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人妻犀利、小三辟易的美麗新世界?


2011-04-29 中國時報 【張義東】
 曲終人應散,最終回之後,也到了可以對這部偶像劇說點八卦與收視率之外的話了。邁向「人妻犀利、小三辟易」的美麗新世界?這是我們得到的智慧箴言,由媒體時代多方人馬營造響應而來的人民智慧嗎?或者,其實「做自己」,才是這個個體化的時代中,「愛情之混亂」已是社會學家貝克與貝克.葛恩胥菡口中正常狀態之下,我們唯一的救贖?

 這齣戲,以媒體角度所見,是台灣越來越可以期待,她的偶像劇真的更加「趨勢」了(偶像劇原名trendy drama),而且是台式的趨勢劇,不是日式的甜,不是韓式的辣,沒流於搞笑過度而稀釋,更非本土劇常見的除一嗆字外再無他物。這種台式趨勢劇展現一種溫柔,哀而不傷、謔而不虐。要說沒有拳拳透骨,那麼,「餘地」就正是她的另類到位。這麼多年了,台式偶像劇逐步發展到能有一部端端正正的戲。這當然不是第一部,也不會是最後一部。

 不過,戲的好卻不是它當下該被嚴肅討論的主因,性別議題才是。現實社會「通姦除罪化」的討論,從前「花系列」劇種是現實事件的張牙舞爪,一開始像是這部戲的主軸。但是「窈窕淑女」主題的出現,融合了韓式「正宮是更強的小三」的復仇劇碼,複合的(不是復合喔)爭奪戰於是跳出來,緊緊抓住觀眾的視線。這之中,兩男兩女交叉吸引、相逢恨晚的情節,可以上溯到德國文豪歌德,殘酷版也有電影《偷情》,無辜版有王家衛《花樣年華》與韓版的《外出》。此間電視多習於以「三加一」格式簡化,四個角色比重,於是焉井然有序。增出的「窈窕淑女」主題,一方面用以改造正宮,圖謀反攻,另一方面,則讓教育者兼創作者為其「作品」(劇中席曼寧亦用此語)所惑所擄。

 二十餘年前,「淡淡」當道。「淡淡的天空」、「淡淡的下午茶」、「淡淡的哀愁」等等,盛極一時。今日則「自己」是不二之無上魔咒。「快樂新女人.就是愛自己」、「女人就是要愛自己」、「女生就是要好好愛自己」、「女人就是要愛自己多一點,再多一點」等等。問題又來了,什麼是「做自己」呢?所謂的「自己」,是在層層疊疊漫長曲折的成長過程中長出來的,不是像遺失的寶藏那樣,靜靜等待發現與執行的。他人的存在,對自己更是關鍵。

 於此,我們又可見到此戲一大特色:謝安真擁有全世界的支持,老公與小三自然除去。「做自己」在這裡,是可以「其他條件不變」的,只集中處理那讓人「回不去」的背叛。雖說,人妻人妻,循名責實,終究得先有了個或良或不良之人,而能為人妻。唯有孤獨做自己,可以無此幸,或者無此災。然,回到此一戲劇文本所符應的社會現實,很多女人沒她好命。她映照了我們的夢。

 這樣的完美女人,這樣的到頭來不是愛,卻以愛為名,非以慾為因的出軌,這樣鋪天蓋地綿密不透的社會支持,樣樣都揭示一項「真理」:愛情必須在家庭中完成。出於此則不見真愛,毀於此則覆水難收,少了完整的家,就面臨向下沉淪與掙扎求生。這樣的家庭觀,衡諸這個地球上,出於萬種原因的離婚再婚不婚與單親家庭,很難不說過於保守了(無關「正確」與否)。

 這樣對於愛情的界定,強化了彼此間互相依賴與行禮如儀的部分,壓抑了「愛情作為激情」的部分。事實上,強問真愛為何,世間幾人能夠?其他人就虛情假意了嗎?不如直視這三者交纏變化,才能勉強為愛情下個定義。於是,如果全心細膩規畫的各自愛自己,或者,愛情只重互賴與儀式,興許加上經營,那麼,「以愛為名」又是為了什麼?如果,愛情裡少了悸動,甚至激情,那,什麼才是愛呢?也許,上文所說的「所惑所擄」還是必要的吧!

 (作者為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學系助理教授)
[size=large][/size]

引用

    沒有引用

迴響

迴響顯示方式 (直線程 | 分線程)

    沒有迴響


新增迴響


Enclosing asterisks marks text as bold (*word*), underscore are made via _word_.
Standard emoticons like :-) and ;-) are converted to images.

To prevent automated Bots from commentspamming, please enter the string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in the appropriate input box. Your comment will only be submitted if the strings match. Please ensure that your browser supports and accepts cookies, or your comment cannot be verified correctly.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