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oh/沒有人是局外人?——談原住民主體的困局


Namoh/沒有人是局外人?——談原住民主體的困局

特約作者 17 May, 2017
圖/新華社 
圖/新華社 
從去年12月16日起,數個原民團體至行政院抗爭原民會即將施行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直至今日,數十個原民團體與部落發起多次抗爭,包含在凱道上,以「原民會主委下台、退回劃設辦法」為訴求的行動。然而,本人對於凱道上所提出的「沒有人是局外人」的主張,以及發起人對於聲援陳抗的非原住民參與者的發言——不要叫我加油,你也要加油,這也是你的土地,我們一起加油,不要當局外人——有不同的看法。我想叩問的是,作為一名原住民族族人,這樣的訴求,其描述的是什麼樣的權利與運動策略?而其運動的主體又是誰?

在此之前,我必須表明我的立場:不同路線,不代表對這議題不認同,或目的上有所差異;我同樣反對原民會即將施行的「原住民土地劃設辦法」,這點並無二致。

首先「沒有人是局外人」的主張,其本質並非以原住民族主權為基礎,而是一種以整體為分配的環境與資源理論,依賴的是國家體系內萌發的環境意識和人道主義,是在國家體系下架構的原住民族權利。在這些架構的限制下,原住民族不會被視為主權體,而是國家(統治)疆域下無異其他的「內部群體」。

如此,儘管再多的人被視為「局內人」,這種「局內局外」在想像的共同體的視角下,原住民族的主權問題,仍舊不脫一種罪贖與關懷的本質,並不會真正意識到「原住民族主權」與之「共同體分配」間有何差別。

當參與者在論述「沒有人是局外人」時,是將原住民的困局上升到集體的公共性,是將原住民的利害關係輻射為整體台灣人的利害關係。然而,這樣的「公共性」依然是根植在國家如何以「分配」實現平等。這樣的概念底下,即是忽略了原住民主權的問題。由於原住民族被含納在國家體制內,因此,不管是環境運動、或是公平分配的前提,就是以「國家」此一共同體去包裹、去重申。

在任何一種新共同體的想像下,原住民族所擁有的權利被視為有責任進行「再分配」,而「再分配」無論從政策/環境意識,或是內部的族群關懷,都被設定在一個更大的「公利」體系之內,原住民族所主張的「主權」迫於被併入此道德體系中成為價值「之一」。究其實,這樣的論據就是以環境與社會公正、資源平等作為發言的基礎,要求原住民族面對更大整體,必須重新分配的偽論證。

就像數日前,學者夏曉鵑在媒體專欄上提問了:

沒有人是局外人」到底是什麼「局」,誰的「局」?

想做局給98%族群的夏曉鵑,文內很誠實,表明了「無局外」包裹了所有差異的意圖,論述上能入局的概念,是因為抹除了族群色彩,可以去族群脈絡的參與,按照自己點餐的項目舒服的進入。這裏頭各種不同的局,有環境意識的局?反全球化的局?反土地商品化的局?標準人權的局?人道主義的局?多元主義的局?浪漫思潮的局?這樣的狀況下誰代言了誰,誰取代了誰?用更普世的概念涵化原住民族主權?

在論述策略上透過「普世框架」涵化所有人,進到新共同體概念而入局,但議題源自土地主權的價值衝突,被抹成去處理「全球化」,走向「公益化」「普世化」,去除族群歷史持續不正義特徵的主體呢?

「這是原住民族的局嗎?」

我們不需要靠收買價值,包裹他人入局,脫離主權衝突無法解決真正的問題。試問透過「公利」入局的人們,願意承擔歷史不義的責任嗎?

 

文:Namoh Nofu Pacidal,太巴塱社拉達富階層青年,原權運動者。
原住民 特約作者

引用

    沒有引用

迴響

迴響顯示方式 (直線程 | 分線程)

    沒有迴響


新增迴響


Enclosing asterisks marks text as bold (*word*), underscore are made via _word_.
Standard emoticons like :-) and ;-) are converted to images.

To prevent automated Bots from commentspamming, please enter the string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in the appropriate input box. Your comment will only be submitted if the strings match. Please ensure that your browser supports and accepts cookies, or your comment cannot be verified correctly.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