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書介】《少數說話》:台灣原住民女性作家群像顯影

週三, 四月 18. 2018

【書評書介】《少數說話》:台灣原住民女性作家群像顯影
友善列印版本
書評書介
施懿琳
發佈於 3 月 26, 2018
書名:《少數說話──台灣原住民女性文學的多重視域》
作者:楊翠
出版社:玉山社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8年3月12日


《少數說話──台灣原住民女性文學的多重視域》書封

1980年代,緣於以故鄉鹿港作為學位論文,我從中國文學的領域轉身趨近台灣歷史與文化。那是一個多音交響、多族共榮的美好年代,80年代初期的「臺灣意識論戰」,逐漸形構了國人對「臺灣文學」的認知;原住民文化運動也在這一波民主化的過程中開始發出屬於自己的聲音。彼時的我,凡與台灣相關的資訊史料都感到興致勃勃,不只努力了解漢人在台灣的發展,也對原住民文化充滿興趣。《原報》、《獵人文化》、《山海文化》都是當時閱讀的刊物。

1990年代台灣文學正式走入校園,我在台灣文學史的課堂上,總是以原住民的神話歌謠傳說,作為講述的起始。我對原住民文化、文學的進一步關注,則是在與楊翠、許俊雅共同撰寫完成《台中縣文學發展史》之時。1992年夏,我到和平鄉的環山部落訪問泰雅族三代女性,採集民間故事;楊翠則直接往訪瓦歷斯與阿,在我們共同撰寫的《台中縣文學田野調查書》及後續的《台中縣文學史》裡,留下對原住民文化與文學的紀錄與觀察;這同時也是我與楊翠成為「盟友」之始。

那時的楊翠,像個小女孩,裙子是自己手染的,鞋子是自己縫製的,應該還屬於「後楊逵時期」吧?「少女」楊翠與大地親,栽種好多花草,對俗事的了解卻少了好幾條筋。魏揚還是小小學生哪(幼稚園?),課堂時間總喜歡跑到戶外觀察昆蟲,楊翠說,那種旁若無人的專注,非常人所及。其後,我們持續跑田野,穿寬大牛仔褲裝的楊翠,清瘦的身影根本看不出已懷了魏微,也沒有一點害喜疲累的嬌弱。楊翠就是這樣一位,看似瘦小卻又強健,看似迷糊其實幹練的奇女子。我常被她的樂天和迷糊感染,只要彼此聚在一起,整個情境就從莊重嚴肅快速轉換為滑稽梯突。我後來發覺,原來不只我如此,周邊的友人也都很容易中楊翠的「笑蠱」,見面閒聊時人人笑不可支,所有的煩惱都拋到九霄雲外。吳晟老師說:「阿翠啊,空空」,並非無的放矢。

楊翠這位樂天又略帶迷糊的女子,一旦走入學術的殿堂,卻能立即收斂起愛玩笑的本性,像精明幹練的拼命三娘,搏命閱讀、書寫、研討、演講,以敏銳的思辨力與犀利的文筆展現她知性的特質以及寬廣的觀察面向。早年的碩士論文〈日據時期台灣婦女解放運動之研究──以「台灣民報」為分析場域〉(1991)關懷日治時期台灣婦女解放運動,至今猶為學界經常引用參考的著作。博士論文〈鄉土與記憶──70年代以來台灣女性小說的時間意識與空間語境〉(2003)則將研究的對象拉展到戰後1970年代台灣女性小說,兩論文的時間跨度不同,恰好串聯起半世紀以來台灣女性的多種議題。

除了這兩本長篇巨著外,楊翠持續有多篇論文和專書發表,包括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生命史的〈禁錮與跋涉:女性與白色恐怖〉,楊逵的傳記《永不放棄:楊逵的抵抗、勞動與寫作》、《壓不扁的玫瑰:一位母親的 318 運動事件》⋯⋯。試看她在東華大學華文系網站上呈現的近五年著作:發表十篇研討會論文,三篇具審查制度的論文,不具匿名審查制度的文章則多達十四篇;此外,她還在2015年與廖振富共同完成《台中市史》,與我在2017年完成《彰化縣志‧文化志‧文學篇》⋯⋯當然,這些數據對楊翠來說並不重要,基於使命感,她總是飛蛾撲火般地去完成一個個計劃、一篇篇具分量的論文。作為楊翠的盟友,不免為她缺乏現實感著急,長年來累積這麼多的學術論文,卻未能進一步整理,實在可惜。


楊翠(圖片來源:By 總統府 CC BY 2.0)

還好,在諸友朋的說服下,楊翠終於願意稍稍停下腳步,整合、修潤、刪增,將她一路以來研究關心的原住民女性論文結集成書,並為這些具豐富面貌的原住民女子撰寫了導論〈這二十年間的原住民女性文學〉,以及一篇長達八十頁的〈她們都在寫作:台灣原住民女性文學的總體相〉,全面性地探討不同族群的台灣原住民女性各種文類(新詩、小說、散文、評論、童書、繪本)、各種呈現於文壇的身影(專書、選集、文學獎);而後,從中篩選具代表性的作家與作品,在後續的章篇裡逐一深究:〈三個寫詩的原住民女生〉,探討卑南族董恕明、布農族伍聖馨、阿美族明夏的現代詩;〈流變與流浪〉,討論泰雅族女性綢仔絲萊渥的個人生命史;〈尋找安居地〉以泰雅族女作家里慕伊‧阿紀兩部小說《山櫻花的故鄉》、《懷鄉》為文本,探討原住民女性不斷離、返於故鄉與他鄉的故事;〈女聲與原味〉從里慕伊小說探討泰雅族特有的飲食風味;〈認同與記憶〉探討排灣族女作家利格拉樂‧阿烏的原住民女性書寫。

此外,〈回到出發的地方〉討論泰雅女子麗依京‧尤瑪的政治思想與草根實踐;〈主體還是失落了〉,討論阿美族作家阿綺骨撰寫的台灣原住民女性第一部中長篇小說《安娜‧禁忌‧門》;〈兩種回家的方法〉,比較排灣族女性達德拉凡‧伊苞與圖博女作家茨仁‧唯色兩本有關西藏書寫的異同;〈父系vs.母系〉則探討三位五年級女生:鍾文音、郝譽翔與排灣族女作家利格拉樂‧阿烏的自傳書寫的異同⋯⋯上述諸篇,確實如本書副標所點出的,呈顯「台灣原住民女性的多重視域」,也展現作者跨文類研究的宏大視野。最後收錄的〈《後原運‧性別‧族裔》導論〉則是一位長期關心、書寫原住民女性的學者之回望與省思。此文觀察20世紀90年代到21世紀,台灣原住民族女性運動者如何以少數中的少數,在族群、階級、性別的重重限制下,走出自屬的生命圖像;又如何在原民運動漸趨岑寂之後,轉化能量,從部落草根組織工作、部落社區營造、部落自主性抗爭行動、族群正名運動、青年培力五大面向繼續前進。

二十多年來持續關懷,辛勤筆耕,有著漢族、西拉雅、排灣族混血的大地之女楊翠,終於在她生命的重要轉彎處鎔鑄了多年的心血,結集為這一部擲地有聲的著作《少數說話──台灣原住民女性的多重視域》。這是第一本全面性呈現台灣原住民女性文學,並進行多視角議題探討的論著,展現作者紮實的史學素養與深厚的文學功力,不管對台灣文學、原住民文化乃至楊翠個人,都深具意義。作為多年知交,我為「學術的」楊翠階段性完成專書而喝采;更期待「文學的」楊翠心心念念想要撰述的自我書寫也能及早完成,這將會是她生命的雙向圓成。

活動名稱: 悠遊日月潭-船艇體驗營

週三, 四月 18. 2018

主辦單位: 教務處教學發展中心
活動名稱: 悠遊日月潭-船艇體驗營
主講人: 通識中心 體育組 林展緯組長
地點: 日月潭月牙灣
開始時間: 2018/5/5 上午 08:00:00
結束時間: 2018/5/5 下午 02:00:00
報名開始時間: 2018/4/13 下午 01:26:42
報名結束時間: 2018/4/27 下午 05:00:00
報名網址: https://ccweb.ncnu.edu.tw/SLLL/z6D3B52D55831540Dlist.asp?cmd=search&x_RowID=2000
本活動為教發中心審核通過之符合教師知能活動
時數: 4
活動連絡人: 游郁雯
活動連絡電話: 2283
活動說明:

來囉來囉~一年一度眾所期待的船艇課程又來囉!
還沒體驗過在日月潭上悠遊划船的感覺嗎?
還沒在日月潭上吃過新鮮的魚湯嗎?
暨大人必體驗排行榜 NO.1
名額有限,錯過就等明年囉!

▲山海文化雜誌25周年書展暨孫大川教授書畫聯展▲

週一, 四月 16. 2018

今年,山海文化雜誌社邁入第25年了。在這春暖花開的時節,邀請所有的朋友一起與我們歡慶與回顧這廿五年來一路上的點點滴滴。這周末將由山海文化雜誌創辦人孫大川教授的書畫聯展及山海文化雜誌的書展,為此系列活動揭開序幕!25年,說明了堅持,也是我們停下腳步回看過往,繼續展望未來的年份。這麼重要的時刻,希望也有您們的陪伴。這周末我們不見不散~

--
【用筆來唱歌--山海‧原藝‧大川趣】
▲山海文化雜誌25周年書展暨孫大川教授書畫聯展▲
展期:2018.4.20至2018.4.30
開放時間:每日13:00-18:00
開幕茶會:2018.4.22 (日)下午14:00
地點:In Between跨界平台(台北市光復北路100巷31號)
主辦單位:山海文化雜誌社

--
感謝文化部原住民村落文化發展「In Between:閱讀部落,守望原鄉--山海原住民文學推廣」計畫補助

台灣古環境變遷與古颱風事件

週一, 四月 16. 2018

地質學組於四月份邀請國立中正大學 地球與環境科學系 汪良奇 助理教授至本館演講

題目:台灣古環境變遷與古颱風事件

時間:107年4月23日(一) 下午 2:00~ 4:00

地點:蒐藏研究學區414會議室

「週末Let’s go!分享大師視野」107年度春季論題-生活中的演化生物學

週四, 四月 12. 2018

「週末Let’s go!分享大師視野」107年度春季論題-生活中的演化生物學
2018年03月16日 ~ 2018年06月01日 公告
為增進社會大眾對科學有更深入的瞭解,科技部結合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資源,共同規劃出一系列近週末的大眾科學教育專題演講,邀請不同科學領域的傑出專家學者,深入淺出地引領大眾窺探科學發現的趣味與甜苦,並融入人文、倫理、藝術與社會關懷的對話,以期兼顧科學普及與人文涵養的提升。

演講時間:週五 14:00~16:00 演講地點: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B1多用途劇場

**若有地點更動,將於粉絲頁公告**

日期

講題

講者

地點

107/03/16 (五)

科普書中的演化論

陳恆安 副教授
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

多用途劇場

107/03/23 (五)

演化與防疫大作戰

鄭謙仁 教授兼院長
國立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

多用途劇場

107/04/13 (五)

從演化觀點看男女有別與男歡女愛

林良恭 特聘教授兼教務長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

多用途劇場

107/04/20 (五)

透過演化之窗看我們的生老病死

劉德祥副研究員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多用途劇場

107/05/04 (五)

為什麼達爾文要先講鴿子

于宏燦 教授
國立臺灣大學生命科學系

多用途劇場

107/05/11 (五)

道德的起源

黃榮村 前教育部長
中國醫藥大學前校長 講座教授

多用途劇場

107/05/25 (五)

人的適應和不適應

宋克義 教授
國立中山大學海洋科學系

多用途劇場

107/06/01 (五)

植物學家的人類學之旅

鍾國芳 副研究員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中心

多用途劇場

本系列演講活動皆免費參加,因座位有限,歡迎個人或團體提前報名。
參加者皆可獲贈《科學發展》月刊,贈完為止。
現場發送講座認證卡,單季集滿四場講座認證章,即可兌換科博館招待券,贈完為止。
本活動可登錄於公務人員終身學習網、教師研習時數。
演講現場網路直播:https://goo.gl/8QoSfT,歡迎收看。

歷年講座影片線上觀看:http://knowledge.colife.org.tw/weekendshare。
計畫主持人:周文豪 副館長 /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共同主持人:薛富盛 校長 蔡新聲 講座教授 / 國立中興大學。
活動聯繫人:助理 鄭琼馨 / 04-23226940#519。

報名方式:

電話報名:04-23226940#519,聯絡人:鄭小姐,時間:週一至週五 09:00~17:00,活動當天請直接至現場報名。
電子信箱報名:masterview2012@gmail.com,請檢附姓名、聯絡方式及報名場次,並收到回覆才算報名成功。
注意事項:

以簽到單為準,若有連續2場次未簽到者,後面所有的場次報名一律取消,且不通知,仍可重新報名。若於報名成功後,有無法到場之場次,請主動提前通知,將不取消其餘場次。
主辦單位有權修改、暫停或取消本活動,活動資訊請以週末Let's go!分享大師視野https://www.facebook.com/go.masterview網路公告為主。
主辦單位: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協辦單位:國立中興大學、國網中心Co-Life團隊
補助單位:科技部

相關資訊及QR code如下:

Facebook粉絲專頁
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go.masterview
FB

加入LINE好友
網址- https://line.me/R/ti/p/%40tmh6895s
或在LINE搜尋「@tmh6895s」,再點選加入好友
LINE

Youtube直播
網址- https://goo.gl/8QoSfT (請點選直播中影片)
Youtube

跨島團結 和平之海和平營 – “我們是Gureombi”

週四, 四月 12. 2018

跨島團結 和平之海和平營 – “我們是Gureombi”
1. 和平營簡介:
「跨島團結 和平之海和平營」(以下簡稱和平營)的主旨是為了對抗軍事基地建設及環境污染、貧富差距, 以及用民眾與環境為擔保與資本勾結的國家所盲目推進的軍事化、開發與國家暴力,並且也為了支持和平、生命,以及民主,並懷著使東北亞的大海成為和平之海這樣的夢想。此和平營始於2014年濟州島江汀村,此後每年分別在沖繩(2015)、台灣(2016)、石垣島(2017)進行,並於今年(2018)再次於濟州島舉行。
今年和平營主題是:「我們是Gureombi」。Gureombi是位在江汀村海岸,全長1.2公里的巨大岩石。Gureombi岩石上因有許多湧泉水,形成了難得的岩石濕地,並成為許多瀕臨絕種生物的棲息地。Gur除了其生態上的價值,更是江汀村村民素日裡捕抓海螺、收集海苔、休憩玩樂,編織生命故事的場所。約9成以上的村民曾為了守護即將被海軍基地摧毀的Gureombi奮而起身對抗國家暴力。但是最終Gureombi仍遭海軍基地工程的摧殘,現如今被埋沒在海軍基地的水泥之下無法呼吸。
我們希望能與來自各地形形色色的人們共同記憶屬於我們各自的「Gureombi」。我們希望能一同記憶並面對那些我們「希望守護之物、被剝奪之物、身處被剝奪之危機之事物」。透過此時間去領悟並宣示我們本身就是Gureombi,使我們的「記憶抗爭」在作為現在當下的時間點上成為可能。並在彼此的團結連帶下,花時間摸索新的替代於實踐方案。
2018年的今日海軍基地早已完工,但濟州島卻面臨更嚴峻的基地化挑戰:繼海軍基地之後,在濟州島東部城山邑一帶又欲投入新的空軍基地建設計畫。海軍基地的完工不是抗爭的結束,更督促我們在持續守護那些不能再失去的一切的同時,更發起「記憶抗爭」。讓來不及看到、體驗到那些曾經的美好的人們,不將因此陷入無感,反而有機會共同痛悔、共同療育。

2. 和平營概要
1) 主要場所: 濟州島江汀村、城山邑、大靜邑阿德勒飛機場等地。
2) 時間: 2018年 7月 25日 ~ 29日 (5天4夜)
3) 參加者: 預計募集約70名
4) 主要內容:分享來自各島/地在對抗國家暴力與軍事主義時對於和平議題的苦惱,尋找各自以及共同的展望與實踐方案,締結超越語言與地域的關係,休息與再充電、一同計畫並實踐在江汀村海軍基地前的直接行動、學習濟州苦痛的歷史。
3. 細部規劃
時間 25(三) 26(四) 27(五) 28(六) 29(日)
上午 生命和平百拜(上午 7點/海軍基地前) 休息
早餐
<主題演講>
By沖繩和平活動家 與濟州歷史的相遇
- 阿德勒飛機場 <實踐 討論會>
- 分組/全體 撰寫個人實踐
大掃除

* 在一年一度江汀村和平大遊行的前夕慶典上朗讀「各島團結的實踐文」
<各島對於和平的煩惱> - By各地(島)和平活動家
中午 人的鎖鏈與中餐
下午 探訪江汀村
和平營介紹
共同的約定 共同計劃的直接行動 <展望 討論會>
- 分組/全體 <對談/討論>
東北亞市民為了和平的跨域團結以及展望
江汀川戲水
晚餐 晚餐
晚間 締結超越語言與地域的關係
<各島/地對於和平議題的苦惱> - 各島/地分享 城山(反對第二機場)交流會 分享展望/實踐
基地前的文化祭
<分享各島/地文化>

4. 主要參加者
- 執行委員: Sung-hee Choi, Myeolchi, Bandi, Emily, Lee Sang,
Curry, Dong-seok, Bigarim, Jjuya
- 翻譯: 日語(Dong-seok, InHwa), 中文(Emily, Jisu Kim), 英文(Joyakgol, Hosu)
- 各島/地對於和平議題的苦惱:分享各島/各地的情況和苦惱以及QA (約10組左右)
- 主題演講: Takahashi(沖韓民眾連帶)
- 對談/討論: Satoko Norimatsu (<沖繩之怒>作者), Young Sin Jeong (濟州大學 公共資源研究中心 專任研究員)

5. 參加費 25萬韓元

玉里的法國爸爸

週二, 四月 10. 2018

玉里的法國爸爸

【特展開幕】

◎ 時 間:107年4月11日(星期三)上午10:30

◎ 地 點: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第三特展室



【流程】

10:30開幕祈福

10:40阿美古調領唱

10:45太巴塱與東豐的阿美族人傳統舞表演

11:10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孫維新館長致詞

11:15貴賓致詞

11:20合影暨特展參觀



【內容說明】

特展以玉里為例,介紹一群來自法國的牧者,從光復初期來到花蓮,透過傳教的過程,將西方的物資、醫療與教育帶入,默默的照顧偏鄉資源分配不到的地方。現今的玉里,除了是臺灣重要的米倉與農產重鎮,也是消暑與度假的勝地;從現今的盛況,對照老照片,可以看出不論在玉里河東或河西,因為這些法國牧者的耕耘,使得當地不論在經濟狀況、傳統文化的維護、以及居住環境等各方面得以改善。

現今所見的玉里風貌,其實與一群來自法國的牧者有關。他們從光復初期來到花蓮,爾後來到玉里,透過傳教的過程,將西方的物資、醫療與教育帶入,默默的照顧偏鄉資源分配不到的地方。本次特展試圖以玉里為例,透過老照片的陳述,來談這一段的歷程,從歷史照片中可以看出不論在玉里河東或河西,因為這群默默耕耘的牧者,使得當地不論在經濟狀況、傳統文化的維護、以及居住環境等各方面得以改善。

科博館以此策劃特展,期待大眾透過展示了解並感受這段歷史。敬邀媒體先進蒞臨採訪。



新聞聯絡人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黃星達 04-23226940#365/0910-586689

「觀風蹉跎」與「重返‧田野」的伊能嘉矩

週一, 四月 9. 2018

「觀風蹉跎」與「重返‧田野」的伊能嘉矩
策展後記
2018.04.02
作者:陳偉智

日治初期,來自日本東北岩手縣遠野町的伊能嘉矩(1867-1925),來臺灣從事人類學研究,在臺灣各地進行實地田野調查,採集口述歷史、記錄風俗、採集語言和物質文化標本等資料,完成許多臺灣原住民族群民族誌與漢人社會歷史記錄,是重要的臺灣人類學與歷史學研究先驅者。他採集的文字和文物資料,後來回到臺灣,成為1928年成立的臺北帝國大學(臺灣大學前身)特藏的「伊能文庫」,這也是臺大最初入藏的台灣研究資料。


http://www.lib.ntu.edu.tw/events/2017_inokanori/index.html
伊能嘉矩在臺灣展開的人類學田野工作與臺灣史研究,留下了龐大的業績,其所提出的臺灣原住民族全體族群分類民族誌,以及臺灣史研究專著,長期影響後來的臺灣研究的相關領域。1990年代解嚴後的台灣,在民主化過程中,歷史文化重建運動以及族群復振運動,伊能所留下來的研究成果與當時紀錄的民族誌資料,是重要的參考資源。可以說,百年前鑲嵌在日本殖民主義知識生產環境中的伊能嘉矩,殖民地時代結束之後,更經歷了後殖民挪用與再生。

1998年,臺大成立七十週年之際,臺大曾舉辦過一次「伊能嘉矩與台灣研究」展覽,作為新總圖開館的特展。20年前的特展,是由吳密察教授主持的重建戰後散落在不同圖書館的「伊能文庫」的成果,並首次向遠野市立博物館以及伊能嘉矩的後人伊能邦彥與江田明彥先生借展了仍留存在遠野的伊能嘉矩的其他手稿。之後,臺大圖書館也在此次特展的基礎上,整合分藏於臺大與遠野的伊能嘉矩的台灣研究資料,完成伊能嘉矩手稿的數位典藏資料庫,開放於國人使用。當時人類系博物館也在胡家瑜教授的主持下,完成了人類學博物館伊能嘉矩藏品的研究整理,並出版圖錄。

這20年來,臺灣、日本與英語學界,對於近代日本與臺灣的學知的反省與討論,累積了不少的成果,更重要的是臺灣社會內部,隨著民主化進程的展開,文化主體性與族群意識的昂揚。臺大圖書館從去年11月的「觀風蹉跎」到今年3月的「重返‧田野」,這兩場特展一方面是臺大建校九十週年系列活動,另方面也是透過這樣的時間點,對於臺灣研究先行者之一的伊能嘉矩,提出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詮釋。2017年在伊能的故鄉遠野,遠野市立博物館舉辦了紀念伊能嘉矩生誕150週年紀念特展與論壇。相對於遠野的紀念先賢的活動,在臺灣的20年之後新展覽,能否提出屬於臺灣自己的看法呢?原先的被研究的臺灣,是否能夠更有自信地並批判地繼受原先的殖民地人類學與歷史學呢?從2017年春天策展之初,就不斷地思考類似的問題。


http://www.lib.ntu.edu.tw/events/2018_inokanori/
一開始,臺大圖書館與臺大人類系博物館的合作,並由人類系胡家瑜教授擔任展覽顧問,決定結合並運用既有的臺大圖書館與人類學博物館館藏、資料庫資源(書籍、手稿、標本、影像、地圖、素描)等資源,將1928年以來分開典藏的伊能嘉矩的手稿、藏書與物質文化標本,在展覽中結合,讓文件與物件互相呼應,在共有的歷史脈絡中,呈現彼此的互文關係。展示構想則是「以伊能嘉矩的田野調查為主題,串連其田野所見、所錄,以及採集的標本、古文書等,並呈現伊能在各地田野的社區、部落影像,以及主要報導人。除了伊能嘉矩的經歷與業績外,本展覽重視各個地方的報導人的角色,凸顯報導人在人類學、歷史學知識生產中的參與。」展示方式則是「結合地理資訊,以地理空間為背景,呈現伊能嘉矩的田野調查歷程,以分區或是全區的尺度,呈現伊能所見的多元的臺灣文化」等。這些最初的策展構想,最後延伸出幾個這次展覽的重要單元:一、文件與文物的整合。二、田野調查歷程地理資訊系統與田野影像故事地圖。三、報導人的世界。四、田野調查旅行。五、部落對話紀錄片。

在文件與文物的整合部分,在展場中,文物擺設於伊能採集該文物的區域,並在故事地圖中,進一步呈現其相關的族群資訊,同時各件文物,也附上QR code,進一步可以延伸到人類學博物館建置的館藏資料庫,查詢更豐富的物件訊息。同時,展場兩側的單元,分別是伊能的研究體系與田野地圖,呈現物件在伊能的田野旅行的時空位置與其人類學知識理論脈絡中的角色。此次的展覽,以呈現伊能的田野調查歷程,以及在田野中遭逢的報導人為主題,因此,在展覽中,透過DocuGIS與故事地圖的運用,製作了伊能嘉矩在1896年北部臺灣、1897年全臺與1900年南部臺灣與澎湖三次的田野調查日記的資料,將其調查的日程,標示在當代的google map與最接近其調查時代的1904年版臺灣堡圖地圖資料上。故事地圖則是整合了伊能蒐集的人類學影像與物質文化藏品,依據伊能所標示的族群別與地點,結合影像、物件與影像。地理資訊系統與故事地圖的單元,除了在展場的互動裝置,也提供網頁連結可以自由查詢。


http://www.lib.ntu.edu.tw/events/2018_inokanori/gis.html
報導人的世界,則是透過整理與考訂伊能嘉矩在田野日記與發表的論文中提到的報導人,這些120年前的報導人,包含了漢人、原住民以及部分的日本人,在伊能嘉矩田野調查時,提供了語料、部落遷移傳說、神話故事、展演儀式、讓渡生活物件、甚至協助渡河、嚮導、背負行李、乃至提供住宿等等。沒有臺灣各地報導人提供的訊息與文化資料,就沒有伊能嘉矩的臺灣研究。是被研究者的參與與協助,使得研究者的知識建構成為可能。透過翻譯或筆談,伊能從臺北周邊開始,至全島的田野調查,各地不同族群的受訪者,提供了伊能重要的口述歷史、語言、文化現象等資料。透過伊能嘉矩的田野調查,臺灣各地的報導人留下了不同身影與聲音。具有漢學背景的伊能嘉矩,充分運用了「漢字」做為田野調查的方法,除了抄錄各地公私文書外,也使用與漢人社區頭人、平埔族番秀才筆談的方式、在山區部落則是透過各地原有的通事翻譯,記錄語言、口傳與文化要素。伊能文庫的手稿中,從北部到南部,從平原到山區的筆談文書資料,除了提供伊能族群移動與分類的理論先行的問題意識的所需資料外,也意外地留下了許多當時各地、各族群的語料、口傳歷史、乃至文化型態的記錄。換言之,祖先透過伊能的記錄,傳遞給後來的世代120年前的臺灣文化與族群的樣貌。而這些資料,成為當代文化重建與族群復振運動的重要歷史資源。當然,當代的挪用與再詮釋,已經是脫離了伊能原先的問題意識的新的文化創造。也因此,在策展時,特別規劃了部落對話,以及當代多元迴響的單元。

在部落對話方面,透過胡家瑜教授,我們重新訪問了南庄賽夏、屏東佳平排灣、埔里噶哈巫、以及花蓮新社噶瑪蘭與台北凱達格蘭。也透過鄭光博先生的協助,重回角板山訪問泰雅耆老林明福。記錄了當代的族人,如何重新詮釋伊能留下的語言資料與文化記錄,拍攝了紀錄短片。這些地點與族群,在伊能的田野與理論中,具有重要的意義。伊能最初的原住民報導人,是來自角板山的Ivan與Sipaji的Ai,泰雅耆老在回憶時,仍記得Ivan的故事。而賽夏、排灣與噶哈巫,則是原先在伊能的族群分類體系中被隱形(賽夏被當成平原的道卡斯族逃難上山的後裔、噶哈巫則是被伊能當成巴宰的支族、排灣一開始被伊能當成查里先族群),後來才重新正名。伊能根據語料與傳說的分類,在當代的族人詮釋中,有了新的解釋。重點不在於伊能是否誤記,而是跨文化翻譯過程中,從誤譯到新詮的過程,只是伊能的族群知識建構,在提出後,即被總督府採用,作為人口統計的分類範疇,因而長期沿用。有些是直到晚近,才遭遇到族人的挑戰。透過這些紀錄短片,報導人的後裔跨越時空,重新與伊能嘉矩對話,更是重新與創造出伊能殖民地人類學的學知體系的近代國家制度對話。


伊能嘉矩的研究手稿,「蕃人研究標準」/策展者提供
最初曾提出「全島大調查120年─從伊能嘉矩的足跡看臺灣」這樣的展示標題,後來為了更呼應此次特展的宗旨,將展覽分為前期與後期,前期是「觀風蹉跎:伊能嘉矩的田野書誌展」(2017.11.10—2018.01.12)、後期是「重返‧田野:伊能嘉矩與臺灣文化再發現」(2018.03.08—2018.05.06)。前期以展示伊能文庫的入藏臺大的過程,以及伊能嘉矩重要的人類學民族誌、臺灣史、史料、歷史地理、民俗學以及人物傳專著為主,並介紹臺大圖書館與遠野市立博物館20年的交流活動記錄。在前期展,以伊能為自己手稿題名的「觀風蹉跎」為名,另外,針對埔里地區,試作田野日記地理資訊與故事地圖的互動媒體。在此一經驗的基礎上,之後進一步發展「重返‧田野:伊能嘉矩與臺灣文化再發現」特展的完整田野調查地理資訊與故事地圖的單元。特展最後題名為「重返‧田野」,除了提示展示將以伊能嘉矩的田野調查為主題外,更重要的是「重返」的意義。此次的特展,除了重返伊能嘉矩、重返伊能嘉的田野外,更重要的是重返部落以及當代多元迴響。我們試著克服以往類似主題的文類、展覽或再現形式,往往呈現出某種英雄史觀,或是作者中心主義,試著將焦點移轉到伊能的田野方法、知識生產技術、以及報導人、被研究者、以及當代的詮釋與挪用。

如果說,20年前臺大的展覽,主要是恢復伊能嘉矩的手稿與物質文化蒐藏的本來面貌的話,20年後的特展,則是試圖呈現這20年來學界對於伊能嘉矩以及他所代表的殖民地人類學與歷史學研究的反省與討論,以及更重要的是作為被研究者的報導人們的現身、顯影與對話。20年前的展覽主視覺與主題牆,是伊能晚年在書房的獨自一人的照片,這次的展覽,則是伊能1904年10月6日在達邦社調查時,被族人所環繞的圖像,週邊有鄒族人或站或蹲,伊能身邊有漢族通事與日本警察。而此次主視覺與主題牆的照片,也是在策劃這次展覽時,才重新發現,我相信這應是這張田野影像第一次介紹給國人。或許,是因為「重返‧田野」,才讓這張照片重新出土。


標示為「達邦社蕃人」經典照片(出處請見後記)
展覽如同文本,展覽開幕式之後,展覽的故事如何被述說?展覽的內容如何詮釋?主動權就在於閱聽人的參與了。當代的閱聽人如何觀看這次的展覽,如何以自己的方式,說出屬於自己的對於伊能嘉矩、對於報導人、對於伊能紀錄的120年前的臺灣的歷史、文化與族群的各種故事,也是屬於當代的多元迴響。過去是伊能踏查臺灣,說了他的臺灣故事,今日我們透過伊能再踏查,欲說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臺灣故事。



後記:

臺大從去年到今年的前後兩檔的展覽,是臺彎與日本交流的成果之一。日本岩手縣遠野市立博物館先後在2016年與2017年與臺大人類學博物館、臺大圖書館簽訂了交流協定。透過交流協定,2017年伊能嘉矩誕生150週年,遠野市立博物館前來臺大圖書館與人類學博物館商借藏品,舉辦了平成29年度夏季特別展「伊能嘉矩と台灣研究:台灣人類學の先驅者」(07.21-11.23),伊能嘉矩從台灣回到了故鄉。一方面是國際交流的一部份,但同時兩地的展覽也各有其側重點。對遠野來說,是岩手縣在311震災後東北廣域振興計畫的一部份。就臺大的展覽而言,則是在90週年建校紀念的同時,對建校最初入藏的台灣研究資料「伊能文庫」與人類學藏品,重新思考在當代台灣的意義。

伊能在達邦社的田野照片,是1904年與後藤新平全臺巡迴時所攝,後藤視察過後,伊能繼續留在達邦社調查。原先收在一本未註明出版項的《臺灣寫真帖》中,後來在南天書局魏德文先生的收藏中,也有這一系列的照片,感謝南天書局提供使用。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陳偉智 「觀風蹉跎」與「重返‧田野」的伊能嘉矩:策展後記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54)

高雄好市多旁原民部落開拆 警強拖居民摔地爆衝突

週一, 四月 2. 2018

高雄好市多旁原民部落開拆 警強拖居民摔地爆衝突

2018-04-02 08:34聯合報 記者林伯驊╱即時報導


高雄前鎮區中華五路東側、台塑南亞廠圍牆旁的拉瓦克部落,屬市有地持續遭要求搬遷,但仍20多戶原、漢民居住,今傳出清晨5時開拆,拉瓦克自救會緊急開記者會陳情,不料會後高市府機具7時許進駐,現場有睡眼惺忪少年被請出自家,傢俱被搬到馬路上,引爆激烈反彈;優勢警力強拖擋在門口居民,喝令「出去、出去」甚至有人一度摔地,還有人坐到屋頂反抗,無力抵抗的居民,女兒站路邊抱著爸爸,看拆除動作忍不住紅眼眶。

拉瓦克自救會指出,安置住戶地方根本缺乏承載部落文化的公共空間,嚴重弱化、消滅部落,漢人住戶殷寶康則怒批安置方案都是騙住戶,各個擊破,清晨記者會時他一度拿出汽油要淋自身。

不料記者會開完原不見動靜,居民以為協調成功,近7時大批前鎮警分局、高市警保安大隊警力集結,市府工務局人員現身,封路並拖吊路邊停車,拆除人員敲住戶大門驅離民眾,隨後持攝影機紀錄屋內物品,將傢俱搬到馬路,接著怪手一揮擊碎鐵皮屋瓦。

首戶被拆的中山三路41號之11,有少年正在睡夢中,被警方、拆除人員敲門吵醒,上身赤裸,隨即穿衣被請出家門;另也有住戶想死守門口,優勢警力多人強行拖出,不時傳出號令聲「帶走!」;由於上百警力組成人牆,驅離住戶後控制在路口外,多處開拆,還沒被拆到的哀傷坐在門口,也有人爬上屋頂靜靜看著住家被搬空,不斷有「違法強拆」抗爭聲。目前仍進行中,市議員唐惠美、陳麗娜現場不斷溝通仍難阻擋。

高市府原民會表示,市府工務局拆除占用長達40年的拉瓦克部落,1999年即開始通知需拆除,此次優先拆11戶,其中5戶原住民住戶皆已妥善安置;其餘6戶漢人住戶中則有人租予他人經營抓娃娃機、麵攤等營利行為,相關拆遷補償程序均已完備,工務局籲請占用戶配合,為協助拉瓦克部落族人發展,針對已安置的族人,市府原民會也將補貼房屋租金,並針對生活扶助、就業服務、各違建戶文化族語傳承等提供協助。

現狀鐵皮、木板結構,曾多次失火,環境滋生蚊蟲,盼改建美化環境。目前族人安置五甲台電宿舍租賃期至少10年,每戶每月租金3500元,前三年租金由市府全數補貼,後續則視家庭經濟能力調整補貼額度。另未接受安置戶市府原民會將持續與族人溝通說明。

影想20-1-珍妮與泰雅小番刀

週一, 四月 2. 2018

影想20-1-珍妮與泰雅小番刀

英國女性人類學家珍妮(左一)與泰雅族少女合影。(照片出自《福爾摩沙的獵頭原住民》)⊙圖片提供/瓦歷斯.諾幹


2018年04月02日 04:10 中國時報 文/瓦歷斯.諾幹
歷史上的人類學家男性居多,事實上,男人總是占據著各種學科的高位,不獨人類學,而科學各門學科也總是展現男性權力,這一點,已經由傅柯(Michel Foucault,1926.10.15~1984.6.25)證實了不是嗎?這一位是英國女性人類學家珍妮.蒙哥馬利.麥高文(Janet B. Montgomery McGovern),在90多年前以第一位女性人類學者的身分,探訪台灣原住民部落,撰寫《福爾摩沙的獵頭原住民》(Among the Headhunters of Formosa)一書,1922年在倫敦出版,為台灣原住民留下了珍貴的紀錄。

1995年我曾赴英國牛津,在牛津自然科學博物館見到的Lidux(泰雅小番刀)會不會就是珍妮帶過去的呢?我在〈牛津後記〉(《迷霧之旅》,布拉格文化,P:257)一文透過口傳紀錄寫著:「過了一個月,曾祖父帶著釀米酒、Sinu(大型動物的獸肉),也帶著腰間珍視的Lidux,果然,那位有著神奇藥丸的冒險家也來了,大家相談甚歡,最後曾祖父拿著Lidux送給了冒險家說:這支Lidux是代表恆久的友誼,但是我希望一百年後,你的孫子的孫子可以送回給我的孫子的孫子,來證明這一段情誼。」日後,它並沒有被送還到我的手上,依然躺在空調良好的University Museum(大學博物館)玻璃櫃內,也無法證實冒險家或許就是人類學家珍妮。

人類學家珍妮在日據大正5-7年間(1916.09~1918.09)走訪台灣原住民部落,應該是應台灣總督府理蕃課的邀請或是對東南亞南島民族的研究習向?其實珍妮特別對台灣總督府推行的「理蕃政策」造成原住民人口銳減(19世紀末葉原住民的數量占島上總人口的18%,不到50年就縮減為3%),疾呼總督府不要蹈澳洲塔斯馬尼亞原住民滅絕之路,是不是因為這樣的人文主義的呼告,使台灣總督府停止了她的研究?後來我們也不再看過有國外的人類學者受到台灣總督府的協同研究,進入到台灣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盡皆日人,除了人類學者,還有自然科學研究者、征服新高山(玉山)的學子、伴隨日軍警的攝影家,最多的自然是駐紮在部落駐在所的日警。

照片中的珍妮雖然也不例外地與兩位泰雅族少女合拍以示到此一遊(研),卻也顯示出珍妮面對科學(攝影)的老練自得以及被研究者畏懼科學的蠻荒屬性,儘管如此,相對於老人家對男性的日本人類學家印象普遍擾民,也許女性的人類學家如珍妮等人的人類學研究更近母性的溫柔,並且或將可以減少帝國的殺伐,而讓遇見新文明的原住民有更多的時間休養生息。但是,誰知道呢?珍妮早已遠去……

(中國時報)

「是靜坐抗議參加者們的照片展- 來去邊野古吧」

週四, 三月 29. 2018

「是靜坐抗議參加者們的照片展- 來去邊野古吧」

展覽日期:2018/03/25(日)~2018/04/29(日)
展覽地點:象仔書屋、繆特咖啡(台中市西屯區國安一路39號)
開幕聊天會:2018/04/08(日) 15:00
聊天會地點:象仔書屋
與聊人:黃佳玉
開放時間:
象仔書屋 週一~週日 14:00~18:00
繆特咖啡 週四~週一 09:15~20:00 (週日至18:00、週三店休)

【展出緣由】

「到底為什麼要在台中的小咖啡店裡展邊野古相關的照片?」
很多人看到展名時,忍不住問起。
「而且還靜坐抗議照片!誰要看什麼靜坐抗議呀!台灣抗議的人不夠多嗎?」
「說到底邊野古到底在哪裡呀?」
「原來看似祥和的日本境內也是有這麼多人在抗議政府喔!」
「警察打人未免也太精彩了吧!」
「東亞各國到底會不會打起來呀?」
大家就這麼七嘴八舌的討論著。

鳥類學術研討雙年會

週三, 三月 28. 2018

鳥類學術研討雙年會
臺灣鳥類動物的特有性相當高,從事鳥類研究的師生相當多。臺灣每年雖然舉辦各型的研討會,但這些研討會多屬大型的年會,動輒數百人以上。由於一般研討會研究的類群與領域過於廣泛,且報告人數眾多,使得研究鳥類的師生間彼此的交流與互動較少。本次研討會為由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共同主辦,希望能提供對鳥類有興趣或正在進行相關研究的學生一個學習與討論的機會,也期望讓臺灣鳥類學研究學者間的合作與交流更多,並能激發出不同的想法,達到教育年輕學生的目的。本屆雙年會,已邀請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哈佛大學Scott Edwards教授擔任,大會報告演講人,此外也邀請國內劉小如老師與許祐薰博士擔任大會演講人,以示台灣鳥類學研究承先啟後的意義。

活動對象:全國大專院校生物相關科系教師及學生、研究單位。正取150人,備取30人。
活動時間:2018年5月5-6日
活動費用:500元/人
活動地點: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國際會議廳藍廳
主辦單位: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聯絡電話:04-23226940轉541、506
 
壁報展示徵稿
本研討會歡迎鳥類相關研究以壁報方式呈現,並鼓勵學生參加壁報競賽。 參考更多資訊
 
活動內容
日期: 2018/5/5(六)
時間
主講人 講題 地點
9:00-10:00
成立大會 藍廳
10:00-10:30
報到
10:45-11:45 劉小如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待定
11:45-13:00 中餐
13:00-14:00 Scott Edward
(The Department of Organismic and Evolutionary Biology, Harvard University) Comparative genomics and the role of gene regulation in the origin of flightlessness
14:00-14:20
李壽先
(臺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
既有變異是粉紅鸚嘴適應環境的主要遺傳基礎
14:20-14:40 黃貞祥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
Genomic and molecular insights into evolutionary innovation and domestication of birds
14:40-15:00 陳炤杰
(高雄醫學大學生物醫學暨環境生物系)
台灣混種鳥群的研究
15:00-15:20 蔡若詩
(嘉義大學生物資源學系)
占據模型在監測生物多樣性及鳥類保育上的應用
15:20-16:00
茶敘
16:00-16:20 許富雄
(嘉義大學生物資源學系)
利用鳥類群聚組成與族群指標來探討區域性棲地的變遷
16:20-16:40 許皓捷
(台南大學生態暨環境資源學系) 繁殖鳥類沿相似氣候梯度的分布模式不一定相似
16:40-17:00 端木茂甯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開放資料在鳥類行為與群聚組成研究上的應用
17:00-17:20 柯智仁
(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認認真真看普鳥:跨空間尺度的常見種及其成功條件
日期:2018/5/6(日)
時間
主講人 講題 地點
8:30-9:30 許祐薰
(臺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 從結果到原因:雌鳥是否能從外遇行為中獲利? 藍廳
9:30-9:50 郭奇芊
(臺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 台灣野生鳥類攜帶硬蜱與硬蜱感染病原體檢測
9:50-10:10 許育誠
(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 太魯閣山區鳥類血液寄生蟲盛行率和寄生蟲相的時空變化
10:10-10:40 茶敘
10:40-11:00 謝寶森
(高雄醫學大學生物醫學暨環境生物系) 交通噪音對鳩類咕叫聲傳播的影響
11:00-11:20 翁國精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
眼見不為憑 - 東方蜂鷹如何辨認食物?
11:20-11:40 孫元勳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
氣象雷達在灰面鵟鷹和赤腹鷹遷移之研究
11:40-12:00
沈聖峰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Insider-outsider conflict and group formation in Taiwan yuhina , Yuhina brunneiceps
12:00-12:20 洪志銘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茶腹鳾的支系與生態區位分化:它不只有茶腹
壁報展示徵稿
摘要請於4/19前完成報名與繳費程序後,並寄送摘要至jeromeko.tw@gmail.com。因場地有限,主辦單位有保留是否接受摘要的權力。會於4/20前以email通知是否接受投稿。
為鼓勵學生參與競賽,若是學生身分請於email中註明是否參加競賽。
壁報競賽參加資格:大學部及碩、博士班學生。
         需於大會第一天茶敘時間向評審委員介紹展示內容並回答問題。
比賽獎勵:擇優贈送臺灣野鳥手繪圖鑑與獎狀
摘要內文可以中文或英文書寫,中文使用標楷體,英文及數字使用Times New Roman。中文摘要之標題、作者、單位及關鍵詞請並列中、英文。
標題字體大小為14號、置中。
作者及服務單位字體為12號、置中。若作者多於一人且分屬不同機構,請於作者名之後以上標數字加註,並對應所屬機構。壁報到場說明者請於姓名加底線註明。
中文字數在500字以內,英文字數在300字以內。字體大小為12號,格式須左右對齊,行距為固定行高18 pt。
關鍵詞至多五個。
壁報格式:壁報格式為直式80 cm (寬) ×110 cm (長) 以內

名為傷心與暗黑的人類學(下)

週二, 三月 27. 2018

名為傷心與暗黑的人類學(下)
2018.03.26 回應 0
作者:bricoleur

這次要談的是暗黑,是前兩篇文章(第一篇談傷心,第二篇談善與幸福)約略觸及但沒有細談的部分。

Sherry Ortner於2016年發表的「暗黑人類學及其他者」(Dark Anthropology and its Others)中所陳述的暗黑現實──一言以蔽之,是新自由主義及其效應所塑造而成的當下世界。Ortner發揮她寫作「1960年代以來的人類學理論」(Theory in Anthropology since the Sixties)之學史回顧功力,整理了1980年代以來的人類學發展。秉持她的一貫關懷,回顧主軸仍集中於抵抗、權力,與不平等;因此,她著重馬克思以及傅柯,作為聯繫這兩篇學史性質回顧文章的橋接點──「馬克思與傅柯可謂定義了人類學的『暗黑』轉向,要求讀者以權力、剝削,以及長期的不平等觀點來理解世界」(頁50)。依照Ortner的界定,暗黑人類學的研究對象──新自由主義及其效應──除了結構世界的不平等,更具備成為理解「他者」之框架的作用,也就是「新自由主義在暗黑理論崛起之幕後,也在其前台。」 針對暗黑人類學的研究對象,Ortner界定了兩條取徑:新自由主義既是一種特定的經濟體系,加劇了全球北方與全球南方的分化,也是一種治理性的特定形式,在不同歷史地理脈絡中展現各種變貌。(關於新自由主義如何具備意識形態作用,形塑研究觀點視角,很可惜Ortner沒有著墨論述。)


這張封面也蠻暗黑的
Ortner以「暗黑人類學」指陳1980年代以來的人類學,著重於普遍存在的權力宰制與不平等現象,以及指陳關於經濟不安和懲罰性治理的民族誌研究。但是關於暗黑人類學轉向並不是沒有挑戰的,芭樂人類學刊載的「在《幸福路上》遇到人類學家」就回顧了人類學中的「幸福討論」。如Joel Robbins (2013)的文章就指出:生活於苦難、貧窮之中,或者身處於暴力與壓迫之中的受苦主體,往往是人類學的研究核心。Robbins想建立「關於善的人類學」(an anthropology of the good)──著重於價值、道德性、well-being、imagination、同情共感、關愛、禮物、希望、時間與變遷。

被Ortner歸類於與「關於善的人類學」同一陣營的,還有人類學的倫理學轉向──以Michael Lambek所編的Ordinary Ethics為例。Michael Lambek提到:民族誌工作者察覺到人們不斷努力地嘗試進行著他們認為正確、美善之事,其行為也受到該社會中「正確」或「善」的價值判斷所評價,更日復一日身處於「什麼是好的」之日常生活倫理辯論折衝之中,但是人類學理論卻多半著重分析結構、權力、利益,而忽視這些日常生活的倫理學。因此,Lambek所列舉出人類學家亦可關注的分析主題包括(不少是Robbins所提出的重疊):自由、判斷、責任、尊嚴、自我形塑(self-fashioning)、關懷、同情共感、人格、美德(virtue)、真理、論理(reasoning)、正義、好的生活(good life of humanity)。





Ortner並不反對Robbins與Lambek。她同意:討論人們如何賦予生活/生命以方向感與目的,或者如何在敵意環伺的艱困環境中奮力尋求好的生活方式,確實十分關鍵。這股潮流在強調新自由主義壓迫與治理性箝制的一片暗黑氣氛當中,閃現了不少出路可能。她也同意:如果無法想像一種更好的生活方式與更好的未來,那麼我們還能站在什麼基礎來對抗新自由主義?但是,她還是驚訝於「幸福轉向」過於強調信念價值的光明面而相對忽視有關權力宰制與不平等的現實黑暗面。對Ortner而言,討論幸福與倫理學轉向,和關於暴力、不平等、權力的作品,兩者之間似乎有無法跨越的鴻溝。因此,Ortner提出了一種不同的「關於善的人類學」──特別關注批判、抵抗與行動的人類學。比如David Graeber的民族誌Direct Action: An Ethnography (2009)──針對以紐約為基地的運動組織Direct Action Network反對2001四月於加拿大魁北克召開有關美洲自由貿易區之美洲高峰會的詳實記述。或者Appadurai於The Future as Cultural Fact (2013)所揭櫫:以孟買貧民窟為基地的「貧民窟居民國際」(Shack/Slum Dwellers International)研究。這類強調行動的人類學,研究者自身往往涉入運動。人類學家對佔領華爾街運動與另類經濟想像的發言即為一例。Appadurai的「貧民窟居民國際」亦為行動人類學的例子:藉由安置這群資本主義的底層賤民並訓練他們基本的研究與記錄技法,Appadurai提出:或然率的倫理學(ethics of probability)與可能性的倫理學(ethics of possibility)──前者對應到暗黑人類學的現狀分析描述,後者對應到「關於希望的人類學」──研究對象如何思考、感受、行動,以增廣其希望的生活視域。





讀到這裡,我想人類學與非人類學的學生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反應。非人類學訓練的學生,可能覺得:的確,人類學應該更政治化一些,更涉入現實衝突一些,更「行動」一些,更弄髒手一些,而不是以研究上的客觀主義將自己封鎖於現實政治圈之外。但是人類學的學生──尤其是研究生──可能挑眉質疑:「行動涉入」對於開拓與細緻化人類學知識,可能帶來什麼樣的新議題,從而回答先前的研究累積所無能處理的問題?或者只是另一個誘拐並不比當地人或社工專業者在行的人類學訓練者陷入現實政治鬥爭,犧牲學術勞動時間精力,乃至以人類學科最有別於其他學科的知識特性為祭品,導致人類學的消失?

針對人類學系的學生會問的第一個問題,也就是學科知識的開展問題,Ortner所標舉的「批判、抵抗、行動」似乎又走回了1980年代抵抗研究的老路,而呈現出理論上的倒退。Ortner針對這一點,提出了一個學史外部的原因:抵抗研究曾盛行於1980年代,但於1990年代中期由「鋪天蓋地全無出路」的傅柯式治理性討論取而代之。這固然其有知識史嬗進之故──治理性理論能更有效面對權力的細緻滲透與做工(特指主體形塑)。但亦不可忽視學史外部的原因,也是知識社會學的範疇:1990年代的現實世界已經更加黑暗(依照Ortner的定調,即為更被新自由主義經濟秩序所滲透架構),1960與1970年代乍似可以改變現狀的社會運動許諾也逐漸淡出,1960年代與1970年代出生的人開始經驗到美國夢的瓦解,「抵抗」顯得空泛不切實際,更加細緻的治理性概念看起來似乎更為貼近於真實世界的實際狀況。她認為,1990年代興起的後現代論述與大敘事之終結(伴隨著抵抗與革命之終結)也可以在這個脈絡下檢視。

人類學訓練的學生,很難被學史外部的原因完全說服。「暗黑人類學及其他者」刊出後,下期(2016年Hau雜誌6(2)期)刊出的幾位著名人類學家回應也一樣。Rutherford與Laidlaw顯然沒有被說服,而Appadurai與Graeber則採取比較同情(但期望概念能更細緻而議題能更開展)的立場。他們的回應,我就不在此細摘了。





最後,關於傷心的人類學

看倌還記得這系列文章的第一篇談的是「傷心」,是田野工作者在田野中的易受傷性。問題意識起源於Ruth Behar《傷心人類學》(The Vulnerable Observer)──「不讓你傷心的人類學,就不值得從事」。我將「傷心」置於「暗黑」背景中,試圖將Sherry Ortner的「暗黑人類學」與Ruth Behar的「傷心人類學」結合起來──其實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common sense了。我只是借用兩位作者的大作賦之以喻:

認識到時代的性質就是黑暗,不可能不傷心;然而與選擇其麻木與虛偽,還不如傷心。經過深度反思與高度節制的易感性往往具備撼人的力量。但是同時,如果傷心流露出淺薄廉價,問題可能不在脆弱易感,而在於……(下回或下下回分解)。(本系列第一篇)

各位知道答案在哪裡嗎?是什麼會讓部分研究者將訴諸苦難的民族誌視角稱為一種(旁觀他人之苦難)「偷窺式的三級片視角」(”voyeuristic quasi-pornography”)(Kelly 2013,轉引自Ortner 2016這篇文章)呢?是什麼又讓Ruth Behar尖刻地批評:那些將自己的脆弱性與個人經驗刻意隱藏,將研究中的「情感」因素隱而不提,實乃藉由隱藏自己的立場實則上演學院獵頭劇碼的弒父者呢?(註)

我認為,是立場角度的問題。是研究者願不願意客體化自己的參與,以及客體化的同時正視自己在研究過程中的脆弱性。情感上的脆弱性,也意味著「同情共感」程度上的開放性。





我確實不認為Robbins的「關於善的人類學」,或者常常舉出他的名字來代表的幸福人類學陣營,與Ortner所命名的暗黑人類學相互對立。而我也的確覺得Ortner大刀闊斧式的學史分析的確已經不太相契於當下講求細緻理路的概念定義。我更不認為Behar所說的「易受傷的觀察者」與暗黑人類學較為親合,而與幸福人類學關係較遠。並不。民族誌工作者在田野中是開放的,因此也是脆弱易受傷的。他可能因為目睹暗黑沉重的現實而脆弱,但也可能因為目睹人們在暗黑中的努力而感到些許振奮。作為民族誌書寫者,他的易受傷性會直接傳達給讀者--這是田野工作者與田野中的人的同情共感,也是讀者與民族誌書寫者的同情共感。是不同層次的同情共感。

有時我會遇見在田野中研究尖銳議題而遍體麟傷的朋友,或者經歷運動傷害(和永無休止的自我懷疑)的朋友。有的人凝視過尼采所說的深淵(彷彿也正在毫無辦法地變成深淵)。他們好像從來不知道,在田野中所受的(心理的)傷害如何療癒。我不認為療癒可以制度化,至少這並不是目前台灣的人類學教育可以負擔的。很多時候他們得仰賴著各種(多半是)非正式的療癒管道──媽祖、筊杯、聖母、耶穌、十字架、符水、濟公、收驚效勞生──或者咖啡、茶、基隆鹿港北港知名糕餅舖的點心。換言之,是研究者的福德、業與命。但這可能是人類學教育(不只是台灣,北美也是)的黑箱。我在第一篇文章中提到:在談「暗黑」之前,還不是開啟「傷心」的時機。但就算約略簡單談了暗黑,也覺得,田野工作者的「傷心」,目前還是很難仔細去談論。我們的語言還不夠,準備也還不夠。

但是,有一篇芭樂文,我想推薦各位(主要是我)回去重讀:用聆聽與行動療癒創傷:給反課綱運動同學及其他大人的一席話。

這篇談論療癒的文章,雖然主體並不是田野工作者,卻很接近我心中的「傷心人類學」。

三部曲還是得先打住。於是我暫時寫到這裡。



註:特指兩位後輩評論者評論Renato Rosaldo "Grief and a Headhunter's Rage" (1984)過於訴諸個人經驗,其情感主義可溯源於維多利亞時期的女性文化。Behar認為這兩位評論者刻意忽視Rosaldo的觀察者立場,在脆弱性(的同情共感上)完全封閉。詳見《傷心人類學》第六章。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bricoleur 名為傷心與暗黑的人類學(下)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52)

田知學】每一個人都會走這一條路

週二, 三月 27. 2018

田知學】每一個人都會走這一條路

田知學
振興醫院急診室醫師
86 人追蹤
健康大補帖 2018年3月27日 下午4:27
留言
作者為振興醫院急診室醫師

檢視相片
田茂盛 Biung Tanapima (1948 ~ 2009) – 我的父親!他讓我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圖/田知學提供
更多
那天,一位八十幾歲的老伯伯被家人帶來急診,因為食慾不好、肚子稍微悶痛、好幾天沒排便了。初步的抽血及其他相關檢查都正常。再回去看伯伯,他鎖著眉躺在床上,雖然檢驗出沒有貧血,他看起來很蒼白。再去摸他肚子,有點失智且重聽的他表示整個上腹還是不舒服。過程中發現他的褲襠是鬆的、衣服是垮的,這陣子應該是掉不少體重的。

無關科學的直覺決定不管健保申覆的問題,排電腦斷層吧!影像一傳過來,自己也愣住了。是胰臟癌合併肝臟多處轉移。

請他的女兒來身邊,用影像跟她解釋。解釋著、解釋著……,原本站立的她突然無力、直接坐到我的腳邊,呼吸急促。

「這樣大概還有多久……」透過她的眼鏡,看到她泛紅濕潤的雙眼。

其實冰冷醫療口罩後面的我的鼻子也一陣酸。用多年的專業訓練,把該解釋的、能解釋的都說完。拍拍她的肩膀:「他的抽血報告,的確可以騙過很多醫生。不是我很會診斷,是老天透過我提醒妳,在這世上跟父親相處的日子不多了,用妳覺得最適合的方式珍惜每一天。」

說完,鎮定地、穿梭急診室的凌亂走到醫師辦公室的角落,我需要兩分鐘。

其實,我很可以抱著她一起痛哭的,因為,我懂。

我也是愛哭的、尤其是在最愛我的前世情人面前,毫不隱藏!他是全世界最會安慰我、逗我、讓我破涕而笑的人!

留著濃濃布農血液的我的前世情人,2008年母親生日那天,在獵山豬的時候突然肚子大痛,鄉下醫院的醫師在膽囊看到一顆東西。

和對方醫師聯繫溝通過之後,決定把父親接來自己的醫院。電話上父親孱弱地說:「還是到妳那邊比較舒服,妳會把我照顧得好好的!」

等待他到來的過程中,心中強烈的希望那顆東西是寄生蟲,因為布農族會吃有些生的動物內臟,的確有比較大的機會感染到寄生蟲。可是當我看到父親踏著闌珊的步伐、無力地拖著小小的行李箱、全身泛黃…..褲襠鬆垮,還努力給我一個慈祥的笑容,我的心碎了。

坐在電腦桌前,腦海一片空白,連簡單的抽血檢查都打不出來。

最後,在急診就確認是癌症的機會很高的時候,我衝去休息室的廁所大哭。哭完,裝作一切正常,出來跟父親解釋、安排住院及後續開刀。其實心中有強烈地不安 – 因為膽囊癌就跟惡名昭彰的胰臟癌一樣,癌症裡面的惡中之惡。

這一次,我決定要勇敢,每天都要給父親笑容,絕對不能在他面前掉一滴淚。

在手術房外漫長地等待,還是用掉很多衛生紙,其實可以進去的,但是我無法看到自己的父親肚子被劃開,還有後續很多的畫面……。在開刀房外,從早上等到傍晚,由於手術時間太長,他直接由手術室轉進加護病房,一堆醫護迅速地促擁著他到加護病房,推床、擠呼吸器、顧點滴…..,快要醒的他眼球不自主轉動,身體和呼吸努力對抗著機器和約束,我的視線瞬間模糊。

「幾年前我曾經在山中瀕臨死亡,當時我開始害怕和慌張!但是這次,我痛到在地上打滾!我告訴自己,試著靜下來,我在心中對著上帝禱告,突然間,感覺到自己的雙手彷彿在緊握住祂的腳,我感到很平靜!我準備好了!」 開刀前,父親在病房跟我說。

父親都已經不懼怕死亡了?那我在怕什麼呢?我的確害怕失去他!但是我知道他一直在我心中!永遠都會在我心中!看過很多類似的病患,也瞭解這個病,我在怕什麼?我在哭什麼?

術中及術後,做了很多預防措施,當看到腫瘤還是狠狠地轉移到肝臟,我快要窒息了。

開始找一些可行的治療、到處拜託,為了這些昂貴的自費項目,開始兼差。努力地找治療,而腫瘤更是迅速地蔓延;我好像在跑一個孤獨的長跑、奮力地跑,卻始終抓不到我要的那個東西。

只要父親住院,工作完畢,一定睡在他的病房。用力地珍惜所剩不多的時間。父親回山上休養的日子,我常常失眠,也曾一個人喝酒狂哭睡倒在沙發上。

有一個住院的深夜,空氣像是被什麼巨大力量撞擊似地,我驚醒過來,看到父親痛到盜汗卻又捨不得叫醒我。趕緊請護理師來打止痛。

「剛剛妳爺爺來過、我當兵的好朋友陳叔叔來過、村裡的誰誰誰來過…….,我們聊得很愉快!」他說的這些全都是已經往生的人。

我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事情,但是他似乎在告訴我他真的要往那條路走了,我還不想面對,可以有選擇權嗎?可以喊停嗎?可以醒過來然後發現這只是一場惡夢嗎?

「其實妳可以不用那麼辛苦!如果沒有辦法救我,也沒有關係!我有很好的信仰!我不害怕!隨時都可以再去找他們!」

我將右手放在胸口:「可是我這裡會痛啊……」

他給我一個笑容,彷彿在跟我說:「我懂!但是妳必須要更勇敢!我的確是要往那條路走,時間不多了!」。

離世前的最後兩個月,他都住在我的醫院,從部分依賴點滴,到完全仰賴點滴。他的面容越來越憔悴,腹部和雙腳越來越腫脹,神智越來越不清楚…….。

我在急診室上班,樓上護理師常常會打來求救:「田醫師,妳母親又發飆了!」

原本堅強無比的母親,開始意識到枕邊人真的要離開了,無法招架!我常常被叫去罵:「妳這個爛醫生!你們到底給他打什麼?他都不會好!只有鎮定劑!只有嗎啡!要治療啊!妳這個爛醫師!不要碰他!你們都不要碰他!」。

就安安靜靜地低頭給母親罵。因為我真的是個爛醫師,沒有辦法救自己的父親!

有一天,母親又在病房罵我的時候,父親突然坐起來,那時候他其實已經不太說話了,他用責備的眼神看著母親:「每一個人都會走這一條路!』」。

母親停下來,在一旁哭得肝腸寸斷。

父親快要離世的前兩天,他看著窗外說:「妳看!天堂!很美!」。

我將頭輕輕倚在他的肩膀上,父親生病之後都沒有機會撒嬌:「可以跟我說有多美嗎?」。

「美得無法形容!妳要把自己的人生走好!就會看到!」這是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父親的最後一夜,我從病房下來急診準備上夜班,同事陳醫師突然出現,要我上去陪伴就好。我很感動,也不客氣地答應了!

那一夜,我徹夜未眠,他的每一個呼吸,我都用心地去聽、去感受、去記得!在床邊,在心中細數著過去所有的回憶。

隔天早上,他被罩著氧氣、接上心電圖監視器。

我站在床邊,握著他的手。小時候,這隻手牽著我的手,帶我看星星,當時,我覺得人有永遠,因為我想要永遠被這樣愛著!也是這隻手牽著我的手,告訴我史懷哲的故事,所以我從小就想當醫生。還是這隻手牽著我的手,在我哭著回來到他身邊說:「原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史懷哲那樣做那麼多、救那麼多人…….」的時候,安慰我。

他的心跳越來越快……。我是急診醫師,有時候,病人死的進來,我都可以救回來,然後他走著出院。看著心電圖監視器,有股衝動,也許我可以急救、CPR、電擊、插管、接呼吸器、用藥物維持他的血壓……,可是他會醒過來嗎?可是他不會醒過來……。

忽然間,父親的心跳變慢,然後變成一直線。我的膝蓋重重地摔在地上,彷彿摔入另一個抽離的停頓空間,不是人的,但也不是父親的……。旁邊的人都變成慢動作地、無聲地…..,但時鐘的秒針繼續前進…….。

「在我愛你、你愛我的前提之下,還有什麼可以去破壞這樣的美好?」- 這是父親教導我的愛!他也是用這樣的態度引導我去珍惜我們之間的美好關係!

田茂盛 Biung Tanapima (1948 ~ 2009) – 我的父親!他讓我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小說截成詩 瓦歷斯談詩在生活中

週二, 三月 27. 2018

小說截成詩 瓦歷斯談詩在生活中
中央社2018/03/25 19:05
中央社 生活 / NOWnews
中央社 生活 / NOWnews
(中央社記者林欣慧、陳清芳台北25日電)作家瓦歷斯.諾幹今天與青年談詩,他深覺詩就是生活,透過閱讀與寫作可以抒發情緒,無奈於現在許多老師拿到作文簿第一件事就是快速找錯別字,而不是欣賞孩子們的天馬行空的趣味文章,扼殺了詩意。

瓦歷斯‧諾幹斯今天應齊東詩社之邀,主持「小說截成詩:以《瓦歷斯微小說》為例」活動,以老師身分帶領青年一同沈浸在詩中的世界。

「詩就是在那個時刻,那個點,忽然刺穿人心,讓人難忘。」,瓦歷斯認為,小說跟詩雖然不同,但想法是一樣的,他不斷在文學中挖掘更多可能性,希望充滿故事性且白話的小說中,擷取再創造出寓意濃厚且簡短的詩。


前陣子作家蔣勳於TEDxTaipei 演講「留給十八分鐘的自己」,希望在庸庸碌碌的現代,可以留一首詩的時間讓繁忙的人們喘息,透過讀詩,可以獲得更多想像,也可以讓紓解現代人的壓力。

瓦歷斯希望將小說截寫成詩來閱讀,在轉戰教育後,他談起在花蓮教書,學校裡只有32位小朋友,因為人少能一同吃飯,一天中午跟一個小女孩聊天說到:「我喜歡你寫牙痛像被上帝處罰的文章,讓人很有所感。」小女孩回答:「謝謝老師!不過我已經在寫上帝該怎樣處罰老師的故事了。」

瓦歷斯說,他雖驚訝,但從與孩子談天中了解到,其實詩及文字是富有想像與創造力的。

在今天的活動中,瓦歷斯帶領詩友們分組學寫二行詩,利用簡單的直橫斜物品,天馬行空想像並寫成兩行短詩,小組票選出最高票的詩並點評,中央社記者寫到「追趕時間的迫切,其實是怕黑夜降臨的悔意」以線性流的時間做比喻獲得最高票,有位讀者點評表示,「這首詩的美在於它戳中我內心深處的憂慮引起共鳴」。

瓦歷斯也透過這首詩提點,一首好詩擺在眼前,是可以讓人自行解讀、想像,有時還可能是作者本身沒有想到的,所以詩雖簡短,但是它會因為每個人生命經驗的不同,獲得不一樣的詮釋,所以詩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編輯:陳清芳)107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