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期中作業] 以單欄為主的網站設計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1)網站主題:Rilakkuma House (拉拉熊的家)

(2)製作動機:從小就對拉拉熊情有獨鍾,想要自己製作做一個專屬拉拉熊的網頁,讓更多人深入了解拉拉熊的世界

(3)製作內容:介紹拉拉熊的故事與他身邊的角色

A.拉拉熊的由來故事(檔名:index)
B.角色介紹(檔名:Character)
C.周邊產品(檔名:product)
D.動畫影片(檔名:video)
E.主庭餐廳介紹(檔名:restaurant)

(4)風格設定: 簡約質感風又帶些可愛

(5)資料蒐集分析

拉拉熊小物的資料 http://www.sanm-in.com/

◎設計優良網站(風格)列表與分析:

編排設計很棒,整體風格讓人看起來舒服不雜亂
http://www.taiwanbear.org.tw/front

配色舒服,清晰明瞭
http://www.taipeifestival.org/index.aspx

Re: [期中作業] 以單欄為主的網站設計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1)網站主題:LINE FRIENDS
(2)製作動機: 因為我很喜歡裡面熊大的角色,太可愛了所以想要介紹他們B)-
(3)製作內容:
首頁(home)-->LINE FRIEND的line聊天室與貼圖
關於(about)-->LINE FRIEND的由來
朋友們(friends)-->介紹LINE FRIEND角色們!
商品 (product)-->LINE FRIEND周邊商品
插圖(illustration)--->一些LINE FRIEND的圖
(4)風格設定: 想用LINE的風格,畢竟是LINE FRIEND嘛:)-D
(5)資料蒐集分析
◎設計優良網站(風格)列表與分析:
https://www.pkthink.com/portfolio.asp
這邊的網站是一個 製作網頁的公司,他們有網站的作品,我覺得可以看一下參考是不錯的

Re: [期中作業] 以單欄為主的網站設計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前置作業(11/15)
(1)網站主題: 小小兵

(2)製作動機: 因為我很喜歡小小兵,想藉由這次的網頁設計的期中作業,來介紹可愛的小小兵

(3)製作內容:
劇情介紹(index)
角色介紹(people)
小小兵語大解密(language)
精彩預告片(movie)
精彩劇照(photo)

(4)風格設定: 利用小小兵的代表色,黃色系列去製作出可愛的卡通風格的網站

(5)資料蒐集分析
◎設計優良網站(風格)列表與分析:
http://universalshowtimes.com/tw/minions/
http://www.nick-asia.com/shows/spongebob-squarepants/76ypv4
這些網站都類似用黃色系列的配色,這些配色我都還滿喜歡的

Re: [期中作業] 以單欄為主的網站設計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1)網站主題: 史迪奇與利羅

(2)製作動機:想介紹這外星來可愛可愛的生物。

(3)製作內容:
首頁 index 概略介紹史迪奇從何而來
關於 about 史迪奇與他的歐哈娜(家人)們
故事 story 史迪奇的故事
圖片 picture 史迪奇系列作品
連結 link 相關網頁資料來源

(4)風格設定: 銀河系、星空系列的色彩。

(5)資料蒐集分析
◎設計優良網站(風格)列表與分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8%9F%E9%99%85%E5%AE%9D%E8%B4%9D
以上是關於史迪奇的相關資料

Re: [期中作業] 以單欄為主的網站設計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1)網站主題:卡娜赫拉與他的小動物們

(2)製作動機:因為我超喜歡卡娜赫拉的作品,希望可以為她做一個中文化的網頁版本 介紹卡娜赫拉系列。

(3)製作內容:
首頁(index)>>簡單的介紹卡娜赫拉這個作者
關於(about)>>卡娜赫拉創作小動物的有哪些?
合作(works)>>放卡娜赫拉她與台灣合作廠商活動
圖片(picture)>>放卡娜赫拉的歷屆作品
連結(link)>>作者相關連結網址

(4)風格設定: 馬卡龍顏色的配色,甜美的風格,製作成少女心爆發的一個非常可愛的網站,希望能夠以我第二的作業去修改成完整的介紹頁面。

(5)資料蒐集分析
◎設計優良網站(風格)列表與分析:
這個網站很粉色,配色我覺得很可愛
例:http://www.tagsis.com/
還有一些其他網址,基本上全部都是馬卡龍配色系的網站

Re: [作業02] 利用Div標籤與CSS建立基本網頁版型--以單純色塊為例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http://mepopedia.com/~css106-2c/hw02/hw02-1055445135
1.製作主題 怪奇物語
2.欲呈現之配色風格: 紅血色
3..有無遇到的問題? 無
4.製作感想 一開始覺得很困難但跟著一步一步做之後覺得還可以 蠻好玩

老外也忍不住想帶走的花東「桌上風景」!專訪Kamaro’an:只順著部落生長,就有更好的設計高度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老外也忍不住想帶走的花東「桌上風景」!專訪Kamaro’an:只順著部落生長,就有更好的設計高度
BY VANESSA LAI · 2017/11/11

Credit: Kamaro'anCredit: Kamaro'an



Kamaro’an 的快閃店「太平洋的風」,今(2017)年 9 月底進駐華山玻璃屋,走進屋內,入口右側掛在牆上的帆布袋、新社香蕉絲帽子等,和懸掛在上頭暖黃色的旋草燈,溫馨、舒適的擺設,伴隨著迷人的清香,像是迎接旅人回家的暖心問候。

展示架所用的大理石板,是來自花蓮大理石工廠的剩才,Kamaro’an 把它們帶進選品店,「大家可能不會直接看到大理石板,但產品擺上去後,質感可以突顯出來。」設計師張雲帆坐在漂流木做成的椅子上,向《Mata Taiwan》介紹,他們也將一些生活物件放進格子櫃,讓客人可以聯想到居家生活的佈置,因此格外有親切感。



Kamaro’an 成立兩年獲國際肯定,銷售創下華山快閃店紀錄

Kamaro’an 成立僅兩年,專注在輪傘草與編織系列,以其獨特的在地手工藝設計在今年拿下 M&O「亞洲新銳設計師獎」,備受國際媒體關注,在華山玻璃屋的展售成績也創下了兩年來快閃店營業額最高的紀錄,這個月又獲得 La Vie「2017 創意力 100」十大創意品牌的肯定。

兩年前,Kamaro’an 就在華山舉辦過「輪傘草研究所」的小木屋特展,因而大幅提升品牌的知名度,這次有機會重回華山做快閃店讓團隊夥伴都很振奮,「我們那時候展了快兩個月,之後就有發現在不同場合遇到的不管是業主、客人或來看展覽的,會知道我們在華山展覽過」。這次在四面落地窗的玻璃屋,更容易吸引遊客路過的關注,他們考量到自家產品品項不多,何不把握這個機會聯合花蓮與台東,有在做工藝、在地經營的品牌或工作室參與?一起營造乾淨、自然的花東美學,也藉此翻轉外地遊客對於花東觀光紀念品仍然很樣板的印象。

為此他們籌備了半年時間,走訪、記錄這些工藝作品,在輪傘草、香蕉絲、月桃與檳榔葉鞘之間,串起了純淨、簡單,與生活方式直接連結的美好意象。你可以看見月桃編織如何承續使用的脈絡,融入老人家編織技法的歷史,或是工藝師就地取材運用香蕉絲編織,呈現平紋、菱形紋與山型紋穿插的質地。


Credit: Kamaro’an


「太平洋的風」,讓花東自宅職人與消費者面對面

這些創作者或工藝師的共通點,或許是「講究專心一志的做好自家產品」。就像也在「太平洋的風」參展的刊物 —— 寫寫字工作室的《自宅職人》提問:「有沒有更好的生活模式?」

「以自己的所愛為業,工作與生活結合,就是一種好方式。」

張雲帆認為「自宅職人」這個標題取的很貼切,描述一群在家從事自己喜愛的專業,提供給客人好品質的成果,同時認真感受在地氛圍的人。這份刊物訪查了花蓮 30 多個來自各行各業的案例,可能在自家一樓開店面,樓上就是工作室,成為特別而自在的工作景象。

「太平洋的風」不只引介了花東的質感設計,也期望讓在地工作者能實際與消費者直接面對面,因此透過展覽期間舉辦相關主題的講座或工作坊,讓一般大眾認識到經營的幕後脈絡,「顧店的店員都是製作手工藝的人,因為我們希望製作的人接觸消費者,可以瞭解為什麼他們會喜歡,而且外面的人也會想知道他們的想法」。



一半手作一半工廠代工,讓部落工藝質量兼顧


圍繞在部落生產的工藝是怎麼確保品質與穩定產出的?「我們最大特色是一半工廠生產,另一半手作,做工藝是產品最重要的地方,比如布包在台北的工廠車縫,編織的提把在部落製作,這樣可以保有精準度與品質。」張雲帆也提到,很多參與製作的人是部落裡很年輕的女性,能夠彼此交流學習如何做得更好、更快,是很重要的事。

「在十、二十年前,大家還是會覺得日本、北歐的設計很不錯,但現在我們也有遇到很多外國遊客就是想找台灣的工藝產品。」許多國外遊客對 Kamaro’an 的設計感到驚艷,喜歡帶走「桌上的風景」,或美感與實用性兼具的小配件,稍高的價格倒不是首要的考量。



張雲帆說,這次有些選進來的品牌,是個人的工作室,就容易面臨銷量很好,卻無法及時補貨的困境,「限量當然也是特色,但我們想做的是部落對文化有興趣的人也可以一起參加、成為一份子」。為解決這種問題,Kamaro’an 善用「規格化」的模式,盡量讓部落人力能夠有效發揮,專注在最擅長的部分,比如輪傘草系列,是在彰化工廠先做完金屬框架,再送到部落,由部落姊姊把輪傘草編到鐵架上。

「品牌要規模化,就要有穩定的訂單持續進來,才有機會和找更多人一起參與工藝。」

原先他們想過與漂流木藝術家合作的可能,但藝術創作有其門檻,通常藝術家會把心力全神貫注在一件作品,無法接下大量的訂單;相較而言,工藝家面向的是日常生活的設計,像是燈飾、窗簾等生活裡本來就有的東西,便有機會成為部落族人可以一起參與學習的技能。

「我們在設計上,讓它盡量是幾何或很基本的造型、功能結構。」張雲帆向我展示 Kamaro’an 的編織筆袋,其實是由單張皮革一體成型的立體空間,再以阿美族一條線的編織束緊筆袋。因為考量到傳統編織的籐皮愈來愈難採,籐皮改以堅韌、有彈性的牛皮替代,並選用義大利頂級製革廠的原色牛皮植鞣革,表面光華,不另染色。這樣低調的設計,將光芒完整保留給編織紋樣,因此客人捧起來欣賞時,經常會好奇這是什麼編法。


Credit: Kamaro’an


只需順著部落生長,就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設計高度

很多初見到 Kamaro’an 作品的人,會說和之前看過的「部落手作紀念品」很不一樣。同樣是從生活出發的工藝設計,他們不刻意表達與傳統文化的連結,或者說,只是在做延續原有用途,但更貼近現在生活的產品。比如繫在搗杵棒的編織繩,本來是束緊或止滑的功能,那麼用在包包或筆袋作為提把和裝飾會是如何呢?

Kamaro’an 將部落手作拉出了別緻而難得的高度,成為令人耳目一新的好設計。他們在官網這樣形容自己的理念:

「Kamaro’an 不太創造新的設計故事或造型意涵,只需要順著部落生長出來的工藝和創作,用更生活化的視角延伸成產品,慢慢做出更多日常起居裡的好物。」


Credit: Rapaq Point via Kamaro’an

佇立在世界遺產地上的小廟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佇立在世界遺產地上的小廟
2017.11.13
作者:蔬粒王

曾經在我的田野筆記裡,馬王廟是一個能與世界文化遺產A地對抗的中心,因為在當地村民的心中,小廟中的馬王爺相傳是A王朝末代帝王的兒子,世世代代守護著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也因此A地雖以重大考古遺址聞名於世,馬王廟更能喚醒村民們對這塊土地長時段的文化記憶與情感。


2010年蔬粒王攝於馬王廟
小廟之所以引起我的興趣,是因為我是一個有拜有保佑、什麼都信的人類學家,是因為小廟前幾個歷史悠久的碑文。民國二十八年的碑文是這樣寫的:

「五聖廟一座前有拜廈三間此廟不知創自何時古碑殘缺無從稽考年深日久

風雨侵蝕狀不可觀五聖者五尊神聖也其神最靈每及天旱祈雨時症求救誠

心禱之無不靈應寬一方之保障也近因廈宇頃塌不容布奠閤村善人不約而

集公議重修之舉謹將本社蓄資發作各種修理 用今春工程告竣而之頃塌

者金則翼然復起矣狀不可觀者煥然成新矣於是勒石紀念以垂不朽云。

清文童朱國基撰文

中華民國貳拾捌年夏曆桃月上旬穀旦」
小廟分別在1989跟1998年重修,1998年的重修立了幾座碑:

馬王爺的傳說

相传三千年前殷纣王平定四夷后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离都城去朝歌『今淇县城』兴休离宫别馆强令四夷纳贡八百诸侯进宝聚

天下能工巧匠在朝哥建豪华鹿台摘星台三宫六院设酒池肉林纳天下美女妲己朝朝宴乐夜夜欢歌尽享天下荣华富贵不问朝政社稷

民间疾苦奏章混淆亲奸辋远忠臣制炮烙造 盆荒淫暴虐无道摧残民众陷害忠良其子殷郊幼年接受国学教育睿智聪颖明断是非素

怀治国安邦平天下之雄心壮志不畏父权到父王面前为臣民请命驱除邪恶强国富民殷纣王不听劝阻反视子叛逆饭上逐出宫门贬回

故都养马殷郊蒙难于此悉心养马常于庶民荷锄使役防病治疾受到百姓爱戴人民亲切的称他为『马王爷』殷郊死后庶民百姓怀

念不已每到节令长到墓前祭祀后人为追念殷郊惩恶扬善为民解忧捐躯尽节遂修『马王庙』纪念



2010年蔬粒王攝於馬王廟
在這片面積龐大、考古遺跡為主的世界遺產地上,有十幾個村子,每個村都有一座小廟。村民們回憶,1980年代以前,馬王廟所屬村莊與周遭的四個村合為一個大村,當時香火鼎盛,雖然每個村子都有各自的小廟,但直到今日每逢重要節慶,即便已經分了生產大隊,幾個村子的人還是會一起出資在馬王廟辦廟會。有趣的是,各村委會的幹部一方面說這是迷信我們不鼓勵,一方面又說依循慣例還是年年出資辦廟會。雖然馬王廟以體積而言不算大,但每當我與不同村的村民們聊天,他們總會憑印象說A村的馬王廟是幾個村子中最大、儼然是地域的中心。譬如我到王村,我覺得從建築體積到佔地面積那廟才大,村委會的人回憶,王村的小廟在文革前是五倍大,而且在二十世紀上半曾經是學校(民國時期有「廟產興學」的政策),文革時期才縮小了廟的規模。

許多小廟的故事都是惠君媽告訴我的。惠君媽因為一家三口都在世界遺產地上發掘遺跡的考古隊工作,因此對於「號稱」在考古隊實習的我總是很熱心。當年我坐在廟前做田野的時候,她會幫我招呼廣場前的老人家坐下來一起聊天。馬王廟又稱五聖廟拜有土地爺、財爺、馬王爺、牛王爺、五道爺,每年農曆3月15日牛王爺壽辰,會一連舉辦三天唱戲為牛王爺祝壽,6月23日馬王爺的壽辰會有一天慶祝活動。2011年我剛好參加了小廟的牛王爺廟會,遇到一位幾年前被迫拆遷到他處的老婆婆。如同許多地方的情況,地方政府為「保護」世界遺產地,迫使許多村落拆遷到他方。婆婆回到小廟參加牛王爺一年一度的生日廟會,她潸然淚下,家拆了依然還是想走路回到小廟祭拜。

2016年在馬王爺的廟會遇見81歲的吕奶奶,她回憶大約三十多年前(1989年)重修被文革破壞的廟時,她和兩個爺爺為了監工在廟裡住了13天,她形容廟裡神像立好的那天要舉行慶祝活動,但是那天是陰天,他們怕不能按照計畫進行活動,跪下求馬王爺,結果真的沒有下雨,順利進行了活動,直到第二天早上才下起大雨。

因為馬王爺靈驗,村民們有事,總會到小廟求事。惠君媽通常會在初一、十五,還有每逢三、六、九的日子,幫小廟開門。問她這樣守著廟門多久,她說已經好幾十年了。「那大隊還是村民有給你錢嗎?」我問。「哪有?!這些都是自願的。」她回答。因為我印象中台灣的廟裡總有很多「義工」,所以我一直相信惠君媽是自願來守著小廟這件事情。


2017年蔬粒王攝於馬王廟
直到今年暑假回到田野,經過小廟,照例我拱手行禮因為我是個什麼都拜的人類學家到哪都祈求研究順利。這天我注意到馬王爺的塑像換了,而且小廟前坐著一個陌生的面孔,一臉無奈,於是我們聊了起來。

這位年輕阿姨無奈地又不耐煩地說是馬王爺叫她來的。

「馬王爺怎麼叫你來呢?」我一臉狐疑。

「他就叫我來」,他說的很自然,彷彿馬王爺會說話是理所當然,又有一點無奈。

「是託夢嗎?」我試著要想解釋可能的情境。

「他叫你來,你能不來嗎?」,阿姨完全沒想要回答馬王爺如何叫她來這件事情。

「這就像是工作一樣」,她總結!然後她開始說如果有機會到工廠去工作,一個月賺一兩千塊,誰又會想來這裡。

因為年輕阿姨顯得對這份「工作」很不心甘情願,於是我問:「馬王爺叫你來(守廟)之前你會到小廟嗎?」

「不會,老人們才會來。」

相較於惠君媽和其他老奶奶們總是很熱心地跟我說小廟的事,這位阿姨不是太耐煩,還叫我自己去看碑文,「所有的事情碑文上都有寫啦」。後來阿姨問我時間,我說現在四點半,她說差不多了,她要下班了。

終於,初十五當天,我又在廟前看到惠君媽。問候之後惠君媽說因為有新的人來幫忙開門,她可以不用一直來。然後我趁機問,馬王爺也會跟你說話嗎?

會啊,我38歲那年開始來馬王廟,之前文革破四舊、立四新,就讓人把像打掉,這就成了倉庫,大隊的幹部在這裡放木頭。最開始這個廟,大家上班跟下田的時候,就會把小朋友放在廟裡,說讓馬王爺給看房子。

當時我在鄭振香(著名考古學家)下面跟著發掘婦好墓,工資都正常,某天正幹著活,突然大喊大叫,我瞪著一起幹活的何女,何女說你幹嘛瞪著我,我害怕,平時我倆關係不是很好嗎?但我由不得我自己,就瞪著她,就要何女找大隊,要重新打開這個廟,把裡面的東西騰掉。

後來人家告訴我是被馬王爺上體了。

何女去找大隊,幾個村裡的人知道就從考古遺址外博物館的大門巴著門瞧我。在確定那個人已經去找大隊後,我就正常幹活。我回家後,中午也不吃飯,下午不能幹活。當時村里支書跟會計的媳婦到家裡幫忙看著我,要我休息不要動。我在家躺著,不能幹活。他們說我有病,每天給我做一碗掛麵湯、兩個雞蛋。……俺娘家的人也來了,就說我有病,就去找管神的人來了。俺就不聽他,因為他不是正神,我說讓(其他村的)黃龍爺來。雖然(當時)我嘴上說不清、但我心裡能記著點。那時候還吊著門簾,把門簾放下來,我不瞧你們,第二天早上黃龍爺的弟子來了,我不知道怎樣就拽著那個人的手,說「老師好」,他(黃龍爺)就不好意思,後來就自己走了,我心裡有記著這個事情。由我這個事之後,廟裡的東西就騰開了,這不三月十五就唱著戲,群眾就越唱越有勁。那時我38歲。…….
惠君媽還回憶,在文革之前,村裡也有人守著小廟,之前也有人出現被附身,在裡面大哭大叫。我想著慧君媽因為馬王爺的託付從年輕時到今年已經守著小廟將近三十年,她說他現在六十了,正好可以退休。再看看接替管廟門的年輕阿姨一臉無奈地坐在旁邊玩手機,我突然有一點同情。

在這個著名的世界文化遺產A地,到底重要的遺產是什麼呢?是考古遺址還是居民們信仰不疑的小廟、以及累積地方生活的空間呢?(幾年前小廟也曾經在地方政府的拆除計畫中)這問題這幾年在我田野期間常常思考,也常常心想著能為村民們做點什麼。但自從今年田野聽到年輕阿姨跟慧君媽的故事,現在經過小廟,作為一個什麼都信的人類學家我都低頭快速走過、更別提雙手合十拜一下,我深怕馬王爺有一天抓交替看上我這個對小廟歷史與村落充滿興趣的人類學家,叫我去守著小廟~~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蔬粒王 佇立在世界遺產地上的小廟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25)

[CIO視角] 如何培養企業管理者的數據思維?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文 | 帆軟數據應用研究院 李向川

大數據的出現,正在徹底改變很多企業的運作模式,新的商業機會層出不窮,舊的市場格局正在被強烈錘擊,有些格局已經打破。隨著數據技術的發展,大數據分析水平的提高,企業面臨的外部環境更加複雜,內部管理也將挑戰更大。如何迅速轉變思維模式,用數據化思維來管理企業,保持自身在商業競爭中的主動、優勢位置呢?筆者通過和多位IT高層的交流以及趙興峰先生《企業數據化管理變革》的拜讀,分享一些自己的經驗觀點。

培養企業管理者的數據化思維,可以分五步走。
  • 第一步:自上而下的改革;

  • 第二步:營造數據驅動的文化;

  • 第三步:先複製,後創新;先有形,後有神;

  • 第四步:循序漸進的培訓模式;

  • 第五步:分析競爭對手,向標杆企業學習。


  • 數據化管理是企業管理自上而下的變革


    培養管理者的數據思維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因為形成數據思維不僅僅是行為習慣的變化,還是思維模式的變化。改變一個人的行為比較容易,而改變一個人的思維模式則是非常艱難的。

    企業在導入數據化管理的過程中,對管理者的數據思維培養是一項必要的工作。管理者沒有數據思維,企業的數據化管理將是空的,數據會被管理者放置到一邊,而無法起到應有的作用。

    數據化管理是企業的管理變革。自上而下的改變叫變革,自下而上的改變叫革命。如果沒有高層的推動,企業的數據化變革就不可能實現。所以高層首先要建立數據思維。在研討目標、商議工作、布置任務的時候,都要用數據去量化。開會的時候問數據、聽數據、分析數據,提出戰略目標的時候用數據去說明目標。

    管理學上有個高效原則是「向上取悅」。商業社會中,資本為王,老闆是資本方的代表。上級決定下級的任務,評價下級的工作績效。員工為了在企業中生存,需要滿足上級的要求,以獲得上級的賞識和認可。所以在企業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向上取悅」的管理方式,這種向上取悅執行得越到位,企業的執行力越高。

    數據化管理變革以企業文化為基礎


    培養管理者的數據思維,需要以企業文化作為基礎。數據化管理變革必然帶來企業文化的變革。數據講求的是量化、科學、實事求是,企業在管理中也必須重事實、講數據。

    先複製,後創新;先有形,後有神


    一種有效的方法「先複製,後創新;先有形,後有神」。開始培養數據思維的時候,光靠大量的會議討論是不行的,需要藉助具體的工作工具。

    為每個崗位設計標準化的工作表格,為每個管理者設計標準化的數據分析模板。通過培訓,教會每個人都使用這些表格和模板。在日常工作中,隨時檢查相關數據的表格是否嚴格填寫,並在使用過程中,允許並鼓勵員工提出改善意見和建議。對於好的建議積極採用,並及時更新原有的表格和模板。

    經過一段時間磨合,員工就能夠適應這種數據化的管理方式,並逐步內化到日常的工作當中。這就是先有數據表格的「形」,然後再追求數據思維的「神」。

    初期設定表格和模板,不需要過度追求完美,表格和模板在實踐中不斷修訂和完善,逐步形成適合企業的數據表格規範和數據分析模板。

    不要因為追求完美而遲遲不推動企業數據化建設。更早開始,更容易取得成功。

    培訓過程要循序漸進


    要改變一個人的行為習慣和思維模式,培訓非常重要。兩方面原因,一方面要樹立變革的動機,說服個人做出改變;另一方便,要為改變提供工具,培訓說明工具的使用方法,完成變革期的順利渡過。

    企業可以指定變革時間表,按照時間表設定培訓內容和培訓計劃,為不同層級的管理者指定不同的培訓內容,包括技能的培訓和動機的培訓。動機培訓是要告訴所有參與人員,公司為什麼要做出變革,而技能培訓則是提高參與變革的管理者適應新方式的能力。

    培訓的時候,高層最好親自出席,並強調相關內容,傳達變革的決心。每個層級必須給下一層級做培訓,按照層級遞推。並由相關的部門進行跟蹤檢查,並對每次培訓進行打分。培訓結束後,可要求每個參與培訓的員工填寫相關的反饋問卷,必要的時候進行培訓效果測試。

    本·霍洛維茨《創業維艱》指出,作為一個 CEO,能夠驅動員工的有效工具只有兩個:激勵和培訓。企業在推動管理變革的時候,一定要多多開展培訓。


    分析競爭對手,像標杆企業學習


    商業上的競爭是非常殘酷的,每個企業都要遵守一定的遊戲規則,而這個遊戲規則有強者制定。強者,就是我們的標杆。
    標杆,就是值得他人學習的榜樣。企業可以根據標杆企業的做法,照貓畫虎,學習他們的成功經驗。變高企業的變革歷程提供了一個方向和道路,企業照著這個路子走下去就好。從理論到實際,企業的實踐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經驗的探索需要付出很多的代價,而對標杆的學習和模仿是最簡捷的方法。


    閱讀參考:
    [1] 趙興峰. 企業數據化管理變革[M]. 電子工業出版社, 2016.


    數據分析,報表實例,專業的人都在這裡!加入[url=https://www.facebook.com/twfinereport/]FineReport臉書粉絲團[/url]!

    學習走上回家的道路-新武呂溪流域布農族傳統領域青年運動的經驗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本期期刊2017年6月32期 -
    學習走上回家的道路-新武呂溪流域布農族傳統領域青年運動的經驗  文/謝博剛、邱夢蘋、許凱文

    謝博剛(Fotol/Ciang)
    現職:臺灣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博士生
    自介:為尋找讓大家都幸福的生存之道,繼續扮演塵世中的一介小書僮、鍵盤戰士;30歲的日常是宅在都市裡的研究室、廚房和通往山海的道路上,台鐵花東線特級VIP。




    邱夢蘋(Langus Lavalian)
    現職:海端鄉布農族文化館策展教育組組員
    自介:從小生長於台東霧鹿部落,2013年第一次與父親回到Lavalian家的傳統領域,開啟日後每年重回舊部落的行動。2014年開始製作社區立體地圖與調查傳統領域,並將經驗分享給其他部落的族人,希望更多人一同回到舊社勘查布農傳統家屋。




    許凱文(Aziman Takisdahuan)
    現職:布農族東群部落學校專任教師、社團法人臺東縣布農青年永續發展協會常務理事
    自介:布農族與排灣族的混血兒,喜歡聽著耆老具有生命力的歌聲傳唱著屬於我們的歌謠,透過在布農族東群部落學校的學習,一邊研究著布農族文化一邊也跟著孩子一起學習與成長,用力地踩在土地上一起分享著我們的文化。




    學習走上回家的道路-新武呂溪流域布農族傳統領域青年運動的經驗
    利稻是媽媽的娘家,小時候常常坐車往來霧鹿與利稻之間。某次,車駛過利稻一號隧道口,爸媽將車子停下,指著對面的山說:「那是媽媽的老家,叫Hahaul,指的是過河的那一邊。」(Langus. Lavalian)

    家族或部落?
    —從口述史料到地圖模型

    我們是來自臺東新武呂溪流域的「布農」(bunun,人),原居南投的祖先幾百年前越過中央山脈來到東台灣,18世紀末在此發展出數十個部落。國家來到以前,祖先以父系氏族為單位,尋找適合開墾小米的田園與獵場,彼此藉婚姻、親屬或貿易交換交織出綿密的網絡。直到1910年代,因北方爆發樟腦與槍枝收繳戰爭才涉入與現代國家的衝突,日本人不僅在山麓地帶實施通電鐵絲網與警備線的圍堵,1927年後更深入修建關山越嶺道,樹立威嚇彈壓的炮台。「集團移住」是其重點,原本自由的部落被固定化便利其統治,也將反抗者家族打散或就近移住監管。移住的結果延續到戰後迄今,形成海端鄉的五個村(利稻、霧鹿、海端、廣源、加拿),與原住民族委員會「核定」的利稻、霧鹿、下馬、新武、初來、錦屏、龍泉、瀧下、山平、紅石、崁頂、加樂、加平與加和等「部落」。隨著戰後一系列山地平地化政策、生活改進運動,雖然我們還在原鄉,但距離古老的生活好像有點距離,越來越不像爸爸媽媽他們那樣能夠用流利的母語說著傳統的故事與過生活,我們該如何面對這種半失根的狀態?


    我們所探索的「傳統領域」圍繞於霧鹿、利稻與初來「部落」,但透過踏查與座談,我們才發現以「家族」作為單位所彰顯的傳統領域價值與大家習慣的「部落單位」似乎存在著不同層次的關係,那所謂的「主體性」該落實在哪裡?最早始自2012年,我們進入到文獻資料所看不到的傳統領域,週期性隨父兄回到獵徑上踏查Lavalian家族舊部落的石板屋遺址Patudalan。2014年筆者之一的Langus與博剛以微薄的獎學金製作新武呂溪上游集水區的立體地圖模型,也參與Isnangkuan家族的舊部落Hahaul尋根之旅。臺東縣布農青年永續發展協會在2015年的成立是新型態的在地力量結盟,將有志於部落的文化工作、人文歷史與產業發展的青年結合成一個平台,讓一群人的溫暖取代一個人的孤單。2016年我們成為台北醫學大學傳統領域推動中心的地方夥伴,透過GoogleEarth等資訊系統與長輩探討傳統領域的故事,也製作了新武呂溪下游地區的地圖模型,同時也探勘了初來後山的警備線,並抵達Mamahav的石板屋遺址群。2016年底到2017年,筆者們再以自費的方式與台大人類學系的研究生們進行Hahaul舊社的考古學測繪,未來預計將測繪的平面資料轉化為近用性更高的素材,整合家族的口述歷史與史料文本訊息,建立具有實質內容的傳統領域範圍,勾勒出過去在自己家裡的生活方式,並思考未來的可能。

    回家?現在才開始
    —當身處祖先居住的山林

    過去一年多來,Aziman跟著長輩的腳步回到Istandaa氏族為主的舊聚落-Mamahav,這裡直到60年代仍有部落族人種植紅豆。小時候經常聽長輩述說在初來「後山」出生、生活與遷徙的生命故事。童稚的自己很難理解長輩的敘述—無論是出於生計養家回到山上工作,或者是單純的懷念美好的過去時光,一直到走了這一趟路,經驗性地感受到歷史發揮在自己身心靈的作用。Langus則比對了日本人的文獻紀錄,相對於冷冰冰的文字敘述:Hahaul社人三戶共25人於昭和8年(1933年)3月開始移住至利稻,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完成移住。(高砂族授產年報,1943),走回Hahaul舊社道路並停駐於舊房子(mailumah)時,不同於「高砂族調查書」或「高砂族授產年報」寥寥幾筆吉光片羽,長輩的童年記憶隨之湧現:cina(媽媽)說那裏是她小時候幫阿嬤切菸草的地方,這裏還有巫師阿公的豪宅,他一直在這裡住到1980年代過世,很多人會從高雄花蓮來找他治病,用白米、酒水、華服作為謝禮,趁暑假期間溜去玩就能獲得很多好吃的東西。tama(爸爸)則說這裡是他娶了cina後才能進入的山林(註1),他跟著岳父(外公)去採收愛玉子,再一袋袋的揹下山販售。為了求表現,爸爸會以飛快的速度幫岳父揹起數十公斤重的包袱,而他也會在農閒期間到那狩獵,帶好料給家人。舅舅Ciang則說回憶起小時候住在山上,跟阿公阿嬤擠在小小的房裡,小小的他被夾在中間,睡夢中聽著幾分醉意的阿公阿嬤無意識的聊天鬥嘴。

    什麼是傳統領域?Langus表示在尋根之旅當下好像才理解了別於學術研究對於傳統領域的定義,那就是「一群人生活在一起的地方」!舅舅Ciang說:「如果連自己祖先住在哪個地方都不知道,還談什麼還我傳統領域?」直到下山後這句話還不斷迴盪在心裡,如果連自己祖先住在哪個地方都不知道,還談什麼還我傳統領域?然而是誰讓我們自己都不記得祖先住在哪個地方,又何忍苛責被迫忘記過去的人們?傳統領域不單只是一個地理上的位置範圍而已,更承載這塊土地上的生活記憶與情感,那空間地理範疇並不是那麼現代性的透過法律排他的定義主權,而是回到族人的生活當中,藉由分享、情感的流動與實踐的行為建立起來的屬於人的「地方」,這麼簡單的事實卻淹沒在現代國家的法規命令、與各種扭曲的輿論想像下。Aziman也認為,跟隨長輩「回家」這一個課題是一門很大的學問,從認識自己、家族到理解過去的生活與當代行政單位之間的差異,完全無法以當代價值觀去定義過去布農族人傳統領域的邊界。走訪maiasang或許是一種讓年輕人能夠更快理解過去先祖對於山林智慧與土地之間互助共生的觀念,因此這樣的行動實踐真的是作為我們願意學習與傳承的一小步:回家,從現在才開始。

    誰的傳統領域?
    —經歷接近、亦僅能接近的過去

    「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作為具有空間意義與主權價值的文化概念來自2000年之後的學術社群,在此之前是以街頭上的「還我土地」論述表達,藉由土地權利的復歸重建原住民族的主體性。2005年原住民族基本法通過使「傳領」成為準法律名詞後,其法學概念的釐清與具體實踐方法便成為具有急迫性且牽涉廣泛的現實。如果將原住民族社會作為一個文化集合體,「空間」就是具體化原住民文化行為的載體,空間的物理特質滋養了傳統知識,諸如生態、社會與靈性的抽象原則都透過空間中發生的行為方得以實踐;同時在歷史過程當中遭遇了層次不同的族群/社群關係與外部力量—國家、資本主義、世界性宗教,使得對傳統領域的認識與本體論研究都顯得治絲益棼而不易對外敘述辨明,更罔論社會大眾在台灣族群政治下固有的偏執想像,更加深這一個議題的隱諱。經過了近10餘年各地所發起自主的傳統領域調查與官方所進行的傳統領域調查後,在理論與實務上都累積了不少需要解決的難題,例如:傳統領域的邊界是否是如同國界般的靜止?涉及傳統領域的活動是否又是具有差異與層次性的?與傳統領域的空間連結的社群單位又該是如何定義?報導人的身份,無論是性別、世代、族屬、社會階層又如何影響了對於傳統領域的論述?或者更根本的,如何引發族人對於傳統領域的認知?

    傳統領域調查是一項全面性的研究工作,不僅因傳統領域的概念並非同質,更因其具有不同的屬性,例如獵場、田園墾地、自然資源採集地、紀念地、起源地……等;或者處於不同的時間帶,都會使傳統領域的概念具有複雜的層次。上述的空間範圍都有可能涉及不同的地理邊界與權利範圍,往往也因本民族的領域觀和內部勢力的變化產生消長,自然亦可能與其他族群、社群之間發生重疊與更動態的邊界游移。由於傳統領域所涉及的是具有歷史意義的空間,也因此在當代進行猶如現代國家邊界領域的後設劃定,更需要回到各行動者之間的肯認與協商,才能使傳統領域成為具有在地意義與當代實踐性的權力空間。


    基於上述認知,研究方法上我們主要仰賴兩種研究方式:口述傳統與文字史料,兩者都有其可信度與侷限性,往往需要透過批判性的「閱讀」,才能夠浮現出「傳統領域」與各項權利實踐的空間範疇。在前文筆者已說明口述傳統與實際踏查的意義在於:透過當代族人的主觀敘事,勾勒出其意識當中已然形成的傳統領域空間。對研究者而言,會更關注於族人的主觀敘事與歷史文本之間的辯證關係。原住民族過去並沒有自己的文字史料,我們的社會是活在實踐、禁忌與神話傳說之中,原住民族的史觀強調的是實踐性,透過實踐在當下連結過去與未來,其邏輯是動態的,而非靜態的「證明」;相較之下,現代國家—特別是有文字的社會,所強調的是文字文本的權威性,與政治權力相結合的結果是決定了被書寫者、被支配者的歷史。因此,我們今日所看見的文字文本都有其脈絡,也就是作者所具有的意圖與目的,紀錄方法無疑的是外來的,因此具有其認知理解的侷限,我們必須要批判性的理解;換言之,我們今日所習慣的歷史文本,被書寫的「傳統」可能是透過殖民者有色眼鏡所留下的紀載,與族人的主觀認知可能有著不小的出入。進行研究時,文字文本能夠觸動我們的問題意識,與族人的口述歷史進行比較,但我們並不能逕以作為最後的定奪或用以驗證耆老的話語。剔除史料作者的偏見,才能夠還原史料的價值。

    學會怎麼走路。
    —史料與口述歷史之間的辯證

    對新武呂溪流域的布農族而言,由於受到現代國家宰制的歷史較為晚近,迭至1930年代後日本人才能夠在此地繪製較為清晰的地圖,在此之前多半是沿用清代所留下不精確的方志圖。文獻史料方面,對我們而言較為重要的是日治晚期的《高砂族調查書》、《東臺灣展望》與《高砂族授產年報》、《理蕃之友》、《臺灣原住民族影像誌—布農族篇》,以下將簡介這幾份文件、以及如何與耆老的口述歷史進行批判性的比較閱讀。

    高砂族調查書
    (一)高砂族調查書:這份資料是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理蕃科在1936-1939年之間所出版的一系列調查資料,資料來源來自原住民地區的各警察駐在所業務報告。其第五冊的「各州廳部落概況」調查於1931年,成書出版於1938年,2011年由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出版中文翻譯版,成為研究團隊的重要研究參考。其書分為三章節,第一章以各州廳為範圍進行部落狀況調查,包括位置、地勢、氣候、集團居住的概況、沿革以及與他社的關係;第二章說明各族群系統的社會組織;第三章則描述各族傳統信仰。我們所參考的主要是第一章,里壟支廳新武呂溪流域(新武呂溪、大崙溪)布農族部落計有39個,藉由這份資料我們大概能夠掌握部落的名稱、人口、沿革與社群關係。
    東臺灣展望
    (二)東臺灣展望:這份文獻是毛利之俊在1931年所出版通俗的臺灣東部(花蓮港廳、臺東廳)的概覽介紹,特色在於大量圖版與精煉的文字。其書寫特別側重於東臺灣的人文地景以及日本人的殖產設施,藉由圖版我們能夠更直觀的和耆老探討以「關山越警備道路」為主軸的各駐在所與部落之間的關係與記憶。

    (三)高砂族授產年報:日治時期的警察駐在所不僅構成對原住民族各部落的監視網,讓各部落趨於固定化與孤立;同時也身兼其同化政策與授產經濟的多重身份,高砂族授產年報便是各駐在所所呈上經濟產業面的報告書。其年報中的重要項目是集團移住的人口與過程,透過逐年登載的數據資料能夠掌握本區域自1920-1940年之間集團移住的推演時序,以及日本人所理解的「部落」與駐在所相關資訊。
    理蕃之友
    (四)理蕃之友:理蕃之友是1932年至1943年之間,總督府理蕃課所發行的月報,內容是有關於全臺各地的原住民政策的基層實踐與投書,能夠相當程度地反映當時的政治氛圍。1930年代全臺原住民族地區大致已落入現代國家的宰制體系,唯新武呂溪上游與中央山脈西面的荖濃溪上游仍為最後的獨立地帶,因此在霧社事件後發行的理蕃之友開頭幾卷重心皆擺在本區域的抗日事件及其善後,是由文字上理解當時社會狀態的重要文本。
    臺灣原住民族影像誌—布農族篇
    (五)臺灣原住民族影像誌—布農族篇:本書是日籍學者湯淺浩史先生於2009年出版的瀨川孝吉先生的民族誌影像集。瀨川孝吉是戰前日本的植物學家,曾於1931年任職於臺灣總督府理蕃課從事農業相關調查,留下非常豐富的影像資料,1976年至1984年曾應臺灣省政府邀請與本書編者湯淺浩史進行了連續性的原住民族田野調查。本書的影像誌資訊豐富,其中許多內容皆與本區域有關,對於日常生活面、建築、農業、服飾等層面都提供相當細膩的資訊。

    上述的歷史文獻都是重要的參考資訊,不過其間較大的問題在於口述歷史當中經常會有聚落名稱、地名、設施等細節無法與文字史料連結的部份,這在推理上可能有幾個問題:
    1.文字史料所呈現是斷代的訊息,但族人的口述歷史可能在記憶長河裡匯集成一個點,兩者之間可能出現年代的落差。
    2.研究者對於史料掌握有限,致使研究結果無法與口述歷史連結,需要開拓更多元的史料。
    3.口述歷史的傳述過程可能產生了錯誤或衍生。
    4.日本警察所理解的「部落」與族人對於「聚落」的理解可能未必重合。

    以上四點僅為初步的提問,便顯見各類史料彼此間的變數與難度,關鍵仍然在於史觀、史料與史識的差異,究竟該如何判讀。其根本問題是原住民族的歷史該如何傳述?史料與口述歷史之間的辯證關係如何在當前對歷史的需求中達到平衡?這個問題換句話說,就是我們需要怎樣的原住民族歷史,是以各族群特有的歷史觀念所建構的歷史,抑或者是由主流的西方或中國「事件—結構」的線性史觀所建構的原住民族歷史?這些都可能涉及到原住民族史料文獻以及田野調查、訪談、踏查等方法的選用,自然也與原住民族百年以來所受墾殖史觀的影響有關。傳統領域的調查經驗影響我們對於原住民族歷史的理解眼光,從而能夠批判式閱讀各類的文本,而非為了文本而文本。


    意識到上述難題之前,三位筆者自2012年逐漸涉入傳統領域調查,但我們一致認為「研究調查」終究是一種外部凝視,比較恰當的說法是:我們從此開始學習走上一條回家的道路。本文企圖透過一次次回鄉的道路,讓各界一窺當代的原住民知識青年-所謂念過研究所的這群人-是如何跌跌撞撞的學習他們本來就應該經驗的、甚至是許多同一個年齡層甚至是年紀更小的弟弟妹妹早已經歷的那一條回家的道路。傳統領域是一種歷史符號,象徵著祖先存在的事實,它並不是透過有形文字來書寫,而需要透過實際的接近才能獲得經驗上的類比,所以我們先學會怎麼走路。21世紀的我們已經無法回到老人家的生活,但是我們卻能夠讓老人家活在我們的生活當中,傳統領域存在的意義在於勾勒出原住民族自我治理與共享協商的地理場域,然而它的實質內容仍有待有心人去探索。我們深信「慢慢來比較快」,至少大家已經走在那一條回家的路上,而且是充滿自信卻又謙卑地向著明天走去。

    Re: [作業01] 以HTML與CSS完成第一個網頁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1).作業網址 :http://mepopedia.com/~css106-2c/hw01/hw01-1055445207


    這真的很難
    但老師的教學影片很有幫助
    謝謝

    Re: [作業02] 利用Div標籤與CSS建立基本網頁版型--以單純色塊為例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作業網址 :http://mepopedia.com/~css106-2c/hw02/hw02-1055445207

    請回答以下問題:
    1.製作主題 火影忍者
    2.欲呈現之配色風格: 暖色
    3..有無遇到的問題? 沒有
    4.製作感想 謝謝老師

    Re: [作業02] 利用Div標籤與CSS建立基本網頁版型--以單純色塊為例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http://mepopedia.com/~css106-2c/hw02/hw02-1055445045

    謝謝老師

    1.製作主題:你的名字。
    2.欲呈現之配色風格:以你的名字。裡面的欸彗星顏色配色
    3..有無遇到的問題? 無
    4.製作感想:非常棒

    Re: [作業01] 以HTML與CSS完成第一個網頁

    週一, 十一月 13. 2017

    http://mepopedia.com/~css106-2c/hw01/hw01-1055445045

    謝謝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