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佛教哲學導論期中閱讀報告-張貴惠 S0519000

週四, 十一月 15. 2018

大乘佛教哲學導論期中閱讀報告

系級: 哲學系三年級
姓名: 張貴惠
學號: S05190008

題目: 佛學概論生死智慧

文本: 《佛學概論》郭朝順、林朝成著 修訂二版二刷 三民書局出版
ISBN: 978-957-14-5673-7

閱讀範圍: 第十一章-生死智慧與終極關懷

一、 導言

透過佛學對於生死觀的理解,加以統整與綜觀佛學對於所有人類共同要面對的問題探討,並透過這樣的報告,促進自我生命之反思。理論歸理論,但這樣的探討是與每一個人,與我自身相關的議題,影響著我與每一個活著的人類。

二、 內容領悟

說道生死的議題,就會想到佛學當中輪迴與轉生,甚至也有人主張無靈魂的存在,人的生命顯現只是身體機能性的總和,而不是真的有靈魂。然而,佛教的輪迴觀興許有著印度思想的背景,輪迴與轉生具有一樣的前提,那就是靈魂不滅。就輪迴來說,是在世所造的業力,輪迴到下一階段的人生。但是,轉生是指死去之後靈魂以不同的形式存在。除了滅了無名之火,否則似乎沒有擺脫輪迴的方式,因為無明這樣的盲目,使人們有了輪迴的可能,如果擺脫無名得到解脫,我們就可以超越生死,不受輪迴之苦。

佛教的生死觀的基礎是源自於佛教緣起觀點,總的來說建構的發展是無常、無我、輪迴。無常講的是沒有一個東西是可以恆常不變的、永遠如此的,否定自性。無我是對於不承認永遠同一不變的自我的否定,就是不會有一個靈魂不朽的自我,但不是對於自我意識的否定。無我講的是,不承認自我具有不會改變的自性。在無我的輪迴觀點,不同部派有不同的說法。


1. 原始佛教: 原始佛教在生死的觀點中,既有輪迴又有無我的概念存在。在輪迴當中的預設了靈魂死後不滅,那個靈魂就是在輪迴的自我,但是同時又主張無我,否定自我的自性,產生了矛盾。

但是,所謂對無我的否定,在於反對靈魂具有永遠都不會改變的特質,換句話說,是指靈魂自我是會因為某些因素而改變,而不是否定自我意識。

2. 部派佛教: 當時討論到如果輪迴沒有自我,那麼福德如何一致?道德的法則如何可能?而將人分有四個階段,母胎時為生有、生為人是本有、死去為死有,死後為投胎為中有。而對於部派佛教中所表示的無我輪迴觀是在於,造業的主體自我,隨著五陰消散,殘留下業力繼續到下個五陰繼續果報,在無我的原則下,中有被認為是不需要的。


3. 中觀: 以空的思想面對生死問題,龍樹主張諦有二諦,勝義諦與世俗諦,前者討論出世間的真理,後者為世間的真諦,也就是現象的真理與超越現象的真理。用空的思想,在超越現象的角度對現象做一個超越,是中觀大致上的主張。

在輪迴當中的主體,自我,在龍樹的觀點是世間向度上的我不是一致的,彼此間是有著差異,輪迴是動態的如同萬法,是會改變而不會恆常自性的,所以前世的我與今生今世的我是不同的,我是不能離開身體而獨立存在,但是並不代表我的身體就是我,意即我的一部分,不等於我。造業的是那個主體,而留下的會是他行為所產生的影響,業力。這個承受業力的主體是會改變的,因為會隨著業力而改變,如果沒有這個主體,業力沒有果報的對象。我們雖可以說時間向度上的自我並非完全一致,但其中的發展過程又是有連續性、同一性的。我不是永遠不變的。

涅槃原本的意義是熄滅無明之火,在世俗諦朝向勝義諦,不是在勝義諦的層次上。我們好像可以理解涅槃是不生不滅,不落生滅的境界。語言是有所指涉的對象,屬於世俗諦,我們不可能用語言完全掌握甚麼是涅槃,語言只是一個能夠承載知識的媒介,要理解涅槃不能夠只有告語言的掌握,因為語言是有限制的。

龍樹的想法是,涅槃是透過在世間煩惱中悟出道理,而涅槃,卻不是說另有一個可以離開世間的地方得到涅槃。意思是,生死是可以被克服的煩惱。龍樹中觀思想主張,緣起法的諸法假有性,而說生死也不過是不真實的現象。因為生死是一系列的因素演變下的事實,生死不能從中被抽離說: 沒有這些演變,然後生死可以憑空而獨立存在。所以說它不是真實。我們要透過事實去了解真實,才能超越生死的現象(世俗諦),去理解超越生死現象的真理(勝義諦)。


4. 唯識

唯識認為阿賴耶識是一種能力,他不是自我,他是能讓潛能到實現的聚合種子的能力,所以她可以變現自我主體。阿賴耶識不是自我,但自我卻是由這樣的能力作用下產生。諸法根本是阿賴耶識,沒有阿賴耶識,輪迴如何可能?因為阿賴耶識是生命的根本跟輪迴主體。他們主張藉由轉世成智的精神與智慧,加以破除對於生死的煩惱。雖然生死是一種現象,但為是更在乎的是為何如此的因素。阿賴耶識雖說是雜染的,但是在雜染前,是清淨的,只要讓那個阿賴耶識從雜染變成清淨的,那就可以轉識成智,從心識的角度作為內在自省的反思。


5. 禪宗

以上的部派不通說法,都試圖用立論去說明自己對於生死煩惱上的理解,可以看到他們論證的思想脈絡與背景,但是唯有禪宗不做這樣的論證,不已理論作為方法。就由生命實證來實踐。明心見性,見心即道,見性成佛。禪宗面對生死如同藝術一般,引人入勝。他們彷彿可以將人生看作一場戲,抽身出來看破生死。


6. 西藏

從部派的中有說,為人的階段,及死後到再生的狀態,分成四種中陰。此生的自然中陰,死去的痛苦中陰,法性的光明中陰,受生的業力中陰。對西藏中陰說來講,中陰是持續存在的生命根本,會在生命處在不確定的時候出現的一種心識狀態,在這個階段加以此修行獲得解脫。

死亡的時候會見到接受到痛苦與幻象,在意識隨著身體的機能敗弱而消失分解的時候,隨後會出現一種光,達賴喇嘛說這是佛性,一切意識的來源,心的連續體。這到光是自有的,並非來自外在,是眾生本有的佛性,若在中陰的狀態中迎向光明,就會得到解脫。如果錯過這個機會,就會因為貪戀塵世經歷頭七,也就是49天的九感官機能的鬼魂狀態,受到生前的經歷影響,再到乘著六道之光落入輪迴。所以可以看到他們對於在生之時,對於死亡的準備,自力救贖體悟自性清淨本心。對於死亡採取的面對與準備的方法。

三、 自我觀點

不管哪一個部派的觀點,他們共同的目標都是要解脫,都是從「人的角度出發」,面對全人類都必定會面臨的議題,死亡。背後似乎都預設了心靈的存在,輪迴成為了動態的過程,以業力為動力,自然因果法則、時空的基礎下,去思考死亡與死後,對於靈魂來說該如何理解?

每個部派的觀點都是從某種世界觀,作為貫徹,來以特定的角度領悟出對於解脫的方法論。那個貫徹始終的是緣起法,所以每個部派的觀點當中,都可見其無我的輪迴詮釋。從原始佛教的生死觀,由十二緣起法,由人死去的階段(部派、西藏中陰)、心識的構造以理解煩惱的來源(唯識),從真理的把握理解對於生死的見解(大乘)、直接生命實證(禪宗),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有立場的不同。我們可以看到時間縱軸的脈絡下,佛教對於生死觀的演變,互相補足也互相反思的過程中,把握一些見解。

縱然同為人類,我們擁有共同所要面對的問題,但不代表我們要以一樣的方式對待我們的生命,了解佛教對生死的智慧,是令我們對於自我生命的反思,促進自我生命的發展,而不是拘泥於理論上的爭辯,我們如何在「看戲」的同時,意識到戲也是從真實世界編纂而來? 就如同如來佛祖的箭諭,都已經受毒箭處於生死危急中,卻還執著於箭從何而來?沉浸於理論與解脫無關。理解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

大乘思想特質-緣起、唯識 如來藏緣起 哲學三張貴惠

週五, 十月 12. 2018

我用逐字稿的方式,來摘要我所要論述的觀點,比較白話,請見諒。

• 如來藏,繼唯識論主張,從預設眾生皆具清淨心,而後解釋如來藏緣起法,轉識成智。同樣在第八意識解釋道,薰習雜染阿賴耶識與經雜染前的真如心,即染淨同具一心,以本心為主。經由七識造作生起諸法萬相,卻是心識的表現,而心識本性為清淨心。不是說,真如心是萬法生起根源,而是看見所有事情背後的本真(回歸),故謂之以假修真(假≠虛偽、虛無),進而指出雜染阿賴耶識依於心真如的看法(假必依實)。

如來藏的觀點,承繼唯識論的說法而來,錦上添花而有另一中不同的見解。

簡單來說,兩者間的不同在第八意識阿賴耶識,我這裡進行比較。

唯識把阿賴耶視為一種潛能,就是根據前七識的造作當作起始點,在這裡做累積儲藏,等到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候顯現(種子起現行),然後因為這裡頭充滿由前七識所產生的這些潛在,所以第八意識稱為是雜染的,他同時也會因地適宜的變化。阿賴耶用種子的概念打比喻,所以又稱為種子說,他具有三種功能。他可以像是倉庫一樣,能處藏東西,而意識的潛能能被處藏,同時他來自七識,其中第七意識具有了別作用。

承繼唯識「賴耶緣起」的說法,不同之處:如來藏:把阿賴耶識稱藏識,他說阿賴耶識乃心識之表現;心識本性為如來藏自性清淨心。就很像是你在還有沒有造作前,這裡是沒有東西可以雜染的。而這個還沒有汙染的東西,叫做清淨如來藏真如心(有他才有東西能雜染),依據這個心來作用。

所以也就是說,這裡他有2種特色,就是本來是清淨的,經過薰習雜染了

一心開二門,就是在講說,這個心,要嘛是原本的,要嘛是雜染的。
補充說明:如來藏(無我),並非具有練現諸法的能力,不落生滅

《起信論》真正重視的不是能生滅的阿賴耶,而是它所依的真如心。
如來藏緣起不是經由清淨心直接生起,識透過阿賴耶生起諸法總相,萬法也不過是
無明妄念,本身沒有真實性,心識去除無明,明心見性覺悟真如心。

「緣起」在各種部派的觀點不一致,因而有不同的理解。但最先是緣自於12因緣所闡釋,因時間順序為思想演進,以說明各部派的看法與根據。全部都是在講緣起,只是用的立場和解釋不一樣。

12因緣,以有情眾生作為對象,依其用心識構造解釋苦的緣由,並非因果生起的關係(非因明學)。以無明開始,以老死為終。這裡,不是要反對其中各支沒有因果關係,是諸果生起的序列,因此之間是有先後之別。 無明&老死

部派,用因緣來看因果之間生起的關係和分析,是謂部派佛教的源起觀。其中,講的是因緣果;果成立的原因(主)與條件(次),

中觀,講的是諸法生滅變化的真理把握,而不是對物件(因果因緣)進行直接分析。因為重要的不是事情怎麼發生(過程),而是我們如何從中得知道理,加以解決自己的人生問題。

唯識,使用心識上認識論的方法,心理學角度分析意識結構與其中關係,解釋緣起(12因緣相應)。從內在感知揭示,第8意識是唯識主要對緣起的論述,即由前七識的影響,在第八意識(種子儲藏中心)造成種子(並非不變),於天時地利人和(條件聚足),起現行(潛能到實現),故稱:阿賴耶緣起,也為和說阿賴耶是雜染。

如來藏,繼唯識論主張,從預設眾生皆具清淨心,而後解釋如來藏緣起法,轉識成智。同樣在第八意識解釋道,薰習雜染阿賴與經雜染前的真如心,即染淨同具一心,以本心為主。經由7識造作生起諸法萬相,卻是心識的表現,而心識本性為清淨心。不是說,真如心是萬法生起根源,而是看見所有事情背後的本真(回歸),故謂之以假修真(假≠虛偽、虛無),進而指出雜染阿賴依於心真如的看法(假必依實)。

Hi

週五, 十月 12. 2018

大家好

緣起、唯識-如來藏緣起&統整(個人部分)

週四, 十月 4. 2018

我用逐字稿的方式,來摘要我所要論述的觀點,比較白話,請見諒。

• 如來藏,繼唯識論主張,從預設眾生皆具清淨心,而後解釋如來藏緣起法,轉識成智。同樣在第八意識解釋道,薰習雜染阿賴耶識與經雜染前的真如心,即染淨同具一心,以本心為主。經由七識造作生起諸法萬相,卻是心識的表現,而心識本性為清淨心。不是說,真如心是萬法生起根源,而是看見所有事情背後的本真(回歸),故謂之以假修真(假≠虛偽、虛無),進而指出雜染阿賴耶識依於心真如的看法(假必依實)。

如來藏的觀點,承繼唯識論的說法而來,錦上添花而有另一中不同的見解。

簡單來說,兩者間的不同在第八意識阿賴耶識,我這裡進行比較。

唯識把阿賴耶視為一種潛能,就是根據前七識的造作當作起始點,在這裡做累積儲藏,等到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候顯現(種子起現行),然後因為這裡頭充滿由前七識所產生的這些潛在,所以第八意識稱為是雜染的,他同時也會因地適宜的變化。阿賴耶用種子的概念打比喻,所以又稱為種子說,他具有三種功能。他可以像是倉庫一樣,能處藏東西,而意識的潛能能被處藏,同時他來自七識,其中第七意識具有了別作用。

承繼唯識「賴耶緣起」的說法,不同之處:如來藏:把阿賴耶識稱藏識,他說阿賴耶識乃心識之表現;心識本性為如來藏自性清淨心。就很像是你在還有沒有造作前,這裡是沒有東西可以雜染的。而這個還沒有汙染的東西,叫做清淨如來藏真如心(有他才有東西能雜染),依據這個心來作用。

所以也就是說,這裡他有2種特色,就是本來是清淨的,經過薰習雜染了

一心開二門,就是在講說,這個心,要嘛是原本的,要嘛是雜染的。
補充說明:如來藏(無我),並非具有練現諸法的能力,不落生滅

《起信論》真正重視的不是能生滅的阿賴耶,而是它所依的真如心。
如來藏緣起不是經由清淨心直接生起,識透過阿賴耶生起諸法總相,萬法也不過是
無明妄念,本身沒有真實性,心識去除無明,明心見性覺悟真如心。


(有很多錯字,應急版本,日後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