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7於台南市「台灣文學館」有兩場演講

週二, 八月 5. 2014

將於2014/08/07於台南市「台灣文學館」有兩場演講,歡迎大人小孩一起來:

場次一、【青少年成人組】 8.07(四) 10:00-12:00│台灣文學館‧2F文學體驗室
《Ina Bunun!布農青春》+布農歌曲傳唱/乜寇.索克魯曼/國、高中生及一般民眾50人 (2小時研習時數)

場次二、【兒童組】 8.07(四)14:00-16:00│台灣文學館‧2F文學體驗室
《奶奶依布的豆子故事》+布農傳統歌舞+DIY/乜寇.索克魯曼/國小學童25人

2014 花蓮天主教文物館 志工招募暨培訓活動簡章

週二, 八月 5. 2014

2014 花蓮天主教文物館 志工招募暨培訓活動簡章
公告日期:2014-07-29 更新日期:2014-07-29
花蓮天主教文物館原為美崙主教座堂,於1958年落成,至今已有56年的歷史。花蓮教區的信眾多為原住民,因此在教區內的許多文物也皆具有原住民的藝術色彩與圖騰,是台灣教區中最具特色的。現任黃兆明主教將當時傳教的文物、服飾、照片資料、文件手稿等珍貴的史料,一一整理並保存下來,並於2010年將美崙主教堂整修成為「花蓮天主教文物館」,積極想將這些珍貴的在地文物,開放與一般大眾分享。
本館希望運用熱心服務社會大眾之人力資源,參與本館相關推展之業務,支援本館執行在地文化推展工作與力行開館活動,引導民眾認識花蓮特有的天主教歷史與文史資料,為花蓮傳承在地文化貢獻心力。

http://www.hccc.gov.tw/Portal/Content.aspx?lang=0&p=002030001&u=Detail&type=2&index=1&id=2494

【8/1 MATA 原民活動看板】走,原住民族紀念日,我們一起去慶祝原住民的日子!

週五, 八月 1. 2014

【8/1 MATA 原民活動看板】走,原住民族紀念日,我們一起去慶祝原住民的日子!
2014/08/01 · by 我是小編 · in 卑南, 大武壟, 布農, 排灣, 泰雅, 活動, 臺灣原住民, 西拉雅, 達悟, 部落旅遊, 阿美

原 住 民 族 紀 念 日 到了!!!

為了慶祝 20 年前的今天,國家首次官方以「原住民」取代「山胞」,因此每年 8 月 1 日都成了原住民族紀念日,各政府單位都有一些慶祝活動,或給予族人的優惠福利!…… 什麼,不知道原民日的由來?看看這些文章吧!

〈原民正名廿週年,爸爸對我說:從「山胞」到「原住民」這件事,不是本來就有的〉


8/1 原民日,族人有哪些福利優惠?

下列優惠之已正名 16 族原住民族人,均需出示(1)已回復傳統名字者憑身分證;(2)尚未回復傳統名字者,出示戶籍謄本或戶口名簿(影本):

103年原住民族日入場門票優惠一覽表.pdf
是說,原民日原住民族卻不能放假…… 可以排假的服務業也就算了,對上班族來說,感覺有點弱?

沒關係,小編已經幫大家看過了,像那個 101 大樓觀景台提供國小 12 歲以下學童免費參觀(原價 NT$ 450,需大人陪同),或像天母網球場(需預約)和景美游泳池等等都免費使用,都很方便上班族晚上帶小朋友一起去……(是少數實用的優惠 XD



下列活動,無論是否正名之原住民族,憑任何可佐證原住民族身分之資料均享優惠:

8/1 《原民會戰功冊》台北首映會暨映後座談(已報名額滿)
「什麼?額滿了還放上來?」(震怒! ヽ(`Д´)ノ

好啦,小編是故意的啦~

原民日 20 週年,卻還有多少原住民族即使仍保有文化與語言,卻仍未正名 ── 尚未被國家承認他們的名字!小編希望藉由這次我們《Mata‧Taiwan》舉辦的活動中,對於正名與否的原住民族均一視同仁均有優惠,來達到拋磚引玉的訴求。希望政府可以快點還給這些族人名字!



另外,愛熱鬧的朋友,可以去各地方政府在這兩天因應原民日而舉辦的活動看看喔!

8月1日地方政府配合活動.pdf

原民用母語姓名註冊 遭臉書檢舉停權

週五, 八月 1. 2014

自由時報 2014/07/31

原民用母語姓名註冊 遭臉書檢舉停權

新聞類型:法律政治
記者:

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起人柳林瑋臉書一度遭到封鎖,在大腸花論壇爆紅的「台獨機關槍」也指出許多關心社會議題的朋友,都被檢舉關閉臉書,連原住民都被檢舉用母語註冊,都遭惡意檢舉「未使用本名」而停權,民間團體「沃草!(Watchout)」特別整理臉書停權一覽表,羅列近期引起關注的6起停權事件。

成功大學學生李品涵(撒丰安)本用原住民姓名「Savungaz Valincinan」註冊臉書,不料用手機滑臉書突然斷線,重登後被指未使用真實姓名註冊,要求改用真實姓名,她選用漢字音譯撒丰安(Savungaz),撒(填在姓這欄)丰安(填在名這欄)就成功登入了。

撒丰安認為檢舉機制已被濫用成限制他人言論自由的工具,使用真名卻被認定造假,感到非常不被尊重!根據沃草!(Watchout)指出,慘遭檢舉停權的使用者和粉絲專頁包括台獨機關槍、反馬英九聯盟、李茂生、賴中強、台灣鯛民及柳林瑋,均是直言不諱的臉書使用者。消息傳出後,亦有網友分享醫師潘建志舊文,教網友如何避免辛苦經營的社群網站毀於一旦。

論好客

週五, 八月 1. 2014

論好客
Of Hospitality:為什麼我們應該允許王丹緊急赴台就醫
2014/07/30 人權 政治 流亡
作者: 柯朝欽
幾天前,王丹在美國超市幾度昏厥。依據家族病史,他懷疑自己患有腦瘤。於是他在臉書請求台灣的移民署可以讓他盡快入境台灣就醫檢查腦部。他也希望支持他的台灣臉友們必要時能給移民署一點人數上的壓力。
passport
http://www.voxeurop.eu/files/images/article/ARES-lithuania-passport_0.jpg?1359634147
這事在台灣迅速發酵成許多討論意見。有的討論知名進步人士的關說與特例﹝直白就是特權﹞道德高度問題;有的討論王丹是否有權享用台灣健保資源的公民權問題;有的則一頭陷入美國與台灣移民署的出入境簽證法律程序問題;另外,比較熱鬧的則是此事也引發中國流亡民運人士的派系與人事恩怨問題﹝大多與金錢有關﹞,例如曹長青寫文章批王丹此舉莫名其妙…等等。
就最後一點來說,像我們這樣與王丹毫無關係的人其實可以很容易跳開這些恩怨來看待此事的。大概所有流亡在外的異議/革命分子沒有不為籌錢問題而相互傾砸的。即使偉大的馬克思本人,在他與恩格斯的通信中也可以看到他與德國流亡人士為錢反目的許多例子。更別提馬克思好鬥成性,幾乎與所有革命團體反目相向的實例。台灣早期流亡在日、在美的黑名單分子,難道都一團和諧?
那麼,王丹請求盡速返台就醫的例子是否全然是一個法律程序問題呢?或者是一個知名人士的關說特例問題?或者是一個外國人與公民權享用的問題?我認為這些討論都不是這問題的根本核心問題。
有趣的是,反而被許多高級知識分子視為低級八卦圖片報的蘋果日報,能突破論述重圍,在其27日的社論中呼籲台灣政府以「人道主義」的角度迅速讓王丹入台就醫。真是奇哉鬼島。這種17世紀以來,歐洲先進國家早已習慣的收容政治流亡人士的主權政治遊戲技術。竟然一堆高級知識分子整天計算的是健保費與出入關的流程問題,而讓位給八卦報來孤聲呼籲人道主義的問題!
除了人道主義的角度之外,在我看來,這整件事所牽涉的問題其實就是當代哲學家德希達﹝J. Derrida﹞所討論的Hospitality﹝好客接待﹞的法哲學問題。這就是一個主權政治與其如何接待「外國人」的問題。B005P8GXT4-large
Hospitality除了可以翻譯成“好客接待”之外,從hospital/醫院的相關字源上也可以看到,Hospitality除了「好客」之外,也隱含有「提供緊急接待」、「緊急避難收容」等等的整個「接納外邦人」的意義。
《Of Hospitality》﹝論好客﹞是已逝的法國解構主義哲學家德希達﹝J. Derrida﹞晚年一本重要的政治哲學著作。探討的正是關於收容流浪“外國人”與否的國籍與法權問題。
在這本小書中,德希達從古希臘悲劇中的伊底帕斯王為主軸來呈現這個關於接納外國人所引發的法權困境問題,與其可能的解構之道。
自伊底帕斯王知道他自己竟然犯下了“殺父”又“娶母” 並且“生子”這種人間無法容忍的罪行之後。他挖下自己的眼睛,並且被底比斯城的公民從偉大的王轉視為人間最醜陋的穢物,而慘遭放逐。雙眼失明、老邁不堪並飽受精神折磨的伊底帕斯在由他與他母親所生的女兒安提岡牽著下,成了一個無國籍、無公民權,四處在希臘各城邦流浪的悲劇人物。四處尋求希臘各城邦能收容他。 這就是索福克里斯三大悲劇中的伊底帕斯王的開場之幕。
是否應收容、接待與救助人間穢物的伊底帕斯王呢?這於是成了德希達用來分析Hospitality所涉及的法律─倫理─政治問題的絕佳分析文本。
這次王丹因為感覺身體危險,求助台灣當局讓他緊急返台就醫。 我認為這典型就是一個Hospitality的問題,而不應該被看作是一個本國人與外國人之分的法權問題。不應該只在是否合法、是否應一視同仁、是否打破行政程序、是否因人大開方便之門、是否有享用健保資源之權……等等的問題上看待此事。
講一個社會學最著名的“流亡”案例好了。
如果法國沒有收容馬克思﹝Karl Marx﹞,我們現在讀不到寫於巴黎的《共黨宣言》;如果當時資本主義最發達與最強大的英國不提供流亡者馬克思安居,我們現在根本也讀不到到偉大的三大卷《資本論》。 而假如倫敦的國家圖書館依據種種外國與本國公民的權利之分,那擔任第一國際主席的馬克思根本也無法無償使用資本主義英國的國家圖書館來進行他推翻資本主義的理論工作了。
大英圖書館的reading room曾是馬克思寫出資本論的重要基地
大英圖書館的reading room曾是馬克思寫出資本論的重要基地
其他的例子如早期避險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洛克、避險英國的盧梭,以及現在被美國追殺然後被俄羅斯收容的棱鏡門爆料者斯諾登等等。而假如你看過彭明敏的《自由的滋味》,你也一定對瑞典提供給彭明敏這樣流亡者
的優渥hospitality所折服。(然而最近瑞典通緝了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後者則受到厄瓜多駐倫敦大使館庇護)。
王丹固然不是伊底帕斯,也不是馬克思。 但是,他是一個被自己母國驅逐出境,沒有正常國籍的“危險穢物”則是一樣的。在這件事情上正如德希達所說的,各種關於提供緊急避難收容的hospital的問題,這根本不是一個寫好的百紙黑字的法律行政條例所能解決的問題。它是屬於另一種“急迫性”、“要求給予庇護”、一種你“必須接待處於危險而求助於你的人”的那種律令問題。這是一種屬於倫理層次的政治問題。這根本與所謂知名進步人士特權關說的道德問題完全不同層次。
所以不斷在那裡爭執合法與否、公平與否的討論,我認為都不夠。
台灣人要想當“主人”?要想別人承認你的主體與土地主人身份?與其被動的等“被接受”為聯合國一員之外,為什麼自己不主動表現是一個具備“好客”並“具有能大方提供緊急救護避難”的主權能力?
這是17世紀以來,行諸幾百年,歐洲諸多主權國家之間常見的,收容流亡人士的一種主權外交政治技術了。
學會“待客”之道hospitality,這不就是一個成熟的“主人”所應具備的嗎?
為需僻護者,開一扇門
為需庇護者,開一扇門
http://mideastsolidarity.files.wordpress.com/2011/03/seeking-asylum-black-41.jpg

1986423最後,自稱是漢娜‧鄂蘭﹝Hanna Arendt﹞信徒的行政院長江宜樺,其內閣移民署最終在7月29日,終於做出決定。以行政程序為理由,將王丹的“入境權”推給美國為名,而拒絕了知名反共人士王丹的急迫入境醫護的請求。我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極為可恥的決策。
我們都知道,漢娜‧鄂蘭之所以是20世紀偉大的政治哲學家,就在於她對《極權主義》與製造“無國籍者”statelessness的偉大論述,她對難民以及流亡者的關切,正是她對當代社會的《人之處境》﹝The Human Condition﹞的著名關注課題。
我們也都知道,漢娜‧鄂蘭著名的Banality of Evil﹝邪惡的平凡性﹞指的正是以各種甘於以遵守行政程序、貫徹法律規定為理由而進行的不人道行為。
我很難想像一個耶魯政治哲學博士畢業的行政院長,一個自稱漢娜‧鄂蘭信徒的人,最終採取了一個完全相反於漢娜‧鄂蘭的政治判斷。甚至是一個簡白的人道主義的立場也不顧。
如果他不是一個善於說謊的人,那他就是一個善於背叛自己信念的人!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柯朝欽 / 論好客(Of Hospitality):為什麼我們應該允許王丹緊急赴台就醫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043)

想我黑暗部落兄弟們

週五, 八月 1. 2014

想我黑暗部落兄弟們
金城武樹的漂流與地方發展觀點
2014/07/28 原住民 觀光 農業
作者: 馬上瘋檳榔
金城武樹的漂流能指
上週麥德姆颱風帶來不同等級的災情,不過在復興航空班機失事之前, 號稱颱風帶來的最大農損,是在池上農田伯朗大道旁的一棵樹。樹的位置可說獨特巧妙,在筆直的農用道路旁亭亭而立,整條路也只有這麼一棵。當初地主為的是讓農人與牲畜耕作之餘,有地方可以休息喝茶。配合著農田綠色或者金黃大地的景象,和蜿蜒的農作之路,的確讓人心曠神怡。後來因為金城武的「I See You」廣告,成為一株全台灣最紅的樹。
在地又國際的金城武,池上有你真好!
在地又國際的金城武,池上有你真好!
麥德姆颱風從長濱登陸,一路向台灣西側挺進。池上的這株「金城武樹」位於柏油路旁缺乏土壤抓力,又沒有足夠的同伴可以互相遮蔭,颱風一來把它直接撂倒了。全台網友得知金城武樹倒了之後,紛紛對這棵具有在地感又有國際觀的進步之樹表示惋惜。 台東縣以及贊助形象廣告的長榮航空,馬上表示會讓金城武樹再站起來。長榮航空尤其直接,因為先前因為這個廣告讓池上地區的農戶受到觀光客不斷騷擾,甚至還有踐踏農作物的狀況發生後,立刻以公關聲明要贊助池上鄉十輛觀光接駁巴士(咦?讓農地有更多被踐踏的機會嗎?),並且每個月固定認購2.5萬公斤池上米,作為回饋之用。這次的風災亦不例外,長榮馬上以企業公關行動,表示要與台東縣政府合作,把金城武樹種回去,未來也會負責樹的維護費用。
金城武樹倒了!
金城武樹倒了!
眾人與媒體對金城武樹的關心,讓它成為最受矚目的非生產性農業地景。看到台灣人對於金城武(而不是那棵樹)的關切之情,網友們紛紛對金城武的偶像效益感到無(限魅)力。玉里最有名的漫畫農夫小劍劍,立刻在他的臉書上畫了一篇「金城武救全台農產」的插圖。同時表示,「今天如果金x武是在文旦樹I See You,颱風掉落的文旦,大概兩天搶購一空」。其他社運團體,包括台灣護樹團體聯盟以及水圳古蹟保護團體,都紛紛表示,「沒有什麼事情是金城武做不到的!護樹副本打不完,金城武帥哥又很忙碌,所以網友特製一款金城武樹產生器,只要輸入照片,就可以請到金城武幫忙護樹!」這不是無理取鬧的Kuso。松菸因為大巨蛋建設而砍乏的樹木,絕對不敵金城武樹所受到的保護。說真的,請大家搜尋瑞穗文旦,尤其是由阿美族牧師「那麼好.ㄚ讓」所率領的鶴崗部落阿美族阿公阿嬤農戶種植的文旦,麥德姆讓他們還沒有成熟的文旦落果九成,牧師除了處理自身父喪之外,還要打起精神煩惱文旦落果的處理與農戶的收入。
小劍劍的金城武救農論
小劍劍的金城武救農論
如果金城武可以是無限漂流的能指(drifting signifier),那麼台灣對於自身環境所看到的實際所指(signified),總是在對於現實情境Kuso之中才會出現。道理何在?Signified總是在全球化的脈絡下不斷堆疊,先前看到的意義與之後面對的閱讀處境總是不斷在當地政經環境裡轉變;然而媒體卻是signifier時間停滯的單一化空間(弔詭的是,時空壓縮後,媒體裡的空間與時間極大程度的停滯了),也因此從對媒體拆解的Kuso過程中,signifier受到的時空壓縮效果被多樣並陳,而顯現出原來所指稱問題的內在矛盾,因而可以讓「金城武產生器」,發揮到處發放「國王新衣」的效果。
幾週前口試一位學生的研究題材,正是池上的稻米產業。關於池上米慣行與有機互相交纏而鑲嵌的脈絡,是以地理學者Doreen Massey的 “progressive sense of place”來討論池上米的地理特殊性 。亦即:不斷強調的在地,其實是受到外在以及遠方想像的層面所加強。比如那個I See You,當然受到的就是金城武可以 在巴黎賽納河,在京都鴨川,在巴塞隆納海灣邊優遊漫步的激勵,同時回歸到台灣「也有」這樣的景象的感受。因此對於在地感的產生,一直都是與外在感受不斷來回之後所形成的。反過來說,在地的也有必須建立在全球模式的認同當中,回過頭來看,如果小劍劍要成為護樹聯盟的網路生成器代表人物,或者是更進一步被長榮航空使用,那麼觀眾恐怕沒有辦法看到那個想像中外在世界,連帶地對於在地的差異想像都會成為Kuso。不過因為對於單一想像的厭倦,最近Kuso有逐漸取代drifting signifier的趨勢。

黑暗部落與台灣小瑞士的親密政治
講了大半池上的例子,讓我們從池上走到現在開滿金針花的六十石山。從池上往北走一點,過了富里市街之後,不久就會看到羅山村的指標,同時也有一個上山的指示,富里最著名的民宿景點六十石山,就是從此而去。我的田野研究正好在這個以金針花聞名的六十石山旁,一個同樣是以種植金針為生的阿美族達蘭埠社區 。達蘭埠是大約1920年代才形成的移民阿美族社區,村人的家系來自於長濱,舞鶴,樂合,以及太巴塱四個主要的原鄉。祖先因為追逐獵物以及日治時代中種植煙草的所需,先在羅山附近的溪谷邊停留,但是因為布農族人獵頭行動的關係,主要居住在族人稱為「吉哈啦愛」(Ciharaai,表示有很多溪蝦虎hara的地方)的谷地一帶生活,一直要到日治中期,日本人設置隘勇線分隔族群界線以及種植水稻的需要,才把族人從山谷中遷居到現在台九線旁的山腰社區。
日本殖民時期砍伐樟樹的畫面(照片來源:秋惠文庫)
日本殖民時期砍伐樟樹的畫面(照片來源:秋惠文庫)
達蘭埠與六十石山,有什麼跟金城武樹有關的故事呢?那就要從兩個地區的暱稱來說起,一個是傳統稱為「吉哈啦愛」的「黑暗部落」,另一個則是六十石山上的「台灣小瑞士」。六十石山山頂原來充滿了原生樟樹,日本人以採取樟腦之需把原來覆蓋在山頂的樟樹砍伐殆盡。後來山腳以稻米種植產量多且美而稱為(一甲可得)「六十石」山。1959年因為台灣西部八七水災後災戶前來開墾,在山坡地做雜糧,茶樹,以及後來的金針種植。在1983年之前,達蘭埠居民所種植的大部分是花生,生薑,桂竹等小規模經濟作物。1983年左右因為六十石山平地漢人農戶將竹林地整平轉種金針後的農地轉讓,依據開始轉作的達蘭埠阿美族人表示,當時是玉里高寮一帶的赤科山先開始種出規模,也有行口大量收購,六十石山才開始跟進並且大量種植起來。那時候一甲金針田可以跟三甲稻田收益差不多。在米價不高的時候,是不錯的轉作經濟作物。農民開始轉種金針。因為山上的金針種植,整個地景在綠草一片以及山坡起伏的畫面中,有如歐洲的瑞士風情。不知道從何時起,六十石山的頂坡就有了「台灣小瑞士」的暱稱。
台灣小瑞士俯瞰六十石山
台灣小瑞士俯瞰六十石山
然而另一方面,因為「吉哈啦愛」谷地只有阿美族人,作為季節性地耕作地點,因此長期以來一直沒有牽入電線供電。在2000年六十石山頂要評估供水設施時,想要從谷地的九岸溪一帶牽電並且設置加壓抽水站,把水引到山上給漢人金針民宿業者使用,才發現谷地的阿美族工寮並沒有牽電,而被暱稱為「黑暗部落」。做為達蘭埠的有機金針生產區,六十石山九岸溪山谷的「黑暗部落」範圍,許久以來一直是部落開墾的獵場與農地混和區。2005年從山谷的九岸溪一路設置了一百零二支電線杆與六個加壓抽水站。這些電力設施以縣政府原住民建設專用款完成,卻完全沒有運用在山谷的黑暗部落生產活動;有許多針對已經把電線杆遷到溪谷囤墾區卻沒有讓電力進入的爭議出現,也有數個針對此地的生態調查報告「證明」此地無電力介入的原始性。然而在抽水設施設置之後,每次颱風過後(例如之前的天秤颱風以及這次的麥德姆),設備損壞的修繕,也多是依靠原住民住戶的人力,以及特殊災害預備款項來維護。黑暗部落谷地水源一直是小瑞士之所以能夠青綠一片的背後功臣。
typhoon aftermath
water tank





與「金城武」相似,「黑暗部落」或者是小瑞士,其實也是飄移能指的一種。台灣不只六十石山的後山溪谷處有黑暗部落,實際上另一個也是知名的原住民部落「司馬庫斯」,在1979年才有電力牽入。這種特殊名號的轉移和重複特性,無疑也是台灣原鄉觀光化的一個必然景象。對照於台灣不斷使用的「小瑞士」,「小京都」,「東方夏威夷」等等稱號,正是這種在地與全球跨區的對比挪用。台灣被稱為黑暗部落的地方不只六十石山山谷,對於「黑暗」的想像同樣都是微弱的政治照護力量與觀光想像的交互下所生產出來的。2003年起,達蘭埠族人在黑暗部落一帶,以有機生產不用農藥的方式,以及傳統換工(Malapaliw)的文化模式,建立起自己的有機金針種植園區。在有機認證進行的同時,媒體和地方社區營造的觀光企圖,引發「黑暗部落」的生態與社區自主議題。 有機種植成為維持與強化這個環境治理的自我認同模式,這個自我認同形成對於媒體消費的敏感性。族人對於許多報導黑暗部落的文章放大「部落不想要電」的爭議不以為然,然而在旅遊的規劃上仍然已無電力生活的體驗作為主要訴求,消費模式同時包裝了生活中的身體感受以及環境倡議的約束。
2 weeding
達蘭埠族人在黑暗部落中以人力換工除草
有機轉型成功之後,農務類型的培力團體慢慢加入政治議題的培力團體,比如世界展望會或者青平台,慢慢將農務的培力模式轉變成為在地政治議題的分享與參與。土地所有權以及在地資源分配等問題,就是當有機轉型大致完成之後,培力團體帶領新的背包客青年來山上認識的議題。他們不只是學習如何以有機的模式看待山林環境,還更進一步包括對於在地原住民權益問題的討論。歷史環節裡的親密政治(地方政府單位以及林務局的監管態度),逐漸為地方自我認同的環境治理性所取代。在實際的互動中,親密治理的展現在策略上以及機會上更為常見。比如林務局巡邏員的出現,並不直接以點算土地上的造林數目或者工寮大小為名目,而是告知並「授權」進行種植的部落族人幫忙注意上山盜獵和盜採藍寶石礦的陌生人;另一方面,鄉公所工務課也常進入囤墾區巡視,檢查抽水站的功能以及要求部落族人回報加壓站的運作異常狀況。即使是輔導有機種植的世界展望會為部落規劃的溯溪生態遊程,也是一種針對環境治理的軟性發展模式。
黑暗部落九岸溪溯溪旅遊
黑暗部落九岸溪溯溪旅遊
在認同於被規約的有機認證農務活動的同時,環境治理以親密的方式疊架在黑暗部落區域的生活世界裡。這種想像的歸屬其實會因為培力團體的介入而讓差距擴大。原來的漢人慣行金針農戶與達蘭埠農戶之間,有許多互相僱傭的互動關係。在金針除草或者採收的農忙時節,對於誰是漢人或者原住民農戶並不刻意區分,甚至許多時候原住民農戶也可能成為雇主,在需要大量採收的時候許多沒有土地資本的漢人雇工反而成為原住民「地主」的暫時僱傭對象。在農會唯一的席次以及鄉公所政治代表性極低的代表政治氛圍下,原來的口耳訊息其實就再這些交替的僱傭關係中傳達。但是當有機轉型將地方政治議題凸顯之後,培力團體的介入反而將原有的口耳訊息模式以及互通有無的相濡以沫推向比較極端的兩造:一方為在地的漢人農民團體組織,一方為原住民社區的聯外網絡。這樣的推展固然可以讓達蘭埠站上原住民農業社區在環境倡議以及新型態部落產業旅遊模式上的示範角色,卻可能削弱與漢人農戶間的交流關係反而形成與地方政治互動推行上的困境和脫節。
當小瑞士有求於黑暗部落:地方發展的族群政治議題
最近的一個事件發展,讓這樣的差異政治又浮上檯面。花蓮縣原民處以及富里鄉公所,針對六十石山山頂民宿業者用水之所需,強行要求部落同意再原住民保留地區域,興建100噸蓄水池的問題。六十石山上民宿業者,以蓄水不易問題,請求鄉公所以及縣政府原民處同意,在黑暗部落原有25噸蓄水桶處,興建100噸蓄水池,以作為山上供水之需。為此曾與部落招開說明會,部落以傳統領域土地觀點,不同意興建政策。因為這樣,黑暗部落被視為刻意阻撓地方建設。這個星期三客家電視台就會在山上開「村民大會」直播callin節目,討論這個問題。
作為側面旁觀者,我發現公部門並沒有確實做到與達蘭埠社區進行溝通,而山頂的民宿業者也未曾正面誠懇地與部落互動,只以行文公部門方式不斷要求鄉公所同意在已經劃為原住民保留地的黑暗部落地區,興建不符合原住民社區所需的大型蓄水池。族群議題可能受到在媒體上的操作,而使得達蘭埠社區從蓄水池建設沒有得到任何幫助的狀況下,還可能成為地方發展的箭靶。當我們看著金城武樹在池上鄉受到超過地方需要的關愛時,我們也可以看到,六十石山台灣小瑞士的需要似乎在這個時間點,又要向在山谷的黑暗部落擷取資源。當你下次走到六十石山上面的民宿賞金針花時,不要忘了問問民宿主人,他們的用水哪裡來?也不要忘了想想在主人的抱怨背後,有一群人可能受到不該有的責難。
0
台電東區「電力之美」攝影比賽第一名照片
附上一份部落對在黑暗部落原住民保留地興建大型蓄水池的聲明,也希望美麗的台灣小瑞士,想想黑暗部落的兄弟們。
六十石山上民宿業者,以蓄水不易問題,請求鄉公所以及縣政府原民處同意,在黑暗部落原有25噸蓄水桶處,興建100噸蓄水池,以作為山上供水之需。為此曾與部落招開說明會,部落以傳統領域土地觀點,不同意興建政策。因為這樣,黑暗部落被視為刻意阻撓地方建設。
本部落對此說法有三點異議與質疑:
第一,目前黑暗部落九岸溪至六十石山山頂的加壓站以及輸水管線,當初就以原住民特別預備金,在2005年時興建。已有管線的維護和清理,還多半以原住民人力以及經費為之。既然已有設備,為何不對原有設備之輸水效率進行檢查以及輸水量之管控,而必須要在現有25噸蓄水池處重新興建大型蓄水池?即便需要興建大型蓄水池,既然是供給山頂民宿業者所用,為何不以山頂民宿業者現有土地為之?此舉明顯踰越專款專用,以及建設工程中之使用者付費原則。
第二,鄉公所迫於民宿業者與建商要求,指稱擴建之100噸蓄水池,係增建於現有25噸蓄水池位置。「既然已經現有設備,便沒有環境評估以及同意問題。」此等說法是強辭奪理,刻意扭曲現有問題。原來建設之四個加壓站以及25噸蓄水池,當初就不是透過與黑暗部落原住民住戶協調後進行,而是隱瞞建設目的且挪用原住民特殊預備費用而為之。所謂隱瞞目的是指當初建設時,對部落宣稱是為了對黑暗部落谷地工寮供電,因此設置電纜電桿;最後所設置的卻是與原住民農戶使用毫不相關的山頂民宿農田用水加壓站。此舉已經違背互信原則,並涉嫌侵佔原住民土地以及專門款項。以當初原住民住戶已經答應之理由來自圓其說,無視原來之設施已經違法存在,而試圖以就地合法之便宜行事,夾帶對原住民土地更大規模之侵佔與破壞。
第三,達蘭埠與黑暗部落金針農戶,與山頂之民宿業者,本應互為表裡,對六十石山的觀光資源有互信互利之關係。然而部分民意代表卻只以民宿業者用水之需要,強行要求已經取得黑暗部落區域原住民保留地之權利人(即原住民農戶),同意設置對該地農戶並無任何利益之大型開發建設。縣政府對此次建設唯一一次的部落說明會,竟然是由廠商陪同。在部落與會者強烈表達不願意同意違法擴建之後,卻指部落民眾已經參與說明會並且「知情同意」。爾後卻又在部落屢屢表達不同意之主觀意見之後,暗示明指部落刻意拖延公共建設,罔顧山頂民宿業者之權益。試問,民宿業者們何時曾經來到部落,與部落會議代表懇談,並且表達與部落願意共同分享資源之意見?卻反而以公部門之公文施壓,以及媒體放話(參見東方報以及7/30即將進行之客家電視台村民大會節目)方式,對部落意見刻意忽略以及扭曲。此等作法對部落主權與資源使用之必要關係者完全不顧,而只思考單方(即民宿業者)之利益。本部落對此作法深表遺憾以及無法認同。
期待公部門以及六十石山相關民宿業者,對在地資源與原住民主體權益之認識,能夠與時俱進。切莫再用過去對原住民族欺瞞或者壓迫之姿態。本次媒體活動行前協調會議,本部落因此婉拒出席,並期望以此三點,對公部門以及相關業者說明之。盼貴單位注重土地資源與原住民主體權益之重要性,勿以單方需求強行操作,甚至違法行事。感謝您的理解與對話。

【你知道8/1是原住民族日嗎?】

週五, 八月 1. 2014

【你知道8/1是原住民族日嗎?】
今年是原住民族正名20週年,一起了解正名歷程
多說族語,不忘本!
《正名歷程》
73.12.29 「原住民權利促進會」正式成立
80.04.15 要求憲法「山胞」正名為「原住民」
81.05.21 原權會再度發動「原住民族憲法條款」「原住民」正名運動大遊行
81.05.26 國民大會第二次修憲正名挑戰再度失利
83.04.10 李登輝以國家元首的身分採用「原住民」的稱呼
83.07.28 第三次修憲表決通過「山胞」正名「原住民」
83.08.01 總統令公布正式生效
94.07.31 行政院訂每年的8月1日為「原住民族紀念日」
★ 8.1原住民族日 20週年短片
http://youtu.be/cY_AuUstrAk

聯外道復建完工 霧台感恩祈福

週五, 八月 1. 2014

聯外道復建完工 霧台感恩祈福
中央社中央社 – 2014年7月31日 下午5:18
(中央社記者郭芷瑄屏東縣31日電)屏東縣霧台鄉霧台村至大武村、谷川部落至佳暮村兩條部落聯絡道路完工後,梅雨及颱風發揮功效,霧台鄉公所今天舉辦感恩祈福儀式。
兩條道路5月完工通車,5、6月梅雨及7月麥德姆颱風發揮功效,確保大武及佳暮部落對外交通無虞,霧台鄉公所今天依魯凱族傳統習俗舉辦祈福感恩儀式。
行政院重建會副處長洪世益表示,政府運用莫拉克特別預算新台幣5.25億元修復霧台至大武、谷川至佳暮及神山至佳暮3條部落聯絡道路,其中包含4座重要橋梁,這幾件工程因為地處偏遠且地質環境複雜,興建過程遭遇許多困難,最後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終於一一克服了,感謝工程團隊的辛勞及大武族人體諒及耐心等待。
霧台鄉長顏金城感謝行政院重建會及原住民族委員會在莫拉克颱風災後對霧台鄉的協助,大武村長彭玉花則感謝各界自風災過後的陪伴及族人的堅持,她說,有安全的返鄉道路,族人就可回到自己的土地耕種,傳承部落文化與技藝。
彭玉花說,族人把古仁人橋(霧大2號橋)當成部落的生命之橋,在橋上彩繪琉璃珠、百合花、台灣黑熊等屬於自己的圖騰與符號。
重建會表示,4座橋梁中跨距最大的古仁人橋長180公尺,寬2.4公尺,興建經費7851萬元,為跨越隘寮北溪的車行吊橋,是大武部落對外交通及運農產品輸的維生橋梁。
另外,嘎溪給亞呢橋(谷佳橋)長度80公尺,寬5公尺,興建經費3170萬元,採用鋼箱橋形式跨越野溪,讓佳暮部落族人回家的路不再遙遠。1030731

103中市遺址監管&管護計畫-教育推廣活動

週四, 七月 31. 2014

103中市遺址監管&管護計畫-教育推廣活動
103年臺中市遺址監管及管理維護計畫-教育推廣活動

臺 中市文化資產處,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39條規定「主管機關為維護遺址之需要,得培訓相關專業人才,並建立系統性之監管及通報機制。」;又依遺址監管保護 辦法第4條規定「主管機關對經指定之遺址應定期巡查,避免自然或人為破壞。遺址因位處偏遠地區或其他特殊情形,致無法依前項規定辦理者,得於管理維護計畫 中,明定其他替代方案」,因此委辦「103年臺中市遺址監管及管理維護計畫」。
該計畫內,為了讓一般民眾得以認識考古遺址,進而了解的遺址保護的重要性與方法,因此規劃舉辦為期二場之教育推廣活動。課程規畫主要以「認識遺址、保護遺址」為主軸,課程方式包含室內課程與室外遺址現地操作與實習等,課程內容包括考古遺址的基本概念、遺址保護的相關法規、以及考古遺址維護的操作方法講授,並且透過三個遺址的現地導覽,讓學員得以實際體驗考古田野調查工作,並且實習操作遺址調查資料表的撰寫,透過針對三個位於不同自然地理區遺址的觀察,了解遺址的地理環境、遺跡現象、出土遺物、保存狀況及其亟需受到保護的理由。

活動名稱:「103年臺中市遺址監管及管理維護計畫-教育推廣活動」
上課時間:103年8月29~30日(星期五、星期六,連續兩天上課)
上課地點:臺中市港區藝術中心行政區2樓會議室B
(臺中市清水區忠貞路21號),電話:04-26274568轉213
活動報名聯絡人:楊小姐/林小姐,02-26539697,
線上報名網址:http://goo.gl/BAuLSH
報名截止日期:103年8月15日上午12點,若人數額滿則提前截止收件。
名額限制:每場40人
活動規劃對象:16歲(高中職以上)至65歲以下民眾
指導單位: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臺中市政府文化局
主辦單位:臺中市文化資產處
協辦單位:臺中市港區藝術中心
策劃單位: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人類學研究所
簡章下載:臺中市文化資產處網站「最新消息」 http://tchac.tccgc.gov.tw/
及本公告附件檔案

講 題:中心與邊緣:馬家窰彩陶的社會經濟意涵探討

週四, 七月 31. 2014

【古代文明研究室專題演講】
講 題:中心與邊緣:馬家窰彩陶的社會經濟意涵探討
演講者:洪玲玉 博士(美國印第安納大學人類學系助理教授)
時 間:2014年8月20日(週三)下午3:00-4:30
地 點:史語所研究大樓七樓702會議室

立院投票通過!張博雅、孫大川出掌監院正、副院長

週四, 七月 31. 2014

原住民族電視台 2014/07/29

立院投票通過!張博雅、孫大川出掌監院正、副院長

新聞類型:法律政治
記者:自由時報報訊

立法院今天行使監察院人事同意案,監察院長被提名人張博雅獲得57票、監察副院長被提名人孫大川獲得60票,皆以超過立委總數2分之1的票數,分別確認成為監察院第5屆正、副院長。監察院長被提名人投票結果,張博雅獲得57張同意票、36張反對票和14張無效票,驚險踩底線,以最低門檻任選,也是歷任監察院長提名以來,獲得同意票最少的一次,反映出立委對於本屆監察院人事案的質疑。
張博雅學歷為日本杏林大學醫學博士,專長內政、預防醫學、公共衛生,曾任立法委員、嘉義市長、行政院衛生署長、內政部長,現為中央選舉委員會主任委員,之後將接掌監察院,任期長達6年。
監察副院長方面,被提名人孫大川獲得60張同意票、33張反對票和14張反對票,雖然同意票數多於張博雅,但一樣是驚險通過。
孫大川學歷則為比利時魯汶大學漢學碩士,專長中國哲學、哲學人類學,曾任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主任委員,現為總統府國策顧問、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台大人類系呂欣怡老師誠徵專任助理

週四, 七月 31. 2014

台大人類系呂欣怡老師誠徵專任助理。這個計畫是科技部能源國家型計畫的一部份,主要目的在於了解各種再生能源科技引起的民眾疑慮,並且研擬可能的科技轉譯及溝通機制。

本計畫的「再生能源」分成四類--離岸風機、地熱、捕碳(CCS)、洋流發電,今年先處理離岸風機議題,主要田野地點在竹南後龍沿海,以及彰化芳苑沿海。 專任助理主要職責是社區調查,包括社區組織、社區公共事務的場域及機制、社區的爭議調解方式等等,並與團隊的其他研究人員共同規劃焦點團體訪談及問卷調查。

計畫預計期程是三年(但有意應徵者只需先承諾今年8-12月的工作期程),第一年敘薪由八月一日開始,助理薪資依據科技部專任助理薪資規定核薪,學士級第 一年 31,520/月,碩士級 36,050/月,享勞健保,年終1.5個月(依到職比例計算),並且可再報核出差費。

若想更進一步了解此工作的細節,請與呂老師聯絡(hsinyi15@gmail.com)

漢師傳承鄒服 圖騰感動部落

週四, 七月 31. 2014

中時電子報 2014/07/29

漢師傳承鄒服 圖騰感動部落

新聞類型:藝術文化
記者:王瑄琪

酷愛裁縫的楊雪貞研究鄒族服飾多年,88風災後貼心為阿里山鄒族特富野部落頭目汪念月製作背心,細膩而講究的圖騰感動家園流失的族人,也喚醒大家重視傳統服飾傳承工作,雖然成立工作室2年多來飽受鄒人質疑「漢人怎麼能當鄒人文化導師?」成員們以專業和創新精神一步步爭取認同。

楊雪貞是嘉義市人因信仰與特富野部落結緣10多年,熱愛裁縫的她每次獲邀參加祭典,目光總被鑲滿織帶和貝殼的服飾吸引,88風災後,她心疼頭目汪念月穿著破損背心奔走災區,為頭目縫製專屬的婚喪兩面穿背心,當背心送到頭目手裡,在場的鄒人莫不含淚感謝。
「希望妳能到部落傳授族人製衣。」汪念月盛情邀請,但她深知漢、鄒長年處於經濟文化衝突中,未成為「鄒族通」前,不敢貿然接下,花了1年思考並苦研文獻,才在退休後到山上籌組「好朋友工作室」正式開班授課。

然因傳統「摸版」與現代「打版」技術相差甚遠,民族圖騰的毛線勾技巧更不好掌握,學員從創始10多人慢慢流失到只剩下4人,楊雪貞說,早餐店老闆娘吳秀英、族語教師安蘭香、農婦安惠宇和家庭主婦楊惠玲都不是最有天分的人,卻能苦背公式、勤練技術堅持至今,如今已能獨當一面,大家在挫折中建立亦師亦友的情誼更讓她感動。

學員用行動證明楊雪貞懂的不比族人少,著手為家人製作整套傳統服裝的她們說,經過老師每周文獻研究洗禮,編織傳統服裝對她們而言,絕對不是膚淺的觀光表象,而是可以穿出身分的驕傲。

台東海邊意外挖出1600年前遺址 填補台歷史空白

週四, 七月 31. 2014

台東海邊意外挖出1600年前遺址 填補台歷史空白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7月26日 19:35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7月27日電據台灣《中國時報》報導,台灣南回公路拓寬及截彎取直工程正如火如荼進行,不過興建中的金侖高架橋下,一個距今1600年前的虷仔侖遺址卻悄悄出土,台“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郭素秋表示,遺址屬於三和文化,探坑挖掘顯示遺址保存狀況良好,發掘的文物將有助於填補台灣空白的歷史。

  南回工程 意外挖出

  郭素秋表示,虷仔侖遺址與11年前出土的舊香蘭遺址,是唯二在台東平原以南發現的靠海史前遺址,挖出的石塊整齊排列,分析是一處中小型聚落。

  “海邊遺址的有趣之處,就是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現什麼東西!”她说,海邊遺址常常可以發現在那時代突然出現的文物,例如玻璃珠、青銅器等,甚至能發現加工器具,很多都是外來文明所傳入,對於厘清文明來源及進展大有幫助。

  郭素秋是受到“公路總局”的委託,針對金侖地區可能有遺址存在的區域,進行考古探勘,從今年5月開始挖掘13個探坑,最后在預定要興建金侖高架橋3號橋墩處,挖掘出明顯石塊排列的遺址,並有陶片、石器出土,經過鑒定是距今1600年前的三和文化文物。

  三和文化距今1600年

  “2000年前台灣的人類還在打磨石器!”郭素秋说,三和文化屬於金屬器時代,比當時還在打磨石器的文明相比,技術高出許多,且懂得用高溫煉製鐵器、青銅器及玻璃,甚至已經有圖騰出現。

  郭素秋強調,虷仔侖遺址緊鄰太平洋,挖出遺址確實讓許多考古專家感到驚訝,畢竟遺址距海不到100米,一旁還有金侖溪,開闊的區域照理講應該不是建村好選擇。

  陶片、石器 填補歷史

  不過從當地居民訪談就能得知,以往海邊是離現今聚落更遠之處,虷仔侖遺址原本距海可能有好幾百米,擁有煉製鐵器技術當然有強大武力,根本不怕外族侵犯,因此開闊的區域建村也不足為懼。郭素秋指出,虷仔侖的出土,也提醒考古工作者,不要以現今地理環境,武斷推論當時人們可能建村的地點。

  她说,台灣有文字記載歷史才400年,400年前的歷史只能從口述歷史一窺究竟,考古挖掘的文物,將能拼湊出這段沒有文字紀錄的歷史。

  尤其三和文化有出土蛇紋飾品及重圈紋,與排灣文化相當類似,另外也保有以石板棺下葬的文化,明顯是受到卑南文化影響,有承先也有啓后,讓許多考古學者也十分好奇,究竟虷仔侖遺址埋藏着多少值得探索的秘密。

103年度原住民族語言振興人員研習計畫

週三, 七月 30. 2014

資訊】103年度原住民族語言振興人員研習計畫
自7/18起至8/1受理報名。詳細活動資訊請見https://sites.google.com/site/iprtc103a029/
或去電(03)863-5855詢問。

壹、課程資訊
平日班與假日班兩梯次。
◎第一梯次:平日班8/18~22
◎第二梯次:假日班8/23~31
各梯次皆為期5天,地點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

貳、報名方式
採網路、通訊、傳真、專線報名。

1.報名網址:https://sites.google.com/site/iprtc103a029/

2.通訊報名:至官網下載報名表等資料,填妥掛號郵寄至「97441 花蓮縣壽豐鄉志學村大學路二段1號 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族發展中心」
『103年度族語測驗合格人員研習班 收』

3.傳真報名:(03)863-5850

4.專線報名:(03)863-5855

參、報名注意事項
1.必要繳交族語認證合格證書影本及服務證明。

2.請務必報名成功後以傳真(03)863-5850或掛號郵寄至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族發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