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8/4 — 凱道小講堂很倫敦

週五, 八月 4. 2017

預告8/4 — 凱道小講堂很倫敦
凱道小講堂很倫敦
倫敦青年朋友來凱道部落開講囉!
我們也會與倫敦的朋友們直播連線
喔!
📌時間:8/4 (五)7:30pm
地點:捷運臺大醫院站一號出口
分享:不願不行動:海外青年為
何聲援傳統領域抗爭
講者:倫敦的海外朋友
及凱道部落的 巴奈、
馬躍.比吼、那布
🇬🇧我們也與海外的青年朋友接軌,來來來 ,把凱道小講堂座滿滿。

七歲一張照片讓他拿下美國匹茲堡發明金牌!紅藜先生:部落環境正是我種出好紅藜的關鍵

週五, 八月 4. 2017

七歲一張照片讓他拿下美國匹茲堡發明金牌!紅藜先生:部落環境正是我種出好紅藜的關鍵
BY VANESSA LAI · 2017/07/22

20272048_1501689043208093_1858943492_n



「有機會站在台上分享,不表示我比較厲害,因為我只是執行了我的想法而已。」

7 月 15 日,Ljuwa(魯瓦)在國際青年創業論壇做專題演講,講題是「越在地,越國際」,面向 400 多人分享自己的紅藜創業經驗,他在結語如此說道。

2 年前開始推廣土坂的紅藜,他鼓勵部落族人和返鄉青農投入種植,與花蓮慈濟科技大學合作近 4 年研發紅藜的周邊產品,已經拿過 9 面金牌,最近更在美國匹茲堡發明展榮獲金牌及特別獎(註1)。


靠著土坂部落種出來的紅藜,Ljuwa 今年一舉拿下美國匹茲堡發明金牌及特別獎。(Credit: 紅藜先生)


紅藜經濟靈感來自兒時記憶,部落環境成「零農藥」最佳條件

交通不便、部落產業不振等困境,但有些缺點在他眼裡看來,反而是最大的優勢。許多人喜歡親切稱呼 Ljuwa 為「紅藜先生」。Ljuwa 來自台東縣達仁鄉土坂村(Tjuwabar),這個全台少數仍完整保存 Maljeveq(五年祭)傳統祭儀的排灣族部落,和其它原鄉一樣面臨交通不便、部落產業不振等困境,但有些缺點在他眼裡看來,反而是最大的優勢。

Ljuwa 指出,因為部落耕作地用水來自大竹高溪上游,乾淨、豐沛,一直以來引水方便,不曾缺水,土壤與水源也符合有機標準,加之土坂部落群山環繞、與外界隔絕的環境,是最有利發展為「零農藥種植」區域。



他 22 歲回部落,至今已經過了 9 年,形容起初幾年會去打零工、種菜,時間很自由,小時候就累積一些耕作經驗,有不懂的問題就問老人家,自己種給自己吃。2012 年,他為了籌資給部落的交通車,身上只帶 1 千元,推著滿載手工藝品、近 200 公斤的手推車,就開始徒步環島義賣。

只是交通車的問題,後來雖然在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的協助下解決,從此部落族人能夠坐公車出外辦事情,「交通解決了,但部落經濟還沒解決」,Ljuwa 大笑。



環島回來,他偶然發現一張 7 歲時自己與紅藜合照的照片,上網查研究報告,了解到紅藜營養價值高,膳食纖維高達 14%,為燕麥的 3 倍、地瓜的 6 倍,是 NASA 認證過的最佳營養補充食品,但台灣藜的市場價值卻被拉低,「當時大家吃的是秘魯、玻利維亞進口的紅藜,原住民種的紅藜新鮮度和口感都很好,卻賣不出去」。

那時臺灣社會也掀起養生風,但消費者還不夠認識紅藜的好處。於是 Ljuwa 決定透過外婆留下的紅藜種子,從自家已經有在種的紅藜,慢慢擴大種植,「大家一開始不相信行動,覺得很多人會光說不練,所以我就帶頭來做」,做到隔(2014)年開始有人加入他。


對 Ljuwa 來說,家鄉土坂部落與世隔絕,水源豐沛乾淨,正是發展無毒種植的最有利環境。 (Credit: 紅藜先生)

紅藜營養價值高,膳食纖維高達 14%,為燕麥的 3 倍、地瓜的 6 倍,是 NASA 認證過的最佳營養補充食品,過去台灣本土紅藜的市場價值卻被拉低。(Credit: 紅藜先生)


產量不足與行銷通路——部落產業首要突破兩大瓶頸

NASA 認證過的最佳營養補充食品,但台灣藜的市場價值卻被拉低,「當時大家吃的是秘魯、玻利維亞進口的紅藜,原住民種的紅藜新鮮度和口感都很好,卻賣不出去」。部落產業不受到重視,Ljuwa 解釋有兩個主要原因,一是產量不夠,二是無法打開銷路。

以生產端而言,紅藜在 10 月播種,隔年 2 月採收,但季節轉到春天,下雨頻繁,紅藜收成要等日曬烘乾得看老天臉色,族人也沒有錢買烘乾機採收,因此讓許多族人想到收成問題就望之卻步,「種了沒人收就不想種,加上他們不想碰行銷,我就自己第一線來處理」。

Ljuwa 察覺到農民的困擾,和人租借一台小型乾燥設備,在天氣好的時候趕緊把紅藜拉到戶外曬乾。為了解決 4、50 位農民收成的問題,今年更訂了要價 200 萬的大台乾燥設備。



另外在產銷上,相較於直接賣帶殼的紅藜給盤商,他發現紅藜脫殼以後,一斤可以賣到 600 元;剛好家裡過去有小米脫殼的工作經驗,Ljuwa 便嘗試自行處理紅藜脫殼,讓原來一斤 3、400 元的售價,提高到 600 多元。農委會水保局台東分局長王志輝看重他的紅藜產品,也曾協助他進行包裝設計,後來成為推廣台東意象的在地農產品。從品質、包裝,到口感都有要求,他自豪地說:「當時在賣的時候,市場上只有我土坂紅藜不用洗!」

土坂的紅藜銷量有明顯成長的關鍵在於獨特性的建立,原先他在臉書粉絲團販售,2015 年第二次徒步環島,他以「紅藜先生——為土地而走」為名發起 5 萬元的集資,這次去推廣台東農產品,不僅打開知名度,也漸漸累積了主動找他買紅藜的忠實客戶。


Ljuwa 過去念汽修科,坦言很多行銷、管理學的知識靠自學或與朋友討論而來,「一般生產不是問題,重點是你的東西要賣給誰?有誰會相信你的產品?」許多人想到「紅藜先生」,就能夠與產品連結,像是看到兩度環島推廣部落產品的 Ljuwa 本人一樣,「因為很認同這個人的理念,就會想買」。



曾連電話費也繳不起,紅藜先生:創業成功關鍵在於執行力

在受訪過程,他反覆強調行動的重要性。現在他去各地學校、企業講課分享創業經驗,發現很多人著重理論,實務經驗卻很少。「講很實在的,本來一定就會碰到這些問題,如果想很多導致做的勇氣都沒有,乾脆不要做」。Ljuwa 創業初期沒有預先投入的資金,曾經連電話費也繳不起,因為不擅長寫執行計畫,他只申請過原民會第一屆的原住民族精實創業計劃,獲得 100 萬創業資金,也是委託朋友來寫,他負責執行。


一步一步找資源,走出自己的紅藜品牌,Ljuwa 認為創業關鍵仍在執行力。(Credit: 紅藜先生)
目前耕作面積大約 5 甲,但部落閒置的農地共約 30 甲,他認為提升紅藜與小米的產值不難,難的是怎麼讓年輕人願意返鄉。「只要回來想跟我,我可以給你一個月多少錢,或是打工換宿,保障你基本收入,業績好就加薪」,從學習到耕作、基礎設施到保證收購價格,他全力成為農民的後盾。

Ljuwa 今年 31 歲,靠著紅藜創造 400 萬的年收入,儼然是原鄉的紅藜產業的「開拓者」,他覺得愈做愈看到部落經濟發展的正向循環,因此希望紅藜先生的成功經驗也能促成小型發展平台,「如果他們在其他部落想做不知道怎麼做,可以在這裡慢慢找答案」,也發現部落其實有很多專業人才,只是以前缺乏發揮的空間,因此他願意繼續堅持下去。



問他有什麼話,是他過去的公開分享裡可能沒有提到,但卻是他想告訴大家的事情?Ljuwa 告訴《Mata.Taiwan》:「當部落人夠多、經濟自主的時候,就不怕(財團)別人來打。」



經濟是部落活絡的根本,盼更多青年投入部落產業

當部落人夠多、經濟自主的時候,就不怕別人來打。他想翻轉、突破那些離鄉外出工作的理由,「為什麼你選擇離開家鄉?而不是留在部落讓自己部落活絡起來?」工作到頭來是為了吃飯,飯就是從土裡長出來的,他認為自己就是很硬的案例,從零開始,用部落留下的天然資源經營產業。

現在很多人呼籲歸還傳統領域,Ljuwa 不禁想問:「 你足夠了解部落嗎?有回鄉做什麼事情嗎?怎麼不回去更認識自己的土地?給你一塊地你知道怎麼做嗎?」拋出一連串的提問,他感慨今日的人把本能忘記太多,習慣了方便的交通,而忘記與自然生存的本能。

「家鄉再不回去,就來不及,可能我也是運氣好,我的部落還是很傳統,可以先回去把基礎打好。」



回鄉以後的他,喜歡自由地掌握時間,決定自己想做什麼,也為了過想過的生活過日子。現在有人想在部落開家小店他也支持,未來期望培訓年輕人投入這塊土地,畢竟文化祭儀復振都來自於土地。他說,這就是自由,也是他愛家鄉的方式。

因為耕作期的安排,現在做半年後就可以休半年,可能都比在外面企業工作更自由,「我負責去打市場,讓更多人享受自己想過的日子,」他又大笑:「能被人家倚靠也是很舒服的事情。」



關於紅藜先生

對於「紅藜先生」Ljuwa 有興趣者,歡迎關注粉絲專頁:

紅藜先生-為土地而走

「家鄉再不回去,就來不及!」Ljuwa 以自身經驗為例,期待更多青年回鄉投入部落產業。

文化來自土地,投入部落產業就是紅藜先生 Ljuwa 愛家鄉的方式。


附註

美國匹茲堡國際發明展(INPEX)為國際四大發明展之一,為美國專利顧問公司 InventHelp 於 1984 年在美國賓西法尼亞洲匹茲堡市創辦。


延伸閱讀

這個有機農場禁止聊八卦!邦查農場在市場與夢想間走出自己的部落有機夢
「不喜歡中盤商,也該知道怎樣做才能取代他」包正豪:談自治,先理解部落經濟的可能性吧
除了錢,我認為「文化」才是部落發展有機農業的關鍵瓶頸!

在中國的官媒,你不許講「原住民」這三個字

週五, 八月 4. 2017

在中國的官媒,你不許講「原住民」這三個字
BY VANESSA LAI · 2017/08/03

Credit: Jialiang Gao @ Wikimedia Commons / CC BY-SA 3.0Credit: Jialiang Gao @ Wikimedia Commons / CC BY-SA 3.0



去(2016)年 7 月中國官媒《新華社》公佈《新華社新聞報導中的禁用詞(第一批)》的 45 條字詞之後,今年再增添 57 條禁用詞,在過去的禁用詞就展現強烈的主權意識,禁止使用「中央」、「國立」、「中華台北」等詞稱呼臺灣。而最新的禁用詞有關台港澳和領土主權類,更是從第 32 條橫跨到第 89 條,細節到規定使用「福爾摩沙」須加引號、不得使用或出現「台語」稱呼閩南話。

部分讀者也注意到,第 85 條也提到「對台灣少數民族不稱『原住民』,可統稱為台灣少數民族或稱具體的名稱,如『阿美人』、『泰雅人』。在國家正式文件中仍稱高山族。」



被禁的原因:「原住民族」從根本否定「中華民族」的合理性

事實上,「高山族」是外來政權依據原住民歸化程度進行分類管理的稱呼,如清代分成「熟番」、「生番」,日治時期稱為「高砂族」,中華民國政府在正名原住民以前,稱作「山地山地同胞」與「平地山地同胞」。但在百度百科的定義卻是對於「中國台灣地區南島語系各族群的一個統稱」。

在知名的問答平台《知乎》上,曾有人問道「为什么台湾在统计民族时不以“高山族”命名,而是细分成各种部族?」被最多人贊同的回答是「本身就没有“高山族”,这是汉人对山地诸民系“不懂也不想认识”而来的蔑称。」有網友回:「就是,汉人去了台湾,把人家赶到高山上,封人家是高山族…」、「也不是懒,大陆统计民族的人过不去啊」。

雖然基本上可以理解到「高山族」是不尊重的稱呼,但至於為何要承認「原住民族」及如何認定族群,很多中國網友就不明不白了。



民族與民族之間不僅地位相等,且「不可分割」地共同組成情感上的「中華民族」⋯⋯翻開中國出版有關「民族」的學術書籍或官方文件,不難看到諸如「中國自古以來是一個多民族的統一國家」、「我國除了漢族以外,經科學識別而出的少數民族共 55 個 ; 另外,還有一些未明族屬的人群仍待專家們的認定」這類說法。

在這層意義上,人類學者謝世忠在《傣泐:西雙版納的族群現象》解釋,「民族」的定義,其實被中國從學術界乃至於統治階層很明確地用來指出今日中國不同地區多樣人群的面貌,也就是說,中國有很多「民族」,這些不同民族各自的名稱,成為「民族」的理由,而民族與民族之間不僅地位相等,且「不可分割」地共同組成情感上的「中華民族」,以及政治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藉此塑造出歷代以來,少數民族與統治者表面上「最不具敵意」的大團結時代。



這是為什麼,中國並未承認「原住民族」(indigenous peoples)。這個詞,從根本動搖了中國透過不同民族間的對等,建構一個「不可分割的中華民族」的合理性。去年 10 月,中國第 10 屆 2016 杭州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官方就為了「原住民族委員會」中的「原住民族」字樣,強行拆除其機關全稱的招牌。



中國透過民族識別,重新定義「漢夷」二元關係

主要的決定權源自擁有「科學」的專家手上,當事人的認同或文化多樣性的事實,往往是被忽略或壓抑的。相較於臺灣,中國把「民族」界定得更清楚,透過科學性的民族識別、為達成形式上民族平等的政策,重新包裝傳統中國「漢夷」、「華夏——蠻夷」的二元關係。

「民族識別」(Ethnic Minority Identification Project)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為了民族政策需要而進行的工作。在史達林主義的啟發下,自 1953 年組織人力進行大規模的民族考察識別工作,首先確認是漢族還是少數民族,其次識別其是單一民族還是某一少數民族的一部分,最後確定該族群的民族成分與族稱。


從史達林在《馬克思主義和民族問題》一書中對「民族」的定義,可見當時「民族識別」的指導原則,是把民族想成穩定且高度一致性的:「民族是人們在歷史上形成的有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以及表現於共同的民族文化特點上的共同心理素質這四個基本特徵的穩定共同體。」(《斯大林全集》,第 11 卷,人民出版社,第 286 頁。)



透過政權的力量以及民族學的「科學」依據,對中國的各種族群文化創立一套分類系統 —— 直到 1979 年,政府面對複雜難解的識別問題,態度開始轉為消極,決定不再識別新的民族。於是,除了極少數尚未被識別屬於任何一族的人以外,幾乎每個人都被歸類在某一關定的族類範疇內。

然而主要的決定權源自擁有「科學」的專家手上,當事人的認同或文化多樣性的事實,往往是被忽略或壓抑的。



台灣承認「原住民族」的先住性,是中國做不到的

臺灣的「原住民」則是源自 1984 年開始發起的「原住民族正名運動」,最後在 1994 年 8 月 1 日,經過國民大會修憲後,憲法增修條文終將「山胞」修正為「原住民」,並於 1997 年第四次修憲時,進一步將具有集體權屬性的「原住民族」入憲。

「原住民族」的定義涵蓋「祖先在外來殖民者到來前就居住在該土地」、「目前生活處於被支配的地位」以及「其文化差異明顯與該國大部分成員有別」的要件。而中國對於「少數民族」的定義頂多只符合後兩項,而否認了原住民的「先住性」。

在臺灣,最初是依照日治時期民族學者移川子之藏的分類為基礎,建立 9 族的分類,後來在 1998 年原住民族委員會(簡稱「原民會」)成立後,開始制定認定辦法並執行。在考究申請正名的族群存在之證據,以及完成一定數量族人之署名,經行政院核定後,政府就會合法保障該族群的利益和權利。目前官方認定的原住民族群共 16 族,而地方認定的族群包括西拉雅族、大武壠族及馬卡道族等族。原民會認為影響族群被完成認定的因素,通常包含了該族群的家譜蒐集狀況、歷史相關紀錄、和其具延續性質的語言和文化身份



如今,在中國的少數民族地區處處可見「民族」,為了迎合觀光客展現的「民族文化特色」服飾、「民族展覽」、「民族餐館」、「民族商店」等,「民族」的意義在中國漢人的理解,幾乎就是指佔總人口數 8.49%(2010 年第 6 次人口普查)的「少數民族」,從官方文書、報章雜誌到短暫的到訪旅遊活動中,刻板印象的總合。

他們在 56 個民族的大合照裡展現出和諧融合、團結統一的黨國形象,留給旅人神秘且富有原始風情的幻想,但,也就僅此而已了。


對中國官方而言,民族之間地位相等,「不可分割」地共同組成情感上的「中華民族」—— 以及政治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圖為雲南的彝族婦女。(Credit: Brücke-Osteuropa / CC0)


參考資料

统战知识(中共佛山市南海区委统战部)
林修澈(策劃)、李台元(整理)〈世界各國民族認定現況:摘錄 IWGIA《原住民族世界 2015》相關 17 國〉


延伸閱讀

中國假「雙語教育」行文化滅絕?新疆和田全面禁說維吾爾語,7年前早有譜!
不滿中國強拆招牌,原民會將退出文創展!為何中國非得要拿掉「原住民族」四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