感投射也好,或者對我電影的興趣,還有我電影的成長經驗,都是非常感謝。


我常常跟世界各地的演員合作,他們離開國家,到好萊塢成功,成功國家的人,不管澳洲、英國或是哪裡,都對他們有一種很奇怪的那種忌妒感,就是他們常常會受到或是墨西哥啊,就是就給他們很嚴厲的一種這種訊息,他們如果覺得回國,其實是一種很大的壓力,好像不應該在好萊塢出名一樣。

可是我總覺得台灣的人好像特別的善良、特別的親切,我沒有感到很重的這種東西,而且不光是說鼓勵,我一部片子一部片子,這樣回來,我覺得大家好像很很關心我,在外面學到了什麼東西,表現了什麼東西,假如我今天拍了一個美國片,他們會很有幸說,我一個台灣人學到這些東西,那拍了這樣一個論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這個對我是很大的一種親切感,很大的鼓勵。


我甚至覺得說,奇怪,怎麼這個片子,好像台灣人比美國人看得懂,很奇怪的一個現象,所以我跟大家交流,雖然我沒有辦法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可是偶爾有一個這樣的接觸,我覺得對我來講,是相當健康的。


我在這邊謝謝大家,謝謝妳邀請,我希望沒有講的太嚴肅,還有我覺得對這一半的觀眾,好像有點對不起,今天晚上,你們椅子搬得這個樣子。」


龍應台:「我想,場外還有4百多個朋友在外頭,雖然你看不見我們,但是很明顯地知道說,李安跟我其實都沒有忘記你們在外面,今天呢,甚至是李安的第一次,我想要說,這個小孩,他從屏東潮州出生,到台東、到花蓮、到台南、到台北,到最後走上好萊塢,然後回到這裡來,還是一個有思想的,而且最特殊的是今天,我想大家跟我有一樣的感覺,還是一個最真誠的李安,我們謝謝他,謝謝大家。」很補的一件事情

李安:「我不曉得講什麼,總覺得說,回到台灣,用這種口氣講話,就是有一種親切感,其實你不要講說跟觀眾見面,對我來講,是很補的一件事情,所以很感謝大家來聽,給我的那種關懷,一直對我的情感投射也好,或者對我電影的興趣,還有我電影的成長經驗,都是非常感謝。


我常常跟世界各地的演員合作,他們離開國家,到好萊塢成功,成功國家的人,不管澳洲、英國或是哪裡,都對他們有一種很奇怪的那種忌妒感,就是他們常常會受到或是墨西哥啊,就是就給他們很嚴厲的一種這種訊息,他們如果覺得回國,其實是一種很大的壓力,好像不應該在好萊塢出名一樣。

可是我總覺得台灣的人好像特別的善良、特別的親切,我沒有感到很重的這種東西,而且不光是說鼓勵,我一部片子一部片子,這樣回來,我覺得大家好像很很關心我,在外面學到了什麼東西,表現了什麼東西,假如我今天拍了一個美國片,他們會很有幸說,我一個台灣人學到這些東西,那拍了這樣一個論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這個對我是很大的一種親切感,很大的鼓勵。


我甚至覺得說,奇怪,怎麼這個片子,好像台灣人比美國人看得懂,很奇怪的一個現象,所以我跟大家交流,雖然我沒有辦法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可是偶爾有一個這樣的接觸,我覺得對我來講,是相當健康的。


我在這邊謝謝大家,謝謝妳邀請,我希望沒有講的太嚴肅,還有我覺得對這一半的觀眾,好像有點對不起,今天晚上,你們椅子搬得這個樣子。」


龍應台:「我想,場外還有4百多個朋友在外頭,雖然你看不見我們,但是很明顯地知道說,李安跟我其實都沒有忘記你們在外面,今天呢,甚至是李安的第一次,我想要說,這個小孩,他從屏東潮州出生,到台東、到花蓮、到台南、到台北,到最後走上好萊塢,然後回到這裡來,還是一個有思想的,而且最特殊的是今天,我想大家跟我有一樣的感覺,還是一個最真誠的李安,我們謝謝他,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