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報告—唯識的時間觀以及探討時間

週三, 十一月 14. 2018

系級:哲學二
學號:s06190035
姓名:許銘樺

(一)研究動機:
這次期中報告因兼修外系的課跟我報告的思想有所關聯所以觸發我的靈感去對照思考,在此我打算從我小組報告的唯識思想下去探討以及思考,透過對於唯識思想主客體而引發的問題去追尋,而這一個令人非常難以理解的問題就是時空,時空這一個問題困擾了人類千百年,不論在科學的物理界還是在哲學體系對於時空的說法眾說紛紜,一般時空在眾人眼中認為的就是時間與空間交織而成的東西,也就是影響世界的基本概念,而透過深入了解以及跨科系去了解,我越來越發現深不可測,而時空中最特別的就是時間,這人類根本相信的東西時間的流逝或許不存在,我想藉由唯識的時間觀跟我接觸物理所了解的時間做比較以及討論。

(二)正文:
然而我們這邊要討論時間就必須要回歸報告的主題唯識思想透過它的脈絡來深入了解時間。首先這邊要重新分析介紹一下唯識思想與其他思想區別

第一 :唯識學派 識境 與 中觀學派 諸法
文本內容主要說明區別唯識派與中觀學派的區別在於九十六頁

這邊識與境跟諸法皆有三性(依他性、分別性、真實性)但唯識學派特別的是在對於主體客體的重視,中觀學派的諸法只把認為緣起的一切存在現象緣生而無自性。

第二:時間(一剎那)
此段說明在文本的九十七頁到一百頁
講到唯識思想的境與識就會觸及到時間
原始佛教中時間包含在緣起思想中,而小乘佛教有涉及時間但是大都諞離了本來的無我立場,而在唯識這邊才得以用無我的立場來解決。識是依他性,因緣而生,生在一剎那,過一剎那就滅,剎那前為無,剎那後也為無,只有在一剎那識為有也是生,而這邊的生不是因生而是諸法生,因跟果在一剎那同時生並不是單向關係,而過去諸法在現在已滅過去以及未來的諸法接話為習氣(種子)攝於阿賴耶識中,只有現在一剎那的立場,過去未來諸法包含在現在,也就是剎那即永遠

這邊分析完後來解釋,到底為甚麼識境的主客問題會引出時間問題,說到主客問題就會有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誰先誰後呢?母雞先還是雞蛋先,也就跟主體先還是客體先的問題出現,先後問題就扯出了時間問題。
這邊牽扯到時間就會干係到中觀思思想的因緣和合的問題,因緣和合而生,互相依存,唯識思想巧妙解決這個問題,因緣同生同滅,沒有第一因,同生同滅在剎那間,過去未來都在現在,過去種種只為習氣也就是種子,而未來種種也只是現在滅的習氣種子影響,這邊展現了剎那即永恆的概念。

剎那即永恆這個概念讓我思考了很久,過去未來存在都存在於現在,只有現在是真實的這邊就涉及一個問題,時間的真實性,因此我也跨科系去探討這個問題,在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中,時間是相對的,當速度越快超越光速就可以穿越時間也就是在空間的動作會影響時間,有種時間線的概念也就是跟影片撥放的效果一樣,我們都知道影片為每一瞬間的照片去串接,過去未來現在都存在同一個撥放線上都是每一個瞬間,所以我們的看到過去未來都是一種幻覺,每一個瞬間都是同時存在,透過空間的速度變化可以改變時間快慢而影響,而透過而空間的變化會影響時間切片角度,而與其他人不同,因流速不同而造成時間感受上的不同,也就是現實時間上的經驗感受不是真實的,而在這邊又透過宇宙大爆炸來說明時間方向,宇宙大爆炸造成混亂性以及不可逆性,所以不能穿越到過去,不過這邊不是探討重點,重點是方向性,因此物理的探討跟這邊有相似處,也就是過去未來同生在現在,代表沒有先後,只有方向的進行。唯識的觀念與其不謀而合。而了解剎那即永恆的真正意義。不過唯識的差異點在於隨生隨滅,物理研究上的時間是一剎那一剎那的永恆不滅,唯識是用現在乘載過去未來導致生完即滅,而物理觀察是用方向性來乘載過去未來現在在同一剎那,空間進而能影響時間進行。

(三)結論:
透過唯識思想經有主客跟因緣和合的時間概念以及物理世界的時間觀察對照以及研究,我對於時間有些了解,我們日常生活所經驗的世界時間流逝是幻覺,是一種人類對於時間上的感官認知錯誤,在世界上並不存在時間流逝,然而時間跟空間真實存在,每一刻都都永恆存在沒有消失。也透過對時間的了解更貼近理性擺脫大腦對人類感知欺騙以及影響。

大乘佛教哲學導論期中報告 哲學三 S05190014李捷勛

週三, 十一月 14. 2018

系級: 哲學三
學號: S05190014
姓名: 李捷勛
報告題目: 〈龍樹教導我的實踐,不只是Just Do It〉

(一)研究動機:
從小對許多事情感到好奇的我,常常在向父母、長輩尋求解答的時候,通常會得到令我費解的答案。在追問下去之時,只會敷衍地得到『本來「做的」就會跟「說的」會不一樣』這類的回答。
一直以來我都對這句話非常反感,我認為既然「做的」跟「說的」能夠不一樣,那麼我們就不用去訴說道理、用邏輯辯證我們的立場,凡事只要依憑著感覺和慾望行事不就好了?但是,這樣卻是正確地做人處事的態度嗎?或在面對重要的人事物時,也難道可以用一樣的說詞嗎?

(二)正文內容:
在讀到《大乘佛教思想》裡,介紹到龍樹對於「實踐」意義的看法,我覺得他的看法,認為行知合一就是「智」,龍樹所說的「智」並非虛假的,或是遙不可及的老學究所能的,而是對於純然地明白,進行深刻的體會並作出的智慧之行。
關於龍樹的體悟,我覺得是非常難得可貴的經驗,也是我們普羅大眾會忽略到的事實,就是「能懂」的道理,卻不見得「能明白」於生活中。
人們的行為如何是在自己的理解範圍內,被稱作是合理的呢?不外乎是對於世界和事件的認知,形成了在內心的信念及價值觀,進而做出符應個人價值觀的作為。
另外,在人際關係裡,也有一套人際互動的道理及邏輯能夠運作,裡頭包含了社會、政治等實踐與信念的融合和衝突。而,我們往更高層面的佛學、哲學,或是信仰高度來看的話,這些學問對於世界及人的知識、實踐又出現可以更通用和根本的智慧。
就我看來,這些不同層次對於世界與人的運作道理,能夠看出其中有些部分的提升及捨棄。舉個例子來說,當面對同一個不可思議,且從沒看過的現象,會發現不同人對於現象的認識和解釋會大相徑庭,虔誠的基督徒可能會認為是上帝或先知的神蹟,進而對近來的社會現象或自身行為進行反省,也要求別人遵守同樣的道德規範;而講究實事求是的科學家,也許會觀察周圍的線索,並搜集數據、做實驗,用物理的說法去解釋現象。
在這當中,信徒與科學家之間對現象的認識及解釋,其中又有哪些認知和證明方法的提升,以及對於什麼概念的捨棄和破解呢?從這個例子試想,在「能懂」及「能明白」之間,存在著的差異並不是各人的領悟力的高低,而是在於如何認識,認識自己(主體)、認識世界(客觀)、認識自己的認識方法(主客關係之類的)。
前述說到,個人所認為合理的作為,搬到了不同的群體裡卻有不同的看法,而將其回歸到了佛學、哲學等研究的認識中,會看見這些理論都有將原本各異的邏輯和道理包納其中的特質,以及試著解決那些在認識上的根本問題。
講到這,就回歸到書中對龍樹想法的介紹。以龍樹對「實踐」的意義所說的,讓我對佛學進行更進一步深刻。「知識」一詞在普遍所認定的意義上是種面對其他對象的認識,是種科學式的、主客體之間的關係;相對地,龍樹所說的「智慧」則是跳脫了大眾所習以為常的認識框架,是以「自身智」認識事物,而也當然不將外在事物當成對象來認知。我認為龍樹不同於大眾的思考轉向,讓我覺得充滿了冒險和嘗試,用非對象式的科學求知方法,轉而將自身(內在/主體)與世界(外在/客體)試著融合、放下障礙,進而進入到了更從容自在的狀態,能和世界交流互動的狀態,對龍樹來說,這才是真正的「智」。
首先,如此的思考轉向所要先發現的是,原來引導我們進行對象式的認知是所謂的「妄」,也就是十二緣起中的「無明」狀態,暸解到是「妄」使我們看不清楚,並走向另一條無明之道,而往這方向前進所成立的理論,更加貫徹了「對象式」知識的驗證性。當我們能重新檢視到「自見」的方式,我們就能意識到眾生的「虛妄」。
然而,所謂「般若」的智慧即是發現「見」到原本的自我是虛妄的,那不僅僅是「妄」,而且還是不真實的「虛」,因此是「虛妄」。當「智見」的狀態成立的時候,不虛不妄的「真實的自我」便就漸漸浮現,從虛妄到真實的轉向就開始進入「般若」的智慧,進入智見的狀態的要點在於,發覺到自己在虛妄狀態的不覺察,並否定了原先虛妄自我所認知的方法。
「真實」就是脫離了主客對立的認識,進入到智覺、智見,並不把虛妄的自我當成主體,也不把虛妄我所認知的事物當作世界。這樣的轉變,要做得最努力的部分是「捨棄」,把習慣了的虛妄我狀態給捨棄,而進入真實狀態要注意的是如若將「事物」當作「客觀」,那麼就說明了自己還未脫離虛妄的「主觀」,當然相反地來看,擁有「自己以外」的概念,就也仍是未脫離虛妄。而真實的自我,脫離虛妄是能夠超越主客關係的對立,進入到真實成為自在者,也就是所謂的「真如」。

(三)結語:
談到這裡,我覺得龍樹不僅是偉大的思想拓延者,更是在我們對生活迷惑時出現的引路人。光是在對「智慧」的定義裡,就能見到此處所引發的不同效應所造成眾生的虛妄,延續佛學基本概念,「緣起」中的無明,人之最基本的,甚至是讓我們終其一生都難以察覺到的認知方向之虛妄。
在西方哲學中所講究的「邏輯」、「科學式」的辯證過程,有時候困擾著我。在單向度的直線進展邏輯,有時候會讓我的思考更加打結,也能以與實際情況脫軌,更重要的是,也容易使自己鑽牛角尖、固執己見,因為在這樣的思考脈絡底下,邏輯式思考的確讓我自覺沒有錯,但卻因此越陷越深,甚至讓自己不自在快樂。
而龍樹所提供給我,在思考上的另一個契機,我認為龍樹所介紹的智慧是很實際的,且並不特別抽象,在實踐智慧的解釋,讓我覺得這樣的真如、智慧是很具包容性的、不排外的,讓人感到舒服、自在,並不會有道德倫理上拘束才能到達,而是對道理、對真實的徹底明白,並能自如地展延到實踐層面上。
面對問題,我們除了西哲的邏輯辯證,生活也需要學習中哲的待人之道,更重要的是取用佛學裡的處世及大度來面對自己的人生,運用多元面向的先哲聖賢的人生哲學,或許可以讓自己在各種狀況及需求間學習從容自在。

(四)參考資料:
《大乘佛教思想》,東大圖書公司出版,民91年5月初版一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