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美寶首頁 美寶百科 美寶論壇 美寶落格 美寶地圖

Advanced

Change History

Message: Re: [媒體整理] 八八水患的思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Changed By: Chun-Ying WANG 汪純瑩
Change Date: January 02, 2010 10:54AM

Re: [媒體整理] 八八水患的思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2004 年夏,敏督利颱風帶來了七二水災,災後我有一段時間常常定期往返於埔里與仁愛鄉松林部落,南豐部落是必經之處,七二水災前後淹過水的南豐部落旁的眉溪河床高低落差之大令人驚訝,但更令人驚訝的是我一週一週地上山、下山,幾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那眉溪幾乎高過村莊地面的河床卻遲遲未被疏挖,只要山上下雨,水好像就循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大家都想賺,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我真的認為,這些苦水,好像與該篇八八水患之際就刊出的「思考」裡面專家的談論一樣,不夠被尊重。

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幾十年前的八七水災、與現在的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這是為了後輩世世代代的生生不息應該做的覺醒!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的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
Changed By: Chun-Ying WANG 汪純瑩
Change Date: January 01, 2010 02:05AM

Re: [媒體整理] 八八水患的思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2004 年夏,敏督利颱風帶來了七二水災,災後我有一段時間常常定期往返於埔里與仁愛鄉松林部落,南豐部落是必經之處,七二水災前後淹過水的南豐部落旁的眉溪河床高低落差之大令人驚訝,但更令人驚訝的是我一週一週地上山、下山,幾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那眉溪幾乎高過村莊地面的河床卻遲遲未被疏挖,只要山上下雨,水好像就循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大家都想賺,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我真的認為,這些苦水,好像與該篇八八水患之際就刊出的「思考」裡面專家的談論一樣,不夠被尊重。

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幾十年前的八七水災、與現在的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這是為了後輩世世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代代的生生不息應該做的覺醒!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的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
Changed By: Chun-Ying WANG 汪純瑩
Change Date: January 01, 2010 02:04AM

Re: [媒體整理] 八八水患的思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2004 年夏,敏督利颱風帶來了七二水災,災後我有一段時間常常定期往返於埔里與仁愛鄉松林部落,南豐部落是必經之處,七二水災前後淹過水的南豐部落旁的眉溪河床高低落差之大令人驚訝,但更令人驚訝的是我一週一週地上山、下山,幾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那眉溪幾乎高過村莊地面的河床卻遲遲未被疏挖,只要山上下雨,水好像就循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大家都想賺,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我真的認為,這些苦水,好像與該篇八八水患之際就刊出的「思考」裡面專家的談論一樣,不夠被尊重。

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幾十年前的八七水災、與現在的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這是為了後輩世世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代代的生生不息應該做的覺醒!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的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
Changed By: Chun-Ying WANG 汪純瑩
Change Date: January 01, 2010 01:47AM

Re: [媒體整理] 八八水患的思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2004 年夏,敏督利颱風帶來了七二水災,災後我有一段時間常常定期往返於埔里與仁愛鄉松林部落,南豐部落是必經之處,七二水災前後淹過水的南豐部落旁的眉溪河床高低落差之大令人驚訝,但更令人驚訝的是我一週一週地上山、下山,幾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那眉溪幾乎高過村莊地面的河床卻遲遲未被疏挖,只要山上下雨,水好像就循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著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大家都想賺,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我真的認為,這些苦水,好像與該篇八八水患之際就刊出的「思考」裡面專家的談論一樣,不夠被尊重。

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是盲目的。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幾十年前的八七水災、與現在的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這是為了後輩世世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代代的生生不息應該做的覺醒!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的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
Changed By: Chun-Ying WANG 汪純瑩
Change Date: January 01, 2010 01:46AM

Re: [媒體整理] 八八水患的思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2004 年夏,敏督利颱風帶來了七二水災,災後我有一段時間常常定期往返於埔里與仁愛鄉松林部落,南豐部落是必經之處,七二水災前後淹過水的南豐部落旁的眉溪河床高低落差之大令人驚訝,但更令人驚訝的是我一週一週地上山、下山,幾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那眉溪幾乎高過村莊地面的河床卻遲遲未被疏挖,只要山上下雨,水好像就循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著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大家都想賺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很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八七水災、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是盲目的。
,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我真的認為,這些苦水,好像與該篇八八水患之際就刊出的「思考」裡面專家的談論一樣,不夠被尊重。

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是盲目的。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幾十年前的八七水災、與現在的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這是為了後輩世世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代代的生生不息應該做的覺醒!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的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
Changed By: Chun-Ying WANG 汪純瑩
Change Date: January 01, 2010 01:43AM

Re: [媒體整理] 八八水患的思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2004 年夏,敏督利颱風帶來了七二水災,災後我有一段時間常常定期往返於埔里與仁愛鄉松林部落,南豐部落是必經之處,七二水災前後淹過水的南豐部落旁的眉溪河床高低落差之大令人驚訝,但更令人驚訝的是我一週一週地上山、下山,記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那眉溪幾乎高過村莊地面的河床卻遲遲未被疏挖,只要山上下雨,水好像就尋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幾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那眉溪幾乎高過村莊地面的河床卻遲遲未被疏挖,只要山上下雨,水好像就循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著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大家都想賺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很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八七水災、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是盲目的。,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我真的認為,這些苦水,好像與該篇八八水患之際就刊出的「思考」裡面專家的談論一樣,不夠被尊重。

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是盲目的。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幾十年前的八七水災、與現在的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這是為了後輩世世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代代的生生不息應該做的覺醒!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的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

Original Message

作者: gustav
Date: January 01, 2010 01:43AM

Re: [媒體整理] 八八水患的思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2004 年夏,敏督利颱風帶來了七二水災,災後我有一段時間常常定期往返於埔里與仁愛鄉松林部落,南豐部落是必經之處,七二水災前後淹過水的南豐部落旁的眉溪河床高低落差之大令人驚訝,但更令人驚訝的是我一週一週地上山、下山,記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那眉溪幾乎高過村莊地面的河床卻遲遲未被疏挖,只要山上下雨,水好像就尋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幾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那眉溪幾乎高過村莊地面的河床卻遲遲未被疏挖,只要山上下雨,水好像就循著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著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這個「引水渠」闖進村落似的。

我問過一些當地的朋友,大家都在吐苦水,說工程很難發包啊,大家都想賺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很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八七水災、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是盲目的。,砂石不知怎麼「處理」比較合法,唉,要是又來個颱風或者豪雨怎麼辦?接著我的印象是在過了一年多,河床還是一樣高。然後到了今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這樣的報導:「南豐村遇颱必淹5米堤防+2米太空包防淹水|2009.10.05|新聞總覽|中時 ...」。

我真的認為,這些苦水,好像與該篇八八水患之際就刊出的「思考」裡面專家的談論一樣,不夠被尊重。

當時我就在想,這些談論就只能淪為口水而一下子就蒸發了嗎?這些談論中,有多少的確很立體地把公領域內的系統問題明確指出,但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的鬆散而不容易被尊重。再者,這些談論在不同的災難、不同的地域、不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是盲目的。同的立場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重複性,也因為這些談論本身結構的缺乏而被上面的這些「不同」所阻隔而不能形成更強、更立體的議題。造成南豐村一再地受水患之苦的原因,與造成幾十年前的八七水災、與現在的八八水災等等災難的原因中若有人力可解決的共通處,那就是我們的罪過之處。實在不應該因為結構的缺乏而含混過去。這是為了後輩世世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代代的生生不息應該做的覺醒!

我們現在有網路,有許多「不同」的「阻隔」可以被消除,如果我們利用網路給予這些鬆散言論一些結構,讓議題浮現,那罪惡就無所遁形。如果您碰巧瀏覽到這一則訊息,請您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善用網路、善用智慧,把一些不夠受尊重的見證提出,讓一些該被注意的真議題藉由群體的關心而被凸顯,強迫握有權利的人正視。民主政治的重點,應該到了要由「量」支撐「質」的時候了,沒有內容,量就只能是盲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