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組報告_佛陀生平與出家動機

週一, 十月 1. 2018

大乘佛教:第一組報告_佛陀生平與出家動機 S05190040・哲學三・許銘陞

在佛陀喬達摩悉達多出世之前,世間的人們在沒有一個能夠完全依賴的信仰之下,生活貧困、過著非常艱辛的生活,在他出世並直到他開始思考著能不能幫助人們脫離苦海之後,當時人們的生活依然是非常的困頓、非常辛苦,因為我必須強調,我們的喬達摩悉達多跟我們一樣是人類,他並不是神,所以他無法改變這個現實的經驗世界的原理,所以難道他沒有改變任何事物嗎?當然不是!他讓當時的百姓有了一個信仰上的依靠,這個信仰怎麼可能會對這個現實的經驗世界有所影響呢?他所改變的是我們的思維,我認為思維這種東西是非常重要的,即使處在一個貧困的時代,如果我們抱持著正向的態度去面對這一個世道,那麼我們即使遇到了許多不好的事,我們也能夠逆來順受,那麼這個現實世界就不會打垮我們的堅強的心靈。直到了現在,佛教依然繼續傳遞,很難想像一個生活在貧困時代的人,他提出了對於這個世道人們應該要如何思考自己的人生,來提升我們思維的心境,而這樣的思想被傳遞了2500年,可見這個思想並不簡單。
在2500年前的印度,當時正是他們種姓制度剛發揚光大的時期,在這樣的階級制度之下,人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階級心態是最為嚴重的時期,直到現在的印度仍無法完全脫離這個種姓制度的影響,但佛陀處在當時的環境之下,卻不受其影響,在他看到了當時百姓的困苦之後,身為貴族的他不但不像其他貴族一樣忽視他們,反而還想幫助他們,才在29歲那年出家,開始幫助人們思考離苦之道,在這之中還遇到了種種困難,像是向許多當時的名師學到了很多禪定的功夫,但是都無法達到真正的解脫,所以持續地一直拜師學藝,還有一次透過忍受飢餓還達成人生的解脫,不但失敗之外還差點餓死,不過他並沒有放棄,最後才在菩提樹下思考出離苦之道,才提出了與種姓制度不同的、屬於他自己的思考人生的態度。

[u]直到了現在,他的思想仍被世人所稱頌。[/u]

講題:Digging into the problems of corruption

週一, 十月 1. 2018

演講公告:
歡迎對於水下考古有興趣的朋友參加!
時間:2018/10/17 12:30~2:00
地點:國立台灣大學水源校區人類學系201教室
講題:Digging into the problems of corruption
~The excavation of the 18th century Dutch East Indiaman the Rooswijk.
講者:Prof. Martijn Manders (Leiden University)
摘要:
In 2017 and 2018 Dutch and British archaeologists investigated a shipwreck of the United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 in front of the English coast at 25 metres of depth. The ship sank on its way to Asia, only one day after it departed from the Netherlands on the night of the 9th of January 1740. The excavation revealed besides evidences of the life on board, also information about trade and even corruption. This presentation will be about the way the site was excavated and the historical and archaeological information that was gathered.

第一組報告(四聖諦)

週一, 十月 1. 2018

大乘佛教:第一組報告(四聖諦) S04190077・哲學四・廖宜揚

佛教四聖諦,分苦,集,滅,道,苦諦代表著人世間所有的苦難,而集諦就是反推人世間的苦難,找到苦難形成的因,這些是屬於我們人世間的,眾人的因果,而滅諦指的是因果被消滅過後的結果,而道諦就是消滅因果的方法,滅諦與道諦指的則是出世間的因果,所謂出世間就是修佛過後的修行者所在的層次。
苦諦在十二因緣中就是指十二因緣中的老死,十二因緣用老死來代表著人世間所有的苦,而南傳佛教中的《長部》描述,佛陀把「苦」分為十一種:生、老、死、愁、悲、苦、憂、惱、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而這些苦歸納為「五取蘊即苦」,五蘊就是「色,受,想,行,識」,佛陀認為所有苦皆為五蘊所產生,人生在世就是要避免更多的苦痛,因此才需要修行。
集是有關苦的原因,產生痛苦的根源,主要是貪、嗔、癡三毒,這就是「集諦」。推至最後,眾生的本心被「無明」遮蔽。所以集諦可以推出苦痛的原因,都是起源於眾生的無知,而眾生不能避免這些無知,只能藉由避免苦痛的形成來避開苦痛的結果,所以才說眾生畏果。
要想去除痛苦,就要消滅產生痛苦的原因「貪、嗔、癡」,這就是「滅諦」,佛陀還列舉這些痛苦,其中包括內六處、外六處、六識、六觸、六受、六想、六思、六愛、六尋、六伺,且提出相應的解決方法。這些痛苦的解決方法稱為涅槃,就是斷盡煩惱業,才能解脫。
道諦是說如何破解苦集,使苦不再積聚,乃至於滅壞的修行方法。要想滅除苦痛的原因,就必須要修行,修行八正道,正見、正思、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正」也有「圓、全面」的意思。正見指的是正確的佛理知見,正思指正確思維,以引導生如理如實的智慧,正語又叫正言,指純正淨善的語言,合乎佛法的言論,正業又叫正行,指正當的合乎佛教的活動,正命指正當的謀生手段,即按佛教的標準謀求衣食住行的必需品,遠離一切不正當的職業,正精進意思就是正確的努力,止惡修善、去惡從善,自覺努力。正念就是隨念於身、受、心、法四種所緣,正定是特別要求佛弟子對佛法要有堅定不疑的定見見諦。以上八正道,就是避免苦痛凝聚的修行法門。

大乘佛教思想特質一報告後心得分享

週一, 十月 1. 2018

我是負責生死即涅槃的大肆顧鈞毅,生死即涅槃與色即是空是具有異曲同工之妙的兩個核心思想,尤其是在這兩者的矛盾上尤其相似,也是這個矛盾讓我們看到佛教哲學中最神秘、最引人深思的東西"無分別智(般若波羅蜜)"。
這無分別智對於我而言有著深深的神祕主義的味道,如何將"A是非A"這樣一個如此明顯的矛盾視為合理,顯然在一般的邏輯上是說不通的,但無分別智這樣的一個能力卻能將其合理化,我真真正正百思不得其解,於是圍繞著這個問題本組與汪老師展開了討論,收仙我們討論了無分別智是否為一種神祕體驗,這便要從神秘的定義開始講起,神秘,我們將其用於解釋"無法解釋"的事物。那麼無分別智這個能力的作用便是在於看破事物的色與名,換句話說,無分別智的作用就在於使"A是非A"這樣的矛盾合理化,至此,我們可以看出關鍵在於"矛盾的合理化",那麼"矛盾不合邏輯"是不是就等於"神秘"呢?我想還是有著些許差別的,矛盾不等於神秘,這是自明的。
接下來的議題便是"無分別智的能力是否與生俱來",根據經典所述,無分別智這一能力的確是存在於我們身上的,只是我們要掌握該能力需要經過一些修練,修練的方式又牽涉到"二諦",故在此不多做論述,這也解答了我"無分別智是邏輯上的外掛"這一說法,但我依舊對這"無分別智"眉頭緊皺,這一能力,實在撲朔迷離,既不能經由感官經驗得到,亦不能以概念與其做出連結,彷彿,這世上沒有任一範疇能包含無分別智。但如前文所說,這是一種能力、智慧,那究竟要到達何種境界才能體悟?抑或是以人類的能力無法掌握,這感覺對我來說簡直就像給妳十年的時間去學習星際大戰中的念力一般,我也很想學會念力,但很抱歉,在我狹小的認知中就算我窮盡洪荒之力我也不可能做到,所以我很希望在今後的課程中能夠更了解這"無分別智"的正確樣貌與本質為何。我們在討論中質疑,"無分別智"是否是一超出言語表達能力的能力,也就是我在上文中所困擾之處。實在希望能夠將其釐清。: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