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公民運動的典範


2011-04-27 中國時報 【張鐵志】
 四月二十日,上百名青年從台北賓館遊行到新光三越百貨的鬧區,他們沿路對著放學的學生、下班的上班族,說明為什麼要反對國光石化,並且發放「四大蚵報」。許多年輕人是第一次在路上發傳單給陌生人。那一晚,全台幾個主要城市都同步行動,加起來有上千名學生參與。

 二十一日,青年們和來自彰化的鄉親們在環保署前監督環評。二十二日地球日,青年們依然在環保署外抗爭。歌手陳明章現場演唱;愛亞、李昂等作家到場為學生打氣,當然還有詩人吳晟和其他作家、導演。下午三點,會議主席做出兩案併陳的決定。抗議者知道,環評背後其實是政治決策,於是他們遊行到總統府前抗議。就在路上,傳來馬英九開記者會,宣佈國光石化不在彰化開發。

 抗議者雖然不滿於馬英九的政治操作,但無論如何,他們推動的這場公民運動成功地使原本積極擁抱國光石化的朝野三位總統候選人改弦易徹。這確實是一場深具意義的公民運動。除了最終的結果,這場運動還有許多重要特徵。首先,從去年初開始,環保團體發起「濁水溪口海埔地公益信託」,這是台灣首次環境信託行動。這個行動,以及保護白海豚的訴求(還記得吳敦義的名言「白海豚會轉彎」嗎?),成功地讓許多家長和小孩加入這個環保運動。去年七月「濁水溪口海埔地公益信託」正式送交內政部審查時,有超過三萬民眾認股。

 那個夏天之後,還有大規模的學界與醫界人士連署反對,尤其出現兩股新生的重要力量:青年學生和文化界。

 先是由賴和基金會發起藝文界連署,接著在年底由吳晟和吳明益合編了一本書《溼地、石化、島嶼想像》。今年三月,由吳晟號召,一批批作家(尤其是許多前輩作家)、音樂人、藝術家、電影工作者前往彰化大城溼地實地感受人文與自然生態;然後一首首的詩攻佔報紙副刊,一首首的歌迴盪在人們耳中。

 這可能是在短期之內激發出最多詩歌創作的社會運動。

 更值得一提的是青年的角色。這兩年農村與土地正義的議題早已成為學生們的主要熱情所在:台灣農村陣線去年辦的青年營隊有兩百人左右參加。去年下半年,一群年輕人成立「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開始成為運動的主力。正如我曾在這個專欄指出的,過去幾年,「八○後青年」逐漸成為許多社會運動的主要力量,不論是作為街頭先鋒或是深耕基層的組織者。

 在反國光石化中,他們一方面展現令人驚嘆的創意(如模仿四大報的「蚵報」和許多在網路上流傳的影片),另方面他們也具有持續的毅力與組織力:一月底的環評他們整天在環保署外抗爭並且守夜到次日繼續,這一次四月的環評專案會議,他們也連續動員三天。而街頭之外,平時他們也不斷在校園辦說明會。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場運動中,政治人物或政黨角色非常邊緣。參與者整體而言,也沒明顯的藍綠意識形態,也因此給予蘇貞昌、蔡英文、馬英九巨大壓力。

 面對四月二十一、二十二的環評專案小組會議,反對國光石化的學者專家和環境團體在會議上提出論述與分析,彰化鄉親和青年在場外監督、給予環評委員壓力,文化界在現場演出/演說:這正具體而微說明了這場公民運動的分工。(環保署對環保團體的惡言批評,則是在這一齣抗爭劇場中誤搶了經濟部的角色。)

 反國光石化運動是不同世代與不同領域的公民努力的成果,也是整個台灣社會對於環保和經濟發展的集體摸索與學習。然而,這只是一個階段性的運動成果;不論是對於石化業發展的持續監督、對於溼地未來的想像,或者對於更多環境議題的關注──例如本周六有反核遊行,而《東部開發條例》還在立法院中,我們都還要在追尋永續發展的道路上繼續前行。(作者為專欄作家)

[size=large][/size]

引用

    沒有引用

迴響

迴響顯示方式 (直線程 | 分線程)

    沒有迴響


新增迴響


Enclosing asterisks marks text as bold (*word*), underscore are made via _word_.
Standard emoticons like :-) and ;-) are converted to images.

To prevent automated Bots from commentspamming, please enter the string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in the appropriate input box. Your comment will only be submitted if the strings match. Please ensure that your browser supports and accepts cookies, or your comment cannot be verified correctly.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