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挖出史前古物 銀聯二村「施工監看」

週三, 十月 15. 2014

〈中部〉挖出史前古物 銀聯二村「施工監看」
字體列印轉寄|plurkshare
2014-09-24
綠美化施工發現石板及陶片
〔記者歐素美/清水報導〕市府動工進行清水區銀聯二村簡易綠美化工程,牛罵頭文化志工在現場發現有人形圖騰的石板及陶片等,經台中市文化資產處昨邀請專家學者會勘,確認應有番仔園時期的史前文化層存在,要求進行「施工監看」,以免文化層遭到破壞,明年再爭取經費試挖。

立委蔡其昌爭取將閒置的銀聯二村舊眷村土地綠美化,提供居民運動休閒使用,市府最近動工整地,牛罵頭文化園區導覽組組長王志文、楊培亨及蔡文能等志工前往勘查,意外發現許多陶片及有圖騰的石器等,由於根據研究,中社遺址範圍涵蓋銀聯二村,志工擔心遺址遭破壞,趕緊通報台中市文化資產處。

有番仔園時期的史前文化層
台中市文化資產處除派員到現場會勘,處長張祐創昨並邀請科博館人類學組主任及暨南大學助理教授顏廷伃到現場勘察,經志工蔡文能等提供在現場採集發現的陶片、石器、雕有紋飾的石板及獸骨等,顏廷伃表示,初步判斷應有番仔園時期的史前文化層存在。
張祐創表示,由於建設局目前正在趕工,且工程僅限於地表整理及綠美化,文化層則主要位於一公尺以下的地層,應不致遭到破壞,因此決議請施工單位邀請考古專業團隊進行施工監看,一旦施工時發現文化層就要停工搶救,避免遺址因工程施作而遭破壞,文化資產處將儘量爭取經費,希望在明年進行試挖研究。

題 目:從民族誌田野到文獻田野

週三, 十月 15. 2014

【...中研院臺史所族群史103.年度10月份演講活動.....】
主講人:簡美玲 女士
. . . . . . . (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暨族群與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題 目:從民族誌田野到文獻田野──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屬馬來亞殖民檔案的歷史人類學研究
時 間:2014年10月28日(二)上午11:00-13:00
地 點:817室
※演講將敬備午餐,欲參加者,歡迎至本所網頁報名,
以便準備資料與午餐,謝謝。

講題:撒哈啦沙漠以南的國家:考古學的觀點

週三, 十月 15. 2014

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學術演講

講題:撒哈啦沙漠以南的國家:考古學的觀點
講者:Dr. David Killick
(美國亞歷桑納大學人類學系教授)
時間:2014年10月21日(二)上午9:10-12:10
地點:臺大校總區共同教學館407室

【再現失落的彩虹】 泰雅傳統腰織機織布示範、體驗

週三, 十月 15. 2014

活動名稱
【再現失落的彩虹】 泰雅傳統腰織機織布示範、體驗
活動照片
活動地點 臺灣博物館 一樓大廳
活動類型 特展活動
活動日期 2014/10/25(六) - 2014/10/25(六)
活動時間 14:00~17:00
報名期限 2014/9/25(四) - 2014/10/20(一)
活動費用 免費
參加對象 一般大眾
參加人數 不限
報名方式
EMAIL報名:觀賞織布示範可自由入場,報名參加織布體驗者請填寫附件報名表,並寄回clchu@ntm.gov.tw 電子信箱(對織布已有基礎概念或已操作過織帶機簡易織機為佳)。
聯絡人 朱仲苓小姐 (02) 2382-2699 轉408
活動說明
泰雅族有一個古老的傳說「彩虹橋」,男子要有良好的狩獵技巧;女子要有精湛的織布能力,靈魂才可以在死後進入彩虹橋通往安息之地。織布能力是泰雅女性一生的義務與榮耀,隨著時代更迭,泰雅的傳統織藝技術逐漸失傳,身為泰雅女兒的尤瑪∙達陸毅然決然放棄穩定的公務員工作,回到部落向耆老學習傳統織布技術,並進行田野調查,重製失傳原住民服飾,甚至連熱門電影「賽德克‧巴萊」裡頭的原住民服裝,也是尤瑪‧ 達陸,和泰雅部落族人共同設計、製作而成。
本次活動將由泰雅族織藝大師尤瑪‧ 達陸帶領部落的織女示範泰雅傳統腰織機織布工序,從整經、工具置換到織作,並由四位傳統織腰機教師共同協助學員進行織作體驗,也讓這項即將失傳的古老技藝再次展現迷人的風采。

講師
尤瑪‧ 達陸 /原住民藝術家、野桐工坊泰雅染織文化園區創辦者
助教
野桐工坊織女群

參加對象:一般大眾
名額: 觀賞織布示範可自由入場,參與織布體驗者12名,備取2名(對織布已有基礎概念或已操作過織帶機簡易織機為佳)
活動地點:本館大廳
活動時間:10/25(六) 示範14:00-16:00 體驗16:00-17:00
活動費用:免費(需購票入館)
報名方式:報名織布體驗者請下載報名表,填寫報名資料及簡述織品相關經驗寄回clchu@ntm.gov.tw 電子信箱
(10/23於官網公告錄取及備取名單)。
報名期間:10/1(三)~10/20(一)
公告織布體驗錄取名單: 10/23(四)
聯絡人:教育推廣組 朱仲苓小姐 電話: (02)23822699轉408 E-mail: clchu@ntm.gov.tw

彩虹與蜻蜓-泰雅服飾與排灣琉璃珠的對話特展

週三, 十月 15. 2014

彩虹與蜻蜓-泰雅服飾與排灣琉璃珠的對話特展
展覽海報圖片
展覽地點 臺灣博物館
展覽類型 特展
展覽時間 2014/9/30 ~ 2015/3/1
展覽網址
展覽說明 由文化部所屬國立臺灣博物館、野桐工坊、蜻蜓雅築珠藝工作室合辦的「彩虹與蜻蜓-泰雅服飾與排灣琉璃珠的對話特展」,自103年9月30日至104年3月1日於臺博館一樓展室展出。此展以臺灣南、北兩大族群:泰雅族及排灣族傳統上著稱的織品(泰雅)、琉璃珠(排灣)工藝為主題,展出臺博館典藏的尤瑪.達陸泰雅族群織品、施秀菊的排灣族琉璃珠作品,並融合館藏傳統文物,透過「生命經驗的文化傳承」呈現傳統與現代的對話,使觀眾進一步認識原住民當代工藝的特色與內涵,及原民文化的新力量。

尤瑪.達陸的泰雅族群織品、施秀菊的排灣族琉璃珠作品可說是原住民「傳統工藝復振與文創」潮流的代表,同時也開創了原住民部落工作的另一種當代典範,堪稱為當代原住民工藝傳承的重要推手。她們的當代作品與臺博館典藏的相關傳統文物構成更完整的組合,反映了原住民百年來的社會文化、工藝變遷與延續的圖像。
指導單位 文化部
主辦單位 國立臺灣博物館、野桐工坊、蜻蜓雅築珠藝工作室
展館相關資訊
開館時間:
週二至週日:上午9點30分到下午5點,國定假日及連續假期則照常開館。
休館時間:
除夕及春節初一休館,週一休館。

「原知原味」 泰雅文化園區 泰安觀光新景點

週三, 十月 15. 2014

中時電子報 2014/10/11

「原知原味」 泰雅文化園區 泰安觀光新景點

新聞類型:族群部落
記者:江詩筑

苗栗縣府在泰安鄉規畫「泰雅原住民文化產業區」,占地1.7公頃 、斥資1億4000萬元,歷時2年多終在10日剪綵啟用,區內有泰雅文物 館、戶外表演舞台、溫泉體驗區等,透過文物館保留也呈現音樂、舞 蹈、工藝等傳統文化。

泰雅文物館外觀以泰雅族菱形圖案裝飾,入口意象為泰雅族藝術家 米路哈勇彩繪泰安鄉泰雅族祖先起源傳說的壁畫。

館內設有常態展覽區展示泰雅族文物,另外設有泰雅歌舞劇場,利 用母語互動教學、長老說故事及泰雅樂音,傳承泰雅文化,還有新穎 的互動遊戲體驗區,歡迎民眾一同來玩遊戲。

縣長劉政鴻表示,泰雅原住民文化產業區「千呼萬喚」終於誕生, 新闢建的泰安鄉清安至南庄鄉八卦力道路預計10月26日通車,未來遊 客到泰安泡溫泉除更便利,還可到泰雅原住民文化產業區體驗泰雅原 住民的文化特色、欣賞歌舞表演。

卡那卡那富族 正名後首辦米貢祭

週三, 十月 15. 2014

自由時報 2014/10/11

卡那卡那富族 正名後首辦米貢祭

新聞類型:族群部落
記者:陳祐誠

台灣原住民第16族「卡那卡那富族」,上午舉行正名後首次「米貢祭」,族人穿起傳統服飾,圍繞火堆跳舞慶祝,感謝地神賜與小米耕作,也祈求隔年再獲得豐收。

米貢祭源自於數百年前,卡那卡那富男子因為飢餓,跑到野外挖掘山藥,結果意外挖到地神的大洞,地神拿出小米做的餅款待,男子嘗了幾口深感美味,於是向地神要了小米、大豆及樹豆等種子,回部落讓族人耕種,居民為感謝地神,每年固定舉辦祭典報恩。

數十年前日本人為便於治理山區,將高雄那瑪夏的卡那卡那富人列入鄒族,近年來族人積極爭取正名,今年終於獲得行政院拍板通過,成為台灣原住民第16族,今日的米貢祭是卡那卡那富族正名後首次舉辦,別具意義。

參加中國「少數民族」會議 蒙藏會被轟統戰代理人

週三, 十月 15. 2014

自由時報 2014/10/13

參加中國「少數民族」會議 蒙藏會被轟統戰代理人

新聞類型:法律政治
記者:曹伯晏

蒙藏委員會今日下午至立院備質詢,民進黨立委段宜康表示,立法院過去在處理原住民委員會預算解凍案時,原民會曾經宣示,為避免牽涉矮化,若該會赴大陸,稱呼一向都用「台灣原住民」,對此立場不退讓、不迴避,但為什麼蒙藏委員會邀請中國團體訪問,參加的會議叫「台灣少數民族研究會」,看原住民歌舞表演,卻在預算書上寫是「少數民族參訪」?他痛批,蒙藏會根本是「中國統戰部在台灣代理」。

對此,蒙藏會委員長蔡玉玲表示,文字部分會檢討文字用語,但說蒙藏會是中國統戰部在台灣代表,她不能接受。

對此段宜康表示,不接受但都是事實,中國想冠在台灣頭上的,哪個不是名詞,如果不是名詞的爭執,幹嘛爭「一國兩制、一中各表」,政府在爭,你們在這邊開後門。

段宜康表示,外交部在蒙古方面的業務報告,被列為機密,但蒙藏會卻公開列在預算書上,同樣地,當原民會堅持應稱「台灣原住民」,而非中國定義的少數民族時,蒙藏會卻去中國少數民族會議,把台灣原住民當中國少數民族;他痛批,這個政府根本「不是一個政府」,充滿不嚴謹、草率,政府對自身的認知讓人貽笑大方、痛心。

賽夏文物館 傳承族群記憶

週三, 十月 15. 2014

中時電子報 2014/10/13

賽夏文物館 傳承族群記憶

新聞類型:族群部落
記者:魯鋼駿

新竹縣五峰鄉「賽夏族矮人祭場文物館」12日上午舉行啟用典禮, 除了館內展示各式賽夏族各式文物,館外空間也提供族人集會與舉辦祭典的最佳場地,當地耆老表示,能永續賽夏族群、凝聚傳承原有技藝文化,將是族人最重要的集散地。

由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撥款補助規畫暨文物收集的「賽夏文物館 」,於87年5月時完工,但卻遲遲未能順利取得建照,在地方族人、縣府與原住民族委員會等單位長期努力,終於在前年底順利取得建照,並在近期取得執照,昨正式舉行啟用典禮。此外,11月8、9、10日也將在此舉行矮靈祭。

縣長邱鏡淳表示,該文物館正式成立後,將持續推展原住民就業諮詢,不定期舉行文化講座、文化傳承研習、文物作品展示活動等,讓此空間成為當地族人休閒場所,也讓外地遊客更認識五峰原民文化。

當地賽夏族的朱慧華說,文物館對當地族人而言相當重要,許多祭典活動都在此舉行,自從政府補助將此重新整頓後,空間變得更棒,「有了這個空間,族人能更多機會團聚、交流,彼此感情更融洽」。

「讓賽夏族人的故事與回憶保存下來」,賽夏文化藝術協會總幹事趙忠正則說,文物館內展示了許多賽夏族祖先留下來的打獵、農耕等日常用品,未來希望爭取更多經費,建置得更完善,成為五峰新地標 。

台灣原住民是「少數民族」?立委批蒙藏會「中國統戰部代理人」

週三, 十月 15. 2014

自由時報 2014/10/14

台灣原住民是「少數民族」?立委批蒙藏會「中國統戰部代理人」

新聞類型:法律政治
記者:曹伯晏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昨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質詢指出,蒙藏委員會預算書多次提到「兩岸少數民族」一詞,台灣少數民族指的是什麼?蒙藏會委員長蔡玉玲答詢表示,是指台灣原住民,段宜康聽聞痛批,原住民族委員會堅持不用「少數民族」一詞,蒙藏會接受此中方詞彙,根本是「中國統戰部在台灣代理」。

段宜康表示,立法院過去審理原住民族委員會預算解凍案時,原民會曾宣示,為避免牽涉矮化,若該會組團赴中國大陸或接待中國人士來訪,會把握並堅持台灣原住民族名稱的相關立場,絕對不退讓、不迴避;他解釋,意思是原民會絕不接受中國稱我原住民是少數民族,這兩者意義根本不同。
段宜康質疑,比起原民會立場,為何蒙藏會邀請中國蒙區、藏區交流訪問時,參加的會議叫台灣「少數民族」研究會,看台灣原住民的歌舞表演,寫成是「少數民族參訪」?

蒙藏會委員長蔡玉玲表示,文字部分會檢討文字用語,但說蒙藏會是中國統戰部在台灣代表,她不能接受。蒙藏會主任秘書陳明仁解釋,對蒙藏會而言,「少數民族」一詞,並沒有這麼高深的政治涵義。

段宜康反批,蒙藏會不接受但這都是事實,「中國想冠在台灣頭上的,哪個不是名詞?」如果不是名詞的爭執,幹嘛爭「一國兩制」或「一中各表」?「政府在爭,你們在這邊開後門!」
段宜康也質疑,政府對蒙古同一項交流政策,外交部列為機密,蒙藏會則公開在預算書上,同樣是台灣原住民,蒙藏會稱是少數民族,原民會則堅持不用此詞,這個政府「根本不是一個政府」,充滿不嚴謹和草率,讓人貽笑大方、痛心。

馬總統說原住民語 張震嶽怒譙矯情噁心

週三, 十月 15. 2014

馬總統說原住民語 張震嶽怒譙矯情噁心

2014-10-13 08:56
〔記者陳慧玲/台北報導〕張震嶽今天一早就火氣很大,開砲怒譙馬英九總統在國慶致詞時刻意以阿美族語問候,根本是矯情做法,讓他氣到想砸電視機。
今早張震嶽在臉書發文:「台東東茂屠宰場虐工事件之後,總統用原住民語向大家問候,卻沒講原民政策,哪招?」他又寫道:「不只是原住民屠宰廠事件,很多弱勢族群在偉大的政府領導下不見天日,所以總統講族語問候,是我這幾年看過最矯情噁心的畫面,差點把電視砸了。」

網友回響熱烈,認為此招是想騙選票,轟馬英久「就不熟裝熟,選舉到的時候才想到人民」,張震嶽也回應:「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拉票,阿美族人口最多啊,有種講達悟族啊,笑死人。」

「我們‧噶瑪蘭Aida‧Kavalan」特展

週二, 十月 14. 2014

「我們‧噶瑪蘭Aida‧Kavalan」特展

開幕:103年10月24日上午11點整
展期:自103年10月24日至103年 12月8日止。
地點:台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

打破過去博物館觀點的呈現,轉以博物館與部落合作的模式,期望互為主體共構成長。

噶瑪蘭族的歷史遭遇與部落發展軌跡風貌,透過族人的觀點、立場與價值,將文字、影像與生活物質等的結合呈現。同時台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提供收藏數十年到百餘年不等的噶瑪蘭族真品生活文物,如鼻笛、刺繡背袋、精緻木板雕、刺繡帽子、披肩布、古地契、地織機具等,透過展覽將「歷史與當代」、「他者與我者」在同一空間對話、反省、激盪……。

展覽主視覺:
【噶瑪蘭族是蘭陽平原的主人】
【海洋與獨木舟】
【香蕉絲文化情】
【崇尚祖靈信仰】
【獨特的木板陰雕文化】
【加禮宛戰役與新社部落】
【豐濱鄉新社部落風景與生活地圖】

特展時程表:
10月24日 開幕式
11:00~11:30 祭師祈福、剪綵、來賓祝福
11:30~12:00 特展導覽、地織機展演
12:00~13:00 茶會
13:00~14:30 刮刮樂:體驗刮香蕉絲樂趣

特展講座 地點:校史館
10月24日 14:30~16:30 學習祖先木雕技法與精神
講者:陳進明(Ikong angaw)
與談人:陳理事長忠祥
10月25日 10:00~12:00 從傳統智慧到文創商品
講者:偕淑月、連佩君(Umay siki)
11月7日 14:00~16:00 博物館與部落共構下的新關係
講者:潘朝成(bauki angaw)

「考古節」談殷墟第一代考古人

週二, 十月 14. 2014

「考古節」談殷墟第一代考古人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歷史文物陳列館/丁瑞茂
(人氣:407)


前言
   今夏,英國的大街小巷都彌漫著考古的氣氛。據英國當地新聞網getreading.co.uk近日報
   導,7月下旬,英國考古文化節,世界上最盛大的考古學慶典,舉辦了千餘項考古活動,
   很多供市民免費參與。

這是刊載於網路上的一則消息,英國為了慶祝考古文化節舉辦了千餘項活動,是世界上最盛大的考古學慶典。在臺灣,從二○一二年起新北市十三行博物館也在每年四月舉行「新北市考古生活節」,冀望「結合了博物館、學校、表演團體、當地社區等單位,以體驗、遊戲、展示、展演等活動型式,推廣考古知識與在地人文特色。」但我相信對臺灣的民眾來說,考古還是相當陌生的,更何況是「考古節」。


青山依舊在──說「考古節」
其實,早在一九七九年十月十七日陳仲玉先生即在《中央日報‧副刊》介紹了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以下簡稱史語所)在大陸河南安陽殷墟發掘的歷史(圖一),並述說「考古節」的由來:「這不是一個公定的節日,只是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組同仁們為了紀念民國十七年十月十三日破土開掘河南省安陽殷墟,在每年的這一天定期聚會,我們私自稱它為『考古節』。」時至今日,這個私自的定期聚會已經三十多年了,每年的十月十三日史語所考古學門同仁還是會聚會,並到李濟(1896-1979)、高去尋(1910-1991)、石璋如(1902-2004)先生墳前祭拜,以誌不忘。我們從史語所典藏的老照片中也找到了考古節第一次聚會的留影,彌足珍貴。(圖二)


圖一:一九二九年春,殷墟第二次發掘田野工作人員全體照。
中間坐者為李濟,旁為裴文中,右二為董作賓。(圖片連結點此)


圖二:一九七七年十月十三日第一次考古節聚餐。
左起:宮雁南、黃慶樂、陳仲玉、萬家保、石璋如、劉秀文、
吳文彬、董萍、高去尋、賈士蘅、臧振華、李祝玉。
引自:《潛德幽光──高去尋院士百歲冥誕紀念集》pl.57。

陳仲玉先生在文章中已將殷墟發掘的時代背景,以及傅斯年(1896-1950)、李濟等幾位開創人物作了清楚簡要的介紹,實在沒有筆者能置喙的餘地,所以只能拉哩拉雜,東扯西拉地將自己的所見所聞說出來,只希望能替第一代的考古學家說一點故事。


十年辛苦不尋常──殷墟發掘
一九三四年十月史語所在河南安陽殷墟王陵區正如火如荼的進行大規模的發掘(圖三),但在十二月初卻在工作地東區發生了武裝盜掘,幸而隨即被駐團軍隊拿獲。為調查這起嚴重的盜掘事件,滕固(1901-1941)和黃文弼(1893-1966)受中央古物保管所委員會之託,風塵僕僕的來到史語所的殷墟發掘團,寫下了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話:

   余印象中最感欣快者,則一般工人與科學工作人員打成一片,埋頭工作,愉快邁往之精神,
   洋溢于發掘場上;蓋美滿之成績率由堅苦與愉快相互緊絞而獲得者也。


圖三:一九三四年秋,殷墟西北岡王陵區第一次發掘,劉燿與工作人員合影。
(圖片連結點此)

他還記下盜墓者用粉筆在牆壁上寫的標語:「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壓迫平民生活之董、梁誓與拼命」,這裡的董、梁是指在殷墟負責實際發掘工作的董作賓(1895-1963)和梁思永(1904-1954)。滕固是中國第一位拿到德國柏林大學美術史博士學位者,藉由他的記載,我們可略窺史語所當年在殷墟發掘的艱苦,也是在這種艱苦環境下,培育出史語所第一代考古學家的考古革命情感。所以,這句話雖然已經八十歲了,但我還是覺得歷久彌新。


甲骨文宗師──董作賓
一九二八年七月史語所籌備初期,傅斯年即派董作賓調查洛陽石經和殷墟甲骨文的出土情形,這次調查報告和發掘計劃書都還妥善的保存在傅斯年圖書的善本室。調查的結果顯示殷墟「甲骨挖掘之確猶未盡」,隨即於十月十三日進行第一次發掘,開啟了史語所在殷墟十年的考古工作,殷墟也成為中國現代考古學的起源地,更是孕育中國考古學人才的搖籃。

殷墟的首次發掘能夠順利成功和董作賓先生與地方人士的相處有很大的關係(圖四),石璋如先生說:「董先生性情溫和,待人寬厚,單就安陽來說,上自最高的地方長官專員;下至最低的階層農工都能說得來,而且都是朋友。」史語所的考古發掘照片就有董先生和地方官員、工作人員和軍隊的留影(圖五),這張照片也收入董作賓《平廬影譜》中,他特別註記:「午餐。每日十二時,工人各歸就食於家,工作人員則買得王裕口村小飯舖之包子饅頭,大嚼一頓,少飲茶水而已。今日初購來村人所煮小米粥,眾乃大樂。」,可見大家都頗能吃苦耐勞,也頗能苦中作樂。史語所歷史文物陳列館在去年(2013)辦了「鑿破鴻蒙──紀念董作賓逝世五十周年」特展,就是要紀念這位研究、發掘甲骨文的一代宗師。


圖四:一九二八年十月十二日,殷墟開工前一天。
安陽縣政府派科員張守魁,協同董作賓等赴小屯籌措發掘工作。
右起:王湘、張守魁、董作賓、郭寶鈞。(圖片連結點此)


圖五:一九二八年秋,殷墟第一次發掘,董作賓與工作人員、軍隊在發掘土堆旁共進午餐。
(圖片連結點此,故事點此)


一生唯一念──石璋如
石璋如先生對董作賓執弟子禮甚勤,寫了多篇紀念文章介紹董先生對殷墟發掘的貢獻。他在回憶錄中更提到一九七七年九月他擔任史語所考古組組主任時,「做了兩件事,第一就是建立『考古節』。史語所的所慶經過考證是十月二十二日,而三組﹝即考古組﹞進行殷墟發掘的時間十月十三日,比研究所成立還早九天,我們就想作紀念日,就規定十月十三日是考古節,當日還舉行紀念會。」我想石先生建立「考古節」的目的除了是紀念殷墟開工的日子,也是為了紀念董作賓先生。

石璋如先生的記憶力驚人,在《石璋如先生訪問紀錄》中留下很多關於殷墟發掘時的人事時地物,其中特別引人注目的是石先生對「人」的關注。他還利用公餘時間,為當年參與殷墟發掘的員工留下傳記,寫下《殷虛發掘員工傳》一稿。這些員工有我們耳熟能詳的考古學家,但更多的是為殷墟發掘默默付出的工人,因為有這些人的付出,殷墟的成果才更顯珍貴。誠如前引滕固的話:「一般工人與科學工作人員打成一片,埋頭工作,愉快邁往之精神,洋溢於發掘場上;蓋美滿之成績率由堅苦與愉快相互緊絞而獲得者也。」

石璋如先生的一生,就是殷墟發掘歷史的縮影。他在河南大學一年級時即聽過董作賓先生關於安陽發掘甲骨文的演講,三年級和其同窗好友劉燿(1906-1983,其後改名尹達)一起參加殷墟發掘團(圖六)。中央研究院王汎森副院長曾用「一生唯一念」來形容石璋如先生,即其一生都奉獻給殷墟的發掘、研究和整理工作。這位曾是中華民國最老的公務人員,也可能是世界上最老的公務員,享年104歲。記得史語所舉辦石璋如院士百歲祝壽紀念會時,石夫人曾打趣的說:「他以前的事情都記得的很清楚,最近的事情都很快的忘了。」所以,即使石先生到了上百歲的年紀,還是會到辦公室整理殷墟出土的文物,因為對於這些文物的記憶他不曾磨滅。


圖六:一九三六年,石璋如與劉燿於南京史語所閱報室。(圖片連結點此)


情比手足深──考古十兄弟
殷墟的發掘雖然是由李濟主持,但在現場負責發掘工作的除了董作賓、梁思永外,還有一群初出茅廬的小伙子,大約都在二十來歲。這群正值青春年少的年輕人,發掘期間每天早出晚歸,工作在一起、休息在一起,自然地培養出深厚的兄弟情誼。所以他們就依年齡及加入考古工作的順序,自行排行,「李景聃先生由於比較年長,就成為老大哥,我們自行排行:阿胖老大,我排老二,李光宇排老三,劉燿排老四,平常彼此就在田野裡頭No.1、No.2、No.3、No.4的喊。」這群考古兄弟計有十位,依序為:李景聃(1900-1946)、石璋如(圖七)、李光宇(1905-1991)、劉燿、尹煥章(1909-1969)、祁延霈(1910-1939)、胡厚宣(1911-1995)、王湘(圖八)、高去尋、潘愨(1907-1969)。他們除了在日常田野工作用老大、老二、老三的稱呼外,在史語所所藏此時期的書信往返,也常可看到用這種代稱,足顯十兄弟情感之深厚。(圖九、十)



圖七:一九三六年,殷墟第十四次發掘,
石璋如測量地形。
(圖片連結點此)
圖八:一九三六年,殷墟第十四次發掘,王湘測量地形。王湘是最早加入殷墟發掘工作的。
(圖片連結點此)


圖九:一九三六年春,殷墟第十三次發掘,發掘團成員在安陽冠帶巷發掘團址前合影。
左起:潘愨、尹煥章、李景聃、郭寶鈞、高去尋、石璋如。(圖片連結點此)


圖十:一九三五年春,殷墟第十一次發掘,休息日的合影。
左起:尹煥章、夏鼐、石璋如、李光宇、王湘。
十兄弟私下調皮的一面,扮演起商代的軍隊,頭戴頭盔,手持大刀。
(圖片連結點此,故事點此)


弟兄羈旅各西東
直到了一九三七年,因對日抗戰,十兄弟不得不各奔東西,臨別前在長沙的「清溪閣」舉行餞別宴,除了十兄弟,還有李濟、董作賓、梁思永,以及幾位技工。「後來同仁的回憶常常提到餞別宴,當時大家志氣都很激昂,都先喝酒,……。幾人先說『中華民國萬歲』,這是第一杯酒,大家都喝,第二杯喊『中央研究院萬歲』,第三杯喊『史語所萬歲』,第四杯是『考古組萬歲』,第五杯是『殷墟發掘團萬歲』……,第十一杯是『十兄弟健康』。」結果還沒上菜,就有幾個人倒在餐館上不省人事了。

當然,參與殷墟考古的人不只上述的十兄弟。比較少為人知的還有剛從北京大學地質系畢業的李春昱(1904-1988,圖一一),後來擔任中央地質調查所所長、中國科學院院士;還有同是北大地質系畢業,其後因發現北京人而享大名,成為古人類學家的裴文中(1904-1982,圖一);此外還有首位參與考古工作的女性,周英學女士等等。(圖一二)


圖一一:一九二八年秋,殷墟第一次發掘,李春昱測量繪圖。(圖片連結點此)


圖一二:一九三一年春,殷墟第四次發掘,全體工作人員。中間站立的女性即為周英學。
(圖片連結點此)


憑君傳語報平安
一九四九年後,雖然兩岸分隔而治,但人的情感是不可能一刀兩斷的。李濟、董作賓、石璋如、李光宇、高去尋、潘愨等人,隨史語所的文物遷臺,第一代的考古學家就此分隔兩地,之後只能透過第三者互通訊息。從《傳薪有斯人──李濟、凌純聲、高去尋、夏鼐與張光直通信集》可知,兩岸負責傳薪、傳訊息的人就是夏鼐(圖十)和張光直。

夏鼐於一九三四年考取清華大學公費留美的榜首,清華大學指定傅斯年、李濟為夏鼐出國留學前的指導老師,留學前的考古實習就是在殷墟。他第一次的考古初體驗是和石璋如一起發掘商代的車馬坑,石先生說:「夏鼐先生雖然是首度參與,但是他很會畫圖,由於車零件疊壓得厲害,一天只能作一部分,他就把各天進度以分層、分色的方式標示以資區別。」近年王世民先生整理出版了《夏鼐日記》十冊,我們在一九三五年三月十五日看到夏鼐在日記上寫下:「今天開始工作。晨6時半起身,7時餘早餐畢,即赴田野。先召集工人,舊工人已100餘人,但本季工作頗大,須人夫300左右,故須增添100餘人,而來求工作者幾及千人,只能加以挑選。」我們很幸運地從史語所殷墟的老照片中找到夏鼐日記中記載的情形(圖一三),隔天他還在日記說自己:「初次從事,連最普通的軟黃土與邊壁黃土的分界,也有待于別人的指示才知道。」從這兩天的日記可知此時是殷墟發掘最盛大的時期,每日的民工須用300人,而他卻連考古學最基本的土層變識都沒還有俱備。這對初來乍到的夏鼐來說真是一場震撼教育,但他天資聰穎,留學回國後回到史語所,在史語所的時間長達十四年。一九四九年後留在大陸,負責主持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工作。


圖一三:一九三五年三月十五日,殷墟第十一次發掘,報名的工人坐地候選。
這是夏鼐到殷墟的第一天,也是其日記所記載的情形。(圖片連結點此)


落花時節又逢君
張光直是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系第一屆的畢業生,是李濟最器重的學生。在哈佛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後,先後在耶魯及哈佛大學任教。一九九四年回臺灣擔任中央研究院副院長。二○○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史語所舉行「潛德幽光──高去尋院士百歲冥誕紀念會」,集聚了高先生的家屬、老友及學生,共同追憶高先生(圖一四)。高先生的高徒杜正勝先生特別提到一段不為人知,令人感動的事情:一九八二年張光直和吉德偉(David N. Keightley)教授在夏威夷檀香山召開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hang Civilization商文明國際會議。張光直籌備此次會議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讓分隔兩地第一代安陽殷墟發掘同仁有見面的機會。大陸有尹達(即劉燿)、夏鼐、胡厚宣、張政烺諸先生;史語所有石璋如和高去尋先生。選擇在檀香山,還不是在美國本土是避免這些與會的老人家長途跋涉。可惜的是當時尹達因病無法前往,尹達是石璋如的同窗好友,所以石先生也沒有成行。「分隔三十多年的老朋友,初次相逢似乎有聊不完的事情,說不盡的故事,有的我聽得懂,有的聽不懂。」


圖一四:二○○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潛德幽光──高去尋院士百歲冥誕紀念會」,楊永寶攝。

無獨有偶,王世民先生收到陳昭容女士寄贈的《潛德幽光──高去尋院士百歲冥誕紀念集》一書後,立即傳來當年高去尋和夏鼐、張政烺、張光直先生在會議期間的合影。(圖一五)我們也從夏鼐日記中找到關於這次會議的記載:「(1982.8.30)上午赴美參加商文化討論會代表團11人,在所中會議室集中,由我主持。……。下午偕胡厚宣同志至尹達同志處,拍了幾張照片。三十年代初期參加殷墟發掘留在大陸工作的僅有的四人之三(另有王湘同志,在國家科委專家局)。在台灣亦三人(石璋如、高去尋、李光宇),此次可能遇到老高,擬以此為贈,作為紀念也。又與胡厚宣同志及張政烺同志偕往訪楊希枚同志。他托我捎信給老高。前天李光謨同志也捎來幾本書,托帶給老高與李方桂先生。」這裡的老高是指高去尋,高先生和夏鼐、張政烺(1912-2005)很要好,夏鼐在參加會議前,特別找了當年十兄弟的劉燿、胡厚宣等人拍照,擬見面時相贈。


圖一五:左起:張政烺、高去尋、張光直、夏鼐。
引自《東亞考古學的省思──張光直先生逝世十週年紀念論文集》

由此可知,透過張光直和夏鼐,除了讓當年分隔兩岸的考古學家有一聯繫的管道,更促成了見面的機會。在《傳薪有斯人》中還有:石先生、高先生透過張光直向夏鼐打聽在大陸家屬的情形,以及夏鼐第一時間傳達尹達去逝的消息等等。


他鄉是故鄉,今針度與人
曾有人用了個有趣的比喻說:這些第一代的考古學家身上流的應該是考古的血。石先生就說:「我們從基隆下船,一早來到台大安頓行囊之後,休息到第二天史語所三組﹝即考古組﹞的同仁就在李濟先生的帶領下,步行到圓山作遺址調查去了。」圓山遺址是日本人發現、也作過發掘,這等於是史語所考古組在臺灣的第一次考古調查,之後他們還在南投埔里瑞岩、大馬璘、唭里岸、江頭等遺址作調查。石璋如、高去尋先生還參與大馬璘遺址等地的發掘。(圖一六)


圖一六:一九四九年,發掘臺灣大馬璘遺址。
後排左起:劉斌雄、潘愨、宋文薰、陳奇祿、何廷瑞、高去尋、石璋如。(圖片連結點此)

一九四九年李濟創設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系時,其考古學的主要師資就是李濟、董作賓、高去尋和石璋如。高去尋先生可說是「發展臺灣考古學的推手」(臧振華先生語),石璋如先生則是「三位來台的安陽考古學家中,唯一在教學的過程中同時參與台灣考古學研究工作的學者。」(劉益昌先生語)雖然後來,高、石兩先生將重心放在安陽殷墟出土文物的研究整理工作上,但對於臺灣考古的貢獻也是不容忽視的。所以說殷墟第一代的考古學家,對於臺灣的考古亦有決定性的影響。


憶人全在不言中──結語
殷墟發掘距今已經八十六年了,第一代的考古人也都作了古人。撫古思今,每當看到他們辛勤所得的成果,都深感敬佩。史語所於二○一二年出版了《殷墟發掘照片選輯1928-1937》,翻閱這些當年發掘現場的黑白照片,讓我們更能體會其辛勞。今天我們紀念「考古節」時,也應思索如何將這第一代考古的故事繼續說下去。



殷墟遺物這裡看:
中研院史語所.歷史文物陳列館(每週三、六開放)


網路資源:
1. 殷墟發掘照片選輯1928-37:9年間史語所在殷墟進行了15次的考古發掘,從中精選出部份影像供大眾瀏覽。

2. 世紀考古大發現:介紹史語所殷墟發掘在考古學與歷史學上的意義與考古成果。

3. 商代車馬大觀:針對史語所發掘出土的商代馬車與車馬器作相關文化介紹。

4. 安陽殷墟考古:中共建政後亦數度進行殷墟考古工作,並建立官網。










參考書目:
1. 董作賓,《洛陽石經殷虛甲骨調查報告暨發掘計劃書》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傅斯年圖書館善本室,1928)。

2. 石璋如,《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年表》
(楊梅: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52)。

3. 石璋如,〈董作賓先生與殷虛發掘〉,
《大陸雜誌》29卷1011期(1964):331-335。

4. 陳仲玉,〈「考古節」〉,《中央日報‧副刊》1979.10.17。

5. 薛永年,〈滕固與近代美術史學〉,《美術研究》2001.1:4-8。

6. 石璋如口述,陳存恭、陳仲玉、任育德訪問,《石璋如先生訪問紀錄》
(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 研究所,2002)。

7. 滕固著,沈寧編,《挹芬室文存》(瀋陽:遼寧出版社,2003)。

8. 曹銘宗、魏忻忻,〈台灣考古人瑞 石璋如104歲病逝〉,《聯合報》2004.3.19。

9. 劉益昌,〈石璋如先生與台灣考古學〉,《古今論衡》12(2005.3):97-106。

10.李卉、陳星燦編,《傳薪有斯人──李濟、凌純聲、高去尋、夏鼐與張光直通信集》(北京:生活‧ 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5)。

11.朱元曙,〈考古十兄弟傳〉,世界文化遺產網。

12.臧振華,〈發展臺灣考古學的推手〉,收入《潛德幽光──高去尋院士百歲冥誕紀念集》(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2009)

13.陳光祖、丁瑞茂編,《潛德幽光──高去尋院士百歲冥誕紀念集》
(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 究所,2009)

14.董作賓,《平廬影譜 平廬印存》,(西安:三秦出版社,2009)。

15.夏鼐,《夏鼐日記》(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1)。

16.陳洪波,《中國科學考古學的興起──1928-1949年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史》
(桂林:廣西師範大學 出版社,2011)。

17.王世民,〈夏鼐與史語所——《夏鼐日記》有關記載述評〉,
《古今論衡》23(2011.12):19-40。

18.廖淑媚,〈再見考古第兄──由《史語所檔案》「考」字檔說起〉,
《古今論衡》24(2013.6),p.130-140。

荷蘭人基因是否遺留臺灣

週二, 十月 14. 2014

荷蘭人基因是否遺留臺灣
陳叔倬 |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人類學組
臺南市四草大眾廟附近的荷蘭人骨骸塚
臺南市四草大眾廟附近的荷蘭人骨骸塚
我們都有紅毛祖先嗎

荷蘭東印度公司於1624年登陸臺灣南部,1642年驅逐占據北部的西班牙人,1661年鄭成功率軍驅逐,1668年荷蘭人完全撤離。總計荷蘭在臺灣歷史中嶄露頭角44年,是臺灣歷史中第1個殖民政權。

令人驚訝的是,臺灣很多民眾擁抱對紅毛祖先的想像,相信自己的眾多祖先中有荷蘭人。這樣的歷史想像不僅僅存在於漢人中,也存在於許多原住民族中。許多民眾會舉出若干體質特徵,說自己的某位親人頭髮顏色較金紅、或眼珠顏色較淡、或鼻樑較高,想要以生物性的證據證實自己體內留有荷蘭人基因。

這種對於紅毛祖先的歷史想像並未隨著時間流逝而轉弱,甚至近20年來更被凸顯,除了滿足臺灣民眾亟欲擁抱異文化的浪漫情懷外,更在國族意識快速變遷的當代,成為一種原生性認同的新標的。

臺灣族群是否普遍有紅毛祖先,或許可由體質人類學加以證實。體質人類學又稱為生物人類學,是人類學的分支,從生物演化的角度,研究人類體質差異與種族概念、靈長目與人類的演化關聯、以及人類物種的起源與擴散過程等。早期體質人類學研究偏重人種間的體質差異,如骨骼上及身體上的測量差異或小變異,藉著這些差異分辨人群的親源關係。

荷蘭人骨骸的真假

臺灣許多地區現在仍有荷蘭統治時期留下的歷史遺跡。1971年,臺南市四草大眾廟首次宣稱發現荷蘭人的骨骸。大眾廟祀奉鄭成功的先鋒營副將陳酉,他在北汕尾島一役殲滅荷蘭兵士三百餘人。清康熙39年建祠表揚他的戰功,尊稱為鎮海元帥。

1971年,大眾廟慶神祈安建醮,據悉鎮海元帥指示有無主墳叢葬在廟旁,應重新納甕。經挖掘出土許多骨骸,當地人認為有些腿骨特長,可能屬於荷蘭人。臺南文獻會則有委員指認骨骸上有刀劍砍傷痕跡,並有牡蠣殼附著顯示曾浸泡在海水中,很有可能是荷蘭人遺骨。臺南市政府特別樹立「荷蘭人骨骸塚」,紀念戰死異鄉的荷蘭人。如果這批骨骸真的是荷蘭人遺骨,將成為臺灣唯一的荷蘭人生物遺跡。

過去傳統體質人類學者已藉由研究世界各地人群的骨骸,建立了骨骼的族群分類系統。但四肢骨與軀幹骨容易受到後天環境的影響,無法用來區辨族群。譬如,歐洲人群在過去20年間平均身高增加10公分,則20年前後測得的歐洲人肢骨就無法歸類為同一人群。因此,以腿骨特長做為判定遺骨所屬人群的標準並不恰當。相較之下,頭骨不易受到後天環境影響,在演化過程中不同人群各自累積不同的特性,可藉由它的形態推斷人群。

2002年,藉著廟方清理荷蘭人骨骸塚的同時,科博館獲同意測量頭骨35例,其中男性33例,女性2例,以最容易區辨人群的顱長、顱底長、顱高、顱寬、最大額寬、耳點間寬、星點間寬、鼻高、鼻寬、眶高、眶寬、上頜齒槽弓寬等項目進行測量。

經過主成分分析法及群聚分析法推算這35例頭骨的整體表現,發現較接近亞洲人群的頭骨特徵,與歐洲人群較不相似。又針對35例頭骨進行個別鑑定分析,其中有歐洲人群頭骨特徵的只有2例,其他33例屬於亞洲人群頭骨特徵。其實,不同地區人群中必定有部分個人類似其他地區人群的頭骨,因此這2例頭骨也無法直接判定是歐洲人群。

臺灣族群的Y染色體類型

近年來,隨著生物技術的快速進展,確認人類遺傳物質中,存在遠較傳統體質調查項目更多的變異類型,並且不會隨著後天環境改變。上個世紀50年代開始,體質人類學者開始引用分子生物技術研究各人群的變異類型,建立全世界人群的遺傳組成分類系統。並且利用族群遺傳學統計方法,追溯各人群的起源與互動歷史,其敏感度與精準度都比傳統體質調查項目佳。

其中,對於Y染色體與粒線體DNA上遺傳物質的研究,更能精確追蹤人群中男性、女性各自的祖源。Y染色體與粒線體DNA的特點是它們不是對偶染色體,減數分裂時不會重組,可清楚追溯各變異類型的來源。另外,經由男、女單系遺傳,在遭遇人口遽減所造成的瓶頸效應時,多態性不易減少,以變異類型推斷人群的起源與遷徙歷程時正確性較高。

若17世紀荷蘭人基因確實遺留至今,探索荷蘭特有的Y染色體類型是否分布在今日臺灣族群間,會是最直接的證據。

據文獻記載,17世紀來臺的荷蘭人大部分是男性,因此遺留的荷蘭男、女不同性別基因中,應該是以男性基因為主。例如,《荷蘭時代臺灣告令集─婚姻與洗禮登記簿》記載,大員市鎮48例異族初婚中,46例是荷蘭男配上臺灣女原住民,只有2例是荷蘭女配上臺灣男原住民。因此,選擇Y染色體進行研究,以配合17世紀時主要以荷蘭男配上臺灣女的族群性別不對等婚姻狀況。若專屬荷蘭男性的Y染色體類型都無法在臺灣發現,研究其他遺傳指標更不可能發現。

近年來,經由分析數百位臺灣男性原住民的Y染色體,發現各原住民族都帶有極高的O1a類型Y染色體,包括O1a*與O1a2兩亞型,平均頻率82.1%,是世界上最高的分布,其中泰雅族高達99.5%、鄒族88.9%。在單一島嶼上有如此集中的基因型頻率分布,顯示臺灣原住民族應有共同的祖源,並居住在島上很久的時間,沒有跟外界緊密聯繫,惟阿美族除外。

經由分析數百位臺灣漢人的Y染色體,發現漢人的Y染色體多是O3型,包括O3*、O3a4與O3a5三亞型,頻率是67.7%,與祖源地福建、廣東漢人的頻率分布相似。相對地,臺灣原住民族高度分布的O1a類型在漢人間僅占17.5%,顯示當代臺灣原住民族與漢人可藉由Y染色體加以區分,並不相似;也間接證實漢人不僅與原住民族沒有祖源關係,即使曾有通婚,今日也很難顯現出大量基因交流的痕跡,因此仍然保有各自的遺傳獨特性。

荷蘭人祖先的可能性

不過,族群遺傳學的比較基礎,是以人群為單位綜論某人群遺傳組成中外族基因流入的比率。但對於個人而言,尤其是僅檢測單一遺傳指標時,很可能發生有祖先但沒有基因遺留的情形。

也就是說,有荷蘭人基因遺留者一定有荷蘭人祖先,但沒有荷蘭人基因遺留者不一定沒有荷蘭人祖先,有可能在世代繁衍的過程中基因漂流散失。而漂流的程度與人群相對人口數有關,若在臺灣的荷蘭人人口維持一定比率,則荷蘭人基因容易留下來。如果荷蘭人人口沒有增加,而臺灣漢人或原住民族的人口都持續增加,造成荷蘭人的人口比率遞減,荷蘭人基因在代代相傳間漂流散失的機率就增大。

2010年,荷蘭人的Y染色體類型正式公布。在84位荷蘭男性Y染色體中,R1b類型占絕對多數,高達42%。R1b同時是歐洲最主要的Y染色體類型,愛爾蘭男性Y染色體中的80%,英國、法國、西班牙男性中的60%,葡萄牙男性中的50%,德國、丹麥男性中的40%,都屬於這型。而臺灣族群中並未有任何男性帶有R1b類型Y染色體,顯示臺灣族群沒有明顯與歐洲人群有基因交流的證據,也間接顯示17世紀荷蘭人基因並未遺留臺灣。

17世紀荷蘭人基因並未遺留臺灣,是臺灣族群普遍沒有荷蘭人祖先?或者即使有,但荷蘭人基因在代代相傳中漂流散失?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

荷蘭人領臺僅44年,統治期間來臺人口並不多,與各族群通婚者更少,因此臺灣族群普遍有荷蘭人祖先的可能性原本就不高。荷蘭人領臺距今已近400年,其間並沒有持續的人口移入,漢人人口數則持續增加,尤其是清朝中葉之後,新移入漢人的增加速率遠高於已定居漢人的自然增長。這些新移入漢人明顯沒有荷蘭祖先,移入臺灣後會大幅度稀釋已定居漢人的荷蘭人基因比率,即使早期移入的漢人曾有荷蘭祖先,他們的後代也可能找不到有荷蘭人基因的證據了。
頭骨研究有許多測量項目,經由研究世界各人群的頭骨,已確定這些測量項目在人群間有差異,並藉此建立人群分類系統。(圖片來源:Roseman, C. C.(2004)PNAS, 101:12824 -12829.)
頭骨研究有許多測...
本單元學術名稱:人文及社會科學 > 人類學
標籤:體質人類學生物人類學臺灣族群
30,756 瀏覽人次
來源:《科學發展》2014年3月,495期,58 ~ 61頁
延伸學習:
人類學(中文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人类学)

【沃草】黑熊久了就習慣了! 泰雅原住民:盼從雪谷纜車受惠

週二, 十月 14. 2014

【沃草】黑熊久了就習慣了! 泰雅原住民:盼從雪谷纜車受惠

台中市政府規劃興建由溫泉之鄉谷關通往大雪山的「雪谷纜車」,當地觀光業者均樂觀其成,但也引發環保團體抗爭,憂慮興建纜車將破壞臺灣黑熊的棲息地。在兩方勢力爭奪的「雪谷熊之戰」中,卻少有人提及,無論谷關商圈或大雪山,過去都是泰雅族原住民的活動領域。當地原住民社團「十文溪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歐賓.舒樣接受《沃草》專訪時表示,希望部落能從雪谷纜車計劃中受惠。
字級:最小字型預設最大字型
分享到 Facebook分享到 Plurk分享到 Twitter
2014年10月13日00:42
本內容由沃草提供


(雪谷纜車系列二)

台中市政府規劃興建由溫泉之鄉谷關通往大雪山的「雪谷纜車」,當地觀光業者均樂觀其成,但也引發環保團體抗爭,憂慮興建纜車將破壞臺灣黑熊的棲息地。在兩方勢力爭奪的「雪谷熊之戰」中,卻少有人提及,無論谷關商圈或大雪山,過去都是泰雅族原住民的活動領域。當地原住民社團「十文溪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歐賓.舒樣接受《沃草》專訪時表示,希望部落能從雪谷纜車計劃中受惠。

泰雅族部落藏身谷關風景區

由台中市區沿著顛簸山路乘車一個半小時,右轉行經一座紅色大橋,即能抵達溫泉之鄉谷關,而過橋前不起眼的山坡上,茂密樹林中藏著居住五十幾戶泰雅族居民的「十文溪部落」。順著山坡步行十分鐘,會看見白色外觀的「哈崙台教會」。哈崙台教會是十文溪重要的公共空間,市政府曾在教會為部落舉辦兩次雪谷纜車計劃說明會。

在哈崙台教會服務一年多的萊撒・阿給佑牧師觀察,十文溪與過去服侍的其他教會不太一樣,過往經驗部落中多少會有自然環境與開發的衝突,但十文溪反而對雪谷纜車可能開創的工作機會充滿期待。萊撒推測,可能是因為谷關一帶漢化的早,「祖先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落入平地人或財團手中,土地價值沒有那麼重,土地丟很多,土地上的文化丟更多。」

十文溪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歐賓.舒樣則表示,興建纜車必定對自然環境有些損害,他認為政府應該與專家學者對話;但據他了解,日本、中國發展纜車觀光行之有年,相較其他大型建設,纜車對生態的傷害應該較小。今年61歲,常年在山中狩獵的歐賓表示,臺灣黑熊在泰雅族語言中叫做Nalu,意指「英雄」,對他們是重要的生物,除非誤入陷阱,不會獵捕牠們。以他的經驗,興建纜車可能會驚嚇黑熊,「但久而久之牠們會習慣,不當一回事。」

十文溪部落:盼雪谷纜車帶來人潮商機

歐賓指出,部落居民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原住民,因為谷關觀光業帶來許多工作機會,年輕人極少移居都市。部落年輕人大多從事基層飯店服務業,其餘則擔任保全、電力公司包商工人等;老一輩則守著祖先留下的農地,種植甜柿等高山水果。歐賓表示,部落百分之八十居民支持雪谷纜車興建,但他認為谷關風景特定區與十文溪部落僅相距五百公尺,纜車帶來人潮車潮,污染及噪音也必定隨之而來。歐賓表示,希望政府興建纜車也要回饋部落居民,不要只讓業者獲利,例如拓寬部落道路,並在出入口放上原住民圖騰,讓人一目了然當地是山地部落,引入觀光人潮。

歐賓表示,根據《原住民基本法》,雪谷纜車工程必須僱用一定比例原住民,他們希望政府可以讓原住民以優惠租金承租商圈店面。他表示,興建雪谷纜車可以帶來觀光人潮,在住家附近擺攤賣原住民美食、農產與手工藝品,十文溪離谷關走路只要十分鐘,部落可以慢慢宣傳,「有人潮什麼都好做。」

歐賓也對市政府差別式推動部落觀光感到不平,他表示,二十多年前政府規劃「谷關特定風景區」時,將十文溪劃入文化園區,但如今同屬特定風景區的松鶴部落已成立文化園區,裡冷部落則發展出文化生活體驗區,「唯獨我們什麼都沒有。」歐賓建議,松鶴部落有動態舞蹈活動,十文溪部落可以規劃靜態的展覽,擺放部落生活器具等,雖然從十文溪的外觀看不太出傳統文化,但能由居民解說呈現。

*雪谷纜車系列一:犧牲國寶黑熊換谷關經濟? 環團:雪谷纜車美夢一場空

----

沃草(Watchout)希望做一個農夫,提供公民更好的參與時政的平台和工具,在這公民社會的土壤施肥灌溉,讓這個理想的種子在每個人心中萌芽滋長,建立真正的公民社會。
*沃草粉絲頁面:http://fb.com/WatchOutTW
*國會無雙:http://musou.tw/
*市長,給問嗎?:http://wethepeople.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