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何謂大學? —— 京都大學山極壽一校長在入學式上的致辭(2016年4月7日)

[轉載] 何謂大學? —— 京都大學山極壽一校長在入學式上的致辭(2016年4月7日)
轉載來源:http://xueheng.nju.edu.cn/bencandy.php?fid=3&id=91

[hr]

何謂大學? —— 京都大學山極壽一校長在入學式上的致辭(2016年4月7日)
發布時間:2016-09-14 08:51:02

【編者按】京都大學總長(在日本,只有東大與京大,校長按習慣稱作總長)在今年新生入學式(2016年4月7日)上的致辭。“自由”一詞在其中出現了34次。很明顯是對現政權所作所為的一種委婉的批評姿態。山極教授是一位著名的文化人類學者,是當今研究靈長類動物黑猩猩的第一人,素有“山極黑猩猩”之愛稱。山極教授以他長年對動物以及動物社會的研究,反觀人類以及人類社會,或正因為此,他對人與社會,人和自由的深知灼見,才愈顯得不同凡響。


對於今天進入京都大學的2997名同學,我在此表示誠摯的祝賀。我與在座的各位董事、副校長、院長、部局長及教職員工共同真誠地祝賀各位的入學。同時,對大家以往的努力表示敬意,也祝賀一直支持各位的家人以及相關人員。

京都乃三面環山之盆地,京都大學位於其東部,可遠眺吉田山與大文字山,誠一風光明媚之地。這個季節,樹木抽芽,將滿山裝扮得生機盎然。人們為此鮮活之色而心潮澎湃,大家恰好可以借此光景,在嶄新的學習與工作之地發揮之前積蓄的精力與活力。齊聚今天入學儀式的各位,正可趁此春光明媚,“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天”。京都大學在衷心歡迎的同時,也期待各位能磨練出展翅世界的能力。

京都大學將自由之學風作為自己辦學的基本理念。基本理念的序言寫道:“京都大學為了繼承並發揚建校以來形成的自由學風的同時,為挑戰解決多元化課題,為地球社會的和諧共存作貢獻,以自由與和諧為基礎,在此制定了下列基本理念”。自由與自由之學風究竟為何?京都帝國大學作為京都大學的前身,創建於1897年。其中的關鍵人物,時任文部大臣的西園寺公望曾談及,希望“在遠離東京這個政治中心的京都”,建設一所“通過創新的思維自由地探索真正之學問的學府”。西園寺年輕的時候曾經留法9年,本校的首任校長木下廣次同樣也留法4年。雖然木下將“自重自敬”作為京都大學的理念,但其二人的思考,想來都應是基於法國的自由思想。

眾人皆知,由三色染就的法蘭西國旗,其藍意為自由,白為平等,紅為博愛。乃18世紀末法蘭西革命之際,巴黎市民軍用於帽章之上的三色。將此三色繪制國旗,其中表示自由的藍色乃基於讓-雅克·盧梭的思想。亦即尊重個人的自由與權利,重視個人在社會中自由活動的想法。順帶一提,京都大學的校色為深藍,東京大學的為淺藍。其源由是1920年舉行的兩校划艇部第一次對抗賽,當時英國牛津(深藍)與劍橋(淺藍)的校色,與自由沒有直接的關系。但,至少在京都大學創建之時,西園寺與木下都一定十分重視法國的自由主義。總而言之,此時立下了個人自由這一想法的根源。

但是,自由並非輕而易舉便能實現的。最初,盧梭並沒有將社會作為自然人的前提。因為人類是僅僅忠實於自己欲望的存在,該如何通過契約建立社會呢?將此作為理想的法蘭西革命,最終將許許多多的同志送上了斷頭台,此後的法蘭西便埋首於殘酷的戰爭之中。正因為個人的自由無法只靠自己來定義,是他人給予之物,由人類組成的社會方才充滿了矛盾與糾葛。其中的他人究竟所指何人?個人的自由究竟波及何處?圍繞這些問題,世界陷於苦惱之中,在各地戰爭不斷發生。二戰期間,在德占法國為抵抗運動而奔走的保爾·艾呂雅曾發表一手題為“自由”的21行詩,其最初的章節是:
 
Sur mes cahiers d'écolier
Sur mon pupitre et les arbres
Sur le sable sur la neige
J'écris ton nom
 
在我的小學生練習簿上
在我的課桌和樹木上
在沙上在雪上
我寫下你的名字
 
最后的章節是:
 
Et par le pouvoir d'un mot
Je recommence ma vie
Je suis né pour te connaître
Pour te nommer
 
Liberté
 
憑借一個詞的力量
我重新開始生活
我生來是為了認識你
為了呼喚你的名字
 
自由(Liberté)
 
此處的Liberté自由一詞,於法蘭西人而言是一個特別的、極致的動人尾聲。這首詩,能讓人感覺似乎在訴說對於人類而言,絕對不能放棄的希望是自由,而那恰恰是由語言所產生、所保障的。確實,這也是事實。但,社會并非是由語言所組成的。二戰後出現在京都大學的靈長類學發現并主張動物也有社會,復數的個體維持秩序并由此共存。創始人今西錦西認為人類社會與動物社會在進化中是連續的,十分強調由動物建設社會的原理來描繪人類社會被創建進化的過程。其弟子尹谷純一郎質疑盧梭“人類不平等的起源”,提出假說,認為在猴子階段早已出現了由先天的不平等所建立起來的社會,人類社會是在那種不平等的基礎之上增加條件使平等實現的。我從中想到了,自由不是輕易可以獲取之物,必須在希冀與他人共存之中,通過互相了解而產生。對於自由而言,平等與博愛并非不可或缺的條件,但這三者卻是人類社會必須的精神。而語言在謳歌這些精神的同時,也成為傷害人類、束縛自由、合法不平等的武器。在現代社會產生的壓抑與虐待,即使說是由語言所引起的暴力也不為過。

在日本憲法中,同樣也謳歌這些精神。共計11章103條的日本憲法,出現了11次自由。序言中有“我們確認,全世界人民都同等具有免於恐怖和貧困并在和平中生存的權利”,第14條明確寫明“全體國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在政治、經濟以及社會的關系中,都不得以人種、信仰、性別、社會身份以及門第的不同而有所差別”。關於學術,第23條稱頌“保障學術自由”。那么,“學術自由”又是何物?我認為,乃“思考之自由、言論之自由、表現之自由”。京都大學的傳統是“在多樣性與和諧的教育體系下,以對話為根本,促進自學自習,致力於卓越知識的繼承與創造精神的培養”。自學自習絕不僅僅是聽課,絕不僅僅是自己思考,而是代表著與他人對話後磨練自己的想法,求得為世界提供充滿創造性的嶄新想法。這無疑是在自由的名義之下鍛煉“思考力、判斷力、表現力”的學習之地。京都大學在提供學習場所的同時,也應該在自由的學風之下,為挑戰解決多元化課題,為地球社會的和諧共存作貢獻,推進高品質的高等教育與先進的學術研究。目前京都大學已經培養出以9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和2位菲爾茨獎獲得者為首的眾多國際獎項獲得者。這證明了京都大學正在進行領導世界的研究。今後,在不斷引進海內外有志於學術之人、養成活躍於國際社會能力的同時,也將承擔起發展多樣化研究,并將此成果作為世界共同財富回饋社會。

我提出WINDOW這一搆想作為京都大學前進的方針。將大學置於通向社會與世界窗戶的位置,提高有才能的學生與青年研究者的能力,把他們送到各處一顯身手,將這一任務作為整所大學共同的使命。大學教育并不是簡單提高知識的積累與理解能力的提升,而是利用已有的知識和技術如何產生新的想法和發現。只有全體師生提高這種創造精神,方能產生革新。即使所有學生向著同一目標提高能力也與革新無關。只有給予不同的能力相互碰撞、互相切磋的場合,才能產生新的想法。京都大學不僅僅是營造競爭的環境,也提供讓跨學科的不同能力匯集、對話,以此形成合作關系的地方。通過如上所言的匯集、對話的場所,培育出堅忍且聰慧的學生,打開他們通向世界的窗戶,悄悄地推著將學生送出去,這是我們京都大學全體教職員工夢想的目標。

由此窗戶而來,制作了WINDOW這樣一個標語。W是Wild and Wise,也就是以培育剛毅及聰慧的學生為目標。I是International and Innovative。在國際性的大環境中,時刻注意世界的動向,與世界各國之人自由會話的同時,嘗試產生出划時代的革新。N是Natural and Nobel。京都大學,位於三面環山之千年古都,有著丰富的自然與曆史景觀。自古以來京都大學的研究者都由此丰富的環境產生了許多創新的想法。散步哲學之路由此苦思而來的西田哲學,由北山登山而產生的靈長類學,這些舉世難聞的創新想法與學問的產生,可以說都大大得益於京都這樣的環境。D是Diverse and Dynamic。全球化時代的到來,現代有必要混雜各種文化并共存。京都大學必須是對於多樣文化與思考方式帶有開放的心態,自由學習的場所。同樣重要的是,不被時代的洪流所左右,重新審視自己的存在,在悠久的曆史之中端正自己的位置。O是Original and Optimistic。看似改寫已有常識的想法,其實都來源於吸收多人的思考與體驗。為此,首先必須好好理解偉人與受到感動之人的言行,在與同伴分享交流的過程中,加深自己的思考。此外,必須要對失敗與批評更加樂觀,養成將之作為食糧、吸取異見、導向成功的能力。最後的W是Women and Wise。今後是一個女性大放異彩的時代。今天入學的各位中有681名女性,這占到了全體入學人數的近2成。女性增加,如果從女性的想法與觀點開始新的研究,世界將會改變。京都大學從現在開始,也將創造一個專心勤學的環境,實行便於女性的設施。

今天,進入京都大學的所有同學,今年6月就能參加選舉了。到目前為止20歲以上國民才擁有的選舉權,因公職選舉法的修訂而下降到了18歲。大家對自己所處的環境,能夠對於是非以及政治判斷,投出自己的一票。這是十分巨大的變化。在京都大學鐘樓的迎賓室內,掛著一幅由畫家須田國太郎所畫、名為“學徒出陣圖”的繪畫。須田從京都大學文學部畢業後,立志成為一名畫家,開始了歐洲游學。描繪出一幅京都大學學生應徵的場面。這是1943年11月20日之事,須田用灰暗的色調描繪出當時的情景,行進的學生眺望著遠處實際是萬里無云的比叡山。戰爭中京都大學有4500名以上的學生入伍,文科學生占其中的近9成。264名學生被確認為陣亡者。當時,25歲以上的男子才有選舉權,許多大學生沒有被給予參與政治的資格。20以上的男女被給予選舉權是戰後1946年的事,日本國憲法公布在此之後。參加學徒出陣的學生並非本意,是由上一代人所作的決定才驅身戰爭的。這件事必須牢記心間。大家在參加今年6月選舉的同時,絕不能忘記也握有決定日本政治方向性的巨大責任。請根據大家的意思,為了修築不可動搖的未來,投下莊嚴的一票。

現代被稱為國際化的時代。日本與其他國家有著頻繁的物資與人力往來。自然資源十分貧乏的我國開發了許多機器,并漸漸遠輸海外,讓先進的科學技術丰富人們的生活。跨國日企與在海外工作的日本人近年來急速增加,而在日企與日本工作的外國人數也直線上升。在這種狀況下,對於大學的要求也開始改變,要培育出具有應對全球化社會工作的能力,以及在國際上一顯身手的人才。為了在今後國際性的交涉場合發揮力量,日本目前理所當然之事便是培育廣泛的文化修養,理解外國的自然與文化史,根據對象自由地進行談話。即使是理工科學生日後在技術領域就職,在國際交涉間多樣的文化知識也很有必要。文科專業需要理科知識的地方也很多。即便理解世界與日本的曆史,但不曾掌握一個有識之士應有的高貴知識,就無法在國際舞台發揮領導的地位。京都大學在全校教師的合作之下,已經組建了高品質的基礎、修養教育實踐系統。考慮到學問的多樣性與階層性,規划課程設置與學科樹狀圖,安排重視與教師對話與實踐的小班化研討。外國教師的人數也大幅度增加,配備本科課程與實習也用英語開展的科目。取得博士學位之後,為了在世界展示實踐的力量,讓他走五所大學研究院的程序。今年4月成立的高等研究院,作為先進的學術中心,借助京都大學的學術在全世界擴大聯系。

京都大學努力讓教育與研究活動變得更加充實,讓學生們都能安心度過充實的生活,為此特別設立了京都大學基金。今天也是,在各位家長的手上,分發了這一基金的指南。因為將推行入學儀式的特別規划,所以請各位務必瀏覽手邊的資料,感謝您的配合。

希望各位能在京都大學通過交流結交許多學友,游曆未知的世界,愉快生活。

再次誠摯祝賀各位的入學。

(南京大學曆史學院研究生王瀚浩譯)

引用

    沒有引用

迴響

迴響顯示方式 (直線程 | 分線程)

    沒有迴響

新增迴響


Enclosing asterisks marks text as bold (*word*), underscore are made via _word_.
Standard emoticons like :-) and ;-) are converted to images.

To prevent automated Bots from commentspamming, please enter the string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in the appropriate input box. Your comment will only be submitted if the strings match. Please ensure that your browser supports and accepts cookies, or your comment cannot be verified correctly.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