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Change History

Message: 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 ~《後漢書》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September 06, 2013 03:58PM

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 ~《後漢書》
「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
--
龐公者,南郡襄陽人也。居峴山之南,未嘗入城府。夫妻相敬如賓。荊州刺史劉表數延請,不能屈,乃就候之。謂曰:「夫保全一身,孰若保全天下乎?」龐公笑曰:「鴻鵠巢於高林之上,暮而得所栖;黿鼉穴於深淵之下,夕而得所宿。夫趣舍行止,亦人之巢穴也。且各得其栖宿而已,天下非所保也。」因釋耕於壟上,而妻子耘於前。表指而問曰:「先生苦居畎畝而不肯官祿,後世何以遺子孫乎?」龐公曰:「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表歎息而去。後遂攜其妻子登鹿門山,因采藥不反。~~《後漢書》卷八十三〈逸民列傳‧龐公〉~2776~
--
[不精確翻譯] 龐公,是東漢南郡襄陽地方人,居住在峴山南麓,堅持於政局混沌的亂世不願為己利入官衙出仕,隱居山麓一偊,夫妻相敬如賓。當時荊州刺史劉表數度延請,龐公皆不願委屈自己出仕,劉表於是親身前往拜訪。劉表對龐公說:「你寧願只保全自己一身,而不管全天下人的安危福祉嗎?」龐公笑著回答說:「鴻鵠大鳥在高高的樹梢上築巢,只不過為求日落後有個安棲之所;巨鱉鱷魚穴居於深淵底下,同樣也只求夜晚也能有個安身之所。人人依照各自的志趣而行動,不也只是求個各得其所而安之而已嗎?天下,不是我個人所能保全的。」因為他們正在田隴上談話,而龐公的妻子在二人面前耕作,劉表就指著其妻而說:「先生辛苦地隱居於田畝間而不願意出仕享用官祿,將來百年之後要遺留什麼給子孫呢?」龐公回說:「世間之人都喜歡把危險禍害宜留給子孫,而我獨獨留下平安給子孫;雖然我們遺留的東西不一樣,但不能說我什麼都沒留下啊?」劉表後來便嘆息而去。在這之後,龐公便與妻小離開家,登上鹿門山,說去採藥卻從來沒有下山回世。 (© gustav 2013/09/06) [不精確翻譯] 龐公,是東漢南郡襄陽地方人,居住在峴山南麓,堅持於政局混沌的亂世不願為己利入官衙出仕,隱居山麓一偊,夫妻相敬如賓。當時荊州刺史劉表數度延請,龐公皆不願委屈自己出仕,劉表於是親身前往拜訪。劉表對龐公說:「你寧願只保全自己一身,而不管全天下人的安危福祉嗎?」龐公笑著回答說:「鴻鵠大鳥在高高的樹梢上築巢,只不過為求日落後有個安棲之所;巨鱉鱷魚穴居於深淵底下,同樣也只求夜晚也能有個安身之所。人人依照各自的志趣而行動,不也只是求個各得其所而安之而已嗎?天下,不是我個人所能保全的。」因為他們正在田隴上談話,而龐公的妻子在二人面前耕作,劉表就指著其妻而說:「先生辛苦地隱居於田畝間而不願意出仕享用官祿,將來百年之後要遺留什麼給子孫呢?」龐公回說:「世間之人都喜歡把危險禍害遺留給子孫,而我獨獨留下平安給子孫;雖然我們遺留的東西不一樣,但不能說我什麼都沒留下啊?」劉表後來便嘆息而去。在這之後,龐公便與妻小離開家,登上鹿門山,說去採藥卻從來沒有下山回世。 (© gustav 2013/09/06)
Changed By: gustav
Change Date: September 06, 2013 11:32AM

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 ~《後漢書》
「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
--
龐公者,南郡襄陽人也。居峴山之南,未嘗入城府。夫妻相敬如賓。荊州刺史劉表數延請,不能屈,乃就候之。謂曰:「夫保全一身,孰若保全天下乎?」龐公笑曰:「鴻鵠巢於高林之上,暮而得所栖;黿鼉穴於深淵之下,夕而得所宿。夫趣舍行止,亦人之巢穴也。且各得其栖宿而已,天下非所保也。」因釋耕於壟上,而妻子耘於前。表指而問曰:「先生苦居畎畝而不肯官祿,後世何以遺子孫乎?」龐公曰:「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表歎息而去。後遂攜其妻子登鹿門山,因采藥不反。~~《後漢書》卷八十三〈逸民列傳‧龐公〉~2776~
--
[不精確翻譯] 龐公,是東漢南郡襄陽地方人,居住在峴山南麓,堅持於政局混沌的亂世不願為己利入官衙出仕,隱居山麓一偊,夫妻相敬如賓。當時荊州刺史劉表數度延請,龐公皆不願委屈自己出仕,劉表於是親身前往拜訪。劉表對龐公說:「你寧願只保全自己一身,而不管全天下人的安危福祉嗎?」龐公笑著回答說:「鴻鵠大鳥在高高的樹梢上築巢,只不過為求日落後有個安棲之所;巨鱉鱷魚穴居於深淵底下,同樣也只求夜晚也能有個安身之所。人人依照各自的志趣而行動,不也只是求個各得其所而安之而已嗎?天下,不是我個人所能保全的。」因為他們正在田隴上談話,而龐公的妻子在二人面前耕作,劉表就指著其妻而說:「先生辛苦地隱居於田畝間而不願意出仕享用官祿,將來百年之後要遺留什麼給子孫呢?」龐公回說:「世間之人都喜歡把危險禍害宜留給子孫,而我獨獨留下平安給子孫;雖然我們遺留的東西不一樣,但不能說我什麼都沒留下啊?」劉表後來便嘆息而去。在這之後,龐公便與妻小離開家,登上鹿門山,說去採藥卻從來沒有下山回世。 [不精確翻譯] 龐公,是東漢南郡襄陽地方人,居住在峴山南麓,堅持於政局混沌的亂世不願為己利入官衙出仕,隱居山麓一偊,夫妻相敬如賓。當時荊州刺史劉表數度延請,龐公皆不願委屈自己出仕,劉表於是親身前往拜訪。劉表對龐公說:「你寧願只保全自己一身,而不管全天下人的安危福祉嗎?」龐公笑著回答說:「鴻鵠大鳥在高高的樹梢上築巢,只不過為求日落後有個安棲之所;巨鱉鱷魚穴居於深淵底下,同樣也只求夜晚也能有個安身之所。人人依照各自的志趣而行動,不也只是求個各得其所而安之而已嗎?天下,不是我個人所能保全的。」因為他們正在田隴上談話,而龐公的妻子在二人面前耕作,劉表就指著其妻而說:「先生辛苦地隱居於田畝間而不願意出仕享用官祿,將來百年之後要遺留什麼給子孫呢?」龐公回說:「世間之人都喜歡把危險禍害宜留給子孫,而我獨獨留下平安給子孫;雖然我們遺留的東西不一樣,但不能說我什麼都沒留下啊?」劉表後來便嘆息而去。在這之後,龐公便與妻小離開家,登上鹿門山,說去採藥卻從來沒有下山回世。 (© gustav 2013/09/06) [不精確翻譯] 龐公,是東漢南郡襄陽地方人,居住在峴山南麓,堅持於政局混沌的亂世不願為己利入官衙出仕,隱居山麓一偊,夫妻相敬如賓。當時荊州刺史劉表數度延請,龐公皆不願委屈自己出仕,劉表於是親身前往拜訪。劉表對龐公說:「你寧願只保全自己一身,而不管全天下人的安危福祉嗎?」龐公笑著回答說:「鴻鵠大鳥在高高的樹梢上築巢,只不過為求日落後有個安棲之所;巨鱉鱷魚穴居於深淵底下,同樣也只求夜晚也能有個安身之所。人人依照各自的志趣而行動,不也只是求個各得其所而安之而已嗎?天下,不是我個人所能保全的。」因為他們正在田隴上談話,而龐公的妻子在二人面前耕作,劉表就指著其妻而說:「先生辛苦地隱居於田畝間而不願意出仕享用官祿,將來百年之後要遺留什麼給子孫呢?」龐公回說:「世間之人都喜歡把危險禍害遺留給子孫,而我獨獨留下平安給子孫;雖然我們遺留的東西不一樣,但不能說我什麼都沒留下啊?」劉表後來便嘆息而去。在這之後,龐公便與妻小離開家,登上鹿門山,說去採藥卻從來沒有下山回世。 (© gustav 2013/09/06)

Original Message

作者: gustav
Date: September 06, 2013 11:20AM

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 ~《後漢書》
「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
--
龐公者,南郡襄陽人也。居峴山之南,未嘗入城府。夫妻相敬如賓。荊州刺史劉表數延請,不能屈,乃就候之。謂曰:「夫保全一身,孰若保全天下乎?」龐公笑曰:「鴻鵠巢於高林之上,暮而得所栖;黿鼉穴於深淵之下,夕而得所宿。夫趣舍行止,亦人之巢穴也。且各得其栖宿而已,天下非所保也。」因釋耕於壟上,而妻子耘於前。表指而問曰:「先生苦居畎畝而不肯官祿,後世何以遺子孫乎?」龐公曰:「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所遺也。」表歎息而去。後遂攜其妻子登鹿門山,因采藥不反。~~《後漢書》卷八十三〈逸民列傳‧龐公〉~2776~
--
[不精確翻譯] 龐公,是東漢南郡襄陽地方人,居住在峴山南麓,堅持於政局混沌的亂世不願為己利入官衙出仕,隱居山麓一偊,夫妻相敬如賓。當時荊州刺史劉表數度延請,龐公皆不願委屈自己出仕,劉表於是親身前往拜訪。劉表對龐公說:「你寧願只保全自己一身,而不管全天下人的安危福祉嗎?」龐公笑著回答說:「鴻鵠大鳥在高高的樹梢上築巢,只不過為求日落後有個安棲之所;巨鱉鱷魚穴居於深淵底下,同樣也只求夜晚也能有個安身之所。人人依照各自的志趣而行動,不也只是求個各得其所而安之而已嗎?天下,不是我個人所能保全的。」因為他們正在田隴上談話,而龐公的妻子在二人面前耕作,劉表就指著其妻而說:「先生辛苦地隱居於田畝間而不願意出仕享用官祿,將來百年之後要遺留什麼給子孫呢?」龐公回說:「世間之人都喜歡把危險禍害宜留給子孫,而我獨獨留下平安給子孫;雖然我們遺留的東西不一樣,但不能說我什麼都沒留下啊?」劉表後來便嘆息而去。在這之後,龐公便與妻小離開家,登上鹿門山,說去採藥卻從來沒有下山回世。 [不精確翻譯] 龐公,是東漢南郡襄陽地方人,居住在峴山南麓,堅持於政局混沌的亂世不願為己利入官衙出仕,隱居山麓一偊,夫妻相敬如賓。當時荊州刺史劉表數度延請,龐公皆不願委屈自己出仕,劉表於是親身前往拜訪。劉表對龐公說:「你寧願只保全自己一身,而不管全天下人的安危福祉嗎?」龐公笑著回答說:「鴻鵠大鳥在高高的樹梢上築巢,只不過為求日落後有個安棲之所;巨鱉鱷魚穴居於深淵底下,同樣也只求夜晚也能有個安身之所。人人依照各自的志趣而行動,不也只是求個各得其所而安之而已嗎?天下,不是我個人所能保全的。」因為他們正在田隴上談話,而龐公的妻子在二人面前耕作,劉表就指著其妻而說:「先生辛苦地隱居於田畝間而不願意出仕享用官祿,將來百年之後要遺留什麼給子孫呢?」龐公回說:「世間之人都喜歡把危險禍害宜留給子孫,而我獨獨留下平安給子孫;雖然我們遺留的東西不一樣,但不能說我什麼都沒留下啊?」劉表後來便嘆息而去。在這之後,龐公便與妻小離開家,登上鹿門山,說去採藥卻從來沒有下山回世。 (© gustav 2013/09/06) [不精確翻譯] 龐公,是東漢南郡襄陽地方人,居住在峴山南麓,堅持於政局混沌的亂世不願為己利入官衙出仕,隱居山麓一偊,夫妻相敬如賓。當時荊州刺史劉表數度延請,龐公皆不願委屈自己出仕,劉表於是親身前往拜訪。劉表對龐公說:「你寧願只保全自己一身,而不管全天下人的安危福祉嗎?」龐公笑著回答說:「鴻鵠大鳥在高高的樹梢上築巢,只不過為求日落後有個安棲之所;巨鱉鱷魚穴居於深淵底下,同樣也只求夜晚也能有個安身之所。人人依照各自的志趣而行動,不也只是求個各得其所而安之而已嗎?天下,不是我個人所能保全的。」因為他們正在田隴上談話,而龐公的妻子在二人面前耕作,劉表就指著其妻而說:「先生辛苦地隱居於田畝間而不願意出仕享用官祿,將來百年之後要遺留什麼給子孫呢?」龐公回說:「世間之人都喜歡把危險禍害遺留給子孫,而我獨獨留下平安給子孫;雖然我們遺留的東西不一樣,但不能說我什麼都沒留下啊?」劉表後來便嘆息而去。在這之後,龐公便與妻小離開家,登上鹿門山,說去採藥卻從來沒有下山回世。 (© gustav 2013/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