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什麼是直觀?

週五, 三月 13. 2009

「五根現量」→ 「意現量」→ (…→) 「第六意識」(分別、概念化:比量)

我還是有點不清楚
你所謂的「直觀」
最接近(甚至是否雷同於)上面三者的哪一個?
抑或你根本不同意做此三者之(發生時序上的)區分?
尤其是把它們設想為有一發生上的順序
第一剎那→ 第二剎那→ 第三剎那→…
諸如「現量乃第一剎那之事,其後遂有種種概念分別摻雜進來…」
這類說法、這類設想,你都不同意是嗎?

你認為概念與現量之內容(?)始終伴隨在一起嗎?
或我們的現量內容(即你之直觀內容?)本就無法脫離概念嗎?
我不是說解脫論上「應不應該」脫離概念
我是問,你是否認為technically(?)它倆就是無法剝離開來的?

Re: 默思錄1

週三, 三月 11. 2009

四弘誓願:

眾生無邊誓願度 煩惱無盡誓願斷 法門無量誓願學 佛道無上誓願成

(雖然我知道是我弟在隔壁房間玩電腦遊戲
但我一直聽到很像引磬的聲音... great...)

學佛就是要伏斷煩惱
尚不能斷 何況斷盡 永不復起
至少先學種種善巧 以降伏之

所謂度無邊眾生 終極地也是要協助大家同斷煩惱
所謂學無量法門 也是要自利利他促成煩惱之斷盡
所謂成無上佛道 除了自己永斷煩惱之外 更盡可能協助有緣眾生 同成佛道永斷煩惱
總之 今晚我覺得或我發現
四弘誓願 可謂都是對「誓願永斷煩惱」之表述

不要以為「我想斷煩惱!」是人之常情、理所當然之廢話
想想看 人人其實是怕成佛的
只求佛慈悲護佑平安順遂
誰真的想自己修行成佛 自救救他
眾生啊 其實是很愛「煩惱」的
怨憎會、求不得是煩惱 愛別離更是煩惱
沒有煩惱 簡直沒有人生...

不過 既然學佛 應當謹記: 學著降伏自己的煩惱!
盡量讓煩惱心不要起來
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 對人和諧 使週遭盡量祥和清涼
不起苦惱燥熱

難啊! 練吧! practice!!

默思錄1

週三, 三月 11. 2009

我每天都在推敲釋迦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
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味 沉迷地思索著
好像抓不到祂的心
好像祂的心有如蛇跡一般被大家繪聲繪影地傳述
搞得我迷糊
搞得我懷疑釋迦的心

比較官方的說法是:
他既不悲觀、也不樂觀,而是客觀地看清楚生活 生命 生存是怎麼回事
他清楚覺察了生死死生之苦苦 壞苦 行苦
起大悲心 宣說佛法
希望幫助有緣接受者 伏斷煩惱

老實說我覺得官方的說法很好
也許我應該把它們製成刺青恭錄在叛逆的左臂上
忘了就把袖子撩起來讀一遍

好蠢 浪費好多時間
修行 到底展開沒有?
質疑釋迦明白的心 我之無明的不堪的心

到處吸收 胡亂思索 念過點書 煩惱一堆
修行之展開 跌倒再爬起來
我仍是煩惱一堆

今晚 亦或 今晨?
流下慚愧之淚


祖父忌辰百日 愧感而記

相思李舍

週日, 三月 8. 2009

我記得蘇偉貞寫過一句小說詞
原文記不得了
但大意是 爛茶有爛茶的風情
第一次看到就覺得很喜歡那句話(不是上面那句大意)
總之 某人某時某地喝著爛茶
這 是 因緣...
不一定要去嫌棄...批評...那茶...那人... (神秘)

其實沒什麼神秘的
總之 有時看場合 喝點爛茶 當作配合一下 不會死人的

問題是 那種玩家級的人物 就會開始嫌個不停了

呃 相思李舍的老闆 我的忘年之交(這樣高攀似乎非常吃他豆腐)
(但我想他這人不會抗拒的)
就是這種沒有雅量的玩家級的人物
相思李舍呢 照此開玩笑的脈絡說下來 也是個沒有雅量的地盤(勿斷章取義我語)
意思是他這裡對爛貨不能容忍

嗯 相思李舍是個好玩的地方
很貴 很貴
但是 好學生也許可以混到個學生價...
自從老闆信佛後就愈來愈慈悲了...(笑)
就是這樣
這裡是古色古香的 (也很有童真趣味的...因為他的孩子們偶時會串場...)
從歐洲風慢慢摻雜中國風又來點印度或西藏色彩...
你可以體會到老闆夫婦的...呃... 宗教情懷的轉向與深度(笑)

青霞姐來過這兒 達賴喝過這兒的奶茶 寬姐是常客 白先勇更是常常客 還有很多政商名流 演藝人員 很多很多
不點名了
因為這裡 很貴
然後老闆 很性格 很好笑 有時也很兇

老闆可能愈老愈愛玩茶 socalled中國茶
但我來這邊幾乎都只喝咖啡
你跟他很熟以後才可以要求他偶時做個小朋友喝的卡布奇諾
他生氣的話就不跟你收這杯卡布的錢了(因為他覺得你只是個孩子 雖然你不懂欣賞 但不跟你計較)
後來我都是喝純黑的
假裝自己混社會也不少時日了

推薦 向來習慣喝大人的黑咖啡的同學 來這邊玩玩!

Re: 風雪中的行腳僧 聖嚴法師傳記

週三, 三月 4. 2009

等我讀完一遍以後
會想辦法醞釀一下的...
目前還隨著師父的腳步在途中旅行呢...XD

Re: 風雪中的行腳僧 聖嚴法師傳記

週二, 三月 3. 2009

昨天收到法鼓山心靈網路書店送來的書了
雖然中英兩本都買了
但還是忍不住先睹為快中譯本

翻譯得太好了!樸實典雅、生動明暢而細膩準確的中文(且全無造作之感)
佩服佩服佩服佩服...
要緊的是 把握到了師父八十老僧始終如一的那種 純真的語氣...

內容上 佛法、佛教的色彩不濃 幾乎是淡的
主要是師父自我追憶往昔生活的許多點點滴滴...
非常生動好讀 好讀到像念一本十分甘美的小說

這可能是師父四本傳記中最為「人間淨土」風格的一本
在勤懇忙碌的日常生活中 體會佛法的甘美、純真、務實

好棒

好好看喔
有空的話 請大家務必一讀

法鼓山數位學習網

週三, 二月 25. 2009

法鼓山數位學習網

免費註冊就跟美寶這裡一樣方便
建請大家多多善加利用!

Re: 關於"Buddhism"一詞

週二, 二月 24. 2009

Or maybe "humanism”?...
似乎「人本主義」應該是翻譯"humanism"比較恰當...
"[The Buddha] attributed all his realization, attainments and achievements to human endeavour and human intelligence."
總之,佛教以人(之實踐修行)為本,或許也可以說富有「人文精神」吧。
鄭老師用“humanitarianism”(人道主義)一詞,此詞本意似較偏於「人道關懷」。
雖然佛教裡面,尤其是大乘佛教,當然也強調慈悲救濟的面向,但鄭老師以及羅睺羅法師在此的意思,其實是"humanism”。

228靜思紀念輯

週二, 二月 24. 2009

每年這個時候,許多人便會追憶起那段創傷的往事。昨晚讀到What the Buddha Taught第一章的這段,覺得很感動:

In the third century B.C., the great Buddhist Emperor Asoka of India (阿育王), following [the Buddha’s] noble example of tolerance and understanding, honoured and supported all other religions in his vast empire. In one of his Edicts carved on rock, the original of which one may read even today, the Emperor declared:
‘One should not honour only one’s own religion and condemn the religions of others, but one should honour others’ religions for this or that person. So doing, one helps one’s own religion to grow and renders service to the religions of others too. In acting otherwise one digs the grave of one’s own religion and also does harm to other religions. Whosoever honours his own religion and condemns other religions, does so indeed through devotion to his own religion, thinking “I will glorify my own religion.” But on the contrary, in so doing he injures his own religion more gravely. So concord is good: Let’s all listen, and be willing to listen to the doctrines professed by others.’
We should add here that this spirit of sympathetic understanding should be applied today not only in the matter of religious doctrine, but elsewhere as well.
This spirit of tolerance and understanding has been from the beginning one of the most cherished ideals of Buddhist culture and civilization…

By the way, 真不敢相信,印度至今仍有一億人口是賤民(untouchable),過著非常非常可憐的生活,不能轉換職業、不能接受教育…在這塊曾經培育出佛陀的土地上,如今竟有這麼多子民過著實體地獄般的生活…令人深感無奈更無言。

關於"Buddhism"一詞

週二, 二月 24. 2009

鄭振煌老師認為“Buddhism”,也許不是很恰當的對「佛教」一詞的理解與翻譯,因為佛教裡面不會有“-ism”這種東西;這種東西怕是與“dogmatism”脫不了干係,而佛教是不來“dogmatism”、“sermon”這套的。如果一定要與“-ism”扯上邊,我們寧可說:佛教強調的是“humanitarianism”、“rationalism”之人本與理性的精神。這點,也是張澄基博士一再強調的。我個人覺得他的《佛學今詮》中文本寫得非常非常好(我猜英文本可能讀起來味道會淡一點),值得閱讀。

所以,也許更理想的翻譯是:“Buddha-sasana”,以此來翻譯「佛教」。“sasana”大致是teaching, education之意。The Buddha was not the Savior; he was only a teacher! ──諸如此類的觀點,貫徹在羅睺羅法師的What the Buddha Taught一書中。

Sasana

Re: 阿福靜思錄3

週二, 二月 24. 2009

很抱歉,昨晚從法鼓佛教學院得知,此書已絕版
向佛陀教育基金會恐怕也不能請到了
但學院表示將給學員們寄電子檔
然目前為止我尚未獲得

總之 昨晚上課我們讀了第一章(臨時紙本)
我覺得寫得真是好
只是 不知是否為工讀生臨時打字整理
該中英對照紙本有少數並不妨礙理解的錯誤出現 如錯字 中譯 標點符號等等
不知電子檔是否與此紙本內容相同

另外 本書是羅睺羅法師自斯里蘭卡取得博士學位後
去到巴黎向法國的梵文佛學家學習時 在巴黎所寫的作品
時1958年左右 為了向西方讀者提供最基本的佛學觀
所以英文方面使用了不少基督教的辭彙
大家在讀的時候 若求精準的翻譯與理解的話
有些小地方是需要自己去轉換一下的 才會更為恰當

不過大體來說 就第一章來看 此書寫得真是好
把歷史上的佛陀那種人本、理性的精神 充份地表現了出來 非常值得參考

若有需要電子檔的同學 請email我:96154002@nccu.edu.tw
(但目前我還沒收到就是)

寶島真善美

週日, 二月 22. 2009

剛剛看了非凡新聞《台灣真善美》聖嚴法師紀念專題,再度淚流不止。完全不是出於難過,反倒是出於極度的感念、感恩我們能擁有這樣一位在戒定慧方面皆能作我們典範的法師。二月十五號在總本山,上午為師父報恩念佛後,連續追思頂禮了多位高僧大德,當然足可作我們四眾弟子在戒定慧三學方面的典範。其中包括頂禮近代淨土宗祖師 印光大師、近代中興律宗祖師 弘一大師。這兩位影響深遠的祖師,雖說是近代,離我們也有一段歷史了。但聖嚴法師卻是活在當代的吾人之德行芳範!師父剛走那幾天,我心裡真是很悲痛。這樣一個活的榜樣,沒了。是的,歷史上承先啟後續佛慧命的高僧大德很多,都是我們最好的榜樣;但師父是活的榜樣,現下!然而那個「現下」如今已成「過去」。不得不說,時空遞轉流逝,那「無常」之強勢,確實發揮不少作用,幾日過去了,我已不再悲哀。不是我悟了什麼,僅是隨時空流轉過去了。然而,我亦另有一番感覺。起先那種巨大的喪失感,已經沒了,取而代之的是心裏極重的踏實之感。師父毫無保留,把他該傳授給我們的法寶都傳授盡了,如今,隨時隨地憶起師父叮嚀,提起正念,感到師父徹底不是棄我們而去,而是真的像觀音菩薩那樣,只要你呼喚他,憶念他,他無所不在。師父啊,已成了我心中的一尊佛。有師父的身教言教,對我個人而言、我相信對許多人亦然,已綽綽有餘,今生絕對夠用。然而,如果來世還能做人,而師父屆時依然在世間度化眾生的話,希望還能追隨他學習佛法。若不能做人,也希望能有法鼓山齋明寺「會唱梵唄的小黃狗」那樣福報,能再度聽聞師父說法。

在如今景氣差、物質條件不易、心靈易感危疑之時,「只要心安,就有平安!」是聖嚴師父送給我們的最後的祝福。台灣,真的是個寶島,是很便利又可愛的地方。我們台灣並沒有「失去」這位心靈導師,除了他留下那麼多影音記錄、書籍著作之各種形式的身教言教等啟示之外,他形體方面的存在也不過是轉化了一種形式而已。我相信觀音菩薩現在鐵定帶著聖嚴菩薩處處聞聲救苦了。

關於「臨終救濟院」

週日, 二月 22. 2009

上次上鄭振煌老師的佛學英文課,聽到如下有趣的東西。大家知道,“hospice”這個字,是收容所、救濟院的意思(但我是那天上課才知道的…<笑>)。老師言及「臨終關懷」、“terminal care”之事;提到這所謂的“hospice”,最早是源自基督教的概念,乃是「朝聖者的中途之家」。把「臨終」者的收容所,設想或比擬成只是朝聖的「中途」而已,鄭老師說,想想這挺有意思的,似乎隱隱約約(也許不很明顯)暗示著某種生命輪迴(?)的想法;就算不是繞圈式的,也是線性的、未完的一條漫漫長路,至死尚未休止。總之,視「死」為生命朝聖之旅的一個「中站」而已,而非「終站」;這竟也存在於基督教思想之中,很有意思。

所謂“hospice movement”,這本是發起自英美的一種運動,鄭老師說稍後傳入日本(1980左右),這個所謂的佛教之國,卻認為自己國內傳統已有“hospice”之意識,也就是其佛教傳統。他們感到“hospice”一詞是屬於基督教的,為使國內固有傳統「正名」,故在日本境內的“hospice movement”、“hospice hospital”,被稱作“vihara movement”、“vihara hospital”。“vihara”這個轉寫,就梵文與巴利文來說,似乎是同樣的寫法,但也許發音不一樣吧。它是「道場」、「精舍」的意思。臨終之課題,對任何人來說,確實是莊嚴重大的。

附上Wikipedia之聯結以供參考:
Hospice care in the United States
Vihara

風雪中的行腳僧 聖嚴法師傳記

週日, 二月 22. 2009

《雪中足跡:聖嚴法師自傳》,作者:聖嚴法師,譯者:釋常悟.李青苑

Footprints in the Snow(英文精裝版),作者:Master Sheng Yen(聖嚴法師)

會唱梵唄的小黃狗

週五, 二月 20. 2009

http://www.xuite.net/ddm_jms