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解剖室的祖先除了馬遠布農人,還曾有莫那魯道——是時候挖掘當代學術人骨研究的爭議!

週一, 七月 3. 2017

在解剖室的祖先除了馬遠布農人,還曾有莫那魯道——是時候挖掘當代學術人骨研究的爭議!
BY 部落好朋友 · 2017/07/02

1973MonaRudo



馬遠布農族遺骸爭議,在近日的協調會上有了正面的發展。根據 2008 年的紀錄,台大醫學院解剖科藏有約 1,580 具/件人體遺骸,其中 207 具/件來自(法定)原住民族中的五個族群,120 具/件得來自兩個平埔族群,其他多數為福佬人,亦有客家人的遺骸。

或許我們可以試著把眼光由當前的爭議拉寬放遠,去探問遺骸主人如何死亡,遺骸何以被挖掘,而有機會一窺知識、國家、歷史與地方記憶間的關聯。


金關丈夫 1923 年畢業自京都帝大醫學部後便留任該校解剖學研究室,負責教授骨學,也分攤解剖學講座之課程。(Credit: 台灣大學圖書館「金關丈夫教授文庫贈藏紀念展」活動網頁)


骨骸研究背後的全球學術網絡

台大醫學院解剖科所收藏的骨骸主要來自台北帝大醫學部。醫學部於 1936 年成立後,便聘任金關丈夫擔任解剖學第二講座的教授,負責解剖學的教學,並從事台灣各族群的「人類學」研究,其中人體測量的方法,對象包含活著的人與亡者遺骸。

金關丈夫帶領的研究方向,在日本與德國體系都稱為「人類學」,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體質人類學。在同一體制下,則以民族學來指稱社會/文化人類學。二次大戰前的體質人類學研究,以人體特定部位的測量建立指數,作為種族分類的參考,愈多不同「人種」的測量數據,有助於建立對特定「人種」的認識,並釐清其間的關係。此時的「人種」研究,由於人種分類過於簡化等問題,後世的學界甚至提出「科學的種族主義」的評論。

這一研究方向,並非台灣所特有,當時台灣學界不只是參考如慕尼黑大學體質人類學家 Rudolf Martin 發展出的判定骨骼性別及年齡的方法,Martin 的研究室據傳也收藏有近 70 個基隆福佬人的頭骨。歐洲,日本的學術機構/博物館也零星收有來自台灣的頭骨,過程幾經轉贈、買賣,顯示出它在當時學術意義上的珍稀性,從而窺見當時軍人、醫生與解剖學家及收藏家間的政經及人際的網絡。



台灣體質人類學的發展與擴張,從人際網絡來看也體現了這樣的性質。台北帝大改制後,金關丈夫留用至 1949 年,他的同事中有教授繼續留在台大,也有人去高雄,創辦醫學院解剖科,並發展體質人類學,延續了金關丈夫的研究方向與方法,也因而收集亡者的骨骸。

在這研究傳統下,團隊的成果豐碩,也曾被邀至第 8 屆「世界人類學學會年會」發表演說。不過隨著新的研究視野與方法的引入,過去重視測量的人種學/體質人類學研究方式便逐漸淡出舞台。


金關及其門生所發展的體質人類學研究相當重視數據的測量,也認為藉由比較這些數據可以了解不同「人種」間的親疏遠近。(Credit: 本文作者 2017 年 6 月攝於台大醫學人文館,當時正展出「演化與人」主題展,陳列出體質人類學研究室的部分研究成果)


與城市擴張呼應的「墳墓骨」

在近年火葬取代土葬之前,土葬的用地來源與規範一直是政府治理的難題之一。人口增加,城市向原先人煙稀少處(包括墓地)擴展,導致需要整理墓地以騰作他用。比如在 1936 年,金關開始台北帝大生涯的同年,嘉義市發展的過程中,拆遷了東區的墓地後,設置了學校,公園等公共設施。

金關丈夫於到任後積極尋求亡者的骨骸,多數便是透過挖掘廢棄墓地而取得。金關所收集的福佬人、客家人及平埔族群骨骸,來自西部的基隆、松山、烏牛欄、彰化、員林、西螺、太保、水上、長治與竹南等地的「廢棄墓地」或「無緣墓地」(無主墳)。雖然解剖學教室的出版物中並未述及開挖墳骨的脈絡,金關的挖掘活動可能與城市擴張過程中的「整理墓地」工作相呼應。


1936 年 7 月 15 日的臺灣日日新報有一段「無主人骨寄贈給台大作為醫學部的研究材料」之新聞。
當進行公共工程需要挖動墳墓時,漢人一般會以萬善堂或有應公祠一類的陰廟安置無主骨骸並定期祭祀。嘉義市東區被拆遷的一萬多座墳,則由政府及各姓宗親會出錢,修建了一座納骨塔,留下了崇靈堂碑記記述。顯示官方主導的墓地拆遷,也以納骨塔的方式安置骨骸。但在一些我們尚不明瞭的情況下,金關團隊在挖掘墳墓後,得以將骨骸帶回到解剖科作為研究資料。


1936 年 7 月 15 日的《臺灣日日新報》有一段「無主人骨寄贈給台大作為醫學部的研究材料」之新聞,內文翻譯如下:

「台大醫學部今年春天課程開始以來,雖努力搜集各種教材,但因沒有人骨,各方面搜查中聽聞基隆無主墓地的納骨堂中有很多,就來領取。因為如果是為學術研究的話,亡者也會開心,13 日進行供養後,就轉交給以卡車來迎接的老師和學生。雖恰好 13 日開始是盂蘭盆節(中元節),但這完全是偶然的因緣。」(感謝林育生先生協助翻譯)



武裝鎮壓下幾經易手的骨骸

雖然金關曾表示台大解剖學研究室內所有種族的骨骼都是墳墓骨,但在金關到任之前,已經有醫生、警察、甚至人類學者開始收集台灣不同族群的人體骨骼,幾經輾轉,有些進入台大醫學院。

台大解剖科的部分骨骼承繼自創立於 1899 年的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收藏。此校歷經數次改名改制後,於 1936 年併入台北帝大,改制為附屬醫學專門部。醫學校職員中,於 1904-1909 年間任職病理學/解剖學教授的今裕就極為主動地尋找人骨。爬梳已出版的論文,可以由幾個例子,看出 20 世紀初社會氣氛與醫學校官方/學校/醫學的位階。




在足立文太郎 1907 年的文章中,可知有數位南澳群、馬武督群泰雅族人與七腳川社人,直接或間接亡於軍隊鎮壓行動,亦有因未知原因被殺者,被今裕得知其埋葬地點後自行前往挖掘取走骨骸。有一位在台北醫學校附屬台北病院因結核病死亡的大嵙崁群泰雅族人,甚至遭今裕在病理解剖後製成骨骸標本。上述例子應發生在 1904-1906 年間,今裕留學德國之前。

今裕為什麼會知道哪裡有人死亡?為何知道亡者埋身之所?文獻中並沒有紀錄,推測是透過日本軍方/警察而得知。



莫那.魯道的遺骸在總督府警務局的斡旋下,於 1934 年進入土俗人種學研究室,之後轉至醫學部解剖學教室⋯⋯解剖科與官方/警察的合作關係,略可以由霧社事件中亡者遺骸的入藏過程摸索。金關於 1936 年 4 月開始帝大的職務,7 月便至霧社發掘歿於 1931 年 4 月第二次霧社事件的亡者。據說當時是由霧社駐在所的警察協助將挖掘出的骨骸寄給金關。當地警察接著也將陸續發現的 1930 年 5 月霧社事件的亡者骨骸,一併寄給解剖科。甚至霧社事件後病故於埔里警察所的兩位族人,其遺體之後也被挖掘寄送。

1930-1931 年第一、二次霧社事件中犧牲者的骨骸,有部分進到台北帝大醫學部。其中莫那.魯道(Mona Rudo)的遺骸在總督府警務局的斡旋下,於 1934 年進入土俗人種學研究室,之後轉至醫學部解剖學教室,1972 年再改交考古人類學系保管。1973 年霧社事件餘生家屬要求索回遺骸的聲音開始為社會所重視,台大因而在洪敏麟和李亦園等人的呼籲下同意將遺體歸葬霧社。(註1)


1973 年台大在族人與輿論呼籲下,將莫那.魯道遺骸歸葬霧社。(Creidt: 宋文薰、連照美翻譯/編輯,《宮本延人口述 我的台灣紀行》,引自霧社事件八十周年紀念座談會記錄(下4))


需求與返還:當代骨骸研究的新課題

馬遠後人猶有人記得當年挖掘的過程,霧社後人也有著對當年遺骸外流的記憶 —— 但除了這些少數鮮明的例子,幾個取得超過百具遺骸的地方還留有對大規模墓塚的印象嗎?是戰爭?還是疫病?地方對金關團隊取骨曾感到困惑,或造成傷痛或困擾嗎?是我們對祖先的記憶出現了缺口,還是我們所知的歷史僅是倖存者的版本呢?地方是否以其他、隱晦的形式保留了關於墓葬與挖掘的歷史記憶?

醫學院解剖科所藏的 1,580 具/件人體遺骸,遍及閩客原各台灣族群以及琉球與海南島,在倫理之外,或許帶來更多值得深究的問題,如死亡與地方記憶,如殖民與傷痛。



近代醫學教育建立後,醫學校便有大體解剖課程,早期雖不如今天對「大體老師」的尊重,但總督府醫學校也曾在 1902 至 1926 年間舉行三次祭典,安慰在醫學人才養成上奉獻的 1,064 位亡者。多年後的 21 世紀,相關研究單位也許可以重新思索,如何安慰生者,與生者和解。

今(2017)年 6 月初,兩個澳洲博物館同意將收藏的愛努人骨骸歸還給所屬社群。愛努人訴求返還先人遺骨已有一段時間,雖不乏波折,但已然有所進展。啟發自愛努人的努力,琉球人也於 6 月 5 日成立「琉球民族遺骨返還研究會」,訴求返還流落各學術機構的琉球人骨骸,其中也包含台大所藏的數十具/個(註2)。

僅僅參考我們週邊熟悉的地方,不須回溯到西方幾個經典的例子,已可知解剖學/人種學在二次大戰前的人骨需求與當前返還的訴求都是跨區域的時代議題,而人骨遺骸是我們當前的歷史課題,讓我們一起來正視並追索先人所給予的線索吧!

(本文原標題為〈骨骸:關於死亡、挖掘與爭議〉,原刊載於《國立臺灣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獲原作者授權轉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19 世紀末生活於庫頁島/樺太的愛努族人,由波蘭人類學家 Bronisław Piłsudski 攝影。。


附註

莫那.魯道遺骸的歸葬詳情可參考吳俊瑩先生的〈莫那魯道遺骸歸葬霧社始末〉文章以及李子寧老師的〈還馬遠布農遺骨…「該做的正確事」〉投書。
愛努人的骨骸從 19 世紀開始便陸續流落至日本甚至全球各學術機構與博物館,族人目前也正為了返還祖先遺骨的訴求努力著。若想多了解國際上人體遺骸返還的討論及相關案例,可參考台大原民中心 2016 年舉辦的「原住民族與博物館」系列講座。


延伸閱讀

博物館「文物返還」趨勢背後:文物回家了,文化也回家了嗎?
「拿走的,永遠放不回去嗎?」那些博物館難以言說的歷史


關於作者

童元昭(台大原住民族研究中心主任)、巫淑蘭、黃維晨(均為計畫助理)。

電力+大數據項目中的架構研究與思考

週一, 七月 3. 2017

[b]閱讀目錄:[/b]

1、前言
2、業務架構
3、數據架構
4、技術架構
5、實施架構
6、示範架構
7、小結

[b]前言[/b]

智慧電網(Smart Grid)是以物理電網為基礎,將現代先進的感測測量技術、通信技術、信息技術、計算機技術和控制技術與物理電網高度集成而形成的新型電網。

電力大數據(Power Big Data)是實現智慧電網的關鍵技術之一,它通過挖掘數據之間的關係與規律,提高電網企業在生產、經營、管理等方面的質量與效率。如開展電網設備狀態監測的大數據應用,實現電網設備狀態的智慧監測,實時分析電網線損、配電負載等等。

本文旨在跟讀者分享某電網公司在配用電大數據項目中所採用的多維架構(包含數據架構、業務架構、技術架構等),為本系列的後續文章打下鋪墊。

[b]業務架構[/b]

[img]http://www.finereport.com/tw/wp-content/themes/BusinessNews/images/2017062109.png[/img]

配用電大數據項目的業務架構,是指從業務角度說明配用電大數據項目要做什麼事。此架構不會過多牽涉技術細節,它的重要性要高於其他幾類架構。一般來說,這類架構要在項目啟動前,通過多次的調研、分析、專家研討後方可決定。

上圖的業務架構主要將業務劃分為了五大層次,其中最為關鍵的是數據源層和應用層:

1. 數據源層:規定配用電大數據項目能從哪些地方獲得數據資源。這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尤其是在電網領域。因為當前電力信息系統中的「網路孤島」現象比較嚴重,要梳理清楚哪些數據能采、哪些數據采上來有意義,是非常不容易的。

2. 應用層:明確配用電大數據能為電力系統實現哪些業務。規劃該層次時,行業化大數據從業人員需要和電力專業的人員進行多次深入地溝通交流。從筆者親身經歷來看,這一層切不可假大空,一定要確保落地。通俗點來說,若這層寫得太虛,可能會把後續開發人員,甚至是自己給坑了…

至於其他幾個層,則是從一個較為宏觀的角度去設計系統組件。一般來說在業務架構的側重點在系統的功能性方面,對於技術細節不過多糾結。

[i][u]數據分析,報表實例,專業的人都在這裡!加入[url=https://www.facebook.com/twfinereport/]FineReport臉書粉絲團[/url]![/u][/i]

[b]數據架構[/b]

[img]http://www.finereport.com/tw/wp-content/themes/BusinessNews/images/2017062110.png[/img]

電網企業的數據主要包括三類:

1. 電力設備數據:主要包括電網設備監測數據、設備地理位置數據、設備狀態數據等;

2. 企業管理數據:主要包括跨單位、跨部門的電網企業職工數據、財務數據等;

3. 企業運營數據:主要包括客戶信息、客戶用電數據、電費數據等。

但是上述只是一個特粗略的分類。筆者在項目實施過程中發現,數據的分類在每一個環節都需要按照不同標準重新做一次。

為何要這麼麻煩?這是因為,[數據類型]+[業務需求]將決定你選用何種[url=http://www.finereport.com/tw/]大數據分析軟體[/url]組件去處理它。

這裡先以電網的拓撲結構數據為例:這類數據大都存在電力系統的RDBMS里,那麼我們顯然可以考慮使用Sqoop來做同步;而其後為高效實現電網拓撲分析業務,顯然應將其放至HIVE這類數據倉庫工具里合適。

再以電網設備檢測數據為例:這類數據由於具有事實性,用Storm或者Spark Streaming來同步就顯然更加合適了;而這類數據有部分業務環境是不需要做太多[url=http://www.finereport.com/tw/]數據分析[/url]的,因此可考慮將其導入到HBase這類NoSql數據里,實現高效存取。

讀者看到這裡,應該明白了需要時刻思考數據分類的原因了吧?上述兩個例子都屬於電力設備數據,然而它們被處理的方式顯然是不同的。在實際中,我們往往根據當前架構所在層次的屬性來決定使用何種組件來處理數據。個人真心建議針對將來數據特別複雜的情況,可以考慮引入「數據畫像」這個概念,根據不同的處理方式為各類數據打上標籤,以便於管理。

[b]技術架構[/b]

[img]http://www.finereport.com/tw/wp-content/themes/BusinessNews/images/2017062111.png[/img]

總的來說,針對配用電大數據的技術研究可以分為三個層面來展開:

1. 數據集成層面:研究電力系統中多源數據的分類方式、集成與融合方法,並設計出面向雲環境的多源異構數據集成模型。

2. 基礎架構層面:結合線上流處理與離線批處理的應用需求,研究可拓撲分解的流處理計算技術、分布式並行批處理計算技術,並提供應用編程介面。

3. 支援系統層面:研究電力大數據項目的建設規範,大數據集群系統的綜合管理工具、大數據可視化組件,並提供多種形式的集成介面,以便支援不同上層應用對大數據以及分析結構的調用需求。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在這三個層面之上是真正的「電力應用層」。

[b]實施架構[/b]

[img]http://www.finereport.com/tw/wp-content/themes/BusinessNews/images/2017062112.png[/img]

對於配用電大數據項目的具體實施,需要明確的主要是將計算機集群具體分成哪些區,每個區又具體採用哪些組件。

這部分內容比較繁雜,以下僅針對其中某類實時數據的處理做個大致的介紹:

1. 各業務系統和數據採集系統的秒級數據通過專線網路,經過加密壓縮傳輸到總部的負載均衡器;
2.負載均衡器將數據分發給Kafka集群落地;
3.Storm集群從Kalfa集群接收所訂閱的數據,負責對數據進行清洗、按照設定的告警條件實時監測數據並發出告警;
4.Storm清洗和標註後的數據,直接存入HDFS落地;
5.HDFS中的數據同步到數據存儲和查詢模塊(時序數據管理平台),方便在其中進行線上查詢;
6.數據分析平台上根據預訂的作業隊列,調度數據分析程序在Hadoop集群中運行,結果存入HDFS或者按用戶程序定義寫入相應存儲位置;
7.數據分析平台將秒級數據匯總成十分鐘級數據、根據定義的數據種類、數據格式和存儲方式將數據分發給計算存儲群組及HBase資料庫;統計報表程序通過Hive集群執行各種類SQL完成統計查詢和[url=http://www.finereport.com/tw/]報表製作[/url]生成。

(上述介紹僅是針對其中某類實時數據的處理,而不同類型數據的處理方式是不同的)

[b]示範架構[/b]

[img]http://www.finereport.com/tw/wp-content/themes/BusinessNews/images/2017062113.png[/img]

在項目後期,需要將配用電大數據平台部署到部分地市局來進行試點,因而需要明確網 – 省兩地,或者網 – 省 – 市三地的綜合示範架構。

在本文給出的參考架構中,我們首先利用高速4G專網和GPRS /230M無線專網實現低壓居民用戶和專變/公變終端的採集;採集的數據通過智慧一體化終端進行簡單轉換後,上傳至區域分布式大數據中心;區域大數據中心將對電量和非電量數據,結構化與非結構化數據進行大數據集成與融合。

在區域大數據中心,可基於大數據聚類與分析技術,實現用電用戶類型的精細化劃分、分析用戶的用電行為、評估非介入式用戶的能效水平,形成一系列面向配用電網的通用知識模型與關鍵技術,為省級大數據中心提供數據與關鍵演算法支撐。

[b]小結[/b]

作為該系列博文的開篇,本文從各類架構的角度出發讓讀者對配用電大數據的項目有了全方位的整體認識。

後續的文章將涉及到真正的電力+大數據研究,這也是電力專業與計算機專業的綜合領域,讀者或許需要具備一定的電力系統知識才能消化。

簡單回顧下電力系統相關的知識,然後一起開始智慧電網之旅吧^_^。

作者 | 穆晨
原文 | 配用電大數據項目中的架構研究與思考

逢甲薇她小姐✠揪團住宿樂趣多,揪越多省越多✠

週一, 七月 3. 2017

[size=4][color=Purple]要FUN暑假了欸,還沒想到要和朋友去哪玩嗎?[/color]
[color=RoyalBlue]來台中拉,可以到逢甲吃好吃的美食,而且台中人真的很棒,大家都很nice,所以薇她這次在暑假期間推出好康的優惠活動,要讓大家來台中玩耍,有可愛的米奇房型可以陪你入睡,只要你揪了朋友或是找家人來住一晚,薇她就給你優惠~~趕快拿起你的電話來預約逢甲的美好旅程吧!!![/color]

[img]http://i.imgur.com/wzgGNdq.png[/img]

[color=DarkOrange]優惠日期:
7月3日~8月30日(六、日不適用)[/color]

[color=Magenta]只要於活動期間內成功預訂房型,單筆訂單租2間房以上就可以享以下折扣唷!!!房型數量有限,訂完為止! [/color]

[color=DeepSkyBlue]優惠折扣:
租2間:房價總金額可折400元
租3間:房價總金額可折600元
租4間:房價總金額可折900元
租5間:房價總金額可折1100元[/color]

[color=YellowGreen]請睜大眼睛仔細看清楚注意事項:
1.此活動需單筆租房2間以上即享房價折扣。本專案一律現金價,開發票另外加5%。
2.僅限電話訂房或於FB私訊訂房,請於訂房時,即告知使用此專案。
3.本專案不得與其他優惠專案併用且不得異議其他內容。
4.本專案不得民間團體、旅行社及遊覽車、車隊等不適用。
5.逢甲薇她小姐保有活動最終解釋權、終止或提前結束之權利。
6.如對本活動辦法及活動獎項有任何疑問,歡迎詢問。電話:0966-337158[/color]

----
[color=DimGray]♦旅遊‧住宿‧包車服務♦
近逢甲夜市的可愛主題平價住宿
讓您吃喝玩樂都盡興
也可三五好友相揪一起包車出門旅遊方便UP!
讓您的旅程更加豐富多元,趕快洽詢逢甲薇她吧![/color]

[color=Red]逢甲薇她 The Vita House
電話:+886-966-337-158
臉書:[url=https://www.facebook.com/thevitahouse]https://www.facebook.com/thevitahouse[/url][/color]
----

逢甲住宿,短期租屋,逢甲夜市,逢甲民宿,台中住宿[/size]

超A評論》漂流到日本的阿美族舅公:異地生根的當代離散

週一, 七月 3. 2017

超A評論》漂流到日本的阿美族舅公:異地生根的當代離散
台灣島上的各族群因為許多際遇的移動,形成多樣的生命經驗,阿美族人也在戰爭動員和經濟浪潮下,有各種類型的離散,阿美族人的流離故事,跟著族人喜愛探索的步伐,從到離鄉尋覓到異鄉扎根,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停歇過。例如D’rop的舅公Tuni的故事
A-sia studio A舍
2017-06-30 16:24
推文到plurk

李宜澤/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助理教授
台灣島上的各族群因為許多際遇的移動,形成多樣的生命經驗,身為原住民族的阿美族人,也在戰爭動員和經濟浪潮下,有各種類型的離散。日本治理時期,殖民政府半強迫半誘使太巴塱和靜浦的阿美族年輕男子離開南部家鄉,到花蓮興建港口和鐵路,隨後和在北邊的阿美族姑娘認識而定居;吉安東昌村落的最後一位男性祭司長老,就是從靜浦到花蓮應徵鐵路工人時,認識在附近放牛的太太而婚入,在他鄉落戶並成為重要的村落儀式執行者。戰後工業發展與十大建設,另一個世代的阿美族年輕人離開東部原鄉到西部去蓋高速公路和機場,回到家鄉後原來墾殖的旱田,卻被西部轉移過來的八七水災難民搶先登記,只能以好不容易存下來的錢把自己的開墾地「買回來」。在同一個世代,另外一批年輕阿美族人,跟著榮工隊或是農技團,到沙烏地阿拉伯蓋公路,到印尼蓋機場,或到南非開墾荒地變農場,或甚至決定留在非洲,還把馬蘭一帶的親人也一起招呼過去,就這麼留到第三代。
阿美族女性也不遑多讓。戰前的南勢阿美族人(指的是居住奇萊平原,花蓮北部的阿美族),因為與日治時期吉野移民村地緣相近,已經開始有許多以慶典活動呈現「高砂族風情」的豐年祭表演模式。這樣的模式到戰後在花蓮地區發展出四家所謂「山地歌舞」文化村:分別是在北埔大理石工廠內的「南島文化村」,在水源地的「東方夏威夷」,在瑞穗地區的「紅葉文化村」,以及位於吉安鄉南濱公路旁,仍在營業中的「阿美文化村」。

阿美族人向來能歌善舞。(圖:花蓮縣政府-花蓮觀光資訊網)
阿美文化村在1955年左右成立,由擔任國民黨縣黨部書記的阿美族仕紳許木碇與身為縣議員的太太林春瑛發起經營,透過地方人脈取得客源。在荳蘭部落內(如今田埔地區)設立的阿美文化村,全盛時期招攬年輕的阿美族女孩,以專業舞蹈的方式訓練歌舞順序,改編現代式舞蹈「阿美三鳳」,提倡原來在祭典時期才能穿著的紅色服飾上台,並且改良複雜的傳統女子帽花為簡單打結頭冠。這些改變就在部落家戶的資本需要快速累積的時候發生,並沒有產生太多的文化衝突(至少比從傳統神靈信仰轉變到基督宗教要容易)。除了在花蓮家鄉部落附近表演,文化村表演隊更遠征到台北的國賓飯店,甚至挑選身材高挑舞蹈精湛的兩個特別代表團,到日本的東京,大阪,熊本,靜岡,富山等重要城市進行表演。
我的阿美族乾媽Abi 就是在國賓飯店表演的時候,遇上正在台北遊覽的荷蘭商船船員乾爸。兩人認識後請朋友以英文代筆的方式通信兩年,乾爸決定來台灣迎娶她。才二十歲的乾媽遠嫁荷蘭時,一句荷蘭語都不會說;從比手畫腳到和剛出生的大女兒一起慢慢學,展開在異地落根生活。
有以歌舞表演機會主動選擇異國婚嫁,但也有非自願流離後想要回到原鄉,卻因為通訊受阻而落戶異國的人生。
乾媽娘家在花蓮荳蘭部落,家中的大姐Bah(也就是我的大阿姨)當年配合日本風俗改革,而「嫁到」鄰近的里漏部落(現在的東昌村),與擔任消防隊員的先生Hafay結縭。當年的結婚典禮還特別在位於現今宜昌國小位置的神社前拍照留念。大阿姨的兒子D’rop算是我在部落裡的爸爸,六月初南勢阿美族捕魚節假期Miladis,是全家圍坐享受一年當中最重要的吃魚活動。此時,爸爸D’rop提到了一位因為跑去捕魚,而陰錯陽差留在日本的舅公。舅公輩份高早已過世,但家中的其他晚輩大半也不知道這位人物。於是爸爸講了當年到日本尋找這位家族人物的故事:
Faki(是阿美語裡面稱呼舅舅的方式)Tuni是D’rop的舅公,戰爭時期原來想自願去南洋參與高砂義勇隊,但是在基隆上船前反悔開小差,逃離等船的軍隊,跑去幫當時從神戶來到台灣運補的漁船當船工(看來跟後來許多阿美族年輕人的選擇相似)。船在沖繩外海作業一段時間後,因為盟軍的轟炸以及跳島攻擊策略,被迫轉入沖繩港口。不久後戰爭結束,船籍神戶的漁船航行歸還原港:其他船員都是日本籍,但是舅公自己身上沒有任何台灣方面的身份證明,也只會簡單的日語,只有下船後尋找地方落腳再打算。舅公就自己在神戶附近的山坡上做了工寮,過了一段像阿美族在野地求生的日子(有如高砂義勇隊,但不在戰地而是在戰後的日本),熟悉環境與村落之後開始為附近的小公司做板模工(如同戰後的阿美族人,但不是在台灣而是在日本)。附近的日本人家看他勤奮,讓他娶了自己的女兒。就在神戶定居下來。但從來沒機會和吉安荳蘭的家人聯絡。家裡的人以為他從軍去但沒有回來,軍方也沒有派人來表示該員陣亡或失蹤,以為已經不幸在戰地裡死亡,於是戰爭結束後三年為他做了牌位,供奉在荳蘭老家裡。

高砂義勇隊是日軍在二戰期間動員台灣原住民前往南洋叢林作戰的組織。(圖:網路)
1978年,舅公已經在日本過了三十年,紅極一時的「阿美文化村」到大阪做第一次的商業表演。大阿姨的二個女兒也跟著歌舞表演團到日本。阪神地區盛大廣告,舅公從報紙上看到「台灣花蓮地區的阿美高砂族歌舞團」廣告,心想可能會有自己認識的鄰居甚至親人的可能,特別從神戶近郊一路來到大阪的表演場地去觀賞。當時文化村為了團體紀律,團員禁止與日本人外出。他以阿美話跟帶隊的族人說明,經過名字的對照果然找到家族的姪孫女。但兩人從來沒有看過舅公,驚訝之餘卻不敢確認。一起合照並留下在日本的地址電話後,準備回台灣再詢問打算。回到台灣兩人把照片和聯絡方式給家中長輩看,家族親人非常驚訝,連忙把牌位丟掉。當時在花蓮村落裡的電話不普及,於是沒有從台灣打電話進一步聯絡,想說過陣子再來看看。
兩年後的1980年,D’rop在台灣的榮工處成為鑽探技師,有機會隨當時的「台灣探勘行」(後來的「台灣探勘公司」)到日本工作六個月,出發前特別帶了舅公的聯絡電話和地址,想要找機會確認一下。他的工作地點在石川縣一帶,與大阪地區相距約三百公里。當時申請的簽證是去日本做「學徒」,但實際上是做山區鑽探技師,一人獨當一面。每週以當時日本技術平均的長度12公尺為進度鑽探,如果多推進一公尺就有半天加班費。
D’rop 後來想到把人力鑽探機的鋼索螺絲,連結到鑽探隧道台車的辦法,以台車的力量協助而不只依靠人力,馬上賺了比同僚多的加班費。兩個月之後,日本同事問他怎麼辦到?他毫不藏私地傳授給其他人,日本同事都非常佩服他腦筋動得快!
工作的六個月期間正好碰上日本的盂蘭盆節,有十五天的休假自由時間。於是他在石川第一次跟公司借了電話打,與從來沒有碰過面的舅公聯絡上。同時向同事詢問如何從石川到神戶,自己一人坐高速巴士到神戶車站,坐在車站前廣場等待。D’rop記得當天非常熱,他只帶兩套夏天用的衣服換穿和一個小行李。坐在車站前的廣場等了大概半天時間,身上已經濕透了。下午兩三點左右,有一位高大瘦長的男子向自己走近,對方看起來有阿美族的輪廓,但是很日本紳士樣的打扮。D’rop鼓起勇氣,以阿美話試探性地開口問:
「Ci wawa ni Havai ato Bah ako… ano Faki Tuni how? (我是Havai和Bah的兒子,請問你是Faki Tuni嗎?)」
舅公聽了站在原地淚流滿面, 兩個從來沒見過面的舅孫抱在一起痛哭。
Faki Tuni在日本的妹婿正好是計程車司機,那十天左右於是在阪神地區不斷地遊覽,最後還遠到東京去。舅公不斷詢問家鄉親人的狀況,也很抱歉沒有機會參加爸媽的喪禮。D’rop一直在偏遠的工地工作也沒有進城採買,衣服的腋下都已經破損了。舅公日本太太看到,請他換下來直接以隨身的針線包縫補好,並且買了許多當季的衣服給他。最後請他回到神戶郊外的家中住了四天。隔了三十年,舅孫倆人好像傳說裡面被浪沖到海島生活幾天後,回到家鄉卻已經過了數十年的故事主角。要離開神戶時,Faki Tuni把當年離開家鄉時保留的個人衣物,家裡不用的舊衣物兩大箱,託給D’rop帶回來。D’rop完成工期回到台灣後,大家終於確認舅公真的還在日本,但是舅公同輩的親族大都已經過世,只有偶而用日文寫信聯絡,也沒怎麼打電話聯繫。

六月初的捕魚祭是阿美族重要的聚會節日,更是部落男子到近海捕魚後回家分享的表現時刻。圖為花蓮高中退休老師張文良所展示阿美族捕魚祭舊照片。(記者林欣漢翻攝)
兩年後的1983年,家族當中的另外兩位女性成員再次跟隨「阿美文化村」到阪神地區做台灣山地舞蹈巡迴表演,這次雖然有打電話與舅公聯絡上,但當時他已經臥病在床,因此沒有去探望他。一年之後,舅公唯一的兒子捎信回台灣,傳來舅公過世的消息。
六月初的捕魚祭是阿美族重要的聚會節日,更是部落男子到近海捕魚後回家分享的表現時刻;以前的老人家會訴說以小竹筏划到外海後,在沾酒祝禱Mivdik之後,平靜地海面突然出現成群飛魚的故事。在村落家人團聚時刻,D’rop爸爸說了這個塵封已久的故事,好像在日本落腳卻沒有機會再參與捕魚祭典的舅公,也一起回到家裡一樣。阿美族人的流離故事,跟著族人喜愛探索的步伐,從到離鄉尋覓到異鄉扎根,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停歇過。

大家對於台東長濱的「八仙洞」有甚麼樣的印象呢?遺址?宗教廟宇?

週一, 七月 3. 2017

大家對於台東長濱的「八仙洞」有甚麼樣的印象呢?遺址?宗教廟宇?
聽說過洞內廟拆遷的爭議嗎?

八仙洞上的洞內寺廟的拆遷議題其實默默地正在被議論當中,從新聞、社論到最近文化會議中的公民提案,都有許多不同的意見。
- 有人認為應該要拆廟還地
- 有人認為要去除人造物回歸自然景觀
- 也有人提出在做決議之前應該要先理解洞內廟的歷史脈絡
- 更有人提出思考遺址與寺廟的共存可能

無論如何,八仙洞的議題上,反應了很多問題面相:文化資產的審議、決策與公共性、歷史資料的缺漏、政治權力的運作、資源分配問題、宗教文化…等等,都是值得我們一起聊聊。這些問題不是只發生在台東,也發生在台灣各處,八仙洞只是剛好一次具備很多因素。

以往談議題好像都是習慣請講者來談,不過我們想嘗試用開放的形式讓大家自由討論與交流,建立一個可能的對話平台,當然也可以一起放空…;我們會提供一些背景資訊和簡單的引言。這個時間裡可以聊聊你/妳對八仙洞的印象,對議題的想法或疑問,或是談文化資產保存應該怎麼做,也可以聊你/妳對八仙洞過去與未來的想像。

歡迎知道、不知道與各種看法的人一起來聊聊討論。

由於我們目前沒有提供飲料食物服務,可以帶晚餐宵夜來邊吃邊聊,唯一的規定是:帶食物愛用便當盒&見者有分XD #好意思

//

執行長亂整理了些資料,大家可以看看,更歡迎自己上網搜尋帶來討論。

#參考資料
八仙洞遺址大事紀 http://ppt.cc/hDTZN

全國文化會議提案/保留八仙洞多元文化
http://nccwp.moc.gov.tw/forum_in_40

聽老師父說八仙洞故事─留住最後一間洞內廟
http://60-199-249-8.static.tfn.net.tw/news/319557

鯉魚山文化會社/「請正視八仙洞遺址上的文化記憶」
http://ppt.cc/sCMAk

尊重土地與文化的多元價值 從八仙洞拆廟爭議談起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032757

拆八仙洞寺廟蓋考古園區 「我們,究竟想保留下什麼?」
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63281

報導者/八仙洞拆廟,是遺址保護還是再遺址化?
https://www.twreporter.org/a/taitung-bashian-caves-ruins

臺東縣政府文化處/有關國定八仙洞遺址-潮音洞神壇拆除 https://goo.gl/QYuiFA

自由開講》潮音洞不就是應該聽太平洋的潮音嗎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031410

自由開講/常識的力量 ( 潮音洞不是寺廟?!)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111907

八仙洞最後洞廟 文史團體申列文化景觀
http://news.ltn.com.tw/index.php/news/local/paper/1112546

留住八仙洞最後一間洞內廟─潮音洞小旅行紀實
https://www.peopo.org/news/340437

國立歷史博物館:2017/6/24-9/10【原鄉驚艷─陳正雄臺灣原住民文物收藏展】

週一, 七月 3. 2017

國立歷史博物館:2017/6/24-9/10【原鄉驚艷─陳正雄臺灣原住民文物收藏展】

On 六月 30, 2017
國立歷史博物館:2017/6/24-9/10【原鄉驚艷─陳正雄臺灣原住民文物收藏展】
【原鄉驚艷─陳正雄臺灣原住民文物收藏展】


❉ 活動內容:

國立歷史博物館多年來致力於展現多元族群的國家樣貌,促進多元文化的了解與尊重。本次與陳正雄先生合作「原鄉驚艷-陳正雄臺灣原住民文物收藏展」,正是基於此一理念,讓社會大眾在欣賞臺灣原住民族工藝之美的同時也能理解其獨特文化意涵。

國際知名的抒情抽象畫藝術家陳正雄先生,擅長從自然及生活題材中汲取 創造題材,而他最大的創作靈感來源,就是在地充滿生命力的原住民族文化。他認為臺灣原住民族擁有豐厚的文化底蘊,各民族因應不同的生態環境,發展出獨具特色的文化特質,在生活器用方面,他們巧妙運用自然界的石頭、木材、竹、藤等材料,搭建家屋、涼亭,製做農具、獵具和食器,展現無窮巧思;或以苧麻搭配琉璃珠、貝珠、錢幣、毛線、獸牙,巧手織繡彩衣,用色明快新穎。自青年至壯年的人生過程中,陳先生從藝術家的視角出發,窮盡心力收藏別具藝術美感,呈現精巧繁複工藝的原住民文物。陳先生每每在觀賞在臺灣原住民文物時,莫不折服於其所展現的藝術美感,他相信「追求美感是人類的天性」,故希望藉由本展與大眾分享令人驚艷的原住民藝術。

然而,臺灣原住民族的工藝文化,不止於外顯的鮮豔的色彩和精製的紋飾,更內隱了族群的文化意涵和象徵符碼。本項展覽立基於陳先生的收藏脈絡,從衣飾、雕刻、陶塑、編織四大面向切入,突顯臺灣原住民族的藝術美感。此外,也從族群文化的視點來詮釋這些文物藝術性所表徵的文化意涵。讓觀眾驚艷巧奪天工的臺灣原住民文物同時,更能解讀文物的原生脈絡。期能促進臺灣多元族群的和諧與包容。

❉ 展覽時間:
2017.06.24 – 2017.09.10
開幕典禮暨記者會時間:2017年6月30日(五)下午2:30

❉ 活動地點:
國立歷史博物物館2F
臺北市中正區南海路49號

❉ 活動網址:
http://www.nmh.gov.tw/zh/exhibition_2_1_22_831.htm



國立歷史博物館( http://www.nmh.gov.tw/zh-tw/Home.aspx )
開放時間:週二~日 10:00~18:00
館址:台北市南海路49號
服務電話:(02)2361-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