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與文物研究所108學年度碩士班考試入學

週五, 一月 11. 2019

歷史與文物研究所108學年度碩士班考試入學

招考名額:一般生 4 名、在職生 4 名
考試科目:博物館與文化資產概論
報名日期:107年12月27日至108年2月20日
報名方式:一律採網路報名
考試日期:108年3月9日(星期六)
詳細資訊請參見本校招生訊息
https://www.osra.fcu.edu.tw/taiwan…

關於皮膚乾癬的問題

週五, 一月 11. 2019

大大們有人知道乾癬去哪裡看比較好嗎??

上個月去一間有名的皮膚看,到現在還是養養的,網路上有推見的藥用品嗎??

小組報告 s04190043 蔡明軒 破次第緣自性

週五, 一月 11. 2019

 果若未生時  則不應有滅
 滅法何能緣  故無次第緣

+次第緣是什麼?
|次第緣是指前念已滅,後念又生起,相續無間,次第生成的緣。
+果若未生時,則不應有滅
|因為次第緣的形式是以「前念滅」為因產生「後念生」的果。如果後念未生,則意味著前念未滅,如果不滅,後念永遠無法產生。

+滅法何能緣,故無次第緣
|產生後念時,前念都已經滅了。滅了的、不存在的東西如何能構成緣呢?所以沒有次第緣

Re: 【二次修改】大乘佛教哲學導論期中報告 哲學三S05190005 陳孝皇

週五, 一月 11. 2019

  在討論到關於所謂的佛學的問題的時候,我想特別針對「第一因Frist cause」與「決定論Determinism」的矛盾關係討論,主要是因為這是我所在意的課題,第一因的說法本身就與所謂的緣起性空本身展現出來的決定論的概念相衝突,既然因果的規則若為一種瞬時繼起性而構成的綿密網絡,而無前後之究極的源頭與結尾,那麼由第一因加入其中而使得因緣開始起作用本身就有根本上的矛盾問題,《雜阿含經》中提到:「眾生無始生死,長夜輪轉。」我們似乎可以解成「無始以來,眾生存在著。」或「無始劫以來,眾生在生死中輪轉。」,而「第一因」自身這樣的說法似乎也與「無始」的概念相衝突。
  但如果說真的確立第一因的存在進而介入是可能的,那麼其本身也是無自性的這個說法本身是不是也有問題的?因為無自性的關係,第一因是如何驅使因果網絡的運作呢?如果它就是自己進行驅使的,那其本身是不是自己產生動力呢?如果其本身就是自己產生動力的,那麼第一因究竟有沒有自性呢?另外,如果第一因與因果網絡是可以被共同存在的,那產生第一因的原因是因為什麼?是關於「自力」的說法嗎?而這個「自力」是不是與西方哲學所提及的「自由意志」所能夠產生因果改變的概念不謀而合呢?若不是,差異在哪裡?
  這樣的觀念上的衝突也與德國哲學家康德透過三大批判處理的問題不謀而合,康德透過《純粹理性批判》與《實踐理性批判》分別闡述了關於自然律與道德律的問題,而這也牽涉到是否具有自由意志的問題,牽涉到人類是否能做出一個選擇的問題,這也是我在思考佛學的理論的時候一直無法理解瞬時繼起性而構成的綿密網絡中對於第一因的無自性是否可能的問題,這不僅僅是一個人類無法做出選擇與改變因果關係的問題,更是「任何眾生是否能夠脫離輪迴的問題,或者說得更清楚一點:能不能修得正果的問題」。遂我認為若要使得修道變得可能,無自性的概念看來是不可行的,除非我們找到其他使得因果網絡能夠推進的可能。
  等等…如果在這樣的思考脈絡看下去,我似乎陷入了西方哲學所預定的框架與討論的架構至下,會有這樣的思考主要是因為我在期中後看了龍樹菩薩的中觀論,令我感到非常舒坦,因為這樣的預設的確可能會使我無法悟得佛法真理,而陷入理論的框架之中。中道是大乘佛法中觀論中用來說明那個作為自性的清淨心的特性,中道性是用以明心,作為中道性的心體不與六塵相應,遂沒有六入的煩惱(六根清淨),而這是與西方哲學所討論的價值體系的好壞、高低、善惡、美醜的價值的取消,中道就是為了避免自身落入這樣的評判當中,心體永無二邊。這與佛法裡頭的中觀論述有根本上的關聯,中觀論強調八不中道,分別是「不生不滅」,「不常不斷」,「不一不異」,「不來不去」,要破一切法的方式便是看破這眾因緣,認清只有「般若實相」才是不生不滅、不去不來的實相。
  而在認知清楚之後,我們能如何走出「限制」呢?或者說,如何可能呢?我認為唯識學中提到的三性論是用以走出限制的方法與路徑,也就是我們討論到如何「修」的問題,在討論三性論之前我們必須先從理解五法去看待,後才能三性論的概念更加理解,所謂五法便是指你的心在看待一切事物的時候可以達到的狀態,分別為「相、名、分別、正智、真如」。

1. 相:是指一切森羅萬象的事物,有情的與無情的眾生,形相雖各自不同,但皆稱之為相。
2. 名:簡單來說就是對於這些相的稱呼,用來詮釋相的時候我們會使用的方式與稱呼就稱之為名。
3. 分別:是指我對於這樣的相與名能夠加以區分、計數與比較的看法,而也是因此產生有關美醜、善惡、優劣的價值觀念。
*前面兩法是所變境,也就是所變現呈現在你面前的境,是幻化虛假的。第三法是能變心,是指你的心在看待這些價值的想法與區別喜好與嫌惡等價值的原因。
4. 正智:了解前三法的問題,並能破除分別心的影響,成為一個清淨無染、正確無謬的智慧。
5. 真如:由正智所證成的不變不異的真如理體。
*第四法是對於自己的心能夠有這樣的清淨,是透過中道達成的。

講完五法,後談三性,三性分為「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三個,主要是在論述眾生如何透過識的變化而使得自己對於一切諸法相的破除得以可能。

1. 遍計所執性:對於生活周遭所經驗的個別因緣關係的那個執著,並認為這樣的真實才是最為真實的存在,無法認清因緣的虛假性。所以會會因為相信個別事物獨立存在而無法認知事物背後的因緣聚合離散性,例如:因為認知到自己與自己的伴侶離開了而感到難過並且無法從這種情緒裡面抽身出來是因為對於這段姻緣的執著,無法看清其實因緣的聚足與離散從不是我們能夠決定,因此而傷心難過著,或者因為我們相信萬有引力的概念是因為我們受教育與實際上感受到的經驗所影響,所以當我們今天無法認清這樣的經驗本身可能是有所限制的時候我們便有可能無法讓自己發現這樣的執著所產生的「錯把假象當真實」的現象,並因此執著著。
2. 依他起性:理解世界萬物的因緣變化關係,依是隨著…而如何的意思,他在這裡指的是眾因緣(主要是包含了四緣),起是緣起的概念,所以依他起性就是隨著緣分的聚足而起,緣份離散而滅的概念,只要理解這個概念就是到達依他起性的對事物運行方式的理解狀態。認知到因緣網路是依他起性的才能更加的看破個別獨立的事件的執著,也是破除第一個因緣(個別事物因緣)的限制,破除遍計所執性的限制(依自起的妄有)。
3. 圓成實性:在破除第一第二性的限制後,我們認知到了諸因緣的緣起緣滅之特性,但到了第三性我們便會認識到這樣的第二性所談論的因緣變化狀態本身也是假有的,第三性要破除的便是緣分這個因果網絡的虛假性,並因為認知清楚這樣的假,才能讓我們得以進到所謂正智的狀態,並通過這個正智的清淨心進而探討作為真如的證成問題。

透過三性論與中觀的方法我們似乎可以進行「修」的實踐,但回到本篇想討論的問題去扣問,我們看似解決了矛盾問題,但實際上矛盾在我的腦海依舊存在,因為我們實際上似乎仍然是無法透過這樣實踐的方法解決思維上的矛盾問題。但似乎我們仍需透過思維與反覆與佛法對話才能更加理解佛法奧義,即便要達到這樣的境界,似乎也不是一時半刻能解決的問題吧!


s05190015 哲學三劉冠慶 期中報告

週五, 一月 11. 2019

這學期除了這門課外也選修了當代德國哲學選讀,上學期的內容主要聚焦在各個哲學家的「現象學」的部分上。我覺得我在大乘佛教哲學和現象學之中找到了ㄧ些相似的地方。現象學被視為ㄧ種方法、觀點、學派,其中最典型的方法是「懸置」,簡單來說就是以傳統的經驗方法有可能使得某些事物或是本質被掩蓋、看不見,而「懸置」就是把已知的部分加上括號存而不論,暫時無視它,再處理未知的部分,最後把所有的東西包括思考、我們自身通通被排除後剩下的「那個東西」可能是本質、可能是物自身,最後找到的就是傳統方法可能永遠找不到的新境界。我覺得大乘佛教中的生死即涅槃、無分別的分別、勝義諦=世俗諦,這些論點之所以如此弔詭和我們的日常經驗互相矛盾,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跳脫傳統經驗方法找到ㄧ條完全不一樣的路。我覺得在這點兩者的目標都是要打破原先的框架找到新的答案。然後龍樹的理論曾被批評為虛無主義,原因是他否定了很多說法卻沒有肯定什麼是正確、什麼是真實的。在現象學中也有ㄧ個案例和這十分接近,胡賽爾的《邏輯研究》曾被馮特批評,馮特指出在這部著作裡作者實際上沒有對他研究的是什麼、例如ㄧ判斷、ㄧ含義,絕大多數都只有說它們不是什麼。而原因是現象學想要指出的東西只能夠被直觀的發現,只能夠意會不能夠言傳,所有的定義、概念都是暫時的,只是要指ㄧ個方向引導讀者。我覺得兩者的目標都一樣是要擺脫已經被大眾習慣的方法,認為不這麼做就無法找到新的東西。大概是這樣。

期末分組報告 S06190038 哲學二 陳昱如

週五, 一月 11. 2019

我們這組最開始做報告的時候,不小心做到前面兩頌。

如諸佛所說 真實微妙法 於此無緣法 云何有緣緣
諸法無自性 故無有有相 說有是事故 是事有不然

當我們討論完這兩頌如何破除所緣緣跟增上緣以後,報告的當天半夜我們才發現我們做錯地方了!我們只好趕緊把報告連夜趕出來。

但其實因為有了上方的理解,我們也更加的清楚龍樹的思考脈絡,知道了他是怎麼細膩的一一破除外道跟四緣,進而帶出緣生果的不真實性,矗立起更屹立的無自性世界觀。

略廣因緣中 求果不可得 因緣中若無 云何從緣出
若謂緣無果 而從緣中出 是果何不從 非緣中而出

如果四緣都被破除了,我們要怎麼知道種子怎麼變成大樹的呢?我們看不到那剎那間的變化也無法運用四緣去推導,因為已經被破除了。
就像是炭生火,但是炭不是火,而今天泥土不是火,為什麼不能生火呢?
一開始我認為龍樹總是常常為了破「自性」而用很多看起來奇怪的例子,但後來也漸漸明白,其實他想告訴我們的是,我們平常就是太依賴也太習慣用因果的角度去看世界,其實我們想法的基礎是很不穩固的。我學到後來,也覺得龍樹心裡其實是有一套完整的想法的,而且他還有著很細膩的推演程序,在對這些外道的說法裡,他清楚的分成一小塊一小塊,然後一一道破,這樣的方式真的很值得我們去學習。
我們在遇到各種事情的時候,其實也可以這樣,把問題分析成很多個小問題,然後一個一個去論證,用破來立道。我想,龍樹菩薩算是東方的蘇格拉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