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郭熊:高山纜車熱潮之下,台灣黑熊何去何從?

週四, 三月 6. 2014

【讀者投書】郭熊:高山纜車熱潮之下,台灣黑熊何去何從?

2014/03/05
作者:
郭熊
關鍵字: 台灣黑熊 大雪山森林遊樂區 雪谷線纜車 台中市政府

台中市政府預定花費總投資金額高達28億,新建谷關至大雪山森林遊樂區鞍馬山的高山纜車(雪谷線纜車),預期每年吸引30萬名遊客,振興谷關地區觀光產業。然而,雪谷線纜車路線面臨的天險不僅是海拔落差大且地形險峻陡峭,途中更會經過數個地質敏感區域。經歷莫拉克極端風災之後,通盤檢討過去高山開發聲浪不斷的今日,台中市政府仍然執意開發該纜車令人不勝唏噓。纜車的興建除了考量國土規劃與安全性之外,對自然環境的衝擊更該被重視。此纜車路線經過大雪山森林遊樂區東側園區,該區域正好是雪山山脈台灣黑熊分布熱點,未來纜車如果施工營運將對台灣黑熊生存造成嚴重的挑戰。

台灣黑熊是台灣唯一原產的熊類,早期廣泛分布全島山區,近幾十年受到棲地開發及人為活動頻繁,使得該物種的分布範圍大幅縮減。目前為法定之「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作為台灣原產最大型的食肉目動物,台灣黑熊的出沒,有其地景保育的生態意義。

臺灣黑熊廣大的活動範圍涵蓋了不同的海拔梯度和生態環境,加上目前受威脅的處境,以及與人類多元的經濟和文化關係,牠們符合景觀物種(Landscape species)和保護傘物種(Umbrella species)的選擇標準,就此以臺灣黑熊為保育的焦點物種,也將可以定義保育區域和經營管理的優先順序,可確保未來的多樣化和豐富的野生動物群落。

從2010年起,大雪山森林遊樂區周遭共有6筆目擊台灣黑熊的紀錄,當中不乏目擊母子熊(n=3)的出沒。從2013年起至今在大雪山森林遊樂區內的台灣黑熊族群生態監測也不斷發現各式熊痕跡,顯示大雪山山區不僅有穩定的族群,且園區內發現母子熊更凸顯是黑熊繁殖地,對於瀕危物種的保育有特殊的意義。

台灣黑熊是瀕臨滅絕的動物,人為因素是最主要的干擾因素。根據無線電追蹤的所提供的資訊,台灣黑熊活動範圍廣大,成熊的活動面積可達120平方公里,海拔分布梯度從平地至3800公尺都有出沒紀錄,凸顯台灣黑熊需要歧異度高且大面積的自然棲息環境,才能提供穩定的永續族群生存。

過去全島黑熊分布調查結果亦發現,在台灣北部地區的黑熊族群受到人為開發、棲息地破碎化、遊憩壓力導致北台灣的黑熊痕跡較為稀有,凸顯北部的黑熊族群量較少,從保育生物學的角度而言,小族群面對持續劣化的棲地與高度人為干擾的壓力之下,將更容易受威脅而滅絕。

大雪山區為雪霸國家公園以南重要的生態保護區,從地景上更有延伸國家公園保護區的價值,園區海拔集中在500至2500公尺,從低海拔的闊葉林至中高海拔的針闊葉混合林,適時提供多樣性的棲息環境,無疑是黑熊在北台灣重要的天然棲息地。

從黑熊痕跡密度調查,顯示該區每公頃內發現黑熊痕跡為0.91,此密度更略高於雪霸國家公園的黑熊密度(0.61筆/公頃),顯示大雪山區作為黑熊棲息地之重要性。並且,近幾年目擊黑熊紀錄次數增加,包含母子熊的紀錄,顯示近年來大雪山可能是雪山山脈黑熊建立的新族群,亦不能排除是周遭環境破碎化或棲地品質惡化,導致黑熊被壓縮集中在此區域,雖然目前研究尚未足以證明,但黑熊密集的出沒顯示大雪山對於黑熊保育的急迫性。

纜車興建計畫將會破壞黑熊棲息地的完整性,造成棲息地的破碎化與壓縮自然棲息地,導致棲地品質劣化,雪谷線纜車興建地點位於從谷關順波津加稜線至大雪山鞍馬山遊客中心,此區域恰為保有中低海拔原始森林的環境,有其獨特的環境特性與生物多樣性,中低海拔更是台灣黑熊偏好利用的海拔梯度。纜車工程不但會改變該地的自然棲地,更破壞大雪山山區做為生態緩衝區,更會截斷與周邊棲地之生態廊道連結關係。並且施工與後續遊憩的人為干擾會導致人熊衝突風險升高,危害彼此的生命和財產。

當一條纜車的興建計畫宛如利刃的插入森林之中,破壞了台灣黑熊在北台灣重要的棲息環境,更殃及其他與黑熊共同居住在大雪山的動物們,該山區總共記錄到6目12科19種哺乳動物,鳥類更有9目36科101種,顯示此區的動物相豐富且種類多樣性高。因此在此區內任何土地利用皆須接受審慎的檢驗,並且限制大規模的土地開發,以提供對生態保育更深保育價值。

(作者為大學研究助理)

心理師在偏鄉:當官無理時

週三, 三月 5. 2014

心理師在偏鄉:當官無理時
2014-3-04 20:56 作者:本報訊

■張巍鐘

印象中小學上課教到民主制度時總是會提到投票,而投票要選賢與能,更是寶貴的一票,隨著年紀增長才更能體會這一票的寶貴,不光是有許多偉大的英雄付出許多青春,犧牲了生命與親情才換來我們投票的權力,更是因為在台灣現有的制度,在依法行政的保護傘下,當權者可以在任期內為所欲為,也可以透過修法增加當權者的權力擴大保護傘。所以,只有任期滿時當權者願意與民眾溝通,也只有在任期滿時,民眾若能同心就能改變政府核心。

在台灣的行政與立法權無法明確分割,其中一個原因是台灣在兩黨為大,而兩黨執政時,最高行政權總統,同時又是能影響立法委員的黨主席,政府從上到下都是以權力運作,最終壓迫人民的權益。就算造成傷害後,政府又能以依法行政來推托,然而,立法時不用心,導致法條疏失而損害人民權益,整個政府都無法置身事外。

以大埔事件為例,許多人與自己房屋有深厚的情感,只因財團與政府聯手就強迫民眾離開自己的家,民眾向內政部、行政院求助時無法得到任何幫助。當法院判決地方政府徵收違法時,民眾已白白犧牲了生命與財產,但是內政部第一時間卻是要確定是否可有上訴空間,卻沒有官員反省所訂的法律是否需要修正。

當政府制度沒有調整,總是能讓有心人有利可圖。身為醫院院長,有著醫療資方身分的蘇清泉立委,醫療資方可以透過更完整的醫事人員向健保申請更多補助,甚至提高掛號費用,蘇立委或是蘇院長可能從修改這法條獲利的情況下,不理會自己身分的爭議,卻以人民福利為口號,不顧心理師團體反對,要降低心理師身分取得的學歷門檻。

在今年2月24日,蘇立委在立法院開公聽會,然而蘇立委卻把心理師稱為心「裡」師,「理」與「裡」分不清楚,不確定這疏忽是蘇立委對心理師壓根不認識,還是對心理師法公聽會的不重視?不管如何,這也顯示當權者對人民的傲慢,總是以權力壓迫人民。

心理師的專業來自於心理學,源自於許多學者對人的意識與行為的觀察與整理,雖然人的行為與想法相當難具體描繪,但也從中發展出許多理論,協助人活得更為自在。講理的專業團體碰上有權、沒理的立委,就是秀才遇到兵。

然而,現在心理師團體的權益完全操弄在有權力的立委手上又無法反抗,這是台灣人民都可能遇到的事情,其實已經有很多人遇到了,狀況更為慘烈,像是倒廠工人不但沒有退休金,還被政府催討利息,而身居高位月領約50萬的總統卻說這些工人過得很慘是錯覺。

民主的核心是對人民的尊重與保障,然而現有制度下允許太多的利益計算,總是要少數的人為多數犧牲,甚至有許多威權的思維,讓沒有權力的人為權勢而犧牲。(臨床心理師)



延伸閱讀

【心理師在偏鄉:歷史教我們什麼?】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577

【心理師在偏鄉:當政府以利益為導向】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3349

【心理師在偏鄉:偏鄉醫療 不只呼籲而要行動】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8547

就服駐點教會 原民求職快易通

週三, 三月 5. 2014

自由時報 2014/03/03

就服駐點教會 原民求職快易通

新聞類型:產業經濟
記者:陳韋宗

做禮拜順便找工作

新北市輔導原住民就業推出創新政策,今年規劃讓「就服行動車」開進全市二十四個教會駐點,讓原住民失業者上教會時,也能做就業諮詢,昨天首場駐點活動在樹林區舉辦,許多人做完禮拜後留下來找就服員諮詢,反應熱烈;勞工局長謝政達表示,希望透過教會,協助原住民就近洽詢工作資訊,提升就業媒合率。

勞工局今年上半年度計畫前進三重、八里、蘆洲、五股、林口、新莊、樹林、中和、土城、三峽、烏來等十一區、二十四個原住民教會駐點,提供職缺資訊、就業輔導、職訓課程、法令與福利措施宣導等服務。

「教會是原住民的信仰中心,希望整合在地資源,提供更直接的就業服務。」謝政達指出,過去市府舉辦大型就業博覽會,原住民朋友可能因交通、工作屬性等因素,參與度並不高,因此這次與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合作,讓就業服務深入原住民教會與偏鄉社區。

本月還有五場服務

本月還有五場駐點服務,分別於九日在新店區安光基督長老教會、十六日在貴格會土城教會與八里天主堂、二十三日在鶯歌區國際基督長老教會、三十日在基督教佳美宣教團新莊迦南教會等舉辦。

就業服務中心副主任林澤川表示,透過教會牧師擔任窗口,提供最新的職缺資料,讓原住民有更方便的管道就近找工作,希望能有效降低原住民失業問題。林澤川指出,今年下半年也預計配合原住民豐年祭,安排就業服務團隊前進偏鄉服務,讓「廠商找到人才、原住民找到工作」。

排灣族婦人徐秀美 巧繪夫妻樹

週三, 三月 5. 2014

原住民族電視台 2014/03/04

排灣族婦人徐秀美 巧繪夫妻樹

新聞類型:藝術文化
記者:黃明堂

48歲失婚婦人徐秀美獨力撫養3個女兒22年,自喻「虎媽」,嚴教小孩,如今女兒都有穩定職業,她醉心繪畫,在畫中種下夫妻樹,盼夫妻們都能共生共榮。

排灣族婦人徐秀美習畫3年,去年獲台東美展水彩類第3名。昨天起至5月30日在台東市寶町藝文中心個展,16件作品以描繪她的人生及家庭居多,以西洋繪法表現原住民色彩及圖騰。

一幅色彩繽紛的「夫妻樹」代表著她的祝福。她說自己失婚,沒有誰對誰錯,只因夫妻緣份已盡,她一向樂觀看待,但認為夫妻就像一棵樹,要同甘共苦,枝葉才能繁茂,心有所感,去年畫了這幅畫。徐秀美18歲嫁人,8年就離婚,她說離婚那天,是結婚紀念日,也是么女4歲生日,她開吊車、賣檳榔,用各種方式賺錢養育小孩。

她在畫裡與3個女兒情同姐妹,但自喻在現實生活裡是位「虎媽」,嚴格管教女兒,甚至在她們犯錯時,拿水管、藤條抽打,如今,女兒們都長大了,么女已26歲,在科技大廠當工程師,次女在手機門市當了3年店員,就勇敢自己創業,開了通訊行,老大則考上公務員。

講題:中國狩獵採集到農業的過渡:來自華南地區研究的新觀點

週二, 三月 4. 2014

臺大人類學系演講通知

講者:Dr. David Joel Cohen
(美國波士頓大學考古學系東亞考古與文化史國際研究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講題:中國狩獵採集到農業的過渡:來自華南地區研究的新觀點

時間:2014年3月13日(四)下午6:00-7:30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水源校區行政大樓人類學系201室
(台北市思源街18號)


§ 歡 迎 踴 躍 參 加 §

講題:文化遺產及其不滿:建設文明模範的安陽殷墟小屯村

週二, 三月 4. 2014

臺大人類學系演講通知

講者:王舒俐 女士
(荷蘭萊頓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講題:文化遺產及其不滿:建設文明模範的安陽殷墟小屯村

時間:2014年3月12日(三)下午6:00-7:30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水源校區行政大樓人類學系201室
(台北市思源街18號)


§ 歡 迎 踴 躍 參 加 §

講題:手工業生產與社會複雜化:以成都平原為例

週二, 三月 4. 2014

臺大人類學系演講通知

講者:林圭偵 女士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分子與奈米考古實驗室研究人員)

講題:手工業生產與社會複雜化:以成都平原為例

時間:2014年3月11日(二)下午6:00-7:30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水源校區行政大樓人類學系201室
(台北市思源街18號)


§ 歡 迎 踴 躍 參 加 §

臺大人類學系演講通知

週二, 三月 4. 2014

臺大人類學系演講通知

講者:翟振孝女士
(國立歷史博物館研究組助理研究員)

講題:歷史製作與文化再現:澳門、香港博物館的展示景觀

時間:2014年3月7日(五)下午12:10-13:40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水源校區行政大樓人類學系201室
(台北市思源街18號)


§ 歡 迎 踴 躍 參 加 §

原視野:從獵人尾牙談起

週二, 三月 4. 2014

原視野:從獵人尾牙談起
2014-3-03 22:09 作者:本報訊

■浦忠勇

前陣子,台東縣關山分局查獲原住民獵人獵殺山羌、山羊及水鹿等19隻野生動物,被媒體冠上「史上最大宗盜獵」案件,新聞不只震驚社會,更衝擊原住民狩獵文化將殘燈火。不少捍衛原住民狩獵的人士,面對此現象均顯得拙口笨言,或選擇噤聲。

談狩獵燈火,我就先談鄒族特富野部落的獵人尾牙吧!今年元月18日,幾十位特富野部落的老中青獵人聚集,參與第四屆的獵人尾牙。餐前兩小時,由老獵人講述狩獵規範,包括獵人彼此尊重、獵物分享、獵區保護、不在獵區留下垃圾、協力修築獵徑、不要酗酒、不做商業性狩獵、不要參與山老鼠活動等等,我在現場可以看得出,獵人都認同這些獵場的潛規則。

獵人尾牙宴,別以為是以山林野味為主食,餐桌上只有炒米粉、燒酒雞、海產、烤豬肉及香腸等食物,沒有想像中的豐饒獵獲。老獵人認為,「獵場即身體,我們現在還有體力興味在獵場縱橫遊走,就是大福氣,吃到多少野味是其次」。

獵人尾牙之後,幾位獵人扮演獵場志工,在獵徑清理垃圾,各類酒瓶、保特瓶、塑膠袋、罐頭盒、廢電池等,長年堆積的垃圾,映襯當代部落獵人漸趨庸俗迷失的文化內涵。然而,透過尾牙座談,獵人要求自律,重振獵人精神,擺脫噬血形象。特富野獵人尾牙的現象,絕不只是個案,因為已有不少部落做同樣的功課。

我曾跟生態學者陳玉峰教授談狩獵,一如往常犀利批判的他就直言:「我也不贊成原住民打獵,因為原住民早就不再遵守祖先狩獵的規範和智慧,你們要拿出證據道理告訴我,今天為什麼原住民可以繼續打獵!」我當場無言以對,因為在資本主義撕裂下的部落,確實有太多難以與外人道的獵人行徑。

最近不少原住民人士為捍衛狩獵文化寫東西、論述、講座或上課,但事實上我們好像只是在講古,只是在談過去的事,只是閉眼摀耳地略過現在部落狩獵文化的真實慘狀──商業化、自私性以及逃避現實的狩獵行為。朋友提醒我,「你們那麼努力地捍衛狩獵文化,但好像只是在幫那些不顧部落規範的獵人築一道防火牆而已!」

這是極其弔詭曖昧又迂迴的獵人辯證!捍衛的人試圖策略性地端出原住民傳統狩獵的知識、禁忌、土地倫理與環境哲學,因為若不談深層的狩獵文化內涵,只談當代環境保護,只談當代生物多樣性,只談山林自然休閒,那麼原住民憑什麼還主張差異性的民族權利?

脫離部落集體,揚棄規範禁忌,不過是失控與自毀的狩獵活動。特富野獵人尾牙的例子,力量也許微弱,卻指向黎明前的希望曙光──只有從部落出發,找回獵人的智慧、共識與自律,永續狩獵的燈火才不會熄滅。(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圖說)台中縣都市原住民歲時祭暨民俗文化活動,2009年11月15日在大雅鄉原住民綜合服務中心登場,圖為高中生表演原住民上山打獵,獵得山豬歌舞慶功情形。(圖文/中央社)



延伸閱讀

【原視野:向荒野學習】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6887

【原視野:對抗生態殖民主義的幽靈】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8953

【原視野:及時蒐集民族知識】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5511

原生最討厭的話 喝酒懶惰吃檳榔

週二, 三月 4. 2014

原生最討厭的話 喝酒懶惰吃檳榔
2014-3-03 22:27 作者:本報訊

【記者呂淑姮台北報導】台灣原住民基層教師協會2月28日在高雄舉辦「原住民學生最討厭被問(說)的一句話」調查結果發表,包括「愛喝酒、吃檳榔、很會唱歌跳舞、體育好」等刻板印象,也包括「靠加分、領補助」等被原住民族社會形容為「福利殖民」的政策措施。

族群理解還有漫漫長路
雖然社會大眾早就可透過便利的網路和各種資源共享來取得知識訊息,因為快速方便、進階門檻較低,讓許多人也會用「現在甚麼時代了」來調侃感到不可思議之事。但即使到今日,非原住民族以及原住民族彼此之間的互相了解程度仍然有努力空間,隨意在網路上搜索「原住民」仍會看到「騎山豬上課」、「部落有沒有電線」等想像。

台灣原住民基層教師協會選在228公布調查,協會表示,2013年9月曾在網路上調查詢問,學生最不喜歡被問到哪些問題、被用哪些方式形容?台灣原住民基層教師協會表示,結論以四個向度作分析:分別為刻板印象、福利污名、文化貶抑及種族歧視。

台灣原住民基層教師協會秘書長董志傑說,受到刻板印象引導,原住民族最常聽到的問題就是被問是不是很喜歡喝酒、吃檳榔,或者被問是不是很會唱歌跳舞,如果是在校園中的原住民學生,老師對學生的問題可能還會包括「你會不會講母語」、「你懂不懂自己的文化」,非原民生則會問原民生有關加分和補助的問題,或者故意用「的啦」結尾、怪異腔調來當作原住民講話的「特色」,形成霸凌。

加分議題是原住民的痛
在調查中曾有一位排灣族高中生發表自己的看法:「我們因現實因素在外讀書,拋棄自己本身傳統母語去學習一個不屬於我們自己的語言,吃虧的是我們自己,而不是那些考輸我們就說我們是靠加分的白浪(意指漢人)。」

董志傑說,加分以及補助政策是每個原民生從小到大都會碰到的問題:「原基教協會會歷年來內部自主辦理的教育工作坊,也時常針對該議題提出討論,這問題不僅牽涉到族群正義,也牽涉到政府過往對原住民族的文化宰制、權利剝奪等歷史脈絡。大多數原住民學生的就學資源、環境皆處於相對不利的情況下而制定的原住民教育配套措施,對原住民而言都是無法抹滅的傷害與提醒。對此,教師們應該要更敏感的處理教育政策制定下的是非問題。」

學習場域中屢被突顯
在刻板印象部分,各類媒體節目將既定印象深植人心,還不了解、沒有管道了解各族群的觀眾,如果沒有機會在學校教育中認識多元文化,正視族群差異,強調單一以及講究和諧的學習方式,人數多的族群很難理解人數較少的族群看待事件的角度,多元文化視野只是憑空想像。在公布調查中,「你是不是原住民」、「你能不能介紹自己的文化」這2個問題也進入最不喜歡被問到的問題,董志傑說,原因在於問話的人和被問的人,身分有所差異。

「這2個問句入選,原因在於許多老師會在公開場合中直接問學生,但並未顧及學生是否願意回答、被突顯,尤其是當全班只有一個原民生時。」董志傑說,學生對於老師的問題不敢不回應,但又很不願意因族別成為目光焦點。

協會建議,教師在教學時能具備敏銳度和多元文化視野,尊重學生的主體性以及文化差異,避免刻板印象與負面觀點,給予原住民學生積極性的差別對待,在不同之處能給予學生不同的需求,以此打造原住民學生的自信,不再視上學為畏途。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怎樣接待,如何家庭

週一, 三月 3. 2014

怎樣接待,如何家庭
2 March, 2014 · by 台大意識報 · in 故事, 臺灣原住民, 部落旅遊, 魯凱

編按:繼上回〈雲豹傳人的離/返鄉之路:好茶遷村史〉一文中,我們談論到世居好茶部落(Kucapungane)如何遷徙到新好茶部落(Tulalegele),再於八八風災後被迫遷至禮納里部落(Rinari),並談論到部落在近代不斷遷徙中所遭遇到的問題,卻也開始發展出「接待家庭」的商業模式。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分享禮納里部落的魯凱族人如何發展出接待家庭 ── 並且「怎樣接待,如何家庭」……


風災後的客人

為了不造成部落人家太多負擔,為表謝意,每次拜訪過後就會留下一定金額的清潔費。這種習慣在部落中漸漸傳開來……

接待家庭的雛型形成於八八風災後,當好茶部落遷至禮納里、部落的發展與重建在風災後逐漸萌芽之時,行政院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簡稱重建會)經常來巡視部落的重建進度及實況。每逢重建會委員視察,這些委員總會多帶幾個陪同訪察人員上山,因為擔任好茶村遷建推動委員會會長一職,在整個部落內,陳再輝先生的家屋最早開始接待客人。起初接待這些委員的家庭抱持著迎接朋友的心態,並沒有刻意作成接待家庭這種獲利的形式;平地到山上來的委員為了不造成部落人家太多負擔,為表謝意,每次拜訪過後就會留下一定金額的清潔費。這種習慣在部落中漸漸傳開來,只要陳再輝先生的家沒有辦法容納所有的客人,就會分配出去給有空房間的族人,這些客人也會付給各自接待家庭清潔費。

2011 年 8 月,重建會的王瓊瓔小姐帶了 100 多位台灣及中國雲南、澳門的學生,在禮納里舉辦中華青年民族學習交流營。由於從未接過如此大量的客人,陳再輝先生擔心各家屋的住房條件不一,可能會讓澳門來的客人不能接受,因為有些棉被甚至是山上帶下來的,所以先幫某些家庭購置新的棉被。這次的待客經驗是接待家庭正式化的開始,熟悉了這種操作模式,好茶部落成立了產業發展協會,輔助各種部落產業,包含接待家庭。



長榮協助輔導

部落不是商業飯店,著重的是接待家庭與客人之間的交流,讓遊客都能成為部落的孩子,更認識好茶部落……

後來長榮集團知曉這種接待的習慣,便介入、協助部落的居民,使他們能夠更有制度地發展接待家庭產業。長榮集團之所以會輔導產業發展,是因為當初捐助位於禮納里的長榮百合國小的建設。學校建設完畢,便轉而觀察部落的產業發展,看看能不能以集團的經驗協助部落做更多重建的工作。

最後,長榮集團鎖定住宿及餐飲兩個面向,跟重建會合作辦理,於 2013 年 1 月輔導部落的族人到台南台糖長榮酒店實習,學習廚房部門及房務部門的飯店式管理,實作內容包含房間管理、清潔衛生、廚房衛生等等。實習的目的是鼓勵每個家庭都可以管理自己的房間,主要針對乾淨、衛生這兩個條件加強,並且注重管理方面的知識提升。畢竟部落不是商業飯店,著重的是接待家庭與客人之間的交流,讓遊客都能成為部落的孩子,更認識好茶部落。



如今蔚然有成

接待家庭的媽媽們會以魯凱族傳統舞蹈迎接客人,並為之戴上花環,稍後亦以一桌桌傳統食物的宴席招待,今後大家便是家人了!

在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以下簡稱「產協」)的規範下,無論客人是從產協的官方網站[1],或者在清幽的好茶村閒逛時無意中發現了房屋門前,寫有「接待家庭」的牌子而向主人進行住宿詢問,都必須先至產協相關單位進行登記,再由理事長李金龍先生分發至各接待家庭。此單一窗口的設計,是建立在對理事長應當深諳部落生態與觀光發展如何妥當拿捏的信任之上,同時也是各接待家庭皆具有相當水平的保證。產協試圖將各接待家庭凝聚成一個大家庭:接待家庭的媽媽們會以魯凱族傳統舞蹈迎接客人,並為之戴上花環,稍後亦以一桌桌傳統食物的宴席招待,今後大家便是家人了,接待家庭的經營者是爸爸、媽媽,客人則成了孩子。

接待家庭的媽媽們會以魯凱族傳統舞蹈迎接客人,並為之戴上花環,稍後亦以一桌桌傳統食物的宴席招待,今後大家便是家人了!
接待家庭的媽媽們會以魯凱族傳統舞蹈迎接客人,並為之戴上花環,稍後亦以一桌桌傳統食物的宴席招待,今後大家便是家人了!


共守協會規約

接待家庭依各自能力款待,客人就像是遠道而來拜訪的好朋友,不必為太多規矩所拘束,只是盡情享受在好茶的這幾天……

一個部落家庭若欲成為產協接待家庭的成員,則必須先提出申請,並通過審核;房間的裝潢擺設、招待能力等,都是檢視的項目之一。獲得認可,並簽署入會公約後,才能在屋前掛上證照,正式成為在協會中登記有案的接待家庭。經營者必須遵守公約中提及的統一房價及相關住宿規範,協會亦不時私下訪調客人,探問其住宿的真實狀況,若有不足處即要求改進,或藉由定期召集全接待家庭的經營者至協會辦公處開會,商討如何面對、處理在營運過程中遇到的,或可能發生的各種問題,以此維持各接待家庭的一定水準。

另一方面,以好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再輝先生為中心,亦發展出別番風貌的接待家庭生態。客人可逕自打電話至接待家庭詢問並預約床位。住宿費用依一般公定價而定,但又有些時候,更貼切說,是由兩方默契所決定的。如果剛好不巧在那幾天床位滿了,主人亦會熱忱地介紹至附近熟識的接待家庭 ── 接待家庭依各自能力款待,客人就像是遠道而來拜訪的好朋友,不必為太多規矩所拘束,只是盡情享受在好茶的這幾天。



然而,以上兩者分界並非可謂涇渭分明。由於強調群體的部落文化,所有接待家庭之間的關係是熟絡而非緊繃的,經營方式、收入或有不同,也不因此而傷害彼此情感。沿著古茶柏安街散步,隨意轉進一條巷子,兩排永久屋即相對延展開來,乍看之下,並沒有太大差別 ── 老人家在庭院前剝著剛摘回來的樹豆,靦腆溫和地招呼自家門前走過的外地人。原來,在那張門前的表框證照以外,仍只是一座含蓄的好茶村而已。

(本文原刊於《台大意識報》,原作者為李雲可、林宛諭,獲《台大意識報》授權轉載)



資料來源

[1] 脫鞋子的好茶部落

作者介紹

意識報(The NTU Consciousness)是一份台大的校園刊物,每期 20 頁、一學期四至五刊、發行量 2,000 份,於台大活大、總圖、誠品、唐山書店等報點供人免費取閱。內容包括校園議題、校園政策評論、社會議題、教育議題、台大校史、人物專訪等,寒暑假則會進行田野調查發行地方特刊。稟持著批判反省的精神,懷抱著服務校園的熱忱,意識報從周遭的生活關心起,進而思考台大學生參與公共事務的各種可能。



訂閱資訊(半年五期/250元)

意識報由一群學生獨立籌款印製,只有約三分之一的經費由學校提供,您的贊助會是我們很大的力量,訂閱這份刊物或大小額捐款,可以讓它多一點力量繼續走下去!

第一步:將您的姓名與地址寄至cpapercontribution@gmail.com
第二步:將錢匯入【台大郵局】帳號 700 0001236 0588280/戶名 國立台灣大學意識報社林月先

確認匯款到戶後,我們會以郵件方式送達,謝謝您!

筆記在好茶:報導寫作者的困惑與恐懼

週一, 三月 3. 2014

筆記在好茶:報導寫作者的困惑與恐懼
時間 下午12:13 標籤: 068, (好茶特刊)






◎李佳穎

  「你們從哪裡來?來這裡做什麼啊?」走進部落,總有人這樣問我們。我多半選擇誠實回答「台北來的,我們來做採訪、寫報導」,接著開始介紹「台大意識報」;但部落裡的居民多半還是一愣一愣、滿臉狐疑地看著我們,而對我來說,最難的是如何向自己、向別人解釋,來到部落一個星期,我們能寫出什麼東西?

  「你們的報導總有個主軸吧,是以什麼為主呢?」離開好茶的前一天,我們在路上遇到大社部落的居民,得知我們來做採訪、寫報導,便這樣問。我不好意思地說出「產業發展」。其實,「產業發展」這個大方向也不過是在前晚在編輯會議定調的新版本,為了有個答覆,我匆忙脫口而出;禮納里的「產業發展」是什麼,其實我也沒讀過太多資料。

  「唉,又是產業發展,這四年來,每個人都在說!」
  「真的嗎?」(我的發問來自於好奇,其他人都寫了些什麼。)
  「對啊,你們現在到這邊要訪問誰啊?」
  「我們現在想要找世界展望會的岳騛。」
  「還有呢?在大社還要訪問誰?」
  「我們還有一些同學去找大社的藝術家,峨賽和白仙女。」
  「唉(嘆了更長一口氣),又是藝術家!」

  聽她的口氣,我趕忙追問:「妳覺得應該要報導什麼才好?」「生活。」她這樣回答,兩字簡單,意義深厚。後來,我們的刊物內容限縮到以好茶為主,但大社部落姐姐的話語(她堅持我們一定要稱呼她「姐姐」而不是「阿姨」)仍舊是一記當頭棒喝,她還提到,生活,即是關於人。當天晚上,我在編輯會議中再度翻案,希望轉回關心「人」與「世代」;夜夜,刊物的主題與方向改易,採訪行程、訪問題綱、資料蒐集又必須跟著改變,我們其實懷抱著巨大的迷惘──一無所知,卻因此能實踐一個記者真正的工作:「不懂就問」!

  書寫部落,令人戰戰兢兢。我們初來乍到好茶也不過就一個星期,知道多少皮毛,又豈能寫成一篇又一篇的故事?越接近採訪的尾聲,我從其他記者的發問感知到無限的困惑,自同伴們的雙瞳句讀出深邃的恐懼。

  「我覺得我還有很多細節不知道,我不知道要怎麼寫。」
  「難怪有人要蹲點做田野,我們只來一個星期啊。」

  對於同行記者的困惑,我只能略為安撫。我想,我們都樂於聆聽、喜於寫作。我們平日做為學生,撰寫報告僅需蒐集資料、寫論述,在部落中,我們身為外來者,想要進入脈絡中,卻因為種種限制而與部落居民有不同的視角,我們有資格提出反省與批判嗎?田野中的權力關係層層疊疊,報導比報告複雜許多。

  舊好茶的石板屋裡紅火點點,作家Auvini‧Kadresengan奧威尼‧卡露斯(邱金士)得知我們要寫作報導,鼓勵我們要勇敢:「你們這些像嫩芽的孩子們,把它寫出來,不要害怕」、「很多人要讀你們的感觸啊」、「從你們的角度看不就很好嗎」。我們因無知而好奇,發問然後批判,在部落的困惑與恐懼做為一次的採訪經驗,有其意義,除了以文字論述、分析部落中迴環轉覆的議題,更是與自己對話:如何做為一個稱職的書寫者。報導寫作是一種公共行為,我們希望透過技藝────書寫來表達自己的見解;因此,除了以將近二十頁的刊物書寫部落,我們更希望流傳「有意義的經驗」,使之成為一個可供討論、研究的話題。

  「我們真的了解嗎」、「知道的夠多嗎」、「這樣寫好不好」這些不斷叩問的問題,我們沒有完美的解答,但這些問號,都做為一種提醒,寫作的過程中,我們都必須持續思考與學習。

演講題目:「高處不勝寒:青藏高原晚新生代古脊椎動物化石與古環境以及冰期巨型動物群的起源」

週一, 三月 3. 2014

演講題目:「高處不勝寒:青藏高原晚新生代古脊椎動物化石與古環境以及冰期巨型動物群的起源」
演講者 :王曉鳴博士 美國洛杉磯自然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Los Angeles County)研究員(Curator)
活動日期:2014/3/5(三)下午3時
活動地點:本館生命科學廳地下樓多用途劇場

CoelodontaCoelodonta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102年年度大展「從龍到獸-大滅絕與大演化」特展輝煌落幕,令人印象深刻,記憶猶新。該特展中,除了巨碩龐大的各式恐龍骨架之外,最引人注目的,不外是大小比鄰的鏟齒象頭骨,以及各類晚中新世的哺乳動物化石,例如:巨鬣狗、薩摩獸、大唇犀、三趾馬等,闡釋從中生代至新生代動物世界的更替及演變。
 
為了延續該特展的科學故事,呈現青藏高原晚新生代古脊椎動物化石的發現,探討冰期巨型動物群的起源,本館訂於3月5日(三)下午3時起假本館本館生命科學廳地下樓多用途劇場,邀請美國洛杉磯自然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Los Angeles County)研究員(Curator) 王曉鳴博士來館進行科普演講,演講的題目為:「高處不勝寒:青藏高原晚新生代古脊椎動物化石與古環境以及冰期巨型動物群的起源」,內容精彩可期,活動免費。
 
王曉鳴博士為國際知名的古脊椎動物專家,長年致力於哺乳動物化石的研究。針對青藏高原新生代的食肉動物的特徵與演化,屢有重大研究成果!近年來,更發現披毛犀起源於上新世青藏高原,震撼國際學術界。其次,王博士具有豐富的野外化石發掘與採集經驗,對於科學研究、教育推廣及博物館展示等工作,均有獨到、深刻的見解。
 
為提供博物館跨領域學者、各級學校師生及一般社會大眾與古脊椎動物研究的知名學者面對面互動分享研究及科學學習的經驗,本館有幸邀請王曉鳴博士在百忙之中來館演講。因演講場地空間的限制,參加活動人員以320名為限,僅開放50名供社會大眾線上報名,歡迎國小一年級以上,對青藏高原晚新生代古脊椎動物化石發現等科學議題有興趣的社會大眾即日起報名參加!全程與會的公務人員及各級教師,將分別按實核列終身學習或教師研習時數2小時。
 
參加人員請於活動當日下午2時30分起由本館生命科學廳入口處進館,聯絡電話:04-23226940 轉248洽陳小姐,或轉230洽劉先生。

臺大人類學系演講通知

週一, 三月 3. 2014

臺大人類學系演講通知

講者:林秀嫚女士
(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助理研究員)

講題:史前人類的病理現象-以烏山頭的大湖文化人為例

時間:2014年3月7日(五)上午9:30-11:00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水源校區行政大樓人類學系201室
(台北市思源街18號)

原住民族最新人口統計概況

週一, 三月 3. 2014

原住民族最新人口統計概況
2014-2-27 22:24 作者:本報訊

【記者呂淑姮台北報導】內政部統計處於2月發布2013年底我國原住民人口概況,目前台灣法定14族原住民人數為53萬3,601人,以阿美族人口最多。

調查顯示,原住民之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率、人口老化指數,均遠低於台灣總人口數平均值,但在扶養人力調查則顯示,原住民所負擔的幼兒扶養壓力遠高過非原住民,老人照護壓力也在逐年上升。

內政部統計處發布統計數據,102年底原住民人口概況:102年底原住民人口數計53萬3,601人,女性有27萬2,985人占51.16%,男性有26萬616人占48.84%。山地原住民人口較多,人數為28萬2,786人占53.0%。

各縣市原住民人口以花蓮縣9萬1,122人占17.1%最多,台東縣7萬9,286人占14.9%次之,桃園縣6萬4,212人占12.0%居第三。

原住民平均年齡為33.4歲,較總人口平均年齡39.4歲年輕6.0歲。

2013年調查,原住民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率為6.4%,遠較總人口之11.5%為低;原住民人口老化指數為30.5%,不及總人口80.5%之半數。

原住民人口扶養比為37.61%,較總人口扶養比34.85%為高。內政部統計處表示,主要是原住民人口扶幼比28.81%高於總人口的19.31%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