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無念念,行無行行,言無言言,修無修修 ... 《佛說四十二章經》

週四, 七月 6. 2017

吾法念無念念,行無行行,言無言言,修無修修。會者近爾,迷者遠乎。言語道斷,非物所拘。差之毫釐,失之須臾。

~《佛說四十二章經》,後漢迦葉摩騰竺法蘭同譯([url=http://tripitaka.cbeta.org/X37n0669_001]CBETA全文[/url])

爬山失聯35天獲救關鍵 李明翰:跪爬10公里到稜線求援

週四, 七月 6. 2017

2017/ 06/ 28 16:38
爬山失聯35天獲救關鍵 李明翰:跪爬10公里到稜線求援


北市29歲男子李明翰獨走能高哈崙橫斷卻失聯,面對35天孤寂求助無援,終於在本月20日於大檜山南北稜線被搜救人員尋獲,以直升機吊掛送往花蓮慈濟醫院急救,李當時不僅兩腿骨折,多日未進食十分虛弱,經過一星期的救治,復原狀況良好。李說,想盡快養好身體期待下次再出發。
 
主治醫生姚定國表示,李明翰兩腿骨折,右股骨頸、左小腿骨折外,還有氣胸、頸椎受傷,經手術右股骨頸換上半人工髖關節、左腿打入鋼釘固定,只要持續復健及肌肉訓練,未來還是可以從事登山等活動。
 
李明翰提及山區失聯歷程,他在上月13日啟程,預計28日下山,未料在第10天跌落溪溝雙腳骨折,更昏迷一天一夜,起先在原地靠食物撐多日,卻遇到暴雨沖走GPS等設備,為了避開暴漲的溪水,他再度爬上鐵道躲溪水等待救援。
 
他在6月初曾多次聽見直升機搜救聲,知道救援已展開,但因身上無狼煙、也無法生火以致無法告知位置,最後靠著意志力一跪、一跪攀上稜線打電話求救。
 
發生意外後瘦了10公斤,臉頰凹陷,膝蓋、手掌都有磨破的痕跡,受困期間,他靠著鹽巴、剩餘糧食和外帳所接下的雨水,勉強維持生命。
 
「我從未放棄過活下來的希望!」他說,當人遇到生命危險時,就會激發本能。所以他靠著意志力,來回跪爬10公里到稜線求援,並且忍痛緩慢往哈崙工作站移動盼能遇到搜救人員,「最壞的打算就是靠自己爬下山。」
 
他捨棄累贅的登山裝備,以極簡的裝備移動,累了倒地就睡,夜晚不乏有台灣獼猴跟黃鼠狼在四週活動。終於在失聯35天,在大檜山西北方稜線被古道專家伍元和帶領的搜救隊伍尋獲,看到熟人,心裡頓時安心也知道自己終於可以下山了。
 
他表示,其實他並不是堅持獨攀,有結伴也很好,但是超過10天的長途登山,各自有工作的山友們其實很難配合。李明翰說,這次未能完成能高哈崙橫斷,還會找時間再走一趟;而原本預計下個行程是完成「南南段」從卑南主山上山,往南走完中央山脈預計13天,而啟程時間點,他說,「得視自己身體恢復狀況而定。」
 
李明翰歷劫歸來,他向所有參與救援及關心他的人說聲「謝謝!」同時表示,自己未來會更加小心,也會攜帶充足的裝備包括無線電及衛星電話。其實,他更盼政府立法能明確訂定搜救付費法及專責專人的搜救隊伍,而不是一味的限制獨攀及法條來限制登山者。

kavaluwan106年第8屆年度文學營講師陣容出爐!

週四, 七月 6. 2017

kavaluwan106年第8屆年度文學營講師陣容出爐!
請大家把握最後報名機會!
不限定原住民身份!全程免費!歡迎參加!
報名截止:7月10日。
●活動時間:民國106年7月21日至24日。(四天三夜)
●活動地點:台北市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
7/21—志清大樓1樓5105教室
7/22及7/24—教學大樓2樓325教室
●部落參訪:溪州部落、三鶯部落、隆恩埔部落等
●住宿地點:台北市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
報名線上連結 https://goo.gl/forms/rYE6uWEBLUjvY4MD3
●講師陣容:
文學與文獻│孫大川老師
報導文學BOT(一)(二)│瓦歷斯‧諾幹老師
讓你了解我的明白--當代原住民劇本創作概論│耿一偉老師
打開所有的感官│宇文正老師
用直覺寫詩—探向意識深處的詩歌實驗 │李癸雲老師
不只是好笑而已:書寫幽默│吳憶偉老師
帶著海洋去旅行│夏曼‧藍波安老師
詩人說法:新詩的形式與內容│方群老師
《斯卡羅人》的裡裡外外│巴代老師
在散步與舞蹈之間 │董恕明老師
走進山林的踏查書寫│徐如林老師
品評析與創作技巧討論│里慕伊‧阿紀、利格拉樂‧阿烏老師
●部落參訪:
課程提供--楊士範老師
部落導覽—鄭正文理事長、何淑琳、楊佳賢社工等
●承辦單位聯絡資訊:
「106年第8屆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營工作小組」
地址:11657臺北市文山區木新路二段161巷10號1樓
e-mail:tivbtw@gmail.com│ tivbsun@gmail.com
電話:(02)2936-1262 29361002
傳真:(02)2936-6802
相關訊息請關注:
山海文化雜誌社部落格 http://tivb.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ivbfb
報名線上連結 https://goo.gl/forms/rYE6uWEBLUjvY4MD3
kavaluwan ﹙排灣語,百合花﹚
擁抱一份源自亙古的美麗約定,
邀請一起詠嘆生命與土地之歌 !

當代「排漢公主」的尋人啟事:你的最《LAU 烙》你自己定義!

週四, 七月 6. 2017

當代「排漢公主」的尋人啟事:你的最《LAU 烙》你自己定義!
BY VANESSA LAI · 2017/06/29

Credit: 原青陣藝術小組Credit: 原青陣藝術小組



「我回部落,到底是我出生的地方,還是我媽出生的地方?」



Djubelang(詹陳嘉蔚)在美術學院休學前給自己「畫了一幅自畫像」。「詹」是排灣族母親的姓氏,「陳」是父親的姓氏,Djubelang 則是 vuvu(排灣語,指祖父母輩)給她的名字。

小時候回排灣族母親的部落,族人說「妳是白浪」,到台北念書,又因為黝黑的膚色、深邃的輪廓,被看成是原住民的標準特徵。



但我尚未真的製作出一件能讓族群認同的族服,因為我認定本身的族群『很混雜、很不明確』。她是族語講得不流利的都市原住民,種種對於原住民身份的形容詞或能力的期待,在 Djubelang 身上,看似符合,又不完全是如此。

她想,如果近 8 成的原住民都有在都市生活過一段時間的經歷,那麼有沒有一種透過當代實現傳統文化的方法,能夠重新召喚屬於自己的身份認同,「過去獵人用刀捍衛,現在有人用書筆捍衛自己的文化」。



出於對自己「身份」的質疑,於是她做了一件名為《排漢公主》視覺藝術作品,創造了自己的「身份」,而後進入「族群」中進行認同的實驗,也從這種身份建立的形式 —— 製作自己的「族服」,進到自己的族群認同。

「但我尚未真的製作出一件能讓族群認同的族服,因為我認定本身的族群『很混雜、很不明確』。」



族服的當代語言是什麼


《我穿,我織作,我的身體。》
《排漢公主》的影像,乍看之下,會讓人揣測這是哪一族的原住民,但實際上這套「族服」並不是用傳統的布料設計的,「你永遠不是那個人,無法知道他怎麼看自己」—— 這場觀看的實驗,最終要回應的仍然是關於「我是誰」的問題。

若服飾符號是彰顯自我身份認同的重要途徑,反映出一個人的生活狀態,那麼屬於穿族服的當代語言會是什麼?

「有時會覺得在學習傳統文化,你所追的想像中的自己,好像是真的,又好像不是。」Djubelang 在追尋傳統文化的路上所面臨的困惑,也是許多傳統文化共通的困境,在經過「技術上的改良」去迎合現代化對於穿衣舒適性與便利性的追求,導致服裝與過去的版型和材料已經截然不同,且家族中會製作服裝的人愈來愈少。Djubelang 說:「現在族服的樣式及考究的工作就落在地方的工作坊或者量產批發的工作室,以至於原本各個地方家族的多樣性漸漸消逝,形式都被工作坊控制,甚至是取代。」

她在網路上找到學員發表有關排灣族織作的影片,藉由影片學習基礎地織的織法,她利用垂手可得的材料,如鐵柄 、水管、長尺、壓電線等做成織具,便開始織作,在自學一段時間之後,為了更深入學習並認識織布紋路的意涵,決定去拜訪許春美老師學習排灣族的傳統織作技藝。

「你知道嗎?織了一個循環以後,會看到一開始(織布)的樣子,」Djubelang 傳來一張織具的照片向我解釋:「老人家不喜歡把線剪斷,是因為取材不易,織布是連貫循環的,這是和當代快速生產不同的地方。」

如同生命循環、終而復始的概念,使她透過織布領會到另一種觀看傳統的方式,「只能形容它是不斷流動的,不可能安於現狀,傳統可能像是這個時代的族群會約定俗成共同喜歡的顏色、標示自己的材料」,因此未必是要僵化的使用特定的材料,才能算作傳統文化,「重點是傳統文化的內涵精神」。



然而有些聲音會堅持傳統文化的復振,應抵抗現有方便、量產的思維,她問:「當決定要捨棄身邊的東西,代價承擔得了嗎?」

一直以來追尋的傳統文化,到頭來其實就是生活慢慢累積下來的東西,「從過去到當代以來使用的(材料)不一樣,是因為觸手可及的才是生活」。


《小玲的女兒》


追尋認同,以布料為起點

就如同「排漢公主」給人的第一印象 ,自己覺得自己是誰,可是別人卻不一定知道, 「他們在你身上找到的往往是『你』以外的東西」。《排漢公主》這件在休學前所做的創作,是追尋自我認同的一個起點,進而學習傳統技藝,同時間,她也在思考「自己是否應該要捨棄創作,去迎合當代資本主義的生存遊戲」,「若要繼續創作,那我或是否該維護眼前所發現正在消逝的傳統文化,或是跟隨學院的脈絡繼續的創作」。

《小玲的女兒》這件作品,這是她模仿媽媽年輕時的照片做自己的擺拍;「小玲」源自媽媽的名字,Djubelang 說以前媽媽是歌舞團的成員,小時候第一個覺得美麗的就是母親。她笑說:「以前部落看到我會問這是誰家的女兒,問媽媽去哪裡,好像我這個人不存在?」




自小時候就對影像深深著迷的 Djubelang,《小玲的女兒》這件作品讓她思考「為什麼觀者無法看見主體」,就如同「排漢公主」給人的第一印象 ,自己覺得自己是誰,可是別人卻不一定知道, 「他們在你身上找到的往往是『你』以外的東西」。



於是她決定展開新的出發點,從族服最基本的構成 ——「布料」,學習傳統織作,用織作將所見之人事物影像化。

一塊特寫後的織布,平面化以後,它就不像布了,人們看到的不是材質,而是符號本身。「織布與影像有互通性,過去的人是把眼前所見織進去,現在攝影也是。」



因此有了後來的作品《身體》,Djubelang 以身為度,在城市裡織作,將一塊織布投影在自己身上,像是穿上它建立起角色。由於族服是最貼近身體的一層布,有親密的連結,因此把這塊布命名為《身體》。


在城市裡織作


「Lau 烙」,你如何定義自己的最美麗

現在攝影創作不僅持續中,也將從自己個人擴大到更多有興趣參與的人,Djubelang 與工作團隊(原住民族青年陣線的藝術小組)近期啟動名為《Lau 烙》的攝影計畫。



「烙」是原民青年閒聊之間會相互調侃的流行語,意為「比時尚更時尚」、「太過美麗的東西」。他們將邀請居住原鄉以外的都會區、35 歲以下的青年,在他房間的擺拍,去呈現出他認為自己的樣貌,「拍攝對象會需要有母體文化的聯繫物件,要讓對方思考到自己的母體文化是什麼」。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也匯聚一群關注原民文化的都市青年,在她看來,大家在用各自的方法尋找自己的身份認同,有時很著急,好像不得不這麼做下去,因為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件可以牢牢把握住,或得到大人肯定的事情。

Djubelang 認為原住民族議題正面臨一個斷層,「老人家也無能為力把你接起來,孩子流出去也抓不回來,」在抓不到具體方法之前,那個「我」就愈來愈不安,也一直在消失。



Djubelang 所處的困境,更承載著整個台灣對於藝術的批評,認為藝術對於生活沒有實際幫助。她也感到與母親的態度還在互相磨合的過程中,母親對於她為何要把心力放在沒有賺錢的文化維護工作,感到難以理解。「我們父母那一輩太辛苦了,經濟的壓力喘不過氣來,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好好繼續喘氣活著,光是要活著就花好大的力氣。」

而 Djubelang 所處的困境,更承載著整個台灣對於藝術的批評,認為藝術對於生活沒有實際幫助,「他們覺得很漂亮,就僅止於族服表面的印象,急急忙忙把你歸類對錯」, 但她心目中的多元文化面貌,是基於「尊重每個人發展自己獨特的樣貌 」。部落之間也是透過互相交流養成自己文化的一部分,因此造就文化的多樣性,「應該用部落為單位,而不是用族歸類」。



「其實文化挪用,像是族服穿錯的爭議問題值得從藝術來思考,」她提起前陣子原青陣發起聲援凱道抗爭的「百人圍舞」活動,原青陣成員因為在凱道唱祭典才能唱的歌謠引來爭論。她在活動後,問到是不是該先公開交代為何要唱這些歌,「但原本沒有生長在這些歌曲意義脈絡的人,覺得在活動上唱沒有差別」。

「我自己會覺得奇怪,(我覺得)一定要事先講,提供(大眾)一個方向」。



「我們在這個當代,就是需要講很多吧!」

5
《我穿、我織作,我的身體。》

6
《我穿、我織作,我的身體。》

20161126 (27 - 52)
《在城市裡織作》

20161126 (29 - 52)
《在城市裡織作》

20161126 (26 - 52)
《在城市裡織作》

2
《小玲的女兒》

1
《小玲的女兒》

排漢公主2
《排漢公主》

排漢公主1
《排漢公主》

IMG_8915
《第三號織品-身體》



關於【LAU 烙・攝影計畫】

我們正在尋找 居住在城市 的 原住民青年,在自己的活動的都市空間裡,

透過與 母體文化聯繫的物件
(例如:小時候的照片、yaki 留下的布料、ina 做的族服、vuvu 包的 cinavu,甚或是一個小小的手編手環),

去喚醒我們對於家的記憶;

透過 訪談 與 拍攝 梳理出自己對於原住民身份的自我認同,再回到 原鄉 舉辦攝影展。



讓我們一同陪伴你,烙出一條回家的路。

相關網站:「LAU 烙・攝影計畫」徵人啟事

瑪家秘境吸引車床族 原民不滿聖地受污染揚言封路

週四, 七月 6. 2017

瑪家秘境吸引車床族 原民不滿聖地受污染揚言封路
建立於 2017/06/28上稿編輯: 鄒敏惠

摘錄自2017年6月26日自由時報報導
通往瑪家鄉舊筏灣部落的產業道路,沿途青山綠水,宛如世外桃源,每逢假日,吸引許多車床族在路邊紮營,享受大自然的清心舒暢,卻引起當地排灣族部落居民不滿,認為山地管制區不容許紮營,加上臨近原鄉水源區,居民擔心遭受污染,揚言封路自救。

排灣村長金天光表示,每到周末,大批車床族湧進舊部落佔地據水紮營,有時多達上百輛,山上不再清靜,部落的水源地被這野車床族的野炊活動及臨時廁所污染,村民認為舊部落屬於管制區,不允許紮營過夜,警方偶爾會上山勸導及驅趕,但效果不佳。

金天光說,車床族污染舊部落環境的行為已讓村民忍無可忍,經多次向地方民代、公所及警方反映後,仍不見改善,村民打算封路自救。

曾在當地紮營的陳姓屏東市民表示,前往舊筏灣的車床族是為呼吸新鮮空氣,野炊行為不多,也不會把垃圾留在山上,建議由公部門出面管理,朝生態觀光發展,做為都市上班族假日舒壓場所。

屏東縣警局保安民防科表示,舊筏灣屬於管制區,民眾不得擅自進入,對於車床族在通往舊部道路旁紮營的情形,將在實地了解後採取相關措施。

做好公司各部門數據報表支撐的幾個簡單思維

週四, 七月 6. 2017

[b]越來越多的數據,越來越多的需求,越來越多的不滿意[/b]

如今,[url=http://www.finereport.com/tw/]大數據分析軟體[/url]和[url=http://www.finereport.com/tw/]數據分析[/url]的概念相當普及,從基層到管理層,從IT到業務,都深知「數據化管理」、「數據決策」的重要性。越多重視,壓力也就越多,導致信息中心和數據部門往往處於進退兩難的狀態:

數據變多,需求變多,工作價值得不到體現,內部疲於應付。

提供了數據,但需求多樣變更極快,無法滿足各方需求,內部怨言層出。

如何做好面向全公司的數據支撐,哪怕只是簡單的報表提供,其實也是一件複雜且考驗思維邏輯的事。

作為曾經一度經歷過的表哥,本著吐槽加總結加吹牛的原則,[b]匯總下我在梳理並重新規劃公司數據支撐體系時的一些思路,紀念下曾經看指標看瞎的某年5月。[/b]

[b]管理思維:數據支撐體系不僅僅是指標體系,還有更開闊的管理邏輯[/b]

數據報表的工作只是在整理數據嗎?當然不是,數據的整合和展現最終都是為了經營決策的,報表體系的背後邏輯應反映整個公司的經營結果和經營方法。

做報表的,雖然事務工作多,但還是要抬起頭來,系統思考一下,報表的路該怎麼走? 阿里提出了「小前台,大中台」的概念,實際道理是相通的。報表中台對於報表人員的綜合素質要求很高,既要有寬廣的業務視野,也要有深厚的數據沉澱,輔以溝通協調能力,造詣甚至遠超一般的業務人員。

一旦想清楚這個問題,你就知道你的數據體系必須要和公司目前的經營狀況和當前工作方向緊密聯繫,所以你的數據工作的方向也就呼之欲出了:

方向一:公司目前是什麼樣的基本狀態?——銷售額、利潤、行業份額,用戶規模……

方向二:公司目前的市場競爭形勢是怎樣的?—— 新增份額、凈增份額,凈收益……

方向三:就目前形勢,公司需要抓住的用戶群來源在哪裡?——各渠道新增用戶價值轉換率、各渠道用戶價值分層、各渠道投入產出比、會員滲透率、存量用戶重複購買率……

方向四:就目前形勢,公司推出的核心產品有哪些?——核心產品銷售達成率、核心要產品渠道滲透率、核心產品重複購買率……

方向五:就目前形勢,公司採用什麼樣的管理方法和工具?—— OKR目標、KPI體系、銷售經理管理指標體系、客戶經理管理指標體系、CRM系統、OA系統、EPR系統……

在梳理過程中,會發現對應到任何一個整體業務的分析,需要提供的已經遠不只是業務結果那麼簡單,還包括各種管理和執行數據。

[b]簡化思維:數據不是越全越好,主次突出,重點聚焦是王道[/b]

確定好數據的大方向後,接下來便是細化分析每個數據方向的具體指標體系,以及確定細分的程度。

這個時候,最容易犯的錯誤便是開始把所有用到的、想到的全部羅列並設計進去,建立一個所謂大而全的內容。我始終認為,真正的[url=http://www.finereport.com/tw/]報表製作[/url]是為企業開發的,業務人員只是報表的需求提出者,因此,還需要去理解報表提出的背景,哪些是這張報表的用戶,你需要尊重提出報表需求的人員,但對於報表開發要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導權。一味強調廣而全,不僅會讓執行者無法聚焦工作重點,而且會讓數據部門自身工作量大增,吃力不討好。

所以,在明確數據需求的大方向基礎上制定詳細的數據體系時,一定要時刻提醒自己,重點是什麼?

[b]一、不同的指標要有重點[/b]

比如在產品運營指標體系中,如果已開始投放(電商),需要積累數據,重點關注流量指標,例如UV、PV、渠道來源、用戶線索、瀏覽量、產品瀏覽量排行、頁面跳失率、顧客評價指數、轉化率等等。

而如果運營了一段時間,市場已經成熟,首要的任務是通過數據分析提高銷售額。此階段需要重點監測追蹤流量和銷售指標,例如訪客數、瀏覽量、轉化率,以及新增會員數、會員的流失率、客單價、ROI、動銷率、庫存天數、銷售額等。

若行業份額較小,以拓展為主,那除了新增份額、凈增份額常見指標外,新增搶奪指標方面需往下衍生新增用戶存活率、瀏覽用戶轉換率、新增用戶價值分層等細化體系,保有指標設計則相對簡單。

而如果行業份額已經較大,以保有為主,那新增相關指標則相對可以簡單,而保有指標除用戶保有率、會員活躍率等常見指標外,還需往下衍生合約捆綁率,會員忠誠度、積分計劃活躍度等指標。

[i][u]數據分析,報表實例,專業的人都在這裡!加入[url=https://www.facebook.com/twfinereport/]FineReport臉書粉絲團[/url]![/u][/i]

[b]二、相同的指標要有側重[/b]

同樣以用戶保有指標為例,用戶保有率和用戶流失率其實是同樣作用的指標,一方面是選擇其一即可。另一方面是,選擇哪個,其實放到實際使用中,會有微妙的差別。

如果採用用戶保有率指標,往下衍生是業務層面的合約捆綁率、用戶活躍率、會員滲透率等積極導向指標,注重行銷執行。如果現在用戶流失率,往下衍生是用戶觸店但無消費率、用戶沉默率、用戶直流流失率、流失用戶畫像特徵等,導向為預警關懷。

[b]三、指標的細分,不需要過於龐雜[/b]

一般而言,過程三級,執行三級,就已經足夠定位問題及全面展現情況。

[b]邏輯關係:不僅僅是分類,更是反映業務之間的關聯

一、數據選擇邏輯:[/b]

為什麼業務部門提出一項數據的要求後,往往會接二連三的提出其他數據需求?其實他們也是在試圖嘗試尋找某個數據背後的原因及可能。

在設計報表體系過程中,不僅僅只是分類,而應該考慮到指標間的關聯,在設計過程中就應該加入業務分析的思維,比如分析者看到這個數據會聯想到其他哪些數據來探究原因?

我在當初利用帆軟報表(FineReport)設計整個報表體系的時候,常用的就是「結果指標——過程指標——執行指標」三層邏輯結構。結果指標由過程指標決定,而過程指標由結果指標決定。

[img]http://www.finereport.com/tw/wp-content/themes/BusinessNews/images/2017062601.png[/img]

這種邏輯不僅在運營數據上適用,在管理指標上也同樣適用。比如KPI體系是結果,渠道任務目標管理系統是過程,渠道經理/客戶經理監督體系是執行。

[img]http://www.finereport.com/tw/wp-content/themes/BusinessNews/images/2017062602.png[/img]

[b]二、數據呈現邏輯:[/b]

確定好指標內容和指標邏輯後,就是數據呈現了。這方面,之前在如何設計企業內部的數據平台?中就已經總結了,其實就是利用「分析報表—管理報表——基礎類查詢報表」三種層級展示,實現從宏觀到微觀,從上而下定位問題的呈現邏輯。

對於筆者而言,我設計的方式是站在「分析報表—管理報表」維度上,以主題為維度切入,設計全報表。這樣就可以直接從分析報表找到該主題發展的短板,從管理報表上找到導致該短板的主要原因,最後才去分析單報表。

[img]http://www.finereport.com/tw/wp-content/themes/BusinessNews/images/2017062603.png[/img]

以上是我對於整個報表體系建設的 一點思考感悟,但是實際操作過程中也並沒有這麼理想,仍然需要根據具體情況具體分類具體設計。

勝法能逆生死流,甚深微妙難得見,有情盲冥貪慾覆,由不見故受眾苦 ...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四》

週四, 七月 6. 2017

勝法能逆生死流,甚深微妙難得見,有情盲冥貪慾覆,由不見故受眾苦 。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四》,大唐三藏沙門義淨制譯([url=http://tripitaka.cbeta.org/zh-cn/T16n0665_004]CBETA全文[/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