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下的母親


沙沙沙沙沙沙……就這一個聲響迴盪在昨夜的客廳,我悄悄將門扳開一個小縫,向外頭偷偷瞧去,看見了媽媽單薄的身體蹲著,被忙碌染白的髮一綹一綹的披散在頰上、肩上,佝僂著的背彎得低低的,似乎是努力扛起了這黑夜裡的客廳,客廳裡一盞微微亮的燈,燈下寧靜的孤寂與沉重。媽媽ㄧ個人默默地、靜靜地拿著小掃把清掃這個家,我也默默地、靜靜地看著媽媽這樣辛勞的背影,我的心頓時擰起,有如一口井,頓時枯涸,流不出來的淚水哽在鼻腔,對媽媽深深的抱歉、感恩與心疼,卻爬滿了我的眼眶,將這一幕牢牢纏繞在腦海中。

    印象中,我好像不曾看過這樣的媽媽。我總是和她吵架或頂嘴,總是丟下這一片混亂的殘局便用力甩上門交給媽媽處理,總是不能諒解為何媽媽不能體會我讀書的辛苦疲憊;直到我清清楚楚的看見了歲月在媽媽身上留下的痕跡,她的眼不再那麼有精神,深埋在眼底的神情我始終看不明白,也看不懂,是疲累?是無奈?還是忍著辛勞甘願為我們付出的無怨無悔?她的身體也不再那麼健康,時常頭痛暈眩,時常手腳酸麻。

是日日夜夜辛勞的工作與煩惱正慢慢啃噬掉媽媽以往的健康和平日開心快樂的笑容,這也正啃噬著我的心,使我深刻的體會到媽媽不只是身體上,更是精神上的辛勞。

沙沙沙沙沙沙……我拿著掃把,彎著背,蹲下來清掃客廳,我學著媽媽的動作,從小邊掃到大邊,從小角掃到大角,仔仔細細的將地上的灰塵一股腦兒的掃進畚箕,彷彿多掃一點便能多為媽媽分擔一些事,能讓媽媽不要那麼辛勞。

掃完了地,我輕鬆的拍了拍手,看見夕陽的餘暉淡淡的映在地上,映在一旁偷看的媽媽上揚的嘴角上,映在我開心的瞇起來的眼裡。終於,我的那口深深的井,奔流著一道新生的甘甜泉水,充滿著愛的體會與諒解。



引用

    沒有引用

迴響

迴響顯示方式 (直線程 | 分線程)

    沒有迴響


新增迴響


Enclosing asterisks marks text as bold (*word*), underscore are made via _word_.
Standard emoticons like :-) and ;-) are converted to images.

To prevent automated Bots from commentspamming, please enter the string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in the appropriate input box. Your comment will only be submitted if the strings match. Please ensure that your browser supports and accepts cookies, or your comment cannot be verified correctly.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