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半生生活


其實,當初堅持要去撒哈拉沙漠的人是我,而不是荷西。
  後來長期留了下來,又是為了荷西,不是為了我。我的半生,飄流過很多國家。高度文明的社會,我住過,看透,也嘗夠了,我的感動不是沒有,我的生活方式,多多少少也受到它們的影響。但是我始終沒有在一個固定的地方,將我的心也留下來給我居住的城市。[url=https://www.citytalk.tw/bbs/thread-368085--1.html][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不記得在哪一年以前,我無意間翻到了一本美國的《國家地理雜誌》,那期書裏,它正好在介紹撒哈拉沙漠。我只看了一遍,我不能解釋的,屬於前世回憶似的鄉愁,就莫名其妙,毫無保留的交給了那一片陌生的大地。
  ***
  等我再回到西班牙來定居時,因為撒哈拉沙漠還有一片二十八萬平方公里的地方,是西國的屬地,我懷念渴想往它奔去的欲望就又一度在苦痛著我了。
  這種情懷,在我認識的人裏面,幾乎被他們視為一個笑話。
  我常常說,我要去沙漠走一趟,卻沒有人當我是在說真的。
  也有比較瞭解我的朋友,他們又將我的嚮往沙漠,解釋成看破紅塵,自我放逐,一去不返也——這些都不是很正確的看法。
  好在,別人如何分析我,跟我本身是一點關係也沒有的。
  ***
  等我給自己排好時間,預備去沙漠住一年時,除了我的父親鼓勵我之外,另外只有一個朋友,他不笑話我,也不阻止我,更不拖累我。他,默默的收拾了行李,先去沙漠的磷礦公司找到了事,安定下來,等我單獨去非洲時好照顧我。他知道我是個一意孤行的倔強女子,我不會改變計畫的。
  在這個人為了愛情去沙漠裏受苦時,我心裏已經決定要跟他天涯海角一輩子流浪下去了。
  那個人,就是我現在的丈夫荷西。
  這都是兩年以前的舊事了。
  ***
  荷西去沙漠之後,我結束了一切的瑣事,誰也沒有告別。上機前,給同租房子的三個西班牙女友留下了信和房租。關上了門出來,也這樣關上了我一度熟悉的生活方式,向未知的大漠奔去。
  ***
  飛機停在活動房子的阿雍機場時,我見到了分別三個月的荷西。
  他那天穿著卡其布土色如軍裝式的襯衫,很長的牛仔褲,擁抱我的手臂很有力,雙手卻粗糙不堪,頭髮鬍子上蓋滿了黃黃的塵土,風將他的臉吹得焦紅,嘴唇是乾裂的,眼光卻好似有受了創傷的隱痛。
  我看見他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裏,居然在外形和麵部表情上有了如此劇烈的轉變,令我心裏震驚的抽痛了一下。
  我這才聯想到,我馬上要面對的生活,在我,已成了一個重大考驗的事實,而不再是我理想中甚而含著浪漫情調的幼稚想法了。
  從機場出來,我的心跳得很快,我很難控制自己內心的激動,半生的鄉愁,一旦回歸這片土地,感觸不能自己。
  撒哈拉沙漠,在我內心的深處,多年來是我夢裏的情人啊!
  我舉目望去,無際的黃沙上有寂寞的大風嗚咽的吹過,天,是高的,地是沉厚雄壯而安靜的。
  正是黃昏,落日將沙漠染成鮮血的紅色,淒豔恐怖。近乎初冬的氣候,在原本期待著炎熱烈日的心情下,大地化轉為一片詩意的蒼涼。
  荷西靜靜的等著我,我看了他一眼。
  他說:“你的沙漠,現在你在它懷抱裏了。”
  我點點頭,喉嚨被梗住了。
  “異鄉人,走吧!”
  荷西在多年前就叫我這個名字,那不是因為當時卡繆的小說正在流行,那是因為“異鄉人”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確切的稱呼。
  因為我在這個世界上,向來不覺得是芸芸眾生裏的一份子,我常常要跑出一般人生活著的軌道,做出解釋不出原因的事情來。
  機場空蕩蕩的,少數下機的人,早已走光了。
  荷西肩起了我的大箱子,我背著背包,一手提了一個枕頭套,跟著他邁步走去。
  ***
  從機場到荷西租下已經半個月的房子,有一段距離,一路上,因為我的箱子和書刊都很重,我們走得很慢,沿途偶爾開過幾輛車,我們伸手要搭車,沒有人停下來。走了快四十分種,我們轉進一個斜坡,到了一條硬路上,這才看見了炊煙和人家。[url=http://shangweuini.blogspot.com/2016/08/blog-post.html][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荷西在風裏對我說:“你看,這就是阿雍城的週邊,我們的家就在下面。”
  遠離我們走過的路旁,搭著幾十個千瘡百孔的大帳篷,也有鐵皮做的小屋,沙地裏有少數幾只單峰駱駝和成群的山羊。
  我第一次看見了這些總愛穿深藍色布料的民族,對於我而言,這是走進另外一個世界的幻境裏去了。
  風裏帶過來小女孩們遊戲時發出的笑聲。
  有了人的地方,就有了說不出的生氣和趣味。
  生命,在這樣荒僻落後而貧苦的地方,一樣欣欣向榮的滋長著,它,並不是掙扎著在生存,對於沙漠的居民而言,他們在此地的生老病死都好似是如此自然的事。我看著那些上升的煙火,覺得他們安詳得近乎優雅起來。
  自由自在的生活,在我的解釋裏,就是精神的文明。
  終於,我們走進了一條長街,街旁有零落的空心磚的四方房子散落在夕陽下。
  我特別看到連在一排的房子最後一幢很小的、有長圓形的拱門,直覺告訴我,那一定就是我的。
  荷西果然向那間小屋走去,他汗流浹背的將大箱子丟在門口,說:“到了,這就是我們的家。”
  這個家的正對面,是一大片垃圾場,再前方是一片波浪似的沙穀,再遠就是廣大的天空。
  家後面是一個高坡,沒有沙,有大塊的硬石頭和硬土。鄰居們的屋子裏看不到一個人,只有不斷的風劇烈的吹拂著我的頭髮和長裙。
  荷西開門時,我將肩上沉重的背包脫下來。
  暗淡的一條短短的走廊露在眼前。[url=http://poweoki.myblog.de/poweoki/art/11028746/Keine-Mama-ist-Supermama][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荷西將我從背後拎起來,他說:“我們的第一個家,我抱你進去,從今以後你是我的太太了。”
  這是一種很平淡深遠的結合,我從來沒有熱烈的愛過他,但是我一樣覺得十分幸福而舒適。
  荷西走了四大步,走廊就走盡了,我抬眼便看見房子中間那一塊四方形的大洞,洞外是鴿灰色的天空。
  我掙扎著下地來,丟下手裏的枕頭套,趕快去看房間。
  這個房子其實不必走路,站在大洞洞下看看就一目了然了。
  一間較大的面向著街,我去走了一下,是橫四大步,直五大步。
  另外一間,小得放下一個大床之外,只有進門的地方,還有手臂那麼寬大的一條橫的空間。
  廚房是四張報紙平鋪起來那麼大,有一個汙黃色裂了的水槽,還有一個水泥砌的平臺。
  浴室有抽水馬桶,沒有水箱,有洗臉池,還有一個令人看了大吃一驚的白浴缸,它完全是達達派的藝術產品—不實際去用它,它就是雕塑。
  我這時才想上廚房浴室外的石階去,看看通到哪里。荷西說:“不用看了,上面是公用天臺,明天再上去吧。我前幾天也買了一只母羊,正跟房東的混在一起養,以後我們可以有鮮奶喝。”
  聽見我們居然有一只羊,我意外的驚喜了一大陣。荷西急著問我對家的第一印象。
  我聽見自己近似做作的聲音很緊張的在回答他:“很好,我喜歡,真的,我們慢慢來佈置。”
  說這話時,我還在拼命打量這一切,地是水泥地,糊得高低不平,牆是空心磚原來的深灰色,上面沒有再塗石灰,磚塊接縫地方的幹水泥就赤裸裸的掛在那兒。
  抬頭看看,光禿禿吊著的燈泡很小,電線上停滿了密密麻麻的蒼蠅。牆左角上面有個缺口,風不斷的灌進來。打開水龍頭,流出來幾滴濃濃綠綠的液體,沒有一滴水。我望著好似要垮下來的屋頂,問荷西:“這兒多少錢一個月的房租?”
  “一萬,水電不在內。”(約七千台幣)
  “水貴嗎?”[url=http://beuikio.iblog.com/2017/09/06/spice-cinnamon-rolls/][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一汽油桶裝滿是九十塊,明天就要去申請市政府送水。”我嗒然坐在大箱子上,默然不語。
  “好,現在我們馬上去鎮上買個冰箱,買些菜,民生問題要快快解決。”
  我連忙提了枕頭套跟他又出門去。
  這一路上有人家,有沙地,有墳場,有汽油站,走到天快全暗下來了,鎮上的燈光才看到了。
  “這是銀行,那是市政府,法院在右邊,郵局在法院樓下,商店有好幾家,我們公司的總辦公室是前面那一大排,有綠光的是酒店,外面漆黃土色的是電影院——。”“那排公寓這麼整齊,是誰住的?你看,那個大白房子裏有樹,有游泳池——我聽見音樂從白紗窗簾裏飄出來的那個大廈也是酒家嗎?”
  “公寓是高級職員的宿舍,白房子是總督的家,當然有花園,你聽見的音樂是軍官俱樂部——。”
  “啊呀,有一個回教皇宮城堡哪,荷西,你看——。”“那是國家旅館,四顆星的,給政府要人來住的,不是皇宮。”
  “沙哈拉威人住哪里?我看見好多。”
  “他們住在鎮上,鎮外,都有,我們住的一帶叫墳場區,以後你如果叫計程車,就這麼說。”
  “有計程車?”[url=http://lieroko.blog.rs/blog/lieroko/generalna/2017/09/07/schafft-euch-gartenfl-chen][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有,還都是朋馳牌的,等一下買好了東西我們就找一輛坐回去。”
  在同樣的雜貨店裏,我們買下了一個極小的冰箱,買了一只冷凍雞,一個煤氣爐,一條毯子。
  “這些事情不是我早先不弄,我怕先買了,你不中意,現在給你自己來挑。”荷西低聲下氣的在解釋。
  我能挑什麼?小冰箱這家店只有一個,煤氣爐都是一樣的,再一想到剛剛租下的灰暗的家,我什麼興趣都沒有了。付錢的時候,我打開枕頭套來,說:“我們還沒有結婚,我也來付一點。”
  這是過去跟荷西做朋友時的舊習慣,搭夥用錢。
  荷西不知道我手裏老是拎著的東西是什麼,他伸頭過來一看,嚇了天大的一跳,一把將枕頭套抱在胸口,又一面伸手掏口袋,付清了商店的錢。
  等我們到了外面時,他才輕聲問我:“你哪里弄來的那麼多錢?怎麼放在枕頭套裏也不講一聲。”
  “是爸爸給我的,我都帶來了。”
  荷西繃著臉不響,我在風裏定定的望著他。
  “我想——我想,你不可能習慣長住沙漠的,你旅行結束,我就辭工,一起走吧!”
  “為什麼?我抱怨了什麼?你為什麼要辭工作?”荷西拍拍枕頭套,對我很忍耐的笑了笑。
  “你的來撒哈拉,是一件表面倔強而內心浪漫的事件,你很快就會厭它。你有那麼多錢,你的日子不會肯跟別人一樣過。”
  “錢不是我的,是父親的,我不用。”
  “那好,明天早晨我們就存進銀行,你——今後就用我賺的薪水過日子,好歹都要過下去。”
  我聽見他的話,幾乎憤怒起來。這麼多年的相識,這麼多國家單獨的流浪,就為了這一點錢,到頭來我在他眼裏還是個沒有份量的虛榮女子。我想反擊他,但是沒有開口,我的潛力,將來的生活會為我證明出來的。現在多講都是白費口舌。
  那第一個星期五的夜間,我果然坐了一輛朋馳大橋車回墳場區的家來。
  沙漠的第一夜,我縮在睡袋裏,荷西包著薄薄的毯子,在近乎零度的氣溫下,我們只在水泥地上鋪了帳篷的一塊帆布,凍到天亮。
  星期六的早晨,我們去鎮上法院申請結婚的事情,又買了一個價格貴得沒有道理的床墊,床架是不去夢想了。
  荷西在市政府申請送水時,我又去買了五大張沙哈拉威人用的粗草席、一個鍋、四個盤子、叉匙各兩份,刀,我們兩個現成的合起來有十一把,都可當菜刀用,所以不再買。又買了水桶、掃把、刷子、衣夾、肥皂、油米糖醋……。
  東西貴得令人灰心,我拿著荷西給我薄薄的一疊錢,不敢再買下去。
  父親的錢,進了中央銀行的定期存戶,要半年後才可動用,利息是零點四六。
  中午回家來,方才去拜訪了房東一家,他是個很慷慨的沙哈拉威人,起碼第一次的印象彼此都很好。
  我們借了他半桶水,荷西在天臺上清洗大水桶內的髒東西,我先煮飯,米熟了,倒出來,再用同樣的鍋做了半只雞。
  坐在草席上吃飯時,荷西說:“白飯你撒了鹽嗎?”“沒有啊,用房東借的水做的。”
  我們這才想起來,阿雍的水是深井裏抽出來的濃鹹水,不是淡水。
  荷西平日在公司吃飯,自然不會想到這件事。
  那個家,雖然買了一些東西,但是看得見的只是地上鋪滿的席子,我們整個週末都在洗掃工作,天窗的洞洞裏,開始有吱吱怪叫的沙哈拉威小孩子們在探頭探腦。
  ***
  星期天晚上,荷西要離家去磷礦工地了,我問他明日下午來不來,他說要來的,他工作的地方,與我們租的房子有快一百公里來回的路程。
  那個家,只有週末的時候才有男主人,平日荷西下班了趕回來,夜深了,再坐交通車回宿舍。我白天一個人去鎮上,午後不熱了也會有沙哈拉威鄰居來。
  結婚的檔弄得很慢。我經過外籍軍團退休司令的介紹,常常跟了賣水的大卡車,去附近幾百里方圓的沙漠賓士,夜間我自己搭帳篷睡在遊牧民族的附近,因為軍團司令的關照,沒有人敢動我。我總也會帶了白糖、尼龍龜線、藥、煙之類的東西送給一無所有的居民。
  只有在深入大漠裏,看日出日落時一群群飛奔野羚羊的美景時,我的心才忘記了現實生活的枯燥和艱苦。這樣過了兩個月獨自常常出鎮去旅行的日子。
  結婚的事在我們馬德里原戶籍地區法院公告時,我知道我快真正安定下來了。
  家,也突然成了一個離不開的地方。
  那只我們的山羊,每次我去捉來擠奶,它都要跳起來用角頂我,我每天要買很多的牧草和麥子給它吃,房東還是不很高興我們借他的羊欄。
  有的時候,我去晚了一點,羊奶早已被房東的太太擠光了。我很想愛護這只羊,但是它不肯認我,也不認荷西,結果我們就將它送給房東了,不再去勉強它。
  ***
  結婚前那一陣,荷西為了多賺錢,夜班也代人上,他日以繼夜的工作,我們無法常常見面。家,沒有他來,我許多粗重的事也自己動手做了。
  鄰近除了沙哈拉威人之外,也住了一家西班牙人,這個太太是個健悍的卡納利群島來的女人。
  每次她去買淡水,總是約了我一起去。
  走路去時水箱是空的,當然跟得上她的步子。
  等到買好十公升的淡水,我總是叫她先走。
  “你那麼沒有用?這一生難道沒有提過水嗎?”她大聲嘲笑我。
  “我——這個很重,你先走——別等我。”
  灼人的烈日下,我雙手提著水箱的柄,走四五步,就停下來,喘一口氣,再提十幾步,再停,再走,汗流如雨,脊椎痛得發抖,面紅耳赤,步子也軟了,而家,還是遠遠的一個小黑點,似乎永遠不會走到。
  提水到家,我馬上平躺在席子上,這樣我的脊椎就可以少痛一些。
  有時候煤氣用完了,我沒有氣力將空桶拖去鎮上換,計程車要先走路到鎮上去叫,我又懶得去。
  於是,我常常借了鄰居的鐵皮炭爐子,蹲在門外扇火,煙嗆得眼淚流個不停。
  在這種時候,我總慶倖我的母親沒有千里眼,不然,她美麗的面頰要為她最愛的女兒浸濕了——我的女兒是我們捧在手裏,掌上明珠也似的扶養大的啊!她一定會這樣軟弱的哭出來。
  我並不氣餒,人,多幾種生活的經驗總是可貴的事。
  ***
  結婚前,如果荷西在加班,我就坐在席子上,聽窗外吹過如泣如訴的風聲。
  家裏沒有書報,沒有電視,沒有收音機。吃飯坐在地上,睡覺換一個房間再躺在地上的床墊。
  牆在中午是燙手的,在夜間是冰涼的。電,運氣好時會來,大半是沒有電。黃昏來了,我就望著那個四方的大洞,看灰沙靜悄悄的像粉一樣撒下來。
  夜來了,我點上白蠟燭,看它的眼淚淌成什麼形象。
  這個家,沒有抽屜,沒有衣櫃,我們的衣服就放在箱子裏,鞋子和零碎東西裝大紙盒,寫字要找一塊板來放在膝蓋上寫。夜間灰黑色的冷牆更使人覺得陰寒。
  有時候荷西趕夜間交通車回工地,我等他將門卡塔一聲帶上時,就沒有理性的流下淚來,我沖上天臺去看,還看見他的身影,我就又沖下來出去追他。
  我跑得氣也喘不過來,趕到了他,一面喘氣一面低頭跟他走。
  “你留下來行不行?求求你,今天又沒有電,我很寂寞。”我雙手插在口袋裏,頂著風向他哀求著。
  荷西總是很難過,如果我在他走了又追出去,他眼圈就紅了。
  “三毛,明天我代人的早班,六點就要在了,留下來,清早怎麼趕得上去那麼遠?而且我沒有早晨的乘車證。”
  “不要多賺了,我們銀行有錢,不要拚命工作了。”“銀行的錢,將來請父親借我們買幢小房子。生活費我多賺給你,忍耐一下,結婚後我就不再加班了。”“你明天來不來?”
  “下午一定來,你早晨去五金建材店問問木材的價錢,我下工了回來可以趕做桌子給你。”
  他將我用力抱了一下,就將我往家的方向推。我一面慢慢跑步回去,一面又回頭去看,荷西也在遠遠的星空下向我揮手。
  有時候,荷西有家眷在的同事,夜間也會開了車來叫我。“三毛,來我們家吃晚飯,看電視,我們再送你回來,不要一個人悶著。”
  我知道他們的好意裏有憐憫我的成份,我就驕傲的拒絕掉。那一陣,我像個受傷的野獸一樣,一點小小的事情都會觸怒我,甚而軟弱的痛哭。
  撒哈拉沙漠是這麼的美麗,而這兒的生活卻是要付出無比的毅力來使自己適應下去啊!
  我沒有厭沙漠,我只是在習慣它的過程裏受到了小小的挫折。
  第二日,我拿著荷西事先寫好的單子去鎮上很大的一家材料店問問價錢。
  等了很久才輪到我,店裏的人左算右算,才告訴我,要兩萬五千塊以上,木料還缺貨。
  我謝了他們走出來,想去郵局看信箱,預計做傢俱的錢是不夠買幾塊板的了。
  走過這家店外的廣場,我突然看見這個店丟了一大堆裝貨來的長木箱,是極大的木條用鐵皮包釘的,好似沒有人要了。
  我又跑回店去,問他們:“你們外面的空木箱是不是可以送給我?”
  說這些話,我臉漲紅了,我一生沒有這樣為了幾塊木板求過人。
  老闆很和氣的說:“可以,可以,你愛拿幾個都拿去。”我說:“我想要五個,會不會太多?”
  老闆問我:“你們家幾個人?”
  我回答了他,覺得他問得文不對題。
  我得到了老闆的同意,馬上去沙哈拉威人聚集的廣場叫了兩輛驢車,將五個空木箱裝上車。
  同時才想起來,我要添的工具,於是我又買了鋸子、榔頭、軟尺、兩斤大小不同的釘子,又買了滑輪、麻繩和粗的磨沙紙。
  我一路上跟在驢車的後面,幾乎是吹著口哨走的。我變了,我跟荷西以前一樣,經過三個月沙漠的生活,過去的我已不知不覺的消失了。我居然會為了幾個空木箱這麼的歡悅起來。
  到了家,箱子擠不進門。我不放心放在門外,怕鄰居來拾了我的寶貝去。
  那一整天,我每隔五分鐘就開門去看木箱還在不在。這樣緊張到黃昏,才看見荷西的身影在地平線上出現了。
  我趕緊到天臺上去揮手打我們的旗語,他看懂了,馬上跑起來。
  跑到門口,他看見把窗子也擋住了的大木箱,張大了眼睛,趕快上去東摸西摸。
  “那裏來的好木頭?”[url=http://blog.she.com/huangsuisi/2016/01/15/my-regular-headphones/][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我騎在天臺的矮牆上對他說:“我討來的,現在天還沒黑,我們快快做個滑車,把它們吊上來。”
  那個晚上,我們吃了四個白水煮蛋,冒著刺骨的寒風將滑車做好,木箱拖上天臺,拆開包著的鐵條,用力打散木箱,荷西的手被釘子弄得流出血來,我抱住大箱子,用腳抵住牆幫忙他一塊一塊的將厚板分開來。
  “我在想,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做傢俱,為什麼我們不能學沙哈拉威人一輩子坐在席子上。”
  “因為我們不是他們。”
  “我為什麼不能收,我問你。”我抱住三塊木條再思想這個問題。
  “他們為什麼不吃豬肉?”荷西笑起來。
  “那是宗教的問題,不是生活形態的問題。”[url=https://ameblo.jp/duahei/entry-12313883032.html][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你為什麼不愛吃駱駝肉?基督教不可吃駱駝嗎?”“我的宗教裏,駱駝是用來穿針眼的,不是當別的用。”“所以我們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
  這是很壞的解釋,但是我要傢俱是要定了,這件事實在使我著愧。
  第二日荷西不能來,那一陣我們用完了他賺的薪水,他拚命在加班,好使將來的日子安穩一點。
  第三日荷西還是不能來,他的同事開車來通知我。
  天臺上堆滿了兩人高的厚木條,我一個早晨去鎮上,回來木堆已經變成一人半高了,其他的被鄰居取去壓羊欄了。
  我不能一直坐在天臺上守望,只好去對面垃圾場撿了好幾個空罐頭,打了洞,將它們掛在木堆四同,有人偷寶貝,就會響,我好上去捉。
  我還是被風騙了十幾次,風吹過,罐子也會響。[url=http://loeope.iblog.com/2016/08/01/abeunt-studia-in-morse/][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那個下午,我整理海運寄到的書籍紙盒,無意間看到幾張自己的照片。
  一張是穿了長禮服,披了毛皮的大衣,頭髮梳上去,掛了長的耳環,正從柏林歌劇院聽了《弄臣》出來。另外一張是在馬德里的冬夜裏,跟一大群浪蕩子(女)在舊城區的小酒店唱歌跳舞喝紅酒,我在照片上非常美麗,長髮光滑的披在肩上,笑意盈盈——。[url=http://qusuwiri.hatenablog.com/entry/2017/07/05/103437][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我看著看著一張一張的過去,丟下大疊照片,廢然倒在地上,那對心情,好似一個死去的肉體,靈魂被領到望鄉臺上去看他的親人一樣悵然無奈。
  不能回首,天臺上的空罐罐又在叫我了,我要去守我的木條,這時候,再沒有什麼事,比我的木箱還重要了。
[url=https://buiernizi.wordpress.com/2016/01/13/時機不是等就一定有的/][color=white][size=1px]FIC[/size][/color][/url]

引用

    沒有引用

迴響

迴響顯示方式 (直線程 | 分線程)

    沒有迴響


新增迴響


Enclosing asterisks marks text as bold (*word*), underscore are made via _word_.
Standard emoticons like :-) and ;-) are converted to images.

To prevent automated Bots from commentspamming, please enter the string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in the appropriate input box. Your comment will only be submitted if the strings match. Please ensure that your browser supports and accepts cookies, or your comment cannot be verified correctly.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