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後一位講巴宰語的人 Ayan之歌以音符記錄失傳的語言

週二, 三月 3. 2015

全世界最後一位講巴宰語的人 Ayan之歌以音符記錄失傳的語言
欣傳媒 2015年02月26日 11:10

2015年02月24日 16:00


全世界最後一位講巴宰語的人



南投埔里巴宰族唯一還會講母語的潘金玉耆老高齡92歲­,是全世界最後一位巴宰語的母語使用者。而當潘老太太於 2010 年過世,享壽 96 歲,世界上就再也沒有流利的巴宰語母語使用人了。影片是潘金玉老太太在世時,以巴宰語演唱傳統歌謠 Ayan。

語言學家哈里森(K. David Harrison)說:「當我們喪失一種語言時,我們喪失的是數個世代以來的思考方式,關於時間、季節、海洋生物、馴鹿、可食用花朵、數學、地理景觀、神話、音樂、未知事物,以及日常生活等等。」過去平埔族曾被籠統地視為同一個族群,在缺乏書寫歷史的情況之下,埔里巴宰族群透過語言及歌謠代替文字保留了部落歷史,在部落文化傳承及復振中扮演相當重要之角色。巴宰語面臨失傳的危機,也意味著傳統文化逐漸式微與珍貴歷史的失落。

這張由風潮音樂所發行的《巴宰族Ayan之歌》是吳榮順在眉溪四庄所採集。慶典時演唱的「Ayan」(或稱「阿煙」或「阿湮」)為巴宰族群的傳統曲調,歌詞內容多半與族人的歷史及文化有關,並獲得當年金曲獎「最佳民族樂曲唱片獎」之肯定。

開頭曲〈Ayan(過年時所唱紀念組先Abuk之歌)〉即是一例,這首Ayan是近代族人潘郡乃的創作,專輯亦收錄他另一首為了紀念基督教福音傳台所做的〈Ayan(慶祝福音來台一百三十週年)〉。〈搖籃曲〉這首童謠保留了巴宰歌謠的傳統。此外,也有受到漢人音樂影響的〈長工歌(十二月令歌)〉、〈苦命歌〉、〈思親曲〉及〈相褒歌〉,以閩南語演唱的歌詞道出底層階級受雇於人之心酸,內容反映社會現實,體現「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之寫實風格,也讓人想起19世紀美國當時黑人奴工在棉花田裡所吟唱的工作歌(work songs)。而〈聖詩-真主上帝造天地〉及〈聖詩-在我救主榮光面前〉這兩首聖歌使用巴宰原有的歌謠旋律搭配閩南語演唱的基督教聖詩,其顯示出西方宗教對於巴宰族群傳統信仰之影響,聖經取代了傳統的巫術咒詞。末曲〈四季春〉則是閩南語演唱被「巴宰化」後的漢調。



撰文/瓦瓦/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欣傳媒。

司馬庫斯櫸木事件的二、三事

週一, 三月 2. 2015

舉目望山
司馬庫斯櫸木事件的二、三事
2015.03.02 回應 0
作者:林益仁



舊曆年前,去了一趟司馬庫斯。見到了部落長老Masay、Yuraw、Amin、Batu與Ikwang,還有在靜宜指導的研究生Lahwy,在咖啡屋後院的爐火旁烤肉敘舊,部落族人們的溫暖熱情與堅定信仰依舊。所不同的是,司馬庫斯的發展與建設不斷推陳出新,像是當天烤火的旁邊就有NCC官員一行人,煞有介事地上山洽談架設光纖的事宜。



目睹司馬庫斯今日的榮景,不禁讓我想到2015年,恰好是司馬庫斯櫸木事件發生至今十週年的日子。對司馬庫斯部落族人而言,2005年發生的櫸木事件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雖然被告的族人之一曾榮義(Sangus),有著跟「容易」一樣的諧音。當然,這個事件對於台灣的原住民族在「傳統領域」概念的詮釋與推進上,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關於櫸木事件,相關的報導已經不少,實不需在此多加贅述。然而坦承講,「傳統領域」的法制落實,卻像個燙手山竽一般,至今仍莫衷一是。



在櫸木事件中,被告的三位族人是因在部落的傳統領域中,依據慣俗採取倒木,符合原住民族基本法與森林法在部落間約定成俗的傳統領域內採集的規範,最後獲判無罪。這個事件成為台灣司法判決歷史上,第一個承認原住民在自己部落傳統領域採集自然資源合法的判案。可惜的是,這個判案結果只停留在被告的採集行為獲判無罪,但卻沒有由族人個別採集的合法性進一步延伸至部落對於所使用傳統領域的全面性管理制度,亦即俗稱的「自治」或是「共管」的模式。事實上,司馬庫斯部落與目前這些傳統領域土地的管理單位林務局,在事件發生過後便展開共管制度的協商,只是最後以破局收場。何以致之?時間飛逝,十年一下子過去了,何謂傳統領域?法制落實過程中卡在什麼問題上,本文希望透過櫸木事件的一些回憶與親身參與經驗來思考這個問題。



回到櫸木本身

我很清楚在事件的論戰當中,Lahwy與我另一個布農族的研究生Neqou在靜宜研究室中,架設了一個部落格「當上帝的部落遇到國家」。其中,有篇Batu長老的口述文字,他說:「我要說的是-櫸木為何在路旁?26年的時間!林務局結合外面的商人,任意在本次-風倒櫸木事件發生地約一百多甲的竹林,任意開挖道路,嚴重破壞了祖先留給我們的土地,我們的心真的很痛!」



文中詳細描述了櫸木倒下的地點,原是一整片馬里光(司馬庫斯所屬的泰雅族流域群)祖先所種下的竹林,後來被林務局租讓給竹商開採。外來的竹商為了擴大利潤,砍伐竹林旁的其它原生樹林,擴大竹林面積,並擴充運送竹子的道路,而導致地層下滑、土石逐漸流失。最後,在泰利颱風的衝擊下,櫸木才從上方倒下,並滑落到路旁。



Batu長老的證詞至少說明了幾件事:第一、這個地區是馬里光流域群(包括司馬庫斯在內)祖先流傳至今族人共同使用的土地,它透露了傳統領域的概念是一個族人共有資源(common-pool resource, CPR)的概念,既非私人擁有,也非公家所有。「共有」跟「公有」,有所不同,因此有必要仔細考察泰雅族如何針對共有地進行利用與其背後的社會文化機制;第二、Batu長老痛心的並非只是傳統資源被國家搶奪的問題而已,他關心的還有生態與土地資源被唯獨經濟利益考量的林務局發包竹林的做法所破壞;第三、櫸木倒下,並非單純的颱風天災所致,套句流行的術語,這應該是颱風天災加上國家管理不當的人禍,所造成的複合式災難型態。而櫸木的倒下不但沒有促成相關單位生態管理的反省思維,反而強化林務單位既有處理倒木等「災難財」的慣習,以及導致警察單位以竊取國家林木的罪名起訴了部落族人;第四、部落族人因身居當地,確實對於當地的生態與社會變遷有相當多的細膩觀察與分析判斷,這些在地知識不管是祖先傳下運用竹林的規矩與傳統的制度規範,或是外來因素如國家或是竹林商對於竹林生態環境造成的衝擊,如:土石滑落與地層下陷等現象,都遠非國家在偏遠地區所投入的管理能量與資源分配所能企及。



我認為一棵風倒的櫸木能夠透露出泰雅族對於傳統領域的概念,其實真的不會輸給一張畫滿了土地界線的地圖。



行動中的傳統領域建構

或許對一些人而言,傳統領域,特別是在原住民族基本法通過之後,似乎這就是一種原住民族的自然權利一般,摭手可得!但可能也有相當一些人,認為那不過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統治者政治話術。但如果從櫸木事件的角度來看,其實兩者都不是,反倒是司馬庫斯部落的族人用實際的行動辛苦地證明了傳統領域的理念與內涵是有可能實現的。



在我所參與的事件行動中,我看到不管是在林務局前面的抗爭與協商、行政院前面對警察部隊阻擋所發表的嚴正訴求,甚至部落領袖Icyeh長老撕毀原住民族基本法的象徵性抗議動作、派遣使者去到其它的馬里光群部落進行協商、以及在部落召開的跨部落會議(Pinhaban)等諸般行動,在在都說明了司馬庫斯的傳統領域是歷經這些行動的奮鬥中逐步建構出來的。



在一次司馬庫斯部落所召開的跨部落會議裡,受邀的馬里光群部落代表、來自不同流域的泰雅族代表、以及不同族群部落代表齊聚一起。這場稱為Pinhaban(攻守同盟)的會議中,泰雅族的代表們共同手繪了一張看似不很精準(沒有明確經緯度)的泰雅族傳統領域地圖,他們見證了司馬庫斯族人所採取風倒櫸木的地點,正是司馬庫斯可以使用的傳統領域。這個動作的意義表明了傳統領域的認可,並非司馬庫斯部落自己說了算,更重要的是鄰近部落的一致肯認。因為,泰雅族是一個遷徙的族群,部落的傳統領域是在河流流域的遷徙過程中,透過協商與盟約的確立所建立起的族群內部集體共識。有了這些鄰近部落代表的肯認,司馬庫斯的傳統領域使用權利得到更明確與客觀的保證。



不僅如此,在手繪地圖之後,眾人又再度齊聚在戶外的小山頭上。Sbalay (和解)的儀式將代表們方才確立的傳統領域內容,在戶外的空間與實際方位的指涉下,共同立下神聖的誓約。耆老的古調吟唱出遷徙與祖先的訓示、殺豬、埋石、與立約,在眾人的見證下完成了具有傳統意義的泰雅族部落當代傳統領域土地使用約定。這些連續的部落行動,正好反映出傳統領域作為泰雅族共有資源權利的最佳寫照。退一步想,如果沒有這些儀式與行動,是否就意味著部落族人不知道這些傳統領域的意涵?實則不然!但差別的是,如果缺乏了這些集體繪圖與肯認的行動,外界確實是很難得知究竟泰雅族的傳統領域意涵為何?縱然,有原住民族基本法與森林法等友善部落傳統領域的現代規範,外界存疑的態度與認定的程序卻始終會是國家猶豫行事的重要關鍵。







司馬庫斯的傳統領域落實,啟於遭遇不平的抗爭,終於部落族群間彼此肯認的集體共識,可說為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建構立下可資學習的典範。但重點是,這些行動背後企求著一種來自部落與族群內部的主動性。



耆老的價值領導

除了鍥而不捨的無罪抗告行動之外,更值得探討的應該是什麼樣的力量讓部落族人能夠一路堅持,始終不棄。關於這一點,我有兩個親身的觀察,不得不提。第一、是部落的實質與精神領袖Icyeh長老,他在幾年前罹癌辭世,許多友人都非常不捨。但他始終將生死的事看得非常豁達,甚至交代族人無需大費周章地紀念他,我輾轉地聽到他用了一個比喻來勸勉族人與家人,他說:「沒有人會去紀念水,因為水就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再平凡不過了。」然而,如果聽懂了的人,就會知道離了水,人就會死去!重點不是形式上的紀念,而是生活上能活出他的精神來。



為了櫸木事件的三位被告,在一次的會議中Icyeh長老甚至說出,如果要關,應該關的是他,或甚至所有部落族人。他的道理是,三位被告僅是遵照部落會議的決議,聽命去搬回櫸木的部落人力而已!他質疑檢察官辦案的邏輯分不清楚主犯與從犯。不管是比喻為水,或者是抗爭的動機,Icyeh長老都反映出很強的集體性與關係性的領導思維,這與當代非常強調個人的權利或是利益考量有很大的差異。



另一個有關於耆老價值觀的例子是,同為被告的Amin長老。在二審最後的法庭上,我因列席擔任專家證人而坐在法庭較前面的位置,離被告並不是很遠,但卻看不到坐在後面的許多來聽審的夥伴。法官在聽完部落與專家證人的證詞後,問三位被告是否還有話要說。Amin長老於是發言說他在被告的日子中,最感痛心與悲憤的其實並非擔心入監與罰款的事,而是被檢察官當成是小偷這件事。這個罪名的牽扯,讓他幾乎是抬不起頭來。我記得Amin長老反覆陳述他如此的心情時,在我的後方則是傳來一陣陣低吟啜泣的聲音。Amin長老建立在傳統認知上很強的是非觀念,讓我切身地感受到法律系統對於多元文化道德觀的薄弱認知。不管是Icyeh長老超脫生死與整體思維的生命觀點或是Amin長老的強烈是非觀念,都不斷提醒我好像正是這些非物質性的價值與信念,是支撐著泰雅族傳統自然資源使用規範的關鍵力量。泰雅族的物質實踐如對風倒櫸木的利用,必須搭配著這些價值與信念的引導,才構成了傳統領域的實際內涵。



小結

最近,在原住民族對於自然資源利用的議題中,最為爭議的可能還是打獵的問題。究竟打獵,行或不行?我沒有簡單的二分法答案。然而,我確實看到目前有些打獵或是採集的行為,其實是踰越了傳統領域以及部落社會規範的做法。換句話說,這些行為乃是遊走在國家法律以及部落規範之間的三不管地帶,這是我所不同意的。我相信這也是司馬庫斯族人所不同意的,這也是為何之後發生的司馬庫斯少數族人跑到宜蘭南山部落的傳統領域盜砍扁柏的事件,司馬庫斯部落要譴責自己族人的主要原因。因為,這些族人既不遵守國家法律,也不遵守部落規範。



從司馬庫斯的櫸木事件上,我很清楚地知道在泰雅族對於傳統領域資源使用上,不管是倒木或是獵物的取用,實際上存在著一套細膩的治理規範。司馬庫斯很明確地告訴國家的管理與司法單位,他們只是遵循自己族群的文化與社會規範,而更重要的是,雖然他們牴觸了國家慣常的自然資源管理規則與「習慣性」的法律解釋,但是並沒有違背原住民族基本法與森林法第十五條關於傳統領域的條文。檢察官與林務局只是有意或是無意地忽略了這些條文,而它們其實保障了原住民對於傳統資源使用的權利。為此,司馬庫斯部落奮力地去證明了他們使用這些傳統資源的權利基礎,亦即傳統領域的實質內涵,包括對於土地的生態知識、規範的遵守、界線的部落間共識與背後價值理念的堅持。







最後,在櫸木事件十週年的此時,我誠心希望過往的這些行動其背後的深意,能夠得到更多在論述與實踐上的支持,持續地在台灣的自然資源管理工作上扮演著啟導性的角色。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林益仁 舉目望山:司馬庫斯櫸木事件的二、三事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421)

ICCA伊朗主席訪台東 談原民自治

週一, 三月 2. 2015

ICCA伊朗主席訪台東 談原民自治
2015-03-01 03:05:39 聯合報 記者潘俊偉/台東報導

「世界原住民守護領域聯盟」主席Mohammed Taghi Farvar,昨天參加達魯瑪克部落自治座談會。 記者潘俊偉/攝影
分享台東達魯瑪克部落為爭取原住民族自治與建鄉,昨天上午進行座談會,並請到「世界原住民守護領域聯盟」(簡稱ICCA)主席伊朗籍游牧原住民Mohammed Taghi Farvar,分享爭取自治的經驗,Taghi Farvar也邀請達魯瑪克部落族人加入守護聯盟。
南島社區大學總幹事劉炯錫在會中表示,他十多年前與達魯瑪克族人接觸時,族人就一直有自治及建鄉的想法,但這麼多年過去,想法似乎還在空轉,他到南美洲參加原住民相關的學術研討會議時,第一時間就想到達魯瑪克,所以回來後與各族人一同積極爭取自治。

與會達魯瑪克族人在也會中建議,為了表示部落爭取自治與建鄉的決心,不管參加各種場會活動,都應該穿著傳統服飾,提高族人自我認同的意識,只要大家有志一同,按部就班,爭取自治建鄉,就不再只是夢想。

ICCA主席伊朗籍游牧原住民Mohammed Taghi Farvar,昨天準備了豐富的投影片題材,與多位達魯瑪克部落代表分享多年來爭取自治的經驗,雖然Taghi Farvar以英文發音,但投影片生動的圖片,加上有專人翻譯解說,Taghi Farvar與達魯瑪克族人互動零距離。

Taghi Farvar說,「我看到一群人,很用心在爭取自己土地的權益,和我們理念想同」,堅定的決心讓他深受感動,他當場邀請達魯瑪克加入ICCA組織,一同為爭取自治而奮鬥,也獲達魯瑪克部落代表一致同意。

Mohammed Taghi Farvar接下來,將在台東行3天2夜的部落參訪行程,瞭解部落傳統領域,實地感受台灣原住民的熱情與活力。

【 泰緬邊境公益巡迴攝影展 2015 第一站 】

週一, 三月 2. 2015

當這個世界不夠美好,我們還能多做些什麼?

泰緬邊境是個神奇的地方,沒有曼谷的五光十色,也沒有蒲甘佛塔這樣的壯闊景緻;但凡是來過此地的人,卻往往被她在心中烙下痕跡,即便沒有流連忘返,也必定永難忘懷。生命在這裡以最簡單也最困難的方式存在著也彼此撞擊著,而一群漫遊者看見了在這裡發生的點點滴滴,希望能透過他們的雙眼,讓更多人也看見這些故事。誠摯地邀請您來到巷內的 The Lightened 點亮咖啡,喝咖啡、看照片、讀故事,感受邊境部落手織品的溫度;然後也許,和我們一起點亮彼此的生命。

【 泰緬邊境公益巡迴攝影展 2015 第一站 】
● 展期:2015 年 3 月 8 日~ 3 月 28 日
● 地點:點亮咖啡 The Lightened(台北市溫州街 74 巷 5 弄 3 號)
● 主辦:全球在地行動 Glocal Action www.gloatw.org
● 你也可以在這裡找到 Chimmuwa 手織品 以及有作者 Yvonne 簽名的《105號公路:泰緬邊境故事》喔!

【 系列活動 】
● 3/08(日)14:00 旅人分享暨開幕茶會
● 3/14(六)19:00「邊境.編織」紀錄片放映+Chimmuwa 分享會
● 3/21(六)19:00「永不投降的甲良人」紀錄片放映+映後座談
● 3/28(六)19:00 梅道診所資訊志工分享會

攝影展免費參加,系列活動則將於現場酌收 200 元,可點一杯點亮咖啡現作飲品,並將致贈限量手織布卡片;部份款項將透過 Glocal Action 協會捐助泰緬邊境。

我們很高興這次攝影展能夠在關懷貧窮、永續發展、性別、種族、人口販賣等五大議題的點亮咖啡舉辦;在這裡,你可以喝到「直接貿易」的咖啡,享用到以在地農產品製做的餐點,透過消費點亮生產者的生命。相信一杯咖啡的時間,在這裡能夠有不一樣的收獲!
● 了解點亮咖啡的理念 http://bit.ly/19mRt39

228 我們嘗試用布農語寫憲法

週一, 三月 2. 2015

228 我們嘗試用布農語寫憲法
也請大家提供意見
【憲法原住民族專章布農版】《Itu Tangus Halinga 前言》
Matakaimin Bunun hai nau tu tangus Kuka-tan isia laupakadau tu dangian-tan.
我們 布農 是 本來 先於 國家 在 現在 住的地方
Matakaimin maisihabas hai kan-anak miliskin tu namapikua,
我們 以前 是 自己 思考 要做什麼
muhuma, masnava uvaaz, saipuk uvaaz, hanup, tantungu sia pantais-aanun ,
田裡工作 教育孩子 照顧孩子 打獵 拜訪 親戚
uka saipuk zami.
沒人管我們
Laupakadau anatupa tu aizaan kuka,
現在 雖然 有 國家
nii na-ia mahtu mahailang inaam tu sinkuzakuza.
他們不能 阻止 我們 要做的事情

「憲法原住民族專章 前言

原住民族比國家先存在,原住民族原本的自然主權和固有權,應該受到尊重和承認。」

原民燃狼煙 要政府還土地

週日, 三月 1. 2015

原民燃狼煙 要政府還土地
2015年03月01日 04:10
楊漢聲/花蓮報導

狼煙再起!花蓮縣光復鄉馬太鞍部落昨選在豐年祭(Ilisin)祭場與鳳林環保科技園區旁,舉辦釋放狼煙活動,盼透過228特殊節日實現轉型正義,向政府表達「捍衛阿美族祭典的神聖」及「立即歸還原民傳統領域」訴求。

65歲阿美族老農陳加郎痛斥,「國民黨來台沒帶來半塊地,憑甚麼占他祖先傳承下來的土地?」由原民青年在臉書發起的全國狼煙串聯行動,昨在全台各地「點燃」,馬太鞍部落則在豐年祭場與鳳林環保科技園區旁舉辦釋放狼煙,以狼煙的行動向天祈求、向祖靈呼告,要求政府歸還自然主權、文化權、土地權、教育權。

祖先留下的原住民傳統耕地遭政府重新畫編,10多位男女老農昨在環科旁農地放狼煙抗議,陳加郎振臂怒吼表示,他從小就跟著父親在河邊種植地瓜,實際耕種超過80年,沒想到土地卻被畫作政府土地,求助無門下,只好透過法律扶助基金會打官司。

陳加郎強調,政府只敢對原住民兇,祖先傳承下來的土地就這樣沒有了,無視他們兩代人的耕種事實,導致他無法維生,要求政府能「還我土地」,讓他可以繼續耕作。

馬太鞍部落發展協會理事長陳劍榮表示,近年來政府力推觀光,的確為部落帶來人潮,但歌舞、狂歡性的集體演出,讓祭典失去原有神聖莊嚴的意涵,希望政府推動觀光要「深入」,不要只流於表演形式,更要讓觀光客了解祭典的內涵,用更崇敬的心靈來體會原住民傳統文化。

【把我的全部還給我】

週六, 二月 28. 2015

台灣原住民國際訊息平台International Platform for Taiwan Indigenous Peoples 分享了 228 狼煙行動|部落串聯平台的相片。
2月26日 18:23 ·
【把我的全部還給我】
2015年/狼煙訴求/
一、中華民國政府正式道歉
中華民國政權明確落實對於台灣原住民族空間的、歷史的轉型正義,不應迴避不處理,對於持續至今錯誤的殖民滅族政策公開正式道歉。
二、儘速落實《原基法》
中華民國政府應尊重台灣原住民族之意願,服膺民主國家支持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之國際主流趨勢,儘速完成制定原住民族基本法相關子法。
三、各族群共同制定原生新憲
呼籲台灣原住民族與台灣土地上所有非原住民族群之台灣人民,應共同推動制定台灣土地上的原生新憲法,彼此以平等、互信、互惠的信念,追求開創公義、共榮、一體的國度,讓台灣土地上的各族群團結成為台灣民族。
__
活動頁面.點選參加,並邀請好友:http://goo.gl/WUSUtx
施放地點回報表單:http://goo.gl/lpbb5M
原青回家說狼煙:http://goo.gl/LvXkel
手舉牌檔案:http://goo.gl/UJLtV4

打造櫻花園 雙龍布農創觀光商機

週四, 二月 26. 2015

原住民族電視台 2015/02/25

打造櫻花園 雙龍布農創觀光商機

新聞類型:產業經濟



雙龍部落族人谷長城,一一向遊客介紹他花園裡所栽種櫻花的特色與品種,滿足遊客前來賞­花的興致,谷長城年輕時跟一般族人沒兩樣,因為以前部落的工作機會少,他就選擇到外地­謀求發展,直到退休才告老返鄉,不過也因為退休回到部落,他才有機會沉下心來認識自己­的部落,慢慢的他才發現,原來只要有心,就會發現祖先其實留下了不少資源等著他去運用­。

為了要規劃好自己退休以後的生活,谷長城親手打造自己的花園民宿來從事觀光發展,他所­打造的櫻花花園,每年開花的季節總是會吸引不少熟門熟路的遊客前來,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的,從他屋內牆壁畫滿了許多簽名就知道,來的遊客其實不少,而他也將這樣的成果分­享給部落,帶動不少相關的經濟發展。

谷長城認為,我們容易忽視身邊既有的東西,而一昧的去追求外界的事物,部落其實有不少­的發展契機,但需要認真的去體會你才會發現,他自己雖然也發現的晚,但這幾年的經驗與­經營成果,卻可留給部落的年輕人去學習,並走屬於出自己的方向。

西拉雅 第一個有文字的原住民

週四, 二月 26. 2015

自由時報 2015/02/25

西拉雅 第一個有文字的原住民

新聞類型:族群部落
記者:蔡文居

西拉雅族為台灣平埔族的一族,目前也是「台南市定原住民」,根據日治時期的戶口調查簿等文件種族欄註記為「熟」者,並自願向台南市政府提出登記的西拉雅族人,約一萬五千人。

西拉雅族是母系社會,現今主要分布地區在台南和高雄兩地,台南市則是西拉雅族的大本營,境內並設有西拉雅國家風景區,目前有西拉雅族人大大小小的聚落共有四、五十個,主要部落則有十餘個。

約1.5萬人自願登記為西拉雅族人

台南市西拉雅原住民事務推動會執行秘書萬淑娟表示,西拉雅族曾有光榮歷史,也有自己的語言、文字,是台灣第一個文字化的原住民族,雖中斷約一百五十年,但經多年復育,目前已有西拉雅字典、教材、有聲書等,南市教育局也在十所國小教授西拉雅語。

萬淑娟表示,十七世紀荷蘭人來台,主要就是與西拉雅族接觸,並以羅馬拼音將西拉雅語文字化,荷蘭人離開後,西拉雅族繼續流傳使用一百多年,還用來與漢人簽訂土地租賃、買賣契約等,民間俗稱為「番仔契」,又叫做「新港文書」。

西拉雅族的祖靈信仰為「阿立祖」,祭祀的地方稱為「公廨」,目前在台南東山吉貝耍、佳里北頭洋、大內頭社、官田番仔田、白河六重溪等五個部落,每年都舉辦傳統夜祭。
衣著部分,西拉雅族已西化及漢化,並無一致性服飾,但根據一八七一年來台的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所拍攝的老照片,西拉雅族人都戴有頭巾,各部落的服飾並不統一。

跟著小米走 生科系教授重現原民史

週四, 二月 26. 2015

自由時報 2015/02/25

〈南部〉跟著小米走 生科系教授重現原民史

新聞類型:產業經濟
記者:黃欣柏

見微知著!國立成功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張松彬,近年帶領學生針對台灣小米的品種及分布情形進行研究,不只蒐集全球最多的小米品系,也利用生物技術調查小米的DNA歧異度,藉此建構出台灣原住民的遷徙脈絡,日前校方也在成大博物館展出研究成果,展期至九月為止。

成大指出,對小米與原住民文化極有興趣的張松彬,約從九十四年起就開始投入研究,曾花費三年時間深入全國所有原住民部落,蒐集多達三百廿四種不同品系的小米,是目前全球蒐集數量最多的研究單位。

事後張松彬與學生開始對小米做DNA遺傳歧異度分析,發現小米的基因流動與原住民的遷徙、文化交流有強烈關聯,其中小米散播路徑是由北往南,與早期原住民由南往北遷徙的觀點不同,卻正好符合近年美國及中國文史學者的研究結果。

張松彬說,原住民不管播種、耕作、釀酒或做麻糬都會用到小米,加上小米是屬於自花授粉的作物,不易受外來基因混種,因此以小米流向配合當地耆老的口述,將可大略還原出其與原住民遷徙的關係。

張松彬憂心,原生種小米的品系正在逐漸消失,目前團隊雖然已將蒐集來的小米以零下廿度低溫冷藏,但仍有少部分發霉損壞,盼未來國家級單位能接手保存,別讓與原住民歷史息息相關的珍貴史料消失。

《自由開講》正視原住民人口結構變化議題

週四, 二月 26. 2015

自由時報 2015/02/25

《自由開講》正視原住民人口結構變化議題

新聞類型:族群部落
記者:尤天鳴

根據內政部最新的統計資料,全台灣的原住民族人口數達54萬餘人,原住民人口的平均年齡為33.7歲,較總人口之平均年齡39.8歲年輕6.1歲,這樣的人口數,還比在台外勞的55萬餘人,少了將近1萬多人。過去一般的印象中,原住民幾乎居住在花蓮、台東、屏東等地的原鄉部落,但是透過最新的戶口普查,原住民族人口已經大量遷往都會區,各縣市原住民人口前3名分別是,花蓮縣9萬1675人占17.0%最多,台東縣7萬9622人占14.7%次之,桃園市6萬5440人占12.1%居第3,由這樣的數據來看,更加表示,將來都會區的原住民人口,將遠遠地超越原鄉地區的原民人口數。
從原住民族人口結構的變化來分析,政府應該規劃專屬於原住民族的人口政策,如原住民族社會較為一般社會年輕,如何在育嬰、保險、教育上增進作為,讓原住民族社會能夠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更應該注意到,遷居到都會區的原住民族人之權益保障,勿再以過去的政策思維,作為原鄉發展的指導準則,而是將政策的人口標的,移往最需要協助的都會區原住民族人身上,這樣也符合聯合國人權公約、憲法增修條文、原住民族基本法的核心價值。
(義守大學原住民族專班教師,排灣族)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擁獵槍被移送 原民陳情險爆衝突

週四, 二月 26. 2015

自由時報 2015/02/25

擁獵槍被移送 原民陳情險爆衝突

新聞類型:族群部落
記者:王秀亭

台東卑南族巴布麓部落族人去年大獵祭期間,因持自製獵槍遭警拘捕移送,祭儀被迫中斷,卑南族人為捍衛文化權,串連10部落及排灣族、賽德克族代表,昨下午到縣府欲向監察委員仉桂美、林雅鋒陳情,到縣府見兩側鐵門緊閉,無法從正門入縣府,氣憤大喊「走正門」、「我要文化權」,險爆衝突,經警方協調後,卑南族人終於進入縣府完成陳情。巴布麓部落事件發言人潘調志表示,訴求包括糾正成功警分局,對偵查隊長涉違法逮捕行為提出糾舉及彈劾;警政署未盡督導及修法之責,應研議自製獵槍的規定;仉桂美允諾會進一步調查。

人才招募

週四, 二月 26. 2015

人才招募

刊登時間: 2015-02-13

【勞務承攬】

一、工作內容:

1. 協助進行群聚分析、區別分析、社會網絡分析。
2. 臨時交辦事項。

二、應徵資格:

1. 會使用R語言或是SPSS軟體。
2. 優先錄取統計系所畢業者或社會學相關系所畢業且熟悉社會網絡分析法者。

三、工作時間:一週至少可兩個工作天。

四、薪資標準:以日薪1040元論日計酬(不足日者以時薪130元計)。

五、 工作地點: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館

六、應徵方式:意者請於2015年2月28日前,備妥個人履歷、自傳E-mail至kanwankw@mail.ihp.sinica.edu.tw 蘇小姐。合適者將另行通知面試,不適任者恕不退件。

解鈴需繫鈴人?賴清德籲蔡英文列平埔正名為總統政見,落實400年歷史正義

週三, 二月 25. 2015

解鈴需繫鈴人?賴清德籲蔡英文列平埔正名為總統政見,落實400年歷史正義
2015/02/24 · by 我是小編 · in 故事, 臺灣原住民, 西拉雅

下午 3 點有點微涼,位於臺北士林的高等行政法院前擠了一群身著民族服飾、輪廓深邃的人在舉排抗議:唱著西拉雅族語的歌聲中,交雜了幾位對於西拉雅語呼號不太熟稔的噶哈巫族、道卡斯族,和凱達格蘭族等族的族親。特別的是,這樁原住民訴訟案竟然一反常態,引起了大批媒體包圍、採訪……

原來是臺南市長賴清德繼拋出「平埔正名應納入民進黨總統候選人政見」的震撼彈後,今日(2/24)又陪同大批族人,大老遠從西拉雅族的原鄉 ── 臺南跑到臺北高等法院提訴訟,要求法院基於人權,不要再漠視平埔也是原住民族的事實,儘快給予原住民族身分!





平埔正名多年遭駁回,利益分配議題浮上檯面

平埔正名言詞辯論會中,直接提出「國家行政資源分配」的問題,說這是平埔不能正名的原因……

賴市長說,西拉雅正名是人權問題,因為西拉雅族原本就是臺灣的原住民族,身分是與生俱來,政府不應剝奪。為此從縣市合併前的前臺南縣長蘇煥智開始,臺南市就持續與族人一起推動西拉雅族文化復振與西拉雅正名,但向中央提出時,卻屢屢遭到駁回。

最後一次向行政院提出正名訴願是在去年(2014)11 月,於 12 月 19 日遭駁回。賴市長說,駁回原因是因為沒經過行政訴訟便直接申請釋憲而被駁回,不符合釋憲的法律要件,因此這次一步步來,首先依法提行政訴訟。



事實上呢,政府在想什麼?



除了所謂不符合法律要件外,先前中央判西拉雅族正名敗訴,多是基於西拉雅族人未在 1956 至 1963 年等 4 次令準登記期間,向臺灣省政府登記為平地原住民,因此認為族人是自己要放棄原住民身分;故依據《原住民身分法》,族人不能具有原住民身分。

但首先,如族人邀請的律師林永頌即表示,「《原住民身分法》並沒有規定在過去未登記,以後就不能登記。」除此之外,當年臺灣省政府曾一度未將平埔可登記為平地原住民的函令發給臺南縣政府,因此政府是有行政疏失的。

難道說穿了,最現實的利益分配,恐怕才是中央(包含原民會)不斷阻擋平埔正名的主因?

「之前都沒浮現,但在(2014 年 11 月的)平埔正名言詞辯論會中,(原民會)直接提出『國家行政資源分配』的問題,說這是平埔不能正名的原因,」臺南市西拉雅文化協會發言人 Uma Talavan(漢名:萬淑娟,西拉雅族)透漏,「他們甚至將平埔正名會影響的利益分配比喻為低收入戶的補助分配,但這根本是兩回事!」


平埔正名是所有未正名原住民族共同面對的問題,噶哈巫族、道卡斯族等族人未缺席。


族群正名是基本人權,不應與資源分配掛勾

身分是與生俱來,政府應尊重原住民個人的主觀認同與自我認定,據《憲法》基本原則,人民的權利不得恣意剝奪。

國家行政資源分配是個很現實的利益問題,但將之與平埔正名議題掛勾卻有兩個盲點:



一、平埔正名是人權問題

如賴市長先前提過,「西拉雅正名是人權問題,西拉雅本身就是原住民,身分是與生俱來,政府應尊重原住民個人的主觀認同與自我認定,據《憲法》基本原則,人民的權利不得恣意剝奪。」

再者,中央政府與原民會一直打轉的《原住民身分法》中對平埔的排除,主要是基於 1954 年臺灣省政府的一紙行政命令:

「居住平地之平埔族應視為平地人,列入平地選民名冊。」

有注意到句尾的「選民名冊」嗎?沒錯,因為它是省政府當年為了台中縣臨時省議會議員暨選長選舉事務所的問題,所做出的回應,為的是解決選舉人名冊的疑點,也就是解決選區的劃分。跟後來對原住民族的補助無關,更不應與原住民族的身分判定掛勾。

如果國家對於族人的身分判定可以如此混淆不一,先是為了解決選區問題,後來卻變成身分判定標準,最後又與補助掛勾,也難怪有族人會大喊:「為何我的身分要由外來殖民者的法律來亂判定?」



二、原民補助與低收入戶補助概念不同

你有沒有一個疑問:為何原住民的補助,從來都沒有排富?不管再有錢,只要是原住民身分,就有補助加分?
很簡單,因為目前各國的原民補助是基於歷史正義,比較像「賠償」,而非弱勢補助。

從歷史來看,外來政府來到這裡,最後讓所有原住民族都必須按照殖民者的遊戲規則走:說中文、過農曆新年、上中國歷史,而原民原有的土地山林資源,則變成(殖民者統治的)國家所有,這些原本都是屬於部落族人的。基於長久以來的競爭劣勢,各國原住民族才有政府對他們的補助。現任原民會副主委 Tunkan Tansikian(布農族)曾舉例,我們不小心弄壞別人的賓士車,也不會因為車主很有錢,我們就說我們沒有義務賠償。

回到平埔作為原住民族應享有的福利這件事:400 年前,當荷蘭人、西班牙人等殖民者進入臺灣後,首當其衝的就是當時居住在廣大平原的西拉雅族、馬卡道族、巴布拉族等十多個平埔原住民族。他們曾經和現在所有官定 16 族原住民族一樣,有自己的語言、祭典等南島文化,但卻因為最先受到殖民者侵略,而成為臺灣第一批流失自己語言文化的原住民族。

同樣都是賓士車被打壞,哪有因為錢(國家行政資源)不夠,就說「我只賠 200 年前打破的賓士車主,不賠 400 年前打破的賓士車主」的道理?(也許當年打破車的人拳頭比較大,400 年前的賓士車主曾經不敢出聲,但人家現在說話了,該賠的還是要賠。)


賴清德市長與族人均強調,平埔正名為人權問題,是國際共識。


市府與族人:期待政治問題解決,加速平埔正名

賴市長今日宣布在體制內,除了依法透過行政訴訟來爭取平埔正名,並不排除請大法官釋憲外,更提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應將平埔正名列為政見。

從各方面來看,平埔正名都是合乎其理,只是正名多年始終被阻擋。賴市長今日宣布在體制內,除了依法透過行政訴訟來爭取平埔正名,並不排除請大法官釋憲外,更提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應將平埔正名列為政見,讓平埔正名透過未來的政黨輪替而落實,似乎呼應今日賴市長與族人所言,暗示平埔正名為政治問題,而非行政問題。



目前在臺灣,臺南市是惟一將中央政府未正名的平埔原住民族(主要是西拉雅族)列為「市定原住民族」的地方縣市,另有花蓮縣富里鄉將地方的平埔原住民族列為「鄉定原住民族」(主要為大武壠族與馬卡道族);而高雄市則是開放族人登記「熟」(表示「熟番」,也就是平埔原住民族的意思),還未有市定原住民族的作為。

但就算是推動平埔正名最積極的臺南市也僅是承認平埔為原住民族,還未比照目前的官定 16 族原住民族給予福利等歷史補償。對此,今日臺南市政府工作人員表示,這兩年市政府已經在研擬對西拉雅族人的族群政策,預計將從學童教育補助開始,並透漏今年(2015)將會是政策執行很重要的一年,是「正名關鍵年」。

西拉雅族人也期待能與其他原住民族有更多合作的機會,一起與社會大眾對話。「今年 5 月我們預計會舉辦一場平埔族群的高峰會,邀請全球未正名的平埔原住民族親一起討論我們所面對到的問題,」Uma Talavan 強調,雖然臺南西拉雅族有市政府的支持,有許多經驗持續累積中,「我們喊西拉雅正名,但其實就是平埔正名!」她認為全國平埔面對到的問題都是一樣的,團結力量會更大。今日提訴訟活動上,或穿族服、或穿便服,來自臺灣各地的馬卡道族、噶哈巫族、道卡斯族及凱達格蘭族等族親都到場,沒有缺席。

「與官定 16 族之間,其實也期待有更多合作,」Uma 說,目前族群內部討論原住民族自治都還沒有共識,而西拉雅族也已經在討論西拉雅自治規定。原住民族之間應合作,對於未來應有更多前瞻性的想像。



平埔正名一直是臺灣歷史正義平反的一項重要課題。繼賴清德市長今年 1 月底與西拉雅族親共同發表西拉雅正名宣言,定 2015 年為「正名關鍵年」後,如今又大動作北上提訴訟,提平埔正名入總統政見,如此藉由地方首長的積極參與,讓正名議題獲得大眾觀眾,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讓人期待這兩年平埔正名真能有所突破。也希望中央政府能儘快正視族人的權益,讓 400 年前的賓士車主獲得賠償,落實歷史正義啊!


平埔正名一直是臺灣歷史正義平反的一項重要課題,希望中央政府能儘快正視族人的權益,落實歷史正義啊!

築巢志工蓋書屋 點亮原鄉希望

週二, 二月 24. 2015

中時電子報 2015/02/23

築巢志工蓋書屋 點亮原鄉希望

新聞類型:族群部落
記者:郭韋綺

另類春節體驗!為了讓書香傳遞到原鄉部落,10名志工從大年初一開始志願到牡丹鄉東源部落用傳統工法就地取材蓋書屋,未來將募書填滿所有書櫃;香港旅遊作家蔡刀也跨海來台當公益志工,盼書屋誕生點亮原鄉希望。

屏東獨立書店蕃藝書屋去年起發想在原鄉為書築巢,決定過年期間徵求志工到牡丹東源部落興建鳥巢書屋,還以當下最流行的打工換宿方式,白天蓋書屋、晚上夜遊泡溫泉,吸引10多人前往當築巢志工。

蕃藝書屋負責人林明德指出,蕃藝書屋是原民鄉鎮第1家獨立書店,旨在推動原鄉閱讀風氣,恰巧與起源於美國公益圖書館的鳥巢書屋理念吻合,因此希望藉打造部落書屋傳遞書香。

熱愛台灣的香港旅遊作家蔡刀說,從去年籌畫階段就飛來參與,這是第2次到東源部落,希望趕在農曆春節期間完成書屋。

台灣文創平台發展基金會秘書長曾珮貞長期關注原民議題,特地帶兒子參與蓋書屋活動,她說,因商業考量,書店一直進不到部落,動手打造非常具有意義,她也會盡力協助募書。

原住民劇場藝術家Amale Gadhu也趕來蓋書屋說,這是一個美好的學習經驗,只要去做夢想就會成真,很期待下次相聚的機會。

林明德說,東源部落書香市集開幕後,會再接再厲,讓部落書屋遍地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