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組 哲學四 S04190046 黃鈺玲

週日, 十月 21. 2018

在大乘佛教的唯識思想當中,莫那識﹙又稱阿陀那識﹚為八識﹙眼、耳、鼻、舌、身、意、莫那識,及阿賴耶識﹚中的第七識。莫那識與阿賴耶識的關係密不可分。阿賴耶識有如八識﹙包含阿賴耶識本身﹚的統一體,意即阿賴耶識為身心之統一體。而莫那識為阿賴耶識的其中一面。依據唯識學派的解釋,活著的人能有別於死人,乃是因為莫那識於阿賴耶識中掌管有色之五根﹙眼、耳、鼻、舌、身﹚1 ,也就是說,因為掌管五根的莫那識運作,才讓人活起來。而阿賴耶識除了為身心之統一體,也與過去業的果有關2 。但無論是善法、惡法的種子,阿賴耶識一律攝持,因此阿賴耶識是「無記」的3 。而莫那識除了執掌五根,使之能作用外,也有「虛妄分別」之作用﹙即「造業」﹚。若以一流程圖說明之,大約是一善法或惡法的種子被阿賴耶識執持,再由莫那識作分別之動作。

1. 若我們說莫那識執掌五根,而使的活人有別於死人。那可不可以用一比喻解釋﹕阿賴耶識就像身體,而莫那識就像靈魂?
2. 莫那識=潛意識?

1. 於 上田義文 <大乘佛教思想>中,p.89-90,「理由在於活人的身體之所以不向死屍那樣地變黑、膨脹、壞死,就是因為有阿陀那識在執持有色的五根之故。」
2.於 上田義文 <大乘佛教思想>中,p.90,「阿陀那識是阿賴耶識的一面,這除了表示阿賴耶識是作為身心統一的主體外,與它是過去業的果也有關係。」
3.阿賴耶識的「無記」意思有三﹕一、善惡法種子攝持之無記,二、善惡業之果報之無記,三、結合以上二種所得,身體為善惡業之果,因此身體也是無記的。

第五組 主體和世界 哲二 洪偉哲

週日, 十月 21. 2018

般若波羅蜜是一種轉換,轉捨自己的虛妄主體,成就真實主體。這種轉換不是世界中某一主體的孤立事件,而是和世界整體有關的事件。一般常會認為自己從不覺轉變成覺悟是個人的事情,和客觀的世界本身沒有關西,這是錯誤的。虛妄的自我把我們的自身表象為主觀,把外在於我們的事物立為客觀轉捨虛妄的自我就是捨去自我表象出的主觀和客觀。這就是自我捨棄虛妄性轉而成為真實的自己。真實自我的誕生同時也是世界的誕生,虛妄的自我不能如實看到世界的原貌,虛妄的自我將真實世界看做相對於自我的客觀,但真實世界不只是客觀,也不只是主觀。真實的自我並非是和這種客觀對立或相關的主觀,而是超越主客對立,脫離主客的自在者。世界不只是客觀,自我也不只是主觀,龍樹把這種世界自身稱為真如,不把世界看做客觀,而看其自身,看作為真如。

【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頒獎典禮】

週五, 十月 19. 2018

【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頒獎典禮】
延續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的聲勢,本屆文學獎頒獎典禮緊接其後,集結所有關注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動態的朋友們,大聲恭賀又一批新生代原住民創作者的誕生。
本屆的得獎作品題材多樣,從生活記錄、族群交流、歷史記憶出發的作品各有精彩之處,省思、嘲弄、沉澱、諷喻的力道火辣辣地刻劃著此輩創作者的關懷核心。而生離死別之際的不捨、感謝與傳承,更是本屆作品中突出的情感特色。生來自對命運的期許,迎接別離與死亡,再因死去而生發下一段美麗故事。這些美麗的故事,以及寫下美麗情誼的創作者們,將與評審齊聚,見證原住民文學的繁花盛景。

🔸 時間:107年11月18日(日),下午兩點
🔹 地點:國家圖書館一樓 簡報室【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頒獎典禮】
延續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的聲勢,本屆文學獎頒獎典禮緊接其後,集結所有關注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動態的朋友們,大聲恭賀又一批新生代原住民創作者的誕生。
本屆的得獎作品題材多樣,從生活記錄、族群交流、歷史記憶出發的作品各有精彩之處,省思、嘲弄、沉澱、諷喻的力道火辣辣地刻劃著此輩創作者的關懷核心。而生離死別之際的不捨、感謝與傳承,更是本屆作品中突出的情感特色。生來自對命運的期許,迎接別離與死亡,再因死去而生發下一段美麗故事。這些美麗的故事,以及寫下美麗情誼的創作者們,將與評審齊聚,見證原住民文學的繁花盛景。

🔸 時間:107年11月18日(日),下午兩點
🔹 地點:國家圖書館一樓 簡報室

臺中市立圖書館辦理閱讀講座活動

週五, 十月 19. 2018

臺中市立圖書館辦理閱讀講座活動
說明:
一、第一場講座邀請中臺科技大學陳錫仁老師以「如何欣賞音樂劇《變身怪醫》/漫談觀賞表演音樂會的禮儀」為主題,帶領聽眾認識音樂劇欣賞的魅力與方法。
(一)時間:107年10月20日(星期六)下午14時30分至16時30分
(二)地點:精武圖書館(臺中市北區精武路291-3號)
二、第二場講座邀請雲林故事館唐麗芳館長以「聽故事是閱讀前的天空」為講題,分享如何透過繪本陪伴孩子閱讀,適合新手父母聆聽。
(一)時間:107年10月27日(星期六)下午14時至16時
(二)地點:該館北區分館(臺中市北區健行路359號)
三、公教人員全程參與將核予2小時終身學習時數。

是田野險惡,還是人心

週五, 十月 19. 2018

是田野險惡,還是人心
談人類學研究生Henrietta Schmerler(1908-1931)的死亡與污名
2018.10.15 田野工作 回應 22
作者:林浩立

1931年春季,才剛進入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就讀滿一年的Henrietta Schmerler,就像我認識的臺灣人類所碩士生一樣,一方面必須面對沈重的課業負擔和助教工作,另一方面還要安排能夠初試身手的暑期田野,而她的指導老師Ruth Benedict在新墨西哥州限定六名學生的田野實習班更是炙手可熱。儘管Schmerler的聰慧與能力早已受到系上師長們的肯定,甚至還送出了一篇之後被《美國民俗期刊》(Journal of American Folk-Lore)接受刊登的論文,她最終還是沒有獲得這個名額。但Benedict勉勵她不要氣餒,要她去找另外位指導老師、鼎鼎大名的「Franz老爹」Franz Boas問看看有沒有別的機會,並補充道:「他老人家對妳可是有很高的期望呢!」受到鼓舞的Schmerler立刻跟Boas約了時間面談,而Boas也旋即從系上的一個特別的經費來源提了五百美金給她作為田野補助之用,並建議她去「白山阿帕契印第安人保留區」,因為那邊已經很久沒有研究者進去了。沒有人會想到,這是前途一片光明的她首次也是最後一次的田野。於1931年六月底進入白山保留區的Schmerler,在做了將近四個禮拜的研究後,於七月底被發現陳屍於山溝中,遺體上有明顯他殺與性侵的跡象。十一月,一位當地阿帕契青年Golney Seymour認罪,之後在法院被裁定一級謀殺罪成立,處以無期徒刑。這個在當時震撼美國人類學界的案件,現在則隨著當事人的逐一死去(Seymour在假釋出獄後於1980年死於保留區家鄉中)而逐漸被遺忘。


翻拍自Henrietta Schmerler and the Murder that Put Anthropology on Trial (Schmerler 2017:23)
我第一次聽到Henrietta Schmerler的名字,是兩年前在書寫一位於1939年巴西田野地中自殺的美國新銳人類學家Buell Quain的文章時,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發現的。與Schmerler一樣同樣系出於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系Benedict門下,Quain的死很自然地讓許多人聯想到八年前的Schmerler。然而深受Quain自殺疑雲吸引的我,對看似證據確鑿的Schmerler案件並沒有感到特別好奇。我當時不知道的是,她的死亡事件之後變得如同某種警世故事一般在關於研究倫理與方法的著作中流傳著:不要像她一樣,害自己在做田野時被殺害。例如在1986年美國人類學學會的《人類學新聞》(Anthropology Newsletter)刊物中,即有一系列針對這個案件與田野中的性別議題的討論。在這些論述中,她往往被形容成了一個不聽師長指示、不願意接受當地官員與白人居民的幫助、遊玩多於研究的天真莽撞的研究生,更極端的還有輕忽異地性別關係、以性吸引力換取資訊卻玩火自焚的心機女子的形象。然而年僅二十二歲、受到哥倫比亞人類學系嚴謹訓練且備受到期待的Schmerler真的是這樣子的人嗎?她的姪子GIl和姪女Evelyn Schmerler在事件發生多年後仍鍥而不捨地挖掘檔案資料,試圖為這位素未謀面的姑姑洗刷污名。去年他們把三十多年來的成果發表成Henrietta Schmerler and the Murder that Put Anthropology on Trial(2017)一書,並且建立網站,還原她在如此明顯的「責怪受害者」的論述之外,更加立體的樣貌。Gil也與有相同親身經驗的人類學家Megan Steffen聯繫上,一同為這個攸關田野倫理但沒有被仔細討論的議題發聲。



若要真的瞭解Schmerler,那就必須回到那致命的田野現場。然而距今八十幾年的田野我們要如何回去?Gil和Evelyn用了許多沒有任何人看過的材料為我們重建當時的狀況,這些包括田野書信、FBI檔案(透過艱苦的法律程序才拿到的)、以及最重要的,她三個多禮拜的田野筆記(被收納在亞利桑那州立博物館庫房中完全沒人碰過)。她在田野中的狀況大致如下:在有些唐突地進入保留區並與地方政府官員照過面後,Schmerler很快地找到了一間小木屋獨自居住,並以此為基地開始蒐集關於當地阿帕契社會文化的資料。Benedict有交代她設法找一位印第安女子當田野助手,而從田野書信中來看,她也的確照做了,但一直沒人願意應徵。在一封寄給Boas的田野報告中,她表示當地女子對她普遍有些敵意、無法親近,也因此她大部分的訪談都是與男人進行的。她也沒有刻意不搭理當地白人居民,而且由於阿帕契人在保留地中流動的生活型態,她在田野中主要的社交對象仍舊是白人。最後,她為期三個多禮拜用打字機編輯完成的田野筆記顯示她是一位嚴謹的研究者,並非玩心仍重的年輕人。筆記裡面記滿了關於宗教、親屬、成年禮、舞蹈、神話傳說的資料,並且註明了各個報導人的名字。另一方面,她的田野家書則透露了她孤寂的感受,以及進行田野工作的挫折。但她的言詞之間仍充滿對阿帕契人的尊重。


田野筆記
(http://henriettaschmerler.com/index.html)
七月十八日,研究重心開始轉向阿帕契舞蹈的Schmerler非常希望能參加當晚在遠處的一場大型舞蹈活動,原本答應要開車載她過去的一位當地居民卻遲遲未出現。傍晚的時候,另一位她熟識的居民騎著馬經過小木屋前面。她問他有沒有她的座車的消息,對方表示沒有,但指著後面一位她見過面但從未說過話、同樣騎著馬的阿帕契青年,說他也會去參加舞蹈活動,這位青年就是Golney Seymour。在確定Seymour稍後真的要去參加舞蹈活動後,她接著便問他有沒有另一匹馬可以騎,他回答沒有,只有自己這匹,她於是回答沒關係。Seymour接著騎回自己的住處稍事休息,大約半小時後他又騎著馬出現在小木屋前面,這次就是要出發前往舞蹈活動了。Schmerler與他短暫交談後,終於在他的示意下跳上馬坐在他的前面,誰會知道這趟就是她的死亡之路。

以上情境都是透過證人筆錄、Schmerler當天的家書、以及Seymour第一次的自白重建的。但當這個案子開始被拿到法庭進行檢方辯方的攻防時,Schmerler開始被賦予了很不一樣的面貌。透過辯方律師的策略引導,Seymour把當天兩次與Schmerler的碰面簡化成一次(且竟然沒有被檢方質疑),表示她一開始在家中就用酒精和言語勾引他,騎在馬上時又不斷挑逗他,接著他們在路旁發生了「你情我願」的性行為後,她卻暴躁起來攻擊他,他出手回擊才意外造成她的死亡。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系的師長們,包括她的指導老師Benedict以及與她討論過研究計畫的Margaret Mead,也間接地參與了這樣的形象的營造。他們近乎口徑一致地表示是Schmerler沒有遵照他們的教導與指示,在田野中自己亂闖才會造成這樣的後果,並強調過去幾年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系曾指派多達九十一位年輕女性至印第安人保留區進行田野研究,從來沒有出事。Benedict的態度更是堅決。當Schmerler的死訊傳開時在隔壁州帶田野課程的她不但沒有前往關切,她甚至不願意出席法庭擔任其人格證人。如此的態度是有原因的,其一,Schmerler之死當時嚴重地影響到美國人類學界繼續進入印第安人保留區做研究的可能性,也使得田野工作研究方法受到質疑。其二,Boas畢生提倡的文化相對主義就是要扭轉落後野蠻的印第安人的文化面貌,但Schmerler的死亡事件卻又危及了這樣的立場。因此,他們必須要強調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個人行為,來確保人類學這門事業。於是就這樣,儘管Seymour最後在法庭上被定了罪,但Schmerler的污名也由此成形。

透過Gil和Evelyn的資料以及家人朋友對她的記憶,我們可以知道Schmerler絕不是一個會拿性和酒勾引當地男子的人。她甚至不怎麼喝酒,在田野書信中也有提及酒精對阿帕契文化的負面影響。她的田野筆記也顯示對當地性別關係有清楚的瞭解,並且有在遵循指導老師給她的建議。事實上,哥倫比亞人類學系的師長們在說的那些沒被她遵守的「指示」,從來就十分模糊,而一直以來他們都給予研究生進行田野工作時相當大的自由度。到頭來,她就是一位初次做田野的研究生,也許有些天真,但絕非沒有章法,也許有些執著,但絕不會為此違背田野倫理。而本著Boas文化相對主義的教誨,她應該相信若真誠地對待當地人,會獲得同等的回報。也正是如此,當天急切地想要參與舞蹈活動的她,會選擇跨上一位陌生男子(而且已婚)的馬匹。誠如Gil在接受訪談時說,她就是在錯誤的時間遇上不對的人,與阿帕契文化和人類學研究方法都沒有直接關係。

Schmerler的故事也告訴我們,為何今日的#MeToo運動儘管面臨相當的爭議,仍舊十分重要。若是沒有任何發聲權,且面對的是龐大的權力結構(在此是人類學界),即使罪證確鑿的案子也會被塑造成受害者是自食其果。想想看,在每一個「越想越不對勁」的揶揄背後,有多少個背負著幾十年的污名無法為自己出聲的Henrietta Schmerler?另外方面從研究方法的角度來談,人類學研究者在田野工作之中以及之後會遇到什麼樣的質疑、批評,沒有人能預料。唯一能確定的是,不論田野時間多短暫也要把田野筆記寫好。從太多的例子可以看到,田野筆記最後往往會是最好的辯護人。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林浩立 是田野險惡,還是人心:談人類學研究生Henrietta Schmerler(1908-1931)的死亡與污名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84)

「大坌坑文化與周邊區域關係探討」學術研討會 Conference

週五, 十月 19. 2018

「大坌坑文化與周邊區域關係探討」學術研討會
Conference on the Tapenkeng Culture and Its Relations with the Neighboring Regions


一、會議日期:2018年11月15日(週四)

二、會議地點:本所研究大樓704會議室

三、主辦單位: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四、主辦人:郭素秋

五、本會議報名網址:https://goo.gl/forms/w4OiAnhA7DAEoV0X2(不受理電話報名)。

會議資訊 http://www2.ihp.sinica.edu.tw/bulletinDetail.php…

六、報名期限:即日起至2018年11月1日止,考古學相關領域人員優先錄取(人類學、歷史、民族、地質等),錄取名單將於11月12日於本所網頁公告。

七、為響應政府環保政策,本會議不供應便當及紙杯,敬請與會者自備水杯及午餐。

埔里竟為建運動公園毀史前遺址!

週五, 十月 19. 2018

埔里竟為建運動公園毀史前遺址!
3497出版時間:2018/10/18 18:15

南投縣重要文化資產「覆鼎金遺址」,近日埔里鎮公所為了興建運動公園,竟於遺址上方的水頭里第一公墓進行開挖,引發當地文史工作者與考古學界撻伐。作者提供
王商益/中部平埔族群青年聯盟成員

被視為南投縣重要文化資產的「覆鼎金遺址」,近日因埔里鎮公所為了興建運動公園,於遺址上方的水頭里第一公墓進行開挖,引發當地文史工作者與考古學界一陣撻伐,認為埔里鎮公所對「已知遺址」進行開發,已違反國家《文化資產保存法》的規定,讓人不禁感嘆台灣社會長期對文化資產的普遍不重視。

「覆鼎金」,是現存埔里盆地內的特殊小丘地形,更在埔里歷史發展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從清代文獻中得知,覆鼎金小丘為埔裏社(舊稱蛤美蘭社)原住民的社址所在地,嘉慶年間埔裏社受到漢人武力侵墾發生「郭百年事件」,族群勢弱,接連引發台灣史上最大的原住民集體遷徙,台灣西部平原的平埔族群遷徙至內山埔里時,「覆鼎金」更被視為重要的第一遷徙據點所在,多元族群在此匯集定居,埔里盆地也因而成為台灣史上特殊的民族大熔爐。

據當地文史工作者簡史朗指出,「覆鼎金遺址」範圍內,出土的史前遺物和現象,與埔里盆地鄰近的大馬璘遺址及水蛙窟遺址有關,至少可上探到新石器時代中晚期文化層,說明著埔裏社原住民的祖先可能已在埔里盆地生活好幾千年,顯現「覆鼎金遺址」更是台灣考古歷史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文化資產,倘若被任意毀壞,台灣歷史便會残缺不全,可能因此失去了我們探究中台灣先民歷史文化內涵的機會。

「覆鼎金遺址」埋藏著千百年來台灣原住民歷史的活動痕跡,更透過埔裏社原住民的邀約,使此地做為中部平埔族群到達埔里的「第一站」據點,讓生活困苦的中部平埔族群得以在此落地生根,各族群的美麗文化才有機會在埔里盆地發展至今,而今日埔里鎮公所卻要將其剷為平地,變為與當地歷史文化毫無干係的運動公園,這般行徑對仍生活在埔里的後代族人情何以堪?

怪手不僅翻攪污衊了祖先的歷史尊嚴,更將台灣史的篇章蒙上了一層灰土。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南投公墓工程卡遺址 有條件放行

週五, 十月 19. 2018

〈中部〉南投公墓工程卡遺址 有條件放行
分享〈中部〉南投公墓工程卡遺址 有條件放行到Facebook 分享〈中部〉南投公墓工程卡遺址 有條件放行到Line 分享〈中部〉南投公墓工程卡遺址 有條件放行到Google+
2018-10-17
〔記者佟振國/埔里報導〕南投縣埔里鎮水頭里第一公墓起掘工程,因牽涉覆鼎金文化遺址維護而暫時停工,縣府文化局昨邀專家學者現勘,考量地表施工部分已接近完成,只要公所與工程包商提出施工監看計畫報局核定,原則同意施工,但若要進行地面下的挖掘作業,仍須視現況依文化資產保存法施行細則辦理。

南投縣府文化局昨邀文資審議委員現勘埔里鎮第一公墓起掘工程,討論覆鼎金文化遺址維護問題。(記者佟振國攝)
南投縣府文化局昨邀文資審議委員現勘埔里鎮第一公墓起掘工程,討論覆鼎金文化遺址維護問題。(記者佟振國攝)

文資審議委員現勘 同意施工
埔里鎮水頭里第一公墓起掘工程,本月初由縣府委託公所動工,因牽涉覆鼎金遺址所在地,在地文史工作者憂心會破壞遺址,縣府文化局已要求暫時停工,昨邀文化資產審議委員劉克竑、翁徐得、簡榮聰,以及縣府民政處、埔里鎮公所、工程包商現地會勘。

發起遺址保護的暨大通識中心兼任助理教授簡史朗,認為覆鼎金遺址是已知的遺址,早期也做過考古研究,更是平埔族群移墾埔里的重要社址,雖支持墳墓起掘,但用何種方式就必須審慎,以免珍貴遺址遭破壞。

平埔巴宰族人盼能有完善考古規劃
昨天也有平埔巴宰族人士到場,不希望祖先的文化資產遭破壞,遺址文物應有更完善的考古研究規劃,也建議在此設立埔社或中部平埔族群遷徙石碑,莫讓台灣千百年的歷史記憶徒留空白。

公所、包商認為公墓地面相關工程約需二、三個工作天即可完成,希望能兼顧工程進度與遺址保存,透過施工監看方式進行,後續衍生的費用,縣府民政處再設法籌措。

縣府文化局表示,經審議委員現勘後討論,針對地表工程只要公所與工程包商提出施工監看計畫報局核定,原則同意施工,後續地表下的挖掘工程仍須視現況而定,即依文資法施行細則第廿七條規定,做出停止工程進行、變更施工方式或工程配置、進行搶救發掘、施工監看或其他必要措施。

系列活動:國際研討會、文學回顧展、頒獎典禮、專刊徵文

週五, 十月 19. 2018

#系列活動:國際研討會、文學回顧展、頒獎典禮、專刊徵文

1993年6月,山海文化雜誌社成立於哺育無數知識與人文的羅斯福路。同年11月,《山海文化雙月刊》創刊號發行,至此開始為報導原住民處境、推廣原住民文學、與國際原住民文化交流而努力的時光。數年來,山海文化雜誌社不只投入雜誌編纂、創立原住民對話平台,更將精力投注於文學創作與文化工作的培訓。為支持、鼓勵更多原住民創作者,山海文化雜誌社自1995年起,陸續辦理十五次原住民族文學獎,培育眾多原住民優秀寫手。如亞榮隆‧撒可努、啟明‧拉瓦、李永松(多馬斯)、乜寇‧索克魯曼、霍斯陸曼‧伐伐、巴代,皆曾摘下本會舉辦之原住民文學獎桂冠,而後於臺灣文壇嶄露頭角,並持續筆耕,得到各界高度的肯定。
從羅斯福路搬遷到大直、落腳於木柵,山海文化雜誌社始終關懷著原鄉部落與都市原住民的生活與心靈,為每一次文字書寫鼓舞,也為每一場文化抗爭流汗。走過四分之一個世紀,山海時時想念著好久不見的昔日戰友,也想將新生代創作者的多彩觀點介紹給更多朋友。2018年,山海文化雜誌社的25歲生日,我們決定獻上一系列的活動,邀請所有老朋友和新夥伴攜家帶眷,一起回顧山海文化雜誌社這二十五年來的努力、原住民文學逐步蓬勃,也與我們一起期待下一個二十五年的到來。

🎉🍰🎉 山海25 系列活動 🎉🍰🎉

📣📣 關注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的重頭戲
【和而不同:2018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
「和而不同──2018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以「和而不同」為題,「和」意味著同在此島嶼的原住民,共同感受政治、社會之脈動與變遷,參與臺灣這百年來的流光;至於「不同」,我們將透過創作見證原住民的主體性,並照亮文學所反映的生命經驗。讓我們一起共聚於文學火塘,同聲唱和。
會議將進行七個主題的討論:分別是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史的建構、原住民族「文學」的知識版圖、文學影音的跨界研究、口傳文學與文化資產、族裔文學與認同政治、原住民族文學與文化翻譯、原住民族文學的跨國視域。除了論文場次,我們將舉行一場專題論壇以及原住民族作家的交流座談,期待這樣的「和而不同」能成為臺灣各個族群彼此理解的重要契機。

🔹 時間:107年11月16-17日(五、六),共2天
🔸 地點:國家圖書館國際會議廳
🔹 線上報名:https://goo.gl/hsbSu2

🔺 會議資訊請見專屬網站:
粉絲專頁: 和而不同 :2018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
會議網站:http://seaandmountain2018.blogspot.com/
會議議程:https://goo.gl/JXZx6S

-
📣📣 錯過文學論壇的看這裡
【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系列論壇之二:校園論壇】故事在走路:原住民知識系譜的建構
為延續國際研討會第一場系列論壇「後-原運世代的『我是誰』」,從文學、攝影、媒體回顧1980年代原運的努力與挫折;第二場論壇將從校園出發,結合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世界南島暨原住民族中心等平台。本論壇將討論族人運用繪畫、文字等「技能」敘說故事時,如何與原住民龐大的知識系譜對話,這些作品,又如何成為族人思考知識建構的能量。

🔸 時間:107年11月9日(五) 上午10點
🔹 地點: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A309室
🔸 與談人:學者官大偉、作家沙力浪、藝術家伊誕・巴瓦瓦隆

-
📣📣 山海25成長歷史回顧
【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回顧展】
本策展將呈現戰後台灣原住民文學的發展,透過不同媒體/媒介,開啟你與我的多重對話。活動期間,將逐一介紹原住民文學大事紀年表、作家簡介、作家創作語錄、作家錄像、原住民文學國內外出版品、文獻與政府出版品等,參觀民眾得以因此認識台灣原住民文學的歷時發展與豐富面貌,由此見證山海雜誌社以及作家群們二十五周年的耕耘與原力無限。

🔹 時間:107年11月13日(二)-18日(日),共6天
🔸 地點:國家圖書館一樓 展覽室

-
📣📣 見證又一代寫手的誕生
【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頒獎典禮】
延續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的聲勢,本屆文學獎頒獎典禮緊接其後,集結所有關注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動態的朋友們,大聲恭賀又一批新生代原住民創作者的誕生。
本屆的得獎作品題材多樣,從生活記錄、族群交流、歷史記憶出發的作品各有精彩之處,省思、嘲弄、沉澱、諷喻的力道火辣辣地刻劃著此輩創作者的關懷核心。而生離死別之際的不捨、感謝與傳承,更是本屆作品中突出的情感特色。生來自對命運的期許,迎接別離與死亡,再因死去而生發下一段美麗故事。這些美麗的故事,以及寫下美麗情誼的創作者們,將與評審齊聚,見證原住民文學的繁花盛景。

🔸 時間:107年11月18日(日),下午兩點
🔹 地點:國家圖書館一樓 簡報室

-
📣📣記錄山海25漫漫長路的故事
【山海25:山海文化雜誌社廿五週年紀念專刊】
今年為山海文化雜誌社創立的二十五週年,在這個帶有感謝、感動與回顧意義的日子裡,山海文化雜誌社準備出版《山海25:山海文化雜誌社廿五週年紀念專刊》,作為對過往原住民文學與山海文化雜誌社的歷程回顧,也是對未來原住民文學發展的引頸眺望。
專刊將分為兩個部分,其一從大事記、雙月刊、文學獎、出版讀物等等歷程,分析討論山海文化雜誌社與臺灣原住民族文學之間的密切關聯;其二廣邀山海的舊雨新知,以「山海與我」為題,寫下與山海共創的回憶篇章。

🔹 時間:107年持續徵稿,108年上旬出版

-
📣📣 寫下你與山海的愛恨情仇
【山海與我 各方徵文】
山海文化雜誌社的二十五年,有賴各方夥伴的挺力相助、口耳相傳,才讓山海得以在台北都會留下如此多樣的色彩。我們期待聽見你記憶中的山海,無論工作甘苦或歡笑高歌;我們也期望看見你想像中未來的山海,可能是前行方向也可能是改頭換貌。
歡迎各方師長、夥伴們為山海的二十五歲,留下珍貴的文字記錄,也讓來不及參與山海文化過去點滴的朋友們,一次補齊山海的成長回憶。

🔺 參加辦法:
 a.寫下你與山海的故事,以「山海與我」為題,寄到tivbtw@gmail.com或是傳給山海文化TIVB粉絲專頁小編。
 b.在你的Facebook頁面上,寫下你與山海的故事,把貼文隱私狀態改為公開(地球形狀),並且附上hashtag標籤 #山海與我 ,山海小編就可以搜尋到你的貼文囉。

-
#山海25
#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
#結伴相糾來為山海慶生
#報名臺灣原住民文學國際研討會→https://goo.gl/hsbSu2
#提筆寫下與山海的回憶→山海與我
#麻煩動動手腳風暴式轉發

第五組─緣起世界的邏輯 哲學二 李義傑

週四, 十月 18. 2018

緣起世界的邏輯
我認為緣起邏輯的最終核心在於,打破主客對立的世界觀點,這預設一件事情,表示打破客觀實體的目的,也就是為無自性論點立基,這也是第一部分緣起世界邏輯所談的,因此否定同一律、歷史世界、辯證法等等,依賴客觀事物具有連續性的特質所建構的邏輯系統,由此出發,上田一文開門見山的把核心講清楚後,便開始解釋原先矛盾的命題,也就是關於色與空之間的關係,而妙的地方是,使用「即」這字去連結兩者,表示色和空的絕對不連續和絕對不同一,因此(性質)絕對同一,這不是一般形式邏輯能推演出的。中段部分由空間和時間兩個方面著手,先是說部派佛教的觀點,再由龍樹以及無著反對部派佛教空間和時間的問題,龍樹以無自性反對部派佛教三世恆常的法體,也等同於反對具有自性的實體一般,再來是無著反動於部派佛教所提出的因果觀念,覺得龍樹提出的一與異、有與無只能解決空間問題,而部派佛教的因果觀念使得十二因緣具有連續性實在性的特質,無著就由識與境著手,還有剎那滅的時間觀,推翻因果關係(時間側面)具有連續性,而產生特殊的不連續的連續性的時間結構,最後結論時又拉回緣起邏輯的根本,那就是打破主客對立,而這應該就是龍樹時期(中論)的佛學特色。

第五組-龍樹「實踐」的意義 哲學二楊沅勳

週三, 十月 17. 2018

實踐一般來說,是指相對於理論上的思考,或即相對於知識的實際行動。而龍樹的實踐其核心則為六度,而若六度的核心為般若波羅蜜,則龍樹的對於實踐思想的核心必即是「般若」,或即智慧。如果僅是一般的知識,那肯定是與實踐相違背的,而般若智慧與一般的知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一般的知通常是對某對象具有知識,當往自己內在的知進行反省時,也把自己當作對象;但是般若智慧則是否定把事物當成對象來認知,般若智慧強調以自身去智見事物,以達到不再以對象性的方式來認知事物,當此達至圓滿時,稱為般若波羅密,所以一般的知就相當於所謂「妄分別」或即「憶想分別」,是與般若智慧相對立的。一般的實踐是由妄分別的知所引導,或是透過實踐得到妄分別的知,因此不論是執著於一般的實踐,或是對理論的通達,在意義上都是與般若意的實踐相違背的,般若意的實踐是親自智見自我身乃是虛妄為本質,從而使真正的主體成立,而從虛妄自我到真實主體的這個過程,就是般若意義上的實踐。自我虛妄性的根本是因為無智,而否定無智之作用者即是智,智就是真實主體的根本,因此由虛妄主體的不覺,到真實主體的覺,就是般若智的行,乃是實踐,由此可見般若並不是一般實踐或是一般理論的知,而是所謂行的智、智的行。

Re: 略釋《中觀論》緣起

週三, 十月 17. 2018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如何能夠闡釋「無常」?
同學所謂「萬物既是必然,也是偶然」是什麼意思呢?明聊「諸行無常」就是明聊「萬物既是必然,也是偶然」嗎?
「表示當我們了解萬事萬物既是必然,也是偶然的時,又能明白地了解到不要過於執著於這個肉身和萬事萬物,那麼我們便能得到涅盤、超脫之後的寂靜。 」又是什麼意思呢?

【和而不同:2018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

週二, 十月 16. 2018

1993年6月,山海文化雜誌社成立於哺育無數知識與人文的羅斯福路。同年11月,《山海文化雙月刊》創刊號發行,至此開始為報導原住民處境、推廣原住民文學、與國際原住民文化交流而努力的時光。數年來,山海文化雜誌社不只投入雜誌編纂、創立原住民對話平台,更將精力投注於文學創作與文化工作的培訓。為支持、鼓勵更多原住民創作者,山海文化雜誌社自1995年起,陸續辦理十五次原住民族文學獎,培育眾多原住民優秀寫手。如亞榮隆‧撒可努、啟明‧拉瓦、李永松(多瑪斯)、乜寇‧索克魯曼、霍斯陸曼‧伐伐、巴代,皆曾摘下本會舉辦之原住民文學獎桂冠,而後於臺灣文壇嶄露頭角,並持續筆耕,得到各界高度的肯定。
從羅斯福路搬遷到大直、落腳於木柵,山海文化雜誌社始終關懷著原鄉部落與都市原住民的生活與心靈,為每一次文字書寫鼓舞,也為每一場文化抗爭流汗。走過四分之一個世紀,山海時時想念著好久不見的昔日戰友,也想將新生代創作者的多彩觀點介紹給更多朋友。2018年,山海文化雜誌社的25歲生日,我們決定獻上一系列的活動,邀請所有老朋友和新夥伴攜家帶眷,一起回顧山海文化雜誌社這二十五年來的努力、原住民文學逐步蓬勃,也與我們一起期待下一個二十五年的到來。

🎉🍰🎉 山海25 系列活動 🎉🍰🎉

📣📣 關注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的重頭戲
【和而不同:2018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
「和而不同──2018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以「和而不同」為題,「和」意味著同在此島嶼的原住民,共同感受政治、社會之脈動與變遷,參與臺灣這百年來的流光;至於「不同」,我們將透過創作見證原住民的主體性,並照亮文學所反映的生命經驗。讓我們一起共聚於文學火塘,同聲唱和。
會議將進行七個主題的討論:分別是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史的建構、原住民族「文學」的知識版圖、文學影音的跨界研究、口傳文學與文化資產、族裔文學與認同政治、原住民族文學與文化翻譯、原住民族文學的跨國視域。除了論文場次,我們將舉行一場專題論壇以及原住民族作家的交流座談,期待這樣的「和而不同」能成為臺灣各個族群彼此理解的重要契機。

🔹 時間:107年11月16-17日(五、六),共2天
🔸 地點:國家圖書館國際會議廳
🔹 線上報名:https://goo.gl/hsbSu2

🔺 會議資訊請見專屬網站:
粉絲專頁:
和而不同 :2018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
會議網站:http://seaandmountain2018.blogspot.com/
會議議程:https://goo.gl/JXZx6S

-
📣📣 錯過文學論壇的看這裡
【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系列論壇之二:校園論壇】故事在走路:原住民知識系譜的建構
為延續國際研討會第一場系列論壇「後-原運世代的『我是誰』」,從文學、攝影、媒體回顧1980年代原運的努力與挫折;第二場論壇將從校園出發,結合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世界南島暨原住民族中心等平台。本論壇將討論族人運用繪畫、文字等「技能」敘說故事時,如何與原住民龐大的知識系譜對話,這些作品,又如何成為族人思考知識建構的能量。

🔸 時間:107年11月9日(五) 上午10點
🔹 地點: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A309室
🔸 與談人:學者官大偉、作家沙力浪、藝術家伊誕・巴瓦瓦隆

-
📣📣 山海25成長歷史回顧
【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回顧展】
本策展將呈現戰後台灣原住民文學的發展,透過不同媒體/媒介,開啟你與我的多重對話。活動期間,將逐一介紹原住民文學大事紀年表、作家簡介、作家創作語錄、作家錄像、原住民文學國內外出版品、文獻與政府出版品等,參觀民眾得以因此認識台灣原住民文學的歷時發展與豐富面貌,由此見證山海雜誌社以及作家群們二十五周年的耕耘與原力無限。

🔹 時間:107年11月13日(二)-18日(日),共6天
🔸 地點:國家圖書館一樓 展覽室

-
📣📣 見證又一代寫手的誕生
【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頒獎典禮】
延續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國際研討會的聲勢,本屆文學獎頒獎典禮緊接其後,集結所有關注臺灣原住民族文學動態的朋友們,大聲恭賀又一批新生代原住民創作者的誕生。
本屆的得獎作品題材多樣,從生活記錄、族群交流、歷史記憶出發的作品各有精彩之處,省思、嘲弄、沉澱、諷喻的力道火辣辣地刻劃著此輩創作者的關懷核心。而生離死別之際的不捨、感謝與傳承,更是本屆作品中突出的情感特色。生來自對命運的期許,迎接別離與死亡,再因死去而生發下一段美麗故事。這些美麗的故事,以及寫下美麗情誼的創作者們,將與評審齊聚,見證原住民文學的繁花盛景。

🔸 時間:107年11月18日(日),下午兩點
🔹 地點:國家圖書館 國際簡報室

-
📣📣記錄山海25漫漫長路的故事
【山海25:山海文化雜誌社廿五週年紀念專刊】
今年為山海文化雜誌社創立的二十五週年,在這個帶有感謝、感動與回顧意義的日子裡,山海文化雜誌社準備出版《山海25:山海文化雜誌社廿五週年紀念專刊》,作為對過往原住民文學與山海文化雜誌社的歷程回顧,也是對未來原住民文學發展的引頸眺望。
專刊將分為兩個部分,其一從大事記、雙月刊、文學獎、出版讀物等等歷程,分析討論山海文化雜誌社與臺灣原住民族文學之間的密切關聯;其二廣邀山海的舊雨新知,以「山海與我」為題,寫下與山海共創的回憶篇章。

🔹 時間:107年持續徵稿,108年上旬出版

-
📣📣 寫下你與山海的愛恨情仇
【山海與我 各方徵文】
山海文化雜誌社的二十五年,有賴各方夥伴的挺力相助、口耳相傳,才讓山海得以在台北都會留下如此多樣的色彩。我們期待聽見你記憶中的山海,無論工作甘苦或歡笑高歌;我們也期望看見你想像中未來的山海,可能是前行方向也可能是改頭換貌。
歡迎各方師長、夥伴們為山海的二十五歲,留下珍貴的文字記錄,也讓來不及參與山海文化過去點滴的朋友們,一次補齊山海的成長回憶。

🔺 參加辦法:
 a.寫下你與山海的故事,以「山海與我」為題,寄到tivbtw@gmail.com或是傳給山海文化TIVB粉絲專頁小編。
 b.在你的Facebook頁面上,寫下你與山海的故事,把貼文隱私狀態改為公開(地球形狀),並且附上hashtag標籤 #山海與我 ,山海小編就可以搜尋到你的貼文囉。

規則rules、圖式schemata、形相forms與動態motion -- 關於龍樹的實踐

週一, 十月 15. 2018

規則rules、圖式schemata、形相forms與動態motion -- 關於龍樹的實踐










上田義文(1977/2002: 74)「這種緣起世界的邏輯不能根據形式邏輯的同一律。形式邏輯的同一律是前述客觀存在的邏輯,那是立基於存在的連續觀。包含主體的世界亦即歷史世界,不能完全依據形式邏輯的同一律做一元化的說明....作為這種世界之邏輯的辯證法也含有「發展」的思想,連續貫穿了矛盾對立的深處。在精神辯證法的場合,精神承擔這種連續性;在唯物辯證法的場合,則由物質來承擔這種連續性。緣起則是在徹底打破這種客觀化想法之際才能成立的思想。」

註:
1. Source: 三宅陽一郎、森川幸人(2018: 193 & 200)
2. Boids是一組模擬鳥群集體行動的人工擬生程式,由Craig Reynolds在1986年開發。http://www.red3d.com/cwr/boids/

雪山下重建家園 瓦歷斯.諾幹

週一, 十月 15. 2018

【蘋中人】雪山下重建家園 瓦歷斯.諾幹
10479出版時間:2018/10/11

作者╱蕭秀琴

陽光燦燦下的秋風吹得人睜不開眼,前往雪山山脈前緣的雙崎部落,泰雅族文學家瓦歷斯.諾幹(Walis Nokan)在電話的那一頭幫我指路:「看到自由國小了嗎?對∼對∼再上去一點,懸崖邊有個百萬廁所,廁所對面的那個工地就是了,我現在走過去,妳在那裡等我。」果然看到一座很豪華的廁所,站在廁所旁懸崖邊俯瞰大安溪上游,剛轉身作家就出現在未完成的木構建築旁,安靜地揮手要我過去,一副導覽的架勢。


泰雅族文學家瓦歷斯.諾幹在租屋處書房,談著他對部落與文學的理想。
想來導覽跟寫作是同一回事,一個說故事的人。在此之前,他必須滿山遍野深入田野,回頭埋入資料深海。他指著百萬廁所說,那之前是一棟天主教堂,「之前」指的是1999年的921大地震,我們現在站著的地方則是他的老家,應聲而倒,將近20年後的現在正進行著工事,準備徒手蓋一棟30坪的兩層樓泰雅族傳統工法木造建築。
坐在廁所旁的空地懸崖石造護欄上訪談,是新奇的經驗,山上的微風很舒爽,作家特有的音質讓人置身異質的場景。這位早期寫出《伊能再踏查》史詩、晚近有《女人河》作品的文學家,是台灣第一代以漢文寫作出版的原住民作家。
1983年,瓦歷斯.諾幹到花蓮富里擔任教師的同時,以筆名「柳翱」開始創作詩文,1985年受《夏潮》雜誌影響,加入工黨參與政治活動,發表許多原住民覺醒文章,逐漸進入創作高峰期,直到1991年以《伊能再踏查》得到「時報文學獎」,台灣文學圈終於認真對待民族誌寫作,將眼光拉回島嶼的身世,大規模的本土寫作、報導文學掀起一陣風潮,一如瓦歷斯.諾幹的詩句「你的語言老師在場,她會教你╱問候陌生人──loga da gwara(大家好)╱帶領你來到番界認識族人」。

而他,寫作35年來無一刻鬆懈,以詩、散文、報導文學、小說,全面進入台灣文學殿堂。
現在他告訴我,「妳現在如果站起來往前看,是大安溪上游,我弟現在在那裡游泳,待會再回來釘木板,妳本來可以再往前走20公尺,但921時整個陷落,再過去一點的坍掉的緩坡,我媽在那裡種菜。」這些當下現場的描述,並不能滿足他亟欲查明的真相與接近真實的核心。
所以他著手「影想99」,用99張日本時代或更早的照片描繪出「同框」被擺弄,以及他者觀看的誤謬,就像一張知名的《獵人》照片,這張出自《福爾摩沙紀事─馬偕台灣回憶錄》的照片,經常被用來介紹台灣原住民,卻是一張經過設計的失真照片、一張定格的狩獵圖,兩名獵人被框進不合時宜的家屋一側,瓦歷斯.諾幹寫道:「在山林中寂寞的父親將會對著這張發黃的照片同情地說:是漂亮啦,但做為獵人而不好好狩獵就讓人生氣啊!……這張照片失去了儀式,失去了生活的連續性,讓我們很難一窺真實獵人的行止。」
921災難發生將近20年,怎麼現在才蓋房子?我問他過去20年住在哪裡?怎麼生活?他說起遷徙的過程,好似從別人的故事裡渲染出大時代的敘事,「頭3年住緊急救難的組合屋,重建委員會規定組合屋的期限是3年,3年後搬到叔叔家住6、7年,10年的時間就過去了,後來在現在工地的旁邊租屋住了5年,然後搬到現在租的書房,跟媽媽一起住,我媽前陣子生病了,狀態不是很好,今年底滿80歲。」


以一位用漢語寫作並獲得成功的作家來說,瓦歷斯.諾幹是原住民裡善於使用文字者,也是有能力用文字經營自己人生的人。
我問他你在蓋這棟房子裡扮演什麼角色,他說,負責規劃和找錢。研究房子結構、尋找傳統建築資料,並在自己的fb上開了一欄「〈自立造屋〉就是需要人力志工」的條目。他說,泰雅有換工的傳統,他大弟是蓋房子的主要執行人,他的族人、親戚假日時會回來打工,交換條件除了換工,就是換獵物。他大弟看起來是個精實強健的獵人,瓦歷斯.諾幹說,現在年輕人說去打獵,就是騎個摩托車上山兩小時下來,他大弟是少數能去山裡4、5天才下山,會獵山羌、飛鼠的真正獵人。因此,有些年輕小輩會跟他說:「叔叔,我要換一隻山羌。」
12月的新屋落成是他和弟弟送給母親80大壽的生日禮物,921之後不斷的搬家,讓所有人都身心俱疲,他父親在這期間過世,他的小弟生病,母親狀況一直不佳,直到看他們兄弟倆在祖屋處蓋房子,精神才轉好,身體也比較健朗。
921的故事很多,卻多不過他與前妻、另一位原民作家利格拉樂.阿烏(Liglav A-wu)的分合,知名的故事是921時利格拉樂.阿烏克服中斷的交通與危險,徒步跋涉回家搶救丈夫與三個兒女,也開始他們的修復與重建之路,但難關也在此,他們對部落重建的看法不同之外,夾雜著災後資源分配的耳語流言誹謗,爭奪發言權與主導權的戲碼不斷上演,導致兩人分道揚鑣。瓦歷斯.諾幹說:「妳知道部落的問題最終都會回歸到什麼嗎?水資源的分配,搶水在重建過程中一直黑幕重重,從來沒有停止過。」


瓦歷斯.諾幹在老家原址,重建泰雅傳統工法木造建築。
他說,大安溪的泰雅語是L’liung Penux,平坦寬廣的意思,他教我念出這個不容易發的音,有些卷音的確不好拼,但聽著部落裡的人即使說漢語時都有微微上揚的輕音,好似微風吹拂。
他指著屋後的一座山說,那叫做觀音山,島嶼眾多以觀音山為名最高的一座,「我們的水源地就在那裡,大家必須去那裡引水使用,我們在水的源頭卻用不到水,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有一陣子我們日夜輪流去護水,我們不斷的協調,而這又牽涉到災後重建的誰住組合屋、誰原地重建、誰想要他遷換地方,不到1千人的聚落分了好幾派人馬,把大家的氣力耗盡。」
當然夫妻間除了理念不同無法共同生活,感情逐漸淡去終究是情事核心的關鍵,他現在分居中的妻子是知名中文、藝術學者曾永義的女兒,我問他感情的事,他都用「曾永義的女兒」來稱呼。作家對情感的態度總是令人好奇,尤其很容易聯想到他創作的內容,他的答案是「隨緣」,因為泰雅族就像風一般。
一如他善於說族人的故事,不是直接回答我的提問,而是興味盎然的講了一則傳說,馬偕博士要進入泰雅族部落幫族人拔牙,有人告訴馬偕:「你要進去拔牙,但他們要拔掉你的人頭。」


瓦歷斯.諾幹在院子裡讀詩。
他覺得馬偕有一句話說得很精準,「泰雅是風的意志。」他自己也認為,泰雅人只要有風就好,一切隨風散去,就是隨緣。
在感情上隨緣,並不表示所有事都能隨緣,緣分瞬間即逝的道理瓦歷斯.諾幹比誰都懂,這也是他回到部落的初衷,他長期有個稱作「國小老師」的職業,所以他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凝聚部落向心力,教導分享的概念,不但在小學教書也在部落裡傳遞泰雅的核心信念Gaga,一個很難用漢語解釋的多面向泰雅人的核心價值。
今年五月他受邀去法國巴黎的新書發表會,法國亞洲書庫出版他的《瓦歷斯微小說》法文譯本,順道去了一個北部城市貝蒂納的遊牧文學節擔任駐點作家。他說,這個2000人的小鎮已經第8年舉辦這個文學活動,在五月請4個國家的作家,每周閱讀一位作家的作品,幾乎全鎮的人都來參加,在此之前半年,小鎮的學生就開始去了解受邀作家的國家、民族和語言文學,一年4個地區,8年就32種語文作品,他們這樣培養孩子的全球視野。


瓦歷斯.諾幹希望將新屋做為送給母親80大壽的生日禮物。
這讓我想起他近年積極推動寫作「二行詩」,問他創意從何而來?他說:「不是我想到的,是我跟學生一起發展出來的創作概念。」在2010年退休前2年,他每周三、五給學生讀12到14則世界大事,然後用十句話寫出來他們聽到什麼,後來學生說這樣太多了,要改成五行,他覺得還是太多了,應該要用兩行字就說出關鍵字和意象,學生經常挑戰、吐槽他,有一次他用兩行寫了一個故事,學生說:「老師!我知道你說的是哪一件事。」他想,這樣就對了,聽到一個故事要能看到關鍵字和意象,把它寫出來。二行詩持續推動,成了一個教學創作概念,也成了一本詩集。
訪問尾聲,瓦歷斯.諾幹坐在蛛網、灰塵、已積滿書的書房,讀他的詩《伊能再踏查》,緩緩念起:「回到世居的所在╱車過苗栗平原╱進入汶水溪谷地╱你看到光影在群山之中」。他說,新蓋的房子二樓必須是開放空間,比較好歸類書籍,也讓年輕人有空間閱讀,以後可以辦一些社區閱讀活動。
念茲在茲還是回到原初,雪山腳下大安溪上游,他笑著說:「現在是摩天嶺柿子準備開賣的季節。」他要一邊幫族人賣柿子,一邊做田野、研究資料,才能繼續寫作、說故事。

瓦歷斯.諾幹(Walis Nokan)
1961年出生,漢名吳俊傑
家庭:二子一女,目前和母親、大弟住在雙崎部落,與妻子分居
生涯:台中師專(現改制國立台中教育大學)畢業,先後在花蓮富里國小、台中梧南國小和故鄉自由國小任教,2010年退休
作品:
.《永遠的部落》、《瓦歷斯微小說》、《戰爭殘酷》、
.《七日讀》、《戴墨鏡的飛鼠》等20多本
主要獲獎紀錄:
.1996年《伊能再踏查》獲「時報文學獎」新詩評審獎
.1998年《ATAYAL(爭戰1896~1930)》獲得「台灣文學獎」現代詩首獎
.1998年《人啊!人》獲「第一屆台北文學獎 城街的指紋」散文類首獎
.1998年《威爾斯記載》獲「聯合報文學獎」散文大獎
.2011年《七日讀》獲「聯合報文學獎」散文大獎共20幾個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