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組 「緣起」的主體意義 哲學二 張博森

週一, 十月 22. 2018

在《大智度論》中的緣起,與空、般若波羅蜜皆被視為諸法實相的異名。這邊的主體性是指在虛妄的自己和世界一切滅盡之後,真實的自己和世界的實現。龍樹認為緣起具有主體性功能,在這個層面上緣起的定義不再單純只是「一切事物是藉著相依相關的關係而存在」,人們能透過轉化原本主客對立的思考模式到緣起、實相的立場,藉此不再受到因果關係的束縛。

因果關係是人類用來認知、理解事物之間的關係最簡單的方法,尤其用於自然科學中更能顯示其純粹客觀中立的性質。人類藉由主觀-客觀的分別去歸納世界運行的法則,科學的知識就依著這樣嚴密且連續的方式(因果關係)建構起來。我們大多是立於與事實本身有距離的反省、概念化的立場去獲得知識,然而對佛學來說這些知識都不是事實本身,而稱為虛妄分別。

事實的本身不能透過主體-客體、反省與概念化的方式去了解,人類還有怎樣的方式去認知事實? 無著以鐘聲為例,唯識無境,鐘聲是境,而我是識。意思是在我之外沒有鐘聲存在,換句話說當下的我與鐘聲是融為一體的狀態,並沒有我與鐘聲的分別。事實的本身就立足於每個剎那,過了該剎那後,所有對那個剎那的反省或判斷都屬於妄分別。

龍樹就是以這樣緣起的立場,捨離主觀-客觀的這種判斷,就能擁有立於事實本身的生活。也就是以這種轉捨立場的方式,使人們能脫離因果關係所帶來的痛苦。

這邊我所提出的問題是:實相是建立在每個剎那當中才得以成立,我們如何以哲學(語言學)去再現那當下的感覺,以建立關於實相的知識?這會跟後現代哲學嘗試描述流變一樣遇到相同的困難。如果真的能用哲學建立關於實相的知識,這個知識本身的建立過程是不是也與實相的意義互相矛盾,因為實相本身反對客觀的分析與概念化等再現過的知識。

第六組 S06190038 哲學二 陳昱如

週一, 十月 22. 2018

有一派學者認為,阿賴耶識不過是個人的心識。
識的境是從識所變現的,而識是親所緣而不是疏所緣。
提到這裡我們的小組開始想到一些問題,
如果每個人的識都是由個人的阿賴耶識所變現,而每個人各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那我們要怎麼解釋人與人之間的交互作用?
這讓我想到萊布尼茲的原子論,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是萊布尼茲的說法是每個原子都各自的照著軌道移動著,但是有個調和者「上帝」,用來當作每個原子的交互調和。
但是我們都知道,佛學跟基督宗教的最大差別就是有沒有神的存在,所以認為識是親所緣的說法,許多這派的學者還仍不清楚。

那我們又想到,如果識是疏所緣而不是親所緣呢?如果境是外在的,那境到底是哪裡來的呢?
我們常說一件事情要起,需要條件具足。而條件具足需要四緣,親因緣、所緣緣、無間緣、增上緣,如果我們只靠外界,那自己在哪裡?親因緣如果不是來自自己,那就不叫親因緣了。

所以不管怎樣,四緣的具足好像才有辦法讓世界成立,只站在疏所緣或親所緣,好像都沒有辦法合理的解釋識與境。

而又有其他學派說:「境,不外是識的本身。」
「境無自體以識為體」識之外無境只有識,而識與境又是一體的。我們小組看到這裡的時候十分頭疼,這個說法未免也太繞了吧!好難理解。
後來我們理解成,境以識為體,是不是就像是孕婦,孕婦一詞內涵著肚子裡有孩子,孕婦是「識」也就是「見」,孩子是「境」也就是「相」,他們兩是為一體,境是無而以識為體,沒有識就沒有境,就像沒有孕婦就不會有「肚子裡有小孩」這個狀況。

但是不知道這樣的理解正不正確~

【長長的影-家庭托顧在原鄉攝影展】

週一, 十月 22. 2018

【長長的影-家庭托顧在原鄉攝影展】

文化傳承,


如一艘船把美麗的帆卸下,


交接給即將啟程的航班,


承接著過去,


勇敢揚起帆航向未知的未來。


長長的影-家庭托顧在原鄉攝影展,

想讓更多人看見原鄉家托的照顧樣貌,

並進一步思考長期照顧的多元性。



時間:107/10/24(三)-11/07(三)
地點: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人文學院1F人文藝廊展覽室

主辦單位: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原住民族文化教育暨生計發展中心
財團法人愚人之友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家庭托顧輔導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