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不死 ,大盜不止

週日, 九月 26. 2010

李家同教授把寬恕社會秩序這兩個議題搞混了!

稍有智慧的人都明白生命的價值不在長短。 死刑對罪犯來說也未必比無期徒刑人道。

為了維護社會秩序採取的制裁手段,是顧及多數人利益的嚇阻方式之一,不是代表由仇恨轉而對加害者進行報復的行為。

假設,我在街上被一群瘋狗攻擊,我會(動物)本能的防衛和反擊,然後通知有關當局來處理,以免再有悲劇發生。 但聖人李教授可能選擇不報復,讓牠們咬大腿,咬肚子,咬脖子,直到一息尚存,再告訴這群瘋狗仔,一定會『寬恕牠們,並為牠們祈禱。』

狗改不了吃屎,那是狗仔的天性,但狗仔亂咬人就不行,尤其是有狂犬病的瘋狗 ! 台灣有那麼多躲在暗處,專咬無辜路人的瘋狗,主管機關難道沒有責任撲滅嗎? 無知的胡亂寬恕只會讓問題更加失控。

狂犬病是一種傳染疾病,先進國家不常有,但台灣的媒體就像瘋狗一樣,喜歡亂咬人。 通常是由低級的腥煽色平面媒體開始亂咬,然後再傳染給其他電子媒體,這些瘋狂媒體自認只是轉述別家媒體的新聞,沒有法律責任!!?? 台灣社會的瘟疫就是這樣透過無知姑息而傳播開來!

知識份子的風骨與良知代表著社會的希望! 百年前的知識份子為了革命志業,全都是提著頭在辦報。 他們是一群滿腔熱血,以筆代劍去對抗強權的不怕死俠客。 而革命百年後,台灣的媒體工作者,卻都成了滿肚子壞水,手拿屠刀,專欺弱小,不管他人死活,要錢不要臉的流氓。

台灣需要的是敢與惡勢力對抗的良心份子,不是整天裝聖人,頭腦不清,又沒勇氣、能力面對現實,解決亂源的知識份子。

憲法保障言論和出版自由乃是為了對抗政府的龐大勢力,讓攸關「公共利益」的事件得以真實重現。 報導與「公共利益」,如貪污弊案有關的「公眾人物」之隱私時,只要是出于善意,就算消息來源有誤,媒體仍能享有免責權。

但媒體『蓄意』誹謗報導『非關公共利益』之個人隱私時,先進國家的法院會處以「天價」的『懲罰性賠償金』。 這種懲罰就是要清楚的讓媒體知道,新聞自由的特權來自人民,《濫用社會公器》,散播謠言,欺壓弱小,圖利自己,這種黑心媒體與貪腐政權並無二致。

我們正計畫請余天立委推動黑心媒體[url=http://taiwanright.org/]『懲罰性賠償』。[/url] 以現在的制度,打訴訟官司好幾年,只賠幾百萬,付律師費都不夠。 但對身價數百億的財閥卻是不痛不癢,笑話一樁,也難怪只會不斷助長歪風。 對抗台灣病態的黑心媒體,只有這一帖『懲罰性賠償金』才是最有效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