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網際網路三年內必死?看完這份工業數位化轉型,你會有答案

週二, 三月 31. 2020

突如其來的災難讓很多企業措手不及,短期內難以復工造成的經濟損失難以估量。

部分企業藉助於“釘釘”之類的協作工具遠端辦公,解決了部分問題,然而大型工業企業不僅要解決溝通問題,更要解決協同問題。

只有解決人與人之間的協同、人與機器的協同、機器與機器之間的協同、產業鏈上下游之間的協同,才能真正實現“非接觸式”生產。本文重點分析了疫情過後,傳統工業企業數位化轉型的三個方向。

2020年己亥和庚子年交替之際,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席捲中國大地,波及全球。影響最大的是交通、餐飲、酒店、旅遊等傳統服務業,其次是工業企業尤其是製造業,而以“線上”服務為代表的數字產業經濟卻大幅增長。

目前除了關係到國計民生的企業已復工外,大部分企業還在等待各地政府的復工批准,政府在控制疫

情和復工之間面臨兩難的抉擇。這場疫情到底要持續多久才能控制住,對經濟的影響到底有多大,現在誰也無法預估。

這場疫情過後我們要反思的地方很多很多,對國家而言要反思突發公共事件處置的體制、機制,相關的法律法規是否完善,產業經濟結構佈局是否合理。而對於我們企業的決策者而言,要反思為什麼有的企業損失小,而自己的企業損失卻很大呢?下面我想從傳統工業企業數位化轉型來談談這個問題。

由辦公協作向業務協同發展


這次疫情確實火了一些提供行動辦公SaaS服務類的公司,如阿里的釘釘、騰訊的企業微信、金蝶的雲之家、華為的Welink、位元組跳動的飛書、以及三大運營商的視訊會議等。

這些工具分為三大流派,以阿里、騰訊為代表的網際網路派,以金蝶為代表的傳統OA派,以華為及三大運營商為代表的ICT派。這些工具的使用確實給未能及時復工的企業帶來了便利,能部分解決在家辦公的問題。

但這些工具主要用於視訊會議等通訊溝通及簡單的公文處理,無法處理業務協同。比如說,大家開遠端視訊會議討論要處理某客戶重要訂單,查詢庫存是否需要採購原材料,然後安排組織生產,結果發現遠端無法處理這些事項,原因是這些系統之間並沒有打通,也沒有和“釘釘”之類的工具整合。

所以開完會還是不能解決問題,還得冒著風險去公司處理。儘管釘釘、雲之家等平臺集成了第三方合作伙伴開發的CRM、ERP等業務處理系統,但這些功能都很簡單,只適合中小微企業,或者業務複雜度不高、業務流程短的企業使用。

對中大型企業尤其是工業製造業這種業務複雜度高、業務處理流程長的企業卻顯得力不從心,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這些企業的遠端協同問題。

按照邁克爾.波特的價值鏈理論,企業的價值分為兩個維度,一個是以業務為主線的主價值鏈,一個是支撐業務的輔助價值鏈。現有的大部分中大型企業基本上是以價值鏈維度來劃分組織及流程設計,而且大都採用科層式的組織架構,與此相對應的組織劃分就是管理職能部門及業務部門。



要使這麼龐大的組織要得以高效的運轉,必須高度依賴於資訊系統。

數位化技術基礎較好的企業實現了業務和管理職能的數位化技術全覆蓋,而且系統之間做到了資料整合、流程整合、應用整合及介面整合,大部門企業雖然建設了一些系統,但系統之間缺乏整合,到處是煙窗林立,資訊孤島,還有一部分企業很少有資訊系統支撐。

即使是數位化技術基礎較好的企業,設計之初並沒有重點考慮遠端協同問題,很多系統僅限於在辦公網內部訪問。而且在功能設計時也沒有考慮全線上化特點,比如說合同審批,還是線上上審批完後打印出來蓋公章,而沒有設計電子簽章。這種功能設計對於正常的情況沒有問題,但遇上此次疫情就沒有辦法實現全部的遠端線上協同。

理想的協同應該是通過數位化技術實現溝通協作、業務協同,這就要求資訊系統實現全業務覆蓋,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

以家電企業為例,理想的情況是從接到客戶個性化定製訂單(C2M定製)開始驅動一系列流程,業務主線是從協同設計到排產、到供應鏈管理,到生產執行再到物流運輸,直到把商品交付給客戶,管理主線是採購合同審批、財務結算、績效管理等等。理想狀態下的人與人之間的協同見圖二


由人與人之間的協同向人與機器的協同發展


上面描述的理想化狀態只解決了人與人之間的協同,但是在生產操作層還需要工人現場作業,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這種極端情況下,還是無法解決生產的問題。因此需要生產層面的自動化、智慧化,實現機器與機器之間、人與機器之間的高度協同,才能實現訂單驅動產品的生產,才能真正實現遠端工作。

德國倡導的第四次工業革命、美國主張的“再工業化”、中國推行的《中國製造2025》正是在國家戰略層面去推動實現這一目標。根據德國的CPPS技術框架體系和美國的CPS技術框架,在裝置層要構建的工業網際網路框架要實現“智慧感知、網路協同、敏捷響應、高效決策、動態優化”。因此理想情況下的全局協同框架見圖三(略去了管理支撐資訊層)



通過工業網際網路不僅僅是為了解決遠端協同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通過工業網際網路能夠提高生產效率、降低成本,提高產品質量和提升產品的附加值,甚至通過工業網際網路開放平臺的建設能衍生出新的商業模式。

在建築工地,通過3D列印及建築機器人的使用代替建築工人手工勞動,不僅解決勞動力短缺的問題,而且能提高建築質量和勞動生產率。可以通過遠端指令操控無人駕駛的工程機械現場施工,像“火神山”、“雷神山”這種工地平整不需要工人現場施工,大大減少了工人交叉感染的機會。

通過BIM和數字孿生技術的使用,能實時感知建築物的狀態變化,為運營和優化能耗提供依據。在智慧化工廠,大量的工業機器人代替操作工人,能實現無人化工廠,人通過遠端指令直接指揮機器人生產。

並非每個企業都有能力去建立自己的工業網際網路,因此往往行業的頭部企業利用自己的優勢先在自己內部建立工業網際網路,然後把這個平臺開放出來供行業其它企業使用,形成工業網際網路平臺。如航天雲網、徐工漢雲、三一樹根等就是典型的代表。

由內部協同向產業鏈協同發展


在產業越來越全球化的今天,儘管解決了企業內部橫向和縱向的協同,但生產所需要的原材料供應商、零部件供應商及物流運輸企業如果沒有協同的話,還是解決不了生產問題。

製造業往往涉及到原材料及零部件上千種、牽涉到產業鏈上的供應商眾多,因此必須解決產業鏈協同的問題。產業鏈協同往往超出了單個企業的能力範圍,但在國家的政策鼓勵和支援下,行業的頭部企業利用自己在產業鏈上的優勢地位,建立起產業網際網路平臺,在產業鏈上的企業連結到一起來解決供應鏈協同問題。


智慧化時代資訊保安所面臨的挑戰


智慧化時代要實現全局協同就必須打破企業內部邊界,實現全局的資訊互聯互通。不僅僅是交易類型的指令,還有對裝置層的控制指令要通過網際網路傳遞,這對資訊保安提出了新的挑戰。

目前存在兩種類型的典型極端情況,要麼是什麼防護都不做,讓資料在網際網路上裸奔,存在極大的安全風險,要麼乾脆“閉關鎖國”,既無法遠端協同也無法產業鏈協同。

安全是一把雙刃劍,過於安全會降低使用者體驗,甚至阻礙資訊互聯互通,過於寬鬆引發的資訊保安事故會給企業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為了應對新的安全挑戰,首先我們必須改變傳統的安全設計理念,由被動防禦變為主動防禦,化安全防禦於無形,做到“手中無劍、心中有劍”。

這樣既有良好的使用者體驗,又能符合安全要求,做到風險與效率的平衡。其次我們要做到全方位、立體式防護,建立起端到端的保護體系。第三我們要採用分層、分級的保護方式,針對不同等級的資訊資產採用不同的保護等級。

第四在安全技術元件的選擇上,必須與時俱進。物聯網安全、行動終端安全、全鏈路安全加密、態勢感知將是主要的安全技術手段。

由公司制向平臺化轉型


平臺化取代公司制是大勢所趨,在平臺內組織網路化– 各組織間藉助資訊化工具,實現實時直連和溝通;組織扁平化 – 構建“前-中-後”臺模式,前臺小團隊靈活機動 對接市場,組織自適應 – 彈性組織,根據市場變化自主調整。

當然這個變化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會一撮而就,需要相關法規、制度的修訂和完善,還有一個觀念轉變的過程。

結束語


風物長宜放眼量,“數字轉型”莫相忘。企業的決策者們要未雨綢繆,疫情過後把數位化轉型提到議事日程上來,儘快實施數位化轉型戰略,才能在未來的不確定性環境中適應變化,立於不敗之地.

感謝閲讀!FineReport提供最全免費功能版本,不用等待,直接點擊以下按鈕激活&下載!
免費試用FineReport10.0>

數據分析,報表實例,專業的人都在這裡!加入FineReport臉書粉絲團

相關文章:醫院資訊化終成抗疫關鍵,解析醫療資料價值的完整路徑

新冠病毒來勢洶洶,企業防控資料採集必須得這麼做!

Re: [作業3] ReDesign主題及問題定義

週二, 三月 31. 2020

1.主題:微信

2.https://www.figma.com/file/Yd0CTtvvesr8Rk4ia7RwZ2/ReDesign-Project-(Copy)?node-id=0%3A1

3.成員:1055445100鄭名妤 1055445067賴宗毅

大專棒球聯賽決賽 開南勝文大挺進冠軍戰

週二, 三月 31. 2020

原住民族電視台 2020/03/30


大專棒球聯賽決賽 開南勝文大挺進冠軍戰
族群: 布農族
主題: 體育活動

記者:Mulas lsmahasan(陳慧君)
地點: 新北市 全部


大專盃四強賽,開南大學挑戰隊史第2冠,壓出布農族余謙把關,靠著王牌投手余謙狂飆168球,最快球速飆到149公里,終場開南以2:1擊敗文化大學晉級冠軍戰。

余謙完投9局用了168球,被揮出5支安打,包括一發陽春全壘打,失1分,單場飆出16次三振,最快球速149公里,壓制文化打線,成為開南u爭冠的關鍵人物。

在文化與產業之間

週二, 三月 31. 2020

在文化與產業之間
關於部落觀光的一些思索
2020.03.30 原住民觀光
作者:邱韻芳

搜尋我上一篇談部落觀光的芭樂文,赫然發現那已經是八年多前的事。雖然其間沒再寫過相關文章,但這些年來,我透過各種不同方式,相當頻繁地參與了許多部落觀光的過程與成果。這些琳瑯滿目的經驗主要包括擔任原住民族委員會活力部落計畫的評鑑委員和陪伴顧問(有不少活力部落計畫之目標是要發展觀光)、帶學生去參加各個部落舉辦的小旅行(眉溪、都達、望鄉、羅娜、萬安、平和、安坡、德文、特富野、都蘭、都歷、建和、知本、永康、達魯馬克、嘎色鬧、比西里安 ‧‧‧‧‧‧),以及前年暑假在屏東縣原住民族部落大學開設了六次共十八個小時的觀光人類學課程。

接觸越多瞭解越深,越覺得在部落做觀光是一個非常困難、需要思索,而且是持續思索的課題,因為過程當中有許多問題需要面對,卻很難有標準的答案。

近一點還是遠一點?--觀光的前台與後台

在前年屏東部落大學「觀光人類學」的某次課堂裡,一位年輕排灣族族人對於部落小旅行中安排「晚會」的抱怨,引發了一連串熱烈討論。她表示,不懂為何在地的部落觀光行程裡常有晚會這個橋段,如此勞師動眾地動用到一大堆族人卻又無法讓觀光客深入瞭解部落,意義何在。她問:「為何不能就是各自回到接待家庭裡聊天,這樣簡單、直接的互動和瞭解不是比較真實?」我還來不及回應,另一位排灣族朋友就連忙搖頭表達不同立場:「我寧肯辦晚會,雖然累,但時間一到就可以結束下班了。我才不要白天一直和觀光客耗在一起,回到家還要繼續和他們聊,那才叫累 ‧‧‧‧‧‧」

MacCannell延伸社會學家Goffman著名的「前台後台」理論,應用在觀光現象的剖析之上。他認為,觀光可說是現代人的朝聖,藉由觀光來尋求「真實性」(authenticity)的體驗,然而對於在地人來說,卻不願自己的真實生活暴露在陌生人面前,故而以「舞台化的真實」(staged authenticity)回應之。辦晚會顯然是前台行為,因此被第一位排灣朋友認為不夠真實;而接待家庭則是把後台「前台化」,這樣的方式對於後一位排灣朋友來說又太近了,因為會壓迫到她不想被打擾的後台日常生活。

從上述兩位族人的不同觀點可知,和觀光客保持多遠的距離才恰當、舒適,取決於非常主觀的個人認知,然而,在觀光現場裡實際的主客距離,卻往往不是個人所能決定的。一旦部落生活空間成為觀光的主要場域,不論是從事或不從事觀光的族人,都會某個程度受到觀光客近距離的「侵擾」。不僅如此,常常見到的是為了發展觀光,部落這樣一個原本用來滿足在地日常生活需求的空間,卻以各種方式翻新,來滿足外來者。

這些年我在參與原民會活力部落計畫的過程中,遇過不少為了符合John Urry所謂「觀光客的凝視」(tourist gaze),企圖把部落環境營造成觀光前台的個案。許多部落紛紛設置有原民風味或圖騰的入口意象、故事牆,以及指標,為的就是擔心在觀光客眼中自己的部落看起來「不像原住民的部落」。因為看過不少改造之後反而變得很千篇一律的「慘劇」,我總會苦口婆心地提醒想要如此操作的族人,部落是生活的所在,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如果環境的改造迎合了觀光客的「刻板印象」卻失去原有特色,並且造成在其中生活之族人之不便、不悅或困擾,那是得不償失的。不幸的是,族人從其他領域(比如觀光或行銷)的專家口中獲得的建議卻可能和我這個人類學家的觀點南轅北轍。

為了觀光而營造部落環境時,還需要小心的是「文化外包」的問題。比西里岸是位於花蓮三仙台北側靠海的一個阿美族部落,2012年已透過社區營造奠定觀光基礎,並被選為東管處的亮點部落之一,2013年,一個承接東管處計畫的輔導團隊引介經營幾米品牌的「墨色國際」與部落合作,在比西里岸原有導覽路線上的11個角落做壁畫彩繪,作為「幾米世界的角落:台東特展」之戶外展區。幾米的名氣加上媒體宣傳,讓大量觀光客慕名而至,湧入比西里岸尋找幾米,卻也造就了許多人「只知幾米村,不知比西里岸」的現象。接下來關於比西里岸部落的文字資料,均取材於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蔡念澄(2019)的碩士論文《Kayakay(搭橋的人):比西里岸部落觀光與文化復振的民族誌》。


https://mable.tw/blog/post/4626713
事實上,當初引進幾米彩繪的用意是讓幾米所繪製的小女孩引導遊客行走於部落空間之中,再藉由在地導覽讓觀光客進入部落的歷史脈絡,不料幾米的知名度太高,導致了意料之外的結果。如此喧賓奪主的現象以及觀光客過多所造成的衝擊引發了2015年的潑漆事件,某位部落居民在酒醉後以白漆毀壞了一幅幾米彩繪。有意思的是,部落的觀光行動者(多為部落青年),並不避諱對遊客訴說該事件,反而是以詼諧幽默方式表達,並且若有似無地以此告誡遊客尊重部落生活的重要性。

如何把文化嵌進觀光?商品化與真實性的議題

觀光本就是與文化非常親近的產業,異族觀光(ethnic tourism)尤其如此,因為它是以被訪地區居民及其工藝品,包括衣服、建築、戲院、音樂、舞蹈及造形藝術等之「異文化情調」特性為吸引觀光客之主要策略的活動(見Van den Berghe and Keyes 1984)。

然而,一旦牽涉到文化,再細瑣的事都可能發展成大哉問,尤其是對於原住民族而言,文化的運用不只是策略問題同時也是倫理問題。什麼樣的文化元素要放進觀光什麼不放,要放得深一點還是淺一些,放進觀光流程時要將文化做怎樣的修整,是否可以為觀光而挪用他人的文化,甚至是創造新文化,每一個都是必須深思熟慮的議題。因為當文化被嵌進觀光時,要考慮的不僅僅是這些文化要素對觀光客是否構成足夠的吸引力,在此同時,這些文化的選取與再現方式,也代表了族人期待外人怎麼看待、理解自己。因此,司馬庫斯在其觀光行程中選擇不作歌舞表演,但放進了基督教信仰,定位自己是「上帝的部落」,並且透過在教會舉辦晚會的方式,與觀光客進行互動。


https://www.smangus.org/
而前面提到的比西里岸部落,其觀光行程裡很重要的一個特色是由部落青少年組成的PawPaw樂團之表演。這個樂團的起源和觀光無關,而是在地的某任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有感於部落隔代教養問題導致孩子們學習資源相當匱乏,於是與另一位阿美族藝術家合作,以非洲鼓原理為基礎,利用地方漁業的廢棄浮球、獸皮和漁網,搭配阿美族編織圖騰及雕刻,發明出「全世界獨一無二」專屬於比西里岸的鼓。因浮球的阿美族語為「PawPaw」,遂以此命名,並教導孩子們親手製鼓,敲擊節奏搭配阿美族母與歌謠傳唱,「比西里岸PawPaw鼓樂團」於焉成立。


http://pawpawdrum.weebly.com/27138222963177720171.html)
「比西里岸PawPaw鼓樂團」的主要帶領者為理事長的女兒。樂團發展漸趨成熟後,不僅受邀外出表演,也成為部落觀光行程中的必備亮點。然而,PawPaw鼓雖是在地產物,但似非洲鼓的外型,以及越來越商業化的演出模式,引發了文化真實性的討論,這樣的質疑不只是來自外部,更重要的是來自理事長本人。她認為商業演出雖有助於經濟的收益,卻似乎越來越看不到部落文化的生命力,引發「阿美族的靈魂在哪裡」的隱憂。

在這樣的擔憂下,理事長的女兒決定暫時停止樂團演出,嘗試透過文化復振對觀光衝擊引發的文化焦慮進行回應。她先是與部落青年組成青年會,而後進一步重建中斷了數十年的年齡階級組織,建構了三個年齡階層,分別是拉浮球、拉協會與拉山羊,「浮球」、「協會」與「山羊」皆是比西里岸發展觀光過程中重要的標誌。而青年們透過文化復振後所獲得的的力量,也讓之後重新在部落觀光遊程和其他商業演出的「比西里岸PawPaw鼓樂團」更具文化內涵與自信。

在《觀光人類學:旅行對在地文化的深遠影響》一書中,作者錢伯斯對於觀光研究中常被討論的文化真實性(cultural authenticity)議題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認為,所有文化在本質上都是變動不居的,因此所謂的「真實」應該是來自於人們可以主導他們的事務,也來自於當他們的社會環境面臨改變時,他們在相關決策上能扮演多積極的角色,假若沒有某個程度的自主性,任何的真實性都毫無意義,此外,任何物質文化或表演的價值與真實性,最好是從它的社會活力(vitality)而不是從它存在多久來判斷(2019:197-198,217)。我認為比西里岸的Pawpaw鼓樂團就是上述真實性概念一個很好的例證。

真實烏托邦?不老部落帶來的省思

大約十年前就聽說過宜蘭有一個「不老部落」,提供很精緻的部落觀光遊程,非常受到都市觀光客的歡迎,但當時並未引發我的興趣,因為據說它並非是一個真正的部落,而是一對夫妻(先生漢人,太太泰雅族)所經營的一個休閒農場。不過這些年來,隨著不老部落日益複雜、深厚的發展,以及我自身對於部落觀光面向越來越多元的思考,雖然依舊沒去過不老部落(要半年前預約),卻越來越對它感到好奇。


https://www.bulaubulau.com/
「不老部落」 (「不老」取自泰雅語「Balaubalau」的諧音,意思為閒逛、閒晃)誕生於2005年,源於在台北從事景觀設計多年的潘今晟,看到部落經濟困境,決定回到妻子故鄉大同鄉寒溪村,帶著七個有共同理念家庭開創一個師法傳統泰雅建築與生活方式的新部落。他的兒子潘崴在澳洲完成大學飯店管理及多媒體設計的學位,退伍後亦加入不老部落的經營,成為第二代的領導者。

一開始不老部落的經營是以農場為主,第二年開始推動一日遊的觀光行程,經過十多年的發展,漸漸形成了一個像部落的休閒農場,或說是像是休閒農場的部落。不老部落的特別之處在於其提倡自給自足、回歸泰雅傳統的單純生活,不申請任何政府補助,而是以嚴格限定人數的一日遊來作為經濟收益。他們將部落依高低起伏的山丘地形規劃成耕作、釀酒、食事、狩獵、住宿、家禽畜養等工作區域,以農作生長和季節景觀而調整導覽路線。

為了讓部落青年能真正地學以致用,2015年5月份,潘崴(Kwali)在不老部落成立了原根職校,正式由宜蘭縣政府教育處立文通過,並在7月份與南澳高中正式簽屬合作書並設籍於南澳高中,在不老部落進行團體教育。原根職校強調做中學,不為考試而讀書。每週學生們1天上課、4天工作,工作分為農場、手工藝、餐廳、建築4組,跟著部落長輩一起做中學。

雖然至今我仍未到過不老部落,但觀看網路上的一日遊影片時,心中卻有相當複雜的情緒。一方面我很佩服不老部落對於觀光的諸多堅持(只做一日遊、限定每日參訪人數30人,即使原民會說情都無法插隊)、對於文化傳承的投入,以及對部落青年的培力,但另一方面,我卻又忍不住有所擔憂,擔憂觀光客在不老部落一日遊之後所獲得的原住民圖像。我並非覺得不老部落提供給觀光客的內容是不真實的,而是不老部落的生活和一般部落相較過於「精緻」過於「理想化」,這種非常特殊的真實是否會讓觀光客落入一種「精緻化的刻板印象」,反而對原住民的形象生了某種誤解?

當然,我無法用此去苛責不老部落,因為這是我自己的困惑而不是他們的困惑。如果我們希望主流社會能夠透過部落觀光對於原住民有更多真實的理解,那麼在設計觀光遊程時,要印入觀光客腦海的是什麼樣的原住民意象與文化呢?

這會是我持續思索的一個課題。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邱韻芳 在文化與產業之間:關於部落觀光的一些思索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806)

厄瓜多原巫師淨化儀式 除穢盼緩疫情

週一, 三月 30. 2020

原住民族電視台 2020/03/25


厄瓜多原巫師淨化儀式 除穢盼緩疫情
族群: 美洲原住民
主題: 傳統信仰、醫療保健

記者:Ranaw Valjius/anaw Valjius/花嘉忻 編譯
地點: 其他 其他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升溫,厄瓜多一名原住民傳統巫師特地舉辦儀式,透過燃燒聖木及藥草,淨化當地民眾的身心靈,並教大家如何使用傳統方法防範病毒。

水果滿祭場 巫師強調攝取營養為首要

儀式當中,可以看到滿滿的水果擺在祭場上,巫師強調,要對抗這次的疫情,就要從日常飲食攝取大量營養,加強免疫系統。

對於現代社會的多元信仰,傳統巫師表示尊重,因為更重要的是,在艱難的防疫道路上,能夠持續保持正能量。

傳統儀式雖然能夠強化我們的心靈,但是,這場儀式也堅持遵守現代醫學的防疫指示,包含消毒、戴口罩、保持距離等觀念宣導,希望民眾在安全的環境下,得到信仰的庇護平安度過難關。

Re: W07_4/10_小說_原住民口語傳說與美感

週一, 三月 30. 2020

謝謝mingjie

這麼早就讀完了,你的問題下次上課時,我再一 一答覆,並且大家可以討論討論。

茲就

4<15清醒的酒鬼>
這酒鬼是指哪個人嗎?

這個問題老師先簡單回覆你如下:

這酒鬼並不直接向哪個人,而是整個原住民社會的某些人,或說是特定的某些人,是什麼人呢?

請注意關鍵字,最後一句的,"清醒,太可怕了。"

已指出清醒的現實社會的現況,誠如我們已逐漸學習到的,相對貧窮,資本主義邏輯適應不良,以及殖民歷史過程的摧殘,--是個壓迫無情的殘酷世界,所以,清醒的現實社會是可怕的。

而同時,我們也能理解,所謂酗酒的現象,也是個社會學現象,迷惘,逃離的社會適應不良的現象與投射。

他並不指涉那個喝酒的人,而是藉酒鬼這個角色,反映原住民社會樣貌與困境。

這是瓦歷斯主要想表達的現實社會與意象。



Re: W05_3/27_新詩_原住民生活與書寫特色

週一, 三月 30. 2020

chiming.lawa

代轉貼

107407050


在瓦歷斯_二行詩中

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是閱讀課與單車
這兩篇讓人感覺特別的放鬆
悠哉的在大自然裡無拘無束
擺脫喧囂的樣子



Re: [作業3] ReDesign主題及問題定義

週日, 三月 29. 2020

主題:漫客棧手機APP
網址:
組員:竹視傳2B 1075445072朱廷翌 10754450 吳金葉

Re: 報告1:_我的家鄉(若不願公開,可郵寄chiming.lawa@gmail.com)

週六, 三月 28. 2020

    寬鬆的廣義來說我的家鄉可能是好幾個,可能是新北、龍岡、平鎮、中壢、可能是台灣......


    但這就又要牽扯到自我認同的部分,每個家鄉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都佔有不小的地位,是養育我長大的各個地方。


    我出生在新北市,但從有記憶起住在龍岡,直到小學一年級搬到平鎮,又在四年級搬到中壢定居。有人會說它們不都在桃園市嗎?但於我而言,卻是獨立區分的地域,小時候的我只有在那些市區範圍移動,甚至生活很多時候都是一線兩點的,因此於孩童時代的我而言,那就是我僅有的生活範圍,有我的家鄉有著我心愛的家人。


    以我記憶的起點為家鄉來說,我的家鄉就是龍岡。


    龍岡的記憶是與爺爺奶奶串聯在一起的,爸媽還沒搬出爺爺奶奶家前,我和妹妹都是由爺爺奶奶照顧,我們住在一棟老舊的電梯大樓,走出大門一段路後可以看見龍岡圓環中央豎立的士兵雕像,對爺爺和其他老榮民來說這是當年戰爭下不可遺忘的精神象徵,圓環周邊還有龍岡文藝活動中心,早年是軍方進行軍事教育主要場所,每次經過時總能看見老榮民們在下棋聊天。


    爺爺常帶著我和我妹到附近的公園玩,而他就在附近散步走走,奶奶則是常常帶我們到家裡附近的廟,在廟的旁邊有一家柑仔店,奶奶會買果凍給我們,其實長大一點後才了解,原來果凍是奶奶的最愛,所以我和妹妹也都會分給奶奶很多果凍吃。除此之外還有龍岡的美食留在我的記憶中,那便是龍岡市場裡來自雲南、泰緬等各地的家鄉美食,我尤其愛米干與涼拌青木瓜,米干的特別口感與豬肝完美的搭配,還有酸辣開胃的青木瓜,都是我到現在也念念不忘的家鄉味道。在他人眼裡或許會覺得我的家鄉有點特別,在我漸漸長大後也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在一個有點複雜、有點爭議的多元化文化社會底下成長,這裡有許多眷村居民大多來自中國雲南及泰緬邊境,也有許多來台工作的移工或是嫁來台灣的新住民。


    然而,現在的龍岡於我而言,有種物是人非的惆悵感,我此處搬離已久,剩下的記憶卻不那麼美好,爺爺在我們常去的公園外出車禍,腦部受損後成為躺在床上的植物人,無法言語無法行動卻保有意識,事情發生不久之後奶奶卻先走一步,從前小時候與爺爺奶奶居住的電梯大樓,如今也承租給其他家庭,那些過往像是一抹幽魂悄然而去,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快樂與悲傷交織而成的童年,再踏上龍岡時我的感覺已不再像小時候那般熟悉。


    所以說,這也只能稱得上我其中的一個家鄉罷了。



Re: W07_4/10_小說_原住民口語傳說與美感

週六, 三月 28. 2020

《八代灣的神話》


1<新版序>


(1)「父親再次切割魚肉片沾……」會不會是沾鹽?下一頁果然「沾鹽生吃……」。覺得開心,在新詩學的知識也在這裡看到了。


(2)作者雖然有很多作品能夠表達自己的想法,但還是會因過去與現在的生活方式感到困惑。我看文章時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只注意到內容而沒注意到作者的狀態。


2<依拉岱社的傳說>


啊……仙女走的時候拋棄了兒子耶……


3<救母歷險記>


好可怕,挖山芋像挖到屍體一樣,還起身把人抓走。「我船身的靈魂/願你是有眼睛的靈魂……」我記得眼睛是要帶族人平安回家的,看來眼睛還有祈禱的功用。


4<西•巴魯威的故事>


西巴魯威瞞著老婆吃魚已經很神奇了,他們夫妻的故事可以流傳下來更神奇。我還沒有聽過哪家夫妻的八卦呢。


5<我的童年>


因為這篇,我去看了吳鳳的故事。我覺得吳鳳會這麼有名只是因為「讓吳鳳出名」對當時的掌權者有利,好讓他們操弄人民而已。


6<飛魚認識我>


備註:飛魚很少=收穫尚可,不可說漁獲很多。難怪在西巴魯威的故事裡面,他因為被誇標了很多魚而生氣!



《瓦歷斯微小說》


大部分文章都不明說的,都在暗指。


1<03解夢人>


這難道代表作者父親過世了嗎?


2<09吃紙的人>


看不懂……因為要看風景而忽略了半面人?


3<11下場>


法規的問題,感覺目前要解決還不容易。況且這種問題不止出現在原住民身上(書中的場合)。


記得有看過類似的事,但目前沒想到。


4<15清醒的酒鬼>


這酒鬼是指哪個人嗎?


5<17耳朵&21字詞>


本來好想知道是什麼字,看來祖父到最後也不知道。不過靈人是什麼地位呢,類似跟祖靈溝通嗎?


接下來是舊版(?)


6<09圖書編號>


看不懂....


7<小小的試探>


太好了,黃錦樹也看不懂……



最近剛失戀,不知是否壓力太大掉髮

週五, 三月 27. 2020

最近剛失戀,心情很不好,常有抓頭髮反射動做,不知是抓頭髮造成掉髮,還是壓力沒調適好?
覺得髮量愈來愈少了

Re: W05_3/27_新詩_原住民生活與書寫特色

週五, 三月 27. 2020

跟湘婷的提問類似:

隱喻是什麼?指涉又為何?有些隱喻清楚可得,而有些是隱含在文化脈絡裡,

例如鹽巴,例如山羊與書桌,有些指涉很直接,有些卻很多元,

而原住民詩歌的指涉,大都在文化意涵與象徵中。



Re: W05_3/27_新詩_原住民生活與書寫特色

週五, 三月 27. 2020

湘婷問了一個閱讀新詩必須回答的問題:

隱喻是什麼?指涉又為何?

有些隱喻清楚可得,而有些是隱含在文化脈絡裡,例如地下捷運,

有些指涉很直接,有些卻很多元,甚至是只在作者本身的秘密裡。

地下捷運的隱喻和指涉,在第九周的文本裡,以及第十周的演講主題有關。

大家可以想想看。



Re: W05_3/27_新詩_原住民生活與書寫特色

週四, 三月 26. 2020

《二行詩》

創作手法非常有趣,有點像是為物品或事物定義一個獨特的解釋,從中可以看見作者對於它們的想法與感覺。

提問:

10地下捷運

消失的布農族地底人

有了安身立命的居所

為何會說地底人?以及為何地下捷運是居所?地下捷運是有代指其他事物嗎?



Re: W05_3/27_新詩_原住民生活與書寫特色

週四, 三月 26. 2020

明天我們來談談原住民基本法。其當代法律下實踐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