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觀論頌講記 第六組報告 哲學四 黃鈺玲

週三, 一月 2. 2019

大乘佛教導論課程團體報告2
系級:哲學四
學號:S04190046
姓名:黃鈺玲
辛三 觀緣緣不成
如諸法所說 真實微妙法
於此無緣法 云何有緣緣
在此頌中的目的應是破除四緣說裡的「所緣緣」。在四緣說中的四緣分別為「因緣」、「所緣緣」、「增上緣」,以及「等無間緣」。所謂「因緣」是指具有決定性之原因,即促成結果的主要因素﹔而「所緣緣」是指主體介入﹙觀察﹚而作為認識的對象,也就是客體,例如﹕眼識的所緣緣為「色」﹔而「增上緣」為促成結果的其他,有別於「因緣」、「所緣緣」的條件﹔「等無間緣」指的則是前一剎那的滅作為後一剎那的生,而此生此滅之間並無時間空隙。
若以小麥與種子的例子為例﹕小麥種子與小麥可謂「因緣」﹔而我們用眼識所見的小麥﹙形狀或顏色﹚為「所緣緣」﹔而促成種子變成小麥的其他原因﹙如水、太陽、泥土﹚為「增上緣」﹔而「等無間緣」則是指種子的滅與小麥芽的生為一剎那間的變化。
四緣說於佛教中的某些派別作為基礎,如唯識學派中的親所緣緣與書所緣緣,其一說解釋了萬事萬物的促成不單就一個原因。而龍樹菩薩於此頌的目的在於破除四緣說中 的「所緣緣」,即「客體」。前兩句﹕如諸法所說 真實微妙法 先點明了破除的前提,其前提是根據諸佛所言,即「一切法空」。而後二句﹕於此無緣法 云何有緣緣
則真正說明龍樹菩薩如何破除「所緣緣」之過程。從前兩句所提到,一切法空,因此我們以眼識為例,若一切法空,眼識則為空,而眼識所對應之色也為空。也就是說,若對應「所緣緣」之主體為空,作為客體之「所緣緣」應該也為空。

守護過去的現代騎士

週三, 一月 2. 2019

守護過去的現代騎士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8-12-29|分類:報導, 考古遺址入門指南|作者:聞芝@文資 編輯室
撰稿:謝金魚/ 劉艾靈 ▎採訪協力:神奇海獅
說到考古,你會想到什麼?電影裡的考古學家,像是古早古早的印第安納瓊斯或是古墓奇兵的蘿拉,總是穿著帥氣先進的裝備,冒著生命危險在雄偉幽暗的遺址裡,與壞人奮戰,時不時還會有些喪屍出來找死(事實上也早就死了),但現實中的考古工作者到底長什麼樣子?

經過高人指點,我們才知道,原來現在在臺灣的考古工作者們,有幾種不同的類型,除了學術單位之外,也有在政府機關內服務的考古工作者,博物館、考古中心的考古工作者,以及民間單位的考古工作者等等。也許你會好奇,為什麼政府機關裡,也需要考古工作者呢?他們的工作內容又是什麼?

聯繫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之後,我們很榮幸地可以貼身採訪考古工作者們,看看他們實際工作的樣貌((偽)一日系列之考古工作者!)。但出現在臺南車站的人員、家明和韻如看起來跟古墓奇兵完全不一樣!他們一身便裝,遮陽帽、短袖、工作長褲和運動鞋,感覺就是一般人類(感覺不太可能對抗喪屍)啊!

「沒時間解釋了,快上車!」我們跳上韻如的車,究竟!我們會看到什麼呢?

考古遺址巡查是什麼?為什麼要巡查?
在車上,家明跟韻如告訴我們今天的工作重點:巡查考古遺址。咦?!考古不就是要去現場實際發掘的嗎?原來文資處的考古工作者們的工作項目,並不包含發掘工作。那又為什麼要去巡查遺址呢?目的很簡單,就是防止遺址在土地使用或是開發的過程中受到影響。

聽起來一點都不困難啊,想來就是開去一些被封鎖線或者水泥牆圍起來的現場,可能會經過一些安全哨或保全,進去之後,有一個又一個的探坑,然後很多人在默默的發掘吧?

事情不是外行人想得那麼簡單,車子很快開到了今天的重點──埤子頭遺址,但是映入我們眼簾的卻是一大片的鳳!梨!田!

對,就是一望無際的鳳梨田!就像走錯棚到什麼今日農村體驗營一樣,空氣中充滿著濃濃的發酵水果味,遺址在哪裡?家明蹲在地上看了看,拿起一片大概五元硬幣大小的陶片。

「這就是二千多年前的陶片。」



居然這麼簡單就能撿到二千多年的陶片?我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們!不是只要是遺址,就會被保護起來嗎?追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遺址依法被分成三大類:

一、指定考古遺址:國定、直轄市定、市(縣)定考古遺址

二、列冊考古遺址

三、疑似考古遺址



而臺南市目前有 300 多處考古遺址,是全臺灣遺址密度最高的地方。不過考古遺址的所在地大多都是私有地,也不可能以此完全限制地主使用自己的土地,所以才需要編制人力來走訪巡查,看看這些遺址有沒有受到土地利用的影響,同時也與地主、里長們溝通,希望鄉親們在使用的過程中盡量不要影響到地底下的文化層。

但是,總是難免會有遺憾,前面說的陶片,就是因為種鳳梨早期都用機具翻耕,所以很多史前陶器都被打碎、散落在整片鳳梨園各地。

有可能避免這些破壞嗎?我們問。

對於遺址的處置大多是希望可以現地保存,讓考古遺物們留存在地底下,等待未來機緣到了的時候再來進行考古發掘和研究,但現實未必能夠實踐,其中除了法規的問題,也包含了資源分配的困境。韻如和我們分享了一個小插曲,她曾在巡查的過程中,遇到種田大姊質疑「你們政府說考古遺址很重要,那就把這些地都買下來啊!」,韻如也只能無奈地回答「可是買下來的錢也是你們的納稅錢耶。」

聽起來很搞笑,但淡淡的話語中藏著許多不為外人道的辛酸。

法規上規定,指定遺址及列冊遺址每個月巡查一次,文資處針對疑似遺址自訂的巡查原則是開發風險高的疑似遺址半年一次,開發風險低但具有學術研究價值的疑似遺址則是一年一次。聽起來好像還好,只要人力許可以應該是沒問題吧?

前面說過,臺南市共有 300 多個遺址、重點遺址大約有 40 多個,那巡查的人有多少呢?

「就我跟家明喔!」韻如笑笑說。想也知道這麼多的遺址光靠兩個人根本吃不消,於是他們也與建管單位合作,當有建照的申請案時,也會請他們調查開發地點是否有遺址的存在,如果有的話,則會有相對應的監管措施,萬一私自破壞,也是會有罰則的!

韻如笑著說:「家明有一次下班去散步的時候,發現某個工地疑似有破壞到遺址,馬上就叫人家停工。」聽他們說,臺南的鄉親大多很清楚臺南有深厚久遠的歷史,比較願意配合,家明接著說:「還好對方也能理解,後來也是趕快做搶救發掘,讓文物可以保存下來。」

歷史與考古,真的不一樣
一整天下來,我們造訪了牛稠子、埤子頭遺址,南科園區的瘦砂、道爺南糖廍、道爺古墓、南關里東及右先方遺址和烏山頭、國母山遺址,在短短 7 小時內、看了 9 個遺址,同行的夥伴至少比早上黑了兩個色號。貼心的家明跟韻如為我們準備了一桶水,除了隨時補充水分預防中暑之外,還可以拿來洗不小心踏進泥土堆裡面的鞋子。這樣辛苦的工作卻是他們的日常,不管是盛夏或是寒冬,到了該巡查的時候,就是要出去巡查,看顧著這些遺址們,確保他們沒有遭受到破壞。

結束了巡查行程,接著前往隆田的臺南考古中心展示室進行訪談,此時我和同行夥伴早已累倒在車上。身為歷史學科出身的我們,總會遇到一些親戚朋友認為歷史與考古好像差不多,但在經過跟著他們一天的貼身採訪後,我們打從心底吶喊著:這兩個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啊!

對於考古學來說,在現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跟歷史學不同,歷史可以依靠文字的紀錄,讓我們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事。但考古研究發現的是更早以前的人類、物種與自然環境的紀錄,尤其是沒有文字的時代,人們要如何生活、如何思考,東西擺放的位置、空間的配置、器物的紋樣與形狀……等等,都有其意義,每一次的發掘,都像打開一個時空膠囊,看見被時間塵封的過去。而考古工作者們就像偵探,得透過仔細而艱苦的工作,讓現在看見過去。

浪漫考古夢背後的辛酸血淚
在訪談的過程中,我們驚訝地發現家明本來和我們一樣是歷史學出身,因為一些因緣巧合,讓他在考古這個領域札了根。本來是跟著老師的考古計畫工作,哪裡有計畫就往哪裡去,但某次吃著火鍋唱著歌、糊裏糊塗就被賣(?)到了臺南市文資處來做考古遺址相關的第一線工作。

韻如說「根據我的觀察,家明是一個對考古遺址有強大熱情,對遺址的保護有股強烈使命感的人。」平常在辦公室總是沉默的家明,一說到遺址就滔滔不絕、眉飛色舞,他說:「能救一個是一個啊!」


一說起考古遺址就眉飛色舞的家明。
韻如則是學以致用,大學、研究所都是相關科系,取得碩士學位後,進入中研院服務,後來看到文資處有開缺,於是從臺北來到了臺南。韻如說,目前在臺灣考古相關的工作並不是太多,也會受到一些限制,在學術界大多是跟著老師做田野調查,隨著臺灣各地開發的情況,去進行計畫性的考古工作。同時她也發現到,學術的考古遺址和文化資產的考古遺址是有落差的,在公部門也是有需要懂考古的人員,來協助政策的擬定和站在第一線面對考古遺址的保存工作。

我們詢問韻如在進入公部門之後,最大的衝擊是什麼?我們本來以為會聽到關於看待考古遺址不同態度的轉變之類的,結果韻如給了我們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她說「最大的衝擊是覺得自己語言能力不好!」

需要站在第一線的她,溝通的對象大多是臺南在地的鄉親,要跟他們解釋這個地方是考古遺址、巡查人員正在做甚麼,或是想要進一步了解遺址所在的土地故事,需要嫻熟的臺語能力。某次她去巡查時,遇上一位熱心的阿姨要跟她分享當地的各種奇譚,像是當地曾經出現過蔭屍的傳說,但阿姨的語速實在太快又帶著濃厚的口音,當時她只能聽懂三成,等到臺語好一些之後,卻再也沒有遇過那位阿姨,讓她(和我們)至今還是不知道蔭屍傳說的細節,這樣的在地故事或線索也很可能因此而失傳。


熱心的韻如和我們分享了許多關於考古學的知識。
除了負責遺址的巡查工作之外,他們同時也要處理其他關於考古相關的行政庶務,加班也時常是他們的日常,但也多虧了有他們的存在,考古遺址們才得以保存,不至於被隨意開發而破壞殆盡。

一整天下來,我們除了被曬黑之外,也覺得考古工作不僅需要腦力,更需要充沛的體力跟熱情,我們像是兩隻弱雞累癱在臺南考古中心的隆田展示室裡,他們卻依舊精神奕奕的與我們侃侃而談關於考古遺址的種種。

在我們的最後一站──臺南考古中心隆田展示室中有許多展品,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簡單扼要的讓我們對於臺南市的考古成果有初步的認識。我們走在隆田展示室特製的玻璃走道上,看著下面模擬挖掘現場的陳設,散落的陶片和工具,精巧的呈現各個文化的特色。

這時我們赫然發現裡面竟然有一整副狗的遺骸,雖然不是曾經上過報的那位臺灣第一汪星人(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41112004354-260405 ),但也是條 1000 多年的老狗了,我們驚訝的問:「這是真的嗎??」

韻如微笑著,用一種聽起來很土豪卻也有點心酸地語氣說:「我們沒有經費做假的。」

在我們眼中,他們就像是小說裡守護寶藏的騎士一樣。即便沒有鎧甲護體、寶劍傍身,他們仍憑著一腔熱血,守護過去人們與物種曾在這裡留下的痕跡。雖然他們不像考古學家會實際執行考古發掘、研究,但如果缺少了他們,也許有許多考古遺址,在土地使用的過程中便遭受了破壞,我們就不會知道這片土地上曾孕育出多少令人讚嘆的文明、又有多少尚未被發現的故事深藏在你我的腳下。我們往往會覺得考古遺址似乎離我們很遙遠,但仔細想想考古遺址其實就在我們的腳下,或許⋯⋯你家後院可能不只養了一頭牛,還可能埋有一整座考古遺址喔!

本篇圖文由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與故事共同製作。希望說更多深藏在臺灣土地裡的故事。

更多好故事請加入故事訂閱☞☞https://pressplay.cc/gushi.t

【徵才】本館應徵計畫助理2名

週三, 一月 2. 2019

【徵才】本館應徵計畫助理2名(智博)
發佈時間:2018/12/27 small normal large facebook tiwwter google print
「建構智慧型博物館-漫遊在史前和現代的交界」雲端整合計畫(文物修復系統)-專案助理2名
(僱用期間:到職日至108年12月31日。)

學經歷及資格條件
1. 經教育部承認之國內外公私立大專院校學士學位以上
2. 主動積極、細心負責,具良好溝通與協調能力
3. 需具電腦操作及文書處理能力

如具下列能力請加以說明:
1. 考古相關工作經驗或文化資產保存維護經驗者
2. 英文能力可翻譯學術資料者
3. 電腦繪圖能力、3D相關之能力或工作經驗
4. 其它專長者請附相關資料
5. 本計畫依規定如符合上述條件且具身心障礙身份者或原住民身份者優先錄用

工作項目
1. 計畫行政業務執行
2. 計畫相關研究資料收集整理建檔
3. 計畫年度目標3D數位化資料執行
4. 計畫標案撰寫與規劃
5. 計畫相關行政業務執行及其他臨時交辦事項

月薪
新台幣32,546元

工作地點
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 (台東市博物館路1號)

檢送資料
1. 履歷表及自傳表3份。(須電腦打字,請以A4直式橫寫書打)
2. 符合資格條件之學經歷證書影本。(請以A4紙張規格影印)
3. 身分證正、反面影本。(請以A4紙張規格影印)
4. 如曾有相關工作經歷者,請務必於履歷表內陳述相關工作經歷並附相關證明文件
以上資料請依順序A4大小裝訂,恕不退件。

請於108年1月2日下午5時前送達本館(非以郵戳為憑),逾時不列入初審。
收件地址:95060臺東縣臺東市博物館路1號,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人事室周盈妙收,並請註記「應徵智博計畫-文物修復系統計畫助理」。
資料未齊備者,不列入初審,初審合格者,擇優通知面試。


面試時間為108年1月3日上午10時,(如有修改通知面試時將一併告知),未能進入面試階段者不另行通知。

南田擁壯闊海景 鄉公所籌設露營區促觀光

週三, 一月 2. 2019

原住民族電視台 2018/12/28


南田擁壯闊海景 鄉公所籌設露營區促觀光
族群: 跨族群
主題: 觀光旅遊

記者:zemzem (古聖典)
地點: 台東縣 達仁鄉


台東達仁鄉公所為了推動南田部落的觀光,去年是積極籌設露營區,未來不僅可以提供民眾使用,也為南迴地區增添一處迎曙光的絕佳地點。

空拍機緩緩升起,好幾台露營車整齊停放,鏡頭一轉,映入眼簾的是蔚藍的太平洋,這裡是位在台東縣最南端的南田部落,由於緊鄰海岸線,因此這裡除了擁有壯闊的無敵海景,同時也因為是阿朗壹古道的入口,多年來一直是南迴線的熱門景點。

而鄉公所也從去年開始,計畫在海岸邊設置露營區,並成功爭取交通部一千五百萬建設經費,希望藉此帶動地方觀光發展。

占地超過1甲的露營區,裡頭26個營位都設有木棧板,除了讓帳棚,不會在雨天沾溼,一旁還貼心設置插座跟水龍頭方便使用,而營區內的3個貨櫃,則提供盥洗跟如廁服務,讓民眾能夠放鬆享受露營體驗,感受部落之美。

鄉公所表示,雖然露營區已在日前辦理啟用儀式,但相關規定跟收費標準,目前仍在制定當中,而未來則將採預約方式營運,預計明年2月,就可正式開放民眾使用。

高雄原民故事館 DIY傳承十字繡鈴鐺技藝

週三, 一月 2. 2019

原住民族電視台 2018/12/27


高雄原民故事館 DIY傳承十字繡鈴鐺技藝
族群: 跨族群
主題: 傳統技藝/工藝

記者:zermezerman (蔣文倢)
地點: 高雄市 前鎮區


民眾細心地將塑膠編繩交叉穿越,並在指導老師協助下,慢慢編織成鈴鐺的樣式。

高雄原住民故事館舉辦原民十字繡鈴鐺DIY活動,透過簡單的編織技巧以及貼上菱形圖文布條,讓西方文化的鈴鐺,充滿原住民風味。

在部落,長者常使用塑膠編繩編織包包,這次則拿來製作成鈴鐺樣式,可當成吊飾或鑰匙圈,用不同的方式來傳遞原住民傳統技藝。

慈峰族人終可合法居住 搭屋.補助問題獲解決

週三, 一月 2. 2019

原住民族電視台 2018/12/27


慈峰族人終可合法居住 搭屋.補助問題獲解決
族群: 跨族群
主題: 綜合行政

記者:Iwan Tadaw (高旻君)
地點: 南投縣 仁愛鄉


仁愛鄉慈峰部落過去5、60年來都住在「鐵皮屋」,因為部落族人所居住的土地原本為李姓地主所有,但在土地尚未分割之前,族人沒有居住所有權狀,讓居也不敢在自己的家鄉搭建鋼筋水泥的永久屋。

族人提到,經過多次協商,終於跟土地所有權人協調成功,讓部落族人居住權益取得合法性。

由於原李姓地主已經過世,之後土地所有權人移交給兒子李真得,他表示,當時也同時將部分土地過給教會,但未將土地分割給族人原因,主因是為了避免族人轉賣,最後流入非原住民手中,他希望能為族人守住土地,不要流失在外。

李真得表示,經過多次協調,他也都是願意將土地交給族人,並沒有不願釋出土地的問題。

過去部落族人所居住的鐵皮屋,只要風災一來,房子都會被掀起來,礙於所居住的土地不合法,也導致沒有房屋所有權狀,也無法申請相關補助措施,過去甚至曾發生火災,卻遭到求償無門的慘況,目前土地合法化,族人表示,能回鄉搭建屬於自己的房屋,相關補助措施,也都獲得解決。

歷經多年土地紛爭,讓族人得來不易的權益獲得解套,不再擔心風災來臨時,房屋受損拿不到補助措施,居民希望未來能夠繼續安穩的在部落居住。

太平洋未來主義

週三, 一月 2. 2019

太平洋未來主義
翻動歷史洪流的《追尋金星[感染]》
2018.12.31 太平洋歷史電影
作者:林浩立

將近兩年前,針對迪士尼動畫長片《海洋奇緣》的上映,我寫了〈是尊重還是剝削?〉一文,探索片中太平洋文化的再現爭議,以及它所昭示的多方合作的可能性。在看到許多針對此文的意見回饋後,我發現自己陷入一種論述位置上的兩難。一方面,面對那些覺得批判《海洋奇緣》的島民學者如Tēvita ʻŌ. Kaʻili、Vicente Diaz「太敏感、想太多」的看法,我會忍不住為其揭露片中西方殖民霸權的觀點辯護,因為這種成為「自己家園中的陌生人」的感受,確實不是我們位於他方的觀眾能輕易體會的。另一方面,當看到過於「政治正確」、認為此片不可原諒地錯誤呈現太平洋原住民歷史文化的說法,我又會忍不住想,為什麼不能以更開闊的心態來看待這種在太平洋中進行已久的跨界連結呢?而端傳媒在轉錄此文時將標題改成「《海洋奇緣》的太平洋文化,踩到多少地雷?」,也讓我意外成為文化原真性大隊長。我在文章最後寫下:「或許假以時日,太平洋島民自己也能製作出真正反映自己多元面貌的動畫,但在這天來到之前,就讓我們持續保持批判卻又不失包容的視野,在大海中航行下去吧。」這句有些太過浪漫的結論,反映了我還不知道如何化解這個困境。

在完成〈是尊重還是剝削?〉一文後,我持續地在思索往往是由西方佔有的現代影音技術與資源,如何能在文化變遷的前提下,以島民為主體來展現太平洋文化,回應甚至翻動西方由來已久的再現形式。去年9月,搭配「毛利語週」在紐西蘭上映的毛利語版《海洋奇緣》,是我所預見的「新的可能性」的第一個具體案例。這個計畫的關鍵人物正是離開《海洋奇緣》初期劇本團隊的毛利鬼才導演Taika Waititi。在他的遊說之下,迪士尼公司同意了毛利語版本的製作,並請到了Taika的妹妹Tweedie Waititi肩負製作人重責大任。Tweedie接著找來奧克蘭大學的毛利語專家進行翻譯、與英文版《海洋奇緣》的毛利配音演員如Rachel House、Temuera Morrison、Jemaine Clement繼續合作、並發掘了會說流利毛利語的在地素人來擔任莫娜與毛伊的角色,打造出具有毛利精神的《海洋奇緣》。同樣地,夏威夷語版的《海洋奇緣》也在今年6月8日「世界海洋日」於夏威夷首映。這個計畫是英文版莫娜配音演員Auli‘i Cravalho、迪士尼專業人員、與夏威夷大學各校區人才合作的結果,並且由夏威夷大學的創意媒體系統學院(Academy for Creative Media System)擔任主要製作單位。大溪地語的版本據說也正在規劃中。




然而,這些計畫固然有深遠的語言文化復振的意義,但還是沒有真正地「翻動」西方對於太平洋從接觸、殖民以降的論述框架。

今年11月3日,Pulima藝術節在台北當代藝術館開幕,很巧地,其主題就是「翻動MICAWOR」。在查閱其諸多演講表演活動資訊時,赫然看到毛利藝術家Lisa Reihana的作品《追尋金星[感染]》(In Pursuit of Venus [infected])被列在展覽清單之中,而她本人也受邀在開幕當天於當代藝術館演講。《追尋金星[感染]》是Lisa赫赫有名的大型多媒體創作,雛形是其2012年設計碩士學位畢業作品,之後陸續在荷蘭範隆博物館、威尼斯雙年展、奧克蘭美術館、昆士蘭美術館、以及英國倫敦皇家藝術研究院的「大洋洲特展」中展出。其規模也越變越大,從原本只有8分鐘、兩個小螢幕的擺設,成為32分鐘、全長約22.5公尺、需要五台投影機的全景動態影像鉅作。

我會知道這件作品是有一次在搜尋太平洋科幻作品時,讀到一篇紐西蘭國家廣播電台關於「長白雲之鄉未來主義」(Aotearoa Futurism)的報導,裡面訪問了幾位在紐西蘭以豐富想像力探索太平洋傳統的當代毛利與太平洋島民藝術家,其中包括重金屬樂團歌手、遊戲設計師、小說家、與藝術家代表Lisa Reihana。對這些創作者來說,打破固定時空架構的未來,是通往過去、重新認識自己的文化、歷史、宇宙觀的重要路徑。就像太平洋島民學者浩鷗法(Epeli Hau‘ofa)在〈謹記過去〉一文中說的,對太平洋島民來說,「過去走在我們前面,帶領我們往我們背後的未來前進。」

《追尋金星[感染]》正是這樣的作品。這件作品的靈感來自於多年前Lisa在澳洲美術館看到一幅由法國畫家Jean-Gabriel Charvet與壁畫製作公司Joseph Dufour et Cie於1804年合作完成的《太平洋的野蠻人》(Les Sauvages De La Mer Pacifique)。這幅壁畫是由20片61x249公分的紙張組合起來的全景圖案,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壁畫創作,裡面描繪了庫克船長、塔斯曼(Abel Tasman)等西方探險家所「發現」的各式各樣的太平洋島民(包括加拿大弩特卡島民與阿拉斯加原住民)與島嶼地景,其中充滿著新古典主義的色調線條,以及西方對這個區域人文自然景觀的凝視。



藉由《追尋金星[感染]》,Lisa決定在同樣的壁畫背景上,鑲嵌上西方對太平洋的論述中鮮少甚至完全不會展示的歷史事件如對等協商、交易、性接觸、暴力衝突等等,以及在西方航海探險敘事中被扭曲甚至缺席的細緻文化活動(如舞蹈、紋身、卡瓦儀式)與當地人物(如曾協助庫克船長的大溪地航海家/酋長圖帕伊亞)。更有意思的是,這些大大小小的事件是由演員穿上精心製作的服飾粉墨登場重新詮釋,並且在紐西蘭南洋電影學院(South Seas Film School)的協助下以CGI技術捕捉,然後貼在地景上的各個角落中,配上音樂與聲響,形成一個眾聲喧嘩、目不暇給的紛亂景觀。而由於這是一個不斷捲動的動態影像,觀眾可以從任何時間、任何角度切入觀看,捕捉這不斷重複滾動的歷史洪流。於是在這原本是單一視角下的新古典主義地景,我們看到了大溪地人、毛利人、夏威夷原住民、澳洲原住民在同一個時空中出現,與各層級的西方人士從庫克船長、自然學家Joseph Banks、畫家John Webber到海軍士兵、水手產生繽紛多樣的互動故事。如此打亂線性歷程的敘事策略,徹底地「翻動」了西方熟悉並且馴化過的太平洋歷史。



《追尋金星[感染]》的標題也有玄機。庫克船長第一次的航行(1768-1771)其實有一個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所託付的重要任務,那就是到太平洋觀察預計在1769年會發生的「金星凌日」現象,藉以推敲地球與太陽之間的距離。根據庫克船長第一次航行的日誌,1769年7月13日果真觀察到了「金星凌日」,而當時他們已在大溪地待了三個月,並且與當地人有了交易、協商、知識交流、暴力衝突、性關係等諸多互動。也就是說,看似中性的科學研究行動,伴隨的是影響當地社會文化甚鉅的接觸事件。浩鷗法是這樣談「接觸」的:「在近年歷史人類學以及民族誌歷史學興起之前,對我們的過去的學術建構,幾乎被坎培拉學派的太平洋史家所壟斷。在他們的作品中,對我們歷史的概念化與書寫基本上可以分成兩個時期:前接觸時期和後接觸時期 … 我看到『接觸』這個字眼就聯想到危險的感染。」由此觀之,Lisa在標題中加上「感染」一詞的用意可謂昭然若揭。在Pulima藝術節開幕的座談中,她指出在西方英雄式地發現了太平洋島嶼之後,也留下了各種的「感染」,不管是文化的、社會關係的,還是病菌的、物種的。



《追尋金星[感染]》中對庫克船長於1779年被夏威夷原住民殺害的歷史事件也有別具匠心的再現手法。在一個屋舍與樹叢之間的角落中,一名身著英國海軍官員制服的西方人正與幾位赤裸上身的男性島民拉扯爭執,沒多時,就被他們以棍棒打死。這個事件是在滾動景觀中同時上演的諸多劇碼的其中之一,而且沒有任何悲壯激昂的渲染,若是不知道庫克船長之死的歷史,大概不會特別注意。這就像浩鷗法說的,「其他人,尤其是紐西蘭和澳洲人,還是會把他[庫克船長]當成超級巨星,所以他依舊會在他們的地平線上聳立著。至於我們,只是讓庫克船長站在舞台一旁等候,直到要飾演『瘟疫』的角色時才召喚他,結束時也許會叫他出來謝幕。只要他的幽靈還在舞台中央昂首闊步,我們的民俗和習俗就會停留在現在僅為小角色和觀眾的位置上。」

但Lisa不只是在將庫克船長之死除魅而已,她想要展現的是超越對他非黑即白之評價的複雜性。在一個訪談中她提到,庫克船長其實試圖控制船員與島民女子在性方面的往來,因為他已經看到性病在島嶼社會中的流傳。於是,在《追尋金星[感染]》中,Lisa安排了一個水手被鞭打處刑的場景,其胸口上的紅斑暗示著他感染上了梅毒。而在庫克船長死後,一名島民褪去其褲子的動作,Lisa解釋道這是因為他從來不與島民女子發生性關係,當地人不確定他到底是男是女。事實上,除了死亡這一幕外,《追尋金星[感染]》中的庫克船長大部分時間是由Lisa的一位長相神似庫克的女性友人飾演。這樣的安排,Lisa表示也有展現太平洋社會中非男非女性別身份(如薩摩亞的fa‘afafine、毛利的takatāpui)的潛在用意。最後,庫克船長死後屍首被支解分送,而其帽子與大腿骨則被交還給英國船員,這個橋段在《追尋金星[感染]》中也有很細膩的呈現。在這裡,庫克船長的遺骸被高規格地包覆處理,顯示夏威夷原住民對他的敬意,也反映他的死不是暴力衝突那麼簡單。在Pulima藝術節開幕講座的問與答時間,一位台灣原住民學生舉手問Lisa在這個作品中安插這樣的暴力景象,不是在延續原住民野蠻的刻板印象嗎?她顯然沒有讀出這些精心設計的巧思。



最後,我想回到「未來主義」這個概念來談《追尋金星[感染]》。在接受紐西蘭國家廣播電台訪問時被問及自己算不算一位「未來主義者」,Lisa Reihana表示她總是把太平洋島民與西方船員第一次接觸的狀況想像成如同「太空船降落」,因為對島民來說,「那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現實狀態。」正是如此,《追尋金星[感染]》確實可以說是一個未來主義作品。這不僅是因為它打破既定時空框架的策略或是CGI技術的應用,更是因為它翻動擾亂了西方長久以來穩固的太平洋歷史敘事結構,走出了在迎合與抵抗之間的第三條路,而這就是未來主義最重要的精神。

當《黑豹》上映的時候,許多影評紛紛引用「非洲未來主義」這個名詞,但其實嚴格來說《黑豹》並非一個理想的例子,因為「非洲未來主義」不是在高科技上放入非洲黑人面孔這麼簡單而已,它是一種挑戰白人進步主義線性史觀、反思流離失根的非裔身分為何的想像方式與藝術展演形式。首次提出「非洲未來主義」的學者Mark Dery說:「非洲未來主義的概念造成了一個令人困擾的矛盾性:一個過去被刻意抹除、精力都用在找尋自我歷史痕跡的社群,如何想像可能的未來? … 再者,那虛幻的未來不是已被那些技術專家、未來學學者、進步主義人士、舞台設計師(非常「白人」的東西)所擁有了嗎?他們已把我們的共同幻想規劃好了。」因此,被認為是「非洲未來主義」先驅、在民權運動時期創作的科幻小說家Octavia Butler,其最知名的作品《血緣》(Kindred)講的是一個活在1976年的非裔美國女作家突然穿梭時空,回到蓄奴時期的莊園,並見到自己的女性祖先的故事,裡面有著對奴隸制度、種族、性別權力關係的細膩觀察與批判。這,才是「非洲未來主義」要傳遞的訊息,而非在複製科技進步、船堅炮利的思維。



同樣地,Lisa Reihana的《追尋金星[感染]》也是在重新思索太平洋的過去。這個「過去」早已不再只屬於島民,而是長久以來西方藝術再現、歷史記憶、殖民統治的一環。唯有透過未來主義式的超現實手法,才能將這個結構徹底翻動,讓島民的聲音身影從細縫角落中浮現。《追尋金星[感染]》就是我不斷追尋的《海洋奇緣》解答,淋漓盡致地補充了我所說的「批判卻又不失包容的視野」。它啟發了太平洋學者、藝術家、演員、影像技術人員之間的新的合作關係,一同在那總是能捲入各種行動者的大海中,繼續航行下去。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林浩立 太平洋未來主義:翻動歷史洪流的《追尋金星[感染]》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94)

【更新新聞稿】原民會主委參加「終結吳鳳神話30 週年紀念活動」

週三, 一月 2. 2019

【更新新聞稿】原民會主委參加「終結吳鳳神話30 週年紀念活動」
更新時間:2018/12/31 19:15:46 點閱數:27
原住民族委員會主任委員夷將‧拔路兒 Icyang‧Parod 今(31)日以1987年「刪除吳鳯神話」系列抗爭活動的推動者身分,出席嘉義逐鹿長老教會辦理的「終結吳鳳神話 30 週年紀念活動」。

夷將Icyang主委表示,30 年前族人拆除嘉義火車站前吳鳳銅像,是族人為破除日本統治及國民政府虛構吳鳳犧牲成仁「感化生番」的故事,原住民族運動參與者以破除吳鳳神話為主題,主張刪除教科書相關課文,於1987年至教育部陳請,獲當時毛高文部長同意回應。並以拆除吳鳳銅像、吳鳳鄉改名為訴求,發起族人遊行活動,於 1988 年 12 月 31 日,約30名族人青年於嘉義火車站前拆毀吳鳳銅像,其效應為1989 年三月省政府將吳鳳鄉改名阿里山鄉,七月國立編譯館將吳鳳神話自教科書刪除,表徵原住民族長期受扭曲歧視之民族形象平反翻轉契機,這是一場為維護原住民族尊嚴而發起的原住民族運動,用行動還原歷史真相,實為具有實踐轉型正義的真義。

拆除吳鳳銅像的行動是終止誤解和仇視的具體行為,並破除民族和諧的障礙。紀念活動邀集當時拆除事件的參與者現身說法,並以紀錄圖片及影片回顧來紀念,讓原住民族歷史事件更真確的被紀錄。




承辦人:教育文化處 邱連春

電話:02-8995-3133

原住民族土地轉型正義再度跨出重要的一步,原住民取得保留地所有權 不用再等5年

週三, 一月 2. 2019

原住民族土地轉型正義再度跨出重要的一步,原住民取得保留地所有權 不用再等5年
更新時間:2018/12/28 17:20:30 點閱數:1431
立法院今(28)日三讀通過「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第37條修正案,原住民族取回祖先留下來的土地,將不用設定地上權、耕作權或農育權滿5年後,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本次修法刪除5年等待期的重大政策突破,落實蔡英文總統對原住民族土地轉型正義的政策目的,更回應族人數十年來對於回復土地權利的期待。

依據修正前的山保條例第37條規定,由政府輔導原住民開發並取得原保地的他項權利,繼續使用滿5年後,才無償取得土地所有權,造成族人使用上的限制,因此原民會基於維護原住民族使用原保地權益的立場,修法期間歷經數次跨部會密切溝通研商,化解各方異見,並獲得行政院院會同意後送請立法院審議,感謝原住民立委的大力支持,使本案能順利三讀通過。

原民會夷將Icyang主委表示,山保條例第37條修法三讀通過後,原住民族土地轉型正義跨出重要的一大步,預估至少3萬名原住民能立即受惠,直接取得原保地所有權。本次修正內容除刪除5年等待期,並明定政府承受私有原保地例外情形及租金收益作為挹注原鄉基礎建設財源。



業務承辦人:陳捷雙科員 聯絡電話:02-89953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