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作業02] HTML與CSS練習-- 首頁實作篇

週六, 三月 25. 2017

作業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b/hw02/hw02-1045445188
(2)網站主題/網站名稱:剪紙藝術

(3)分類項目(導覽列):
剪紙介紹Paper cuts.
藝術家Artist
相關網站Web site.
設計創作design
影音教學video

(4)對象:大眾

(5)色彩計畫: 紅色跟粉色

(6)風格設定:風格採用紅色調,東方紅色代表喜氣,而剪紙的紙也多為紅色。
網頁看點:背景都是用剪紙來做稱底,讓整體看起來有種喜氣洋洋的感覺。
預期成效: 希望可以讓看過的人對剪紙有近一步的了解,也明白這項藝術
運用在設計上是非常有質感的呈現。


(7)製作心得:
在調色上非常苦惱,雖然早就決定要以紅色當主色調,但在內容的區塊還
是要有些層次感,讓我配色花了非常多時間,也發現多了非常多的類別,
讓我在調整的時候都有點找不太到,但製作出來整體還算滿意,有達到我
想呈現出來的氛圍。

Re: [作業03] HTML與CSS練習-1.資料整理--以DIV製作表格效果。 2.其他頁面完成

週五, 三月 24. 2017

(1)作業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c/hw03/hw03-1045445117

(2)網頁設計重點:這次將版面稍做更改,想嘗試不同風格,因此在頁面上力求簡潔,頂圖色彩配合
內容而有所改變,不同頁面使用對應色彩,使網頁分明,色彩豐富,利用背景留白, 並搭上希臘景
點照片,用照片凸顯主題,增添畫面豐富性,因應不同風格,將文字改為英文, 藍圖白字,整體呈
現舒服和諧的氛圍。

(3)製作心得:因上次的練習,這次修改較為順手,比起上次風格,顯得簡潔許多,拿掉裝飾後,就
想說單純用顏色玩版面,一樣的版型,一樣的內容,頂圖和導覽列就足以使頁面有不同變化, 同樣
的主題,不同的嘗試,也挺有意思,但是我希望能將之前的中文網頁和這個網頁互相連結, 做成中
英模式,只是不太清楚要如何連結,有上網找過臺灣博物館的網頁,試了幾次未達效果, 還請老師
指導,謝謝您。

【保養】La Gina:深入了解手作皂原料秘密

週五, 三月 24. 2017

[img]http://i.imgur.com/FLCzyPk.jpg?1[/img]

皮膚是人體最大器官,人體保護機制的第一道防線,故無論是毒素或營養皆可能藉由皮膚吸收,因此,皮膚健康狀況亦是維持身體健康的首要條件,其中影響皮膚健康最密切的是清潔用品,相較於沐浴乳近年來手作皂更是成為大家首選。LA GINA執行長指出,市面上充斥各種手作皂,有些手作皂以外型取勝、有些手作皂則是以原料取勝,建議消費者可依照自行需求選擇適合的手作皂。

手作皂依照製成方法可分為冷凝皂與熱製皂,冷凝皂亦稱為CP皂,製程皆會在低於50度環境下完成,優點為油脂多、低溫製程降低油脂破壞、不含酒精;熱製皂亦稱為MP皂,優點為熟成等待時間短、添加物自由選擇、造型多變,基本上製造方法並不是直接影響手作皂好壞與否的最大原因。LA GINA執行長建議,消費者選擇清潔用品前,可事先思考自己的需求和皮膚性質,方可找到適合自己的清潔用品。

LA GINA手作皂明星商品為「邱比特-特油木果脂CUPID」此項產品適用所有膚質,主要成分為乳油木果脂、棕櫚核仁油、棕櫚油、EV級橄欖油、純水、NaOH。溫和滋潤洗淨敏感細緻的肌膚,尤其適合寶寶和敏感肌使用,邱比特手作皂除了獲得大家喜愛以外也榮獲FG特優評價。

乳油木果脂(Hea Butter)—除了絕佳的保濕效果以外,在肌膚的修復、滋潤、軟化也有很好的表現,做出來的手作皂質地也會比較硬!
棕櫚核仁油(Palm Kemel Oil)—由椰子果肉中的核仁所煉製而出,對皮膚刺激相較於椰子油更低,可做出溫和但洗淨力強且泡泡多的手作皂。
棕櫚油(Palm Oil)—其主要目的是加強手作皂的硬度,使其不易軟爛變形
EV級橄欖油(Extra Virgin Olive Oil)-- EV級為冷壓的簡稱,意思為初榨橄欖油,採下橄欖果實經過清洗、烘乾、打碎、輾壓,其過程完全無添加任何化學用成分,製程需必須保持在攝氏30度以內,也是最高等的橄欖油。
NaOH--氫氧化鈉為手工皂還是工廠做的皂必備的成分之一,經過「皂化」這種化學反應,才可能把粘膩的油脂原料變成可以清洗髒污的皂。


LA GINA冷凝精油手作皂 手作皂原料 手工皂

 Lagina官網: http://www.lagina.com.tw/
 Lagina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lagina.tw/?fref=ts
 Lagina痞客幫: http://lagina2016.pixnet.net/blog
 Lagina部落格: http://lagina2016.blogspot.tw/

【保養】LA GINA就是愛你 情人節天然精油手作冷凝皂禮盒

週五, 三月 24. 2017

[img]http://i.imgur.com/3hMi9oZ.jpg?1[/img]
2月14日西洋情人節即將到來,情人節其由來主要是為了紀念Valentine修士,故事起源來自於西元三世紀,羅馬執政君主好大喜功且不懂勤政愛民,是有名的暴君,當時羅馬內外戰爭頻繁立於不敗之地強迫男子參加軍隊協助作戰,且不得舉辦婚禮,即使訂婚者也需要取消婚約,對於此苛政人民敢怒不敢言,而Valentine修士不忍見到情侶被迫分離,而為大家秘密主持上帝婚禮,但消息很快走漏,使得Valentine修士逮捕受審,由於修士不願屈服認錯,最終被判處死刑,後人將2月14日感念Valentine修士勇敢抗爭,也象徵每個人都應該勇敢地追求愛情。
[img]http://i.imgur.com/uAs8yc4.jpg?1[/img]
現代情侶們在情人節當天不僅會安排浪漫約會選個有氣氛的餐廳以外,為彼此準備小禮物或小卡片也是不可或缺的浪漫行為。LA GINA執行長指出,表面看似簡單的送禮,其小細節更是不可大意,送禮選得好不如選得巧,尤其在現代氣候異常和變化多端的溫度,經常使得男女性消費者肌膚出現敏感、脫皮等警訊,其大多原因來自於平常保養不足,造成的各種肌膚問題。
[img]http://i.imgur.com/FLCzyPk.jpg?1[/img]
天然精油手作冷凝皂特色為延續古老傳統手作皂工法,嚴選100%天然粹煉材料,利用低溫繁瑣工序手作每一塊皂,因此每塊皂製成期約莫90天,只為了保留手作皂珍貴的甘油和營養成分,讓每位消費者在使用手作皂同時享受到真正的純淨舒適感。LA GINA執行長表示,一塊珍貴的手作皂送給一位值得您愛護的另一半,讓彼此的感情更加升溫甜蜜。
[img]http://i.imgur.com/vk4K55c.jpg?1[/img]
LA GINA特別推出情人節特別企劃,以多種樣式組合而成的精美天然精油手作冷凝皂禮盒,不僅做足自我面子更是顧到另一半的”面子”, 然精油手作冷凝皂禮盒依照不同需求分成兩入極品絕配、三入一生一世、四入永浴愛河以及單顆八種寵愛系列禮盒包。其手作皂不添加化學增稠劑、不添加化學香精或香料、不添加化學皂基、不添加界面活性劑、不添加化學起泡劑、不添加色素或固定劑,六大堅持,非常適合敏感肌、新生兒寶寶、孕婦媽咪或一般肌膚消費者使用。


LA GINA情人節禮盒 精油手作皂 敏感肌香皂

 Lagina官網: http://www.lagina.com.tw/
 Lagina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lagina.tw/?fref=ts
 Lagina痞客幫: http://lagina2016.pixnet.net/blog
 Lagina部落格: http://lagina2016.blogspot.tw/

Re: [作業01] DIV與CSS複習--以色塊為主的基本單欄網頁版型(新增CSS3練習)

週四, 三月 23. 2017

1.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b/hw01/hw01-1045445026

2.設計概念與製作心得:
主題:菲力貓(Felix the Cat)

設計概念:
菲力貓色系。

製作心得:
老師解析非常清楚,讓我製作過程非常順暢。

3.何謂HTML、DIV及CSS:
HTML:是製作網頁時必須的排版語法,翻譯為中文就是超文件標記語言。
DIV:一種標籤,可以包覆語法,將不同的語法有效的分為獨立的樣子。
CSS:讓網頁美化,也能編輯網頁的長寬、文字大小和顏色等。

4.附上至少一個覺得設計很有質感的網站,並說明原因:
https://paperandlight.co/
簡潔又不失質感。
5.期待這門課的學習成果與收穫為何?
更了解網頁製作的操作技能。

Re: [作業02] HTML與CSS練習-- 首頁實作篇

週四, 三月 23. 2017

(1)作業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b/hw02/hw02-1045445044

(2)網站主題/網站名稱:探險活寶

(3)分類項目(導覽列):
首頁-探險活寶的由來
故事介紹-描述阿寶老皮的探險
人物介紹-介紹裡面的主角 配角
圖片分享
影片連結

(4)對象:兒童

(5)色彩計畫:藍色 白色

(6)風格設定: 活潑

(7)製作心得:跟著老師的步驟 覺得很順利

不只是 T 恤潮牌!專訪原民品牌「花生騷」:為何我們不做天馬行空的設計?

週四, 三月 23. 2017

不只是 T 恤潮牌!專訪原民品牌「花生騷」:為何我們不做天馬行空的設計?
BY VANESSA LAI · 2017/03/22

Credit: VanessaCredit: Vanessa




集結傳統與創新的「花生騷」,在南京西路開店不到半年,也像是早已成為大稻埕的一部分風景。(Credit: 花生騷)
走進大稻埕,這樣既有懷舊的朦朧,又承載 1920 年代作為現代流行第一站的歷史意義,早在 100 年前這裡的摩登商店街,就匯聚了追求獨特風格與自由理想的文藝青年,是臺灣文化運動的基地,也是最能夠彰顯現代臺灣精神的所在。

如今大稻埕各式各樣的咖啡店、書店及劇場空間已逐漸轉變成臺灣文創品牌的重要駐點 ── 前身在民樂街、集結傳統與創新的「花生騷」(Wasang Show),在南京西路開店不到半年,也像是早已成為大稻埕的一部分風景,將臺灣原住民對山林生態的關注,透過林立四周的原木展售架、暖色的燈光、象徵石板屋而特別訂做的石板結帳台,以及正在播放的原住民音樂專輯,融入店面空間整體氣氛的營造。



兼顧文化與設計感,花生騷不只想做潮服品牌

很多客人初見可能會覺得花生騷不過就是潮流服裝品牌,因此更需要透過商品上的說明小吊牌,以及為客人講解商品背後圖騰與神話故事的店員,來傳遞花生騷的理念。因此對於花生騷來說,大稻埕也是適合在店裡講故事的好地方。

在店裡有兩款深受顧客喜愛的經典款 T 恤,一款是阿美族森林的守護神貓頭鷹,代表著希望與新生,另一款是「口袋森林」,在靠近心房處設計了有原住民花紋的小口袋,口袋裡頭長出一棵樹,讓穿上這件衣服的人成為森林的守護者。

這兩款 T 恤由德拉與夥伴 Woods 在幕後操刀設計,他們是「花生騷」的創辦人,在大學期間就積極接下 T 恤設計的案子,從做班服設計,到後來在市集上販售自己設計的 T 恤。

德拉說,許多國際時裝設計均得自北美或北歐等原住民文化的靈感,而臺灣其實也有很豐富的原住民神話故事,卻相對缺乏這些嘗試。直到 2011 年遇到阿美族歌手舒米恩(Suming)是一個契機,德拉主動介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因此促成了之後的合作機會,也更堅定了德拉藉由服裝設計推廣原住民文化的想法。




潮流性的商品也可以是一種契機,像是扮演中介的角色,影響到都市原住民有機會認識到圖騰背後的傳說或故事。(Credit: 花生騷)
他們參考在國際上流行與潮流風格的表現方式,將原住民的文化元素融入在當代的穿搭上,例如阿美族的八角星圖騰是以前流傳下來的紋路,在每個家族都有不同的變化,已經不知道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八角形紋。於是「花生騷」利用高彩度的「桃紅」、「藍」、「黃」色重新設計成潮流風格的圖騰,並應用在毛巾、刺繡束口包和衣服上,成為阿美族都蘭部落第一屆(2014)阿米斯音樂節的主視覺和暢銷商品。

德拉與設計師 Woods 長期參考各式各樣圖案設計與編排的方式,他們認為如果只是將傳統圖騰直接放在包包上,「那就只是用傳統的東西做的」,像是紀念品商店那些很樣板的形式,呈現在大眾眼前,並不夠引起人們的興趣。

有一位花生騷的忠實顧客並不是原住民,但在展覽上初次看到他們設計後的大冠鳩圖案 T 恤就愛上了,覺得大冠鳩背後的「領導」意義就像是有神力一般,總是能幫助她往前進。後來德拉輾轉得知,原來這位客人平時會騎重機,喜歡在騎重機時穿這件衣服,而能顯得更帥氣。

花生騷的創新在於擷取文化重點進行拆解、重新編排,例如讓圖騰出現在服飾的某個角落,又或僅部分呈現;像花生騷與旅英阿美族畫家優席夫合作,就以鏤空的三角圖騰或圓形的方式部分呈現其畫作,設計好的服飾遠看是一幅畫,近看又像是一顆顆琉璃珠。優席夫強調「生活美學」的價值,因此看重花生騷在設計上的創新,希望透過服裝設計,可以把藝術的意義傳達給年輕人和一般大眾。2015 年,花生騷與優席夫的聯名合作,還打造了時裝展覽系列,以友善環境理念推廣原住民文化之美。



品牌是名字,也是尋根的開始

參與的太魯閣族人不到 3 位,但他發現在場的人都可以用族語交談、講自己的故事,只有自己卻不會,像是誤闖的外來者。德拉的母親是太魯閣族人,父親是外省人,他說自己是半個太魯閣族人,住在部落的「閩南語區」,因此雖然念大學以前都住在部落,卻比較少接觸到原住民文化。回想起小時候,德拉的母親總會在觀光區賣紀念性質的原住民傳統風格服裝,「但又不是真實的服裝」,可是這種刻板的形象卻很容易根植於大眾的記憶裡,以為原住民是這樣的穿法,「以前原住民意識沒那麼高,對原住民會有歧視問題,好像要隱瞞自己的身份。」

在大學時期的一次因緣際會下,朋友邀他參加原住民大專青年會議,他感覺「這是一個時代的改變」,原民的意識浮上檯面來了。那場會議辦在日月潭,討論主題是人口非常少的邵族人該怎麼因應生活品質遭衝擊的議題,當時參與的太魯閣族人不到 3 位,但他發現在場的人都可以用族語交談、講自己的故事,只有自己卻不會,像是誤闖的外來者。

這使德拉萌生了想探索自己文化認同的念頭。回去以後,他主動和母親聊天,希望多認識太魯閣族的傳統、祖先和起源故事;當時外公給他取名為 Derlabers Saw,德拉便挪用「德拉」在太魯閣語的意思「花生」,加上尾音 Saw 作為「花生騷」的品牌名字。



以文化為本,不做天馬行空的設計

去(2016)年初,花生騷有了新的嘗試,他們發起「部落那邊」的計畫,邀請來自屏東、花蓮和台東等部落的 10 家原民工藝品牌,於 3 月到 5 月期間,一同在華山文創園區快閃展售,也請到「搖滾媽媽」來開設工作坊,教大家製作毛球鑰匙圈掛飾。這種毛球在母語叫 mali(麻力),有祝福之意,而用 pukui(毛線球)相贈時,也表示對友誼的珍視;其中已在花生騷寄售的 mali,更成為消費者一進到店裡就注意到的可愛裝飾品。

Woods 說,「部落那邊」結合故事與商品的展售,吸引到很多國際遊客的關注,尤其是來自日本與香港,因為短暫停留臺灣的遊客主要去九份、故宮之類的地方,很難去到花蓮和台東,但其實臺灣的原民文化對於他們來說是比較神秘、有趣的,所以會很感興趣。




曾經有朋友問德拉:「為什麼不做『天馬行空』的設計?」但德拉認為他們的品牌初衷是要做「文化與潮流結合的創新」,因此商品的文化性一直是很重要的支撐點。德拉覺得花生騷是「走比較安全路線」的潮流品牌,像是用貓頭鷹、大冠鳩的動物形象開發流行性的商品,就是用原本有的文化資源做創意。

只是由於原住民傳統上是口傳文化,某些文化元素可能在族語中就有不同說法,偶爾也會造成資料確認上的困難。比如德拉原本以為太魯閣語的「山」是念 daya,後來經老師指點,才知道應該是念 dakiya;經過他多方詢問、請教耆老,最後也確實發現應該要念 dakiya。



老七家頭目感激:讓兒子接觸自己的文化

德拉會與 Woods 固定到花蓮、南投的布行尋找適合的布料,但實際上能選擇的卻非常少。他曾經去香港逛布料的市場,發現圖騰的布料非常多,可能是來自少數民族或移民的文化圖騰,卻可惜沒有屬於臺灣這一塊,所以更需要「重新演繹」的技巧。德拉認為像胡秀蘭老師基於傳統文化所創新的貓頭鷹織紋,就是很好的作品。

他回想花生騷最初較隨心所欲,不知道人型紋、太陽紋等原民圖紋不能亂用,曾經帶著「口袋森林」的 T 恤回到花蓮,給太魯閣族那都蘭織布工坊的老師看,卻讓胡秀蘭老師直截告訴他不該直接用永樂市場販售的「民族風」布料,因為「那不是屬於太魯閣的布」。從那之後,他才意識到應該要去諮詢更多專業的意見 。現在花生騷完成商品後,都會先拿去部落給「領袖型」人物看看有沒有問題,或是了解部落阿姨對圖紋的想法。

只是目前也遇到另一種困難:要怎麼和工廠的老師傅溝通潮流服飾的設計。像是扣子的車縫、布料要往內塞的創新設計,都增加了複雜度,有些怕麻煩的師傅甚至對德拉直言:「那你要不要去對岸做?」他經常要找很多工廠一一溝通,「很多潮牌現在是在大陸或越南做,因為台灣的師傅人手也不多」,德拉說,希望「花生騷」的商品至少 80% 都要在臺灣製作。



以前德拉以為花生騷的創業就是賣東西,後來他漸漸感受到,潮流性的商品其實可以是一種契機,像是扮演中介的角色,影響到都市原住民有機會認識到圖騰背後的傳說或故事,「我們可以用現在流行的版型或顏色去做,結合文化的元素,讓他們感受到是能夠在流行找到自己的文化。」

曾經有一位原住民在高雄快閃的活動來面試,想擔任店面的工讀人員,看起來是很靦腆的男孩,沒想到之後有人轉告德拉說,其實他不在場時,這個男孩的表現會特別熱情,還會在百貨公司很歡樂地帶大家一起跳舞 ── 後來才知道,原來這男孩是老七佳部落 mamazangiljan(俗譯「頭目」)的兒子!

老七佳位於屏東縣春日鄉,是百年國家級秘境古蹟,也是台灣現存最大最古老的石板屋聚落,平時不對外開放,花生騷的團隊透過這個男孩,因此有機會到訪認識老七佳。德拉回憶起當時見到 mamazangiljan 時,她很高興地感謝花生騷,讓兒子能夠有機會接觸自己部落的文化。


對德拉而言,花生騷既是服飾品牌,也是他們說部落故事的媒介。(Credit: 花生騷)


花生騷 2.0:與部落共享、共存文化創意

商品其實可以是一種契機,像是扮演中介的角色,影響到都市原住民有機會認識到圖騰背後的傳說或故事。德拉有時會受邀到原民專班分享創業的經驗,他回想有次協助為大學三年級的學生模擬工作面試時,發現大部分學生都非常害羞,刻意在介紹時避開談自己的原住民身份,德拉覺得這樣很可惜,應該換一個角度,彰顯原住民是「比較熱情、會勇於表現自己的人」這種優勢。對於初入社會的原民新鮮人,他認為重要的是如何找到合適的管道做想做的工作;如果要回部落創業,可以先請教有經驗的創業者和前輩。

花生騷僅在 2011 年到 2014 年之間就拿到了 8 個文化部、經濟部等計畫補助。德拉以之前曾經犯過的錯誤,提醒有志於創業的年輕人不要本末倒置,「一個品牌要做的是年度計畫,如果文化部剛好要推的是這類商品,就是一舉兩得的事情,而不是為了拿到計畫補助款才做商品」。

現在花生騷在店裡左側牆上,掛了編織錢包、自然染絲巾、手繪明信片、鑰匙圈,和櫃子上擺的一些手工藝飾品,都是自有商品以外,從臺灣各地精挑細選獨具個性的部落商品。除了推廣在地的原住民文化,花生騷 2.0 的重要任務,是與部落一起共享、共存文化的內涵與創意。



過去花生騷的銷售策略比較鬆散,主要通路是臉書粉絲專頁或市集活動;自從去(2016)年開始做電商平台,也有了新的實體店面據點,需要更有計畫性的營運,資金來源也更多元,前陣子才剛聘請一位專職人員負責寄售與企劃工作。

「很多原住民攤商不知道怎麼做行銷、在臉書宣傳,只知道要賣東西,」德拉與 Woods 觀察到他們的商品工藝其實很好,卻沒辦法有效推廣出去。「現在沒有能力可以資助他們,合作可能也不到 10 個商品」,究其原因,德拉表示現在部落商品不是太過於有個性,就是堅持要守住傳統的設計,或是商品產出很慢、無法持續供應的困境。

Woods 說現在的嘗試是先找比較成熟的商品來做,中、長程的計畫則是與部落聯名合作,激盪出新的創意商品。像是他們想過把口袋森林的經典設計印在一款卑南族人手工製作的後背包產品上,「讓他們的專長和我們的設計結合,客人也可以因此在花生騷販售的地方認識到他們。」



德拉期望未來可以與部落有更多合作,在品牌更成熟、更為規模化以後,透過資金、資源去協助推廣,或是有機會的話,到香港、日本與上海參展,將發揚臺灣原住民文化的目標擴展到國際舞台上。

(本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花生騷共同創辦人,右為德拉,左為 Woods。(Credit: 花生騷)


關於作者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現為《Mata‧Taiwan》特約記者。

國寶結拜的一些詮釋

週四, 三月 23. 2017

國寶結拜的一些詮釋
物質文化、文化遺產與博物館
2017.03.13 博物館物質文化原住民
作者:張正衡

去年9月,臺大人類學博物館以婚姻結盟的方式,重建博物館國寶文物與源鄉佳平部落的連結關係。今年10月,人類學博物館將再與同為排灣族原住民的望嘉部落合作,以傳統排灣族結拜儀式( masasan siruvetje ),進一步推展博物館藏品與源鄉社群間的動態連結。

今年結拜儀式的主角是排灣族 Aluvuan社(望嘉舊社,現今春日鄉歸崇舊社)佳邏夫岸(Tjaluvuan)頭目家雙面祖先像石雕柱,這件雙面祖先像石雕柱的男祖先吉福祿萬( Tjivuluwan )、女祖先玖柏蘭恩( Djupelan )皆頭戴羽狀帽飾,雙手平舉置於胸前,細腰上配戴有紋飾腰帶,而且雙膝和腳踝關節處刻有平行線條狀紋飾,去年(2015年)與佳平部落的四面木雕祖靈柱同時經文資局審查通過指定為國寶。

這件藏品由臺北帝國大學移川子之藏教授1929年至當地田野調查時採集入藏,當時獲得望嘉(彭葛里)部落佳邏夫岸家女頭目玖柏蘭恩( Djupelan )和官府同意後,自早已遷出棄置的Aluvuan社(望嘉舊社,現今春日鄉歸崇舊社)移至博物館,而族人從此未再見過祖先石雕像,相關記憶也逐漸流失。

今年度臺大人類學博物館老師及同仁至屏東進行部落訪談時,望嘉部落族人表達強烈期待,希望將祖靈迎回部落,尋回失落的記憶和強化部落認同。館方與部落進行密集討論後,決定由部落重新複製雙面祖先像石雕柱並迎回祖靈,而原件國寶文物留在館內長久維護保存。望嘉部落頭目家-嘉魯禮發.魯飛禮飛家團將與臺灣大學透過傳統排灣結拜儀式,締結親密的夥伴關係;雙方分別由臺灣大學文學院陳弱水院長與頭目家長子羅俊傑先生代表結拜,並由文化部鄭麗君部長及臺灣大學郭鴻基教務長共同見證,最後以排灣族人的傳統圍舞慶祝作結

台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新聞稿2016.10.15
2016年的10月15日,還記得是個風雲變換不定的一天,時不時地飄點小雨。上午九點,一行身著傳統服飾的排灣族人,在呼呼排著廢氣的遊覽車旁整好隊伍後,緩緩地從台灣大學的正門口走進了校園,朝向台大校史館西側的人類學博物館前進。在隊伍前頭盛裝帶領著族人的,是大頭目家的長子羅俊傑。而在隊伍中段高抬的轎子上,坐著他的母親,也就是現任的望嘉大頭目羅秀蘭。


(http://www.appledaily.com.tw)
就在隊伍浩浩蕩蕩地走進校園後不久,天空中突然降下了大顆大顆的雨滴,瞬間就把族人們一路上細心保護的華麗族服和羽毛頭飾全都淋濕了。臉上橫流亂淌的雨水繃緊了每一張面容。然而這陣急雨未曾停下他們的步伐,一個個反倒是踏得益發堅定了。當掌聲開始響起,隊伍中有些年輕的孩子暗暗低頭瞄了幾下兩旁夾道表示歡迎的人群,有些抬頭挺胸的卻忍不住微笑了起來。等到整個大隊走進了會場中央,由排灣望嘉部落與台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所合作舉行的國寶結拜儀式,就在這多變的天氣裡,揭開了序幕。

若從台大人類學博物館的角度來說,能夠從文物的收藏展示走到與原住民部落結拜這一步,其實是件始料未及的事。更抽象一點地說,這場「國寶結拜」或許可以被解讀為:在國家文化治理的脈絡下,從博物館與部落持續溝通互動的實作過程中所孕育出來的一個非預期性結果。

台大人類學博物館開始與望嘉部落接觸的過程,始於晚近中央政府對於文化治理制度的新制度──國寶登錄指定。所謂的「國寶」的認定與合法性,來自於行政院文建會(文化部的前身)在2005年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所頒佈的古物分級登錄制度(正式名稱為「古物分級登錄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在這次的制度修正中,將文化資產中的「古物」類別進一步細分為「一般古物」、「重要古物」和「國寶」三個等級。

面對國家運作下的新文物保存制度,台大人類學博物館也必須就館內藏品的情況作出因應。可是,作為一個由人類學家打理、而且與人類學知識發展史緊緊交纏的民族學博物館,該如何在新的文化資產體制內永續運作,同時又能顧及專業倫理與文化觀點呢?要回答這個牽連甚廣的問題,人類學博物館從一個單純的方法著手嘗試:在對任何藏品進行文物專業上的安排之前,先試著回到物品所源出的文化社群(source community),傾聽他們的意見,理解他們的處境,與他們共同商討,而後才據以做出專業決斷。

在台大人類學博物館成功由原來的學術標本陳列室轉型成立後,便直接要面臨如何讓館藏與展示更能向公眾開放、與社會互動的問題。承此,以胡家瑜老師為首的工作團隊也開始思考讓館內的重要收藏納入國家文物登錄系統的必要性與得失。因此在考慮是否將來自望嘉舊社的雙面石雕祖先像申請登錄為國寶的時候,必須前往部落收集更多的資訊以進行判斷。這時,工作團隊手上所掌握的資訊,僅僅只有日本學者進行採集時所留下來的資料。而其中登載著的最為具體的地點,便是位於屏東山區的Aluvuan這個望嘉舊社名(部落報導人對於這個名字的其中一個解釋為「許多不同家族會聚的地方」),以及這個石雕柱所源出的Tjaluvuan家族。可是,當工作團隊初次去到部落打聽時,雖然仍有幾位耆老聽過Aluvuan之名,卻找不到任何知曉Tjaluvuan家族去向的人。更具體地說,當時在部落裡已經幾乎不再存有對於這個雙面石雕祖先像的記憶或傳說了。


(http://www.moc.gov.tw)
後來在一次於望嘉部落召開的耆老座談會中,工作團隊才經過輾轉介紹找到了記得Tjaluvuan家名的羅安山先生,而從他口中得知望嘉舊社的一些故事。藉由這幾次的部落座談會的共同討論與學習,人類學博物館得以與望嘉部落及Tjirulivak(Tjaluvuan)頭目家達成共識,決定向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提出國寶登錄的申請。也因為這樣的共識,部落代表也與工作團隊一起出席文資局召開的文化資產審查會,從不同的立場說明這個雙面石雕祖先像的意涵與重要性。之後,博物館工作團隊和一些望嘉族人、耆老一起重訪望嘉舊社的遺址(即Aluvuan),作為完成登錄之後的第一個延伸性活動。這段尋根過程的影像紀錄,也在結拜儀式當天與博物館展廳內播放,希望能盡可能地呈現其中的文化脈絡。

基本上,這次國寶的結拜儀式盡量(在不違反台灣大學校園管理規則的原則下)遵照部落要求的儀式作法來進行,在籌備的每個關鍵步驟中都請部落的巫師詢問祖靈的意願與意見後才修正執行。博物館方運用新的展示設計與紀錄影片,將雙面石雕祖靈柱重新回到部落文化脈絡的歷史過程呈現在參觀者的眼前。行政體系與相關政治人物提供了籌辦儀式的資金協助,也在非儀式的活動過程中獲得一席之地。這些異質的組合也必然帶來各方之間的妥協,以及值得檢討的地方。例如,若從嚴格的排灣文化傳統來看,儀式中的一些細節呈現尚有不足或需要修正之處。

而這個儀式的具體成果,則是讓望嘉部落有機會重新整合並討論他們的文化復振之道,並且讓他們的文化傳統能夠更廣泛地被認識、欣賞。兩個月後,望嘉部落舉辦立柱儀式,在他們用(從舊社搬下來的)舊祖靈石建立的祭場上立起新製作的雙面石雕祖先柱,讓這個物質創作中所帶著的祖靈信仰與祖先記憶有機會重新進入部落的日常生活脈絡裡。

也因為新祭場的建立,望嘉的大頭目宣布之後將重新開始舉辦從日治時期就因被殖民政府禁止而停辦的五年祭。這樣的發展方向並非人類學博物館的工作團隊所能預料,但也樂觀部落做出自主的決定,並且基於結拜手足的立場持續參與望嘉部落的後續活動。或許在這個強調後現代、後解構、後殖民的「後博物館」時代,這樣的文化介入方式也是民族學博物館可以進行的一種新嘗試吧(關於後殖民脈絡中的民族學博物館動態與反省,另一位芭樂作者蔬粒王的幾篇作品中已經有了非常精采的回顧討論)。

不論是「國寶婚禮」或「國寶結拜」,在這些博物館與部落藉由國寶申請而結盟的活動當中,都同樣觸碰到一個讓許多當代博物館工作者皆感棘手的文化政治課題──「文物返還(repatriation)」。就追求歷史正義的目的而言,我認為博物館不需要去迴避歸還文物的方案。但從一個偏向修復式正義的角度來說,我也認為博物館應有的返還作法,絕對不會僅僅只是把有爭議的博物館藏品全部送出館外即可。如何讓爭議器物中所蘊含的原住民文化信仰與生命史能重新地與現在的部落生活聯繫起來,甚至能為原住民文化復振運動所用,進而創造出當代原住民文化的自主生命力,反而會是一個更為困難卻也值得努力的挑戰。


臺灣大學博物館(https://cloud.culture.tw/)
可是,讓博物館藏品回到部落手中使用這個理想,雖然簡單易懂,卻不見得那麼容易執行。長期以來,博物館專業的發展建立起了一套針對文物保存與展示的科學技術系統,並且也同時形成一套特定的專業倫理思維。通常凡是敬業的博物館員,大概都很難眼錚錚地看著久經風霜的器物被以會造成傷害的方式對待,而不出聲制止或保護。然而,博物館(特別是民族學博物館)所要保存與展示的,究竟是器物本身,還是器物所蘊含與代表的文化內涵呢?

文化,不僅是人類學研究的一個核心關鍵詞,更是民族學博物館展示規劃的重點。如何定義文化這個大哉問,將會決定我們如何評價博物館的展示內容與形式。然而,什麼是文化?這個基本問題即便是在以文化為專業的人類學社群中,也可能依據世代與理論取向而有著不同的答案。

晚近的物質文化研究觀點,比較傾向將文化界定為人與物之間相互交錯的實作建構過程。根據這個角度來看當代的博物館解殖議題,我認為討論的重點就會落在:如何透過博物館的專業工作,協助讓社群與文物之間的辯證互動關係得到強化,讓(可能已經失落的)傳統關係得以重新建立?在反思過往不義權力關係的歷史時,後博物館時代的專業工作者可以努力的方向之一或許就在於此。

台大人類學博物館能夠在最近兩年先後完成「國寶婚禮」與「國寶結拜」兩次重要的部落結盟儀式,對於一個民族學博物館來說,其意義可能多過「解套」殖民爭議或「留下」珍貴收藏。與文物來源的原住民部落合作,並非只是一種取得文物收藏正當性的手段,而是誠實面對博物館所欲保存的「文化」的動態本質,並且採取一種「文化的」手法(而非只是「科學」、「法律」、「行政」、或「保存維護」等等的現代性手段)來進行文物收藏、保存與展示的工作。

在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啟動了護衛無形文化遺產公約之後,非物質性的文化不僅比過去更加受到文化資產學界的重視,也開始對於博物館的經營理念產生衝擊與影響,特別是關於藏品的純正性(authenticity)的問題。文化遺產不見得必然以某種具有實體且能夠原原本本地體現過去文化生活的物質形式存在,而是必須仰賴人與社群的反覆操演與再創造而存續。如果能夠認知到這一點,就應該可以理解:博物館的文化任務與社會使命不會僅僅只是把古物完整無缺地保留下來而已。事實上,在許多批判性論述中,文化遺產的「博物館化」與「化石化」早已經常被用以指稱文化遺產的僵化與缺少創造性活力的主要隱喻。

誠然,如果按照Pierre Nora的說法,博物館一直是現代社會中的一個「記憶所繫之所」。晚近博物館學的思維轉變,與新博物館型態(如生態博物館)的出現,也似乎讓博物館所「掌管」的記憶可以不只限於服務國族政治的權威藏品,而是有可能四散到城鄉之間,留下部分對於當地社會生活的回憶。這種新發展方向使得博物館經營者更加歡迎與仰賴與這些展示主題相關的在地社群,並且讓原本處於邊緣或受壓迫的族群亦有可能成為策展或遺產保存的協力者。

不過,對於民族學博物館來說,要想依樣採用地方性、社區參與以及生態博物館的手法,往往就會立即遭遇到比其他類別的博物館更多的權力糾葛和政治議題。這是因為上述殖民與後殖民政治所留下的歷史葛藤已經過於錯綜複雜,往往脫離了單一博物館的工作權力所能企及的範圍。換言之,單靠民族學博物館的有限力量,多半是難以改變宏觀結構的走勢。

從國寶結拜的經驗看來,除了尊重藏品所源出的文化社群,並且反省文物入藏的歷史正義問題之外,民族學博物館還能夠主動進行的部分,或許便是開始去思考:如何能夠使用自身的資源與專業,為在現代化、流離失所與社會性失憶的多重傷害下被割裂的部落文化做些什麼?這並非意指研究者片面地為部落族人提出看似完美的計畫與執行步驟,而是小心地在被現代性體制所裂解的原民文化生活碎片中尋找合適的立足點與支點,以一個參與者和協力者的角色成為部落文化復振和生態復甦的夥伴。

值得留意的是,現今的部落生態與整合方式不必然是研究者從書上讀到的那樣。何為一個部落?如何取得「這個部落」的同意?已經沒有必然的答案。這些問題很關鍵,卻也很困難,是非對錯的立場更可能持續變動。所幸人類學訓練已經提供了許多工具來幫助我們面對這樣的課題,人類學家理應能夠具備一定的能力去釐清這些複雜的新現象。而這樣深入且基於同理心的理解,將可以對接下來博物館與部落之間的合作互動帶來很大的幫助。

在進行這樣的嘗試時,人類學家除卻要面對以國家與資本主義為首的現代性結構力量,從「寫文化」一書(Writing Culture, Clifford and Marcus 1986)出版以來的一系列對民族誌權力關係的批判性自省,也很快地又如同幽靈一般重新出來糾纏著。即便在三十年後的今日,研究者與原住民部落之間所存在的種種知識、資源與權力的位差仍然可能在合作的每一個環節起作用,而使得我們不得不對此保持警醒。但是,若只是一味地認定原住民部落必然在此過程中淪為被操弄或附屬的一方,可能也就過度地低估了當代原住民的能動性與其中文化政治的複雜性。


(http://www.moc.gov.tw)
以這次國寶結拜為例,要同時在現今的文化與學術治理體系與台灣社會脈絡中將國寶結拜儀式的構想化為行動,單憑大學教授、博物館與部落的任一方所掌握的資源與權力都是不夠的。政府機構、政治人物、地方頭人、廠商、設計師、在地文化工作者等等,都逐步進入促成國寶儀式的協作網絡之中,而使其最終得以成事。人類學者與博物館從業者在這過程中所能自我期許的,或許比較會是個居於各方之間的協調者:在溝通、提醒與「轉譯」各方的興趣利益之同時,努力協助部落族人維持他們的行動主體性與詮釋權。而從後續的發展來看,這個協作的成果有可能也將成為部落文化復振歷史的其中一個啟動環節。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張正衡 國寶結拜的一些詮釋:物質文化、文化遺產與博物館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578)

重返《血色海灣》

週四, 三月 23. 2017

重返《血色海灣》
日本太地町有獵豚「文化」嗎?
2017.03.20 日本狩獵動物 回應 0
作者:林浩立

前言

在大學教授「環境人類學」這門課時,我於其中一週主題為「環境倫理」的課堂上,安排學生觀賞以日本和歌山縣太地町捕獵海豚為主題的知名動保紀錄片《血色海灣》(The Cove),以及另外部片長較短較少人談論、探討北歐法羅群島島民捕鯨活動的紀錄片The Grind: Whaling in the Faroe Islands,並搭配幾篇關於原住民族捕鯨傳統的文章閱讀。這堂課的設計主要用意在於以多元的案例來平衡強烈批判任何鯨豚捕獵行為的《血色海灣》。在聆聽這群學科背景紛雜的學生討論時,我發現他們雖然也不認同太地町的海豚捕獵,但卻沒有與《血色海灣》一樣站在動物權或鯨豚類智能說(cetacean intelligence)的立場,認為這群感知能力幾乎等同人類的生物不該遭受任何形式的囚禁或捕殺。他們反對的理由是太地町漁民在紀錄片中被呈現的那種隱瞞的態度與顯得殘忍的獵殺方式。而更有趣的是,他們反而能接受法羅群島公開、歷史悠久、記錄完整、沒有涉及商業活動、且號稱人道殺戮的捕鯨活動,並認為前往抗議的「海洋守護者協會」(Sea Shepard Conservation Society)成員不應干涉當地的生活方式。

簡單來說,他們的結論某種程度上是偏向所謂「文化相對主義」:鯨豚保育並非一種放諸四海皆準、不可撼動的普世價值,而根基於一地社會文化的鯨豚捕獵活動應該受到尊重。然而,怎麼樣的狩獵活動才是有「文化」呢?是淵遠流長的傳統?是有限度的狩獵規模?還是不涉及商業利益的生計行為?同時,若不具備這些條件就不算是有「文化」嗎?這些疑問顯示狩獵權辯論中的「文化相對主義」一詞其實有很大的不足,不但僵化了地方的複雜性,也壓縮了與環保動保團體溝通的空間,更有可能反被拿過來攻擊一地的狩獵活動「文化意涵已消失」。本文以民族誌、歷史、社會、經濟、生物等資料重新談《血色海灣》中宛如蛾摩拉般的罪惡之城太地町及其獵豚活動,並分析當地有什麼尺度或大或小的力量在運作著,以及有什麼已產生的改變或未來變化的可能性,而這些都是僅用「文化差異」的視角所不能完全捕捉的。


法羅群島捕鯨紀錄片The Grind: Whaling in the Faroe Islands

環境與法律面向

首先必須說明的是,本文的討論是建立在地方鯨豚捕獵活動並沒有造成顯著的生態破壞這個前提上。以法羅群島為例,從2010到2015年間,當地島民平均一年捕獵約七百隻長鰭領航鯨,這個數字被認為不會影響東北大西洋中數量約七十七萬隻的領航鯨群體。至於太地町每年所捕獵的海豚中最主要的寬吻海豚、條紋原海豚、以及花紋海豚也都並非瀕臨滅絕的保育物種,且在太平洋的群體數量都算充裕。根據一項2007年的數據,在日本沿海捕獵活動中被捕殺的小型鯨豚類生物大約為兩萬六千隻,其中在太地町大約有三千隻,而其中有一千六百多隻為海豚。若單看日本沿海所捕獲的條紋原海豚的數字,的確有長期逐年下降的趨勢,但也有學者指出這還包含海豚肉與油脂被鯨魚取代、市場變小、漁村人口結構變遷、適宜捕獵的海岸被發展建設破壞等因素,並不全然代表海洋中的海豚數量劇烈減少。以人類學家Arne Kalland為首的一批長期研究捕鯨文化的學者在Japanese Whaling: End of an Era?一書中更認為,「在國際會議與媒體上針對捕鯨的討論,大部分是踩在道德的立場,而非環境生態。而為了保護鯨魚所進行的種種行動,其思考邏輯是基於倫理政治,而非純然環境保育。」上面提到的「鯨豚類智能說」,就是時常用來反對鯨豚捕獵的倫理觀點。論者根據腦容量、腦部全身比例、涉及情緒與社會行為的神經元等研究資料,認為鯨豚類應被給予與人類同等的生存權利,2013年印度的環境森林部更進一步地認可鯨豚類為「非人的人類」,不得被監禁或捕殺。但也有學者表示這些研究未臻完全,其所衍生的保育論述也被認為過度「擬人化」鯨豚類。

然而反過來從另外一面來談,贊成捕鯨活動的人士有時候也會用生態的角度來辯護,認為捕獵海洋中的大小哺乳類生物,可以維繫海洋生態平衡以及保護區域魚獲量。這個在太地町已成為官方論述的說法,現在也被以Daniel Pauly為首的海洋生物學家以研究資料反對。也就是說,鯨豚捕獵無法像其他在山林進行中的狩獵活動(例如原住民族對山羌或馴鹿的狩獵)一樣以生態管理的框架來支持。唯一稍稍能夠用類似生物觀點來解釋的,或許是位於高緯度低光照的法羅群島島民需要依靠鯨脂來攝取高維他命D的養分,而這是當地其他海鮮食物無法取代的。然而之後本文也將會提到,太地町的海豚肉以及法羅群島的鯨魚肉其實都含有高度重金屬污染,對人體其實有害。

最後,在法律層次上,國際上最大的捕鯨管制組織「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雖然在1982年決議暫時停止商業捕鯨行為(於1986年生效),但此法令管理不到像在法羅群島和太地町這種沿岸針對小型鯨豚類的捕獵活動。在日本,除了在大型捕鯨活動上持續地以「科學」的名義進行外,像太地町這種地方捕獵活動則僅受到地方政府(如和歌山縣政府)以配額和許可證的方式管理,但也有研究者指出這成效並不彰。



太地町的鯨豚捕獵歷史與發展

根據Kalland研究團隊的資料,因為《血色海灣》而惡名昭彰的太地町,是一個遠離都會地區、號稱擁有八百年之久的捕鯨歷史的海邊小鎮,目前人口僅有三千多人。其周圍沒有適合農耕的田地,腹地也不足,發展有限,因此捕鯨成為這裡最主要的經濟基礎。根據地方歷史記載,日本首次的大型魚叉捕鯨活動就是於1606年從這裡開始。之後1675年,一種更為有效率的漁網捕鯨方式,據信也是由太地町居民發明。在江戶幕府時期(1600 - 1868),太地町因為捕鯨產業而發達起來。然而後來在門戶開放後由於無法與西方捕鯨船隊競爭,地方經濟逐步蕭條,年輕人出走,使太地町傳統捕鯨活動終止。一直到二十世紀初,捕鯨產業因為現代技術的引入而得到復甦,並在六零年代到達鼎盛,提供了城鎮大部分的賦稅收入。但好景不長,80年代產業又沒落下來,捕鯨公司成立的基地紛紛關閉,城鎮失去主要收入來源,負債增加,地方經濟再次衰退。正是這樣歷史與經濟的背景,讓太地町希望能藉由輝煌的捕鯨過去來復振自己的城鎮,重建地方身份認同。在日本所有的捕鯨城鎮中,只有太地町有一個地方捕鯨組織,並且持續舉辦鯨魚的「供養祭」,早在1969年更已成立了一個鯨魚博物館,有關於鯨魚的舞蹈、鼓陣、文化祭典也在之後被創造出來。在《血色海灣》中,導演Louie Psihoyos提到太地町的鯨豚捕獵活動與佈滿城市的鯨魚意象讓他感到十分詭異,但對當地人來說這其實並不衝突。

上面談的都是捕鯨活動,那《血色海灣》中的主角海豚呢?在日本,將成群的海豚驅趕到海灣然後用漁網圍住的捕獵方式同樣也有悠久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十五世紀。在1863年,博多灣的一個村落便有相關的詳細記載。那一次的獵豚活動中共有九十四隻江豚被捉到,其中大多數透過不同管道販賣掉,而賺到的錢在分給漁網以及船隻主人後,其餘則分配給村落各個家戶。位於長崎縣的有川町是日本另一個著名的傳統獵豚城鎮,一位嫁給當地捕鯨船員的老太太回憶在三零年代間,村落最熱鬧的時刻就是成群的海豚被驅趕上岸之時。之後村民會醃製海豚肉,或直接弄成生魚片食用。但這樣的海豚食用傳統只限於日本西南部分地區,因此並無足夠的市場支持。1986年國際捕鯨委員會暫時停止商業捕鯨後,日本一些海豚肉開始以鯨魚肉的名目販賣出去,以填補市場的空缺。儘管如此,海豚肉的價錢還是不斷走低,許多地方的傳統獵鯨驅趕活動也逐漸消失,到了八零年代後只有靜岡縣的富戶、壹岐島的勝本、沖繩的名護市、還有太地町,而現今又只剩太地町在進行。

現今太地町的獵豚活動又與上述所謂日本傳統獵豚活動不一樣。首先,太地町有每年固定的獵豚季節(從九月到三月),而以往則是隨機的。其次,太地町漁民使用的是高速摩托漁船來大範圍地尋找迴游中的海豚群體,此方法據信是在二零年代從伊豆半島發展出來的,並且在六零年代後開始普及。事實上,太地町的傳統獵豚活動與多數日本漁村一樣大約在六零年代就終止了,而現今的面貌是在1969年幾位當地漁民從伊豆半島學到新的技術後才開始的。同時根據一項2006年的資料,太地町其實只有二十六位漁民有獵豚執照,所以這從來就不是媒體上所形容的「全民活動」。



然而,在獵豚傳統中斷、海豚肉沒有經濟價值、現今又只有少數漁民在進行的狀況下,為什麼太地町會在七零年代開始恢復獵豚呢?其實《血色海灣》紀錄片一開始以攝影機捕捉太地町如何將海豚驅趕到海灣、以漁網困住過夜時,答案就近在眼前:隔天一早,一排排的海豚訓練師會出現在海灣,挑選海豚送至各地的水族館、海洋公園(包括太地町自己的鯨魚博物館),剩下的海豚才會面臨殺戮的命運。鯨豚保育協會(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 Society)於2006年便發表了一篇報告,直指日本當代的鯨豚捕獵活動背後的主要兇手正是水族館這個產業。那段時間一公斤的海豚肉只能賣美金十六元,而一隻死海豚最多只有美金四百元的價值,但在太地町捕捉到的海豚,若是水族館喜好的品種,一隻最多可出價到美金六千二百元。而從時間點上來看,早在1968至1972年之間,日本的水族館就已經有從地方獵豚活動中交易海豚的記錄,並且在七零年代達到高峰,這與太地町當代獵豚活動興起的時間是相吻合的。這個交易網路之後開始遍及全球,例如台灣花蓮的「遠雄海洋公園」在2002到2005期間總共從太地町引進了十七隻寬吻海豚;另外有證據指出美國最大的海洋生態娛樂公司「海洋世界」(SeaWorld)也有間接涉入。正是全球水族館產業這樣的需求,使得在八零年代開始衰退、但又有以往捕鯨傳統作為象徵資源的太地町,會緊緊地抓著獵豚活動來作為復振城鎮的手段,一方面有活海豚可以帶來經濟收益,另一方面海豚肉與獵豚活動則可以聯繫到一個繁榮的捕鯨過去與地方認同。很可惜的是,《血色海灣》只將這條產業鏈的影響草草帶過,倒是2013年的另一部紀錄片《黑鯨》(Blackfish)徹底揭露了水族館產業的黑暗面,也迫使美國「海洋世界」於去年宣布不再私下繁殖殺人鯨作為園區娛樂之用。



那為什麼不是每一個曾有鯨豚捕獵傳統的日本海岸社群都和太地町一樣持續地在捕獵海豚?一個簡單的回答是,即使同在日本,不同的社群所面臨的行動者與在其中運作的力量都有所不同。以壹岐島的勝本為例,早在《血色海灣》之前,當地的獵豚活動才是動保團體對抗的焦點。1980年在環境導演Hardy Jones以影片揭露之後,來自國際重重的壓力使得勝本不得不於1986年停止大型的捕獵活動,並且於1995年之後完全終止任何捕獵行為。然而,人類學家Kalland的調查發現,當地人開始會將小群的海豚飼養在內灣處,一方面可以於之後高價出售,另一方面則是將城鎮打造成「海豚之城」的基礎。更有趣的是,負責照料海豚的當地婦女竟與他們培養出與寵物般的感情。對認為海豚應該在野生狀態下生活的動保團體來說,這依然不是一個理想的結果,但對當地人來說,此種馴化後的「自然環境」才是他們能接受的。至於靜岡縣的富戶,在2005年進行最後一次獵豚活動後,已轉向賞鯨觀光的路線發展。

也許最後能停止太地町獵豚活動的,其實是關於身體健康方面的顧慮。早在2002年,北海道醫療大學遠藤哲也教授的團隊便在包括太地町在內的市場賣的鯨豚類內臟中發現,其平均的汞含量遠超過當時日本厚生勞動省每克海鮮食品0.4毫克的標準。之後對太地町居民的研究也證實有食用鯨豚肉類習慣的受測對象頭髮中有明顯較高的汞含量。鯨豚類體內的汞,或更精確地說甲基汞,主要來自於人類活動對海洋生態的污染,而身為食物鏈頂端的鯨豚類相對地也囤積了較多的有害物質,人類若過度食用會造成認知神經相關的症狀。然而,一項2015年的研究同時也指出,伴隨著太地町鯨豚類以及人類體內高汞含量的是同樣高的硒含量。這些硒主要來自於海產,並且能透過相互作用抵銷汞的毒性。因此在認知反應的測驗上,太地町居民並無異常的狀況。另一方面,日本厚生勞動省和消費合作社聯盟也僅提出關於大小、頻率以及孕婦不要食用的建議,目前並無任何政策上的改變。

狩獵「文化」的陷阱

從上面的討論我們可以看到,太地町獵豚活動所牽涉的範疇遠超過一個「地方文化」的框架,但由於從太地町地方政府乃至於首相安倍晉三都是以「文化」與「傳統」來加以維護,使得國際動保組織發現若堅守動物權的立場,與此論述毫無交集,各說各話。於是後者漸漸開始針對當地獵豚是從1969年開始的這個時間點,以及海豚食物文化的逐漸消失,來攻擊太地町的獵豚活動沒有文化基礎,因此沒有繼續下去的價值與必要。對於這種批評,一個最直接的回答是,從來沒有規定要求一個傳統要有多久的時間深度或實用性才算「文化」。誠然,太地町現今的獵豚活動的確是一種「再發明」,使用的也是現代的技術與工具,但這不代表當地居民憑空「捏造」出來一個傳統。另一個更適宜的論述架構也許是:太地町是一個擁有長久捕鯨歷史但於近代開始衰退、人口外移的小城鎮。透過有明顯經濟利益又能連結到過往記憶的獵豚活動,太地町得以復振自己逐漸邊緣化的社群與地方身份認同。可惜的是,能夠豐富此論述架構的實際民族誌資料還是太少,這反映的是當地的聲音在《血色海灣》以及國際媒體中是多麼地缺乏以及被忽略。2016年才剛在釜山國際影展首映的紀錄片A Whale of a Tale據說呈現了更多太地町居民的說法,或許能在之後激起不一樣的討論。事實上,若從全球水族館產業與鯨豚類交易的角度進行批判,或是從食品安全與環境污染的議題來著手都是更有說服力的策略。但是,兩者涉及的尺度太廣,且會牽扯回到西方「文明」國家,沒有一個像太地町漁民一樣面貌清楚、可以他者化的「敵人」。曾去過太地町短期觀察的人類學家Jon Holtzman認為,這與在抵制鵝肝醬時,歐洲較為邊緣的國家如匈牙利受到較多的攻擊是類似的狀況。因為法國雖然鵝肝醬產量居全球之冠,但有高度發展的飲食文化做基礎,「文化相對主義」的應用在此便「合情合理」。反之像日本太地町或匈牙利,既不像與環境有緊密關係的原住民族,也不是掌握普世價值話語權的核心國家,自然就成為方便的標靶。



我絕對不是在說如《血色海灣》這種直接進入太地町的抗議行動是沒有意義的。多虧這些在第一線觀察的動保人士,我們可以在日本官方論述之外得到珍貴的統計數字。例如太地町今年剛結束的獵豚季中,共有595隻海豚被殺死、448被放回海洋、232被囚禁等候水族館的交易。雖然對動保團體來說還是不盡理想,但畢竟有明顯下降的趨勢,評論者認為這與當地開始強烈避免鯨魚肉的食用有直接的關係。另外方面,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於2015年在被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World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因太地町的鯨豚交易而暫時停止會籍後,投票決定繼續留在這個國際組織中,代表之後其六十三個水族館會員不得從太地町購買鯨豚,是日本國內對此產業鏈的反省的重大一步。這些成果反映了若離開上述狹隘的「文化」框架,鯨豚捕獵活動正反兩方其實還是有能對話的地方,這或許可以拿來作為現今台灣原住民狩獵權辯論的一個借鏡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林浩立 重返《血色海灣》:日本太地町有獵豚「文化」嗎?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579)

Re: [作業01] DIV與CSS複習--以色塊為主的基本單欄網頁版型(新增CSS3練習)

週四, 三月 23. 2017

1.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c/hw01/hw01-1045445019

2.設計概念與製作心得:

慢慢有抓回一些感覺了,比較不熟的部分還是有看講義和之前的作業,希望網頁設計的記憶快恢復哈哈

3.何謂HTML、DIV及CSS:



4.附上至少一個覺得設計很有質感的網站,並說明原因

https://www.elephantpie.com.tw/shop 披薩店網站

整體很有質感,底色白色,整體瀏覽起來,也很流暢~

5.期待這門課的學習成果與收穫為何?

在學習跟精進一些技能~

Re: [作業02] HTML與CSS練習 --首頁實作篇

週四, 三月 23. 2017

(1)作業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c/hw02/hw02-1045445217

(2)網站主題/網站名稱:加減乘除

(3)分類項目(導覽列):
首頁   有關紅髮艾德
的基本介紹
個人簡介 簡單介紹 增加了解
專輯創作  專輯的概念及歌曲名稱
影片分享  將專輯歌曲MV分享給各位
外部連結  和紅髮艾德相關網站與新聞連結

(4)對象: 一樣是人

(5)色彩計畫:藍色藍色。
(6)風格設定、網頁看點、預期成效:
讚讚讚讚讚
(7)製作心得:今天有跟上腳步了 太棒了好感動

Re: [作業02] HTML與CSS練習 --首頁實作篇

週四, 三月 23. 2017

(1)作業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c/hw02/hw02-1045445198
(2)網站主題/網站名稱:Сою́з Сове́тских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их Респу́блик
(3)分類項目(導覽列): 首頁 領導 軍事 科技 文化
(4)對象: 喜歡蘇聯的人
(5)色彩計畫: 大紅大黃
(6)風格設定、網頁看點、預期成效: 強烈的色彩
(7)製作心得: ypa!(萬歲!)

Re: [作業02] HTML與CSS練習-- 首頁實作篇

週四, 三月 23. 2017

(1)作業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b/hw02/hw02-1045445014

(2)網站主題/網站名稱:mister Donut ( 甜甜圈專賣店 )

(3)分類項目(導覽列):
首頁-mister Donut簡介、各國分店以及市場趨勢
產品介紹-甜甜圈樣品(圖)
我們的堅持-介紹如何製作出屬於我們品牌好吃的甜甜圈祕笈
最新消息-近期會推出的新口味或活動
宣傳影片-電視廣告

(4)對象:喜愛吃甜點的大眾

(5)色彩計畫:橙橘、紅、淺粉、白、深綠、咖啡

(6)風格設定: 為了符合mister Donut 的形象,顏色以店牌主要色彩橙橘、紅色為主,
內文部分則是以粉白色去做搭配,文字是用咖啡、深綠,使整體畫面清楚明瞭,風格
排版則都是以簡約為主~

(7)製作心得:除了header的部分卡住之外,大致上都還做得滿順利,
希望一次又一次的練習,可以越來越上手~~

Re: [作業02] HTML與CSS練習-- 首頁實作篇

週四, 三月 23. 2017

(1)作業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b/hw02/hw02-1045445161
(2)網站主題/網站名稱 : 爭鮮

(3)分類項目(導覽列):
關於爭鮮
產品介紹
壽司公仔介紹
爭鮮偶動畫
各國爭鮮

(4)對象: 大眾
(5)色彩計畫:溫暖刺激胃口的色彩

(6)風格設定、網頁看點、預期成效:

風格
溫暖簡潔

網頁看點
背景採鮭魚生魚片repeat / 導覽列以鮪魚生魚片來當底
讓人感覺很想馬上爭鮮一下

預期成效
讓更多人瞭解爭鮮的產品,以及爭鮮的經營理念品牌人偶
故事,更深層的瞭解爭鮮,以刺激消費。

(7)製作心得:
對區域相對的英文有點陌生,修改找相對區塊的時候會比較費時。
Filezilla不穩定,很常連接失敗,會影響到努力做完的好心情...

Re: [作業02] HTML與CSS練習-- 首頁實作篇

週四, 三月 23. 2017

(1)作業網址:http://mepopedia.com/~css105-2b/hw02/hw02-1045445062
(2)網站主題/網站名稱: 沖繩
(3)分類項目(導覽列):
(4)對象:
(5)色彩計畫:
(6)風格設定、網頁看點、預期成效:
(7)製作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