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能使用文獻學研究?(S04190013 哲學四 胡力揚)

週五, 十月 12. 2018

文獻學的弊端

   文獻學,也就是以對文本的理解來研究,作者指出這是無法完整研究佛學的,因為即使成功理解了佛學文本的文字,依然是會困於邏輯上的不理解而有其限制,在開頭作者舉了兩個例子。


1.不以戲論來戲論→不以言說來說

   對於不以言說來說一詞的言說可以有兩種理解,一是papanca也就是人可言說的說,二則是desana悟道者,已知道空的人的說,在這時就會陷入邏輯的混亂,我們不是悟空者,所以後者必是不對的,而前者又會陷入為何不以言說的矛盾之中。


2.空=緣起?相關性(mutual/depending on)
   
   在說了言說一詞之後,作者又帶到說一個文獻學者常見的問題上,也就是空與說起的解釋,因為空與說起是同樣的意思,說起又可以依梵文拆成兩個詞彙(mutual/depending on),按此之下,文獻學者很自然就會將空與說起解釋成相關性,因為這就是文本直接的意思。
   然而,在許多的經典裡皆有提到空與緣起的關係並不是父與子的關係,接著作者便在鈴木大拙的書裡得到了答案,簡而言之是「空不異色,色不異空」,空和色是不存在關聯性的,空與色是不同的兩面,是同一的,所以這看出了文獻學的弊端。


結論

A=非A(不以言說來說)

   作者最後回到第一個問題,並以這問題說括了邏輯學的思想三律(A=A,A不=非A,A會是A或非A),可這個問題不單只是使用文獻學即可了解的問題。即使納入邏輯三論來思考,依然會有是否以desana說的問題,在無法使用常人言說的這個範圍下,文獻的邏輯將有他的限制。

分享博屋瑪....泰雅族實驗教育理念..

週五, 十月 12. 2018

10月13日下午一點
華山文創園區 歡迎您的到來⋯⋯
分享博屋瑪....泰雅族實驗教育理念..

中央社 原住民教育成果展 13日台北登場
http://www.cna.com.tw/news/ahel/201810090191.aspx

原住民教育成果展
https://www.facebook.com/…/a.467421220405…/473687323112261/…

大乘思想特質-緣起、唯識 如來藏緣起 哲學三張貴惠

週五, 十月 12. 2018

我用逐字稿的方式,來摘要我所要論述的觀點,比較白話,請見諒。

• 如來藏,繼唯識論主張,從預設眾生皆具清淨心,而後解釋如來藏緣起法,轉識成智。同樣在第八意識解釋道,薰習雜染阿賴耶識與經雜染前的真如心,即染淨同具一心,以本心為主。經由七識造作生起諸法萬相,卻是心識的表現,而心識本性為清淨心。不是說,真如心是萬法生起根源,而是看見所有事情背後的本真(回歸),故謂之以假修真(假≠虛偽、虛無),進而指出雜染阿賴耶識依於心真如的看法(假必依實)。

如來藏的觀點,承繼唯識論的說法而來,錦上添花而有另一中不同的見解。

簡單來說,兩者間的不同在第八意識阿賴耶識,我這裡進行比較。

唯識把阿賴耶視為一種潛能,就是根據前七識的造作當作起始點,在這裡做累積儲藏,等到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候顯現(種子起現行),然後因為這裡頭充滿由前七識所產生的這些潛在,所以第八意識稱為是雜染的,他同時也會因地適宜的變化。阿賴耶用種子的概念打比喻,所以又稱為種子說,他具有三種功能。他可以像是倉庫一樣,能處藏東西,而意識的潛能能被處藏,同時他來自七識,其中第七意識具有了別作用。

承繼唯識「賴耶緣起」的說法,不同之處:如來藏:把阿賴耶識稱藏識,他說阿賴耶識乃心識之表現;心識本性為如來藏自性清淨心。就很像是你在還有沒有造作前,這裡是沒有東西可以雜染的。而這個還沒有汙染的東西,叫做清淨如來藏真如心(有他才有東西能雜染),依據這個心來作用。

所以也就是說,這裡他有2種特色,就是本來是清淨的,經過薰習雜染了

一心開二門,就是在講說,這個心,要嘛是原本的,要嘛是雜染的。
補充說明:如來藏(無我),並非具有練現諸法的能力,不落生滅

《起信論》真正重視的不是能生滅的阿賴耶,而是它所依的真如心。
如來藏緣起不是經由清淨心直接生起,識透過阿賴耶生起諸法總相,萬法也不過是
無明妄念,本身沒有真實性,心識去除無明,明心見性覺悟真如心。

「緣起」在各種部派的觀點不一致,因而有不同的理解。但最先是緣自於12因緣所闡釋,因時間順序為思想演進,以說明各部派的看法與根據。全部都是在講緣起,只是用的立場和解釋不一樣。

12因緣,以有情眾生作為對象,依其用心識構造解釋苦的緣由,並非因果生起的關係(非因明學)。以無明開始,以老死為終。這裡,不是要反對其中各支沒有因果關係,是諸果生起的序列,因此之間是有先後之別。 無明&老死

部派,用因緣來看因果之間生起的關係和分析,是謂部派佛教的源起觀。其中,講的是因緣果;果成立的原因(主)與條件(次),

中觀,講的是諸法生滅變化的真理把握,而不是對物件(因果因緣)進行直接分析。因為重要的不是事情怎麼發生(過程),而是我們如何從中得知道理,加以解決自己的人生問題。

唯識,使用心識上認識論的方法,心理學角度分析意識結構與其中關係,解釋緣起(12因緣相應)。從內在感知揭示,第8意識是唯識主要對緣起的論述,即由前七識的影響,在第八意識(種子儲藏中心)造成種子(並非不變),於天時地利人和(條件聚足),起現行(潛能到實現),故稱:阿賴耶緣起,也為和說阿賴耶是雜染。

如來藏,繼唯識論主張,從預設眾生皆具清淨心,而後解釋如來藏緣起法,轉識成智。同樣在第八意識解釋道,薰習雜染阿賴與經雜染前的真如心,即染淨同具一心,以本心為主。經由7識造作生起諸法萬相,卻是心識的表現,而心識本性為清淨心。不是說,真如心是萬法生起根源,而是看見所有事情背後的本真(回歸),故謂之以假修真(假≠虛偽、虛無),進而指出雜染阿賴依於心真如的看法(假必依實)。

第三組報告_緣起唯識_唯識阿賴耶緣起說_哲三黃莉庭

週五, 十月 12. 2018

※觀看前提:跟課本闡述可能有些許出入,因為本文眾多資訊源攝網路,如有問題歡迎大家指教。※


唯識的緣起可稱阿賴耶緣起,由是可知阿賴耶識視唯識緣起思想脈絡的核心。而阿賴耶識則在唯識的八識中佔據第八識的位置。
唯識緣起乃基於中觀緣起性空思想而有所精進衍生,同時也是為了說明業力因果相續的理由。

唯識的一根本性目的,便在說明一切存在,尤其是人的存在究竟是什麼,於是探討前人的提出的問題,也根據所面臨到的難關進行破解和深思。

在此先解釋緣起的字義:
緣,為條件之意。一切諸法因緣而起→依他起。就是在根、塵、緣三個因緣合和而當下現起識&境。
於上衍伸出了根、塵(境)、緣、識等名詞,下有敘述:
根,指的是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塵,指的是六塵,六塵則是六根相對應的境相:分別是色生香味觸法,六塵又可以稱為六境,之所以用塵此字,乃基於其汙染人們的心靈層面上去表述的。
六根對於六塵(六境)產生了五種了別作用(見聞嗅味覺)之後,產生了六識。此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前五識都為感官識別,此識別並沒有所謂分別的意思,單單只是能夠認識具體對象;第六識,意識,則是具有認識抽象概念的功能,也就是說前五識的行作用的時候,皆需要有第六識的攙和方能夠完整成立。倘若意識沒有參與其中,眼睛仍然能夠看到東西,但沒有辦法分辨這個東西是什麼,然而這樣的行為(能夠看、聽、嗅、嚐、覺)也就沒有意義和內涵了。
在此說明下,識和境(塵)是相互緣起的,因此兩者乃無自性(彼此是彼此的因和果)
末那識則是第七識,根據梵語音譯而來。是意識的根本(就我看來是統攝前六識的一個識),其本質是思量。這個識也是所謂的煩惱的根本來源:第七識(染污的末那識)執取第八識阿賴耶識為我(在此經過課間報告&討論後,認定這是為回應中觀所提出來的問題)。末那識認為阿賴耶識識為常一主宰,因此妄執,但事實上阿賴耶識僅是和主宰我(內我)相似。這種由末那識產生的現象,也就是所謂的煩惱,是為我見。我見:佛教認定的錯誤見解之一,其認定我乃實存的,亦可稱為我執。這裡的我執也就是因為末那識執著阿賴耶識,因此也使得阿賴耶識的三種內涵(會另外分段講述)包含這樣一種特點:執藏。
煩惱的具體表現:任何一人的具體生命在三世(過去現在未來)所思想、所經驗的種種有一種延續的現象產生。(簡言之,這些煩惱這些尚未成熟的業成為種子的形式,攝藏在第八識阿賴耶識當中,也就是說當你跟死後跟著輪迴轉世時,前七識的種種並不會跟隨你的靈魂一同投胎,但是第八識會因為種子的關係跟著你一同延續下一輩子)

第八阿賴耶識三種內涵:能藏、所藏、執藏。阿賴耶識又可稱為種子識、藏識。
能藏:能夠儲藏一切善、惡、無記(非善非惡)的種子(業種)。每個起心動念、言語行為都會形成業種,而在未受到天時、地利、人和因素促成果報前,皆會存藏在阿賴耶識當中。
所藏:針對種子而言,能夠產生質變的場域(但阿賴耶識並非是一種場所)所有業種在此安置,在此被薰習(=改變、影響)。就種子和阿賴耶識的關係看來:能藏是能薰(阿賴耶識)+所藏是所薰(阿賴耶識所影響的東西)
執藏:執是對業力種子的一作用力(類似持有執念)染污的第七末那識對於第八阿賴耶識有著錯誤認知*1而妄加執取。在這樣的關係下,第七末那識可說是能執、第八阿賴耶識便是所執。
*1:認為第八阿賴耶識是“我”的涵義,但第八阿賴耶識只是特質和主宰我相近,兩者上還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而第七末那識對於第八阿賴耶識的執著,便是我見的根源。我見又可稱之我執,是佛教所認定的錯誤見解之一,此見解認為〝我〞是真實存在的,而這樣導致種種煩惱出現。

總結阿賴耶識的三個功能或特質:能夠攝藏業力種子、能提供薰習種子的場域(種子在此被薰)、被執著為我的。
唯識援用阿賴耶的種種特質來闡述因果輪迴產生的現象(主體)並且解釋中觀帶來的問題、也就是說藏識(阿賴耶識)成為了解脫的依據。

略釋《中觀論》緣起

週五, 十月 12. 2018

這裡的緣起主要是談中觀的想法,而這個中觀指的是龍樹的《中觀論》,而非中觀宗,雖然《中觀論》之後成為了中觀宗的主要依據,但在這我們就不細談了。
而說到緣起我們就不得不先說說緣起的定義,那便是一切有為法都是因緣和合而成,而對於這樣的想法在佛學就用了相對具體的十二因緣去講解何為有為法(無明(煩惱)、行(行動)〔過去式〕,識(認知)、名色(有名佔空間)、六入(六感觀器官)、觸(感)、受(感覺)、愛(情)、取(執著)、有(存在)〔現在式〕,生、老死〔未來式〕)。
而在課本上從緣起談到空、無常、無自性(空,不常在),而對於無常這個詞,它便是引導出為何我們會談到緣起性空的原因,因為我們往往因為無常(可以理解成突變事故)而常常感到恐懼、恐慌。而龍樹用這句話(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去闡釋,何謂緣起性空。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這句話在龍樹前就被人解釋過,並且與龍樹的想法略有差異。在龍樹前,普遍想法是,十二因緣的每個之間是一個接續的關係,而在龍樹時,他提出前後的兩個“名詞”是彼此相依,並沒有哪個先於誰,一旦A沒有發生B也不會發生,反之亦然,所以一切皆是空。所以之後龍樹提出了八不(不生、不滅、不斷、不常、不一、不異、不去、不來)來講述這樣的觀念。雖然在《大乘佛教思想》裡沒有細談,但我覺得這是龍樹緣起裡的一個核心思想。當然也因為緣起性空這樣的解釋,其實能讓我突然對之前海濤法師說的“假的,是你眼睛業障重“這樣的想法有更加的瞭解。
總結上面的想法後,龍樹提出了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盤寂靜),表示當我們了解萬事萬物既是必然,也是偶然的時,又能明白地了解到不要過於執著於這個肉身和萬事萬物,那麼我們便能得到涅盤、超脫之後的寂靜。
對於這次的講解內容其實我看不太懂《大乘佛教思想》上所寫的,所以我便參考了印順導師的《中觀論頌講記》中的〈略釋中觀〉這一篇。
而對於這些內容我想提出的問題是,佛曾說過不要去問超乎你所能了解的,因為對於這些只會升起執著,那麼對於這些知識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去理解,我的意思是在許多的“佛教”活動或講道中,是會向信徒傳遞這些資訊的,對於這些信徒來說真的了解這些內容來說,真的會有助於我們去解脫生死嗎?

Hi

週五, 十月 12. 2018

大家好

我們漂流在泰緬邊境-105 號公路公益旅行分享說明會

週五, 十月 12. 2018

【#105號公路:泰緬邊境公益之旅】不是熱血沸騰的國際志工團,也不是走馬看花的豪華觀光團;而是一趟理解世界、看見自己、感動彼此的旅程。

來和佩蓉老師一起,跟著長期投入當地教育發展工作的 Glocal Action,貼近邊境的生活韻律,體會邊境土地與人們的強韌生命力;在真正連結與理解後,激發未來更多的省思、參與和行動!
 
那年雨季,我們漂流在泰緬邊境-105 號公路公益旅行分享說明會
|時間|10 月 13 日(六)19:00-21:00
|地點|台中 默契咖啡
|地址|台中市台灣大道二段 902 號
|報名|線上填寫表單 bit.ly/2IAiN0M
|收費|免費入場,歡迎點用飲料支持店家!
 
【講者|呂佩蓉】第一志願是成為熱血外派記者,峰迴路轉成了國中英文老師。透過背包旅行看見走向世界,期許自己成為更有故事的人;也希望藉由不斷嘗試,讓自己的教學更貼近年輕世代,讓學生能透過自己的眼睛看見世界。
 
【主持|王詩菱】Glocal Action 企畫經理,2012 投入泰緬邊境工作,喜愛貼近東南亞文化與土地上人們的真實生活樣貌。 
 
【105 號公路:泰緬邊境公益之旅】
|團次|1/19-27, 7/6-14, 8/3-11, 10/5-13
|詳情|www.gloatw.org/tour
 
#相遇_泰緬邊境的多元文化
看見人們往返泰緬界河 Moei River 兩岸
跨越議題、族群及地理疆界,感受邊城脈動

#看見_當地社群的自助努力... 查看更多 | 顯示較少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