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才!海端鄉布農族文物館〈第2次〉公開遴選駐館規劃員乙名

週二, 二月 3. 2015

徵才!海端鄉布農族文物館〈第2次〉公開遴選駐館規劃員乙名
報名期間自即日起至104年2月10日 17:00止。
工作內容 :
一、 協助藝文〈策展〉規劃、文化導覽及解說、館室活動推展。
二、 活絡文物館營運,吸引民眾進入文物館。
三、 其他本所臨時交辦事項
資格條件 :
一、 年滿20歲以上,男女不拘,設籍本鄉之原住民為優先遴用。
二、 高中(職)原住民藝能班及藝能學程專班畢業者,或目前從事原住民部落文史紀錄工作、工藝創作或有興趣,具有高中以上畢業資格者。
三、 熟諳電腦文書處理。
四、 具備企劃管理或有展示、解說經驗人員優先進用。
五、 具汽車或機車駕照者。
六、 男須役畢或免役。
待 遇:
一、 月薪:28,000元(含個人負擔勞健保費用)。
二、 本所負擔雇主勞健保費用,並提撥勞退準備金及資遣費。
工作時間:週休二天
上班時間:週三至週日,早上08:00-下午16:30。(中午須值班)。
聯絡人及電話:民政課 林桂鳳931370#203
相關資訊詳洽海端鄉公所網站(並自行下載簡章及報名表)。
報名網址:http://www.haiduau.gov.tw/index2.php…
(策展教育組)

「104年度文化藝術類補助案業務宣導說明會」。

週二, 二月 3. 2015

代為公告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104年度文化藝術類補助案業務宣導說明會」。
一.臺中場次訂於104年3月29日(星期日)下午1330-1700時辦理。
二.地點:臺中市原住民綜合服務中心一樓會議室(428台中市大雅區忠義里仁愛路69號)。
三.承辦人:吳秀美 連絡電話:02-27881600#213
四.活動相關訊息官網(http://www.ipcf.org.tw/)

台電核廢宣傳片 偷放反核人士畫面

週二, 二月 3. 2015

自由時報 2015/02/01

台電核廢宣傳片 偷放反核人士畫面

新聞類型:其他類型
記者:陳賢義

台電拍攝八分鐘微電影宣傳設置台東達仁鄉低放射物最終處置場,將達仁鄉景色、人文全都錄,在地排灣族青年魯瓦反核立場明確卻被拍攝入鏡,引發反彈、要求道歉。台電昨立即將影片移除,強調與傳播公司溝通有誤導致,會要求立即更正。「我反核立場明確,不知影片中為何會有我?」魯瓦說,去年經公所引薦推廣在地產業,為提高在地紅藜能見度,才會配合傳播公司穿著傳統服飾入鏡,卻被台電利用做為宣傳低放場;他堅決反對核廢料進到達仁,也憂心會因此影響紅藜生長,怎麼可能會為核能拍攝宣傳影片?台電的便宜行事令人惱怒,要求公開道歉。
除了魯瓦外,達仁鄉衛生所醫師徐超斌也「中槍」。徐超斌說,他反核立場很明確,渾然不知影片為何會有他。
台電拍攝「台東達仁遠景」微電影,影片中以達仁鄉為主軸,一對男女為了未來展望被迫分離,北上男方在低放場回饋計畫幫忙下回到部落工作,最終才與女方再相遇共譜美好結果;片中還強調改善在地醫療環境、協助原住民創業等美意。
台電台東營業處副處長吳賢哲表示,影片是責成傳播公司拍攝製作,目的在於推廣部落產業,昨已撤下,並向魯瓦致歉。

Snayian:為什麼原住民就是不好好申請狩獵?

週一, 二月 2. 2015

【讀者投書】Snayian:為什麼原住民就是不好好申請狩獵?

2015/01/08
作者:
Snayian
關鍵字: 原住民 狩獵 野生動物保育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傳統文化 大獵祭

photo credit:Peter Anderson (CC BY-ND 2.0)

近日接連發生兩件與原住民族狩獵權有關的事件,使得原住民族狩獵議題再度受到關注,一是2014年12月25日當晚宜蘭南澳地區原住民上山狩獵以獲取日常生活自用之野生動物,卻遭警方接獲線報查獲逮捕並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送辦;另一則是2014年12月30日晚間,台東市卑南族巴布麓部落(Papulu)族人進行年度大獵祭(Mangayaw)時遭到警方刻意上山查緝,參與大獵祭的卑南族人同樣被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送辦 。

其實,除了這兩個事件外,還有許多原住民族人因自己日常生活使用甚或部落祭儀所需而進行之狩獵活動受到國家機器的強行干預,到底國家法制與原住民族狩獵權之間發生什麼問題?

這問題講起來有點複雜,我們試著拆解成幾個部分來談,首先是常與原住民狩獵議題伴隨出現的《野生動物保育法》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就字面上來看,前者關切的是野生動物,後者的管制重點則在於做為狩獵工具的槍械,在此我想談談《野生動物保育法》以及由該法第21-1條所延伸出來的《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需要獵捕宰殺利用野生動物管理辦法》。

1989年6月公布實施的《野生動物保育法》是台灣野生動物保育範疇中最重要的法律,此後台灣的狩獵活動全面進入嚴格的法律及警察管制系統,也是致使當代原住民族人面臨「違法獵捕」的主因。早在該法實施前,台灣諸多野生動植物已落入瀕危狀況,其原因並非來自於狩獵壓力,而是因國民政府來台後毫無計畫地取用自然資源,濫墾濫伐的結果導致野生動物棲地面積及品質均下降,進而影響野生動物的族群量及整體自然生態平衡。然而長久以來國家機器及媒體不斷強化「原住民狩獵與破壞生態」之間的連結,導致對原住民族狩獵文化產生極深刻的汙名化,更使原住民族背負生態殺手之罪名,卻無視於《野生動物保育法》第8條明訂在野生動物棲地範圍內的土地利用規範,不斷放任政府或財團在野生動物之棲地進行各種開發建設。

《野生動物保育法》至今經過多次修訂,其中最重要的是2004年2月因《原住民族基本法》公告實施後所進行的第三次修正,該次修正了第21、22 條條文,並增訂第 21-1、51-1 條條文,其中第21-1條係針對原住民族狩獵權之「開放」:「台灣原住民族基於其傳統文化、祭儀,而有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必要者,不受第十七條第一項、第十八條第一項及第十九條第一項各款規定之限制。」 這在當時掀起一番狩獵與保育之間的論戰,而林務局更在2004年底於丹大林區進行第一個「合法狩獵申請計畫」,林務局宣稱該次試辦計畫係依《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7條第2項劃設狩獵區及新增訂之第21-1條之預作準備計畫,不過卻惹來環保團體的大肆撻伐,同時原住民社群內部對於這種由官方及學術單位所主導的狩獵試辦計畫也有不同的聲音。在高度爭議中,原住民族的狩獵議題又被迫隱匿好多年,即便《野生動物保育法》中明確保障了原住民族的狩獵權,但因缺乏相關申請及核准等執行細節,族人還是難以擺脫「違法狩獵」的束縛。好不容易2012年6月終於公告實施由上述第21-1條所延伸之《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需要獵捕宰殺利用野生動物管理辦法》,沒想到該法與現實狀況之嚴重脫節卻是另一個令人頭痛的開始。

因緣際會下,我從2013年8月開始參與由花蓮林管處委託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所進行的研究案,主題便是針對花蓮縣境內原住民族申請祭儀狩獵之現況調查,因此對於該管理辦法應該算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就我的了解,或許是地方自治的關係,各地方政府、林管處及警察系統對於原住民族狩獵的態度幾乎決定各部落族人進行狩獵活動的順利與否,花蓮相對較少聽到明明已經事先合法申請卻仍遭查緝的事件,這或許是因為從書面上的申請案件來看,花蓮地區最大宗的申請獵捕對象為鳥類,然這並非林務局最關切的物種,他們關心的其實是山區的中大型哺乳類以及林木資源,花蓮縣境內的山區狩獵活動基本上是甚少浮現檯面上的,林管處也常常不解「為什麼原住民就是不願意提出狩獵申請?」

如果你是對原住民族狩獵文化稍有了解的人,在了解《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需要獵捕宰殺利用野生動物管理辦法》 之內容以及幾十年來國家機器與原住民族惡劣的互動經驗後,就會明白為什麼有些族人寧可冒著「違法獵捕」的風險也不肯主動向主管機關提出申請,首先是「允許獵捕情況」的先設條件。從該管理辦法的字面上來看,只要是基於傳統文化所需的狩獵活動都在範圍內,然而在實務操作上,主管機關自動將傳統文化的範疇限縮於「祭儀需要」,這點可從該管理辦法明確將台灣各地方、各族群之祭儀及其所相對應之獵捕物種等列成一個表格並依此做為審核依據得知 。然而,日常生活的狩獵行為在此為何與傳統文化斷裂開來?誰來決定原住民族的傳統文化內涵為何?在該附表中缺漏或與現況不符的內容又該怎麼辦?我就聽過有些族人說「自己平常去打獵的申請了也不會通過,反而還會被警察盯上,誰要去申請啊?」

再來是申請狩獵所需資料與狩獵文化之間的巨大衝突。在申請程序中規定申請者(可以是個人或集體)必須明確填具狩獵日期、地點、欲獵捕物種及數量、狩獵工具等資訊,並於事後回報成果以供備查。然而狩獵本身就是一種具有高度不可預測之活動,更遑論諸多原住民族對於狩獵自有一套規範,其中不乏利用夢占、鳥占等方式來決定出獵時間,或若上山途中碰到不祥之兆如有人放屁便得打道回府等,這與事先申請狩獵日期是完全不同的文化價值體系,我曾問過布農族老獵人這個問題,Dama也只能淡淡的說「還是要上山啊,不然申請好的時間不去不行」,但這其實是迫使族人與其傳統慣習斷裂的干預。除此之外,事先提出獵捕物種更被視為是對山林自然神靈的不敬,而若事後所獵捕物種與事前申請的有所不符又會有違法的可能,種種障礙都促使族人將既有法律所保障之狩獵活動轉而以地下化的方式進行,以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礙於篇幅無法再深談上述管理辦法之運作及缺失,然而我認為這種處處綑綁、扭曲原住民族狩獵行為的行政管理系統,正顯示了政府並未正視狩獵權是原住民族不可被剝奪之文化權及自然主權,我理解政府將自己視為資源管理者而必須有所為的立場,但坦白說,現在的管理辦法既無法達到管理野生動物資源的初衷,更不斷傷害原住民族之文化與權利,如此兩敗俱傷的結果,真的是大家想要的嗎?

(作者為「原民院街頭陣線」成員,畢業於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研究所)

【讀者投書】黃岡:薛西弗斯的重擔──「盜採」、「盜獵」誰之過?

週一, 二月 2. 2015

【讀者投書】黃岡:薛西弗斯的重擔──「盜採」、「盜獵」誰之過?

2015/01/14
作者:
黃岡
關鍵字: 盜採 盜獵 原住民 汙名化

日前一位新竹的檢察官陳宏兆先生用了薛西弗斯的比喻,形容為經濟所困,從事盜採、盜獵工作的原住民:

「就像希臘神話中被懲罰的薛西弗斯,被罰必須將一塊巨石推上山頂,到達山頂後巨石又滾回下山,如此永無止境重複下去。」

如果被「污名化」的薛西弗斯就是那些底層的盜採、盜獵者,那麼先見之士早已預見,馱在背上的那塊巨石,是資產階級對於山產、珍稀藥品的需求,和作為收購與控制盜採者的中間掮客,所構成的巨大產業鏈。有底層就有上層,有需求就有供應,這是不變的道裡,但往往狩獵、盜採這種新聞一發佈,社會究責竟然是最底層的勞動者,而對按下控制鈕、上油、養護整個巨輪轉動的那雙手不聞不問,真是奇怪。

人類最讚賞的「野地」,往往是原住民與山林互動後留下的景觀。例如美國黃石國家公園,人們以為它是荒原一片,其實是印第安人百年來燒墾的遺跡。馬歇爾.羅比森(Marcel Robischon)在他的著作中提出,在物種豐富繁多之處,文化多樣性也相對地蓬勃。當開發案進駐,破換物種棲地、打斷生態鏈循環,相對地文化多樣性也跟著消失。而當我們失去了石虎、雲豹,山林同時也失去了獵人。

說「共謀」真是太嚴重的罪名,但凡這種「共構」關係,又不能純粹推給「平庸之惡」;從納粹的世紀例子中我們學到,那犯罪的邪惡根源,都有一座無形的社會基架在支撐著。這個巨大的盜採、盜伐系統背後,是無數默默無語的消費者,是那些上中藥店買鹿茸、熊膽,去山產店品嚐稀有山產的「良民」與「饕客」,是默默為這個產業巨輪上油的你我他。

狩獵與盜採這兩件事,其實可以擺置在類似脈絡底下。深究其因,還是源自於資本主義全球化之後,資產階級對於山產、有價木從中圖利的思考。而現代化之後沒落了的原住民社群因處於社經地位的弱勢,不得不捲入這種甘冒法律風險金錢交易,承擔鋃鐺入獄的後果;商人和牟利者頂多是易科罰金,非法暴利中的九牛一毛,根本不痛不癢。

深究這個問題,身為山林警察的撒可努已告訴我們太多類似的故事:那些抓到的老鼠、獵人,有被人蛇集團以毒品控制的、有為了養家餬口不得已出來供養這個產業鏈的,而牛樟芝每兩八千元起跳的利潤,令「砍木頭」賺的比做工地更多。有些部落獵人被收編為山林警察、山林嚮導或巡山員,當他們抓到山老鼠或獵人時,那簡直像是看到前世的自己。撒可努說,當山老鼠是自己部落的族人,苦苦地哀求你他的小孩已經沒有錢看病了、甚至上不了學,你要不要放他走?這到底是公理正義的判斷還是環保律令的命題?

就像高速公路旁的巨大廣告看板,明明地晃過眼前,每天都在上演,卻像從來沒發生過。

讓我們再來把這類事實擺置在全球化以後的「野生動物非法交易」情境下看待。臺灣在經濟起飛之後的八〇年代開始坐收豐厚的經濟果實,有錢有閒得以尋覓更高品質的生活。中藥店出現各種高價位的中藥材,熊膽、穿山甲、百步蛇等標榜顧肝、保腎、壯陽;位於都會區郊外的山上,也出現了帶有神祕色彩且非熟門熟路不得其門而入的山產店。高利潤的誘惑之下,中藥店或山產店不惜冒險取得野生動物,其大宗來源之一,便是以高額賞金誘惑獵人上山獵捕。這在全世界各地皆然。

在2010年獲得野望影展大獎的紀錄片「GREEN」當中,可以看見印尼作為全世界最大的野生動物交易樞紐,非法動物買賣以及棕櫚樹盜伐的情形猖獗精彩,如何為第一世界產業鏈提供了各種動物活體、皮草、和深入民生、工業用的棕櫚油。當地部落在快速城市化的發展下,快速解體,加入貨幣經濟的世界,在面對現代化世界的時候,成為一批還沒被淘汰便已然出局的社會不適應者,為他們的雇主—市集攤販與主顧,販售他們的傳統智慧。

而這類開發中國家因坐擁千畝雨林與生態多樣性,又時常作為先進國家的生態殖民基地,雨林、原始森林砍伐的情形隨市場貿易而決定。我為什麼會扯這麼多,是因為當我們思考盜伐這類問題的時候,和與現行法律違和的「盜獵」系出同源,且同樣不是臺灣的問題而已,是全世界共同面臨的問題。

讓我們把目光放眼到資本化以前的時代,其實原漢貿易、以物易物的行為早已行之有年,自人類歷史明文記載以前,就合理存在世界上。比如17世紀荷蘭人第一次來到平埔族的世界,便看見原住民背著鹿皮、樟腦下山交換漢人的米和鹽,又如海防開山日記所道:「臺民私入番界抽藤、釣鹿、伐木、採棕」,並不時在清軍廢棄營盤與原住民交易山產。這是牛樟芝還沒有成為「養生」的代表、鹿茸還未成為「壯陽」代名詞、檜木靈還是優游奧林帕斯山的眾神年代--這是國家法令還未套牢島嶼,資本主義還未崛起的世代。供需平衡,沒有炒作、沒有暴利,亦無相互利用、人蛇控制的年代。「狩獵」與「伐木」真的,只是為了生活而已。

當生活變得不再只是生活,當這個世代一切都顛倒了以後,我們不禁要問:

中藥山產利潤為什麼這麼誘人?是誰嗜吃野味、嘗鮮山產?是誰需要珍稀中藥、靈芝?是誰需求恐亟?

當我們急著圍捕獵人、伐木勞動者時,更應檢視其背後更大的既得利益者:廣大的消費階層,行有餘裕的中產階級—告訴我你從來沒有買過檜木佛像、沒有用過檸檬檜木製成的傢俱、沒有用過棕櫚油洗髮精、沒有喝過被集團壟斷的中南美洲咖啡、沒有買過低成本高人力的傢俱、沒有去中藥店滋補過、沒有吃過山產店那一鍋奇怪腥騷的野味——。

而我更希望,這個社會的執法者能有更多的陳宏兆—噢,你忘了吧,就是那位會用希臘神話做比喻的新竹檢察官,他同時還敦請同業嚴懲收贓者,不要「蒙著頭寫下判決書」。

對於日前十四隻山羌、服毒的獵人與山老鼠的故事,獵人阿傑與阿鵬皆表示:他們不願意當薛西弗斯,只要日子過的下去,偶而能上山打打獵也就滿足了。

(作者為冉而山劇場藝術公關、帝瓦伊撒耘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著有《是誰把部落切成兩半》詩集。)

photo credit:Ben Mortimer

「第12顆行星」

週一, 二月 2. 2015

「第12顆行星」
星際人類學
2015/02/02
作者: 莊雅仲
964546
當C君遞給我Zecharia Sitchin的《第12顆行星》(The 12th Planet: Book I of the Earth Chronicles)這本書時,我對這個在美國以及全球各地曾經且仍然風行的地球起源理論(或傳說)一無所知。雖然大部分的介紹都稱Sitchin的這套介紹我們的外星祖先的書為「偽科學」, 但Sitchin的理論仍然吸引了眾多的忠實讀者與跟隨者,當Sitchin在2010過世後,他的官方網站仍然持續運作,就在2014年底,七冊的地球編年史 (The Earth Chronicles)以套書方式結集再版。從2009年起,中國的重慶出版社也陸續發行這套書各冊的簡體中文版,算是Sitchin學說首次和華語讀者見面。

地球編年史
工程師出身且生活於美國西岸的C君會著迷於這套書讓我驚訝,但細讀了地球編年史的首冊《第12顆行星》,卻激起我的好奇。人類學家向來對被稱為「偽科學」的事物有翻案的衝動,上個世紀初期,人類學之父Malinowski帶領我們進入巫術 (magic) 的異想世界,當時的人類學界也認為巫術,只不過是「原始」部落錯誤認知下的「偽科學」,歷經Evans-Pritchard的相對主義的詮釋角度,如今巫術則已被視為普遍性人類心智力量的一個展現 (Greenwood 2009, The Anthropology of Magic) 。雖然許多批評者認為Sitchin錯誤翻譯經典、錯誤使用天文知識、也誤解了巴比倫神話意義,但《地球編年史》持續在大眾文化領域裡展現吸引力,《第12顆行星》已經46刷,販售了百萬冊以上,並被譯成20國以上的語言。根據Zecharia Sitchin的官方網站,新近出品的科幻巨片 Star Trek: Into Darkness (闇黑無界:星際爭霸戰,2013)提到了Sitchin的第12顆行星 Nibiru;Sitchin過世後,他的小說體遺作 The King Who Refused to Die,仍在2013年盛大出版。
不像一般幽浮理論的荒誕不經或故弄玄虛,Sitchin的論證複雜但明確,主要根據他對考古出土的資料與天文學知識的解釋,他的理論揉合了進化論、創造論和智慧設計論,讓不同立場的人各取所需。Sitchin認為地球的形成來自於億萬年前Nibiru星(在美索不達米亞出土的遺物稱Marduk)經過太陽系軌道時的一次撞擊。根據Sitchin,Nibiru星的Nefilim人(蘇美神話稱作Anunnaki)在44萬5千年來到地球,落腳於近東地區,大約在30萬年前從地球的生物中創造了早期的智人。《第12顆行星》分析這些外太空訪客的火箭技術與生物科技,以及他們如何和直立人 (Homo erectus)遭遇,並基因改造他們成為智人的原型,以服務Nefilim人。

anunnaki

先不管Sitchin的理論是否可信,類似的外星因素的人類起源說會持續吸引這麼多的關注和討論,可能來自於我們這個時代的需要。Sitchin的《第12顆行星》出版於1976年,至今已經接近40年。這40多年的地球社會經歷了如今被我們稱為新自由主義化的超級資本積累過程,導致了社會、經濟與環境的巨大變動,許多研究者都已指出這些變動帶來全星球災難性的現在與毀滅性的未來。Henry Lefebvre的《都市革命》(The Urban Revolution)最近被重新拿回閱讀,地理學家David Harvey、 Andy Merrifeld和Neil Brenner從Lefebvre的完全城市化預言(寓言?)中警告全球資本積累的破壞性,同時尋找星球的另類出路。以《全球城市》一書成名的Saskia Sassen最近更出版《驅逐》 (2014)一書,警告全球經濟複雜系統的殘酷性,創造了許多被驅離者的黑暗空間。但相對於這些批判社會研究者的尋尋覓覓,Sitchin的書則代表千年交替時代的新船貨運動,透過Nibiru星預期的重返太陽星系(每3600年),並接近地球,即將和我們的久違的創造者重逢的期待,讓人對地球的未來充滿了相互矛盾的希望與焦慮。
C君的移民經驗或許讓他更切身地感受這個星球共同命運,1970年代其實也是台灣年輕知識份子留學或移居美國的移民熱潮年代,C君因此剛好有幸在留學地親身經歷美國民權運動以及同時間的法國學生運動與中國文化大革命所帶來的各種思潮與人事,以對照國府當時在台灣的高壓閉鎖的統治。就像半個世紀前在日本的台灣人一樣,這個流離經驗同樣是發現之旅,1960-1970年代或許是人類社會面對幾百年來的資本-國家霸權改造計畫的最後一搏的年代,20世紀的台灣人因此每每在異地見證了島嶼命運的全球因素,並因此體認到被塑造者的無奈與無力。
Sitchin的書提到人類祖先和這些外星創造者的相處並不盡如人(或神)意,Nefilim人還曾任由惡劣氣候以及暴雨毀滅大部分的人類生命,雖然Nefilim人還是協助倖存的人類重建家園,並且讓後來的文明獲取先進技術。《第12顆行星》的結尾暗示了許多宗教都有的淨土想法,事實上來自於Nefilim人在大洪水之後建造的生人勿近且可以和他的母星連結的神聖區域,只是Sitchin也無法確定它的位置,更好奇人類和他的創造者Nefilim人下次的遭遇會是甚麼景況。以目前地球的狀況來說,這個遭遇就算不是相互指責的大戲,彼此大概也不會有甚麼好話。也許雙方的確到了該坐下來好好談談的時候。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莊雅仲 / 「第12顆行星」:星際人類學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382)

誰能擁有海洋?

週一, 二月 2. 2015

誰能擁有海洋?
2015/01/26 海洋 環境 發電 能源
作者: 講古
(2014年冬,後龍好望角) 站在西部海岸線最突出的這片岬角上,世代在此務農的王大哥[1]看著波光粼粼的海面,笑著跟我說:「海邊老人家常講,台灣海峽是一塊『大窟田』,欠吃、缺錢的,去海裡挖一點就有了。」
http://pnn.pts.org.tw/main/wp-content/uploads/2012/01/20110413_7838.jpg
http://pnn.pts.org.tw/main/wp-content/uploads/2012/01/20110413_7838.jpg
這句俗話反映了昔日海洋資源的豐饒,不但造福出海漁船,也兼顧了像王大哥這樣的海線農戶。這一帶海邊盛產可食貝類,過往到了農曆七月挖石頭蚵的時節,「人潮多到如同迎媽祖盛會」。長久以來,海邊居民利用一天兩次的退潮期間,在礁石淺灘撿拾貝類魚蝦,豐富的潮間帶物種是他們貼補家計、加菜加餐的經濟來源。年約六十歲出頭的陳大姐就靠著本地特產的海瓜子,供給弟妹完成高等教育,至今全家族幾乎都是老師,成為鄰里美談。
而海潮除了帶來魚貨,據說也能捎來金銀財寶,讓人一夕致富。民間相傳,白沙屯陳氏家族的發跡就是起自一箱漂至海邊石滬的黃金。傳奇不論真假,都透露了一個事實:海洋不但是沿岸居民維生所繫的共有資產,也是夢想與野心的投射之所,看著海洋彷彿就看到無限可能,或許這正是許多退休漁民無法在家安心頤養,每天總得往漁港報到的原因吧。
10951950_10153041423971838_831487045_o
只是,人與海洋在物質與心靈層面曾有的依存關係,受到近年來污染與過度捕撈的影響,已然相當薄弱,「嘸魚」反而成為更普遍的現實感受。根據苗栗縣漁業概況統計,自2000年以來,縣境內的漁戶數大致持平,但總漁業生產量卻少了一半以上;潛藏在官方數字之下的,其實是漁業勞動人口的老齡化,以及漁產業在地方經濟中的邊緣化。附近一位里長告訴我們,從他首次當選到現在16年之間,選民人數少了一半,里內唯一一所小學目前的學生總數還少於他唸小學當時的同班同學人數。即使海岸風光依舊,但大海本身已經無法再提供大多數人穩定的生計資源。現今還能出海的漁民,絕大多數都得多工並行,「討海」只是眾多勞動技藝之一,靠著各種工作交叉互補,才能湊成一份足以養家的收入。
就在專業漁民淡出海域之際,海洋成為另外一群夢想家的投資前線:從廿世紀後期發生的石油危機開始,人類即將耗盡化石燃料的隱憂,就一直纏繞著工業化國家的能源論述。而正如同Naomi Klein在《震撼主義》書中所述,危機就是資本轉型與擴張的契機,廿一世紀全球視為頭號危機的氣候變遷,更是促生了技術戰與資本戰的熾熱新前線。逐漸主流化的減碳呼聲創造了綠能產業的新興市場,自然界中的陽光、空氣與水不再「只是」生命三要素,而被價值化為「太陽能、風能與水能」,似乎是工業社會能否繼續擴張生產、維持舒適生活而不用付出慘痛環境成本的希望所寄。
台灣的風能發展先以陸上風機為主,2004年至今十年之間,中部以北的西海岸沿線已是風車林立,新增空間有限(本文無法討論反風機抗爭運動的效應,只能簡單說,圍繞陸上風機的民眾爭議,也是把風機推向海上的重要因素),廣大無涯的海洋,成了再生能源開發的下一個疆域,而且就像過往對於航權與漁權的爭奪,海洋做為能源工廠,正快速成為各國展現國力與進步性的新競賽項目。台灣從2001年提出《海洋白皮書》,自我定位為「海洋國家」,當然得努力跟進這一波的海上能源競賽,於是,2012年7月經濟部能源局頒布「風力發電離岸系統示範獎勵辦法」,除了提高離岸風電的躉購電價,並以經費補助方式鼓勵民間企業投資風場。
10947732_10153041422716838_1115741022_o
從純技術觀點,離岸風機不受地形氣流干擾,不需占用海邊的保安林地,也沒有噪音污染或葉片掉落傷人的疑慮,因此各國的離岸風機發展趨勢都是盡量巨大化,以充份利用海上穩定風量,將每座風機的電產量增加到極致。據官方規劃,如果一切順利,到了2030年台灣將可架設一千架以上的陸海域風機,其中有600架是豎立於台灣海峽之中的離岸風機。
當然,那是──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然而上述藍圖似乎忽略了一個「不方便的真實」(inconvenient truth):海洋並不是無人之境,海洋是許多人的勞動場域與逐夢之所,海中還有眾多牽連人類生活的非人物種。更麻煩的是,國家在海洋資源治理上長期退位,將海域以「漁業權」名義分租給漁會自行管理,由於法規定義漁業權為物權,原本應屬於國民共有的海域空間與海洋資源,被各地漁會視為私有物產,在漁業權範圍內的開發行為,不論其公益性為何,都必須先取得(a.k.a.購買)漁會同意;形式上掌握施工證照淮駁權的地方政府,則經常略過決策責任,把應當經由公部門審慎評估的產業政策,簡化為事業團體與漁會之間的私人議價。台灣目前通過環評的兩件離岸風力發電計畫案,都還需與漁會協商,是否能夠按照原訂計畫在今年完成第一個示範機組,似乎還是未定之數。
http://proj.ncku.edu.tw/taiwanoffwind/upload/images/201206071626289253.png
http://proj.ncku.edu.tw/taiwanoffwind/upload/images/201206071626289253.png
不論協商結果如何,能夠確定的是,新的海上開發案已在原本日漸沈寂的漁港之中,引燃前所未見的激烈爭議。一些漁民很快組成了權益自救會,以維護生存權之名,堅決反對風機建立在他們的漁場。這些漁民的漁法以流刺網為主,他們擔心風機基座將讓流刺網無法下網,他們也不接受漁會的民意代表性。但在此同時,漁港之中另一群漁民卻是樂觀其成,他們以接近退休年齡的老漁民與較年輕的一支釣漁民為主,老漁民看著海峽的魚類資源逐漸枯竭,心裡知道捕魚已是夕陽產業,不如支持離岸風場的開發,或許會為下一代帶來不同的在地職業選擇,再不濟,至少也能用大半閒置港中的舊漁船換得些微補償;一支釣漁民則期望離岸風機的基座能發揮聚魚效應,成為新的人工魚礁,或許將為海釣漁船帶來更多魚群。
圍繞未來風場的正反意見,其實源於不同漁法之間長久以來的資源競爭:對於流刺網居民而言,一支釣漁民喜歡的魚礁卻是纏住他們網子的障礙物;而對於一支釣漁民而言,廢棄置底的流刺網具,除了纏住他們的釣線,也會污染海域、破壞魚類覓食的底棲生態。另外,一支釣漁民多以高價魚為主要漁獲,他們指責流刺網大小均撈、竭澤而漁的圍網方式,是造成台灣近海魚類枯竭的重要因素,在這些指責中,似乎隱藏著某種基於人情義理而無法明言的期待,亦即,或許藉由規模甚廣的離岸風場建設,可以逐漸排除有違永續漁法的網具漁業,造就重新整理海域環境的契機。
10918292_10153041425316838_251641300_o
在一個晴朗的秋季上午,一支釣漁民詹大哥載我們出海,短暫體驗漁民的工作情境。船未駛離內港之前,水面平靜無波,我很高興的說,今天波浪很小,應該不會暈船,詹大哥輕笑了一聲,「出港之後你就知道了」。果然船一繞過圍港堤岸就開始劇烈顛簸,在上上下下搖晃不定的視野之中,我勉強可以辨認出海面上的幾個小浮標,詹大哥詳細解說,這是某某的流刺網、那是某某的定置網,詹大哥的漁船必須繞過這些網具範圍,到更遠之處垂釣。換言之,我們看來一望無際的大藍海洋,其實是各有所屬、界限分明的海田組合。此時遠處停泊一艘詹大哥覺得陌生的漁船,他說,如果是外地來的拖網船,他就會立即通報海巡署,「漁民最討厭被管被約束,但我們這些一支釣漁民還會主動聯絡海防巡警,就是希望官民能夠合作,聯手趕走破壞漁業生態的外來漁船。」
在暈船造成的混沌之中,我卻似乎從詹大哥這樣的漁民身上,看到了一絲海域振興的希望:離岸風機是大型資本的開發案,乍看之下與能源民主的理想相去甚遠,但正因其涉及了高度的政治經濟利害性,或許藉由它所擾動的公眾爭議,能促使政府正視海域總體規劃的必要,進而結合具備保育意識與資源管理能力的漁民,共同創造「漁與魚共榮」的友善海域空間。
[1] 除了官方單位之外,本文一律化名。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講古 / 誰能擁有海洋?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368)

東大校務座談 嚴長壽:大學應連結在地

週一, 二月 2. 2015

自由時報 2015/01/31

〈南部〉東大校務座談 嚴長壽:大學應連結在地

新聞類型:教育研究
記者:黃明堂

「台東大學的危機就是百分之九十的學生都來自西部,應該調整到百分之卅有台東子弟就讀」!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期勉東大加強在地連結,不必追求與名校競爭。

台東大學昨天舉辦校務發展諮詢委員會暨校務發展論壇,出席者都是重量級人物,除嚴長壽,曾任教育部長的中研院院士曾志朗、台灣教育大學系統吳清基總校長,還有中研院院士臧振華,及淡江大學校長張家宜、中原大學張光正、停職中的東海大學校長湯銘哲校長,及縣長黃健庭與議長饒慶鈴,東大校長劉金源盼集思廣益,研擬東大未來發展的策略。

「東大應在南島文化下工夫」

嚴長壽說,在網路時代,美國知名大學的課程也放到網路上,頂尖課程在網路就有,未必要到學校,台東大學要在學術上競爭,也比不過台北的學校,此時,大學應連結在地,從在地特色形成優勢。原住民文化就有台東特色,東大應在南島文化下工夫,音樂系學生要演奏的不是貝多芬,而是布農族音樂。

他說,東大應保留百分之卅的名額給台東子弟就讀,建構地方教育特色,這樣才能擺脫傳統教育模式,成為最高學府。
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則痛批國立大學浪費公帑,竟然五年可以花掉五百億,還好東大沒花這麼多錢,但他提醒國立大學充斥著派系鬥爭,站在納稅人的立場,他不樂見,希望東大能夠團結。淡大校長張家宜則說淡大最自豪的就是有團隊合作精神。

西拉雅族爭正名 將提行政訴訟

週一, 二月 2. 2015

自由時報 2015/02/01

〈南部〉西拉雅族爭正名 將提行政訴訟

新聞類型:族群部落
記者:林孟婷

台南市政府為推動西拉雅族正名、爭取恢復原住民身分,昨日舉辦「西拉雅正名論壇暨提起行政訴訟說明會」,西拉雅族人在西拉雅文化會館前發表正名宣言、並將提起行政訴訟,宣示推動西拉雅原住民正名運動的決心。台南市長賴清德、多位學者專家、推動會委員等人參與論壇,賴清德表示,西拉雅是台灣原住民平埔族群中的一族,前台南縣政府已經率先認定西拉雅族為「限定原住民族」,縣市合併後亦認定其為「市定原住民」,但族人原住民的身分目前卻還不被國家承認。
「人沒有人權,就宛如沒有靈魂」,西拉雅文化協會理事長萬正雄表示,四百多年前西拉雅族群就已經在台灣這塊土地,但因為外來政權的消滅與欺壓,讓西拉雅文化消失,希望透過正名運動重新找回歷史正義,也爭取基本人權。
市府民族事務委員會主委汪志敏表示,身分認定和取得是與生俱來的權利、不可被剝奪,如今西拉雅族人在族語歌謠、文化復振、傳統祭儀、部落再造等都有相當的成果,心中亦有強烈自我認同。
西拉雅原住民事務推動會執行秘書萬淑娟說,西拉雅族人近年向中央訴求認定其原住民身分,但遭到行政院駁回申請,經再向行政院提起訴願仍遭到駁回。
為接續辦理正名運動,身分認定的爭取將進入司法階段,西拉雅族人預計於二月五日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訴訟起訴狀,賴清德說,當天將與西拉雅族人一同北上、爭取正名。

〈認識新族群〉拉阿魯哇、卡那卡那富族特展

週日, 二月 1. 2015

自由時報 2015/01/31

〈南部〉〈認識新族群〉拉阿魯哇、卡那卡那富族特展

新聞類型:族群部落
記者:黃明堂

去年台灣原住民新產生第十五族拉阿魯哇、第十六族卡那卡那富族,為了讓外界認識他們,史前館即日起舉辦「祖靈‧連結-拉阿魯哇、卡那卡那富族的文化傳承特展」,昨天兩族族人現身展場。

這兩族人的穿著與鄒族十分相似,原本即被歸類為鄒族。館方表示,這兩族原住民人口數五百多人,分布在高雄市那瑪夏區楠梓仙溪流域兩側,與高雄市桃源區荖濃溪流域,長期被稱為「南鄒」,去年分別獲得政府正名。

這項特展紀錄此兩個族群爭取正名的過程及整理傳統文化、祭儀,分為六大主題,包括:族群分布與遷徙歷史、族群社會型態、族群傳說與主要祭儀、拉阿魯哇及卡那卡那富與阿里山鄒的族群分類關係等等。昨天邀族人參觀特展並進行歌舞展演,另與台東在地部落交流。

2015年第23屆台北國際書展

週六, 一月 31. 2015

2015年第23屆台北國際書展
2.11-2.16 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一館D210展區
「台灣原住民族文學館--海島迴聲:我們的故事」 即將展開
穿越歷史的風暴與黑潮,也穿越了語言和國家的邊界,「我們」將依循迴聲的鯨路,以筆為桅桿、以紙作船帆,攜帶著宛如魚汛般豐饒的故事,於無垠的海天間破浪前行,並和每一顆因文學而驛動的心靈產生溫柔的交會。

INVITATION│2015台北國際書展2/11-2/16

週六, 一月 31. 2015

INVITATION│2015台北國際書展2/11-2/16
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一館D210展區
【台灣原住民族文學館──海島迴聲:我們的故事】
--------------------------------------------------------------------------------------
想像一座島嶼。
想像一座草木蔥蘢的島嶼,為碧色萬頃、波光躍動的海洋所圍環。
想像一葉扁舟。
想像一葉葉輕巧的拼板舟,穿越了風暴與黑潮,於無垠的海天間破浪前行。
那是我們,攜帶著宛如魚汛般豐饒的故事,前來與你相會。
--------------------------------------------------------------------------------------
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即將於2月11日至2月16日正式開始,當中由原
住民族委員會戮力策劃的「台灣原住民族文學館──海島迴聲:我們
的故事」,也將於台北世貿中心展覽館一館D 210展區熱鬧登場。展
館將運用投影及圖像放映等複合式多媒體,介紹台灣原住民族文學
發展的精采面貌,除了書籍、手稿的展示呈現之外,於展區中也安排
了二十多場的藝文活動,邀請原住民作家說故事、詩歌朗誦、辦理
台灣原住民漢語文學翻譯的新書發表會等,還有原住民歌手的歌謠
吟唱、樂舞表演,以及多場台灣原住民作家與紐西蘭毛利作家雙邊
的交流對話。誠摯地邀請您蒞臨參觀,精彩我們的故事!
原住民族委員會 主任委員│林江義
山海文化雜誌社「海島迴聲:我們的故事」策 展 人│林志興 敬 邀
●展場地點:
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一館D210展區
地址:台北市信義區信義路5段5號
●開放時間:
2/11、2/12:AM9:00-PM18:00│2/13、2/14:AM9:00-22:00
2/15:AM9:00-20:00│2/16:AM9:00-18:00
●活動聯絡:
山海文化雜誌社:林宜妙│施奇諾貝兒│曾倚華
電話:02-29361002│02-29361026│0926155631
e-mail:tivbtw@gmail.com tivbsun@gmail.com
●相關活動資訊:
http://tivb.pixnet.net/blog 山海 部落格

達達的魔法樂園全新開幕

週五, 一月 30. 2015

達達的魔法樂園全新開幕

科博館邀您蒞臨光電魔法秀

【記者會】

◎ 時 間:104年1月31日(星期六)上午10:30

◎ 地 點: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科學中心1樓

◎ 主辦單位: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友達光電



【活動流程】

10:00 媒體報到

10:30 貴賓介紹

10:35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孫維新 館 長 致詞

10:40 友達光電 彭双浪 總經理 致詞

10:45 達達驚奇魔術秀

10:50 科博館致贈感謝狀

10:55 魔法樂園導覽

【活動說明】

「達達的魔法樂園」是一座互動式光電教學基地,由長期致力於科普教育推廣的科博館與友達光電共同策劃,有太陽飛船、達達秘圖、偏光魔法破解等展品,希望透過活潑生動的介紹方式,傳遞光電知識與相關應用原理。明(31)日(六)上午舉行開幕典禮,下午還有達達人偶見面會以及小丑魔術秀,歡迎媒體朋友共襄盛舉!

展場內設有能呈現彩色影子的奇幻光境、倚靠魔法偏光片才能顯現影像的電視、以及手指觸碰就能連動櫥窗內摩天輪運轉的最新面板應用等,歡迎一同感受光電魔法的神奇魅力!

新聞聯絡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黃星達 04-23226940#365/0910-586689

臺灣好漾-原住民族傳統語言及文化的重要 兩岸-臺灣好漾

週五, 一月 30. 2015

臺灣好漾-原住民族傳統語言及文化的重要 兩岸-臺灣好漾
Hit Rate:542
阿美族學者林春鳳
阿美族學者林春鳳
原住民阿美族學者林春鳳,族名是Unga Kalay,目前擔任國立屏東教育大學原住民族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擁有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以及美國明尼蘇達大學休閒治療博士學位,專門研究的領域包括:體育教學、原住民族教育以及原住民族休閒活動研究等;也曾是屏東教育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和台北市原住民族部落大學校長。

阿美族是台灣原住民中人數最多的族群,原鄉主要分布在花東縱谷平原與海岸平原地區,阿美族的語言屬於台灣南島語言的一種,是目前台灣南島語言當中使用人口數最多的語言;傳統的阿美族是母系社會,家族產業的繼承,和家族事務都由女性來決定;除了編織和手工藝是專長之外,原住民族都具有的音樂天分也是阿美族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尤其在每年傳統祭典豐年祭中,部落族人一起唱歌跳舞,展現歡樂融洽的氣氛。

林春鳳主任擁有阿美族人開朗、樂觀又親切的特性,也具備阿美族較為高大的體型,在運動場上有相當傑出的表現;她也一直致力於將原住民族傳統生活技藝融入科學教育的教學活動計畫,希望藉此提昇偏鄉學生學習興趣,也提昇原住民學生的科學素養,培養與科技生活接軌的能力。
在今天“台灣好漾”節目中,林春鳳主任將分享自己成長的經驗,以及傳達保存原住民族傳統語言及文化的重要性。
節目來源:臺灣好漾/王文心
播出時間:2015/1/28

原民學生職涯體驗 反應熱烈

週五, 一月 30. 2015

原民學生職涯體驗 反應熱烈
2015年01月29日 14:15
吳江泉

台灣世界展望會南區那瑪夏中心帶領35名那瑪夏、甲仙、杉林等地原住民資助生參訪高雄市原民會。學生對於政府機關運作感到新鮮、有趣,原民會主委谷縱•喀勒芳安也肯定此行安排,同時鼓勵學生勇於追求夢想、實踐自我。

主委谷縱時表示,高雄是多元文化城市,原住民居住在全市38區,如何讓市民親近原住民,並且優質化原住民生活環境,一直是原民會努力的目標。近期除了推動原住民意象公車讓都會區傳遞原住民風,並行銷原住民產業外,同時新設完成原住民都會農園,提供原住民朋友使用,未來也將推動原住民族語及各項新興政策,期盼讓居住在高雄市的原民朋友們活出自信、健康與豐盛。

學生此行除參訪原民會外,並且觀摩由原民朋友開設的披薩專賣店實際體驗並欣賞氣球表演,隨即赴左營海軍基地參訪軍艦,讓學生了解職業就業多元方向,提升自我眼界,學生紛紛表示有助於職涯規畫反應熱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